火熱激情的家庭—–第六章

2017-04-26     WoKao     檢舉     收藏 (17)

"恩……它們真好吃!"瑩雪輕柔顫聲道。當她跪在沙發前,粗魯的脫掉她姐姐的鞋子時,她咯咯的吃笑。"現在讓我們將這礙事的東西休息一下!"

"不!"瑩卿呻吟道。"哦,不,停下,停下……"

但是瑩卿實際上卻幫了她,挺起她的臀部,使得瑩雪能夠脫掉她的裙子。一會兒過後,金發巨乳的媽媽變得完全赤裸。瑩雪對瑩卿修長雙腿的嬌軀感到驚異。當她分開瑩卿的大腿時,她並沒有遭遇到反抗,她蓬鬆陰毛間的小穴,明顯的在向外滴湧淫液。

瑩雪請求道:"把你的屁股挪到沙發的邊兒上!快,你的屁股像這樣靠後,我無法舔到你的小穴!"

"不!"瑩卿呻吟道。"哦,不……"

"我說把你的屁股挪動下!"

瑩雪用力把住她姐姐的臀部,粗魯的將瑩卿的屁股拉倒沙發的邊兒上。當她看向瑩卿的陰戶時,她不禁呻吟出聲。她姐姐的陰戶濕淋淋的,她那翹張的陰唇腫脹的膨脹,非常急需一次美好用力的操弄,或是一次舒美長時間的舔弄。

瑩雪的頭部下落到瑩卿的大腿之間,用力吸取她姐姐那股令人愉悅芳香的淫液味道。瑩雪將她的珠唇膠合住她姐姐抽動的陰戶。她吐出她的舌頭,慢慢的沿著瑩卿濕濕的肉唇向上舔起,並且將她姐姐淫液泛濫幽洞中,美味的淫水吸食入口中。

"恩……"

"哦,瑩雪!"

"噢……噢……"

瑩卿下流的將她的臀部放落在沙發上,將她的大腿落下寬寬的分開。瑩雪以前從沒有舔弄過女人的小穴,並且她很驚奇她非常喜歡那股味道。瑩雪心想或許因為它是瑩卿的陰戶。瑩卿陰戶的味道難以置信的美味,當瑩雪意識到瑩卿陰道的芳香味道,刺激她的興奮上漲時,她感覺到她自己的小穴變得越來越濕潤。

瑩雪的舌頭在瑩卿的穴門上上下滑動,心滿意足的舔取從瑩卿肉唇滲泄出的淫液。瑩卿的小穴變得越來越濕熱,金發的媽媽這時完全失去了自控。她緊緊的抓住瑩雪的腦袋,瑩卿興奮的蠕動,當她毫不知羞恥的將她濕濕多毛的陰戶,對著瑩雪的面顏挺動臀部時,她巨大的乳房不停的跳躍晃顫。

"吸我!"瑩卿呻吟道。

"哦,好爽!"

"我靠,我現在好喜歡!"

"感覺真美!"

"恩……哦,瑩雪,哦,妹妹,舔我的騷穴!"

"舔我的陰道,瑩雪,讓我泄身!"

瑩雪並沒有回答,而是全神貫注於愉快的為她的姐姐口交。她溫柔的按摩她姐姐大腿內側,刺激得瑩卿將她的雙腿分得更開。這時,瑩雪將她的兩根手指滑進瑩卿膠粘的陰道中。瑩卿立即更加快速挺動她的臀部,瘋狂的將她抽動的陰戶對著瑩雪的面顏蠕動。

"舔我!舔我的小穴!"瑩卿喘息著說道。

她的手指急劇的抓進瑩雪的後脖頸,當強烈性慾的需求在她體內漸漲時,她不停的呻吟大叫。

"恩……"

"哦,他媽的,好爽啊!你要使我來了,瑩雪!"

"我就要不行了。"

當瑩雪的兩根手指繼續抽插在瑩卿潤滑的陰道之間時,她移動她的手掌,美妙的分開瑩卿的兩瓣兒肉唇。瑩卿粉嫩腫脹的陰蒂此時暴露出來,瑩雪吐出舌頭急切的舔弄它。她一邊繼續用手指戳弄瑩卿的陰戶,同時又用舌頭來回撥弄瑩卿非常興奮敏感的陰蒂。

"要來了!"瑩卿叫道。

"哦,靠!我真的就要來了!吸我的陰蒂,哦,求你了!"

瑩雪將她的嘴唇含住瑩卿的陰蒂。她輕輕的吸吮它,並且收縮她的臉頰盡力吸裹瑩卿的小肉芽,她的手指仍然在瘋狂的重擊著瑩卿的陰道。當瑩卿就要達到高潮時,她大聲尖叫出聲,將她的臀部挺離沙發。

"瑩卿!"瑩雪突然說道。"我想你告訴我些事情!"

瑩雪突然將她的嘴唇離開瑩卿抽動的陰蒂,殘忍的使她的姐姐懸在就要達到的高潮邊緣。瑩卿所能做的只有可憐的哼吟和將她的臀部盡力的上挺,極其瘋狂的難耐著蠕動著身體。瑩雪虐待的笑出,她的手指仍然快速的抽插在瑩卿的肉穴之間,並且她的大拇指還輕輕的揉搓著瑩卿的陰蒂。

"瑩卿,你想和永成做愛,是不是?"瑩雪輕柔的詢問道。"這就是你真正非常憎恨我的原因,是不是?你唧唧歪歪的,就是因為我先和他上了床!"

"不,不!"瑩卿呻吟道,害羞而又受挫面紅著。

"不……"

"你想和你的兒子做愛,瑩卿!"瑩雪堅決說道。"你想永成的大硬雞巴插進你的騷穴,是不是?你想他操你得死去活來,就像他操一樣!恩……他是一個不錯的對象,瑩卿!你可以聽我的試試!當我吸吮的你陰戶,使你高潮時,想像著你兒子巨大抽動的雞巴!"

瑩雪再次放落她的頭部,將她的嘴唇膠合住瑩卿渴望的陰蒂。她用力的吸吮她姐姐的小肉芽,使得瑩卿大叫出聲,並且瘋狂的將她的臀部挺離沙發。瑩雪將三根手指插進瑩卿陰戶,盡她所能快速的抽插她的姐姐。

"我要來了!"瑩卿喘息道,抓住瑩雪的腦袋。"吸吮我的陰戶!哦,靠!哦,求你吸吮我的陰戶!我就要來了!舔我!舔我,我來了……"

大量的淫液從瑩卿的陰道湧出,告訴瑩雪她的姐姐正享受著一次非常猛烈的高潮。瑩卿的陰蒂在瑩雪的嘴唇之間搏動,引導著瑩卿通過她整個高潮。瑩雪確定瑩卿整個時候都在想著同永成做愛。

興奮的金發媽媽讓她的臀部回落在沙發上,面緋紅著,出著汗,顫抖著。瑩雪毫無羞恥擡頭看向她的姐姐,從她的嘴唇舔取殘留的淫水。瑩雪站起身,開始脫她的衣服。

"你……你在做什麼?"瑩卿詢問道,仍然神情恍惚。

"你想我在做什麼?輪到你了,姐姐。現在該你吸吮我了!"

瑩雪聳肩脫掉她的上衣,暴露出她苗條的腰肢,和巨大堅挺的乳房,乳頭如櫻桃般鮮紅。接著裙子脫下,這時瑩雪完全的赤裸。少女般外表的黑發女人款款的走在客廳的地板上,大膽的盯看著瑩卿,她在地毯上扭擺她赤裸的臀部,寬寬的分開她的大腿,任由瑩卿看清她被漆黑陰毛覆蓋的肉唇之間,閃亮粉嫩濕潤的細肉。

"吸吮它,瑩卿!"瑩雪嘶聲道。"到這來,吸吮我的陰戶!"

"不!"瑩卿說道。"不,我……"

"我說到這來,舔我的陰戶!"

害羞受驚忍不住興奮的金發媽媽從沙發上滑下,順從的爬到瑩雪寬寬分開的雙腿之間位置。瑩卿饑渴的凝視她妹妹膠粘的肉唇片刻,看見瑩雪翹張的肉唇非常腫脹,並且帶著從她陰道深處滲泄出的芬芳淫液光滑閃亮。

"你知道你想吸吮它,姐姐!"瑩雪嘶聲道。"畢竟,這個陰戶是永成操過的!想像著它,瑩卿。你現看的就是你的親兒子操過的緊緊的小騷穴,他射出的濃熱的精液在裡面滿滿的!"

瑩卿發出一聲低吟,立即低下她的頭,饑渴的將她的嘴唇粘合在她妹妹的陰戶上。瑩雪吃吃的輕笑,很開心提到永成將會使瑩卿立即興奮。當瑩卿開始舔她的陰戶時。她的吃笑轉變為一長聲充滿激情的呻吟。

瑩雪不知道瑩卿以前是否舔過陰戶。如果沒有,瑩雪心想,那她是一個天才。瑩卿的舌頭急切的滑動在瑩雪渴望的肉穴之間,瘋狂的添取瑩雪曲卷陰毛肉唇上的淫液。

"哦,狗屎!"瑩雪呻吟道。她將她的臀部挺離地板,有節奏的對著瑩卿的嘴唇扭擾挺動她濕濕多毛的陰戶。"吸吮它,瑩卿!快,舔干淨它!你知道你喜歡我陰戶的味道!想像著永成使力的操過它,瑩卿。你現在舔的陰戶,就是你親兒子操過的!你幻想著你在舔弄它嗎?"

瑩卿猛烈的舔弄瑩雪的陰戶。她的舌頭上下的挑逗著瑩雪的陰戶,使得瑩雪緊緊的小肉唇帶著強烈的舒爽感興奮腫脹。

"恩……"

"是哦……"

"舔得好爽啊,姐姐!"瑩雪呻吟道,對著瑩雪的舌頭扭繞她的臀部。

"噢……"

"把你的幾根手指插進我的陰道,瑩卿!"

"戳我的陰戶,舔我的陰蒂!"

瑩卿將兩根手指插進瑩雪緊緊的陰道總,不停的抽動它們,就像一根小陰睫進出在她妹妹興奮的陰戶之間。

"哦,靠!"瑩雪面部扭曲道,抓住她姐姐的腦袋,當吸吮陰戶的舒爽感覺不停的侵襲她赤裸的身體時,她整個身軀不停的晃動著。"好爽啊,寶貝!你吸吮得我好美啊!恩……哦,瑩卿,快吸吮我的陰蒂!把它含進你的嘴裡,好好的為我吸吮它!我需要高潮,瑩卿!靠,我需要高潮!"

瑩雪的陰蒂腫脹著,從她小穴的頂部突出著。瑩卿高高的舔弄,她挑逗的舌頭嘗試性的從瑩雪酥癢癢的搏動的陰蒂擦過。瑩雪的手指立即扣進瑩卿的脖頸,將她臀部挺動得更快速,從她興奮陰戶流淌出的淫液,不停的塗抹她姐姐的臉頰和下巴。

"吸吮它,瑩卿,吸吮我的陰蒂!"她叫道!"抽插我的陰戶,瑩卿!哦,狗屎!哦,靠,我真的要來了!"

她的手指有節奏的進出在瑩雪緊緊的陰戶之間,瑩卿將她的嘴唇緊緊的含住她妹妹渴望的陰蒂!她技巧的吸吮著黑發女人敏感的小肉芽,收縮她的臉頰,產生的吸吮力牽拔它。

"哦,靠!"瑩雪呻吟道,充滿激情語無倫次的挺動她緊收的臀部。"我要來了,瑩卿!吸吮我的陰戶!吸吮我的騷穴!來了,哦,是哦,來了……"

她的高潮長而猛烈,使得瑩雪美妙的身體在陣陣舒爽的電流下挺起顫抖。永成繼續饑渴的舔弄和抽插她妹妹的陰戶,吸吮瑩雪抽動的陰蒂,引導她通過她高潮的頂點。最後,狂喜消退。不停的喘息著,露出疲倦的微笑,瑩雪讓她的臀部回落在地板上,帶著強烈慾望熾熱的眼神看向她的姐姐。

"該死的,瑩卿!"她輕柔顫聲道。"你真的知道怎麼去吸吮陰戶,你以前…"

當她看見瑩卿臉上的表情時,她的話語打住。赤裸媽媽的表情就好象她要大叫出聲。瑩卿突然跳起來,她顫抖著快速抓取她的衣服。

"瑩卿……"

"閉嘴!"瑩卿猛烈的低聲道。"我真不敢相信我和你做的!我的親妹妹!我不能相信……你竟然將我跟你一樣拖下水!"

"瑩卿!"瑩雪說道,吃吃的笑。"住嘴!"

"決不!你聽到了嗎?"瑩卿對著瑩雪豎起她的手指,嚴肅而又脅迫。"決不!我想永成今晚回家,聽到我說沒?如果他沒回來,我要叫警察!我想我的兒子回家!"

一會兒之後,瑩卿穿上衣服離去,當她出門口時猛的將房門大聲關上。瑩雪嘆息口氣,盯看這天花板,想像著瑩卿偽善突變的情緒,這時,她的腦海和陰戶聚焦在唯一的事情上……她不能再和永成做愛!她不能再和她的外甥做愛,不能再吸吮他巨大美麗的雞巴。

"操!"瑩雪大聲說道。她帶著受挫嘆息口氣,將她的手掌放落在她雙腿之間,開始再次手淫,她的中指迅速的抽動在她濕濕抽動的肉唇之間。

瑩卿被強烈的慾望和情感所淹沒,使得她幾乎不能安全的開車返回到她的家。在回家的一路上,她的陰戶都在猛烈不停的抽動……每次她想起舔弄瑩雪的陰戶……每次她想像她嘖嘖吃食永成的巨大陰睫……那股強烈的性交慾望將更強烈的返回!

她反復的心想,我失去了自制力。首先是她誘惑小峰,同他做愛,下流的吸吮她小兒子成人大小的陰睫。現在她又和她的妹妹搞一起,並且非常強烈的渴望永成的陰睫,她的雙唇幾乎品嘗到巨大的肉唇。

她想著永成雄壯的陰睫,感覺她的陰戶抽動得越來越厲害。她意識到讓瑩雪將永成送回家是錯誤的。她根部控制不了自己。她不顧一切的想要和她的大兒子做愛。

夜晚十一點半,瑩卿來到永成的房間。他下午晚些回到家,很明顯他不高興離開瑩雪阿姨緊緊的陰戶。永成幾乎整晚都和他的朋友在一起。瑩卿利用這個時機反復同小峰做愛,直到她的小兒子最後疲倦的倒下,很快他喜悅的睡著。

瑩卿希望同小峰做愛將會抑制她渴望永成的慾望,但是這卻恰恰相反,火熱興奮的媽媽更加的渴望!

現在,瑩卿站在永成臥室的門外,盯看著從門底縫泄出的微弱的燈光,淫蕩的媽媽知道小峰決不會發現她。小峰的臥室是在樓下,而永成的是在樓上,並且它還是在房子的另一側。像她喜歡的,她同永成做愛和口交時,她可以弄出很大噪音。

"天啊,我真是個蕩婦,"瑩卿頭昏眼花的心說。瑩卿低頭凝視她自己,當她意識到她的睡衣是多麼的淫穢暴露時,她的臉害羞得紅暈起來。透明的黑色睡衣是她衣櫃里最小的,當她非常非常想要做愛的時候,她總是為她的丈夫身穿這件睡衣。

"天啊!我在做什麼?"當瑩卿擡手去敲門時,她心說。"我真是一個淫蕩、發騷、戀兒的蕩婦……但是我真不能控制住自己!"

"永成?"她叫道。"永成,你醒著呢嗎?我看見你燈亮著。我可以進來和你談談嗎?"

"好的,門開著。請進!"

瑩卿深呼吸口起,進入她大兒子的臥室。

永成正在床上看書,床頭幾的小燈閃爍發著光。被子束在他的腰跡,瑩卿的眼楮立即瞄向他瘦弱半赤裸的身體,很明顯巨大的陰睫頂著被子。當永成看向他的媽媽時,他的眼楮突出來。

瑩卿走向他的睡床,當她感覺到她巨大不戴乳罩的乳房在睡衣下沈甸甸的晃顫時,她的臉紅了起來。

"我……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這樣穿著,永成,"她不安的道。"就在我要上床睡覺時,我想起我該跟你談談。我希望它不會……困惑你。"

他們都知道這是一個可笑的解釋。當他意識到他性饑渴、渴望做愛的媽媽來到他房間不是其它原因,而是為來嘗試他急切年輕的陰睫時,他的露齒而笑裂到他的耳朵。

當她面帶誘惑的喜悅時,永成仍然裂嘴笑著,將他一直滿不在意讀的那本書放落在地板上,他的雙手疊放在他的腦後,選擇讓他的媽媽繼續。

"不,媽媽,"他輕松說道。"這根本困惑不到我!"

"永成,我知道你很生氣我的氣,是我使得你從你瑩雪阿姨那回到家,"瑩卿說道。她挨在他身邊坐在床上,盡力使她的眼楮不看他隆起的胯部。"事情是這樣永成……恩,對你來說這來得很驚訝,我昨天看見你和阿姨在做愛。我希望你能夠理解我什麼想你脫身那環境,兒子。"

"是的,媽媽!"永成邪惡的眼光說道。"我非常了解你想什麼!"

"永成,你怎麼能和你的親阿姨做愛呢?"瑩卿詢問道,將她顫抖的手指放置在他強健的胸膛上。"我不是生氣,親愛的。我只是好奇。和你對我做的那件很過分的事情,永成。你不知道亂倫是什麼嗎?你不知道想和……想和你的親媽媽做愛是有為倫理的嗎?"

"我想我只是控制不住!"永成喜悅的說道。"我意思是說你太性感了,媽媽。你的身體是我所見過的最棒的!每次我看你修長的雙腿,或是你可愛的屁股,或是你巨大豐滿的乳房,我都會不禁興奮。我發誓,有時我的雞巴非常的硬,感覺它就好象要爆裂似的。你絕對不會相信當我手淫時,我在想像著操弄你的陰戶,媽媽!"

"哦,永成,求你停下!"瑩卿呻吟道。但是實際上她是帶著強烈的慾望喘息,坐在床上扭擺她的臀部,她的手指在他強健的小腹上畫圈動作。"請不要對你的親媽媽說出如此淫蕩的話語!"

"我控制不了,媽媽……作為一個事實,我看著你就會立即變得幸福呢。我的雞巴真的變得很硬,媽媽!來,你為什麼不看看你自己……"

"哦,永成,求你……"

永成將被子踢到床腳,暴露出他赤裸的身體,瑩卿喘息口氣,盯看他的陰睫。他的陰睫巨大,完全如同小峰的一樣粗長……這是她有生以來見過最雄壯的陰睫之一。

他長長抽動的陰睫像鐵一樣堅硬。巨大剛硬的陰睫硬硬的弓彎在他強健年輕的小腹上,像一跟鐵路的道障……帶著青春的興奮抽搐和顫動。

興奮的媽媽盯看著她兒子強有力的陰睫。男孩粗壯的陰睫繼續在他的小腹上抽動,這時,透亮的淫液開始滲泄,濕濕的閃亮在他陰睫的最尖頭。

"看到了嗎,媽媽?"永成以一種取笑純真的嗓音問道。"你看它是不是好大好硬?現在它滲泄著淫水!我真的興奮了,媽媽!可能它是錯誤的,但是我真的非常想要操你。如果我一直這樣,今晚我將無法入睡。我真的想操你興奮可愛的小穴整晚,媽媽!"

"哦,永成,你真的令人討厭!"瑩卿呻吟道,不停的喘息。"你怎麼敢歸你的親媽媽說出如此罪孽深重的話語?你真是一個可怕淫穢的年輕男人!"

正巧她說出它時,瑩卿將她的手掌放落在永成的胯部,大膽的收攏手指抓住男孩剛硬的陰睫。當她感覺它在她的拳頭中熱熱的、硬硬的抽動時,她身體帶著強烈的慾望顫抖。

當他渴求陰睫的媽媽為他擼動他的陰睫時,永成只是露齒而笑,她的拳頭有

節奏的在他巨大抽動突出的陰睫上滑動。

"我想我必須幫助你,兒子!"瑩卿屏息說道。"我不能讓我的親生兒子整天帶著巨大勃起的陰睫走道。我……我意思是,它一定令人很難受!我想這是我的責任……去給你放鬆。你……你想我做什麼,永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