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传奇

2016-06-28     WoKao     檢舉     收藏 (31)

第33章 廖甄 上

作者:風雪漂漂

接下來,我拉著廖甄去狂逛物。買了N套洋裝、迷你裙,甚至還有套裝、窄裙這些可是她這麼多年碰也不會碰的服飾。更狂張的是她要一個勁地要我買,女人精力她旺盛了,受不了,舉白旗投降。,還買了N多的她曾經根本不會去看更不要說去試的性感內衣、丁字褲,和絲襪之類傢伙。只要看到我車子後面一大堆地衣服、褲子之類就可以知道我買了一些什麼拉,不知道是洗腦地原因還是自身地原因。廖甄跟著我總是個嘮叨不停,欺負我這個心軟的主人。在加上那些專門對付男人地資料進去,連我這個主人都無法拒絕她地建議。

終於,漫長地地獄總算過去。

「廖甄你先去換妝,穿著我給你買地那些傢伙。速度要快呀,你要在30分鐘內搞定,等下要去吃飯和逛街。」

「是的,主人。」廖甄帶著許多新買地東西地進入我安排給她的房內。

而我悠閒悠閒地坐在樓下等待著她,因為我想測試一下不要外界因素干擾,看她自己會怎麼裝扮自己。

此時地廖甄正為自己選擇穿什麼顏色地連身洋裝,五顏六色地性感連身洋裝堆放在她新房子內的衣櫥內。

她最後為自己挑了一件紫色的高擋型性感連身洋裝,當她美麗的雙手觸摸一剎那。她覺得好舒服、好揉潤「天啊,怎麼會這樣舒服呀…」這種感覺對於她來說是那麼的美妙極了,這種感覺持續了幾分鐘才消失。接下了,身體有些漲痛感覺,觸使她更快地穿上這套衣服。

短袖方口領,絲質般地腰帶,膝上約一個拳高的水襬短裙,看上去非常地高雅飄逸。但如果有男人仔細一看,這件洋裝其實有內外兩層。內層有件無袖緊身的連身裙,是絲質不透明的,長度剛好能夠包住臀部而已。這樣的設計,除了原本的高雅飄逸外,更增添幾許性感嫵媚的氣息。光是這一點足夠讓男人噴血了。

「啊…」當廖甄完全穿完這件連身裙時,剛想走動。磨插著皮膚地連身裙是那麼舒服,那麼柔軟,仿佛瞬間要把她融化一樣,讓廖甄陶醉在這美妙地世界裡。讓她覺得她是最幸福地女人。即使現在她再想去化妝或走動,可是她的身體卻不容她那麼想著就會做著,然而這種感覺持續數十分之久,讓廖甄再度迷失在慾海之中。

而此時,她內部里地胸罩也發揮出她原有地舒適效果,再一次刺激著廖甄走入天堂。是一種淡紫色的絲質地性感胸罩,加深了對她的刺激。接下來,她穿著丁字褲做搭配,這套絲綿混紡的內衣褲,不但有蕾絲的鏤空雕花,還有水晶薄絲的半透明反光效果。陪數著廖甄粉嫩脂滑的肌膚,讓男人對她性感心動到了極點。基本上這種裝備對男人來說足可以是致命的誘惑。

廖甄從開始穿戴胸罩到今天,也有了許久的年頭了,可是她從來沒有體驗到像今天這樣的樂趣。當她將前扣式四分之三罩杯的罩扣扣上,使其完全托出自己的雙峰時,她感到好像有兩隻巨大的柔棉手掌,似有若無地在揉積她的酥胸一樣。隱隱地帶給她屬於性方面的陶醉的感覺。這種感覺已經徹底地陶醉在她心底里,此時,她只想著舒適著享受著這種感覺。

在準備穿著她以前比排斥丁字褲更討厭的絲襪。她裝門挑取滿滿都是那些未拆封的新絲襪。她也願不及封裝上那些奇怪的彈性示數了,拆了一雙特級的淡膚色腰部以下完全透明的款式,便立刻捲起絲襪來往腳尖上套。

絲襪於是順著她的腿部曲線,開始一吋一吋地用尼龍絲娟獨特的觸感親吻著她的腿部肌膚。當她將絲外褲腰拉妥穿者完畢時,那種下半身就要完全溶化的致命絲揉觸感,讓她沉醉到無可自拔的地步。她興奮地穿好了洋裝,寄好絲質腰帶,然後穿上一雙合宜的新的性感型高跟鞋,拚命地在鏡前擺裙舞鳳,讓絲襪風情萬種的觸感於視覺,占滿她所有為女人穿者而喜悅的心靈。

此時她呆呆地望著鏡中的穿著性感衣服、內外褲的自己,久久說不出話來。而此時圍繞在全身地舒適感覺仍然著使她渾然不動地享受著這讓人陶醉在美妙空間裡。

「快點準備好,快超過時間拉。」一種奇怪又舒適地聲音從她內心裡傳出來。

「???」廖甄此刻仍然不明白地想著,繼續融入這舒服地感覺,想著這個聲音是從哪來。可是這種聲音仿佛不給她思考一樣,一陣陣舒適地電流正在刺激著廖甄身體,使她沉浸在這股奇妙地刺激中。

原來是存在陰戶的「催淫遙控器」在向她發出命令,這時的「催淫遙控器」又變成那種又大又柔硬的陽具,又一次的地迅速鑽進了她的下體,在瞬間給她曾經有一次擁有的這種美妙的感覺。似乎這次感覺比上次更加美妙。

「去完成…任務。」那種奇妙地聲音再次傳入廖甄心裡。

「什麼?」還沒等廖甄享受和想完這種舒適感覺和聲音,「催淫遙控器」再一次刺激她,促使廖甄不得不放棄渾然不動地感覺,逼迫和促進著她做最後一件工作畫妝。

第34章 廖甄 中

作者:風雪漂漂

廖甄現在面臨著兩大選擇,一個是繼續舒適地享受衣服給她帶來的樂趣還有一種就是「催淫遙控器」要她為自己畫妝。忍受不住「催淫遙控器」電流刺激地她最終屈服了,在承受巨大興奮狀態下終於為自己塗上最後一道睫毛膏後,她終於能夠擺脫「催淫遙控器」暫時對她的電流刺激。

接下來,廖甄從頭到腳地仔細打量自己,滿意到不能再滿意了,才提起包包,離開這個房間內。一直到這時,她才把注意力從自己身上移開,轉移到她所要去的地方客廳。

「主人,怎麼樣,您還滿意嗎?」廖甄站在我面前後,她微笑地首先開口「當然滿意,看來你有很多進步。」我回答著廖甄的話,這時的廖甄非常漂亮,讓我也目瞪口呆,然而我看著注視著廖甄站著的姿勢許久以後,我仍然是不感到滿足。然而廖甄舉手頭足間,那一瞬間所散發出的親切氣息,光是那句問候話,已經是我陶醉了。況且,除了絲襪美腿外,廖甄她本來的天使般的臉蛋,魔鬼般的身材,烏黑亮麗的休發,和光滑柔嫩肌膚…全身上下幾乎沒有一處是可以不必欣賞的。真是百看不厭,這麼美麗地女人跟著我逛街,真是回味無窮。

等廖甄弄玩後,我馬上帶著廖甄直奔這五星級飯店。享受著美食,享受著廖甄的鶯聲燕語。柔軟地聲音和溫順地服從,這種美女百分之百屬於自己所獨有的感覺真好。

我回想到以前和別的奴隸遊玩時,也沒有這麼好的樂趣。

「廖甄…」望著廖甄楚楚動人的面容,我又一次情不自禁地喚了一聲。

「嗯…」聽到主人的召喚,廖甄立刻放下手上的叉子,專注地望著我。主餐已經用完,我們正在喝咖啡,吃甜點。

我被這專注的眼神,即使身為臉皮算厚的我都被凝視到有些不好意思。如此清純高雅的美人兒(還是神界中的天使呢),卻為了我自己的一己之私,被奪去了至少是一半的心靈和意志。我心生憐惜地想著,「沒事…我想你今天打扮得這麼漂亮,是你心甘情願地打扮為了我吧。」

「嗯。」廖甄溫柔地點點頭。

「那…裡面呢?」我想驗證一下用催淫洗腦記憶在她自己腦海里的對性感內衣、丁字褲,和絲襪的喜好,看她現在反應如何。

廖甄她挺了挺胸部,感受那集中提高卻又無拘無束地托抵著雙峰的柔棉罩杯。她又挪了挪臂部,感受那丁字褲深陷股灼磨蹭私處帶來絲絲的勾魂快感。然後她低頭臉紅地微微點了點頭。如果被旁邊男人看到了肯定是噴血場景,幸好我意志力堅定,還忍得住。這樣的媚態,令我立刻血脈噴漲起來。當然我立刻要求著:「廖甄,走到我身旁讓我仔細看一下好嗎?」

廖甄沒有一絲反抗心裡依言起身,走到我的身旁,然後像是服裝模特兒走秀般地轉了一圈。

我可是從腳到頭地好好地欣賞了一番廖甄措約的丰姿。首先,我的眼光就一直無法從廖甄高跟鞋上的整雙絲襪美腿上移開。此時的尼龍絲娟晶瑩剔透,讓廖甄玉腿的優美曲線,在絲襪的覆罩下,看來更加額外地柔順滑嫩。

我差點就忍不住想伸手過去撫摸絲襪。不過我最終還是耐著性子往上看去。紫色連身洋裝的半透明薄紗質料,讓絲襪美腿的曲線在沒入短裙裙襬內後仍若隱若現的浮動著,勾人魂魄。一直到快要接近臀部的地方,才被內襯衣裙完全遮住。不過,這時廖甄絕美玲瓏的胴體線條,卻被合身剪裁的洋裝整個包顯出來。

我再仔細一看,發現內襯衣裙在臀部的確沒有內褲烙印的痕跡。我馬上興致高傲地視線上移至廖甄尾椎與臂部交接處,的確有一條「丁」字形帶有鏤空雕花的刻紋。雖然內襯衣裙不是透明的,由於洋裝的質料非常的輕薄,致使廖甄那在某些動作中,仍會不小心將胸罩、丁字褲的蕾絲花紋浮印出來。

經過這番極度視覺刺激的洗禮,我都快忍不住時趕緊叫廖甄回座位坐好。怕再這樣下去,我會把持不住。(因為這是5星級飯店,有不少人在吃飯呢)再說,我真的把持不住了。待廖甄坐好後,色慾衝心的我早把對廖甄的憐香惜玉情懷拋到九霄雲外了,一股熊熊屬於男性徵服慾望的烈火,正在我心中迅速地蔓延著。

「廖甄,你喜歡我嗎?」

「喜歡,我最喜歡主人。」廖甄幸福地語氣讓我心醉。

「倩雲,妳到底有多服從我?」我再一次問道「我的一切思想,接受主人的控制。我的所有行為,服從主人的指揮…我的身體,供主人享樂,我的心靈…為主人完全擁有。」廖甄馬上做出制式的回答。不過這回,她沒有用像以前那樣殭屍般沒有表情的聲調,聽起來好像完全是出於自願的。只是還沒有完全適應被催淫操控的她,在回答的過程中,仍有些渴望自由意志所帶來的猶豫。催淫操控器迅速發動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刺激,掏空廖甄的心靈,讓她完全臣服從操控之中。

「很好…廖甄,如果我要妳現在就自慰給我看呢?」我忽然提出了一個近似無理的要求。

「這個…不太好吧…」大庭廣眾下的公共場合,廖甄即使儘管明白自己必須要絕對的聽話、完全的服從,可是一般的傳統禮儀,她並沒有忘記。然而,違抗我的命令,只有最後一條路就是完全失去那另一半的自由意志的情況下,廖甄無從選擇地,一雙手貼進了自己的胸部,而另一雙手更下探到桌子底下,深進了裙內…

「我…主人…這個…」廖甄一開始還只虛應了兩下,然而這太「舒服」的胸罩、丁字褲,和絲襪的觸感,馬上令她忘情地投入起來。她雖然知道在公共場合做這樣的事是很難為情的,只是現在不是不能違背主人命令的問題,而是她已經自慰到有些不能自拔了。

「我…要…」廖甄淫媚地哀求著。她的手揉擠著雙峰,熱氣不斷串流而上。而下面隔著絲襪與內褲搔癢的手指,早已經不住私處強烈的要求而用力地毆拽起來。「奇怪,這時候催淫操控器卻縮得無從感覺。」這樣的失落,令她的下體更倍感空虛難耐。(因為只有我的命令下或者她拒絕我的命令下,催淫遙控器才會發揮它原有的功效。

「停止自慰,忍住。」就在廖甄快要受不了時,我忽然這樣命令著。廖甄此刻是進退維谷,雖然她不必再為自己淫穗的舉動擔心羞澀,可是體內慾火被燃起的焚身煎熬,逼迫地她想放棄一切世俗的眼光。

其實,看著廖甄滿臉媚態的淫蕩模樣,更受不了的還是我自己。我匆忙地付了帳後,便迫不及待地帶著廖甄下樓開房間。我感覺自己仿佛像神一般,主宰著廖甄這位具有天使力量的性慾,也主宰著廖甄的一切。儘管廖甄是在我的操控之中。

「其實主人你不必這樣折磨我。」在辦理好入房手續後,他們一起等搭電梯時,廖甄這樣告訴我:「你是我至高無上的主人,隨時隨地想和我燕好,只要開口就行了,不必這樣故意挑燃我的慾望。」為了避免讓人看了不妥,廖甄再和服務人員交涉時,始終笑臉迎人,企圖將自己的淫蕩神態降至最低的模樣。不過即使這樣,只要見過她的服務人員,只要仔細觀察他們的小弟弟那一塊全部都隆起來了,更有趣地時不少人還流出了液體來。

「折磨你…」我似乎帶些責罵地語氣望著她。

「廖甄不敢。」廖甄馬上驚覺自己說錯話了,低頭認錯。

我當然是十分高興,馬上就感受到我新發明的催淫操控的威力。(連天使都受不了,不要說是凡人了。不過,我就是喜歡廖甄這樣地卑微對我。我就是希望廖甄無論在何種場合,甚至在沒有催淫操控之下,都能既對我百般柔順,服從體貼,而又有這種任何卑微低下頭似奴隸的階級模樣。(當然越下賤越好。)忽然,我想起書上所說的,在催淫操控下,我可以任意清理或調整廖甄的思想、人格或記憶。而且改變是永久的,即使在沒有催淫操控的情形下改變仍然有效…

於是當他們一進電梯,我便一把抱起廖甄,含情脈脈地看著她。廖甄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到有些不知所措,只是順從地凝望回去。

「主人,別這麼急呀。房間很快就到了。」她似乎不理解我這樣的做法。

「廖甄,準備催淫遙控。」而我馬上放下廖甄。

「什麼呀?」廖甄嘴巴還在疑問,全身卻忽然抖動了兩下,自然放似泡蘑菇了下來。接著,她張開了雙腳到與肩膀同寬的距離。然後她做了一個令她自己也非常驚訝的動作:她自己竟然在電梯里,把她自己的絲襪和性感三角小褲褲拉了下來。

這時她更放鬆了,並徐徐地吐了一口氣。

廖甄滿懷興喜,做著連她自己也不敢相信地動作。可是她的動作卻沒有因此而慢下來。

當廖甄放鬆地那時候,潛伏在她體內私處的那柔軟「衛生棉條」(在沒有用的情況下,它只有會自動所成1厘米大小。)立刻從廖甄的私處,便立刻漲大成一般男性陽具勃起時的大小模樣,並且似乎在瞬間帶給廖甄無比的高潮享受。

「我…喔喔…」廖甄此時飛快地享受起來,並且淫叫了起來。她的眼珠上翻,頭往上後仰,全身不住地顫抖著。正當,廖甄痛癢著快受不了地時候。很快地,那根「衛生棉條」立刻便沒入在廖甄的陰戶之中。

「啊…」立刻帶來更高地高潮。之後就慢慢地恢復起來。

「呼呼…」廖甄還在喘息著。不過她的白眼又重新恢復正常,並且在眼神中多了一絲勾魂的嫵媚,而嘴角也揚起一絲滿足的淫笑:「性愛奴隸廖甄聽從主人吩咐。」她用機器式的單一語調向我報告,然後重新穿上內褲及絲襪,並放下裙襬。

「很好,廖甄。清除你記憶中凡是關於傳統禮儀地東西和一些不必要地知識,而且你以後不許有一點違抗你主人的命令,廖甄,你會愛我,你會深深地愛上我…而你愛我最高的表現,就和現在在一模一樣,對我絕對的聽話,完全的服從。而且你也會從心底里喜歡你的主人。」

「是的。」廖甄像是電腦般地重複著剛才我要求的事:「我會清除我的記憶中凡是關於傳統禮儀地東西和一些不必要地知識,而且我以後不會有一點違抗主人的命令,我會深愛著我的主人,我會深深地愛上主人…而我愛主人最高的表現,就和現在在一模一樣,對主人絕對的聽話,完全的服從。而且我也會從心底里喜歡主人。」

「很好,就這樣進行吧。廖甄,恢復正常吧。」我命令著。

剎時,廖甄那空洞沒有自主意志的雙眼中,燃起了熊熊愛的火苗。她的眼波流轉,傳出柔情無限。

「主人…我…愛你…」她的心臟忽然加速跳動起來,強烈到自己都快要承受不住的地步。

接著,我們瘋狂地強吻起來,一直到我們進房為止。

第35章 廖甄 下

作者:風雪漂漂

我第一次可以這樣恣意地撫摸著廖甄婀娜嫚妙的胴體,而且這第一次就是床上的前戲。我興奮到血脈噴張、七竅生煙都不足以形容了。不過我畢竟是個文弱書生撒,(哪點像?)至少在廖甄這淑女面前,是這樣。在這樣高度興奮刺激的氣氛中,我仍耐著性子小心地解開廖甄的腰帶,並輕輕地拉下樣裝背後的拉鏈。我想,廖甄的這身裝扮可是我花了不少錢呢。

然而,令我更感驚訝的,(畢竟不是我買的,我只聽到她要什麼我就買什麼。我看都不看,就付了錢。)是廖甄的這件洋裝,是內外兩層式的。我只把拉鏈輕拉至腰底,薄紗外裙和內襯衣裙便一齊飄然落地。廖甄完美無暇的身材在全套蕾絲雕花的內衣、丁字褲,和絲襪的襯托下,倍添性感嫵媚。那絲棉薄紗帶有晶瑩半透明效果的內衣質料,不但觸感揉細,更讓肌膚看來無比的細滑粉嫩。我連親帶吻,連摸帶揉地,雜實地享受到什麼叫掐指欲滴、吹彈即破的境界。

「女人是水做的。」這句話,我的感觸良多。

另一方面,和我做如此緊密接觸,幾乎被他吻摸過全身的廖甄,早已經束軟到就要溶化的地步了。主人性愛的賞賜原本在她的潛意識中就是最幸福的一件事,現在再加上她對主人的愛意。使這被動的感受化為主動的配合,讓她無時無刻不想和我緊密結合在一起。

而我這一方面滿意極了。尤其在我撫摸著廖甄的整雙絲襪美腿時,廖甄陶醉淫蕩的模樣,令他激賞異常。以前我也和那些女子有過類似的經驗,只是他們都不明白他撫摸絲襪的樂趣,而且沒有催眠過像這樣完美一樣,而直接要求我攻擊重點。現在看到廖甄這般陶醉的模樣,我甚至有些忍不住要用自己的小弟弟去摩擦絲襪了。

我現在真可說是隨時就要火山爆發了。可是貪心的我,卻執意地要驗收著我對她的關於廖甄被催淫洗腦的每一份成果。於是他不管被她挑逗到慾火焚身到快要不行的廖甄,忽然往後一躍,倒臥到床上去了。然後命令道:「廖甄,讓我享受一下妳口唇的溫柔吧。」

「是的,主人…喔,不…」被我這樣地忽然縮手,頓時感到有無比的失落。她的濃情蜜意,多麼希望就在剛才的緊密接觸中,摩擦出猛熱的乾柴烈火。不過,對主人充滿愛意的廖甄,立刻將這股衝動,化為服侍主人的最強力量。

她首先賢淑地並腿跪在主人的身前,輕揉地為主人脫下了鞋襪。然後伸指上爬,緩緩地解開了主人的腰帶。最後,她整個人趴到主人的身上,邊扭動身軀,邊解開主人上衣的紐扣。等到主人身上衣物的束縛全鬆開了以後,她又技巧地四兩發千金地將主人翻了翻身,主人的衣褲便全被她脫了下來。

而我感到舒服到了極點。廖甄恰到好處的身體碰處,加上溫柔熟練的指法,讓我恨不得就這樣沉夢在這極端舒服的溫柔鄉中,永遠不要醒來。不過,更精采的還在後頭。在肌膚、內衣褲,和絲襪的磨蹭過後,廖甄的鐵細手指,飄然滑移地來拜訪主人的小弟弟了。

從剛才到現在,按耐不住的我,小弟弟已經初具規模了。只是一經廖甄的賢琴滑指,不過兩下,塑立昂然的熊勢像是要直衝雲霄一般。「喔…廖甄…」我既滿足又受不了刺激地低吼起來。我微微仰首,看著廖甄細心認真地照顧著自己小弟弟的神姿,非常驕傲自己導引指令的正確。因為此時的廖甄,不再只是個喪失一半心智,只知服從的性奴傀儡,(不過她仍然保留著心智,不是一半而是全部而已。此時她的心智和潛意識已經完全融合。已經完全成為不能反抗我的性奴隸)而此時她的眼神充滿著愛意,發自內心地傾心相伴。喔!世上還有比現在更幸福的事嗎?

在手指輕彈過後,廖甄忽然一把抓住主人的陰莖,然後開始用舌尖點舔主人的龜頭。「喔…」觸電般的快感,讓主人從溫柔鄉搭乘直達航班到性愛的天堂。接著,她鬆手讓舌尖從龍頭一直舔到龍珠外囊。然後,她再用手盈握龍根,上下抽動。這樣滑手滑舌地交叉使用,主人立刻精蟲沖腦,隨時準備漿爆了。

終於,廖甄的口唇在主人陷於迷亂之中,一點一點地開始吞食起主人的陽具來。

「啊啊…」廖甄唇齒的觸碰,口中的溫熱,和舌頭的翻掘…只那麼幾下,我已經來到了忍耐的極限。

「廖甄,我…」我話都還沒說完,廖甄從輕吸慢吐忽然變做萬馬奔騰式的快速吸允。

「啊啊啊!…」廖甄的櫻口,好像含住了主人所有快感的神經。在陽具腫脹到不能再腫脹,硬到不能再硬時,稠密的白漿在瞬間高噴爆射了出來。廖甄的櫻口一時還招接不住。

「啊,主人…」廖甄用舌舔食著濃漿,呆愣地看著主人。

「太…爽…了…」我癱軟在床上,呆然地回望著廖甄。

廖甄無助地望著主人。「怎麼會這樣?」她懊悔地責備自己,是不是她的「服務」過分激烈了。她那炙熱的肉慾軀殼,還要主人為她縐放愛的火花。經過催淫洗腦地她玩弄性器對她而言不過是個小小的前戲而已。任何一個男人對她來說,都經不起一兩次肉練就會變成這樣。

這時的我又何嘗不想慢慢地美嘗廖甄,因為廖甄的「服務」才會顯得有些過分激烈。書上說過是否滿足廖甄的性慾是能不能完整操控她的關鍵。現在我把廖甄弄得欲求不滿的,是否會影響催淫操控的品質呢?

「來吧,在做一次。」我強力地躺著,讓廖甄再一次為我服務。

「啊…爽。」還沒有堅持1小時,我可憐地武器連射7、8次。唉,誰叫廖甄的技術這麼好呢。此時,廖甄仍然欲滿不足地無助地望著我。此刻的我的武器已經柔軟到不行了,我的身體也已經癱軟到不行的地步,廖甄一人頂得過幾十人呀。

「不行了。」就在此刻,我隨即又想到,我還有個最後的法寶…於是我揉聲對廖甄道:「對不起,我們下次吧……廖甄,自己高潮。」

一接到指令的廖甄,潛伏在陰道便不自主地收縮起來。催淫操控器一感觸到陰道欲求不滿的蠕動,立刻伸長漲大,旋轉鑽動起來……

「啊啊啊!……」廖甄仰首狂淫,然後趴倒在我的胸膛上,屁股還翹個半天高,不停地顫抖著。瞬間高潮猛力的衝擊,不但讓廖甄渴望肉慾的身軀得到了解放,更在極短的時間內,讓她銷魂了十數次之多。

「喔…謝謝…主人…」終於,連她的屁股也軟倒在我的身上了。在她進入夢鄉之際,她的心底是這樣地呼喊著。

其實,我是多心了。現在深愛著我的廖甄,是不會太過在乎我床上的表現的,即使她的確是有些失望。

不過不論如何,能夠擁著美麗的廖甄入眠,我有種不枉此生的感覺。我擺弄著倩雲的秀髮,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下午,廖甄和王力結伴甜蜜地來到了一所高級商業餐廳。因為我安排廖甄在這裡上班。我還特地帶了一件款式奇特的連身內衣供廖甄在工作時穿著。所以這件連身內衣是我別有用心的預謀:目的是藉由內衣的觸感所引發更強烈的「連身催眠」的效應,以便加強我對廖甄的操控。(畢竟不知道她會不會叛變。)

當然,正墜入愛河中的廖甄,對我的心機是毫不知情。她接到新的內衣便迫不及待地找更衣室將它換上,順便換上這家餐廳所指定的服務生制服。廖甄才剛拿衣服到後面去換,這家餐廳的經理就找上了我。

「王總,想不到你還會光臨我這個小店。敢這位是……」因為我買下了這所餐廳,自然我就變成這所餐廳最高負責人。

「恩…是這樣…」兩個人便興致勃勃的聊起來。

「好的,明白了。」經理笑著說道。原來我是安排廖甄在這裡工作,進一步調教她成為我的奴隸。而經理也明白我的用意後,就收下她作為臨時工。

我往更衣室的方向望去,我說道:「尤其當她穿了我為她特製的連身內衣,她在打工的時間中,不但勤奮,還能維持一整天的好心情呢。」我斜眼望向經理,仍然只是微笑。

的確,這款連身內衣異常地新裁:內衣的肩帶,一直到腰底才連合成一條,變成丁字褲的線條,嵌入股溝內;並從腋下和腰際各連出粗細不一的花邊環帶,分別聯結前面的胸罩和丁字褲頭部分。而胸罩和丁字褲間,有一片鑲有蕾絲雕花的透明薄紗。更奇妙的是,丁字褲還跟一雙透明絲襪縫在一起。

廖甄想了想,如果這件連身內衣是一體成形的,那麼唯一的穿戴方式,就是從絲襪穿起,然後順著身體的曲線往上拉,直到肩帶上肩為止。然而在穿戴的過程中,不論是絲襪或是內衣本身,質料都非常地絲薄冰涼,好像全身一直被人愛撫似的。廖甄在更衣室內的鏡前看了看,這內衣的式樣修飾身材曲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而若隱若現的蕾絲布料和似有若無的絲襪更增添幾許性感挑逗的風采。廖甄不由得由衷地誇張主人的品味出眾。

不過,更令廖甄驚奇的是,由於連身內衣緊崩束縛全身的效果,使她在舉手投足間,都能感受到內衣帶來全身幽柔的觸感。比如說,當她挺挺胸時,一般她夠敏感的狀況下,頂多只能感受到胸罩帶來的束縛。然而這件連身內衣,卻能經由全身緊崩的拉扯,將觸感傳到丁字褲和絲襪上。所以,不管她做任何細微的運動,她都能感受到「連身催眠」帶來無限的愉悅。

正當她用手檢視丁字褲細棉繩似的褲檔上,好像有個奇怪的膠質凸起,壓迫在她的私處上時,更衣室的門打開了。廖甄害羞地趕快用餐廳的連身女僕短裙制服遮住胴體,縮到牆角去了。還好進來的是主人而不是別人。

「換好了嗎?」我看到廖甄換上連身內衣絲襪的迷人模樣,心裡十分地高興。

「嚇死我了,主人,如果是別人,我豈不是要羞死了。」廖甄見是主人進來,稍微寬心了些。邊說邊將連身女僕短裙制服穿上,然後套上一雙輕便的膠底布鞋。雖然是布鞋,可是形狀和有跟的淑女鞋沒有兩樣。穿上制服後的廖甄,不但十分可愛,同時也性感十足。

尤其那連身制服的大U字形領口,讓廖甄的酥胸乳滿看的一清二楚。更別提那超短的迷你裙擺,只要廖甄有輕微的跨腰翹臂等動作,坐著的客人幾乎就要看到她的小屁屁了。

不過這長度剛好的超短迷你裙,剛好就是讓你看不到。而且,穿著丁字褲的廖甄,也沒有露出內褲穿幫走光的可能。

不過這樣一來,引人遐想的尺度便增大到了極限。剛才才欣賞到廖甄在連身內衣下優美胴體的我,在廖甄穿上制服和高跟布鞋後,反而開始有點受不了了。

「廖甄,雖然妳的口交技巧很好,可是我現在需要你的口技,所以現在可不可以……」我說著說著,便把門反鎖起來。

「可是這樣好像不好…」廖甄不明就理地照做了,雖然她嘴上還在嚷嚷著。

更衣室內的這張小桌子,是讓人擱置衣物用的,廖甄趴上去翹高屁股的角度對我而言,簡直是完美到了極點。

「嘿嘿…這件連身內衣是特別設計的…你不是感到丁字褲當上有股奇怪的膠質凸起嗎?那就是催淫操控器…當你拒絕服從我的命令或者我命令時,催淫遙控器都會自動啟動。」早已忍不住的我,中指從後伸向廖甄的下體:「我們今天就先來做愛一下吧。」

「你在說什麼呀…」廖甄此刻完全無法理解我的話,雖然她做出主人想要的姿勢,可是她並沒有完全贊同主人的做法可是她又說不什麼話來。(因為我已經清除她的記憶中的傳統禮儀和一些她根本就不需要的知識。)

說時遲,那時快。我忽然將中指硬頂那膠質圓塊,那膠質圓塊便在瞬間伸長漲大,從廖甄的蜜穴長驅直入,直到它將廖甄的幽淫整個塞滿為止。(催淫遙控器可以手動也可以自動或著用說出命令話讓它自動啟動。)

頃刻間,廖甄銷魂了。

「掏空心靈…喪失自由意志…改變人格機制…徹底奴役化!」她的腦海心境在她翻眼仰首的數秒內,迅速重塑了一個新的自我。

「性愛奴隸廖甄聽候主人的指令。」當她回神喘息時,她這樣回報著。

「這樣好多了…」剛剛那個嘮叨多語的廖甄忽然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現在這個只會百般順從的尤物傀儡。這樣的轉變,讓我變態的性慾更加興奮了:「廖甄,你此時此刻就想跟我做愛,不是嗎?」

「是的,主人。」現在的倩雲,不但姿勢準備就緒,就連心態上也完全地配合了。喪失心智的她,根本不在乎所謂環境氣氛的影響,只要主人高興,她絕對願意配合。當催淫操控器在她滿足性慾的高點上又迅速縮回時,她下體的空虛難耐便無法形容了:「喔,主人…快來呀…」她哀求著。

「呵呵…這才是我的好女孩。」我掀起她的裙擺,拉開丁字褲兩旁的絲帶,股溝內的丁字線條連同那又縮回的膠質圓塊便飄然地落吊在半空中。原來這連身內衣的丁字褲部分,只有前面是與絲襪及蕾絲肚兜相連的,後面的絲襪卻是和這丁字褲分開的。不過絲襪的構造也有些奇特,它中間有條細縫,剛好可讓私處及屁眼裸露在外。

我欣賞並撫摸著廖甄整雙玻璃絲襪的美腿,然後用手指慢慢將她的花瓣掰出絲襪外頭。我等這一刻已經等好久了,從上午廖甄幫他口交射精後開始。所以下午他一點也不含糊,對準了廖甄的蜜穴便猛力地戮了進去。再怎麼樣對廖甄催淫操控,都不如這一刻來的實在。

「啊…」我的陽具整根充滿在廖甄的下體內時,她滿足地淫叫起來。

「啊…」我為了這一刻的興奮刺激,也驕傲地低聲嘶吼起來。

「啊…啊…啊…」片刻間,廖甄便搭上了我抽插的頻率,盡情地跟著搖擺她的身軀。那波浪起舞般的柳腰豐臀,和搖曳生姿的雙峰美景,更刺激著我,挑戰他全力雄風的極限:「啊…啊…啊…」我似乎叫得比廖甄更起勁。

好不容易,我騰出我的雙手,往廖甄的雙波挺去。上下交攻的結果,讓廖甄擺弄的更猛烈了。不多時,我分不清是我在強攻,還是廖甄在主導。

「啊…啊…啊…」廖甄完全緊密的配合,讓我嘗到了窒息般的快感。這種前所未有的感覺,通過廖甄曲線玲瓏的制服短裙,和幽滑細嫩的絲襪玉腿,經由視覺和性器外的肉體觸覺加強反饋,引領著我直逼歡愉的峰頂。

「啊啊…」廖甄的淫叫不但細柔,似乎隨著我的抽插,還有音律般的起伏。事實上,從我一進入的那一剎那,廖甄已經高潮了。(而且催淫遙控器迅速記錄了那一剎那,廖甄最舒服的感覺。便於以後控制廖甄性慾)由於催淫改造的結果,讓廖甄的盡享高潮的同時,還能自動美妙地配合。她肌肉的緊崩是不自主的,可是她更不由自主地去試著讓主人有最高爽度的可能。

有時候,主人的龍根需要喘息。因為怕降溫而垂下,廖甄的幽徑便會自動使力縮緊,讓主人重回肉體最緊密結合時的刺激懷抱。

就這樣,一波又一波,一輪又一輪……不知在第N輪過後,我射了。然而即使在我射了之後,小弟弟退陣休息前,他還是意有未盡地拚命猛戮。

這最後的幾下,讓廖甄差點暈死的高潮海中。

「呼…你知道嗎,廖甄。這就是我畢生想要的…能和你這麼美麗的女人,同達高潮的雲霄。」我在穿回褲子時,這樣抒懷著。

「謝謝主人的賞賜……能讓主人高興滿足,也是我畢生的榮幸。」廖甄這邊還沒有從高潮的暈眩中回復過來。不過她已經試著拿紙巾擦拭下體,重新緊回丁字褲,並調整褲當,試著讓那膠質圓塊充分地與私處緊密結合。

「喔…」重新緊緊丁字褲後,廖甄的一舉手一投足,又能感受到連身內衣的觸感帶來屬於性的愉悅。

「當女人還真享受呢…」我看著廖甄的嬌柔媚態,竟然羨慕了起來。不過我還是問道「廖甄,舒服嗎?喜歡主人嗎?喜歡服從主人嗎?下班後我要將你派出很遠很遠的地方去做任務,大概會有很多年不會見面。」

「舒服,廖甄非常喜歡主人,我會做百分之百順從主人,以後絕對不會有一點反抗主人的意願,即使是主人做對奴隸不好的事我也會心甘情願的接受。可是廖甄真的不想去,廖甄求主人,廖甄要一直在主人身邊,伺候主人。」廖甄聽了有些驚恐,眼波流轉,升起柔情無限。然後一股腦地鑽進了我的懷抱。

我的心當然會十分高興「很好,那你先去上班。看你上班的表現。如果表現不好的話,就會……」(美女的心得手了)。

「謝謝,主人。我會認真做的。」廖甄秀麗的臉蛋上,馬上有了一抹燦爛的笑容。她精神抖擻地走出更衣室,找經理報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