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睡後的惡魔

2016-06-16     收藏     申請刪除

作者:一念成淫

劉帥其實並不帥,他那平凡的臉都對不起那個帥字,平凡的臉成就他平凡的一生,高中念完之後就沒有再讀,而是踏入社會在一座新開盤的小區裡當保安,平凡老實的他,註定被人欺負,不僅幹著保安的活,而且還幫著物業跑東跑西,雖然自己不樂意,但依舊把不滿隱藏在自己憨厚的外表下。

此時的他正在清除建築垃圾,鐵鍬不住的搓著那些廢棄的牆土和磚頭,大夏天頂著烈日的滋味可不好受,一旁的隊長站在一邊悠閒的監工,在一次抬頭間劉帥看到了一對男女迎面走來,男的英俊瀟灑,女的嫵媚多情,兩人攬在一起,從劉帥的面前走過,女的實在是很漂亮,而且很符合劉帥的口味,當時就讓他有些看直了,直到倆人遠去,劉帥依舊有些不捨的望著。

「哎,哎,哎,哎,看啥呢?趕緊幹活?看別人幹什麼?看也不是你的!看你這熊色!你跟人家比得了麼?你個高中畢業的小保安,人家是高等學歷的企業高管!高工資,好待遇。公司給買的新房,現在就要結婚了!你比得上麼你!趕緊幹活,晚上回去擼你的管子去吧!」

隊長說的都是實話,可在劉帥的心裡聽著是那麼的扎心,但踏入社會久了,知道了忍耐,把這一切都壓在心底,老實的幹活,之後。

他便開始注意起了這對恩愛的小情侶。

他們戀愛有7年了,一直是這麼濃情蜜意的,男的叫王宇,女的叫呂月,呂月從高中開始等了男友7年,如今終於盼出了頭,王宇成為了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很受器重!公司為他們購買了新房,他們倆也要結婚,正是雙喜臨門,春風得意!劉帥在巡邏時不斷地接觸著這對情侶,得知二人是剛搬新家,劉帥當起了老好人,搬搬抬抬的都有他參與,漸漸地熟絡了起來。

「對,就放在那裡就好了,太謝謝你了劉哥!」

王宇對著因為搬空調而累的滿頭大汗的劉帥說著感謝的話,一旁的呂月也乖巧的拿出手巾讓劉帥可以擦汗,劉帥接過乾淨的手巾,一邊擦著臉一邊貪戀的嗅著毛巾上呂月留下的餘香。

「劉哥,後天就是我跟小月的婚禮了,到時候請你參加啊!」

王宇看著眼前保安大哥那一臉的憨厚,十分的感動,現在好人不多了,遇到這麼一位熱心腸的保安大哥,看來自己選房子選對地了!有這天時地利人和自己以後肯定飛黃騰達!劉帥被二人熱情的送出門,在對方關門的瞬間,劉帥大臉上布滿了陰鬱,用一種極其怨毒的目光緊盯著眼前的房門,許久劉帥離開。

************

「今天是王宇先生和呂月小姐的結婚慶典,二人相知相戀了很久,今天終於結束了7年的愛情長跑,讓我大家為一對新人祝福……」

隨著婚禮司儀的演講,王宇呂月的結婚慶典隆重開始。

婚禮現場空前盛大。

在一片祝福的人海中沒有劉帥的身影。

劉帥的確不在婚禮現場,他此刻真在王宇他們的新房中,「辛勤」的工作著,當他完成最後一步把一個管狀物品卡在新房的空調中時,劉帥這才滿意的笑了,笑的是那麼的開心!晚上,王宇和呂月的婚房內,驅趕走了一群鬧洞房玩瘋了的朋友後,醉的有些糊塗的王宇走進了自己的婚房,迎面的大床上坐著自己新婚的美嬌娘。

甜甜的對著他笑,是那麼的嫵媚動人,酒勁有些撩動著他的慾火,讓他感覺渾身燥熱。

「呵呵……親愛的,好熱……等我把空調打開……」

說著王宇迷糊著打開空調,徐徐的清涼從空調中傳來,而空調裡的管狀物體也開始向外釋放氣體,隨著空調的涼風徐徐的向外排出!王宇開始脫自己的禮服,將西裝西褲全部除去,渾身就剩下一條平角內褲,向床上的新娘撲去,不行了,今天實在是喝的太多了,怎麼腦袋開始暈乎乎的?嗯,挺住,還要辦『正事』呢,挺住!王宇爬到新娘子身上甜蜜的親吻著愛人的脖子,新娘羞紅著小臉,緊閉著雙眼,一臉迷醉的享受著王宇的親吻,就這樣慢慢,慢慢的,二人在大床上昏睡了過去……

劉帥邁著優雅的步伐,閒庭信步間走上了消防樓梯,整整11樓劉帥卻一點也不覺的累,他滿臉掛著開心的微笑,心底默默的一邊計算著時間,一邊回想著賣東西給自己的人的吹噓「小子,知道啥是高科技不?我不管你買這東西幹啥用,反正一切走網絡,也沒有底,這可是正中的美國貨,只要隱蔽的鏈接電源,就能自由遙控,裡面是最新的催眠氣體,能使人快速進入熟睡,並且有致幻功能,在美國已經是違禁品了。你想買我也不多和你,兩萬一管,我說的可是美刀啊!」

雖說自己最後花了這幾年攢下的5萬元人民幣,但劉帥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來到了王宇新房的門口,拿出了自己從物業那裡配出來的備用鑰匙,他覺得這是上天賜給他的機會,讓他可以為這對新人送上他遲來的「祝福」!

輕緩的打開房門,他在這些天的幫忙中已經對房間布置瞭如指掌,來到臥室的門,劉帥拿出遙控關閉了迷藥管子,從褲兜中掏出了個藥瓶,掏出了一個藥片放入口中,藥片速溶在了嘴裡,這是解藥,防止自己中招,藥很苦,但在劉帥感覺對於接下來的美事,這點苦太值了。

劉帥悠然的走進婚房,看著眼前在床上昏睡的兩人,即緊張又興奮,快步的來到床前,厭惡的將趴在呂月身上的王宇推到一邊,靜靜地欣賞著眼前的美人,新娘子身上穿著潔白的婚紗,顯得是那樣的聖潔,劉帥伸出手讓中指點在新娘豐潤光潔的額頭,慢慢的滑動指頭,慢慢的劃過那彎月般的眉毛,那高挺的鼻樑,玲瓏小巧的鼻子,最終點在那一抹水粉色的嘴唇上。

劉帥像撫摸瓷器一般的在呂月的嘴唇上滑動,感受那嘴唇的柔軟,劉帥將頭湊了過去,慢慢的一路又從額頭慢慢的向下親吻著,就像親吻自己的戀人一般深情,慢慢的最終親吻上了呂月的嘴唇,劉帥的大嘴覆蓋在新娘的小嘴上,用自己的嘴唇蹭開那柔軟的唇瓣,伸出自己厚重的舌頭去敲擊那整齊的貝齒,從齒縫中緩緩的探入,最終舌尖牴觸到了新娘那柔軟滑膩的舌尖,劉帥興奮的帶動著那害羞的小舌頭,開始攪動了起來。

舌頭與舌頭間的纏繞,慢慢的刺激出口水,劉帥的舌頭帶動著新娘嘴裡的蜜水進入自己的嘴裡攪動後再返還到新娘的嘴中,讓新娘嚥下,樂此不疲,直到嘴裡不再產出口水,劉帥才滿意的作罷,大手輕柔的撫摸上了新娘的酥胸,在潔白婚紗下的那一對的豐挺,在新潮的婚紗設計下,裸露著大半的白嫩,不斷地刺激著劉帥的手感。

劉帥有些口乾舌燥,慌忙的解著自己的保安服,退下了褲子,那遠不如新郎的粗糙身軀顯露了出來,在新郎的旁邊慢慢的爬上了他們的婚床,慢慢的趴在了新娘的身上,伸出舌頭在裸露的乳房上舔了一下,便再也止不住自己的心情,雙手粗暴的將新娘的胸口的婚紗扒了下去。

那一對豐挺的奶子順著解脫的力道彈出,十分彈性的對著劉帥點著頭,它們可並不知道即將享用它們的並不是女主人的愛人,劉帥滿意的看著乳頭上的粉嫩,輕巧的用舌尖去點那乳尖,感受那柔軟的小豆子在自己舌尖的刺激下不斷地漲大,硬挺,最終變成堅實的乳豆,這才滿意的張開大嘴在乳房上不斷地啃咬了起來,劉帥的呼吸開始急促,啃著奶子開始不斷地吭哧!

當雪白的奶子都被他啃遍,他才一臉舒爽的支起自己的身子,看著被自己玩的通紅的奶頭,劉帥特別有感,劉帥淫邪的一笑,身體下滑,雙手伸進膨大的婚紗下擺,一路撩到了新娘的腰間,凝神望去,劉帥特別的激動,婚紗下是他喜歡的穿著,白色的蕾絲吊帶絲襪,和雪白的蕾絲三件內褲,從蕾絲的鏤空中看的到那整齊的芳草地。

劉帥抬起新娘的絲襪小腳,劉帥戀足,尤其是面前美女新娘這肉乎乎的小腳,第一次見面他就是盯著呂月的小腳看了半天,如今這美如玉雕般的小腳就捧在自己手中,跟可喜的事絲襪下蓋著腳踝處綁著那亮銀色的腳鏈!

歡喜的劉帥將小腳摁在臉上,反覆的摩擦,感受著小腳的迷人氣味,和絲襪的光滑,劉帥伸出舌頭在腳心處開始舔動順著光滑的游動,不斷地在小腳上留下自己的口水,最後看到被絲襪包裹著的腳趾,被緊緊的併攏在一起,劉帥迷戀的將他們放在嘴裡,用舌尖一個一個的挑逗著,真是太美妙了。

劉帥將小腳從嘴裡拿出,看著上面因為口水而變的有些透明,十分的滿意,大手撫摸著爽滑的絲襪腿,將它們向兩邊分開,他跪在床上身子壓低,慢慢的靠近著新娘的秘處,慢慢的將白色蕾絲小內褲脫下扔到了一旁,再次伏身,湊近了新娘的蜜穴,剛要進攻,劉帥遲疑了一下,伸手從自己褲子裡拿出了手機,調好自拍模式在手機的拍攝下,將自己親吻蜜穴的鏡頭存了起來。

劉帥感覺著自己下身的硬挺到了極限,脫下了自己的內褲,用手擼了擼硬挺的雞巴,然後,一本正經的對著一旁的新郎王宇說道「老弟啊,對不起啊,你看你們今天新婚我沒到場,多不好意思啊?不過沒事,收下大哥給你送來的遲到的祝福,一頂綠油油的綠帽子,希望你喜歡,什麼?你不喜歡?哈哈,那他媽我也給你戴上了,你就在旁邊睡著吧,今天的洞房我幫你完成了!」

劉帥說完覺得十分的痛快,自己就要在這小子面前姦淫他新取的媳婦,劉帥抬手將新娘的大腿摟在自己懷裡,讓她的白絲的小腿一邊一個的在自己臉的兩邊,雞巴就這樣對著新娘的肉穴緩緩的插入,啊,劉帥感到如同小嘴般的蜜穴開始吞咽自己的大龜頭,慢慢的吞了下去,啊,緊的厲害,繼續,慢慢的向前頂。????什麼?劉帥驚奇了?雞巴在蜜穴裡又輕微的試探了一下,沒錯!劉帥轉頭對著昏睡的王宇說道「真行啊?處了7年的女友竟然還是個處?我都沒想到?你不會是個太監吧?這麼好的女人放在這楞不操?是不是等著送給我開苞呢?哈哈,不管是不是,你媳婦的處女是我的了!啊~」

說著雞巴用力像前一刺,穿過了那象徵貞潔的肉膜,呂月在昏睡中痛苦的小哼了一聲,不過很快被迷藥的麻醉所掩蓋,劉帥感覺著整個陰道包圍和緊裹,他是這裡的第一位訪客,沒有婚姻關係卻在履行著新郎的職責,讓劉帥爽到極點。

呂月和王宇做夢都想不到,為了忠貞的愛情想將第一次留在婚後,可沒想到新婚夜被一個沒有關係的保安得到了那珍貴的處女,劉帥從肉體到內心都爽到了極點,一邊摟著大腿,讓自己的臉不斷地磨蹭著新娘那絲滑的小腿,下面屁股開始用力的聳動享受著快感「啊~我操,處女~啊……處女……太他媽爽了……啊……緊……啊……我操,啊……怎麼好像在咬我是的,啊……你媽……太爽了!哈哈!」

劉帥一邊享受的挺著屁股操逼,一旁轉頭看著帥氣的新郎王宇「操,帥他媽有用嗎?嗯?還他媽高材生呢?腦子讓狗吃了吧?操,處女這玩意還能留著不操?現在好了,辛苦戀愛7年又買房子又攢錢的,辛辛苦苦等到這最後一步,還不是被老子一天之內得手了?哈哈,爽!」

劉帥越說越來勁,屁股下的聳動更加的劇烈,快感一波一波的來襲「我操,兄弟你……啊……爽……你也不吃虧,哥我也是處男,正好好配你媳婦的處女!啊~不好~啊……來……來了!」

劉帥快速的挺動著屁股,雞巴在快速抽插間帶動的汁液亂飛!搭在肩膀上的一雙美麗的絲襪小腿也跟著一蕩一蕩的上下擺動!最後一刻劉帥猛的盡根沒入到了蜜穴的深處,雙手掐住新娘白嫩肥美的大腿,陰囊急劇收縮,一股大力的釋放,將自己體內的精液,播撒到了新娘子的處女蜜穴當中!

劉帥渾身顫抖的喘著粗氣,而身下的新娘也不堪耕耘,雖然昏睡卻是一臉的痛苦之色!不過這讓劉帥很爽,他從玉穴當中抽出自己的雞巴,拿來枕頭墊在了呂月的屁股下面,等了好久感覺精液流入子宮不會再出來,劉帥這才放心的抽掉枕頭。

不過劉帥並沒有立即的離開,他轉身看著新郎王宇,雙手上前扒下他的內褲,大手攥住王宇的雞巴,不,劉帥不是gay,這是他的小聰明,男人對於射過沒射過有身體記憶,他用手幫新郎打出來偽裝成他一夜的歡好!

大手用力的擼動,新郎在沉睡間夢到和自己嬌妻的翻雲覆雨,最後射出了自己同樣身為處男的第一發,只可惜卻不是在自己嬌妻的肉穴內,而是射在一個男人的大手上!昏睡中的王宇露出了滿足的笑意,劉帥看著滿手的精液陰險的笑著「嘿嘿,你老婆的逼裡有我的精液就夠了。至於你的麼……呵呵,還是你自己笑納了吧!」

說著左手撐開王宇的嘴巴把右手上的精液一點一點的刮進他的嘴裡,這才滿意的收拾自己的殘局,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回憶著那新娘讓人迷醉的處女肉穴。

************

清晨。

陽光打在一對戀人的臉上幸福戀人相繼醒來,王宇看著眼前的愛人幸福的一笑,慢慢的將頭湊過去想給新婚妻子一個早安的吻,「嗯!~你嘴裡什麼味啊?好噁心啊!」

呂月皺了下眉頭,「嗯?」

王宇也自己吧嗒了幾下嘴,一種怪異的味道在嘴裡瀰漫,「可能是喝完酒的酒臭味,寶貝等我刷牙。」

說完便去洗漱間刷牙,等王宇出來時正看見嬌妻從床上起來,赤裸著身子走路走些艱難,那是剛被開苞後帶來的不適,呂月抬頭正好和老公臉對臉,羞得呂月紅著小臉用小拳頭捶打著老公的胸口「討厭了,都怪你,還笑,一點也不憐惜我。」

小兩口就這麼打情罵俏,他們根本就不會想到,那美好的新婚之夜居然會有人來「幫忙」。

劉帥看著那原先是情侶而現在已經是夫妻的二人從身邊走過,還熱情的與他打招呼,這讓他感覺十分的變態,回到自己的保安室,劉帥拿出手機,此時已經是六天後了,這六天劉帥過的相當完美,白天看著小夫妻你儂我儂的秀恩愛,晚上則是他在床上陪著那小嬌妻共赴雲雨之歡。

看著自己這些天拍下的照片美美的想著那歡愛時的場景,劉帥又覺得硬了,今天是第七天,劉帥像平常一樣來到了新婚夫婦的房前,什麼都好,唯一可惜的是這一次該是最後一次了,催眠氣體只能用一個星期,劉帥在房門外開啟最後的發射,向往常一樣推門,來到臥室的大床上,新婚夫妻已然睡熟,劉帥看著眼前的美女,開始輕車熟路的解自己的衣服。

……

王宇熟睡著的腦袋走些迷迷糊糊的醒來,長時間的迷藥使他多少有了抗體,他開始慢慢的抬起自己沉重的眼皮,五官開始漸漸的恢復功能,耳邊響起陣陣的喘息聲「啊……天哪……真棒……好棒的騷逼……肏了這麼多天還是這麼緊……啊……騷逼……爽死我……!」

那一陣陣男人的淫叫傳到王宇的耳朵裡,嗯?怎麼會有這種聲音?我不記得我有看毛片啊?王宇睜開眼睛一片的天旋地轉,慢慢的他定了定神,感覺自己渾身上下一點力氣都沒有,感覺著自己所在的大床上不斷地晃動,非常的猛烈,那男人的淫叫又傳了過來「啊……好爽……騷逼……你爽不爽……嗯?喜不喜歡哥哥的大雞吧?啊……我操!」

王宇費了好大的力氣將頭轉到了一邊,面前的場景,讓他無法相信,大床的一邊,自己的嬌妻被一個男人摟在懷裡,兩人赤裸著,男人在妻子身上瘋狂的聳動著屁股,那一下一下大力的抽插正是導致晃動的根源,此刻男人正低頭趴在老婆的胸口不斷地啃咬著她嬌嫩的乳房,吃的是嘖嘖有聲,如同瘋狗一般在乳房上啃咬個遍,這才抬起頭。

天哪,王宇不敢相信,這肏了自己妻子的男人不是竊賊,而是小區的保安,那一直幫助自己的憨厚的保安大哥,此時的保安大哥可並不再憨厚,操逼的舒爽勁扭曲了他的面容,是那麼的猥瑣,王宇從震驚開始轉變成了憤怒,他瞪著一雙大眼睛,滿眼的怒火,他覺得自己受到了欺騙,王宇用盡全身的勁才從喉嚨中擠出微弱的聲音「你……你……」。

還在享受著操逼樂趣的劉帥聽到著一聲微弱的聲音當時就一愣,轉頭看到了王宇那充滿憤怒的眼睛,嚇得他當時停止了動作,同樣的看著王宇,等了幾分鐘,劉帥明白過來,王宇只是甦醒,並沒有任何的力量,連說話都費勁!這才邪邪的壞笑著,繼續當著王宇的面挺動起自己的雞巴,一下一下操著他的媳婦。

「操,差點嚇得老子軟了,你媽,把老子嚇軟了,誰來操你媳婦的逼啊?哈哈。」劉帥得意的說著。

「為……為什麼……?」王宇艱難的問著,他與他無冤無仇為什麼這麼對他!

劉帥這時悠然的把還在昏迷的呂月翻了個身變成了撅著屁股,自己則是跪在呂月身後,將雞巴再次插進呂月的小穴「哈哈,為什麼?問的好,為什麼……因為你媳婦好看啊,因為你是企業高管啊,因為你比我好命啊!哈哈,不過再好又能怎麼樣?你媳婦的逼還不是被我肏了,你這麼高才快想個辦法把我的雞巴從你媳婦逼裡拔出來啊!快啊!!哈哈,不行了吧?只能這麼乖乖躺著看我操你媳婦。嘿嘿,沒想到啊,你和你妻子真恩愛啊,相戀七年沒破處呢,嘿嘿,是不是在想我咋知道的,操,你媳婦的處就是我破的!哈哈,不服來咬我啊,把我雞巴咬下來啊!」

說著劉帥抽出了還在操穴的硬挺雞巴。

就這麼直挺挺的擺在了王宇的面前,「來啊,咬我啊,把我的雞巴咬斷啊!就我這條雞巴,刺穿你媳婦的處女膜的!來呀,我知道你不甘心,來別客氣,我讓你咬下來!」

說著劉帥又往前挺了挺雞巴,將碩大的龜頭抵在了王宇的嘴唇上,把龜頭上的淫液均勻的塗抹在王宇的嘴唇上,「哈哈,別叫委屈,你不是沒有得到你媳婦的處女麼,正好,快嘗嘗我的雞巴,沒準你還能聞到一點你媳婦的處女血的味道呢!哈哈哈哈!怎麼?不捨的咬我雞巴了,你要不咬我可要繼續操你媳婦了!」

說著又爬回到了呂月的身上,把雞巴插到蜜穴中舒服的抽插了起來,一邊操還一邊誇張的淫叫,「啊~好爽~啊~趕緊~哈哈,你一直沒操過你媳婦的逼吧?不用想了,你天天感覺射過都是我給你打飛機打出來的,哈哈,一直都沒操過自己媳婦的逼,來我告訴告訴你!」

說著劉帥興奮的把癱軟昏迷的呂月抱起,讓她兩腿分開在老公王宇的頭頂跪好,由於有些軟趴,美麗的穴口正好對應著王宇的面前,劉帥扶著呂月的屁股,一手擺弄著自己的雞巴,「來,看好,這就是你媳婦的逼,看見我的雞巴沒?看好啊,龜頭從這裡插入,經過的就是陰道,啊……你媳婦好緊……就這點最厲害,每次插入裡面的肉都裹著我的雞巴,而且越掙扎越緊,啊……所以要大力的操才能緩解,啊……這就是我這些天操你媳婦操出的經驗!就這樣用力!」

說著當著王宇面,不住的大力的刺入拔出,交合處的愛液開始一點一滴不斷地噴灑在了王宇的臉上,王宇憤怒且無力的喊著「你……你不得……好……死……」

正在聳動的劉帥回答著「對啊,不得好死,我他媽的得爽死,被你媳婦的逼夾的爽死了!啊……」

小腹不斷地撞擊著呂月的屁股!劉帥感覺自己要到了極限,喘息都有些發顫,「啊,爽……老弟,看好了……哥要射你媳婦逼裡了,內射,無套內射!啊……來了……」

劉帥開始頂著呂月的屁股死死的壓在王宇的臉上,不斷內射的精液從她的肉穴中擠出,塗滿了她老公的臉。

直到射完劉帥才滿意的拍了拍呂月性感的屁股。

將呂月挪到一旁,看到的是王宇那怨毒的目光,目光裡充滿了仇恨,王宇發誓要是自己身體好了一定要讓面前的保安受到應有的懲罰,不過保安並沒有離開,而是起身把自己抱了起來,在王宇的疑惑中,他被搬到了浴室的浴缸內。

劉帥拿了家裡的一瓶紅酒,打開軟木塞,捏著王宇的嘴巴開始倒酒,酒液入王宇只能無力的吞嚥,他不明白劉帥做這些是有什麼用,當酒被喝完,劉帥滿意的打開一旁的水龍頭往池子裡注水,「你說,男主人醉酒淹死在浴缸是不是一條很有意思的新聞?」

王宇這才驚醒,對方居然要殺人,王宇想要掙扎,卻全身無力,看著眼前惡魔露出著殘忍的笑容,看著他掙扎,水一點一點沒過他的頭,劉帥轉身,耳邊依舊是王宇微弱的呼救聲「救命……月月……救命!」

又是個清晨,熟睡的呂月從晨光裡醒來,柔軟的身軀四處拱了拱,沒有找到愛人溫暖的胸膛,惺忪的睜開了睡眼,起身。

感覺到了自己下身歡愛後的不適感,幸福的笑了笑,起床聽到浴室的水聲,呂月有了過去想要愛人早安的甜美的親吻,呂月走進了浴室「啊!!!!!!!!」

兩年後,墓地,呂月抱著懷裡的孩子站在前夫的墓碑前,回想著當日她進入浴室時,看著老公泡在自家的浴缸裡,兩眼睜大的死相,她第一時間就驚叫了,最後警方給出了醉酒溺水,意外死亡,那一刻她心碎了,她想過要輕生。

可就在為前夫辦完葬禮後的一個月她開始噁心反胃,去醫院檢查出她懷孕了,她難以置信,內心中有了激動的喜悅,她堅信這是老公為她留下的小天使,她不顧自己父母的勸阻,毅然決然的生下了孩子。

劉帥這時從一旁走來,在王宇的墓碑前點了三根香,攬過呂月的肩頭,把她和孩子摟在自己懷裡,「老婆,山上風大你和孩子先回車裡去吧!我留下來跟兄弟嘮嘮!」

呂月點頭,不錯,呂月嫁給了這個保安,她雖然不愛他但是他接受了自己,還有前夫的孩,對孩子視如己出一般的照顧,還發誓不再要孩子,感動了當時悲痛中的呂月!

尤其是王宇的父母知道了這人居然願意養自己的孫子,不再要孩子,也同意了呂月的改嫁,就這樣呂月帶著王宇全部的身價嫁給了這位一無所有的好心的保安大哥!

看著呂月抱著孩子遠去的婀娜背影,劉帥倒了杯酒,放在墓碑旁,自己也坐在了台階邊,「老弟啊,你能聽見麼?我覺的你應該聽不見!你要是還能聽見不得出來弄死我?沒錯,你媳婦叫我老公呢!多好的女人啊,當初想為你殉情,檢查出孩子以後又死活為你生出來,我也是廢了老大勁,加上說自己不要孩子才讓她嫁給我的,哈哈,她帶著你的喪葬費,撫恤金,還有你們的婚房嫁給我了,我現在是一家金店的老闆了,再不是以前的破保安了,這一切都歸功於你,我現在才能,住著你的房子,花著你的鈔票,操著你的老婆!」

劉帥說的眉飛色舞!「你不知道,她知道我不跟她要孩子感動壞了,在床上了主動了,而且我說什麼是什麼,這兩年什麼足交,口交,連後門都被我開發了,除了心裡有你身子都被我玩透了!你沒過完的好日子我來幫你過。你就安息吧!」

劉帥說著扔掉了手裡的菸頭。

滿足的吐了口煙圈!向山下等著他的老婆孩子走去。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