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個好東西,姦淫學母俏阿姨

2017-06-12     WoKao     檢舉     收藏 (49)

我不是個好東西,真的!我從小在一個小縣城長大,南方沿海的一個不起眼的縣城,那時民風尚不如現在這樣開放,之類的從未聽過,就連一件婚外情也要傳遍縣城的各個角落,大家都安分守己過得本分日子。可是年幼時候的我並非不諳世事,從小就對男女的事無師自通,沒事時候喜歡在家裡看書屋裡租來的小說,尤其喜歡其中的黃色情節,每一節都細細品味。那時候更沒有什麼影音資料,縣裡的錄像廳也都很正規,有了錢就偷偷去買副印有裸體女郎的撲克,自己在家裡對著打飛機。就這樣長到了十八歲,發生了一件讓我現在想起來都血脈沸騰的事。

朋友阿東和我是死黨,兩人從小玩到大,我也是他們家的常客,甚至經常住在他們家。阿東的母親祁娥那時只有三十七八歲,年輕時候聽說是個美人胚子,雖然已經生過阿東,可是由於保養得好,依然長得像三十歲的少婦,高聳的胸部走路時總會一跳一跳,喜歡穿白色的長裙(那時候還不流行超短裙),裡面是肉色的絲襪,再配上高跟鞋,天熱的時候她會把長裙撩起來,露出雪長修長的大腿,大腿很堅固,沒有一點贅肉,每次看到她我的雞巴都會硬起來,都只能背對著她才能不讓她發現,也不知道阿東的爸爸上輩子修了什麼福,能娶到這麼漂亮性感的老婆。

阿東的爸爸是個攝影師,十八歲這年去了西藏寫實,這一去就是兩年。那時候我已經懂事,陰莖也長到了十五厘米,我經常自己在想,一個三十七八歲的美婦,正是狼虎之年,老公一走就是兩年,那她肯定很渴望男人的大雞巴,我經常幻想著自己十五厘米的大雞巴插在她緊實肥美的小穴里一泄如注,晚上想著想著雞巴就硬了,沒辦法只能自己解決。那時候只有色心還沒有色膽,看見了她也不敢正視,對著她的背影才咽下幾口唾沫。

有一次在家裡正在手淫,忽然外面有拍門的聲音,我趕忙提上褲子,整了整衣服去開門,原來是推銷農藥的,一個乾瘦的老頭,壞了我的好事,我就氣不打一處來,自然對他沒好聲好氣,喝斥了他幾句正要趕他走。他鼠目一轉,瞧見了我放在床上的黃色小說,一臉的壞笑:"

小兄弟,自己一個人在家幹嘛呢?老哥是過來人,自己有事總一個人解決不好啊"

我一聽,這老頭別看年紀大了,竟然心還挺色的,就跟他攀談了起來。這時候他神神秘秘地附到我耳邊問:"

小兄弟,老哥這裡有點好東西,你要不要?

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個布包,很猥褻地一笑,我馬上明白了是什麼東西!迷藥!

天啊,世界上竟然真有這種東西!我激動地一把就要拿過來,他往後一退,笑迷迷地說:"

小兄弟,這東西可值錢著呢,老哥跟你有緣,卻也不能白送你,這樣吧,老哥有個主意,你看中不中,老哥也好久沒沾女人了,假如有好的妞,你玩完之後讓老哥也過把癮,如何?"

天啊,這個老色狼!我心裡暗暗罵了一句,想到阿娥雪白的肉體在這個老色狼乾瘦的身軀下痛苦地呻吟,我就暗暗心痛,不過再一想,自己也可以得償所願,心一狠,點了點頭,一個罪惡的念頭在心裡紮下了根。

那是一個初夏的周末,我至今記得很清楚,祁娥上午還去加班,中午剛剛騎著自行車回到家,我從門縫裡看到她熟悉的白色的長裙,因為天熱,乳罩的印子清楚可見,豐滿的胸部隨著自行車的節奏上下跳躍,黑色的高跟鞋包裹下的絲襪泛著誘人的光澤,大腿在長裙的擺動中若隱若現。我的大雞巴不由得又硬了起來,恨恨地說:"

小騷娘們,等會兒肏死你!

我拿出一小包迷藥(現在應該叫蒙汗藥),一半摻在了一瓶飲料里,拿著晃了晃,一點都看不出有什麼異樣,想著馬上就可以到來的美事,不由得嘴角浮起一陣淫笑。我快速走向阿東家裡。

阿東正在家看電視,這小子腦子有點不好使,平時就總被我使喚來使喚去的,今天讓他中招應該也不難。我坐在了他旁邊,一邊看電視一邊假裝無意地把飲料放在了桌上,阿東這傢伙估計也是渴壞了,拿起瓶子一口氣就灌下去多半瓶,我暗暗心想:哼,小子,夠你睡一下午的了,看一會兒老子肏

你媽!

不出五分鐘,阿東已經倒在沙發上不醒人事了,我搖了搖他,睡得跟死豬一樣,這下放心了。我拿出剩下的半包迷藥,從他們家杯子裡倒了半杯水,摻進去攪了幾天,看不出什麼異常了,心裡狂跳不止,馬上就可以干到祁娥了,想到我的第一次就可以干這麼性感的一個女人,不由得暗暗竊喜。

祁娥還在廚房裡做飯,估計是中午回來得太急,還沒有時間換衣服,從背後看身材那麽好,我不由得又咽了口唾沫。"

阿姨,阿東說讓我給您倒點水,看您一個人在這兒忙裡忙外的,肯定累壞了,這麼熱的天,多喝點水才不會中暑"

說著我把那杯水遞了過去。祁娥轉過身來,抹了抹頭上的淚,笑著接過來,"

謝謝你啊小飛,有你們心疼阿姨,阿姨再累也值得"

,說完就把那杯水幾口喝了下去,我笑著接過杯子,"

那阿姨我去客廳看電視了,阿姨您忙吧"

說著我退了出來,躲在廚房門後暗暗觀察。

祁娥轉過身繼續做飯,估計天熱血液流動也快,藥效很快就起作用了,她身體開始晃,晃了幾下她很快扶住牆,但很快整個人癱倒在地。我急忙跑過去,扶起了她,"

阿姨!阿姨!您怎麼了?阿姨您醒醒!"

我喊了幾聲,她連一點反應都沒有了,我心中一陣狂喜,扶著她進了她的臥室,把她扔在了床上。

這時我開始仔細端詳祁娥,彎彎的柳葉眉,嬌嫩的紅唇噴出灼人的香氣,白色的連衣裙已經被翻起,露出雪白圓潤的大腿,大腿一條支起在另一條上面,誘惑的姿勢讓我的大雞巴馬上勃起,快要破襠而出了。我強抑著自己的慾望,三步並作兩步,走到門口把門從內鎖緊,又進到廚房把火熄了,急沖沖地奔進了臥室。

"

阿姨呀,我現在就要肏你了!天天在人前那麽清高, 看都不敢看你一眼,現在怎麼樣,還不是躺在自己的床上乖乖地讓我肏!"

我一邊說著淫蕩的話一邊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光了,大雞巴馬上直直地挺了起來,準備平生第一次肏進女人的小屄里。

我迫不及待地爬上床,雙手按在了她的乳房上,天!太有彈性了,就像按在一堆充氣的棉花上,軟軟的又彈彈的,我的手就像著了魔一樣在她的乳房上一陣狂揉,把她的連衣裙都揉得皺巴巴的,我把嘴又湊了上去,一口咬住了突起的那部門,就像一個軟軟的肉饅頭進了嘴裡,還有股甜甜的味道,我吮吸了幾下,昏睡中的她竟然還呻吟了幾下,看來她有點興奮了,我雙手抓緊她的雙乳,一邊用力的揉,一邊吸了起來,她嘴裡混沌地呻吟著,我身下的大雞巴也越來越硬了。

她的呻吟越來越厲害,我估計時候也差不多了,轉身背對著她,學著書上看來的六九式,把大雞巴塞到了她的鶯唇里,雞巴第一次被一個熱熱的環境包圍著,說不出的舒適,馬上又漲大了幾厘米,我開始挺動下身,在她嘴裡抽插,雞巴被玉齒摩擦著,就像有人給按摩一樣,我一下一下地往下插著,一直插到她咽喉深處,每一次抽插都會帶來無窮的快感。

我俯下身來,雞巴對著她的嘴繼續抽插,一雙大手已經按上了她的大腿。曾經無數次地想像把頭俯在她的大腿上,感受那火熱的刺激,如今總算夢想成真了,我不由得大聲地淫笑了幾聲,騷娘們,老子就要干你!你的大腿就在老子手裡,平時總穿長裙子遮著,老子現在讓你再遮啊,讓你遮啊!說著我把她的長裙子一撩,撩到了胸部以下,裙下的風光讓我大吃一驚。

一般上了三十幾歲的女人,尤其是長期不幹體力活的女人,大腿上的贅肉已經積累了很多,所以很多女人都有大象腿,就是大腿太粗。可是祁娥保養得太好了,大腿很圓很白很堅固,但沒有一絲的贅肉,修長的大腿沿著平滑的曲線沿伸至小腿,腿下蹬著黑色的高跟鞋,更顯得整雙腿更有氣質更華貴誘人,肉色的絲襪把大腿的曲線繃得玲瓏盡現,讓人忍不住會把大雞巴夾在她的腿上,體驗那銷魂的摩擦!順著大腿往上看,一直被肉色的絲襪包裹著,在絲襪的盡頭,是一叢毛茸茸的地帶,她竟然沒穿內褲!

雖然這時的她在我眼裡穿多少東西已經不重要,可是下身竟然沒有內褲還是讓我不由得一陣興奮,這個騷貨,在家裡不穿內褲,是給誰看啊?你男人都不在家裡,是給你兒子看嗎?就他那小雞巴能喂飽你?還是讓老子的大雞巴喂喂你吧!

想到這兒我加快了抽動的頻率,溫濕的小嘴在我的抽插下泛出幾絲白沫,她的嘴裡也傳來呼嚕呼嚕的聲音,想不到第一次就有人給口交,真是艷福不淺啊,我扶起她的頭,抽插地越來越快,陣陣快感傳向大腦。啊啊啊啊啊~

啊……啊……!

我猛得捅了幾下,股股白漿噴涌而出,快感持續了幾秒鐘才停下來,龜頭處酥麻不已,我射在了她的嘴裡!

我把雞巴抽離她的鶯唇,一股白漿沿著嘴角流出,我急忙拿出床邊的衛生紙把白漿又擦回她嘴裡,看著她迷離的嫵媚的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我不由得哈哈大笑,騷娘們,把老子的濃精都吞進去吧,童子精可養身啊!我湊到她嘴邊給她吞了下去,她還舔了舔,真是個騷貨!老子的精好吃吧,別急,還有呢,多著呢,老子今天喂飽你!

祁娥估計是有些熱了,翻了個身,把背對向了我,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條細細的乳罩帶子!多麼銷魂的場面!多少男人都夢寐以求地要解開這條帶子!如今就近在眼前,我顫抖地手湊近了那條帶子,還是帶鉤的,輕輕地解開,乳罩兩邊猛地就一松!看來這娘們奶子真夠彈的,能夠把乳罩撐成這樣!我粗暴地把她的乳罩扯落,扔到了一邊,把她一把翻過來,一對又大又圓又挺的豐乳彈了出來!老天!

這就是老子要玩的奶子!剛才被乳罩勒得上面還有些紅印,可是其它的部位都是雪白雪白的,而且透著光澤,就像塗了油一樣,乳頭是黑色的,可是很堅挺,不屈地挺立著!哈哈,老子讓你不屈!說著我猛著撲了上去,雙手第一次抓住那麽柔軟有彈性的東西,幾乎都抓不住,太爽了!我把頭埋了進去,唔!!!又滑又膩,世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跟這種感覺相比較!我伸出頭來喘了口氣,又一頭埋了進去!~

雙手也不閒著,抓住奶子又揉又擰又轉,雪白的豪乳在我的蹂躪下泛出陣陣紅印,更讓這個場景顯得淫蕩無比!

慢慢地在我不斷地侵犯下,祁娥也有些興奮了,乳頭明顯地挺了許多,雙乳也脹大了不少,更讓我無法一手把握了,天啊,想不到一米六五左右的她,竟然有這麼大的奶子!足有34D那麽大!哈哈,阿東他爸走了,這下可便宜了我了!

想著我更加興奮,一口咬了下去!"

啊!"

她痛苦地大叫了一聲,哈哈,騷娘們,叫吧,叫也沒人來理你,還以為你兒子在干你呢!我又抓又咬,她的雙乳上已經紅印累累,還好沒有傷痕,一會兒就沒事了,美人,就受點苦吧!

看她的雙乳越來越大越來越頂,我的大雞巴又硬了起來,看來只有用她的這對大奶子再消消火了!我的大雞巴殺氣騰騰地就殺向了她的大奶子,我雙手握緊那對豐乳,用力向中間擠,擠出一道深深的乳溝,乳溝中間還散發著陣陣的體香,我下身一挺,大雞巴深深地沒入了乳溝!一陣酥麻爽滑的感覺傳遍了全身!這就是所謂的乳交吧,看來平時的黃色小說沒有白看,要害時候全都用上了。乳溝深處深深地頂著龜頭,讓每一次抽插地盡根而入,感覺比剛才的小嘴又爽了很多,我雙手握得更緊了,把她的雙乳都勒得發白了,我一邊抽插一邊笑著說:

阿姨啊,你睜開眼睛看看,是誰在肏你!是誰的大雞巴正在肏你!哈哈,老子就用你的大奶子泄火!"

我抽插的頻率一陣緊似一陣,龜頭處像小羊在舔一樣,快感越來越強烈,很快地,一股一股地濃濃的精液脫鞘而出,噴在了她雪白的乳房上,噴在了她嬌美性感的臉上!

泄了兩次之後,我感覺有些累了,把她臉上的濃精擦乾之後,我並排和她躺在一起,一邊瞅著這個平時不趕正視的同學的媽媽,一邊撫愛她修長的雙腿,這雙大腿平時在我眼裡有了太多的神秘,誰又能有機會真正這麼近距離地觀察這雙腿呢!雪白,修長,圓潤,滑嫩,布滿質感,泛著光澤,似乎所有的詞都不能用來形容這雙美腿,太美了!太騷了!祁娥啊,你長著這雙美腿不就是讓男人乾的嗎?還穿那麽高跟的高跟鞋,鞋根長長得,讓我很快就聯想到了書上的那些女秘書,她們不也是這樣的妝扮嗎?不也是這樣穿著讓老闆們肏嗎?想著想著我的大雞巴又硬了。祁娥啊祁娥,誰讓你長得這麼騷這麼招男人喜歡呢,那男人就應該用大雞巴好好招待你!

說著我雙臂抱起了她的雙腿,這雙雪白的泛著亮光,在午後的空氣中還似乎冒著熱氣的腿,被絲襪包裹得緊緊的,雙腿的曲線很直很長,雙腿合住之後膝蓋處不留一絲縫隙,真是一雙好腿啊!我讚嘆著,雙手在她大腿上往返遊走,感受著那種無與倫比的快感!

我雙手緊緊抓住她的腳踝,把她下身大大地分開,讓她的陰唇充分暴露在我的面前,下面的毛都已經剃過,剩下的修理得很整潔,哈哈,騷娘們兒,修得這麼好是不是就在等著老子來肏你啊!我來了!我把大雞巴扶正了,對著她的嫩屄,緩緩地送了進去。

"

唔哦!!"

第一次進入女人的小屄,我長長地呼了出來,大肉棒被四邊的肉壁緊緊地包圍著,看來她幾個月沒讓男人干,下身又恢復如少女般的緊實了,正好便宜了老子,哈哈!這女人別看生過孩子也十幾年了,下身一點也沒有松馳,太妙了!

我雙臂抱緊她的雙腿,好讓陰道內部更緊,抽插起來也更爽,陰道包著陰莖,淫汁又給陰莖地進入提供了絕好的潤滑,抽起來既不費力,又不會太松。"

撲吃!

撲吃!""撲吃!"

我不緊不慢地插著她,房間裡瀰漫著醉人的肉棒和陰道撞擊發出來的啪啪聲,以後肉棒進出時與淫液攪和在一起的聲音,讓我的大雞巴更硬更興奮。

隨著抽插,她上身也劇烈地抖動,那對大奶子也擺來擺去,嘴裡已經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看來這騷娘們老公不在也憋了很久了,那就讓我的大雞巴來滿足你吧!阿姨!我來了!我來肏你了!

我一下一下地抽插著,她臉上的潮紅也越來越重,呻吟越來越大,估計鄰居都可以聽到了,哈哈,想不到吧,現在把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插在她小屄里的不是她老公,而是我這個她兒子的同學!你們也想插是吧,可惜啊可惜,這機會讓我先得到了!"

肏死你!肏死你!我的美阿姨!"

我狠狠地抽動,雞巴和她的陰道重重地啪打,每一次都盡根而入,每一次雞巴出來都帶著她下身的白色的淫液,而進去一陣抽插,又會攪出更多的淫液!那白色的粘粘的液體已經從她的陰道口流出來,流到了床上,濕了一大片!哈哈,阿姨,你晚上會發現這片濕嗎?你會想到它是從你的騷屄里流出來的嗎?你能想到你今天白天是被我肏得死去活來的嗎?

想到這兒我一陣無名的興奮,抽插地更勤更快了,她的呻吟也一陣高似一陣,啊……啊……老公~

快肏我!肏死我!小娥的騷屄好癢!好想讓你的大雞巴肏!小娥喜歡!

老公!快快快!!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啊"

她的淫聲浪語更刺激了我的神經,在抽插了將近千下之後,我雞巴已經充血充到快成了紅色了,配著她白色的體液,一進一出,讓熟悉人看了都忍不住要射了,而她也已經嬌喘吁吁,幾乎不會動了,任由我對著她的小屄狂轟亂炸。"

阿姨!我肏你肏得好爽啊!你真是個騷阿姨!你長得這麼好看身材又這麼好,我怎麼能放過你呢!來吧!讓我肏死你吧!

我又深深地抽插了幾十下,一股股白漿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射到了她的花心深處!啊!啊!啊啊啊!給你!給你!全給你!啊!

我射了三次,癱倒在她旁邊,摸著她烏黑的秀髮,嘴角浮起一絲浮笑,"

阿姨,肏你肏得真過癮啊!要是天天都能肏你那就好了!你老公不在你身邊,這兩年就讓我來伺候你吧!肯定能把你肏得死去活來!哈哈!騷娘們阿姨,爽吧?晚上還會更爽的

我伸手幫她穿好了衣服,扛起她進了廚房,把她平放在廚房的椅子上,看看錶,乾了一個半小時,估計她也感覺不出來什麼,就以為是昏倒了,想到這兒,我把杯子裡的水都倒掉,拿起放在桌上的飲料走了出去,這瓶飲料,晚上還要用在阿東身上呢!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