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上的淫娃,課上回家都想要!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8)

丁零零……」鬧鐘的聲音劃破了我的夢境,靠!昨天晚上又打飛機了!望著床單上的一片精斑我無可奈何的搖搖頭,誰叫我現在是性慾最旺盛的18歲呢?

我撓了撓頭,環顧了一下四周——凌亂的被褥上扔著好幾本《花花公子》、《閣樓返反正老爸老媽都在國外,每年只回來兩次,我只需要在他們回來的兩周時間內表現成一個純情小男生,其餘的時候完全自由!他們出國前,本來是僱傭了一個老媽子服侍我的起居,但是我嫌她又老又丑,自作主張的換了一個叫小甜的美少女保姆——小甜雖然是農村女孩,然而我精心帶她到時裝店挑了足足一衣櫥的流行時裝,又讓她到市裡邊有名的「仕女屋」認真學習了一個月如何保養和打扮自己,經過這麼精心一包裝,十足一個臉蛋漂亮,身材惹火現代都市女生?當然,除了徹底的改變她的價值觀和人生觀的同時。我當然不忘對她進行春風化雨般的性教育,讓她逐漸意識到性並不是她原先想像中的那麼醜陋和齷齪,而是人的基本需要和美的享受。她從最初的晚上不敢脫衣服睡覺,一直到最後可以陪我看AV碟子,而且在第二次陪我一起看AV的時候,在我不懈的努力下,終於忍不住讓我開了苞。

從那天以後,她不僅是我的保姆,更是我的美少女性奴。每天晚上我們幾乎都要做愛,她大姨媽來了,而我又想要的時候,她就會用嘴來接我的精液,或者用她的一對挺乳夾著我的肉棒不斷摩擦,讓我在她的雪白的乳房上爆漿……

前段時間她家裡有事回去了,屋裡頓時寂寞冷清了下來。然而我的小弟弟卻一天不肯閒著,每天都渴望著少女那緊密濕潤的綿軟蜜穴。

回憶昨天晚上的春夢,好象張雨佳在床上被我乾的高潮了四次,蜜液流的到處都是……呵呵,想到這,我的小弟弟又硬了起來。可是一看時間,媽呀,快遲到了,再不趕快的話,又要被那個老處女班主任教訓了!一想起老處女,我的小弟弟立刻斷氣,渾身癱軟的倒下。

心急火燎的洗漱完了,我夾起書包一溜煙跑到樓下的「陶陶」茶點店,一進門就扯起嗓門喊道:「美女!!!趕快!!!把我的早餐給我啦!!!」所有的顧客都被這餓狼般的哀嚎嚇了一大跳。

店裡一個短頭髮的美女頓時俏臉緋紅,狠狠瞪了我一眼,從櫃檯里摔出一盒點心:「交錢!」

我打著哈哈「別那麼凶啊,凶起來就不好看了」,她回嘴道:「要你管。」一隻雪白柔軟的手掌便伸出來接錢——這個漂亮又乾淨的女孩子叫雪兒,是店長的外甥女,17歲,大約1.60公分,身材很好哦,屬於那種窈窕型的,一雙杏眼兒美顧妙盼,長長的睫毛非常撩人,自從見到她以後,我就再也沒去別的店買早餐——我拿出錢遞到她手上的時候,手指有意無意的滑過她纖纖的柔荑,輕輕一捏——這是我和她之間的小秘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每次交錢的時候,我們的手掌總是要裝做沒在意的樣子故意碰上一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機會把她也開苞了呢?

想到這,我不知哪來的衝動,沒有象往常一樣立刻放開她,竟一直抓住了她的柔軟的小手——女生就是這樣,你尊重她,對她敬若天仙,她也一定會與你以禮相待,客客氣氣,要想進一步那可是細水長流;然而你臉皮厚一點,直接挑動她的情慾,說不定她很快就能和你上床。

見我沒有鬆開手的意思,她吃了一驚,抬頭望我,我似笑非笑的回望她,她的臉立刻紅到了耳根,想把手拽出來,我緊緊的握著,她拽了兩次沒成功。仿佛輕輕呻吟了一下,她雪白的牙齒咬了咬下唇,低聲道:「你做什麼,快放手!」

我鬆開了她,心裡砰砰直跳,好有偷情的感覺。

雪兒被火燙傷般縮回手掌,臉紅紅的,豐滿的胸一起一伏,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後,走進了裡間再沒出來。我以為她生氣了,有點悵然若失,悻悻地走出店門。(——後來雪兒才告訴我,其實那天一大早起來她就覺得不對勁,渾身難受,而且很容易激動,見到我來的時候特別想碰碰我的手——小妮子春心動了。結果我居然把她的手都握在掌心裡!當時她立刻全身酸軟,心跳的仿佛擂鼓,又害怕又害羞掙脫我後,進到裡屋發了好久的呆才回過神來,這時候才發現,小蜜穴居然濕潤了,而且那股難受勁愈發強烈,害的這小美女活也不想乾了,躲到房間裡偷偷自慰了一把才舒服)

衝出「陶陶」,我一邊大口咬著點心一邊飛奔向學校。還差五分鐘就要關校門了,再不趕快,不但要被老處女狠狠K上一頓,還要被那個邋遢的教導主任好一頓訓,一想到那個禿頂老色狼那充滿淫蕩目光的腫眼泡,我就忍不住想把剛吞下去的點心吐出來。

一陣猛跑,眼看著只要再衝過前面的街角,就能看到校門了!我興奮的怪叫了一聲,以我的速度,正好可以在校門徐徐關上的瞬間衝進校園,還可以回頭沖關門的教導主任擠擠眼做個怪相,然後在他的狠狠的目光中一溜煙跑進教室。

正當我以風馳電掣的暴走速度衝過那個街角的時候,耳邊傳來了一聲少女的尖叫,緊接著我一頭撞上了一個柔軟芳香的身體,那個美女又是一聲嬌呼,摔了個仰面朝天。

一看她的校服,我就知道她是我們學校的女生,因為全市只有我們學校女生的校服才會有如此性感的短裙(老色狼教導主任的傑作)。我剛要賠禮道歉,可看到她那一雙露在短裙外修長白嫩的大腿時,不由抽了一口冷氣,什麼話也說不出了。

由於她摔到在地上時,裙子自然的向上翻起,我賊賊的目光竟可以順著她白皙性感的大腿一直向上延伸到她的雙腿之間。就在她飛快的把雙腿合上的一瞬間,我已經瞥見了那雙腿深處柔美而淫靡的粉嫩花蕊——她竟然沒穿內褲!我的頭腦一熱,鼻血差點噴出來。

「嗚~~~~~討厭!撞的人家好痛!」她嬌聲呻吟著。纖長的手指仿佛拍打灰塵,很自然的把裙子下擺整理回原位。

「對不起了!對不起了!」我一邊賠禮道歉,一邊扶她起來。一陣少女的幽香沁入鼻中。

——她知道我發現了她的秘密麼?我不由偷偷看了她一眼,正好和她窺探我的眼神碰了個正著。哇,好一個正點的美女!長長的披肩發,天使般的臉蛋,眉毛彎彎仿佛新月,鼻子挺直,嘴唇紅潤,最勾魂的是她的眼波又媚又軟,隱約透出和她清純臉蛋極不統一的一股浪勁!

和我的眼光一碰,她的臉上立刻飛起兩片紅暈,眼神仿佛更要滴出水來,卻強裝出一副很無辜的表情——她知道我看見了!這個外表清純實際淫蕩的小美女,昨天晚上不知道是不是自摸摸爽了,所以早上不但起遲了,還慌的連內褲也沒穿。

我忍不住瞟了一眼她的胸,淫褻的想:她不會連胸罩都沒戴吧。這小美妞的胸不是一般的豐滿,至少是個D罩杯。把原本就緊身的校服更繃的緊緊的貼在身上,顯露出她魔鬼般的曲線!老色鬼把女生的上裝設計成大低領,所以我扶著她慢慢站起來時,輕而易舉的就看到了她雪白赤裸、渾圓堅挺的半個乳房。我的眼珠幾乎射到她的乳房上。想不到我們學校竟有這麼一位性感尤物,比起張雨佳真是春蘭秋菊,各有擅場!我以前怎麼都沒見過她呢!

她剛剛站直,突然腳下一軟,「哎喲~~」一聲,豐滿柔軟的身體居然倒在我懷裡,我的胸上立刻感到一陣陣乳浪擠壓!我靠——這不是在做夢吧!小弟弟哪裡按捺得住?立刻硬邦邦的翹了起來,頂在她的小腹上。

她用力彈開,幽幽的瞟了我一眼,低聲說了一句:「討厭~」,揀起書包,扭頭就往校門跑。

我愣了好一會才連忙追上去,叫道:「對不起了!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她腳步不停,回頭說道:「不告訴你!你要遲到了!」

我如夢初醒,大叫一聲「背」!發足狂奔。然而晚了,我眼睜睜的看著她象一隻小鹿般跳進漸漸合攏的校門。等我氣喘吁吁的趕到時,迎面而來是教導主任那一張帶著獰笑的醜臉……

由於好幾次的僥倖逃脫,這回終於落在老頭的手中,使得他很有「法網恢恢」的成就感,一頓劈頭蓋臉的臭訓,還責令我深刻檢查,然後才揮手放我走路。

垂頭喪氣的來到教室,正聽到老處女的聲音:「這位是新來的轉校生,林安琪同學,大家歡迎。」我探頭一看,不由得一怔,原來我上學路上撞到的那個真空小美女正是林安琪。老處女回頭看到了我,很出人意料的沒有發火:「段明!你怎麼又遲到了,老師說過你多少遍了!一點也沒改,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到座位上去!」

比起我預先想像的暴風驟雨來,這一番和風細雨般的呵斥簡直無異於天籟綸音。我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我那最後一排的座位上,正在詫異老處女是不是那根神經搭錯了線,又琢磨著這是否是一場大災難的前奏。緊接著老處女的一句話差點沒讓我樂死:「林安琪,段明邊上是個空位,你坐過去吧。」班上的那些色狼們頓時一陣騷動,眼巴巴的流著口水,看著有著天使般臉蛋魔鬼般身材的林安琪坐到我邊上。沒等我樂夠,老處女又開口了:「同學們,這是這學期老師給你們上的最後一堂課了。」

我幾乎笑出聲來,心中默默禱告:老師,你安心地到天國去吧。我們不會想念你的。正在我惡毒的猜度老處女是患了子宮癌還是卵巢癌的時候。一個三八女生問道:「老師,為什麼呀?」

老處女仿佛正等著這句話,做出幸福狀嬌聲道:「因為老師要做新娘子了啊。」

這句經典的老處女語錄使高三(8)班,包括新來的林安琪在內集體反胃了三天,我在想那個男人是在遭受了何等的強暴和性虐待之後才被迫答應娶她。不過沒有2分鐘,我的注意力就轉到林安琪身上了。

她的身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香氣,我趴在桌上,躲在立起來的課本後偷瞧她,從課桌上看下去,她修長雪白的雙腿微微交叉在一起,短裙的下擺蓋在大腿三分之二的地方,這一雙裸露的美腿固然非常性感,然而當你知道她那薄薄的短裙內竟不著寸縷的話,那這一雙美腿就充滿了淫褻和情慾的挑逗。我想像著她短裙內那完全暴露的細軟捲曲的柔毛、濕嫩淫靡的蜜穴和雪白赤裸的翹臀,小弟弟高高的翹了起來。

林安琪目不轉睛的注視著黑板,好象完全沒有發覺我在淫視著她。然而從她漸漸開始不規律的呼吸以及她臉上淡淡的紅暈都可以看出這小妞在裝摸做樣。

我靈機一動,寫了個紙條遞給她:「剛才把你撞疼了吧。對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

她看了我一眼,回了一個紙條:「是好疼哦~~~~你怎麼賠人家~」

「想我陪?晚上陪你怎麼樣:)」

「討厭~~誰要你陪,是要賠~~」

呵呵,居然對這樣的挑逗都不翻臉,說明她對我印象不壞。我便繼續進攻。用字條和她慢慢聊天,很快就用我的甜言蜜語和如簧巧舌逗的小美人秋波頻送。

邊聊著,我的腿邊慢慢靠近她的腿,輕輕碰了她一下,她身體一震,卻沒把腿移開。我大受激勵,大腿緊貼上她赤裸修長的美腿,雖然隔著一層薄薄的褲子,卻依然能感受到她肌膚的光滑柔膩。她也一定感覺到了我火一般的體溫了,眼神開始變得曖昧起來,卻依然隱忍,不動聲色,甚至仿佛不經意的晃動一雙長腿,輕輕摩擦著我的大腿。於是我斷定這個新來的林MM是一個淫蕩的小美女,和我一樣處於青春期的性饑渴中,在她清純的外表下隱藏著沸騰的情慾,說不定她的小蜜壺現在已經開始流水了呢。一個更大膽的念頭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來。我不禁口舌發乾,心跳加快,小弟弟也忍不住變得更加堅硬。就在我內心中還在激烈交戰要不要實施計劃的時候,我的手已悄悄放到我的大腿上,指尖離林安琪的腿只有0.005cm的距離——正如我的死黨方曄說的那樣,別人是腦袋指揮身體,而我卻是龜頭指揮身體。

我的手掌邊緣已經觸到了林安琪的肌膚,她仿佛知道了我的計劃,稍稍動了一下,卻沒把腿移開,仿佛渴望著我對她的進一步挑逗。我暗道:好,你夠淫老子就夠盪!手掌絲毫不耽誤的徑直伸到她的大腿間——這少女溫熱濕潤的腿間

啊……

林安琪嚇了一大跳!她或許只是以為我揩揩油,小打小鬧一下就算了,沒想到我會這麼大膽和突兀,直到我火熱的手掌在她柔嫩的大腿內側來回撫摩時,她才反應過來,臉漲的通紅的趴到桌子上,一隻手隔著裙子按著我的魔爪,阻止它繼續深入,另一隻手捂著嘴,低低的發出一聲壓抑不住的呻吟:「嗯~~

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