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囚島

2017-05-03     WoKao     檢舉     收藏 (133)

(前傳)趙薇的贖罪

趙薇軍旗事件發生後,負面影響太多,為了挽回形象,趙薇所在的公司決定讓趙薇為此次事件贖罪。

公開法庭里,趙薇坐在審問台下,趙薇的裝束非常奇怪,打著赤腳戴著烏黑沉重的手銬、腳鐐,審問台的座位也不坐,而是跪在擺在凳子上的搓衣板上。章子宜、徐靜蕾、林心如、周迅作為她的好朋友也到場為她鼓勁,她們四個的待遇和趙薇一模一樣。

「姓名?」

「趙薇」

「性別?」

「女」

***

***

***

***

一番例行審問後。

「趙薇女士,你是否自願為你的錯誤行為而贖罪?」

「是的」

此時,林心如插話道:「我想幫趙薇一起贖罪!章子宜、徐靜蕾、周迅你們怎麼看吶?」

章子宜說:「我們作為趙薇的好朋友也應該負連帶責任,陪刑是當然的。」

徐靜蕾、周迅都點頭默許了。

「現判決如下,趙薇、章子宜、徐靜蕾、林心如、周迅因穿著軍旗事件,對社會造成極惡劣影響,特處以苦役三個月,絕對沒有減刑。由steel公司負責行刑!」

翌日早晨,趙薇她們5人在判決書上簽字完畢,被送到公司總部。公證人員也到達現場。

「趙薇贖罪開始!」

大廳直播室里發出了陣陣掌聲。為了教育廣大演藝圈,所有中、日、韓女明星都到場出席了。王小丫主持直播。5位美女被帶到台前。

「把衣服脫光,要一絲不掛,快點」二個穿著緊身皮衣、高跟鞋的美女對趙薇說。

趙薇她們脫光了衣服,不由自主地跪下了。被迫伸出腳掌,「22。5cm,34。5碼鞋子」,一雙不鏽鋼的尖頭尖跟高跟鞋出現在趙薇面前,鞋跟15cm高。

「站好,把腳掌平伸到後面,打一下要說謝謝,腳掌動了要加倍責罰」竹片狠狠地抽在趙薇的腳心上,80下後,趙薇的腳心被抽得通紅,又抽打了20下,腳心發紫,腫得象個饅頭。沒等趙薇緩過勁來,腳丫子被硬擠進高跟鞋裡,趙薇發出了一身悲鳴,高跟鞋把趙薇的腳緊緊夾住,腳趾已蜷起來了,腳背彎得幾乎抽筋,鞋子裡沒有一點空間,鞋底布滿的尖刺刺進了腳底。喀嚓聲中,鞋子被上了鎖。緊接著章子宜、徐靜蕾、林心如、周迅陸續被如法炮製,章子宜、徐靜蕾穿上了35碼的高跟鞋,林心如、周迅的腳擠進了34。5碼的高跟鞋裡。

觀眾掌聲如雷,「打王小丫的腳心!打王小丫的腳心!打王小丫的腳心!」

王小丫其實腳底早已發癢。也半推半就地伸出腳來被狠抽了一頓。

「下面,為了加強教育的效果,還有四個人要陪刑,有誰願意?」

「李嘉欣!你為什麼不嘗試一下!」王小丫點名道。

「對!李嘉欣!李嘉欣!快點!!!」觀眾們呼聲如雷。

李嘉欣是被大家推到台前。蔡依林、孫燕姿也主動走到台前。

坐在台下的楊麗青被分坐其左右的陳惠林、周惠敏脫去鞋襪狠狠地摳著腳心。嘴裡堵著自己的內褲。(楊麗青是陳惠林和周惠敏的女奴)

台下,那英等不少女星都被摳著腳心。楊麗青被推上了台前。

王小丫宣布:「楊麗青、蔡依林、李嘉欣、孫燕姿自願要求陪刑,她們和趙薇同樣待遇。」

蔡依林的腳穿著34碼的鞋子,楊麗青、孫燕姿穿上34。5碼的鞋子(特別照顧,故意又小了半碼),李嘉欣擠在35碼的鞋子裡,九位美女都忍不住皺起眉頭。

王小丫也換上了同樣的高跟鞋。她微蹙眉頭宣布:「大家請看,我們高跟鞋鑰匙已交給公證人員了。在三個月中,我們的高跟鞋任何情況都絕對不會脫下。「

「現在請趙薇談談感受!」

「好難受……」

「更難受的還在後面呢!你看我們都陪著你贖罪呢。」

這九位美女都被鎖上了鋼製項圈和鋼製貞操帶。

王小丫介紹:「這種貞操帶里有空心按摩棒把尿道、陰道、肛門堵上,貞操帶絕對不打開了,每天她們只能上廁所兩次。我們為了增加她們的痛苦,在她們腳踝上還要鎖上了25kg的重鐐。在奶頭上夾上鐵夾子,再鎖上小一號的鐵胸罩,上述刑具在三個月內絕對不會打開。」

「王小丫,你也應該一樣!」「對」

在吵雜的呼聲下,王小丫說:「既然大家要求,我也這樣裝備吧!」

在叮叮噹噹聲中,王小丫也被裝備了一下。

這時一直自願跪在搓衣板上的日本女星酒井法子走到台前「我們日本、韓國也是有責任的,我們也應該有人參加服刑!」

「藤原紀香!」

「松島菜菜子!」

「鈴木保奈美!」

「金喜善!」

「宋喬慧!」

「蔡琳!」

「全智賢!」

這七位女星走到台上,和酒井法子一起被同樣裝備了一下,她們都嚴格要求自己,穿上了34碼的高跟鞋。

藤原紀香、松島菜菜子還要求多抽打腳心50下,她們的腳心都破了。

這十八位女星被反銬著押出公司總部,到達直播現場-

steel特別監獄。

根據規定,三個月,她們將失去自由,包括所有的權利。三個月後由全民投票來決定趙薇她們是否中止服刑,如果投票不全數通過,所有人刑期延長三個月,每次如果投票不通過,將會增加八位女星參加服刑。如果第二次投票不通過,除了小丫其她的17位美女將沒收一切財產並終身服刑,高跟鞋上的鎖、腳鐐、項圈都被焊死。其她的包括小丫在內得17位女星則是三年徒刑。

每天她們被要求跑步3000m,睡覺睡在籠子裡,每天被打屁股30下,趙薇是50下,藤原紀香、章子宜自願也要求50下,她們生活在攝像機下,所有行為被直播。

三個月後,投票不通過,李冰冰、蕭薔、賈靜雯、梁永琦、周惠敏、鍾麗緹、蕭亞軒、陳惠林進了監獄。

又過了三個月,投票還是沒通過,濱琦步、董潔、松隆子、張惠妹、中山美穗、鍾欣桐、畲詩曼、蔡卓妍也進了監獄。中山美穗在酒井法子的力邀之下也加入終生服刑的行列。

工作人員把18位女星她們高跟鞋上的鎖、腳鐐、項圈都焊死了,她們三十四位女星開始服苦役。

(1)勇擔罪責

林志玲因為「日本軍帽事件」受到了全國上下一片聲討,志玲主動要求贖罪,為了不讓小師妹童怡禎服刑,志玲把處罰一力承攬了過來。

經過法院的公審判決,志玲將被押往位於太平洋某處小島由steel公司建立的國際美女監獄服刑十年並且沒收所有財產。

上船前,獄警告訴她,在島上沒有名字只有編號15796,並且要求她將編號牢記,因為這編號將跟隨她整整十年,從上船的這一刻起,志玲就不能隨便說話了,只有點頭和搖頭。

上船後,獄警將捆綁著志玲的麻繩鬆開了,給她戴上一副腳鐐。摸著自己腳踝上緊鎖著的烏黑的腳鐐,志玲思緒萬千,在開船後就知道了在女囚島上的囚犯、獄警和典獄長都是女性,裡面的規矩非常嚴厲。

大概航行了三十分鐘,獄警讓她到船艙下洗個澡,獄警告訴她洗完澡後會幫她整理一下。洗澡的時間只有20分鐘,志玲心想就將這連日來的苦惱一次洗去吧!未來要在監獄裡呆上整整十年哪,真是也該讓小師妹嘗嘗這滋味,那樣就是五年了。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

20分鐘很快就過去了,志玲告訴獄警已經好了。獄警說:「15796,你今後的日子將是全裸並且打赤腳,所以沒有囚衣、囚鞋可穿。來吧!到甲板上剃恥毛、腋毛吧。」

只花了15分鐘,獄警就把志玲的恥毛、腋毛剃地乾乾淨淨,連頭髮也剪短了。獄警讓志玲再去洗個澡,因為船快要靠岸了。

整個航行大約90分鐘,船漸漸靠向岸邊。志玲全身一絲不掛,被五花大綁著打著赤腳,雙腳戴著一副重鐐站在甲板前等待島上的獄警前來交接。

大概10多分鐘,島上獄警和船上獄警將志玲的檔案、資料交接完畢了,志玲被交給島上獄警。

島上獄警看了看志玲說「大家期待你好一段時間了。」

志玲心裡想這話到底什麼意思,志玲已經聽說,趙薇因為「軍旗事件」早就在島上服刑了,還連帶著章子宜、徐靜蕾、林心如、周迅等16位女星也是終生苦役。還有17位女星也坐了3年的牢。

一路上,獄警一共八個人,左邊的四個志玲認得,是周惠敏、鍾麗緹、張惠妹、陳惠林,右邊的四個是李冰冰、董潔、鍾欣桐、蔡卓妍,陪伴志玲走向將生活十年的監獄。志玲注意到獄警們的頭髮清一色都是馬尾,服裝也很特別,胸前只有一個黑色皮胸罩,同樣黑色的皮質超短裙非常短,下面就是光溜溜的大腿了,光腳穿著一雙不鏽鋼涼鞋,涼鞋在腳踝處居然是鎖上的。特別的是身為警官的慧敏和麗緹居然戴著腳鐐!

路上,惠林說:「15796,你這十年應該知道要全裸、打赤腳。」志玲點頭表示知道。

惠林又接著說:「這十年每天都要做工,至於做什麼要問監獄長。」

志玲點頭表示知道。

「期間如果違反本監獄的獄規中任何一項規定,將會受到嚴厲處罰。本島的處罰大約五種:1。打腳底板200下,2。鞭打屁股200下,3。坐木驢1天,4。吊刑一天,5。電擊拷打12小時。這五種刑罰做成5只簽,由你抽籤後均由監獄長執行。」

志玲點頭表示知道。志玲心想如果各種難以想像的私刑都將用在她身上,這日子怎麼過。

一行人走了20分鐘後,志玲發現前面大約有一片約一公里的爛泥道路,而道路旁邊都是高起的碎石子路,這爛泥的深度大概到她的小腿。走著走著,獄警們都很小心地走到了兩邊的碎石子路上,而志玲卻放慢了腳步,惠林回頭說:「15796,怎麼不走了?」志玲搖了搖頭,想問獄警該怎麼走,但是又想到船上獄警告訴她不能隨便說話,志玲正猶豫間,惠林又說道:「15796,如果你不走,小心被處罰!」志玲心裡想到那些難以想像的私刑用在她身上的畫面,還是咬牙走過去了。

志玲邊走邊想一輩子沒有走過這樣的路,一個不小心志玲滑倒了,一屁股跌坐在爛泥里,感覺好冰好滑。想立刻站起來卻又趴下,一下子全身都沾滿了爛泥。獄警們看到都哈哈大笑,惠林捧著肚子說道:「15796,你要先跪著再慢慢爬起來。」就這樣跌跌爬爬,在這爛泥路里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志玲終於看到了監獄,心裡浮起一種高興的感覺,終於到了。

(2)他鄉故人

到了監獄,全身爛泥的志玲被命令跪下,典獄長居然是老對手蕭薔!作為典獄長,蕭薔上身是火紅的皮束胸束腹連到下身的裙子也只到膝蓋,紅色的高根涼鞋也是鎖上的;副典獄長蕭亞軒則是粉色的胸罩和超短裙以及不鏽鋼涼鞋。蕭薔讓惠林、董潔提來五桶水沖洗渾身爛泥的志玲,志玲的手銬、腳鐐被卸下了,可是還沒有多久,一副黑黝黝看起來無比沉重的腳鐐出現在志玲的面前,志玲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套在志玲的腳踝上,腳鐐是用螺栓固定的,特別重,有25kg。手銬也戴上了,志玲感覺都動不了。蕭薔拿了油漆筆在志玲的胸部和背後寫上了15796五個數字。

志玲環望四周,發現這監獄好大,四周看不到牆,眼前五個透明平房分別寫著編號1~

5號,心裡不禁產生疑問。

典獄長向她解釋:這是刑罰室,如果違規將在這裡接受嚴厲處罰。本島獄警連我一共35人,全部是女警。順便介紹一下,在女囚島有特級女囚18人:趙薇(10001)、章子宜(10002)、周迅(10003)和徐靜蕾(10004)在a牢房、林心如(10005)、李嘉欣(10006)、蔡依林(10007)和孫燕姿(10008)在b牢房、楊麗青(10009)、全智賢(10010)、、酒井法子(10011)和中山美穗(10018)在c牢房、藤原紀香(10012)、松島菜菜子(10013)、鈴木保奈美(10014)和金喜善(10015)在d牢房、蔡琳(10016)和宋喬慧(10017)在e牢房,她們都是終生服刑沒有減刑,身上鎖著全套貞操措施和金屬高跟鞋。而才服刑一年的在f牢房的李成延(15701)和李英愛(15702)、周濤(15703)只有一年刑期而劉亦菲(15704)只有四年的刑期了。濱琦步(15734)、松隆子(15736)、、梁永琦(15735)和張惠妹(15737)在g牢房,她們是一個月前因為犯錯誤被判服刑6個月的獄警。加上志玲一共27名囚犯。她們都是一絲不掛戴著沉重的手銬、腳鐐服刑的。

志玲被安排在h牢房。

副典獄長亞軒告訴志玲:這裡別想越獄,四面環海,到岸邊走路要近三個小時。這裡溫度常年在20度左右,不用擔心著涼。每天你只有一個小時可以說話,超過時間算違規,每周洗澡一次,不能寫信,不能探監。

典獄長蕭薔告訴志玲:這裡沒有假釋和減刑,只有延長刑期。在這裡只有我說了算,我的話就是監獄的鐵律。蕭薔拿出一份合同讓志玲蓋手印,志玲趕緊照辦。

典獄長安排獄警賈靜雯帶著志玲參觀,志玲起身跟隨著靜雯前去參觀。靜雯告訴志玲:我比你小几歲,你是我第一個看管的囚犯,晚上睡覺時你睡牢房,我睡牢房外面的小間。這裡每間牢房有三坪,是半露天的。

靜雯問志玲「想上廁所嗎?」

志玲點點頭。但是靜雯告訴志玲想上廁所只能去草叢邊,如果進入廁所會被鞭打屁股50下,廁所只有典獄長和獄警可以上的,洗澡間也是一樣的,你們只能用洗澡間流出來的水洗。你如果違反規矩不僅是你被處罰,我也會被連坐,像15734、15735、15736和15737她們就是因為女囚違規而連坐處分的。如果你違規情節嚴重,我一定先讓你生不如死。如果你安安穩穩度過這十年刑期,你就可以選擇當獄警還是搭船離開。

(3)觀賞奇景

經過1號刑罰室,志玲看到其她25名囚犯都跪在房間裡面,後面站著所有的獄警,中央趴著全裸的英愛準備接受蕭薔鞭打腳底板200下,志玲也被叫到刑罰室里在最前面跪著。

蕭薔說:「15702,你知道你犯了什麼錯嗎?」15702點頭表示知道。典獄長對著大家說道:「15702因為做工偷懶所以經自己抽籤抽到1號,將接受鞭打腳底200下,執行完畢還要吊在刑罰室2天,現在除了15796外全部去做工。」

志玲心裡納悶為什麼只留我一人?這時志玲覺得特別想小便,但是又不敢說。結果一下子就尿了出來,典獄長看到非常生氣,大聲說:「15796,你才來不到3個小時就把小便尿在刑罰室里!」

志玲心裡一顫,心想完了。

這時靜雯說:「是我的錯,我還沒有帶她去上廁所。」

蕭薔更加生氣了,於是靜雯的高跟鞋上的鎖被打開,顯然高跟鞋非常緊,靜雯的腳面上一道道勒痕清晰無比,而腳底板上一個個布滿小坑,顯然高跟鞋裡面肯定有無數凸起。這樣的高跟鞋原來志玲在做模特的時候經常被逼著穿。

扶著架子站著的靜雯輪換著平攤出兩隻腳底,都被狠狠抽打了20下,靜雯穿上鞋子後鎖上,趕緊向蕭薔說謝謝並行鞠躬禮。典獄長安排靜雯帶志玲去把地板擦乾淨。

在地板擦乾淨之後,典獄長告訴志玲還好有靜雯代你受罰,不然你就創下本監獄的記錄了。現在和靜雯一起觀賞刑罰吧。

靜雯跟志玲說你仔細看著,會流血的。

行刑手把英愛面朝地板綁在一個特殊的架子上,英愛的腳底板朝向天空裸露著無法動彈,行刑手拿了一根口嚼要英愛咬住。

蕭薔看了看手錶揮手說:「行刑!」

兩個行刑手開始用藤條狠狠抽打英愛的腳心,才30下腳底板就開始變得紅通通的,英愛隨著每一下抽擊都是徒勞地擡一下頭,發出含糊的嗚嗚聲。志玲心裡想如果換了自己會不會昏過去。藤條打在腳底板上只有蒙響,不過打到100下的時候,英愛原來發紅的腳底板已經變得跟茄子一樣了。英愛終於昏過去了。

蕭薔讓惠林把滿桶水潑向英愛,英愛悠悠醒轉。蕭薔揮手示意繼續,行刑手們立即執行。將英愛從架子上攙扶下來,英愛腳一沾地,尖叫一聲一下子趴在地上。

醫官上前檢查後彙報典獄長沒有問題。

蕭薔對志玲說:「知道了吧,不違規就沒事。」又讓獄警把英愛吊在刑罰室里。

靜雯這時對志玲說:「走啦!」志玲低著頭,一小步一小步快步走,生怕有東西、淚水或汗水滴在地板上。

志玲一路跟著靜雯來到樹蔭下的涼亭,涼亭里只有三個石椅,涼亭東側有一大片爛泥地,中央有一根柱子,靜雯讓志玲走到爛泥地里叫志玲直接坐下,雙手舉高,靜雯將志玲手銬的銬環掛在石柱上的鐵鉤里。志玲心想用跪的就好了,為什麼要用坐的,一屁股坐下去爛泥直接進入志玲的陰部,好冰好滑,好難過。

志玲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腳底板,好髒,好想洗一下,可是離洗澡的日子還早。漸漸天色已晚,靜雯站起來說:「起來!」志玲的屁股上胡了一大堆爛泥,問題是雙手得捧著手銬。

走著走著到了水池邊,靜雯小聲說:「快去上廁所,趕緊洗乾淨泥巴,我幫你把風。」

志玲趕緊進去沖洗一番。出來靜雯告訴她這裡就是她工作的地方,所有的碗筷都是志玲洗。

(4)特別指導

飯後,志玲足足花了一個小時把如山的碗筷洗好。靜雯說:「現在十點,我帶你去牢房,十二點就寢。」

志玲問道:「還有兩個小時,我要幹什麼?」

靜雯:「你是新來的,按照規矩你必須每天到典獄長的臥室接受指導為期半年,我會陪你去的。」

志玲問:「什麼指導,難道可以說話?」

靜雯答:「沒錯,你可以選擇說話、點頭或搖頭。」

大概十分鐘,她們來到典獄長的臥室前,靜雯讓志玲跪下,然後向蕭薔彙報15796到了。

蕭薔在裡面答道:「跪著爬進來!」靜雯居然是一起和志玲爬進來的。

志玲吃驚地發現蕭薔和亞軒赤身裸體地戴著不鏽鋼寬邊重銬和重鐐,她們的項圈連在一起,跪在坐在沙發上的嘉欣面前捧著嘉欣的雙腳親吻著,嘉欣腳上的高跟鞋已經被脫下,蕭薔和亞軒也光赤著腳板,由於嘉欣的胸罩、貞操帶以及手銬腳鐐都是焊死的,嘉欣佩戴了一根假陽具。嘉欣的手裡提著一條皮鞭時不時劈啪一聲抽打在她們的背上,看來嘉欣下手沒有留情,亞軒和蕭薔的背上已經是一道道紅印。

蕭薔說:「很好,你適應的挺快的嘛。」志玲點點頭。

蕭薔示意嘉欣開始,嘉欣用假陽具抽插著調了方向的蕭薔和亞軒,五分鐘後,蕭薔和亞軒都開始抽搐,大聲喘氣。志玲心想難道是性愛指導?看得志玲心裡痒痒的,很想說也想要。

這時靜雯也立刻脫光衣服佩戴上假陽具加入戰團,志玲注意到靜雯身上的胸罩和裙子都是用鎖鎖住的,而且靜雯的雙峰根部各被一隻鐵銬緊銬著,乳頭上還夾著乳頭夾,看來當女警也挺不容易的。這場大戰足足花去50分鐘。

事情都完了,志玲才發現原來作為典獄長的蕭薔也要接受更加嚴厲的束縛。亞軒先給蕭薔夾上乳頭夾,在夾子咬住乳頭的夾板上,焊有一隻細鐵線圈,牢牢地套在乳頭上。亞軒和靜雯配合著將一幅連在一起的鐵銬緊銬在蕭薔的兩個乳房根部。這鐵銬如同文胸上的乳罩,而文胸背帶被銀白色金屬鏈取代,金屬鏈焊死在銬上。由於金屬鏈同文胸背帶一樣緊緊捆在身上,這樣鐵銬也無法取下。鐵銬鋼環上十字交叉焊了二根鐵線,而鐵線交叉的地方正是套住乳頭的鐵線圈。不打開銬,是拿不掉乳頭上鐵線圈。緊接著一根冰涼的鐵鏈圍在蕭薔腰上,並穿過陰部收緊,只聽「咔」的一聲,上了鎖。亞軒轉身從地上拿起那件長條狀紅色皮束胸,兩端密密麻麻釘滿三排氣孔,一根長長銀白色細金屬鏈穿繞在氣孔中。志玲仔細一看,原來這就是穿在蕭薔身上的束腰衣。志玲在做模特的時候穿過類似的東西,志玲知道穿上很不舒服,往上壓迫胸腔,呼吸都只能做小口小口淺呼吸,人只要稍用力,呼吸都跟不上,更談不上掙扎了。女人穿上這東西有力氣也使不出來。亞軒拿著束腰,走到蕭薔跟前。亞軒將束腰圍在蕭薔的腰上。束腰前面上邊中部有一個鎖頭,正好插在乳銬中間配套的孔里,咔的一聲將束腰與文胸鎖在一起。然後叫蕭薔站在床邊,雙手撐在床上,和嘉欣一起收緊後面穿繞在氣孔中的細金屬鏈。很快束腰緊緊匝在蕭薔的纖腰上。

亞軒說:「我要用勁了。好,現在開始,吸氣!」

就這樣,蕭薔吸一次氣,亞軒和嘉欣就一起緊一下鏈子,束腰就收緊一次。只到蕭薔吸不了氣,感到腰部被強烈壓縮,五臟六肺部分往上擠,頂得胸部更大,原來鬆弛的文胸背帶金屬鏈,也變緊了,部分往下擠壓。蕭薔坐在床上,喘息了好一會,才上氣接不了下氣對亞軒說:「繼續吧。」?

蕭薔又站起來,細鏈很長,亞軒用一把暗鎖固定了最後兩個氣孔後,再從後面將鏈子拉過左肩,從前面繞過脖子回到左肩上,從前面竄到腋下,在左胳膊上繞兩圈,與另外一條通過右肩,在右胳膊上繞兩圈同樣捆綁的細鏈會合,再收勁拉緊,用暗鎖將兩條鏈和經過背部鏈子固定在一起。蕭薔雙手的自由立刻受到限制,只能往下或反剪在背後,而往上或向前擡起的時候鏈子就會勒進肉里。

蕭薔的高跟鞋布滿細刺,顯然穿著起來很痛苦,不過亞軒鎖上了上面的小鎖。原來典獄長也得受到這麼嚴厲的拘束,這是志玲沒有想到的。

嘉欣早也穿上高跟鞋了,接著亞軒的身上也鎖上了粉色的和蕭薔式樣一模一樣的裝備,再穿上高跟鞋。

其實在這裡,身上鎖著同樣裝備的還有:醫官玲玲是白色,行刑隊長婷婷是橘黃色,監舍隊長佩慈、後勤隊長美鈿和警衛隊長甜甜則是灰色。

所有鑰匙都被蕭薔鎖進保險柜里了,蕭薔又恢復到冷冰冰的樣子。「10006,你今天表現很好,你下次違規可以免罰,你可以回牢房去了。」亞軒和嘉欣離開了蕭薔的臥室。

穿上衣服的蕭薔看著志玲說:「怎麼樣,很不錯吧?」蕭薔點上一支煙,靜雯叫志玲拱著手當煙灰缸。蕭薔說:「你日子長得很,慢慢來不要急。當初我也是過來人。」這時志玲才恍然大悟原來蕭薔以前也是女囚。

(5)飛來橫禍

「忘了告訴你,從明天起,你身上將配掛狗鏈,陰部將塞入一根電動陽具,每小時開動10分鐘,電池用到每天沒電為止。」

「我不要!」志玲衝動地脫口而出。

蕭薔發火了「你再說一遍,靜雯給我用刑!」接著又說:「靜雯,你是怎麼教育的?」

志玲嚇了一跳,趕緊向蕭薔求情。但是沒有用,蕭薔喊來了三個獄警。

「先把靜雯衣服脫光綁起來!」

「我自己來」沒一會兒,全身就脫光了,靜雯被捆綁的像粽子一樣,下身都塞入了電動陽具,靜雯和志玲的下面立即覺得奇癢無比,她們被架到刑罰室前跪著。

志玲含著淚水對靜雯說:「對不起,是我不對。」

靜雯無奈地說:「事到如今,只能接受處罰了。」

大概十二點,典獄長一行十人來到刑罰室前。蕭薔說:「15796,你好大膽子,才來第一天就……,而你靜雯,才把15796交給你第一天就違規,你們說你們該不該受罰?」

靜雯連忙答道:「完全應該。」

志玲含著淚水說:「靜雯沒有錯,把她的份算我的好了!」

蕭薔道:「你們才來一天就感情這麼好,好吧,看在15796幫你求情的份上,你可以免皮肉之苦,不過從現在起必須全裸打赤腳執行勤務,還要戴上腳鐐,下陰要放電動陽具,為期一個月。」

靜雯趕緊鞠躬感謝蕭薔的不罰之恩。

你現在要抽兩隻簽。「蕭薔的聲音冷冰冰的。

志玲選擇了1、5號。

「1號簽:坐木驢一天,5號簽:鞭打屁股200下。」

「需要把其她囚犯喊醒觀看嗎?」行刑隊長請示道。

「不必!」

「何時開始?」

「木驢明天一早,先打屁股200下,由靜雯執行。」

志玲被固定在長凳上,嘴裡咬了口嚼,志玲倒是沒有想到這刑罰要落在自己的身上。電動陽具的電源被啟動了,差點就把志玲搞丟了。

行刑手把藤條遞給靜雯,靜雯用力抽打在志玲的屁股上,大約50下,志玲的屁股上就沒有一處好肉了。

靜雯跪下向蕭薔求情,能否少打一些。

蕭薔問道:「靜雯,你要替15796受罰嗎?」

靜雯考慮了一下,回答「如果您同意的話,我願意。」

蕭薔想了一下,「可以,不過你打算接受什麼樣的處罰?」靜雯問道:「打腳底板可以嗎?」

蕭薔點了點頭,說道:「只能用你挨100下來換50下。」

「那剩下的100下哪?」

「50下由15796繼續鞭打屁股,另外50下改為坐木驢2天。」「好」志玲哭泣著回答了。

在蕭薔的示意下,靜雯被倒吊著,蕭薔接過了藤條,說道:「我來,你去繼續打15796的屁股。」

就這樣20分鐘後,志玲的屁股全部紫了,上面都皮開肉綻了,而靜雯的腳底也抽破皮了。

(6)同病相憐

兩人被一起吊在n牢房裡了,電動陽具開到最大。

志玲看著靜雯說道:「你為什麼要幫我受刑?」

「我當你是朋友了。」

「你是獄警,我是囚犯,你又何苦。」

「因為你第一天來這裡,我不忍心看到你受刑,才挺身而出幫你求情的。」

志玲也只能點點頭示意。

靜雯又說:「明天上木驢了,你陰部要放鬆。」

志玲回答:「現在想來,倒不如自殺。」

靜雯:「你死不了的,趕緊小睡一下吧,明天早晨就沒有機會了。」

就這樣,兩人被吊著睡著了。

早晨6:00,志玲被一陣子腳鐐聲吵醒了,所有的囚犯都集合到了操場上,原來今天下文13:00提前收工看木驢表演。

到了11:40,來了6個獄警把她們放了下來。靜雯的腳底板一沾地就疼的要跌倒。這時扶住靜雯的獄警說道:「學姐,這裡是從醫官那裡拿來的藥膏,你自己塗一下吧。」

另一個獄警在幫志玲的屁股塗藥膏。志玲和靜雯的手銬卸下了,但是只是休息了5分鐘就被五花大綁了起來。20分鐘後被帶到了操場。

操場上兩台木驢被推來,26名囚犯站成一排。

蕭薔看了看志玲和靜雯後,大聲宣布:「大家歡迎今天的兩位女主角出場!」

這時,靜雯說:「我也上木驢?」

蕭薔說道:「我思考了一夜,決定剝奪你的獄警身份,給你一個新的身份女囚15797。現在15797你先跪下,等我宣判你的刑期。」等待靜雯跪下後,蕭薔接著宣布:「15797,你犯下了對15796憐憫罪,刑期6個月,關入n牢房。到了6個月,就要看我的心情了,15797你對本監獄的規定應該很清楚,沒有上訴這回事。」

靜雯和志玲被強行架上木驢,一個又一個小時過去,她們的陰部都紅腫充血了。

到了15:30,木驢暫時停了下來,志玲和靜雯看起來都已經虛脫了。蕭薔問:「相當的舒服吧?」

沒有想到,志玲和靜雯異口同聲說:「來吧!來吧!我還要!」

蕭薔揮手示意繼續,就這樣,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地過去,志玲和靜雯的陰戶早就紅腫、破皮了。到了晚上20:00,典獄長宣布:「今天結束了,明早再來。終於她們今晚就在這木驢上過夜吧!」

蕭薔說完就離開了,這時志玲對靜雯說:「原來騎木驢的滋味挺不錯的嘛!好象沒有你說的那麽恐怖呀。」

而靜雯卻說:「你現在感覺好,等會兒,你就會感覺痛不欲生。」

志玲一臉疑惑地看著靜雯,靜雯又說道:「明天才是考驗的開始,你以為典獄長會那麽輕易放過我們?你簡直太天真了!」

又過去一段時間,志玲向靜雯說:「我的陰戶好疼,好象要撕裂的樣子。」

靜雯說:「我也是呀」吸了一口氣又說,「我的雙手被反綁地都麻痹了,還有我的腳底板也疼得厲害。」

志玲:「哎喲,我的屁股都腫起來了。」

靜雯仰頭看了看天空說道:「好象要下雨了。」志玲心想:這樣被綁在木驢上,又要下雨,這種經歷正是畢生難忘啊!

靜雯說:「趁現在沒人,趕緊睡一下吧。」「什麼,這樣子還能睡得著?」「那還能做什麼?」

到了23:30,巡邏獄警王君紅、唐艷冰、楊瑞、楊琴來到靜雯和志玲身旁把靜雯叫醒了。

「學姐,你這是何苦?15796自己沒長眼,你又為何要招惹典獄長?而且居然幫她求情,又是何苦?看到你現在這樣,我們真的於心不忍。」

靜雯說:「你們都是科班出身的警察,來這裡工作。而我、蕭薔和亞軒是從小就在一起的好朋友,為了趙薇的事情一同服刑3年。服刑期滿,蕭薔不願再離開這裡就接下了典獄長的職務。」

楊瑞問道:「這又跟你幫15796求情有什麼關係?」

這時志玲向君紅要水喝。於是楊琴被安排去把風,並且艷冰給了她們水喝。

靜雯喝過水後說:「你們有沒有藥膏,我的陰戶和腳底板實在太疼了,幫我搽藥好不好?」志玲說:「我的屁股和陰戶也是一樣的。」

艷冰小心地幫她們上藥。

靜雯說:「再幫一個忙,幫我們從木驢上移開一會兒。」

四個人經過一番商議決定,違反規矩一次。

時間過得很快,靜雯說:「你們該去就寢了吧!明天還要幹活哪。」兩人又回到木驢上。

(7)姐妹情深

到了第二天中午12:00,惠林她們監舍隊的8名獄警陪著14名新分來的獄警曉燕、小璇、阿楓、阿靜、嵐嵐、蕾蕾、曉芸、美珊、雅芸、沙莉、小雪、可兒、阿巧和璐璐押著新來的一大撥囚犯來到了操場,打頭的一個居然是志玲的師妹怡禎!

被給予編號17501的怡禎是因為內疚而主動要求服和志玲一樣的刑期,十年!接著是17502李湘和17503秦海璐因為緋聞雙雙被判刑三年,17504舒暢是片酬爽約事件判刑1年,17505楊紫瓊、17506鞏俐則是藝妓回憶錄的原因自願被重判為10年徒刑,17507謝東娜、17508王海珍則是由於「小黑事件」的牽連而被判5年徒刑。

蕭薔思考了一會兒,說道「17504,判你1年實在太輕了,我給你加上2年!」這樣,蕭薔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把17504的一年刑期一下子改成3年了。怡禎被安排在h牢房,而李湘、海璐、海珍、東娜在i牢房,舒暢、紫瓊、鞏俐則在j牢房。

「你們是來體驗生活的?真新鮮」蕭薔詫異地打量著這六位新來的小姑娘。

由於超女媒體鬧得沸沸揚揚,在湖南衛視的台領導決定讓張靚穎、李宇春、周筆暢她們05年超女三甲到女囚島來吃吃苦,體驗一下生活。由於安又琪的主動要求參與,於是04年的三甲張含韻、王緹、安又琪也參加了活動。本來應該是李宇春和周筆暢自己來的,但是美女陳西貝和葉一茜非要代替她們兩個。

由於沒有先例,她們沒有被上綁或戴上戒具,還是穿著自己的衣服,靚穎正在揉著腳踝,很少穿高跟鞋,有點不適應,含韻、又琪也是一樣。

看了看資料又思考了一會兒,蕭薔又接著說道:「既然你們是來吃苦的,那你們和這裡的囚犯就不可能有兩樣,我們這裡非常嚴厲的。」

「典獄長,沒有關係的,請按照囚犯的標準嚴格要求我們!」嘴快的西貝搶著表了態,其她人也點頭了。

蕭薔點點頭說道:「好!那明天我就幫你們改成正式的犯人身份,這樣你們就是真正的囚犯了。」頓了一下又接著說:「不過一年實在太短了,你們的刑期就先改為3年吧,到3年時我再考慮你們是否繼續服刑。」

「張含韻!出列!」含韻站了出來。

「脫光衣服,女囚是沒有資格穿衣服的。」含韻愣了一下,趕緊照做了。接著鎖上手銬腳鐐,含韻自覺地跪在鞏俐旁邊。

就這樣張含韻成了囚犯17701,17702是王緹、17703是安又琪、17704是陳西貝、17705是葉一茜而17706則是張靚穎,現在她們也只有接受這現實。她們6個人被安排擠在k牢房裡。

蕭薔滿意地看著六位可愛的小姑娘成了低賤的女囚,其實蕭薔也算是涼粉吧,其實蕭薔想把靚穎永遠囚禁在這監獄裡。

「你們沒有走泥地,判決你們每人被打腳底板50下。」打腳底板總是蕭薔親自執行的,尤其靚穎的腳底板蕭薔還特意多抽打了20下,蕭薔盼著靚穎抗議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給她加刑了,但是靚穎卻一句話都不說,讓蕭薔心裡隱隱有點不爽。

於是蕭薔做出了新的決定:「你們這些新來的囚犯,每個月要被打腳底板500下作為特別禮物!」

14名新來的女囚都被釘上手銬腳鐐,赤身裸體地跪成一排。身後站著新來的14名女警。

蕭薔對著新來的獄警說道,「歡迎你們加入女囚島監獄的獄警行列里。」

所有的獄警都在亞軒的帶領下鼓掌。

蕭薔開始點名:「新警官8998001陳曉燕,出列!」

「到!」曉燕走出隊列,「脫光身上所有的衣服,快點!」

「為什麼?」顯然曉燕還剛從學校畢業,還沒有反應過來。

在蕭薔的命令下,曉燕被獄警小晴和王艷扯掉身上的衣服按著跪在地上。

「典獄長,您在做什麼?我可是正牌警官大學畢業的警官!」曉燕抗議道。

「閉嘴!在這裡我的話就是聖旨!現在我宣布,你的獄警身份被取消,你現在是女囚17509!」操場上鴉雀無聲,蕭薔的話沒有人敢反駁一句,蕭薔頓了一下,說「至於刑期嘛,就先5年吧。」曉燕已經被鎖上手銬腳鐐了,和14名囚犯跪在一起了。曉燕被安排住進j牢房。

蕭薔指向剩下的13名女警,「你們還有誰願意和17509一樣,自己站出來!」

一片安靜。「8998002陳璇!」「到!」沒有等蕭薔吩咐,小璇自己開始把衣服、鞋襪脫掉。

行刑隊的獄警小晴和王艷動作非常嫻熟地把小璇脫下的襪子塞進小璇嘴裡,再給小璇加上乳頭夾、鎖上乳銬,第一次接觸的小璇疼的臉色慘白,但是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接著給她穿的是綠色的皮胸罩和皮短裙,這時大家發現原來衣服後面是用鎖鎖上的。

蕭薔親自量小璇赤裸的雙腳的尺寸,「哇!真是小腳啊,只有21。8公分!這創紀錄的尺寸真是讓我很為難!」蕭薔玩弄著這雙小腳,發現小璇穿進34碼的金屬高跟鞋居然後面還能插進一個手指!

蕭薔考慮了好一會兒,把地上曉燕脫下的厚棉襪塞進鞋子的前端。這回厲害了,小璇再次穿上金屬高跟鞋再鎖上,不由得眉頭皺在一起了。

「陳璇分配到警衛隊!歸隊!」陳璇走路明顯蹣跚。

「8998003嚴楓!」「到!」也是沒有等蕭薔吩咐,阿楓自己脫光了衣服、鞋襪。

行刑隊的獄警小晴和王艷動作非常嫻熟地把阿楓脫下的襪子塞進阿楓的櫻桃小口裡,再給阿楓加上乳頭夾、鎖上乳銬,阿楓同樣疼的臉色慘白,。接著給她穿的也是綠色的皮胸罩和皮短裙。

蕭薔還是親自量阿楓雙腳的尺寸,「23。2公分!35碼高跟鞋!」

阿楓穿上了金屬高跟鞋後,王艷再上了鎖,阿楓難受得直搖頭。

「嚴楓分配到監舍隊!歸隊!」阿楓走路同樣是步履蹣跚。

接著其她11名女警都同樣裝備上了。阿靜、可兒、小雪、阿巧和璐璐被分配到監舍隊,學醫的嵐嵐、蕾蕾自然是醫務隊了,曉芸、美珊、雅芸和沙莉分配在警衛隊。

(8)曲徑探幽

接下來是由亞軒來宣布紀律。在這時候,蕭薔走到靜雯跟前準備玩弄靜雯那被抽打腫的腳底板,突然發現了靜雯那皮開肉綻的腳底板居然擦過藥膏。接著又發現志玲也是一樣的。

「我看又有人知法犯法了。」蕭薔說道。

是誰替你們搽藥的?「蕭薔問道。

回頭看了一下君紅她們四個,「你們昨天巡邏沒有看見?還是你們乾的?」

靜雯趕緊說:「跟她們沒有關係,都算在我身上!」

志玲也搶著說:「算我的吧。」

蕭薔冷笑了一下,「感情越來越好嘛,你們兩個就不用爭了,反正有人違規不肯說,那隻好重刑伺候了。」

「君紅、艷冰、楊瑞、楊琴,你們四個把志玲和靜雯吊好用藤條打她們的腳心!」

打完腳心,又是陰戶,接著乳頭。

殘酷的刑罰讓新來的獄警們嚇壞了,紛紛跪在地上求情。

「告訴你們,你們如果犯錯誤也會受到嚴厲處罰。」

這時候,靜雯大聲喊道:「繼續啊,有什麼招數都使出來吧!」

蕭薔,你實在太過分了!

蕭薔聽到靜雯直接喊她的名字非常的生氣。旁邊的君紅等四人早就嚇得臉色慘白。

蕭薔召集了副典獄長、醫官、行刑隊長、監舍隊長、警衛隊長和後勤隊長開會討論如何處置這兩名囚犯。

君紅等四人被留下看守,以免囚犯自殺。

楊瑞對靜雯說:「你為什麼要對我們這麼好?你真的很講義氣!」

靜雯有氣無力地說:「其實你們都是正規科班出身,不像我和蕭薔是囚犯出身,我得趕快把故事講完,不然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楊琴含著眼淚說:「學姐,你不會死的。」

君紅說:「乾脆我們告訴典獄長實情吧!」

靜雯說:「千萬不可以,你們會惹禍上身的。」

典獄長一行神色嚴肅地走了過來。

「15796,你被處以加刑5年刑期,每個月要鞭打腳底200下!你接受嗎?」蕭薔宣布道。

「蕭薔,你簡直不是人!」靜雯罵道。

「我接受!」志玲趕緊磕頭。

「15797,現在宣判你死刑,不得上訴,到下個月法務部長視察後執行!」

君紅等四人連忙跪在地上,承認藥膏是她們擦的,並且為了表示接受嚴厲的處罰,她們脫光了衣服,鞋子上的鎖被打開了。

她們每人被判決打腳心200下。

殘酷的虐待進行著,後來要不是醫官說不把志玲和靜雯從木驢上放下來就會有生命危險,可能她們真的會死在這上面。

三天後,君紅她們被放下來了,但是被罰裸體戴手銬腳鐐服役到法務部長官來的前一天。君紅她們四人到處串連,大家都認為靜雯罪不致死,倒是典獄長實在太過分了

(9)郎情妾意

這一個月,志玲和靜雯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受虐。日子非常難熬,靜雯告訴志玲,如果法務部長官來問道這些事情,千萬不能真實回答,否則非常麻煩。志玲答應了。

長官是在下午到達的,前來視察的法務部長官是以嚴厲聞名的羅晰月,旁邊是她的好友明星陳好和台灣美女主持侯佩岑,她們倆是跟王梅一起來散心的。

這段時間不知道為什麼,短短一個月時間,又有六名新的女囚加入了。後面還跟著10名新女警。

晰月和蕭薔的關係很好,其實她們倆都有個共同點,那就是既是施虐狂又是受虐狂。

17711徐熙媛、17712徐熙娣是因為緋聞問題被判刑3年,17713楊彩妮則是因為債務糾紛被判決5年徒刑來抵債,17714林熙蕾也是由於緋聞獲刑3年,她們四個被安排在l牢房。

17715宋妍是因為爽約事件被判1年,但是蕭薔按照前面舒暢的例子幫她改成3年刑期了。17716高園園因為擺大牌的譜獲得了服刑4年的待遇。這兩個美女在m牢房。囚犯們照例都被釘上手銬腳鐐。

由於考慮囚犯數量增加的緣故,晰月給蕭薔帶來了10名女警。

照例,女警們必須要穿上高跟鞋和身上的裝備。沒有人敢頂嘴,只有服從。麗君、莉芳、依依、伊利、美蘭、君婷、吳莉、小路被分在監舍隊,而心蘭、王蓉補充進後勤隊。

接風宴席自然擺在監獄的餐廳,亞軒、美鈿、佩慈作陪,慧敏、婷婷、麗緹、惠林在邊上站立著。

第一次來到這裡的陳好和佩岑奇怪地發現環繞著擺滿豐盛菜肴的圓桌周圍擺著都是板凳,而且每張上都放著一塊搓衣板!

晰月很自然地跪在主座上,蕭薔挨著晰月的左邊跪下了。旁邊侍立的婷婷先打開晰月皮靴上的暗鎖,費力地拽下靴子。陳好發現晰月從皮靴里解放出來的雙腳上仔細地緊勒著白金鍊子,很顯然鑰匙在蕭薔這裡。

陳好跪在地上捧著晰月的左腳仔細觀察,發現一根鏈子從腳踝左邊下來,從腳底到大腳趾,再在每個腳趾頭上緊繞兩圈再穿越腳底,中間是腳掌被緊勒兩道,最後腳踝上的兩道再鎖上。可想而知,這鎖鏈襪子沒有鑰匙是不可能脫下的,而且走路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晰月得意地對陳好說道:「怎麼樣,是我發明的,夠創意吧。」

「襪子要不要脫掉?」蕭薔問道。

晰月搖了搖頭,婷婷用一副沉重的鋼枷鎖住了晰月的雙腳。這邊,慧敏把蕭薔同樣處理好了開始給亞軒脫鞋子。佩慈被麗緹鎖好了,輪到美鈿了。

惠林走到陳好和佩岑身旁,問道:「你們誰先來?」

兩個美女一下子楞住了,晰月揮揮手,「還是陳好先來吧。」

陳好跪上搓衣板,發現滋味非常不好受,難怪晰月不准她們穿襪子,原來是來跪搓衣板的呀。

佩岑也在陳好的旁邊跪好了,婷婷在脫她的高跟鞋。

腳腕一涼,接著就是無比的沉重,由於重量增加,跪在搓衣板上的腿就更加疼了。看到晰月她們談笑風生的樣子,陳好覺得非常奇怪。

晰月問蕭薔:「這裡管理的很不錯,你是否願意到法務部或是學院?我可以來安排。」

蕭薔說:「這裡也蠻不錯的,我還想呆在這裡,下次再說吧。」

晰月又問:「今天晚上有什麼節目。」

蕭薔明白晰月的意思,馬上說:「老規矩,保證讓您滿意。」

晰月打了一下蕭薔的大腿,「我都有點等不及了。」

佩岑湊過來問道:「你們在說什麼悄悄話哪?」

晰月和蕭薔含笑不語。

到了蕭薔的房間,晰月對蕭薔說:「我不喜歡嘉欣這個狐狸精,還是叫燕姿和英愛來吧。」

蕭薔對旁邊的慧敏示意,慧敏行禮出去了。陳好和佩岑坐在沙發上了。

蕭薔、亞軒和晰月開始脫衣服,這時大家發現晰月的身上赫然緊鎖著式樣與蕭薔一樣的束胸,不過是白金做的,佩岑和陳好好奇地擺弄著晰月身上的裝備。

英愛和燕姿被領進來了,燕姿腳上的高跟鞋被打開了鎖,但是貞操帶和胸罩沒有取下,她們身上的手銬腳鐐也沒有卸下。她們並肩坐在沙發上,蕭薔把鑰匙交給燕姿就勢跪在地板上,亞軒和晰月也跪下了,陳好和佩岑感到非常尷尬,一個跪著一個站著不知所措。

陳好說:「晰月姐,我們該怎樣哪?」

這時,佩岑也跪下了。她們也脫掉了衣服,此時在慧敏的幫助下,蕭薔、亞軒和晰月卸下了身上的裝備,晰月腳上的鎖鏈襪子也脫下了,但是鎖鏈仍然在她們的身上留下深深的痕跡。

包括佩岑、陳好和慧敏在內,六個赤身裸體的美女都戴上了粗重的手銬腳鐐。

蕭薔捧起燕姿的左腳開始親吻起來,跪在旁邊的陳好也學著捧起燕姿的右腳;那邊晰月示意佩岑捧起英愛的髒兮兮的右腳,自己則捧著英愛的同樣髒兮兮的左腳開始親吻,而亞軒則把頭埋進英愛的隱秘私處。

英愛、燕姿隨手用皮鞭抽打在她們的背上,而慧敏也拎著皮鞭隨意地抽打著她們五人。

沒有多久,她們的背上和屁股都隆起了道道紅印,顯然英愛、亞軒和燕姿手上沒有留情。

接著是捉對打腳心,房間裡到處是劈啪的抽打聲。英愛、燕姿用假陽具肆意凌辱著五位美女。五人終於達到了高潮。

「你們來給我上裝備吧!」晰月指著陳好和佩岑。

在晰月的指導下,陳好先給晰月夾上乳頭夾,然後和佩岑配合著將一幅連在一起的鐵銬緊緊銬住晰月的兩個乳房根部,再把銀白色金屬鏈背帶勒緊鎖好。緊接著一根冰涼的鐵鏈圍在晰月腰上,並穿過陰部收緊,上了鎖。

佩岑從地上拿起那件長條狀白金束胸,走到晰月跟前。佩岑將束腰圍在晰月的腰上。束腰前面上邊中部有一個鎖頭,正好插在乳銬中間配套的孔里,咔的一聲將束腰與文胸鎖在一起。然後叫晰月站在床邊,雙手撐在床上,和陳好一起收緊後面穿繞在氣孔中的細金屬鏈。很快束腰緊緊匝在晰月的纖腰上。

就這樣,晰月吸一次氣,佩岑和陳好就一起緊一下鏈子,束腰就收緊一次。只到晰月吸不了氣,感到腰部被強烈壓縮,五臟六肺部分往上擠,頂得胸部更大,原來鬆弛的文胸背帶金屬鏈,也變緊了,部分往下擠壓。陳好用一把暗鎖固定了最後兩個氣孔後,再從後面將鏈子拉過左肩,從前面繞過脖子回到左肩上,從前面竄到腋下,在左胳膊上繞兩圈,與另外一條通過右肩,在右胳膊上繞兩圈同樣捆綁的細鏈會合,再收勁拉緊,用暗鎖將兩條鏈和經過背部的鏈子固定在一起。晰月雙手的自由立刻受到限制,只能往下或反剪在背後,而往上或向前擡起的時候鏈子就會勒進肉里。

接著是鎖鏈襪子,在晰月的指導下,佩岑拉著鏈子頭,陳好從腳底經過開始用鎖鏈仔細繞勒著晰月的腳趾,接著一緊,又是兩圈腳掌,經過腳後跟再在腳踝上勒兩道鎖上,這樣晰月的左腳徹底失去自由了,接著右腳也獲得同樣的待遇。

同時,蕭薔也被裝備好了,接著亞軒和慧敏也是一樣。

晰月非常喜歡英愛,於是英愛也被要求鎖上鎖鏈襪子,是晰月親自動手的,而且晰月把英愛和成延的刑期改為15年。「你就別想離開這裡了。」這是晰月留下的話。作為連帶,同牢房的周濤和亦菲的刑期也被改為15年。燕姿的腳繼續進入高跟鞋裡服刑。

晰月、蕭薔、亞軒的手銬腳鐐卸下了,但是陳好和佩岑的手銬腳鐐仍然沒有取下,慧敏是一直戴著腳鐐的。看到晰月沒有任何打開自己身上的戒具的意思,陳好和佩岑開始著急了。

不過,晰月的話讓她們昏過去了,「你們不用走了,檔案我幫你們做好了,刑期是15年,你們是17717和17718了

(10)柳暗花明

法務部長官的視察很快過去了。蕭薔仍然留任典獄長。

志玲和靜雯又被吊上刑架打腳心了,這一個月,她們除了睡覺、吃飯就是被打腳心了。馬上就要執行對靜雯的死刑了。

一隊人在典獄長的帶領下,押著志玲和靜雯走進死刑場。志玲被按著跪在旁邊,靜雯被判處槍決。

這時行刑手惠林的槍口卻對準了蕭薔!惠林說道:「典獄長,我們對你的殘忍手段非常不滿,我們不能姑息你的罪行!」

這時,副典獄長亞軒也呵斥道:「蕭薔,你該當何罪?」

蕭薔說:「我是法務部任命的典獄長,你們要造反啊!」

君紅四人異口同聲說:「對」

靜雯卻起身說道:「你們不能這樣對典獄長無禮!」

君紅說:「學姐,我們在幫你!」

「幫我?」靜雯還是有點疑惑。在場的所有獄警一致點頭。這邊蕭薔看到大勢已去,只得雙手抱頭跪下了。

「楊瑞、楊琴,把蕭薔的衣服脫光再戴上手銬腳鐐,等待判決。」亞軒命令道。

靜雯熱淚盈眶,「謝謝你們!」

第二天早晨,在禮堂里,蕭薔、靜雯和志玲全身赤裸戴著手銬腳鐐跪在台上。有意思的是君紅、艷冰、楊瑞和楊琴也是同樣打扮跪在旁邊。而其它所有的囚犯都按照順序跪在台下。所有的獄警都到齊了。

「15796,你的刑期是15年,你有什麼話要說?」亞軒問道。

志玲愣了,「我不知道。」

「15796,我們一致認為可以給你減刑。」

「我不要!」志玲的回答讓大家吃了一驚,「我願意接受處罰,規矩是不可以改變的。」

於是志玲仍然是15年刑期。

志玲高興地說:「我太感謝大家了,我以後會好好服刑的。」

「君紅、艷冰、楊瑞、楊琴,雖然你們是好心,但是挑唆叛亂也是要受到處罰的。」

「我們接受一切嚴厲的處罰。」

四個人如願以償的獲得了十年的刑期,君紅是囚犯17901,艷冰是17902,楊瑞是17903,楊琴則是17904,關押在l牢房。

「蕭薔!你是典獄長,卻知法犯法,該當何罪?」

蕭薔說:「我都認了,是我的不對。」

亞軒打斷了蕭薔的話,「有沒有人提議?」

「死刑!」大家異口同聲,蕭薔垂下了頭,面如死灰。

這時,靜雯發言了,「我不同意!」

「你」亞軒覺得非常奇怪。

「我和蕭薔是非常好的朋友,一起服刑,我不忍心看到她死在這裡。」

蕭薔也感動得流下眼淚。大家都被感動了。於是亞軒宣判:「鑒於靜雯的求情,我們決定改判你為30年徒刑!你的編號是17905,在h牢房。為了對你處罰,每個月要打腳心500下!」

蕭薔哭著對靜雯說:「謝謝!謝謝!」

最後,輪到了靜雯,「我們一致表決對你赦免,你是離開還是繼續當獄警?」

靜雯搖搖頭,「我們的規矩不可以破除,這裡沒有減刑的,既然典獄長判處我5年徒刑,我願意服完。並且這一切都是我引起的,請再加我10年刑期。」

受到靜雯的感染,15734、15735、15736、15737也要求把原來的6個月刑期延長為5年,亞軒同意了。

亞軒嘉許地點點頭,「最後宣判,原副典獄長亞軒,與原典獄長蕭薔同罪,也是30年徒刑!編號17906,也是h牢房!同樣每個月也要打腳心500下!」

蕭薔和亞軒身上的束胸被解下了。全體獄警經過選舉,推出慧敏為典獄長,慧敏當場被鎖上蕭薔原來穿著的紅色束胸。而被選為副典獄長的麗緹換上了從亞軒身上脫下的粉色束胸。慧敏和麗緹做了典獄長仍然不願意摘下腳鐐。慧敏又要求所有的獄警包括她自己都鎖上特別加固的不鏽鋼貞操帶以防止日益嚴重的自慰現象,鑰匙由醫官玲玲保管,打開的機會非常少。

慧敏宣布散會,監獄繼續開始新的一天。

【全文完】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