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叫我愛上輪姦[三]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0)

我含住阿倫的龜頭,用舌尖不斷的刺激他,我感到他的陰莖在跳動,我就把它深深的含入我的喉嚨,並且用力的吸吮。他大喊了一聲並說:「哦……對!就是這樣。小伶,再吸用力一點。」我輪流的含著他們的陰莖,還一邊含糊的說:「嗯……你們的……黑人大雞巴有股味道……好……好吃歐……」我用我的小臉摩擦它們,有時候還故意偷偷的輕咬一下,讓他們得到刺激的快感。

大約過了20分鐘,幫他們打手槍,打的我手都痠死了,他們還是不射出來。他們看我也有點累了,就開始自己用手快速套弄,並說:「小伶,快張大嘴巴吃我們的精液吧!」阿ken首先射了出來。他的精液量又多又稠,射滿了我的嘴還沒射完,我一口吞下去,真是好好吃的精液哦,味道真濃,剩下的就都留在我的臉上,接著阿倫也射了,他就像尿尿一樣,把熱熱的精液淋在我的身上。我吞了一半,就把剩下的精液抹在身上,還幫他們將龜頭上剩下的精液舔乾淨,真是人間美味,以前都不曉得精液這麼好吃。

不一會兒,他們的陰莖又翹了起來。阿倫坐在床上,然後阿ken把我抱起來,要我慢慢的在阿倫的肉棒上坐下來,阿倫也扶住了我的腰,把他又黑又粗的大雞巴對準了我粉紅色的小穴口。我既期待又興奮,想好好享受大尺寸肉棒所能帶給我的快感,一方面卻正在期待。阿ken一邊愛撫我的乳房,一邊叫我不要害怕,等一下就會很舒服了。我也知道啊!可是……。

這時阿倫的龜頭已經抵住了我的小穴口了,他開始抓緊我的腰,將他粗壯的大肉棒壓入我小小的陰道裡,才剛塞進了一個龜頭,我就覺得已經卡住了。他仍然不放棄,開始用半旋轉的慢慢插入我的裡面「啊……不要塞了啦……這樣……好……好舒服……」,等到他的肉棒塞入了一半,他突然用力的往上一頂「啊啊!!!……」,我感到他的大雞巴完全的進入我的穴內,我的嫩穴像是被撐開了一樣,我覺得有一點痛,卻又叫不出來。

阿倫抱住我的臀部,接著站了起來,用往上頂的方式幹我「哇啊啊!!這……這樣頂……我……太……太爽了……哦!……不行……會死……會死掉……啊!!……」,幹了一會兒,阿ken從後面抱住我說:「小伶,妳的菊花有沒有被男人玩過啊?」「嗚唔……有啊……你想幹啊……來唉……怕你啊……」阿倫停止了幹我,並用手分開我的兩片屁股,我儘量的放鬆自己,讓阿ken的大老二能進入我的肛門,但等他完全插入,我也被阿倫的大雞巴插到又升天去了。

接著他們倆不停的往上頂我,而且速度是一快一慢「哦啊啊!!……這……哦……不行……我會被幹死……啊……哦……會幹死我這騷貨的……爽死我了……哦……浪穴好美啊……屁眼也好美啊……你們的雞巴入死妹妹了……啊……喔………哦……」,我的身高只有168,被他們這樣扛著一前一後插我,我的腳根本碰不到地,我的體重讓我被他們完全的深入「啊啊!!你們插……哦……插的好深……啊啊……媽的!……好爽啊……哦……又頂到了……」阿倫不停的舌吻著我,我和他的舌頭互相交纏著,阿ken也賣力的舔我的脖頸和耳朵,我被他們搞的快感連連,我覺得我的高潮是接踵而來,根本沒有停止過。他們兄弟倆大約狂幹了我五個多小時,我的騷穴爽的快虛脫,天都快亮了,最後他們才射到我子宮裡面去。他們本來還想繼續好好搞死我的,但看我一副爽的快死掉的樣子,才在我的身上打手槍。最後,我在他們倆的懷中睡著了。

之後,我的小騷穴就變成他們倆的『發洩專用工具』了,他們幾乎每天可以幹我好幾次,而且都把我狂幹到不省人事才結束,而且他們也不在乎場地,有時候在速食店的廁所就搞了起來。最刺激的一次是在百貨公司更衣室,他們帶我去買衣服,結果在我換衣服換到一半就衝了進來,他們一個人在裡面幹我,另一個就在外面把風,那次他們一共輪姦了我五、六次,人家要打烊下班才停止。

有一次連續三天的假期,學校放假,我的穴又癢的想挨插,結果我又跑去住他們家(他們的親戚到中部出差),那也是他們在台灣最後的三天,那三天真是人生極樂。第一天晚上我們幾乎玩遍了所有可以狂操狂幹我的姿勢,直到我被他們兄弟倆亂幹的幹到昏了過去。隔天早上我先醒來,看到他們都還在睡,我就開始套弄起他們的肉棒,結果阿ken被我玩到射出。接著他們同時醒過來,阿倫說:「小伶,妳是昨天被我們幹的不夠嗎?」,說完兩個就撲了過來,我大叫:「是啊!呵呵!怎麼樣啊!……我就是故意的,你們來啊,我的小穴早就準備好體力來讓你們幹了啊啊!!……」,結果,我又被他們狂幹到昏死過去。

最後一天,我送他們去機場,原本是想要一個感性一點的送別的,結果他們又把我騙進男廁所,狠狠的幹了我三次,真是色性不改。從此之後,我的穴就一天不能沒有人插,我只好在學校裡找喜歡幹炮的對象,慢慢的,學校裡長的帥又體力好的同學,幾乎都插過我的小騷穴。現在3P、4P已經是斯空見慣,尤其我喜歡後面兩個洞被雞巴插著,嘴裡又含一支肉棒的感覺,更喜歡很多人排著隊,一個一個輪流死命的來幹我,愛死那種被狂插猛幹到浪穴翻紅,爽暈過去的感覺。

有一次,學校的橄欖球隊慶祝遠征勝利,在學校的大禮堂辦PARTY,那次只有我一個女生,足足應付四十個身材高大,體力一極棒的男生。他們一邊跳舞喝酒,一邊排隊等著幹我,身剩三個洞都沒閒過,搞的整個大禮堂音樂聲四起,我也狂叫連連,淫聲浪語,辭起比落……小穴裡的淫水卻也是一陣一陣的狂洩,從沒停過。[啊!這是誰啊……插的好用力啊……對……就是這樣插……繼續這樣幹我……後面的……再頂上來啊……哦……爽死……賤貨我快……快爽死了……小穴好美啊……美死了……啊……]此時我手裡還握著兩根肉棒舔著。[噢……歐……真好吃的肉棒……噢!

……]後來有人餵我喝一杯飲料。(事後才知道是強力春藥)在他們邊幹我的同時,小穴裡的淫水變的水流不止,全身開始發熱,穴裡好像有萬隻螞蟻在爬,奇癢無比。[啊……好癢啊……用力撞我……撞死我的小癢穴……浪穴癢死了啊……快……幹我…用力幹我啊……啊…這下止到癢了……好爽啊………嗚……對!

……頂住磨我……頂住穴心磨啊…美死了……啊……啊……哦……後面的別偷懶啊……繼續幹啊……啊……屁眼也爽死了……哦……幹死我……幹死我……讓我爽死好了……啊……啊……拜託各位大雞巴哥哥……讓我爽死在這好……好嗎……啊……我又……要……昇……天了……啊……]接著趴在男同學身上叫爽了暈過去,一堆人也沒閒著,還是輪流繼續幹我,一個接一個的幹,幹完射在我的穴內,且射的很用力,滾燙的精液,燙的我快感連連,陣陣酥麻……

[啊……好燙啊,誰的精液……射死我了……燙的我好爽啊……啊……又……射進來了……]

就這樣,從晚上八點一直搞到天快亮。我昏了過去.又被他們幹醒,爽暈了過去,又被精液灌醒,一直重複的被幹著,粉紅的嫩穴最少被射了八十幾次,少說也有喝了兩杯的精液,下半身黏胡胡的,從小穴?到大腿跟,他們才精疲力盡的放過我。但我還是意猶未盡,我還蠻喜歡的,誰叫我愛上輪姦。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