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那點破事

2016-06-07     檢舉     收藏

算起來,我和香雪在大學期間的做愛次數,恐怕都難以數的清楚了。但是,最令我記憶猶新,而且至今依然讓我時時回味的,還是第一次和香雪的那一場風花雪月還是在大二的時候,班上的一個女孩兒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個女孩兒身材修長,皮膚白皙,平時話不多,有一種古典的美人氣質,性格也頗文靜。當時在我的眼裡,那種美麗簡直就超凡脫俗。美麗是一種財富,美麗也是一種誘惑。因此女孩兒曾經一度是我們男生寢室里每晚的必修話題。

我平時也是少言寡語,獨來獨往。因此我很少參與到晚上那種無聊的有關她的性幻想的討論中去的,在大家激烈的討論聲中,我總是一個人默默地躺在床上戴著耳機聽音樂,聽睏了,也就慢慢地睡著了。但是在心裡,我卻很看不起同室的那些慷慨激昂唾星四濺偶爾夾雜幾聲很淫蕩的笑聲的兄弟。我只是在心裡暗暗下定決心要把她追到手。而我一直信奉的一句格言就是:叫得響的鳥兒沒蟲吃!

那天下晚自習的時候,我手裡拎了一本小說,若無其事地走在她的後面。在經過她的身邊的一剎那,趁別人不注意,我迅速地把那本書向她的手裡一塞,立刻轉身跑開了……但是在轉身的一瞬間我注意到了她眼裡流露出的一絲驚詫不說你也猜得到:我在裡面放了一張字條。

「香雪,明天晚上7點鐘校門口。不見不散。 劉岳。」

其實,對於這種貿然之約她會不會赴約我也沒有十足把握,但我的確無法使自己從她的一顰一笑一嗔一喜中解脫出來,換句話說,我已經被弄得神魂顛倒了,儘管她未必知情。因此,也顧不上那麽多了,只有拋開曾經無法放下的尊嚴,冒著被拒絕的危險而向她發出信號第二天吃過晚飯,我早早地就到了約定地點。等待總是漫長的,尤其是在這樣一種充滿期待的等待中,她是會拒絕還是接受這樣一個唐突的異性發出的約會請求?我心裡亂極了,根本就不知道會是什麼結果。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遠處出現了那個令我魂牽夢縈夜不能寐而且一直不知道是否會前來赴約的常常令我怦然心動的倩影她穿了一件白底藍色圖案的連衣裙,白色的高跟皮涼鞋走在柏油路上隨著她優雅的步伐發出極有節奏的篤篤聲。她走起路的姿態真的如嬌花照水,似弱柳扶風,平添了一種婀娜的神態,讓我看得如痴如醉。

她徑直向我走過來。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她臉上沒有絲毫平時慣有的的羞怯感,也沒有任何地扭捏作態,而是大大方方地走到我的面前。相比之下,我反倒一反常態,顯得有些侷促起來。

「你找我有事嗎?」「哦,沒,沒什麼事。」「有事你就說吧。」「這個…我…嗯…」我有些語無倫次了。

「那我們向前走走吧,邊走邊說。」看出我的窘迫,她這句話算是給我解了圍。我也真的嘆服她的善解人意,畢竟兩個人站在那裡談事情顯然沒有邊走邊聊來的自然。

「好,好的。」我胡亂地回應著,不停地在心裡罵自己「劉岳你究竟怎麼了?這到底是誰約誰呀!」

心裡這麼想著,表情和舉止也就自然多了。於是我們沿著學校圍牆外一條寂靜的林蔭小路漫無目的地向前走著,一邊走一邊開始聊些輕鬆的話題。

我們從最近的一次考試成績聊起,一直聊到雨果的《巴黎聖母院》和奧斯汀的《傲慢與偏見》。我現在才覺得,男女之間開始階段其實最合適的話題就是文學了!它可以在不露聲色的情況下悄悄地撥弄對方最纖細最敏感的神經,從而營造出一種溫馨而浪漫的交談氣氛。

我們就這樣向前走著,不時地會發出會心的笑聲。不經意間,街燈亮了,周圍的景物都籠罩在淡淡的黃色的光暈里。

「香雪,我們交個朋友吧。」我突然停下來,說了這樣一句話。「我,我…我們已經是朋友了呀。」香雪顯然沒有精神準備,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你應該知道我是什麼意思。」我靜靜地說。

「我…我…當然願意做你的朋友。」片刻的沉默之後,香雪的回答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真的沒想到香雪會這樣快就接受我。「我是說-做我的--女朋友-」我遲疑了一下,還是決定把話挑明。

「我知道的。」香雪低下頭,似乎很專注地在用腳尖輕輕地踢一顆小石子。「我願意和你在一起。」香雪的聲音很低,但是對於我來說,這無異於世間最響亮的回應。在樹蔭下的黑暗中我看不到香雪的臉,但我可以想像出香雪粉嫩的杏臉上飛出的那兩抹可愛的紅雲。

我伸出雙手,輕輕地拉住香雪的那一雙纖纖玉手。那雙手微微顫抖了一下,但是並沒有從我的手中抽掉。不知是由於緊張還是興奮,我感覺到香雪的手心潮潮的。我就勢在手上稍稍加力,香雪「哦」的一聲,豐滿而富有彈性的嬌軀就這樣輕輕地撲倒在我的懷中。「你--好壞--」香雪欲嗔又止,最後無聲地把頭深深地埋在我的胸前。

我可以感覺到香雪加快的心跳和有些粗重的氣息,也終於可以大致推斷出香雪為什麼沒有拒絕我。原因只有一個:香雪一定也暗暗地關注我很久了!平時我就能感覺得到這種看似無意的關注,真的。

還記得上個月那場足球比賽,下場後我走在最後面。但是香雪一直等到所有隊員都相繼離開才迎上來,把她自己的毛巾遞給我擦汗。當時真的幸福的不行,永遠也忘不了毛巾上散發出的那種少女獨有的淡淡的香氣…還記得當時我沒捨得擦,而是放在鼻端作陶醉狀地嗅了嗅,笑著還給了她。香雪則嗔怪地用指尖戳了一下我的額頭,說了句:討厭現在想來,香雪對我也一定有著朦朧的好感,只是從來沒有明顯地表露過在昏黃的路燈下,在這條幽靜而有幾分朦朧的林蔭小路上,我輕輕地擁著香雪,擁著這一份溫馨和浪漫,陶醉在這一片靜靜的愛的暖流中應該說,第一次約會就牽手已經是不小的成績。

之後的幾次約會,我們都是手牽著手,互相交流彼此對一些問題的看法,聊一些彼此都感興趣的輕鬆的話題。偶爾在人少的時候,我們會擁抱。這個時候任何語言都是多餘的,身體的接觸本身就是一種無聲的語言。當然,生理上也會起一些反應,開始的時候雙方都很難為情,但漸漸地彼此都能接受而且越來越渴望對方的這種反應。我會期待她不斷加重的呼吸和越來越緊地摟著我的腰部,從而將她的兩個豐滿的乳房緊緊地貼在我的胸前;而我會更緊地抱住她,把自己越來越堅硬的身體的某一部分用力地頂在她的小腹上,這時候我會產生難以抑制的快感,有兩次居然射了…但是,僅此而已,我遲遲沒有再越雷池一步--因為我覺得時機還不成熟。我們從電影院出來,已經是10點多了。按學校的規定,晚歸的話是要被通報批評的。沒有人願意因為談朋友這種事鬧得滿城風雨。「我們--去賓館吧。」我遲疑了一下,還是小心翼翼地提出了我的建議。

「我聽你的。」香雪輕輕地說道,然後羞赧而又可愛地笑了笑,算是回應我的提議。

我沒說話,只是望著香雪的臉----說實話,我喜歡香雪害羞的神態,更喜歡香雪笑的樣子。她一笑起來,臉上就會現出淺淺的兩個酒窩,十分迷人。偶爾笑得非常開心時,簡直就笑得花枝亂顫,笑出來的眼淚會不由自主地打濕她長長的睫毛,為那兩隻會說話的眼睛平添幾分我見猶憐的神韻。

我常常在想,如果香雪這種獨特的少女的魅力完全展現出來的話,恐怕世間沒有幾個男子會不為所動。

我俯過身去,輕輕地在香雪的臉上吻了一下。我們彼此都知道,今天晚上,那個期待已久的神聖的時刻就要來臨了。香雪的臉上又飛起了兩朵紅雲,那種嬌羞,給香雪本就十分美麗的面龐又增添了幾許嫵媚為了避免遇見熟人和同學,我們打車來到了距學校比較遠的一家中檔賓館。下了車,我讓香雪在賓館前面等我一會兒,我則快步跑到旁邊的成人用品店買了一盒保險套----我自己現在都驚嘆於那個時候的理智!我開了一個雙人間。和香雪進去以後才發現,雖然280元有些貴,但是條件相當不錯!

我進了房間,反鎖上門,然後走到窗前拉上窗簾,再折回來打開衛生間的門,然後頗有紳士風度地鞠了一躬,笑著對呆呆地一直站在那裡看我完成這一系列動作的香雪說:親愛的香雪公主,請您沐浴吧!

香雪含情脈脈地看著我,隨後嫣然一笑,深情款款地說了句:謝謝岳哥哥!不過不許偷看哦!然後作了個鬼臉,進了衛生間。

我笑著搖了搖頭,走過去躺在床上,聽著衛生間裡嘩嘩地流水聲,心裡卻在竊笑:小甜心,一會兒你整個人就都是我的了,哪還有什麼偷看不偷看? 不過,香雪的話還是讓我在腦海中產生了無限遐想我斜靠在床上,心不在焉地看著電視里無聊的節目,不知不覺竟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大約過了40分鐘後,香雪從衛生間出來將我搖醒:岳哥哥,輪到你了!

我睜開惺忪的睡眼,看著秀髮披肩,頰飛紅暈,膚白如脂,出水芙蓉一般的香雪,嗅著撲面而來的少女浴後的淡淡體香,產生了一種幸福的眩暈。說實話,這一刻真的不願意捨棄眼前的美景而進到衛生間去了。還是香雪把我強推到衛生間裡面去的,「好好洗乾淨哦!我等你!」。

我不情願而又無可奈何地關上門,匆匆地脫掉衣服,草草地洗了十五分鐘就出來了。當然,出於對香雪的關愛和呵護,身體的某些重點部位還是很用心地洗了一下。

大概十五分鐘後,我光著上身,下身圍著浴巾,從衛生間裡面走出來。

「怎麼這麼快?」香雪坐在床上咯咯地笑著,有些不懷好意地問我,「一定是沒有洗乾淨咯!」

「甜心,你可以親自慢慢地檢查哦!」我笑著坐到香雪的身邊,輕輕地把她摟過來讓她躺倒在我的大腿上。

「你好壞呵---」香雪半推半就地順勢倒在我的懷裡。她揚起臉,還是那麽迷人的笑著,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睛裡流淌著無限的愛意。有幾分鐘的時間,我就這樣擁著香雪,注視著她的眼睛,我能夠感覺到香雪的胸脯開始劇烈地上下起伏。

我慢慢地俯下身去,輕輕地吻著香雪的額頭,雙頰,和脖頸。香雪閉上眼睛,一任我溫熱的雙唇在她的臉上和脖頸上遊走終於,我的唇吻上了香雪小巧性感的雙唇。

香雪輕啟朱唇,我則長驅直入。兩隻舌頭開始攪繞在一起。此刻我能夠聽到香雪劇烈的心跳和逐漸加重的喘息。

我把香雪輕輕地放在床上,自己也順勢倒下來。我一邊吻著香雪,一邊在香雪的配合下用手除下她的半袖襯衣和黑色短裙。

現在的香雪,只剩下一雙白色的胸罩和黑色半透明的三角褲。香雪依舊閉著眼睛在盡情享受著我的熱吻。而我此刻卻有些心猿意馬,注意力已經開始由香雪嘴唇轉移到她的雪白胴體上。

我解開圍在身上的浴巾,隨手丟在一邊。然後把手從香雪的背部穿過去,輕輕解開她的胸罩,在她的配合下褪下香雪小巧迷人的三角褲。現在,兩個人在床上都是赤條條的了!

香雪顯然還有幾分羞澀。但在我鼓勵的眼神和溫柔的行為攻勢下漸漸開始進入角色。

我輕輕壓到香雪的身體上,為了減輕對香雪身體的壓力,我用肘部支撐著床墊。而雙唇則開始重新輕輕地吻向香雪的額頭,然後依次是眼睛,雙頰,脖頸。然後再慢慢地下移,開始吻香雪豐滿而又有彈性的雙乳,然後再向下,平坦的小腹,然後----開始進入敏感地帶了依照此前看過的A片裡面的程式,我輕輕地打開香雪的大腿,開始吻她大腿內側靠近陰唇的兩邊。

香雪依然閉著眼睛,但是從她身體的扭動可以感覺到她在忍受著快感的侵襲。陰道口也開始有晶瑩的液體流出,我想那應該就是愛液了。我舔了一口,有一點淡淡的腥味,但是對於那一刻慾火中燒的我,那無異於世間最最香醇可口的佳釀。不知不覺中,我已吞下好幾口。

而此刻我身下的小弟弟已經昂首怒目,勃然而起!我立刻抓起事先放在床頭已撕開的保險套,迅速地取出帶在小弟弟的頭上。這動作是如此之快,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要知道,我還真的是第一次使用這東西!

雖然已經整裝待發,但此刻我卻反而並不急於進入了。我趴在香雪的兩腿之間,仔細端詳著我曾在睡夢中想像過不止千遍的香雪的嬌穴。

我相信那絕對是世間少有的尤物!陰毛黑亮,分布規整。陰唇內斂,穴口很小,呈粉紅色。但處女膜已經並不完整。香雪曾經告訴我,小的時候,為治療自己的一種遺傳的怪病,香雪的媽媽曾經需要定期把郎中開的一種藥放進去。從那時起,處女膜就不再完整了。但是,也幸虧了那些藥治好了香雪的病。香雪的媽媽雖然有些內疚,但是女兒的病好了對她來說才是最大的寬慰,這也在某種程度上減輕了她對香雪的負罪感。

就我對香雪的了解,我絲毫不懷疑香雪的話,而且,我還暗自慶幸,香雪不必在初次性交時忍受破處之痛了,豈不快哉!

我用舌尖頂開香雪的兩片粉紅的小陰唇,一點一點地,輕輕地把舌尖插入香雪的嫩穴之中。隨著香雪輕輕地呻吟聲,她腿間帶著淡淡腥騷之味的愛液開始汩汩地流出來,流到我的嘴裡,流到我的舌上。那氣息真的令我心醉!

我貪婪地吞咽著香雪穴中流出的愛液,那種甘甜之氣頃刻間浸透我的五臟六腑,令我精神為之一振!就這樣用舌頭插了十幾下,我可以感覺得到香雪的慾望正被我一點一點挑起。於是我索性把舌尖抽出來,開始撥弄香雪小穴上方的蓓蕾。這種刺激對香雪來說顯然十分強烈!香雪的身體反應得更加劇烈,嬌軀開始微微顫抖,兩條玉腿腿也開始不停地扭動,口裡更是含混地呻吟著。

香雪的情動至深對我來說無疑是一支強心劑,我更加快了舌頭對香雪肉蕾的攻勢。在更加用力的用舌面摩擦和舌尖交替地進攻下, 香雪開始嬌汗淋漓,嬌呻不止,嬌喘吟吟,嬌態畢現!我知道香雪的慾望在不斷地膨脹, 是到了進一步加大攻勢的時侯了!於是我將舌頭從肉蕾上移開,將舌頭隆起成圓柱狀,用力伸直,這樣就使舌頭具備了陽具一樣的功能!我輕輕地,在香雪醉人的呻吟聲中,將前細後粗的陽具一樣的舌頭插入香雪淫液淙淙的粉里泛紅的嫩穴…香雪似乎在快感的衝擊下羞恥感已被麻木, 淫叫聲開始大了起來。那撩人心魄銷魂蝕骨的浪叫聲在房間裡迴蕩, 聽得我心酥骨軟, 更加快了舌頭在香雪的陰道中來回抽送的頻率。隨著我的舌頭在香雪的小穴中不停地抽插,香雪的呻吟一浪高過一浪,淫水汩汩流出, 床單濕了一片我知道總攻的時候就要到了!於是我擡起頭,將整個身體向香雪的嬌軀壓下……在吻上香雪灼熱的雙唇的同時,我騰出右手,扶住我身下那條堅硬之物,緩緩地插入香雪愛液橫流的嫩穴中。剛插入的時侯,因為初次交合,香雪還是有些緊張,不禁輕聲地哦了一聲。但是因為此前我看過A片,對前戲的過程和對方的泛應以及需要注意的細節非常清楚,整個前戲非常自然流暢充分, 香雪在心理上已經接納了我,所以從精神到肉體上都比較放鬆,加上充分的前戲使香雪分泌了大量的愛液,在一定程度上緩和了初次交合的緊張氣氛和香雪身體上的的不適應,所以在我的膨脹的**就著淫水緩緩地插入香雪濕滑的陰道中的時侯,香雪雖然仍有些吃驚,但很快就被陰道中充實的快感所吞沒,索性閉上眼睛,很放鬆地體驗著我的陽具帶給她的從未有過的快感在快感的驅使下,我逐漸加快了抽插的力度與頻率。 每一下都感到有很緊的壓迫與裹握的感覺, 雖然已不是處女,但是香雪的陰道很緊, 可以感到來自裡面的陰道壁的強烈的有節律的收縮。 拔出時甚至可以見到我的肉棒邊緣隨著抽動而帶出來的香雪粉色的穴肉, 插入時又被肉棒擠進陰道,增加了陰道對肉棒的擠壓和緊握感。這是一種征服的快樂和交合的快感交織在一起的從未有過的愉悅感!要不是昨天晚上手淫了兩次,我想我肯定很快就會舉槍投降的! 我想起昨天晚上躺在宿舍床上邊想著香雪的裸體邊手淫的情景,有誰會想到,僅過了一天,夢境就變成了現實我的腦海中雖然閃現著不同的場景,但是身下卻絲毫沒有放鬆。 其實當時還沒有注意到,這種心猿意馬客觀上在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快感度並延長了我射精的時間,現在想來卻成了一件無心插柳的好事!我不停地插入,拔出,再插入,再拔出, 同時開始感到身下的快感在不斷的堆積,仿佛火山在噴發前山體中岩漿的暗流涌動,不同的是我體內的是精液,但是那卻是帶著岩漿一般熱度的液體為了延緩最後時刻的到來,儘可能久一些體驗這世間最美妙的銷魂時刻,我中間有意地停了幾次,雖然每次只有幾秒鐘,但是卻都是在即將噴發的那個關鍵時刻戛然而止,的確非常有效,我幾乎崇拜起自己的技巧來了

當然,我知道控制的難度會越來越大,但是我也在期待著最後時刻的到來。 我開始加大了插入的力度, 每一下都直搗花心, 每一下都連根拔起…在香雪醉人的呻吟聲中,可以聽到清脆的肉體的撞擊聲,這聲音就如同策馬揚鞭的聲音,在催動我挺槍突刺的攻勢…在我的猛烈抽插和大起大落的進攻下,香雪雙眉微蹙,雙手緊抓被角,口中則浪叫連連,身下卻淫水汩汩。我可以感到陰囊前壁在撞擊香雪大陰唇的瞬間所帶來的巨大快感,這種快感同陰莖每一下深插入香雪小穴最深處的快感匯合,使我不由得開始加快抽插的速度,我身下的快感一浪高過一浪的襲來。終於二百餘下後,還是因初次交合經驗無多,無法忍受身下巨大的快感的衝擊一瀉如注過了好久,我和香雪才從快樂的巔峰上回到現實。

我們赤身裸體互相擁抱著,我們喃喃低語著,回味著剛才的暴風驟雨般的瘋狂,倦意全無。

就這樣,我們用赤裸的肉體和赤裸的靈魂,在這個充滿柔情的夏夜,一任愛意在彼此的心間流淌。很快,香雪雪白的少女的胴體和她所散發出來的淡淡體香重又喚起了我衝鋒的慾望。在這樣一個夜晚,面對這樣的無邊春色,我根本無法自已。於是重整旗鼓,提槍上馬,縱橫馳騁,梅開二度就這樣,我們幾乎一夜無眠。

三點鐘,正當我又要第五次躍馬揚鞭的時候,香雪笑著阻止了我。

即使是美味也不能食之無度喲!身體要緊呢,睡一會兒吧,我要你抱著我!

我無法拒絕,雖然年輕,身強體壯,但一夜之間春風四度也確實有些疲憊。

於是我擁著香雪,慢慢地進入了夢鄉我現在還記得,第二天我們是中午十一點半起床的!

這是我和香雪第一次的經歷,以後的情況反而記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在以後的三年里很多地方都留下了我和香雪瘋狂的足跡——華燈初上的小徑,夜色朦朧的校園,通宵影院的包廂,月色籠罩的操場,假日傍晚的公園那個時候也很害怕,因為並不是每一次都準備十分充分。有的時候出來時就沒有帶套套,而情不自禁時再去找尋周邊有無出售已是為時過晚,又何況那個時候再去找尋無疑會大煞風景,也就只好抱著僥倖的心理,冒險一試了。說真的,不帶套套的感覺還是蠻棒的!但是因為我和香雪都比較理智,除非情非得以,我們不會以身犯險。好在這種時候不多,香雪也很幸運——意外一直沒有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