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賭注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3)

達倫是個天生的失敗者。

的確,他和我有著不錯的交情,我也蠻喜歡他這個人的,但是他是那種很不切實際的夢想家。

他總是想著要快速致富的方法,卻不在乎身邊的錢一點一點的流失,自從我和他見面開始,他總是不斷的向我借錢或是要我投資什麽,我賺的錢不少,可是我想要投資的是真正有潛力的資産,而達倫只想著投機,所以我每次都拒絕他,他說我以後一定會很懊惱的,沒錯,我是很懊惱,懊惱我的朋友在最近的投資又賠了一大筆錢。

達倫的外型是那種很俊俏的男孩,留著瀟灑的長發,有著高挺的鼻樑和迷人的眼睛,很多女人都會爲他而著迷,但是他卻令人意外的對老婆十分忠心,他總是向人吹噓著他的老婆,說她對他多麽忠誠,說她會願意爲了他做任何事情,說他是怎麽讓她言聽計從的。

他沒有說謊,他的老婆小菁是個十足的辣妹,染了一頭讓我著迷的紅發,一雙修長迷人的美腿,但她卻甘願當他的點綴,我實在不知道爲什麽,小菁除了讓我忍不住性幻想的外型之外,她也是個相當聰明而風趣的女孩,她是那種無論出現在什麽場合都十分亮眼的女孩。

她剛好在我最喜歡去的餐廳當經理,當我知道她是我朋友的老婆的時候,感覺真是他媽的不爽,我的道德良知讓我不敢再對她有非分之想。

有一天我和朋友在餐廳用餐的時候,達倫和幾個朋友走了進來,他看到我之後來到我的身邊,用他一貫發牢騷似的聲調告訴我說他有事情要和我說,我一聽就知道他一定又要向我要錢,我跟朋友說了一聲,然後和他到另一張桌子坐了下來。

『劉哥,我需要幫忙。』達倫叫我劉哥,我討厭其他人這麽叫我,我的名字是劉偉明,我堅持別人叫我的名字,可是不知道爲什麽,達倫這麽叫我的時候聽起來還不錯,所以我讓他成爲了例外。

『劉哥,我需要一百萬元。』

我無奈的笑了笑,『達倫,你在我身上連五塊錢也拿不走,在我們開始談之前,你就該知道你這是在浪費時間了。』

達倫看了看四周,然後朝我靠了過來。

『這次的計畫穩賺的啦,老兄,我說的是真的!六個月以後這一百萬會變成一千萬,到時候我會還你五百萬元,我是真的有把握才找你的,劉哥,你一定要相信我。』

『達倫,你什麽時候才學的會?你哪一次真的賺到錢了?你只是被別人的花言巧語騙了,不,達倫,我不會答應的,我一塊錢也不要出,所以不要再和我提這件事了,你這是在浪費我們的時間,現在,讓我請你一杯酒,我們把這個不愉快的話題忘掉吧。』

達倫的反應卻和平常不同,他沒有讓我請他,我原本以爲這是天塌下來都不可能發生的事,但現在卻的確發生了,達倫心情激動嚴肅的看著我,我從沒有看過他這樣的表情。

『我需要這筆錢,老兄,小菁最近常在抱怨我沒有負擔起足夠的生活費,她說再這麽下去她要離開我了,我一定要靠這筆錢來翻身,劉哥,你這次一定要幫我,求求你,我不能失去她。』

雖然達倫說的很誠懇,但我一點也不替他擔心,我知道小菁時常會報怨達倫這種沒有目標的生活,而且這次她似乎將話說的更狠,可是她才不會離開達倫,小菁是那麽死心眼的女人,即使整個世界都爲她而傾心,她的眼中還是永遠只有她的丈夫,即使他會拖累她、會束縛她,她也會死心蹋地的跟著他。

沒錯,達倫是個輸家,而小菁是那麽出色的女人,但除非有天大的事情發生,小菁才有可能離開,負擔85%的生活費絕不足以成爲她離開的理由。

『達倫,放輕松,小菁哪裡都不會去的,聽我說,如果你真的想要認真賺錢的話,聽我的忠告,去當業務員吧,你有著天生的好口才,大家都喜歡你,我可以推薦你幾個地方,對你而言,業務一定很容易勝任的,我可以親自訓練你。』

達倫看著我冷笑著,『你的訓練包括那些什麽心靈成長的垃圾書籍嗎?』

『「思考致富聖經」不是什麽垃圾書籍,它比你喜歡的金字塔計畫創造了更多的百萬富翁,它會讓你找到目標!』

『喔,這樣我就能當個四處奔波的可憐業務員了?不,老兄,不可能!』

『可憐?達倫,你知道我三年前就離開了公司,可是因爲我留下來的業績和帶出來的業務,我現在每個月還有超過十萬的收入!達倫,要進入那些公司得要靠點關系,可是我可以讓你直接進去,我在離開公司後,他們一直求我回去,因爲沒有其他的業務可以達到我的成績,可是我相信你可以,只要你願意聽我的,照我的話去做。』

我可以從他的表情看出來他一點也沒聽進去。

『拜託,劉哥,我會還你五倍的錢!這真的攸關我的生死!』

『不要,放棄吧,我一塊錢也不出,達倫,我現在很餓了,而且你也還有朋友在等你。』

我站了起來,但他竟然在這個時候起了那個可怕的念頭。

『我跟你打賭。』

他話一說出口,我就猶豫的停止了動作,我也不是好賭成性,只是當人家這麽挑釁的向我挑戰,我就覺得很難拒絕,盡管達倫連買包菸可能都要和我借錢,不過我還是想聽聽他要說什麽,我坐了下來。

『你到底有什麽打算?』我問著。

達倫笑了起來,又做出那種充滿自信的表情,我真爲他可憐,就像我說過的,這家夥是個天生的失敗者,這也是爲什麽我想再坐下的原因,不論他要賭什麽,我一定會贏,輸家總是會做出讓自己失敗的決定,這是這個世界不變的定律,只要我答應了,達倫只有認輸的份。

『很簡單,我給你一個去勾引小菁的機會,如果你成功的話,那麽,這就是你的獎金,和我的老婆上床,』我想要表達意見,但達倫卻舉起手示意我不要說話,『我知道你喜歡她,我可以看到你每次看著她的眼神,不要以爲我沒有注意到,我也知道你一直沒有行動是因爲我們是朋友,這樣正好,我給你一個機會,但是如果她拒絕你的話,你就要給我一百萬,成交?』

『我不同意,達倫,你不該拿你的老婆來當賭注,這樣太不尊重她了。』

達倫笑了出來,『得了吧,劉哥!別說這些冠冕堂皇的話了,我知道你的風流史,我知道你覺得沒有女人可以拒絕你,我知道你以爲你可以很輕松的得到小菁,可是我告訴你,你錯了,她不像其他的女人,她對我是百分之百的忠誠。』

我做了一個我從沒做過的決定,我想告訴達倫我的秘密。

『聽著,達倫,我要讓你知道一件事情……』

『怕了嗎?』達倫打斷了我的話。

我失望的看著他,『達倫,我這是爲了你著想,爲了你的婚姻著想,請你聽好我要說的,我要告訴你爲什麽我可以對其他的女人無往不利,爲什麽我不能答應你的賭注。』

『聽著,劉哥,不要拿業務員那一套來對付我,假如你怕輸的話,直接說出來就得了,你知道小菁不會給你任何機會的,因爲她只愛我一個,不管你多有錢、長的多好看、嘴巴多甜都沒有用的,小菁不可能背叛她的婚姻。』

我看著達倫,覺得真爲他可憐,他確實很了解小菁,也很了解我的個性,知道這樣激我會讓我答應,不過我真的喜歡達倫這個朋友,我想再給她一次最後的機會,但是我還沒有開口,他就給自己找了死路。

『而且,我說出來你不要生氣,就算小菁真的背叛我,也不可能找像你這樣的老頭。』

我生氣了,我覺得我已經忍耐夠了,既然他給我這樣的機會,我也不想再否定自己的慾望,我會得到小菁,好好的給這個混蛋一個教訓。

『好吧,達倫,我答應你,可是你要了解,當我贏了的時候,這一切都不能恢複了,如果到時你不再把我當朋友,那隨你,可是請你記住,是你自己讓你老婆走到這一步的,她是無辜的。』

他聽完我的話,笑了幾聲。

『別擔心,劉哥,你想太多了,擇期不如撞日,小菁告訴我她今天要做報表,這代表她至少會在餐廳待到淩晨三點,到時候員工都離開了,餐廳裡面只會有她一個人。』

我真不敢相信達倫這樣說,『你要我在這里待到三點?去你的,選其他的時間吧。』

『對不起,可是我明天就需要這筆錢,所以非得今晚不可,而且在這里也比較容易安排,我可以從辦公室偷看你們的狀況,確定你事後不會跟我胡說八道。』

我感到很憤怒,大家都知道我做人是最講信用的,要是打賭輸了,我一定乾乾脆脆的付錢,他竟然這樣侮辱我的人格,不過我強忍住憤怒,想給這個笨蛋最後的台階,『達倫,我覺得這樣監視我和小菁並不好,你先回家去,我留在這里,我會把我做的一切拍下來,這樣你信得過吧?』

『不,我想要看看你這個大情聖的實況表演。』

『我之前讓你看過了,達倫。』

『可是那是個蕩婦,不是像小菁這樣的良家婦女。』

這場對話中我第一次笑了,我等不及想讓達倫知道事實,我同意了他的條件,然後回到了我的朋友身邊,桌上的餐點吃起來比平常更加的美味,我終於可以得到小菁了,雖然對達倫有點過意不去,可是這是他自找的。

時間很快的流逝,我的朋友先離開了,小菁也在餐廳出現,她一邊忙進忙出的,一邊和我和達倫還有他的朋友聊天,到了打烊之後,除了我和達倫還有一些餐廳的員工,大家都離開了,當然小菁也還在。

我和達倫聊著天,邊喝著酒,一直到了淩晨兩點,餐廳的員工也全部都離開了,終於是時候了,達倫會告訴小菁我有事情要告訴她,他可以幫她處理報表,讓小菁先來這里找我。

我最後一次警告著達倫,『達倫,我絕不會再說一次了,假如你讓小菁過來,毫無疑問的,我會立刻和她做愛,而且我是不會草草了事的,我會用我最好的本事干她,無論如何,你不能從辦公室出來,你只能在那裡看,這一切是你自己安排的,你只能待在那個辦公室看著你的老婆和這個老家夥做愛,你真的願意嗎?』

達倫有點訝異的看著我,他知道我是不會隨便說說的,我看到他眼中閃過了一絲猶豫,但一下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一貫的自信,『當然,劉哥,我會好好的待在辦公室,看看你有什麽本事勾引我老婆。』

達倫竊笑的走了出去,無論如何,我已經警告過他了。

沒多久後,小菁帶著甜美的笑容走了進來,站在我的面前,『什麽事情,偉明哥?達倫說你有話想告訴我?』

我看著她的眼睛,決定不要浪費任何時間了,我根本不需要勾引她,我等這一刻好久了,我想要上她,我決定立刻就開始,我深深的凝視著她的雙眼,說出了那個指令。

『熄燈,小菁。』

小菁的表情鬆弛了下來,眼神變的空洞而茫然,那個指令仍然有用,其實我並不訝異,我一向都不懷疑自己的能力。

我朝小菁的走了過去,她真的太誘人了,我站在她的面前,像貓看到老鼠般貪婪的看著她,天啊,我終於可以品嘗她甜美的身軀了。

『跪下來,口交。』

沒有任何的猶豫,小菁立刻跪到了地上,拉下我褲子的拉煉,將我的陰莖含進了嘴裡,我看著攝影機微笑著,對著鏡頭豎起了拇指,我願意付一百萬來看看達倫現在的表情。

不過我很快就忘了達倫,因爲一個我夢寐以求的美女正跪在我的面前吸吮著我的陰莖,以往我都會要求我的催眠奴隸怎麽做好口交,但這小菁顯然並不需要,她十分熟練的吸吮著我的陰莖,不時充滿誘惑的舔了舔我的龜頭,完全了解怎麽讓一個男人舒服,我先讓她幫我服務,讓達倫好好的看清楚,然後才決定繼續。

『夠了。』

小菁停止了動作,讓我的陰莖離開了嘴裡。

『小菁,站起來,脫掉內褲。』

她服從著我的命令,將雙手伸到裙子裡把那件粉紅色的小褲褲拉了下來。

『現在把裙子掀到腰部,坐到桌子上去。』

她完全的照做著。

『我現在要舔你的私處,小菁,你會感到無法置信的高潮,而且每次的高潮都會比前一次更強烈兩倍,也會讓你對我更加的服從而忠心,即使是在你清醒的時候。』

我在她前面拿了張椅子坐了下來,品嘗著她甜美濕潤的花瓣,用舌頭舔弄著她陰道內的小肉球,沒多久後,她就達到了第一個高潮,隨即又到了另一個更強烈的高潮,然後又到了再加倍強烈的高潮。

小菁瘋狂的呻吟著,我知道監視器並無法傳送聲音,不過我想達倫應該想像的出來他老婆發出的是怎麽樣淫蕩的聲音,我繼續的舔弄著她的私處,她的高潮程度也不斷的攀升,最後我終於憐憫了停了下來,我的嘴唇上沾滿了她甜美的汁液。

『小菁,站起來,上半身趴到桌下。』

她照著我的話做著,我將她的裙子拉了起來,把她的大腿分開。

『小菁,當我的肉棒一插入你的體內,你就會立刻達到高潮,每次插入都會讓你得到一次高潮,而且像之前一樣,你的每次高潮都會比前一次更加兩倍的強烈,每次高潮,都會讓你愈來愈完全的服從我。』

我將硬挺的肉棒一口氣插入她的花心,小菁立刻顫抖著身體,隨著我每次抽插著,小菁的顫抖與呻吟也愈來愈強烈,我奮力的扭動腰部,加快了速度,小菁幾乎是慘叫了起來,我不知道她已經達到了什麽樣的高潮,我可以感到她的陰道一陣陣的痙攣,緊緊的壓迫著我的肉棒。

我稍微慢下了來,停止了動作,給她一點喘息的時間,並持續的告訴她,我會繼續給她高潮,而每次高潮都會讓她更完全的服從我。

我用我能想到的各種方式干著她,她的高潮也毫不間斷的湧現著,我知道時候到了,她對我已經完全無法抗拒了,雖然我還想繼續,但我想小菁也已經到達了極限。

我再度讓她跪到了地上,我想讓小菁用嘴巴幫我射出來,因爲我想到了一些事情,達倫常向我抱怨著小菁不肯讓他顔射,她覺得那樣做很沒有人格,她願意吞下他的精液,但就是不願意讓他射到臉上。

『小菁,當我說「射了」,你會停止幫我口交,讓我在你臉上射精,當你感到我的精液射到臉上時,你會得到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次高潮,在那之後,你只能徹底的服從我。』

小菁熟練的用舌頭挑逗著我的龜頭,吸吮著我的陰莖,我很快便到達了極限,『射了!』我喊著。

她將我的肉棒從嘴裡拿了出來,我將白濁的精液一股腦的射到她的臉上,小菁的動作一瞬間凍結了起來,她張大了嘴巴,但卻發不出任何聲音,然後整個人癱軟了下去,我看著攝影機微笑著,對達倫比了個完成的手勢。

我將衣服整理好,然後達倫砰的一聲推開了門,他看起來像個瘋子,我實在不能怪他,可是我也不覺得對不起他,我好幾次警告他了,這個渾蛋自己不聽的。

小菁慢慢的蘇醒了過來,我命令她站起來,她站起身來,臉上掛滿我的精液,雙眼仍舊無神的凝視著前方。

『你真他媽的混蛋!你說是我的朋友,竟然對我做出這種事情?你怎麽可以這樣背叛我的信任?這就是你所謂的朋友嗎?』

我早知道他會說這種話,我故意裝著沒聽懂,『達倫,我跟你說過我一定會贏的。』

『聽你在放狗臭屁!她一過來就和你做愛了!你們兩個早就背著我做過好幾次了吧!我他媽的要殺了你!』

『達倫,她從來沒有背叛過你,我剛剛就想告訴你我是怎麽讓女人對我投懷送抱的,你就是不聽,如果你聽我的話,你現在就不會做出這種不切實際的指控了,不,你根本不可能繼續這場賭局。』

『你到底想說什麽?』達倫憤恨恨的看著我。

『達倫,我是一個很老練的催眠師,我對於讓對方在不知情的狀況下進入催眠狀態有著很深的研究,小菁根本不知道她自己在做什麽。』

達倫做出了非常古怪的表情,像是看著一個神經病一樣,我可以看的出來他完全不相信我,可是我可以給他證明。

『小菁,將左手向前伸直,沒錯,就像這樣,現在,你的左手臂變的非常堅硬,就像是鋼筋一樣,無論如何也不能彎曲,沒有任何人能折彎它,非常堅硬的鋼筋,小菁,你的手臂現在是堅硬的鋼筋了嗎?』

『是的。』

我轉過頭看著一臉困惑的達倫,『試試看,扳動她的手臂。』

『什麽?』

『試試看就對了。』

他走到了他老婆的身邊,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臂往下壓,可是不管他多麽的用力,小菁卻一動也不動的,然後他試著往上扳,小菁的手臂仍然沒有絲毫的移動,達倫退開了一步,眼神中充滿了驚懼。

『你催眠了她!你這個混蛋催眠了她!』

我讓小菁將手放下,也應該讓她加入我們的對話了。

『小菁,當我說出指令後,你會清醒過來,並且記得今晚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點燈,小菁。』

小菁眨了眨眼,看了看四周,然後吃驚的張大了雙眼。

『喔,天啊!你……你強暴我!我怎麽可能讓你這樣!你催眠我!』

我看著她微笑著,『小菁,冷靜下來,到浴室去盥洗一下,然後再回到這里來,動作快一點。』

她慢慢的冷靜了下來,然後沒有多問什麽,就照著我的話走到了浴室,我邪邪的笑著,現在的她即使不在催眠狀態,也會完全的服從我的命令。

我讓達倫坐下來,告訴他在小菁回來後我會清楚解釋每一件事情,她坐了下來,但仍然充滿敵意的看著我,沒多久後小菁回到了這里,我也讓她坐下,她的動作小心翼翼的,似乎不太敢面對達倫的眼神。

『小菁,首先我要讓你知道今晚這件事的起因,是達倫他爲了向我要一百萬去投資,我拒絕了他,所以他就把你當成賭注,我拒絕他,並試著告訴他這會有什麽後果,但他不理會我,而且不斷的挑釁我,所以我答應了。』

小菁吃驚且憤怒的看著達倫,一下子達倫便變成處於了下風,他不敢看小菁的臉。

『我試過了,』我繼續說著,『我想告訴他有關催眠術的事情,向他承認這是我在情場上無往不利的手段,我現在已經很成功了,不需要一直用這種方式,可是當我很想要得到一個女人,但她卻一點也不被我吸引,我還是會用催眠來達到目的,達倫,因爲我們是那麽要好的朋友,我原本想向你承認的,』

我看著小菁,『我在第一次見到你時就催眠了你,並且讓你爲我口交。』

他們兩個人都張大了眼睛,『什麽!?』兩個人一起喊了出來。

『小菁,你應該還記得,今天晚上,我只是對你說了一個後催眠指令,會有這樣的指令當然是因爲你之前已經被我催眠過了,就是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那個晚上,達倫,在你罵我之前我要先說明,那是在我知道小菁是你老婆之前的事。』

達倫仍然不諒解的看著我,我繼續說著,『認識你的時候,你並沒有向我介紹小菁,是因爲她來到這間餐廳工作,我才第一次看到了她,也是在那個時候催眠了她,隔天,當你們一起出現在餐廳,並向我介紹她是你老婆的時候,我就發誓我絕不會再碰她,我也一直遵守著自己的誓約,直到今晚,我想你還是有點懷疑,小菁可以證實我說的是真的。』

小菁的臉上充滿了疑惑,『可是我什麽都不記得啊!』

我笑了一下,凝視著她的雙眼,『想起所有的事情。』

小菁的眼神一下子變的茫然,然後很快的又回過神來,訝異的看著我,『喔,天啊,竟然是真的!』

我看著達倫的模樣像是一下子老了十歲。

『當然是真的,我見到你的第一個晚上就無法克制自己的慾望,你的紅發太吸引我了,而且你長的那麽的美麗,我向你搭訕,你雖然很客氣,可是我知道你對我一點意思也沒有,所以我決定要催眠你。』

小菁不敢相信的看著我,我繼續說著,『當我看到你又要回到辦公室的時候,我假裝要去洗手間,走到了你的面前,一邊和你說笑,一邊用我熟悉的握手誘導法讓你進入了催眠狀態,我很快的給你幾個指令,讓你請我留到餐廳關門以後,並再度催眠你。』

我看了看小菁,再繼續說著,『這樣倉卒的催眠成功率並不高,我沒有足夠的時間引導你進入更深的催眠,可是很幸運的,你對催眠有著相當優異的感受度,你完全的服從我的指令,即使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爲什麽要邀我留下來,我現在還記得當餐廳關門後,你請我到你的辦公室去,那一臉莫名奇妙的可愛表情。』

我笑了笑,『我沒有讓你困惑太久,到了辦公室後,我就說出了我給你的後催眠指令,而你立刻回到了催眠狀態,那個時候,我從容的引導你進入更深的催眠狀態,並加強我給你的後催眠暗示,並讓你給我一次銷魂的口交,你真的很有天份,小菁,我從沒有那麽舒服過,我以後還想要再享受。』

達倫看著我,眼睛冒出了火,『去你的,劉哥!這一點也不有趣!給我離小菁遠一點,否則我殺了你!』

我笑了笑,而達倫只是更加的生氣,『有什麽好笑的!』

『達倫,在你提出這個荒謬的賭局後,你就失去了小菁了,首先,我利用這個機會徹底的得到了她,現在的她無論是身體或心靈都無法抗拒我了,她會完全臣服我的命令,我的每一句話,都會成爲她深信不疑的真理。』

達倫看了看小菁,小菁沒有什麽反應,像是在證實著我的話。

『而且,即使我沒有這麽做,她也會離開你,她也經容忍你夠久了,不是嗎,達倫?從你們認識開始,你的每個承諾都只是證明了你的不成熟與愚蠢,你不懂得腳踏實地的珍惜眼前所擁有的,只會去追求一步登天的美夢,小菁一直陪在你的身邊,幫你處理善後,給你無私的愛與支持,當你又在追求著不可能的夢想時,小菁一個人默默努力的工作著,你不能再要求她給你更多了,達倫。』

我吸了一口氣,聲音也顯出了憤怒,『可是你不但不感激,還做出這樣的事情,你在她不知情的狀況下把她當做賭注?你沒想過她願意嗎?她會高興你這麽做嗎?達倫,這是你自找的,你們之間已經完了。』

『你不要胡說!你只是想把她占爲己有而已!我告訴你,你不會得逞的,聽好,劉哥,除非你殺了我,否則我不會讓你和小菁離開這里的!』

『你不想問問你老婆的意思嗎?』

『去你的!你說你已經用催眠術控制了她!她當然會說她要離開我,她當然會說她願意跟著你,劉哥,我不會讓這件事發生的,我會和我老婆繼續在一起,如果你真的那麽想要她,你得先打倒我。』

我看著達倫,考慮著自己下一步該怎麽做,真要打起來的話,我有把握可以獲勝,可是這沒有意義,而且我也不想讓他受傷,既然我已經得到小菁了,我想要表現我的肚量。

『熄燈,小菁。』

我一說出指令,小菁的眼神立刻失去了焦點。

『小菁,現在,我曾經給你的命令都消失了,它們將不再影響你,不再存在於你的心裡,你將不再需要服從我,無論是你的潛意識,或是清醒的你,我對你的影響將完全的消失,你完全的擁有自由的意志,你可以做出自己想要的決定,當我數到三你會清醒過來,覺得很輕松並且充滿了精神,完全的脫離我的控制,一、二、三,醒過來,小菁。』

小菁眨了眨眼,眼神恢複了靈活,她的嘴角愉悅的牽動了一下,但立刻皺起了眉頭,嚴肅的看著達倫。

『達倫,你怎麽可以這樣?你怎麽可以把我當做賭注?這就是我在你心目中的份量嗎?就像是籌碼一樣?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會這麽對我!偉明哥說的沒錯,我受夠了,達倫,你有爲我想過嗎?如果偉明哥沒有解除我的催眠,我可能一輩子都要當一個奴隸了!我要和你離婚,達倫,我無法再跟你一起了,你最好趕快想想你以後要住哪裡,不要和我爭辯,房子登記的是我的名字,我不在乎你要去哪裡,離婚之後我們就一點關系都沒有了。』

達倫眼中泛著淚光,『可是我愛你啊,小菁。』

『我知道,達倫,我也愛你,可是我知道你還會這麽做,我不要再當你的籌碼了,達倫,成熟一點,拜託你,我們之間已經完了,我不想傷害你。』小菁說完之後看著我,她走到我的面前,看著我的雙眼,微笑著,但突然扇了我一巴掌。

『這是回報你催眠了我,我以爲我們是朋友,達倫把我交給你,不代表你就可以對我做出這樣的事情!不要以爲我會跟你在一起,離我遠一點,我一秒鍾都不想再看到你,如果我不是還有工作要做的話,我會立刻離開這里,現在請你們兩個滾出去,我還要處理報表,達倫,我回家後不想看到你,如果你還找不到地方住的話,就給我待在客房裡,不要讓我看到!』

我們兩個出去了之後,小菁重重的將門關了起來,達倫還想辯解些什麽,但已經聽到了小菁走遠的聲音,我往車子走了過去,但達倫跑過來擋在我的面前。

『都是你的錯,劉哥!都是因爲你我才會失去小菁!』

『假如這樣想會讓你好過一點的話,那請便,現在請你讓一下路。』

『你這家夥根本不算是個男人!別以爲你那套狗屎催眠也可以用在我的身上!』

我訕笑著他的愚蠢,『達倫,記得三個禮拜前我們去打撞球嗎?你和小陳賭球,要我出一萬塊。』

達倫疑惑的看著我,『記得啊,你還支持我,因爲你也討厭那個家夥,想要我給他好看。』

『是啊,達倫,小陳那家夥真的很混蛋,那你記得比賽前我把你帶到角落去說了一些話嗎?』

『記得啊,你激勵我,教我怎麽打敗他。』

我笑了笑,『你記得我到底說了些什麽嗎,達倫?』

我看著他努力的回想著,但是什麽也想不到,『嗯……不記得,那又怎麽樣?你到底幹嘛提起這件事?』

『我就說嘛,達倫,你是個失敗者,』達倫聽到我的話又憤怒了起來,我沒有理會他,繼續說著,『你做的每一件事都註定失敗,這就你的命運,你記得我曾經那麽放心的把一萬塊的命運交託在你身上嗎?而且不只是錢的問題,這筆錢還得送給我最討厭的小陳,你一定會輸的,如果只是對你說了些激勵的話根本沒用,我做了讓你一定會贏的事情。』

達倫張大了眼睛,終於理解了我說的話,他握起了拳頭,可是一切都太晚了。

『熄燈,達倫。』

六個月後……門鈴響了起來,開門後看到了小菁,我並不吃驚,我讓她到客廳來,給了她一杯飲料,可是她不要,我在她的對面坐了下來。

『你看起來很好,小菁。』這是事實,她看起來比半年前更美麗了。

『謝謝你,我過的很好,達倫離開以後,我覺得很自由,』她稍稍揚起了眉毛,『你給我的自由。』

她低下頭吸了一口氣,又繼續說著,『他完全沒有和我爭執,同意了我所有的安排,簽了離婚證書,安靜的離開了,我以爲他一定會頑固的說什麽也不肯簽字,可是他竟然這麽乾脆。』

她看著我,突然我們四目交接,她趕緊看向了別處,然後又回過頭來看著我。

『看到我你一點都不訝異嗎?』

我不想隱藏什麽,『不,小菁,我並不會訝異,我早就知道你會準時的過來,完全在我的計畫之中。』

她美麗的雙眼突然閃爍了起來,『你這個混蛋!你對我做了什麽?這段時間我滿腦子都是你!』

『這是一定的,因爲當時你經曆了你生命中最棒的一次性交,沒有任何男人可以再給你這種感受,我確實解除了所有的催眠命令,可是那些記憶仍舊留在你的腦海里,記憶中那些性的美好是你從來不曾感受過的,所以你一定會回到這里,想要再一次得到那樣的高潮。』

『就這樣?你怎麽知道我不是來這里讓你幫我忘掉這一切的?』

『你並不信任我,小菁,你甚至不敢讓我再握你的手,假如你只是想忘掉這些事情,很多合格的心理醫師都可以幫你,所以,你來這里,是因爲你愛上了我所給你的感受,你想要再經曆一次,你希望得到強烈的高潮,你喜歡被我控制的感覺,你想要再感受催眠中的極樂世界。』

我自信的笑容讓小菁皺起了眉頭,她站了起來朝我走近,臉上的表情夾雜著憤怒、沮喪與強烈的渴望,她低下頭來靠近我的臉,然後將口水吐在我的臉上,這是她最後一次挑戰我的機會了。

『你真的很混蛋!』她對我喊著。

我將臉上的口水抹去,對著她微笑著,凝視著她的雙眼。

『熄燈,小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