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嫂誘惑

2017-03-21     WoKao     檢舉     收藏 (51)

小偉,好好做題,不要東看西看的。」美貌少婦走進書房,敲了一下坐在書桌旁做卷子的少年。少年十七、八歲,一雙賊溜溜的黑眼睛到處亂轉。

「小月姐,我餓了啊!現在都5

點多了,要不吃完再做吧?」美貌少婦叫林月本是高中教師,並且林月是軍嫂,常年大部分時間都是一人在家,於是經常受到隔壁一家人的照顧,而這家人的小孩王偉,今年剛好念高三,由於課業很重,不得不請家教來進行補習,因此主動幫小偉補習高三課程。

「你哪點小心眼我還不知道?好吧,先休息一下吧。今晚你父母不在家,你就在我著吃吧。你先去客廳看會電視吧。」林月看了一眼牆上表笑著說道。

一轉眼,小偉做完功課已經11點多了。林月伸了伸雙臂,打了個呵欠,那傲人的胸部完全展顯在小偉面前,小偉不禁瞪大眼睛緊緊地盯著眼前的一切,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

「看什麼呢?!從小就不學好。」林月瞪了小偉一眼,用手狠狠地敲了他的頭一下。

「那是因為小月姐實在太漂亮了,我情不自禁嘛。」小偉摸摸被敲痛的頭,委屈的說道。

「好了,別貧嘴了。很晚了,今天就睡在著吧,反正你父母也不在家。洗完澡就去旁邊的屋子裡吧,被褥在哪你知道的。」說完林月轉身回了房間,關上了門。

小偉看著林月性感的背影努力的咽了一下口水,睡袍下那扭動的身軀,被慾火燒的口乾舌燥,下身的褲子也支撐小帳篷一樣。不過卻也沒辦法,只好收拾完桌上東西,走進浴室一邊沖水,一邊自己解決一下生理問題,隨後擦乾身上水,走向另一個房間。

如此補課又繼續了一個月,中間小偉斷斷續續地有時在回家住,有時在林月家住,兩家都習以為常,而小偉媽也更多的照顧下這位鄰居。

這天小偉又來林月家補習功課,窗外卻烏雲密布,雷聲大震,眼看大雨將至。

「小偉啊,今天外面總是打雷,開著燈不好,今天就早些睡吧,我看天色也不好,今天就在我家睡吧。」林月從窗邊走過來,笑著對小偉說道。

「哦耶,太好了,終於可以休息啦!」小偉興奮的跳起來大叫。「哎呦,小月姐,你怎麼又敲我?」林月看小偉那興奮勁,不覺有氣,稍微教訓了小偉一下。

「今天是天氣不好,明天要更努力的學習,整天就想著玩。」

「是是是,明天一定努力。」小偉趕忙低著頭一幅低頭認罪的表情,眼角卻瞟向林月查看其臉色,發現並沒生什麼氣,心裡放心不少。

「好吧,早點睡覺去吧。」林月囑咐完小偉又轉身進了臥房。

小偉也進了自己的臥房,翻來覆去也睡不著,滿腦子裡想的全是林月那妖嬈的身體,每一次扭動仿佛都撥動人心,心想今天這麼好的機會放棄太可惜了。於是鼓起勇氣,抱著枕頭來到林月房門前,輕輕敲了三下。卻發現沒有人應聲,不禁心中一喜,便輕聲轉動門鎖,卻不想已經上了鎖。小偉看上了鎖也是滿臉失望,抱起最後一絲希望,大聲的敲了敲房門。

「誰呀?」臥室里傳來林月的問話聲。

小偉大喜,連忙喊道「是我,小偉,小月姐,你開下門。」

「小偉啊,怎麼了?怎麼不去睡覺啊?」不一會屋門打開,林月睡眼朦朧地看著小偉問道。

「我,我害怕打雷,我睡不著。」小偉低著頭,慌亂的回答道,生怕林月看出自己的心思。

林月見小偉滿臉不安,以為是一個大男生害怕打雷而不好意思,也沒多想,於是問道。

「那怎麼辦啊?這麼晚回家不太好吧?」

「小月姐,我和你一起睡好不?」小偉一看有機會,連忙說出自己的想法,不安的等待林月的回答。

「恩,可是……」

「求你了,小月姐,就一晚,好不?我保證睡覺不打呼嚕。」小偉看林月要拒絕,不等其說完連忙打斷道。

林月聽後「噗嗤」一笑,「好吧,睡覺可要老實點哦。」

「恩恩,一定。」小偉見奸計得逞,興奮之下,連忙點頭答應。隨後跟著林月來到床邊,把枕頭放在一邊,與林月並肩躺在一起。雖然計劃已經完成大半,但是下一步該怎麼行動,小偉依然沒有半點辦法,思來想去不禁著急,難道計劃到這就不能進行了?若是突然出手,定被林月發現,然後告訴其父母,那真是不堪設想啊。可是放棄計劃,那……

就在此時,窗外忽然雷聲大震,震耳欲聾,連身旁的林月都全身一震。小偉一看如此好的機會怎能輕易放過?於是「啊」的一聲大叫,然後雙手死死抱住旁邊的林月,緊張的臉色刷白,此時林月也嚇了一跳,不過看小偉「驚嚇」地小臉都白了,也不好掙脫,只好安慰其說道。

「小偉不怕哦,沒事了,一會就過去了。」話雖如此,可窗外依舊雷聲隆隆作響,小偉拿肯鬆手?甚至抱得更緊了些,才喃喃道。

「小月姐,我好害怕啊,讓我抱一會好嗎?就一會!平時要是打雷,我媽媽都是抱著我的。」

林月一看也無辦法,心想小偉還小,這也難怪。於是也輕輕把小偉攬在懷中。小偉一看計謀得逞,立即把臉埋在林月高聳的胸前,還不時晃動幾下,以表示躺的舒適香甜。而林月見小偉竟把臉放在自己胸前,本想將其推出,但又覺有些不妥,自己也有點手足無措。小偉見自己臉埋在這裡林月姐,竟然也沒有反對,更是高興,不過也不敢動作太大,依舊緩緩的在林月那彈性十足的胸前摩擦,這時的林月早已脫掉了胸罩,小偉晃得更是得意。

林月先前倒不覺怎樣,可慢慢的全身竟有些發熱,並且很是舒服。林月本能的感覺不妥,應該立刻推開小偉,可是自己幾個月都沒人碰的身體,如此舒適,有些捨不得,又想小偉還是小孩子,不會怎樣,便也沒有推開,反而又稍微抱緊了些。小偉見狀更是興奮,動作也是稍微加大,感覺林月全身越來越熱,口中竟有一些微喘,身體也不由地緩緩扭動。林月感覺自己口乾舌燥,渾身有些無力,小腹也仿佛有一團火一樣在慢慢燃燒,並且還有越燒越大的趨勢,覺得不能在繼續這樣了,於是用手輕輕推了推小偉說道。

「小偉,姐有些口渴了,你先讓我起來,我喝口水去。」

小偉見狀,哪肯鬆手,只好胡亂道,「小月姐,我好害怕。」說著抱得更緊了些,頭上動作也更大了,並且用嘴唇不時地觸碰下眼前早已聳立起來的乳頭。一陣陣快感不斷的衝擊著林月的神經,身體更是無力,感到身前小偉不斷喘著粗氣,使出全身力氣想將其推走,口中叫道。

「小偉,你先鬆開我,要不我明天告訴你媽媽。」

小偉感到林月已有些反抗,連忙加大攻勢,伸出舌尖隔著睡衣輕舔那就在嘴邊的乳頭,並不時用牙輕咬、吸允。「嗯」地一聲,睡衣只有薄薄一層,肉眼都隱約可以看見裡面的酥乳,根本抵擋不了小偉這樣的攻擊。林月感覺全身猶如被電擊一般,全身僵硬,快感瞬間由胸前早已變硬的乳頭傳遍全身,不由得雙手緊緊抱住小偉的腦袋。「天啊,僅僅這樣,自己竟然達到了高潮!現在的高中生都這麼厲害了嗎?」林月簡直不敢相信,想推開小偉奈何此時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更要命的是不僅口中不時有輕聲呻吟,連身體也不由自主的扭動起來。本來就沒有力氣,經過一番掙扎,林月不但沒有推開小偉,反倒讓他頭和手都鑽進了自己的睡衣中,剛剛隔著睡衣依然如此敏感,現在演變成直接接觸,林月甚至腦子都快不能繼續思考,只感覺靈魂仿佛都要被小偉那靈巧的舌頭,以及用力吸允的嘴吸出了身體,恍惚間就如自己的丈夫平常同自己歡好一樣。自然而然的不自覺的挺起飽滿的胸脯配合小偉,抱住他的腦袋使其更方便活動,口中也下意識地低聲哼哼道「嗯……用力吸……」

不知何時,小偉左手已經一路向下,伸入到林月的內褲中,不斷的來回撫摸下體,也許是發現林月下面已經如此濕了,一隻左手更是不斷深入,不停的在小淫穴以及陰核間摩擦。就在小偉觸碰到那小豆豆的時候,林月全身一顫,接著立時清醒過來,卻發現自己身上只剩了一件內褲,睡衣已經不知在什麼時候被拖了下去。一想到自己剛剛的表情,連林月自己都感覺羞得滿臉通紅,不過現在也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現在必須儘快阻止小偉,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林月一把甩開了在自己下身的那隻手,使自己的語氣儘可能的兇狠起來,對小偉說道。

「小偉,你,你現在馬上住手,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要不,要不我明天一定把這些告訴你媽媽。」儘管現在已經讓自己兇狠了,可是那滿臉羞澀,又氣又紅的表情,怎麼看也起不到一絲作用。不過林月還是拿出小偉最怕的媽媽來進行威脅。

此時小偉也是一驚,手上動作緩了下來,不過這時也是騎虎難下,鬆手搞不好就真的完了。於是小偉也是一狠心,要干就干到底,反正豁出去。臉上獰笑道。

「小月姐,你剛剛可不是這麼說的哦!剛剛好像是說的『用力』吧?」說著舉起那滿是淫水的左手,在林月面前晃了晃。說完便更加沒有顧忌,將林月撲到在床,一隻手長驅直入伸到其下身,肆意的蹂躪起來,另一隻手也沒有閒著,與嘴夾攻起林月那白嫩的乳房。

「啊……小偉……你……啊……你……快放手……我……啊……喔……」林

月見小偉先是一愣,以為其真的就此放棄了,正暗自慶幸。而後見小偉舉起手,說出那些話,林月簡直羞得想找個縫轉進去,正想反駁他,沒想到他突如其來這手,完全將自己的思路打亂,尤其是上下夾攻,突如其來的快感,更是使自己又有些語無倫次。這次與剛剛被攻擊自己的酥乳不一樣,剛剛是恍惚間出現了幻覺,而這次那一波波的快感不斷刺激著神經,使自己越來越清醒,但就是這種清醒才最是讓人羞愧,她早已感覺到自己下體已經淫水范濫,那空虛的感覺,真希望能被插入,充實的滿足自己。理智與肉體的慾望不斷交戰,折磨著林月無所適從,而且身體還不由自主地配合小偉的動作,雙腿大張,那淫穴完全展現在小偉面前,林月羞得連脖子都通紅了,恨不得現在馬上暈過去才好,不過現實往往事與願違。

「別……不要……不要啊……小偉……啊啊……啊……」林月感覺小偉的手在自己的蜜穴中就如觸碰到了某根神經,使自己身體不斷戰慄,那種舒服的快感已經不能用語言來形容,就如靈魂飛出自己的身體,飛向天堂一樣,然而這種感覺林月從來沒有體驗過,靈魂不斷飛升,越飛越高卻仿佛沒有終點一樣,而下體居然升起有一股尿意不斷的這麼著自己的神經,當著他人面前尿尿,這簡直就是林月不敢想像的,不過這尿意一波波衝擊著林自己羞恥的道德底線,如果現在有個縫隙的話,林月真希望馬上可以轉進去。這也使得她非常恐懼及羞意,這種似仙似死、遠方又如天堂又像地獄的感覺使自己神經繃到了極限,而這種一陣理智一陣糜爛心理,使快感翻了無數倍。

林月已經不知道怎樣推開自己下身的男子了,而讓自己無法容忍的,自己居然還把大腿張開的最大限度,使自己的私處完全暴露在自己的學生面前,更讓她羞愧的是,自己居然還配合小偉的動作,不斷的挺送下身停不下來。「停,停啊,快停下來!我怎麼可以在一個小孩面前做出如此淫蕩的變現?!這還是我嗎?哦,天啊!難道我真是個淫蕩的女子嗎?求求你,快停下來吧!」林月不斷的想喚起自己的理智,奈何身體早已被慾望所主導,完全不聽從自己的指揮。相反一陣陣令人窒息的快感不斷侵襲著自己全身,悲哀的林月已經近乎放棄抵抗。「放棄吧,這美妙的快感,你就是個蕩婦淫娃,放棄吧。這舒服的感覺,哦……太爽了啊……」「不,不要。我是他的老師,我,我怎麼可以如此淫蕩……啊……這不是我……這……不是……哦……為,為什麼停不下來……」

「啊喔喔喔……小偉……停……嗯嗯……停……快停下……求你了……快……快……啊啊……住手……我……我要不行了……快死了……啊……」林月喚起僅存的一點理智,胡亂地擺動著雙臂,口中叫喊著,借依此來希望小偉自己住手,然而小偉顯然沒有任何停手的意思,反而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大,全力攻擊起林月的淫穴,乳白的淫水不斷流出,漫過了屁股流在了床上。

「啊啊啊……天吶……啊……不行了……喔喔……啊啊……飛了……要飛了……啊啊啊……啊……啊喔……嗯……」林月只感覺腦中「轟」的一下,那根緊繃的神經突然斷掉,自己的靈魂也掙脫了束縛,下身陰道中猶如尿意一般的淫水,像噴泉一樣噴涌而出,射了小偉一身,而自己腦中一片空白,雙眼緊閉,身體無法控制的抽搐,宛如只有這樣才能充分的體會到人間的極樂。而小偉此時也嚇了一跳。方才林月雙腿大張,不斷上挺,偃然配合自己,而自己當然也沒有絲毫猶豫,不斷加大動作,心中還嘀咕,「小月姐平時看著端莊素雅,沒想到淫蕩起來如此厲害!」林月噴出水後,小偉動作也停了下來,對此亦是大惑不解,不過看其不斷抽搐,不會是真的「死了」吧?小偉也是越想越害怕,卻沒有一絲辦法。就在此時林月突然坐起抱住了小偉。

林月經過短暫的休克後,逐漸緩了過來,剛剛那陣快感簡直比進入天堂還有美妙,自己一生難忘,女人為了那幾分鐘的快樂簡直可以犧牲一切,甚至死了也心甘情願的念頭。並且經過剛才,慾望早已把那一縷理性擊得粉碎,原來那一點點羞恥早就不知哪去了。發現眼前的小偉,毫不猶豫的將其摟入懷中,將其頭置於自己豐滿的胸前。小偉頭部埋在林月柔軟的乳房上,女人身上那陣陣香氣轉進自己的鼻子,剛剛升起的猶豫早就拋在腦後,眼睛變得像發情的公牛一樣通紅,慾望又一次占據上風。雙手蹂躪著與自己零距離接觸的豐胸上。

「嗯,輕點咬,嗯嗯,對。用力吸吸。」林月媚眼如絲,小聲的呻吟道。

此時小偉迅速從褲子裡掏出雞巴,那青筋糾結巨物早已漲得不行。小偉對準前面淫水直流的陰戶,二話沒說,「噗」的一聲整根沒入。

「啊……好舒服啊……」林月感覺自己下身完全被塞滿,那大龜頭不斷的刺激著花心,磨蹭的林月顫抖不已。

而林月的叫聲仿佛吹響了衝鋒號,小偉抽送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一波波快感再次襲來,不過這次的快感和剛剛噴水時完全不同,但又如此快樂無比,如登仙境,林月大聲呻吟,不斷浪叫,宣洩著自己。

「啊……啊……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爽……不要停……啊……爽……啊……」林月沒想到自己居然能說出如此淫蕩的話,不過說出來後竟然比原來一致的壓抑,竟然更有快感。

兩人間不斷傳出「撲哧」、「撲哧」碰撞的聲音,肉體與肉體的交匯,空氣中彌散著糜爛的味道。小偉看著平時端莊小月姐,在自己身下鶯聲嬌喘,胯見不斷挺送,曲意逢迎,也是異常興奮。小偉擡起林月的雙腳,是自己插入的更深。

「小月姐,爽,爽嗎?」小偉牛喘著看著林月。

「爽……啊……爽死了……小……小偉……啊……干……乾死我吧……不停……哦……哦……不要……不……啊……舒服死了……」林月雙手揉搓著自己那豐滿的雙乳,秀髮凌亂,口中毫無意義發狂似的淫叫。

「啊……快……小偉……啊……快點動啊……快……快點乾死我……啊……」林月雙手不斷亂抓,弄得枕頭、被單亂七八糟,儘量把自己的陰戶擡的更高,明顯快要高潮了。小偉見這情況也加快了抽送速度,每下都重重的撞到花心。

「啊啊啊……不行了……噢噢噢……太爽了……受……受不了了……啊噢噢噢……不……啊……不行了……啊……要……要來……要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林月緊緊抓住床單,雙眼緊閉,陰戶不斷挺起,越挺越高,全身顫抖不停,嬌喘連連。淫穴也不斷收縮,吸吮著小偉的雞巴。小偉在這融化鋼鐵的溫度,急劇收縮淫穴的刺激下,再也堅持不住,低吼一聲,一股股精液狂噴而出。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我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