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奇豔遇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2)

楔子

還記得那是在2003年的6月,NBA總決賽正在進行中,在網上看文字直播時,接到領導指示說他朋友家有台電腦有可能是中病毒了要我去處理。心理那個郁悶啊,只能看文字已經不爽了,這下連文字都沒得看了。也許有人會說不會到客戶家看電視啊?哎,其中甘苦自知啊!以前我們公司就有一兄弟也是看NBA,後來被客戶投訴了,被領導扣了200元錢,要知道當年一個月也就600元工資,他心裡那個痛啊。後來公司領導專門開會講了這事情,要我們以客戶爲先,態度要好,沒有一定的關系在客戶家不要太隨便,要注意素質,好歹也是大學生。不爽歸不爽,事情還是要做的,生活要繼續。

十幾分鍾後按地址來到客戶家,按了按門鈴。幾秒鍾後門開了,我傻眼了,氣質美女啊,我活了二十多年,還沒見過這麽有氣質的女孩子。到現在我依然只能說是氣質非常好,這種氣質完全是一種感覺,就像有的人你看上去有霸氣一樣,你能感覺卻無法詳細說明他的霸氣。

我愣在門口,對面的女孩看了我手上提了一個工具包,笑了笑說:「修電腦的吧?」

我回過神來:「是,對不起,我鄉下人,沒見過世面,從沒見過像你這麽有氣質的女孩。」

女孩說:「噢,謝謝,進來吧。這里換一下拖鞋然後到樓上那間房裡去。」

然後轉過身,我依稀在她轉身的時候看到她滿臉的笑容

.現在回想起來也是,她肯定被很多人誇過漂亮了,只說她氣質好的也許我是頭一個。

換好拖鞋後,我打量了一下房間。哇,有錢人家的房間就是氣派,那個裝修太豪華了,不知我今生有沒有希望住上這樣的房子。就因爲這種念頭,我以前一直想找一個漂亮的有錢的女孩子當上門女婿,嘿嘿,可以少奮斗幾十年啊,我很沒志氣吧,各位。可惜現在我結婚了,這個住豪宅的夢想只能自己去想辦法了,以現在的情況看,遙遙無期啊。

順著樓梯我來到了女孩所在的房間,筆記本電腦已經打開了,是SONY的。

女孩指著電腦說,「昨天晚上還好好的,早上就不能用了,會不會是昨天我用QQ接收了一個文件有病毒啊?」

我靠近一看,「怎麽本地連接是打叉的?」看了看網線有插好,順著網線看網線從天花板到了陽台再到隔壁去了。嗯,應該是用路由器分出來的,這年頭有錢人家電腦多啊,沒錢的人就用路由器,幾個人一起分擔上網費。不過現在有些地方已經在封殺共享上網了,中國的電信服務商就是可惡,這里BS一下先。雖然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畢竟做技術的人員不多,破解方法網上遍地都是,但再簡單,對於有些人來說還是不會做的,對於電腦他們天然有一種敬畏。哈哈,這樣像我們這樣的人就有點用處了,以前在win95win98時代,裝個系統還是較專業人士才能做的,哪像現在GHOST系統滿地爬,個個菜鳥都是扔張光盤進去,十分鍾後就可以用了,只有中毒太深時,才輪得到我們這些精英出手。嗚嗚,正因爲現在一般電腦維護越來越沒技術含量,我們這行的工資一直都是很低的,基本與各地平均工資持平。

「我們去看一下隔壁的路由器會不會被關了?」我邊說邊往隔壁走,女孩緊跟著我。到了隔壁一看,一切正常,我把接在路由器的所有網線都重拔了一下,連到女孩房間的那條網線所連的埠依然沒亮。

「這條網線可能壞了。我拿測線儀來測一下。」我到工具包里拿出來一測,原來是第3與第8芯不亮。

「啊,第3個與第8個燈不亮,是不是壞了?」女孩輕聲的問。

「嗯,38有可能是斷了。不過這好辦,網線一共8芯,一般使用中只用到1、2、3、6四芯,如果找不到壞的地方,隨便能通的4芯兩邊按一樣線序做就能使用了。現在我先查一下線。」我順著線來到陽台,只見陽台上拐彎處的線好像有一點問題,我爬了上去。(PS秘籍:因爲網絡線的這種性質,所以我經常在電腦包里放著一條這樣的網絡線,用四芯做水晶頭,一邊兩個頭按568B,另一邊一個頭568B、一頭568A,這樣一條網絡線就有了直連線與交叉線,節省了占用電腦包的空間。)果然,上去拿起網線一看,有點磨損的痕跡,我叫了一下女孩:「小姐,幫我在那個打開的工具包拿一下剪刀與黑膠布。」嘿嘿,習慣了,碰到年經的就想使喚,誰讓我是經理呢。不過現在很多女孩子不想人家稱她們爲小姐了,哎,爲小姐一詞默哀三秒鍾。

女孩子轉身從工具包找到剪刀與黑膠布要遞給我,我低下頭手往下接,突然,我又呆住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哈哈,沒有白來,就憑這一點也勝過NBA無數啊。噢,對不起,是兩點,兩點啊。我那個激動。大家想到了吧,女孩子沒有戴胸罩。上天啊,你待我不薄啊,我失NBA,焉知非福。女孩子的乳房看起來非常堅挺,誰說不是呢,要不挺的話再不戴胸罩的話就更會下垂了。在那白嫩的乳房的正中間,有兩粒鮮紅的草莓巍然屹立。乳暈的大小就像主板的鋰電池一樣大小,不像現在的日本AV女優,N多人那個乳暈大得已經不能用恐怖來形容了。我的小弟弟頓時在0。1秒內起立致敬。我不知道我看了多久,到現在我也不知道,因爲我沒問過這個問題。

「你看什麽啊,還不拿去?」女孩子擡起頭,微怒的臉上帶點紅暈,想來是看到了我淫蕩的目光與她上方一頂剛搭的帳篷。(當時10點多,正好陽光比較強烈,所以那女孩子前面沒有擡頭,她要擡了頭,我就算看了,也只能是半秒之內。啊,我愛太陽,也就是日)我趕緊叫回依依不捨的目光,單手遞過工具,連順手摸一下纖纖玉手的念頭都沒有。我輕剝開網線,將斷掉的白綠、棕兩芯網線接好,然後用黑膠布纏好。

搞定收工。我跳下陽台,是往內不往外,我可不像華爲的那些高人,一跳一個準,還沒聽說在華爲跳樓有活口的,果然是世界領先水準。:)我走了過去,那女孩子正在打開IE,只見HAO123的主頁一下跳了出來。再不經意一看(我真不是有意看的,各位別砸我),那女孩子的衣服里明顯有了一條帶子的痕跡。TNND,真的是速度驚人啊,這麽快就穿上了,我一聲歎息。「你再試試有沒有問題,沒問題我就走了。」我失望的說道色眼盯著螢幕,雖然她沒說話,但明顯感覺很壓抑。她雙擊打開了QQ。

我無意看了一下號碼,天啊,998891*

8,這號好熟,我想想是什麽人來著,我盯著她的QQ。

女孩轉過頭來說,「沒有問題,速度很快,你可以走了。」

「你是不是網名冰兒?」我已經想起來了,在QQ登上去以前。

「你怎麽知道?」女孩轉過身來。

「我的網名星夜寒。」我徐徐說道。

「寒大哥,真的是你啊,謝謝你以前幫了我很多,讓我知道了很多電腦知識,沒想到會這麽巧啊。」女孩子有點激動了。

嘿嘿,同在一個城市,我從來沒見過網友,因爲大家都知道現在的恐龍真的是太多了,以前曾見過幾個,見多了就失望了,以後就再也沒見過,連視頻都沒見過。我甯可自己YY,也不想有太多失望,所以我後來都沒再見網友。但這個冰兒太特別,因爲以前有一次在QQ上解決故障的時候,寫了太久也解決不了,我的耳麥又恰巧壞了。我直接要了她的電話號碼打了過去,因爲她悅耳的聲音,我還特意作「詩」一首,以下節選部分,塗鴉之作,各位見笑了。

心中的你猶如雨後湛藍天空里的一抹雲彩不經易間輕易占據了我所有的視線思念穿透了無盡的夜空電話里你輕柔的言語不時縈繞在我寂寞的夜裡餘音裊裊我的夢不再孤獨如果對著流星許願一千回可以實現一次心中的願望我願意每夜在星空下守候在那之後,我晚上YY的對像一般是她,並且我跟她在QQ聊天的時間也越來越多了,說得也越來越多了,有時說久了,就說點黃的。剛開始,她還不理我,不過久了,就習慣了。說得也露骨了不少。

「真沒想到,原來是你啊,剛才那個什麽的真不好意思,你不會告我黑狀吧,我說我是鄉下人,上有老下沒小,生活艱辛,居之不易啊。」開點玩笑試著緩和一下氣氛。

「沒關系,你這頭色貓,什麽德性我早知道了,今天讓你飽了眼福,以前我欠你的人情就一筆勾銷了,以後QQ上不許再說我欠你32餐飯了。」冰兒的口氣明顯好了,又找回QQ時的感覺了。

「今天就我一個人在家,等下在我這邊吃一下午飯再回去,免得以後你罵我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女人真是變得快啊。

「那我做完了得彙報一下。」我拿去了電話。

「你真老實還是假老實,彙報完不是得回公司上班了,等下萬一有事就跟你老闆說你在這邊很辛苦,還要爬高看低的,可能沒那麽快完。」冰兒白了我一眼。

「爬高看低,噢!」我尷尬的笑了笑。「你還會做飯啊?不會放瀉藥吧?」

我們男人就是皮厚。

「你這麽不老實,懲罰一下也是應當的,等下藥份量我多加一點。哼!不過,說真的,我喜歡早上洗澡,我先去洗一下,等下再做飯,反正還沒到11點呢。

你先在我筆記本上上上網。」說完,從衣櫃抓了件睡衣就走了。

看了那銀白色略微有點透明的睡衣,我的分身噌一下又硬了,NND,反應這麽快。真是奔騰的心啊。幸好她已經走了。不過,我嘴上卻還不想放過她:

「哎,冰兒,你洗澡,我參觀好不好?」

遠處傳來一句天籟之音:「不怕死的就過來。」

聽到這句話,我當場就幸福的轉過身去,乖乖的坐在筆記本面前,拿起了鼠標。在網上看了一下,NBA結果出來了。哎,這下有電視也沒機會看了。再看了一些網頁漸漸開始無聊了,突然有點好奇心,就想女孩子的電腦里看看有沒有什麽好東西。我點啊,點啊,文件夾里沒什麽特別的文件,不是歌就是一些電子書啊,文檔啊。想了想,把系統的隱藏文件屬性打開,看了一下,在最後一個盤里的冰兒文件夾下面有個是透明文件夾。「有門。」我心裡想。

我趕緊點進去一看全是圖片格式,心想圖片你還隱藏不會是黃的吧。嘿嘿,難道我們有共同愛好?雙擊後ACDSEE軟體自動打開了圖片。

天啊,MYGOD,寫真啊,還是充滿誘惑力的寫真,似露非露,讓人無法呼吸。我再往下看,怎麽瞧著這麽眼熟啊,原來都是冰兒自己。我帶著藝術的眼光一張一張往下看,看軟體提示有36張啊,爽啊。各張姿勢不同,衣服(如果可以算得上的話)也花樣繁多,不同的POSE讓我的心跳越來越快。我目不轉睛盯著筆記本,原來售後服務真的好啊,顧客是上帝,她現在就是我的上帝。我看,我看,很快只剩下3張了。

「好看吧,你繼續。」身後傳來冰冷的聲音。

我一下沒反應過來。「好看,真好看,比起網上那些所謂的明星好看多了,要不要一起過來看看。」順手按了「pagedown」又看了兩張。

後面卻沒有了動靜,這下我反應過來,猛得轉過180度,看到了面無表情的冰兒,「啊,冰兒,對不起,真的,我是用絕對藝術的眼光來欣賞的。拍得非常好,很有意境。」

「藝術眼光?」冰兒目光移向我的下半身。

不用低頭,我知道我錯了。我撓了撓頭,「男兒本色,嘿嘿,我是色貓一隻,你早知道的了,別發火,我不吃飯了。BYEBYE!」我彎腰拿起工具包往門口就走。玩笑歸玩笑,偷窺人家的隱私可大可小,陽台我是有心之過,但罪不算太大,畢竟是她沒帶胸罩在先,這下人家可是隱藏的東東被我翻出來了。

剛越過冰兒身子兩步,只聽撲哧一聲,「我還以爲你色膽包天了,原來有色心沒色膽啊。我敢拍,還怕讓你看,只不過不想讓我家的未成年人看到。」

我停下了腳步,慢慢轉身,冰兒不知什麽時候已經轉過來了,對我說:「難道你不想看真人版的嗎?」只是笑的樣子看起來有點賊。

眼前的冰兒,就像出水芙蓉,剛洗過的秀發披在柔若無骨的肩上,身上穿著那件銀白色略微有點透明的睡衣。噢,不是啊,蒼天啊,胸前有兩個明顯的凸點,色眼迅急的往下一瞥,似乎看見了一片黑色。沒有一絲聲音,空氣也好像靜止了。

冰兒直盯著我的眼睛,我上看看下看看,也不說一句話,因爲我已經明白了,很明顯這剛出浴的少女就是在引誘我這剛成年的少男嘛。我只感覺到小弟弟不斷的在充血膨脹,我快受不了了。我放下工具包,擡起我的腿向前挪了一步,這是我的一小步,卻是我小弟弟的一大步。我的手輕輕的,輕輕的抓住冰兒的手。感覺她掙紮了一下,卻沒用力,我再靠近,用我那雙純情的色眼向冰兒發出溫柔的電波。冰兒的身體有點輕微的發抖,不會是剛洗完感覺有點冷了吧。腦袋剛閃過這個念頭,底下小弟弟哼了聲「快快,她等不及了」。丫的,我的小弟弟我不知道,忽悠我啊,是你等不及了吧。

看過無數三級片,少數A片的我,就缺點實戰經驗了。以前在渾身慾火時,就依靠萬能的手來解決,我稱爲我一出手就是上億。(當然不是捐款上億,是用手弄出了上億個精子:))我的頭輕輕的碰到冰兒的額頭,再向下吻向她的鼻子,冰兒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我的雙手環抱著她的後背,輕輕的撫摸。接著吻向了冰兒的櫻桃小嘴,冰兒的嘴緊閉著,我不停的吻,手也摸向了冰兒的高聳的臀部。

突然我的手加大了力度,冰兒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小嘴張開了一點,我的舌頭馬上伸了進去。我的舌頭不停的在冰兒的嘴裡上下捉弄,漸漸的冰兒垂下的手也伸向了我的後背。我手口並用,色狼不像君子,動口不動手的。冰兒的舌頭也不甘寂寞,開始與我的舌頭纏在了一起。光親嘴當然不行,好戲剛上場,我邊做邊想三級片情節,這A片太不靠譜了。我的手應該能找到不少用武之地的,我的雙手伸進睡衣里緩緩上升,摸向了後腰,後背。嘴不停吻,只是花樣翻新。

慢慢的,慢慢的,我的右手輕柔的從後背移到了胸前,突然用力握住了整個乳房,剛剛好可以稱得上盈手可握。手輕抓了三下之後,用判定三秒的前三指捏住了乳頭,輕輕的撫弄。很快,冰兒的乳頭硬了起來。我邊吻邊摸邊向床靠近,冰兒很配合。我的嘴與手離開剛戰斗過的地方,伸向了冰兒的睡衣帶子,輕輕一拉,不帶一絲多餘動作。冰兒的手也伸向了我的衣服,只是臉上依然帶著紅暈。

冰兒解扣的動作是笨拙的,我自然不能浪費時間,這意味著浪費生命嘛!我的一隻手還是放在她的乳房上輕重反複的捏著她的乳頭,另一隻手撫摸她的臀部。夏天衣服少真是好,冰兒雖然慢但還是脫光了我的所有衣服,只是在脫我內褲時看著堅挺的突起,臉變得很紅,煞是動人。

我抱起冰兒放在了席夢思床上,她的睡衣仍在身上,只是解開了而已。冰兒用手擋住了臉與下體,這讓我的小弟弟更加激昂。既然這樣,我就先從兩座山峰開始這場戰役吧。我的左手伸向冰兒右邊的乳房重複剛才左手做過的動作,熟才能生巧。我的嘴對準了冰兒的左乳頭,我用唇吻著,用牙輕吻著。冰兒的手離開了她的臉,呻吟聲越來越大。女孩子的呻吟聲是世間最美的音符,更何況冰兒原來的聲音就非常動聽。

我的左手離開了駐地,伸向冰兒的下體處開辟新戰場。左手滑過陰毛處,感覺真不一樣啊。如果是頭發,看起來差不多,但摸在手裡的感覺卻是天差地別。

當然陰毛只是點綴品,沒她女孩子看起來總感覺不對勁。(PS:本人觀感,世界大了,什麽人都有,有的人喜歡白虎)手指剛摸向陰毛末端,伴隨一聲「不要」,我的爪子被抓住了。嗯,這我有經驗,電影小說都是這樣的,最後一處禁地了嘛。

我用牙加了三成力道用力咬了咬冰兒的乳頭,只聽一聲爽入心扉的呻吟聲後,我的左手的束縛消失了。我的中指摸向了陰DI,在這個小突起處不停耕耘。耳邊冰兒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我越聽越亢奮。左手整個在陰唇處一摸,已是春水連綿。

哎,夏天容易洪水泛濫啊!

我坐了起來,我忍受不了了,我的小弟弟需要一個港灣停泊。顯然冰兒也是需要的,她滿臉潮紅,我已經無暇欣賞了。我拿起男人的標志,對準了桃源洞口,下半身順勢往前一送。槍已伸進了半個洞口,好像遇到了一點阻礙。沒想到突然我渾身一個激靈,天啊!不,爲什麽,各位觀衆,我怎麽對得起檔中央,對得起淫民,我射了,沒錯,你們沒看錯,我的分身還沒有開始戰斗,我的分身才進去了一半就射了。這是爲什麽啊,爲什麽。

想當初,用我那可愛的手時要套弄一段時間,而且最後力度要加大才會射精的,以前看書說男人手淫多了以後不容易射精,對生育不好。TNND,這是怎麽回事,如果抽插開始才計時的話,我是0秒,這下破世界記錄了。白色的精液留了出來,我已無心去理,這種快感跟手淫差多了。我滿心愧疚,我對不起太多的人了。

冰兒明顯也感覺到了異樣,她坐了起來,望著低著頭的我說:「你也是第一次吧?我看過書上說早泄很正常的,多試幾回,以後沒那麽激動就好了。你不要以爲我淫蕩噢,我看了一些這方面的書,我來幫你吧。」

冰兒隨手從床頭拿過兩張衛生紙,把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的遺留物清理了一下。先清理我的小弟弟,接著清理她自己。噢,她真體貼入微,我心理一陣激動。

冰兒把衛生紙對準紙簍一扔,哎,一看就是個沒打過籃球的,力度與彈道都不對。看著紙掉在了木地板上,冰兒的舌頭一伸,反手把睡衣脫了下來。然後叭下,用手拿起我疲軟的武器含在了嘴裡。噢,MYGOD,好爽啊。冰兒居然爲我口交,她剛說什麽來著「你也是第一次吧」,這說明了什麽,她是處女啊。雖然看起來好像很懂的樣子,應該都是從網絡里學來的吧。看CGX不就調教出了無數高手,在這一個劃時代的具有標志「性」的人物面前,西門慶等先輩現已無人提及了。千年一GX將培養出無數床上精英,他的「精」「神」與他的臘腸一樣永垂不朽。

嗯,好事不能獨享,我要感恩,我把冰兒的頭擡了起來,冰兒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我是不是很淫蕩?」

「不,像你這樣才好,三婦之說在你身上得到了完美的體現,讓我也爲你服務,我是專門進行售後服務的,我還是經理。來月經的時候也理。」(PS:三婦即爲在客廳是貴婦,在餐廳是廚婦,在臥室是蕩婦)我把冰兒放平了,然後經典的6,9式出場了。這是人類生育史上一個偉大的發明,如果算得上發明的話,因爲要是沒有網絡,可能很多人一輩子只知道男上女下式的。

我轉過身,趴下,用手輕輕分開冰兒的陰唇。冰兒真是上天完美的傑作,紅色的陰唇里還有剛才留下的春水,看起來讓我的小弟弟又有了硬度。我的舌頭舔了下去,不管怎麽樣,A片里就是這樣做的。我的小弟弟也進入了一個好地方。

我與冰兒的嘴不停的動作,兩人都明顯感到了強烈的快感。我的小弟弟重振旗鼓了,越來越硬,而在我靈巧的舌頭運動之下,冰兒的春水越流越多,我舌頭感覺到了越來越多的鹹味。我認爲轉入戰略進攻的時機已經成熟了。我擡起了頭,感到了我動作的冰兒的嘴也離開了我的小弟弟。

OK,下一步轉身,拿起武器,對準目標一送,仍是有阻礙,噢,應該是處女膜吧。要輕點,輕點,我是很憐香惜玉的。但是輕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折騰了半分鍾,我對冰兒說:「我加點力,你要痛了,叫我,我就停下。」

「嗯。」冰兒剛應完就一聲「啊」。

我趕緊停下來,冰兒說:「沒事,聽說第一次都會痛的,忍一下就沒事了。」

我點了點色頭,給小弟弟施加力道,伴隨冰兒一聲痛苦的「啊」之後,兵器一頂到底。我停了下來,看看了冰兒,在她沒事繼續的眼神示意下,我開始了抽插。

當然,對於一個深受三級、A片、黃書教育下的新世紀青年,我至少懂得一招九淺一深式。於是,我就用這一招,邊做邊看冰兒的表情。這時候女人真是好看啊。

耳邊是猶如天籟之音的呻吟聲,眼前是女人迷離的眼神,活塞運動進行了十幾分鍾後,由於冰兒的桃花源洞是初次對外開放,在緊塞的水簾洞裡小弟弟閃躲騰挪並不是很順利。快感越來越強烈的我很快把九淺一深拋到腦後,加快了抽插動作。

而此時冰兒的呻吟聲越來越大,眼神越來越迷離,鄰居會不會聽到根本沒空去理會。又抽動幾十下之後,小弟弟感覺到了一股暖意,我想冰兒應該是到了高潮了。

我也忍不住了,終於再次射了,邊射我邊再抽插了幾次。

然後我抽出武器,只見上面依稀有點血跡。我躺了下來,抱著冰兒,手輕輕放在她的乳頭上撫摸。兩個人面對面,我感到口乾舌燥,冰兒應該也會吧。

「舒服嗎?」我壞笑。

「嗯,那種感覺真的無法形容,就是很舒服很舒服。」冰兒輕輕的在我耳邊說,「你色膽包天剛才怎麽不敢去看我洗澡呀?」

「因爲我老實又怕死嘛!」我得意的笑。

「那你後來怎麽既不老實又不怕死呢?」冰兒的手在我的胸膛輕輕拂過,從左到右,周而複始。

「那還不是後來你勾引我,你這麽性感,我若再怕死你誘惑不了我豈不是很傷心?我就當成人之美,做做善事。」我開始得意忘形了。

「少來!」冰兒撒嬌的言語讓我全身的骨頭都酥了。

我親了親冰兒說:「我還想多來,那我們倆來一次吧?」順便安祿山之爪又伸向冰兒堅挺的乳房。

「你還行啊?」冰兒的手摸了一下小弟弟,「都軟成這樣了,還能重振雄風?」

我壞笑:「燕子尚能三抄水,我就不能雄起三進宮?你還以爲我是中國足球啊。來來來,你我再大戰三百回合。」

於是,在一陣撫摸下,我們又開始了戰斗,我不是一個人,不是一個人在戰斗。爲了方便,我們將戰場移動浴室。

那天下午,冰兒也沒起來做飯,我也跟老闆請假了,因爲我們都無力了。

後來冰兒又跟我在一起了不到半年,就因爲全家移民到加拿大,我們分開了,只在QQ上聯絡。冰兒說,如果有回來,不論我在哪裡一定會來找我。

【全文完】


100
100
1350
1.4k
2140
2.1k
2820
2.8k
3900
3.9k
200
200
1770
1.8k
2160
2.2k
2390
2.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