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慢慢地享受我小姨子文濤[完][作者:不詳]

2017-04-16     WoKao     檢舉     收藏 (63)

[每個人都有著自己想操的女人,我對我的小姨子文濤也是,成天想入非非。

小姨子今年17歲,雖不是頂尖的漂亮,卻是那種很有味道的,十分耐看,而且身材極佳,165公分,101

斤,不是太大的乳房,柔弱的腰身,修長的美腿,讓人一看就忍不住地産生淫慾,陰莖就會蠢蠢欲動。

但文濤生性高傲,不容易接近,但越是這樣,我就越想日到她。

漫長的等待過去了。。。。。。

一天我回到了家,發現門沒鎖,小姨子文濤坐在我家靠窗邊的椅子上,文濤紮著挑染成黃色的頭發,上身穿著白色的寬邊吊帶的絲質被心,隱隱能看到乳罩的輪廓,下身是及膝的柔絲綠裙,露出膝下那雙白晰的小腿,足下是一雙黑色的細高跟鞋,襯得

165公分的身材更顯得修長。

完美的瓜子臉上脂粉未施,因爲心事重重而顯得很憔悴,卻顯出分外的風情。

我就說怎麽心情不好麽,她說是的,我問她怎麽了,小姨子說

:不知道就是心裡不舒服,我說:喝點啤酒吧,我就給她拿了一瓶啤酒邊喝酒邊東拉西扯的,慢慢得我們已經喝了十多瓶,我發現小姨子文濤有一點醉意,我就說文濤你醉了來我扶你到房間,小姨子並不知道我現在的心理全是她的身影我好想日她,但是她沒一點戒備得讓我扶她進屋我並不急著日小姨子,反正都是到手的獵物,我要慢慢地享受小姨子這個小騷貨。

我的淫慾也一點點地膨脹起來。

我把手放在了文濤白晰細膩的手上,文濤一驚,趕快把手往裡縮,卻被我緊緊拉住。

「文濤:其實我喜歡你好久了,只要你答應讓我操你一次。」我趁著酒性說著下流話

「姐夫你瘋了我是你的小姨子啊,我還小萬一姐知道了就完了,」文濤低著頭說。

「都喝這麽多了,你未必還不明白我要做什麽啊?」

我擠到文濤身邊,摟住文濤小巧的肩膀。

文濤扭動身體想擺脫我,我卻更加地貼著文濤的身體,把已經開始硬起來的陰莖頂在文濤側過去的屁股上。

「只要答應讓我干你一次,我就不告訴你姐

」聞著文濤那奪人魂魄的迷人的體香,我強行把文濤的頭扳過來,和文濤接吻。

我不顧文濤的強烈反抗,吻住她的香唇,用舌頭頂開她的牙齒,把我的舌頭伸了進去。

文濤的嘴裡吐氣如蘭,溫溫濕濕的,有一種很香的味道。

「把舌頭伸給我

」我命令到。

文濤被迫把她的香舌伸進哦嘴裡,我吮吸著,攪弄著文濤幽香的舌頭,把口水努到她的嘴裡,讓她吃下去。

看著文濤因羞澀屈辱而變得緋紅的面頰,我仿佛在夢境中一般。

我強忍著胸口澎湃的情緒,盡可能放鬆自己,手便隔著衣服在文濤柔軟的乳房上揉捏,那柔嫩中帶著堅挺,綿軟且充滿質感的乳房讓我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燒,我貪婪的感受著,把陰莖使勁往文濤的屁股上頂,因爲文濤帶著乳罩,我找不到文濤的乳頭,我從她衣服的下擺把手伸進去,伸進乳罩,把玩著文濤那對白皙堅挺的豐乳,象揉面團一樣肆意的揉捏著,盡情的享受著那飽滿滑膩的手感。

文濤想開口說話,舌頭卻被我死死糾纏著,只發出含糊不清的幾聲「嗯……嗯……」。

我緊緊箍住文濤的柔軟細腰推搡著她,終於把文濤柔弱苗條的嬌軀壓在了床上,我火熱膨脹的陰莖正頂在文濤柔軟平坦的小腹上。

我急不可耐解開了文濤的乳罩,把上衣從她頭上退去,文濤雪白的乳房立即暴露在我眼前,高聳的乳房上,一雙紅色小巧的乳頭隨著我對乳房的捏揉顫動著,一股處女特有的體香若隱若現……

我誓無忌憚地捏弄著文濤柔軟的乳房,捏著紅色的乳頭,另一支手已經迫不及待地伸向了文濤的下身,我拉開薄薄的裙子,揉搓著文濤的陰部,文濤穿著一條粉色的內褲,分外地誘人,我拉下她的內褲,把手伸向她神秘的陰部。

文濤柔弱白嫩的身體全部暴露在我的眼前了,優美的曲線,玲瓏的身材,暴露無遺。

細腰、豐臀、修長的大腿,少女的身材就是好,而且比以前更成熟,更誘人,文濤的乳房高聳挺拔,而且飽滿柔軟,雙腿白嫩修長,隨著年紀的增長,文濤的肉體,更充滿成熟女人的韻味。

文濤的的陰唇很乾,由於緊張沒有一點點的淫水,我的手指毫不留情地插進她的陰道,我只覺得裡面又緊又干,一股熱氣直饒手指。

由於緊閉的陰道里被忽然插進一根手指,文濤又羞又痛,身體僵直地向前挺,但由於被我緊緊壓著,她自然是沒法掙脫掉我的手指,嘴裡「嗚……嗚……」的哀求聲不絕於耳。

我的手指開始在文濤的陰道里來回地抽插,不時地上下劃動著陰唇,慢慢地,陰道里開始濕潤起來,有淫水滋潤在陰唇上,使我的手指開始順滑起來。

這時我的陰莖已經是硬到了極限,想日文濤的慾火越來越強,再也不知道什麽惜香憐玉了,我握著粗大的陰莖對著文濤的陰道狠狠地插進去。

隨著文濤的一聲慘叫,文濤的身體被我日得身體向上挺躬起來,雙手無力地推打著。

我分開文濤夾緊的大腿,抱著她纖細的腰枝,感覺到她在抽泣著,但我用手握住陰莖,將屁股後移,不顧一切地把我的陰莖死命往她陰道里插,隨著文濤身體的震動和她那梨花帶雨的大聲哭泣,我因爲強烈的快感而不停地抽插著。

操著文濤,我發現文濤是如此的舒服、順暢、柔軟而溫暖,包合感、磨擦感、潤滑感都調配得恰到好處。

文濤的陰道雖然是第一次被我操,但卻是軟軟的,非常的溫暖,非常的濕潤,非常的潤滑,插在裡面很舒服。

只覺得文濤的陰道把我的陰莖一道道地箍住,一陣子說不出的快感傳過來。

我清晰的感覺著文濤的柔嫩身體,感到文濤的陰道不停的産生痙攣,吮吸著我的陰莖。

我的龜頭在文濤體內15厘米的深處感受到了文濤灼熱的緊縛感,那裡,感覺陰莖被四周柔軟而熱燙的陰道腔肉包裹著,舒暢得無以複加,仿佛整個世界都已經不存在,只有從那一個地方傳來的火熱而柔軟的吸引才是真實的。

我全身的慾望也由此勃發,文濤的陰道很緊,我只感覺到文濤的陰道包住我的陰莖,很潮濕,很溫暖,夾著陰莖抽動,帶給我相當大的快感,我毫不留情地開始用力抽插著。

「啊…啊……好痛……輕點…求你輕點……」文濤慘叫著。

文濤的眼睛緊閉著,眉頭皺得緊緊的,嘴巴微張,臉上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我從沒想到,這個平時風度翩翩,冷冷不近人的小美人,今天在我的的陰莖下如此的可憐,這帶給我無限的快感,我日得更用力了,一下一下地日的文濤死去活來。

我把文濤的腿分到最大、最開,並往上舉,把文濤擺成淫賤的

V形,批張到最開,我跪伏在文濤的兩腿間,把粗大的陰莖插到最深。文濤頭發散亂眼睛緊閉,微張的嘴唇發出可憐的呻吟,文濤兩只又白又嫩的修長大腿被我拚命擡起,雪白的肉體隨著我屁股的扭動而搖晃。

我向文濤的陰道做著一次又一次的沖壓動作,大幅度地前後抽插,時而把粗硬的陽具全部插進文濤的陰道里,然後用力扭動著屁股,讓陰莖在文濤陰道裡面做半旋轉的攪動頂撞……

小姨子的下身已經完全掌握在我的控制之下,我每用力地攪動一下,文濤就發出一串「啊……啊……姐夫好痛啊……輕點……」的哀求聲,柔軟的身子不由自主地痙攣著,而我把全部的神經都集中在龜頭同文濤陰道壁嫩肉的擠壓磨擦中,每一下的抽插,都要發出一身粗重的喘息,極度地享受其中的快感,小姨子雖然是第一次但她的陰道干起來仍然相當舒服,陰道內肌肉彈性良好,觸感極佳,我的龜頭狠狠地頂在了文濤陰道深處的子宮上,令這個賤貨痛苦不堪。

我低頭看著我猛操文濤的地方,文濤的陰唇隨著我的抽插不斷地翻來覆去,我的陰莖也被文濤的淫水侵得發亮,而文濤的乳房更不斷地上下搖晃,文濤平時整潔的頭發也淩亂不堪,種種情形,讓我更加興奮,我越發用力地日著文濤「啊姐夫……啊姐夫…..痛姐夫……姐夫輕點……姐夫求求你了……

聽著小姨子的哀求聲,我越發使勁地日著她,用盡全力地抽插著陰莖,每一下都日到子宮的深處,小姨子的反應也越來越強烈,她使勁地抓著我的肩,呻吟連連……

我被文濤抓得好痛,不過越痛我就越用力地日她,更是用力地捏著她的乳頭。

「啊……好痛……」隨著文濤近乎哀鳴的慘叫聲,我的陰莖也硬到極點,看著文濤嬌好的面容扭曲著,整潔的頭發淩亂披散,那種痛苦、屈辱的表情,文濤的乳房被我用力而粗暴地捏著並變了型,下身更是被捅的不停地顫動,我大力地日著文濤,劇烈的動作把床都弄的咯咯做響。

文濤開始還斷斷續續地呻吟幾聲叫疼,後來就只能不停的大聲慘叫,慘叫聲一陣高過一陣,我身上積累了幾個星期的慾火全部都噴發在她的身上,粗暴地沖擊著她嬌弱的軀體,文濤幾乎被我日得幾乎昏了過去。

我粗硬的陰莖深深地日進文濤的陰道裡面。

文濤的紅嫩的陰道口隨著我陰莖的抽動正翻出翻進,陰道里流出乳白色閃亮的淫水,已順著會陰淌到屁股兩側……

我操得文濤不時發出"叭嘰、叭嘰"的水聲,我的陰莖沾滿文濤晶瑩的淫水,閃著亮光,每次抽動,都把文濤的嫩肉帶出來,又重重地送回去,文濤豐滿的雙峰也隨著跳動,烏黑柔順的長發遮住了小姨子美麗的臉龐……。

我調整了一下姿勢,扶穩小姨子的雙腿,又是一陣狂風暴雨般的來回抽插。

"啊姐夫…….啊……啊姐夫….",小姨子再次慘叫起來。

真的忍不下去了。

我咬著牙,再使勁狠狠地抽送十多下,一種要射精的感覺傳輸到龜頭,熱血全湧上大腦,陰莖漲大到最粗,文濤似乎感覺到什麽。

「姐夫不要啊……不要射在裡面..…姐夫求你了……啊姐夫……」此時的我哪管得到這些,我死死的抱緊文濤的纖腰,盡最大的力量猛操著她……

一股熱精終於噴發而出,一股一股地向小姨子的深處射去。

我只覺得陰莖發出一陣陣抽搐,龜頭熾熱得像座火山,噴射出火燙的精液。

「不……啊……」文濤哀叫著,一面拚命地地扭動身體想擺脫我,一面瞪大雙眼,看著我渾身發顫,顯然,文濤知道插在自己體內的陰莖正在射精,她拚命地推著我,一行清淚從美麗的眼中流出,我嚎叫著,肆無忌憚地把精液全部射在文濤的陰道深處。

此刻的小姨子淚流滿面,全身發顫,兩手緊緊緊抓住被單,小腿在發抖、陰戶在痙攣,屈辱無奈地吸收著我射進去的精液。

我粗硬的大陽具深深地在文濤緊窄的陰道深處一跳一跳地跳動了十來次才安靜下來。

文濤緊縮身體,放聲大哭……。

我低聲安慰她並告訴她不要把這事情說出去雖然我知道她不會說,雖然當時我說就這一次,但是後來我每次都以這爲藉口繼續日文濤,五個月後小姨子文濤懷孕了我就讓她生下來,我告訴她那是我們的愛情結晶。

沒想到小姨子會答應,我興奮的日了文濤一夜,八個月後文濤給我生了一個男孩,眼像我鼻子和嘴像文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