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务员小姐的性服务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3)

她低頭看了看胯間兩人的交合處,然後又略帶羞意地看著我,小聲說:「……你……你的好大……」

我心頭一酥!這句話竟比千言萬語還要令我激動,它帶給我的是一種震撼!

乘務員小姐開始逐漸扭動著玉臀,由緩而快,由溫柔到激烈,她有著非常高超的技巧,她豐滿的胴體在我身上起伏,一次次地吞噬著我粗大的肉棒,她那似鮑魚般的陰戶,此時顯得那樣的貪厭。

我也猛烈地回擊著,一次次地向她陰戶的深處進入,龜頭不停地撞擊著她的子宮口,然後退出來,再深入。

我們就這樣放浪地做愛,也沒有改變姿勢,一直是她在我身上馳騁。

我把她的上衣和襯衣掀開,她並沒有阻止我。

我感到眼前一亮,我看到了一對性感而完美如維納斯般的乳房。

我注視著她潔白的胸膛,她的雙乳顫巍巍渾圓高聳,兩隻乳尖上突起著兩個晶瑩透紅的乳蒂,它們驕傲地挺立,仿佛傲視著一切。

我伸出雙手,一左一右地握住那對乳峰,感覺著它們的柔軟、滑嫩和彈性。

真的好軟好嫩!

我的手不由地捏擠著。

兩隻乳蒂因為我的捏擠而變得更加向上突起,而乳暈也開始向周圍擴散變大。我注視著那兩隻乳蒂,感到它們是那麼嬌嫩,那麼驕傲!

我低下頭來用舌尖在兩隻乳蒂上來回舔動,我明顯的感覺到兩隻乳蒂在我的舌尖下開始勃起變硬。

乘務員小姐開始發出輕輕的哼聲,她的胸也微微地扭動著,「騎馬」的姿勢也變了形,呻吟道:「先……先生……我快不行了……」

我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她!

我把她放下來,改讓她背對自己跨坐在腿上,雙手繞到前面用力抓著她的的乳房,配合膝蓋的一開一合,有節奏地抽送著。

「啊……啊……啊……啊……」

乘務員小姐也隨著發出短促的歡吟。

我抱著她的腰站了起來,她唯恐分開般緊緊的往後頂。

我配合以心蕩神迷的乘務員小姐,使勁地抽送著。我想動得更急,可是以經達到極限。

乘務員小姐用雙手扶在前面的牆壁上做支撐,翹起臀部,同時不停扭動腰肢。

我在後面抱緊她的身體,開始做長距離的抽插。

插入時在肉壁上摩擦後,一口氣用力插到根部,子宮口被巨大的龜頭壓扁,每一次抽插時也刺激到直腸。

「啊!」

大概和她以前的經歷不同,肉棒的長度和粗度都不能比較,乘務員小姐仰望天花板,後背向上彎曲。

巨大的肉棒插入時,豐滿的乳房隨之搖曳,腹部的曲線如波浪般起伏。

「啊……唔……」

我的全身向後仰,肉棒從下向上猛衝。我這樣猛烈的動作,如果是一般男人,可能維持不了十分鐘吧。

「啊……」

肉棒頂到子宮上,乘務員小姐只能用腳尖站立,美麗的臀部向上翹,可能是平時就從事運動,修長雙腿的曲線使人聯想到歐美的運動選手。

她皺起眉頭,美麗的臉頰扭曲,臉色紅潤,從張開的嘴露出舌尖,非常妖艷的表情。

陰唇纏繞在肉棒上,抽插時隨著棒身在洞口裡進出,從陰戶里發出噗吱噗吱的淫糜聲。

我讓龜頭頂在子宮口上作支點,然後做旋轉。

「要泄了!」

乘務員小姐很快就達到性高潮。

「嘿……這種感覺很好吧。」

緊貼在一起的下體,開始摩擦,旋轉的動作使我的陰毛刺激到大陰唇。

「啊……啊……」

隨著乘務員小姐的淫浪哼聲,我又改變方式,準備讓她達到性感的顛峰。

「唔……唔……」

插到根部時,一定會頂在子宮口上,讓她為快感陶醉,但很從容,不致於射精。

噗吱噗吱的抽插聲,在列車的房間中發出迴響,可見是充滿力量的活塞運動。

「唔……唔……唔……」

衝到子宮口上時,乘務員小姐從喉嘴深處發出哼聲,豐滿的乳房不停地搖動。

「這樣覺得如何?」

我抓住臀部的右手伸到前面,找到陰核,剝開包皮,露出敏感的肉芽,用中指用力擠壓。

「啊……啊……」

陰核充血,膨脹至極限。我在那裡用手指旋轉揉搓,當然此時也沒有停止活塞運動,強烈的衝刺幾乎使乘務員小姐的雙腳浮在空中。

「泄了啊……」乘務員小姐轉過頭來叫著。

「你不怕別人聽見嗎?」我故意逗她。

「沒關係,這個隔間裝有隔音材料的啦!」乘務員小姐在甜美的陶醉中,全身無力地滑落到地板上,我像黏著般也跟著倒下去,仍不斷對俯趴著的她用力地來回衝刺。

又抽送了上百次,乘務員小姐早就被我頂得語無倫次:「從來……都沒有男人讓我這麼

High……」

我猛力一抽再一挺,再往深處傾盡全力用我的肉棒摩擦她的陰道壁:「要射了……」

最近工作煩忙,一個月都沒空清出彈藥,早忍耐得受不了了,累積的量應該相當多了。

乘務員小姐似乎從我膨脹到極限的肉棒體會出我的慾望。

「待會兒你要……呃……射在哪裡?」她停下動作問道。

「呃?還可以有選擇嗎?」

「當然,每個人的愛好都不一樣呢,我們當然要為乘客考慮。」

「那麼……在你美麗的臉龐上好不好?」我不假思索地說。

「討厭!」乘務員小姐輕聲嬌嗲,「那你要注意不要弄到制服喔!在火車上不好清理,被發現就不好了。」

她似乎不對我大膽的提議有任何反感,反而只是提醒不要鬧得太過火。

她反過身取下肉棒上的保險套,然後把肉棒吸進嘴裡,回復剛剛口交的動作。

一時間,房間裡除了兩人的心跳聲,就只有乘務員小姐那妖媚的哼聲以及紅唇和肉棒相摩擦發出的「啾啾」聲。

她似不要命地以嘴巴快速吞吐,那失控的媚態使我再也忍耐不住了。

出……出來了!

我感到控制射精的肌肉開始不自主地收縮,陣陣快感由脊髓直衝腦門。我立即一手粗暴地抓住乘務員小姐的頭髮,取得對方頭部的控制權,另一手則抓住肉棒對準這張任何男人都會瘋狂的臉龐,用力一個拉扯。乘務員小姐嬌呼一聲往側一跌失去平衡,原本跪姿的雙腿側身跌坐地上,雙方的相對高度差距更大,使我能將乘務員小姐的臉龐完全轉到正上方仰望著我,下壓肉棒,正對門面。

龜頭迅速張開,一道又一道溫熱的精液源源不絕地噴射出來。

第一次的噴射最濃最烈,白稠的一道精液暴射出來落在乘務員小姐的臉龐上,一道精液由下巴沿嘴唇橫跨過鼻樑直達額際,連瀏海也沾了少許,第二次噴射則硬將乘務員小姐的頭轉側,射在打上粉彩豐潤微鼓的臉頰上,角度剛好與第一發交叉,尾勁端則堆積在臉頰上,第三發則瞄準眉間垂直入射,精液飛濺出來彈射在眉毛及捷毛上,第四次……第五次……搖晃著肉棒漫無章法地漫灑在臉龐上…隨著陣陣抽畜彈藥已狂射出去,開始清膛。用手套弄肉棒將剩餘的精液推壓出來,一滴滴的精液落在嘴唇部位。

射出的一剎那乘務員小姐的美目緊閉了一下,但乘務員小姐除了剛開始的驚嚇外立即放鬆了臉部肌肉,臉龐由輕微的扭曲變形漸漸轉變回端莊的微笑,如同一般服務小姐予人的職業甜美笑容,恭敬地維持應有的微笑,閉著眼抬著頭靜靜地隨我抓住頭髮的手部動作讓我盡情完成這破壞工作。

最後對方一動不動,只微微呼吸喘息,容我細細檢視眼前美麗乘務員小姐的臉龐。

乘務員小姐化妝的細緻臉蛋被突如其來腥臭的白色濃稠液體塗布滿面,臉頰、嘴唇、額頭及鼻樑都是一榻胡塗,嘴唇的口紅早因劇烈的活塞運動而脫妝使嘴角是一片紅暈,精液粘附的作用使臉上部分的粉妝脫落與白稠的精液混為一體。左眼則剛好被一堆順臉部輪廓流下的精液完全蓋住。

結束了,我翻身在一邊,理性也回到腦袋中了。

「幸不負命,沒弄髒衣服!」我看了看乘務員小姐的制服道。

欣賞完這綺麗的景觀後,我從旁邊取出面紙,輕輕擦拭掉沾粘在乘務員小姐眼上的精漬。

「謝謝……」乘務員小姐感謝道,張開雙目緩緩起身。

此時乘務員小姐臉上掛滿精液,滿臉嬌紅。

「好…好多!」乘務員小姐對著休息室的鏡子頗為驚訝道。

「我來幫你擦好了。」面對這位被自己糟蹋的美人,我也不好意思道。

乘務員小姐不反對地閉目而立,我取出面紙開始擦拭臉上的精液,避面流到衣襟里去。擦拭中可感到乘務員小姐的臉旁肌膚具有相當的彈性,尤其是臉頰部分。

「剩下我自己來就好,謝謝!」拭去大半的精液後,乘務員小姐的臉龐也漸漸恢復清新的樣子。

「對不起……我要洗臉補妝……失禮了……」乘務員小姐轉過身去。

我則會意開門先出來了。

出來時剛好又遇見另一位乘務員小姐,我尷尬地笑笑,對方也響應一個甜美的微笑。她讓出走道,當我走過這位乘務員小姐的身邊時,突然感到這位乘務員小姐樣態與剛剛和我歡好的那位小姐有某種程度上的相似……

我開始走往自己的包廂,沿途的遇到幾個男性乘客露出曖昧的神色,似乎看穿了剛剛乾的好事,一陣尷尬催促我加快腳步。

躺回舒適的鋪位,我開始回味剛剛的光景,完全不覺時間的飛逝。

漸漸地,我睡著了……

―――――――――――――――――――――――――――――――――――――

「各位旅客您好,列車前方到站就是本次運行的終點站——北京車站了,請您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做好準備。」

播音小姐甜美的車內廣播聲讓我從睡夢中驚醒。

坐起來後不久,乘務員小姐推開包廂門,招呼著其他旅客。

「睡得好嗎?」乘務員小姐微微曲身,低頭向我問道。

她已經補好臉上的妝,恢復典雅的面貌,外觀神色就像昨晚沒發生過任何事般,如不是因主角是我,我也不相信適才發生的「真實體驗」。

「嗯!很好!」我向她點頭示意。

乘務員小姐再次展現她高貴端莊的招牌微笑後,點頭還禮回到工作崗位。

我則靜靜地思考整個客服程序。

乘務員小姐們對乘客會依個人評斷決定要提供服務的對象,因此早刪除了一些具有危險因素(或者是太差勁)的乘客,而享受過車上服務的乘客並不會將此事公開,如有經驗的男士再次搭乘時則可視個人喜好對乘務員小姐要求車上服務,在無形中形成的這種獨特心理平衡,間接地維持乘客水準及保障乘務員小姐們自身的安全,故至今外界並未傳出不良的流言。

畢竟如果每次都是一堆低級俗氣的「炮兵團」組隊搭乘,那還開什麼直達特快列車,早淪落為特種行業的水準,這種條件下也將無法吸引高素質的女性投入新型列車服務團隊內,相對亦是乘客的損失。

嚴格的專業訓練與安全保證下,輔以有關部門提供如此的列車服務,良性的經營獲利循環下,越多的資金來源,便可提供越好的服務與設備,相對越多的回饋到乘客上。

乘務員小姐們在視線內不斷穿梭,為乘客提供下車前所需要的服務。呃……我當然是指正常服務。

看著這群乘務員小姐們的神態,我也可以感覺到她們對乘務員小姐這份職業的熱愛。對她們而言,這一身新型列車制服就是榮譽的象徵。如同昨夜和我在一起的那位乘務員小姐所說的把她們當成特種行業是最最嚴重的侮辱!同時也是承認了說話者本身低俗的格調。乘務員小姐們提供的車上服務乃職業上的要求,無關個人的操守與婚姻狀況。但也並非指她們對這種事麻木不仁或寡廉鮮恥,應該說是榮譽感使其升華成為對工作的一種出,盡力為工作而奉獻出自己。

想到此,心中對這些Z

字列車乘務員小姐的感覺絕非鄙視,而是令人欽佩她們的使命感。

―――――――――――――――――――――――――――――――――――――

列車減速後,緩緩駛進北京西客站,停在指定的車道上。不久車門被一一打開,車上的旅客也紛紛起身離車。

我是最後一個動身的,為的就是多看乘務員小姐一眼。

走到車門的時候,乘務員小姐已站立在門邊,正在向其他乘客揮手告別。

我大膽地望向乘務員小姐,四目交接的同時對方似因回想起昨夜的景況,垂下目光,端莊秀麗的臉龐泛起紅霞。

乘客們大多數已離開,所以乘務員小姐臉上曖昧的神色倒不慮被察覺。

乘務員小姐被我盯得手足無措,忙示意地望向其它旅客,最後喜孜孜地白了一眼,我則知機見好就收地移開自己的目光。

「謝謝你的服務!……我們……有機會再見嗎?」

乘務員小姐笑了笑,說:「我固定都是服勤於Z17

列車,還會有為您服務的機會!」

「那我回來的時候一定會搭你這趟列車的,美麗的乘務員小姐!」

乘務員小姐臉龐泛起紅霞,模樣嬌恬可人。

「那時乘務員應該輪到別人了!」她提醒道,「我們有好幾個包車組呢。」

最後乘務員小姐對我輕輕地彎身行禮,我亦點頭響應,便轉身融入離去的人群中。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