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辦公室 - 第六集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

我心生一計,把心一橫說:「你對她好,她卻未必對你好!」

Saki:「怎麼?」

我:「我和你的事,她一早知道了!」

Saki震驚地說:「什麼?」

我:「她和我不一樣,她要的將不會只是肉體。我們很可能會給她毀了。」

Saki機警地問:「別想騙我!我一直都沒聽你說過!到了這個時候就想撤謊?」

我:「你知道她為什麼突然疏遠我嗎?想清楚吧!」

Saki想了想說:「大概是我和你表現上是很要好的朋友,我和她不咬弦,她便疏遠你。」

我:「那天晚上她回公司拿東西時,什麼都看到了。自此之後,她就不和我說話!」

Saki想了一會,回憶起當晚Stephine晚上回公司發現我們的情況。

的確自從那天之後,Stephine便刻意避開我們。

我知道打動了Saki,這一注是押得對了,機不可失,不容她多想。

我:「雖然我不知道她將會怎樣做,我只知道若我們不先下手為強,我們很可能會被她毀了!

如果她要的是錢,我們畢生積蓄可能都化灰了!」

Saki面色一變,猶豫了一會,終於都點點頭,跟著我走入酒店。

她是一個非常愛錢的人,要不然都不會冒犯法之嫌留在公司偷取同事的客戶資料。愛錢的人,最容易被錢打動。

你可以動她的身體,她的事業,甚至她的命,但絕不能動她的錢。

說服了Saki,我們走入酒店內,Kevin和Stephine已經無影無蹤。

我拖著Saki的,扮作情侶,先要一間房間。

儘管如此,要到每間房間逐一拍門去問也是沒有可能。

打發了服務生之後,我們離開房間,來到走廊。這間情侶酒店不算大,只有一層,共三十多間房間。

我取出手提電話,撥Stephine的號碼,然後細心聆聽。

幸運地,急色的Kevin並沒有花時間去關上Stephine的電話。

奇怪的是,Stephine的電話響起來,Kevin也沒有關掉她的電話。

電話一直在響。

本來鈴聲隔著門只有極微弱的聲響,要找出房間所在的確很難,但電話不停在響,我們終於都確定了他們在右側的一間房間內。

我細心囑咐Saki了一會,然後大力叩門。大約叩了十多次,終於Kevin裸著上身來開門,身上只穿了一條沐浴的毛巾,頭髮還是濕透的。

看樣子,他才剛剛洗完澡!這個傢夥,竟然那麼快就完事!!??

我當場竟然呆了。難道剛才他正在幹Stephine,所以沒有關掉電話?

Saki按照我的計劃,用手提電話拍下他的模樣,閃光燈下,我反而清醒過來。

我不理內心的失望和憤怒,一把推開了Kevin,直接闖入了房間。

Kevin慌了手腳,衝回房間去拿他的衣服。當我走入房間之時,不禁鬆了口氣。

只見Stephine軟攤在床,醉得不醒人事,身上的外套和高跟鞋雖然放在一旁,米白色的無袖連身裙卻還穿在身上。

不過裙擺已經掀起到肚子上,露出了粉紅色的公仔內褲,雙腿彎曲地分開,內褲表面有少許濕了。

光看現場環境,就可以推斷Kevin可能對Stephine動過了手腳,但肯定還沒有幹過她。

他應該是想先洗完澡才來玩她,可是我和Saki卻恰巧在這時候趕上來了。真僥倖!

剛才電話一直在響,他也沒有關掉,是因為他正在洗澡!

Saki不斷拍照,包括Stephine的睡姿。Kevin搶回自己的衣服之後,慌張地想逃出房間,

我用手抓著他的肩膀,大聲說:「這事不會就此完結的!我一定追究!」

他用力掙脫我的手,推開了Saki,然後逃走了。

看著他半裸的背影,我笑了笑,心想如果這個混蛋如果再急色一點,他的肉棒早就已經在插Stephine的肉穴了。

估不到他把醉倒了的美人兒放在床上把弄一翻之後,還安心地去洗澡。看來想慢慢享受眼前的美點。

真是一個笨透的色鬼,到了口的肥肉不去咬,最後反而被迫吐出來。

Saki冷冷看了我一眼,冷笑道:「好正義啊!現在你要送她去警察局嗎?」

我淫笑道:「送是要送,但可不是送去警察局!我可要送她去人間天堂!」

我和Saki合力把Stehpine抱去我們先前租了的房間,把她放在床上。

然後我從手提包中拿出攝錄機,遞到Saki手中說:「你來拍!要清楚拍到她的面!」

Saki又開始猶豫起來:「我不幹,要拍你自己拍!」

我說:「不想半生的積蓄化為汙有,你就拍得好一點!這個騷娘皮本來就要被Kevin幹的,

現在我們把握時機留下她的精采片段,日後她便不能從我們身上得到一分一毫了。難道你放心嗎?」

她想了想,終於開啟攝錄機,開始拍攝Stephine躺在床上的誘人睡姿。

我脫下自己身上的全部衣物,赤裸地走上床去。我先扶起她上半身,坐在她背後,讓她依著我坐在床上。

爛醉的人,身體好像特別沈重。我試著把她的連身裙脫下來,都頗吃力。

終於把她的連身裙脫下,露出了一套可愛的粉紅色公仔內衣褲。

這套內衣褲上都印有卡通貓的圖案,沿內衣褲邊繡有紅色的線條,份外突顯了她幼嫩而可愛的軀體。

我開始吻她的嘴。雖然她的頭正仰臥在我的肩上,但她的嘴閉得很緊,我的舌頭不能伸進去,唯有在她的唇上舔弄。

我用舌頭舔弄她的鼻、唇和臉龐,然後舔她的耳垂和耳背。當我輕輕咬她的耳垂之時,她竟然有很微弱的反應。

她嘴唇微張,口中輕輕呼氣,看來耳垂是她身上的敏感帶之一。

眼前機不可失,我把舌頭放進她半張的雙唇內,除了一試她口中的香味,也試圖令她的口張開來。

我在品味她口中的美味,雖然混集了一點酒的味道,可是淩辱一個失去知覺美少女的刺激實在令我越來越興奮。

舌頭撩撥了一會,她本能地微微轉頭避開,把頭扭向旁邊,嘴卻沒有合起來。

Saki把鏡頭靠近,我的每一個動作都被清楚地拍入鏡頭內。

我慢慢地撫摸她的頸,把乳罩的肩帶褪下來,露出赤裸的雙肩,我摸她的肩,然後輕輕舔她的肩肉。

我把她乳罩背後的扣解開,一雙頗大的雙乳就赤裸地呈現。她本身就有一點點稚氣未除的胖,乳房也比一般的瘦削的女孩要大。

她的雙乳大概是33C的級數,雖然算不上是乳牛級,但看起來很白很圓,乳頭是較突起的形狀,乳暈頗小,微微呈啡紅色。

直覺覺得她的一對肉球還未被太多人品嚐過。侵略她的衝動令我忘卻了溫柔,雙手從背後狠狠地抓著她的雙乳。

一抓之下就發現她雙峰的彈性遠勝Saki,體積亦遠較Saki大。我用力捏弄她的肉球,一對手只能剛好包透了她的肉團。

我越捏越亢奮,又年青又具彈力的乳肉被我捏在手中,我不斷把肉團擠壓,她的乳頭竟然稍稍硬起來。

我望望她,發現她的口張得更大了些,眉頭有點縐起來,可能我捏弄她淫蕩的肉球令她生出了反應。

我來到她身前,吸吮她的乳頭,舌尖不停撥弄她的乳尖,同時間用手去夾弄她另一個乳頭。Stephine發出斷斷續續極微弱的呼氣聲。

我粗暴用手捏弄她的肉球,雙乳在近在咫尺的眼前擺出各種不同的淫蕩形狀,我雙手各用兩指大力地夾她微硬的乳頭。

Stephine忍不住微微地:「呀......」地叫一聲。

她恢復微量的反應令我更加興奮。我決定要在她醉得半死之時,摸遍這個不醒人事的美少女。

我先摸她滑溜的背部,然後捏弄她細小的腰,腰間的肉特別有彈性,看來她為了收腰下了一頓功夫。

然後我把她的內褲脫下,露出濃密的陰毛和嫩小的陰戶。陰戶外的恥肉有點厚,令她的陰戶形狀顯得更美。

陰核和恥漕都看不見,外表看來兩片陰戶是緊緊合起來的。

在轉換姿勢之前,我怕她的口會合上,乾脆把她的內褲塞入她的口中。

她輕微反抗,但爛醉之下,我很容易就把半截的內褲放進她口內。

我把她推倒,令她上半身俯伏在床上,然後擡高她的肉臀,屈曲她雙腿支撐著她下半身。

面前出現了一個上身俯伏,臀部翹起,屈膝在床的少女畫面,雖然她的腿有點短,但整個誘人的姿勢已經令我血脈賁張。

只見她的陰戶半張,出奇地好看,而我亦清楚看到她肛門口的後庭穴還略帶肉紅色。

我正在盤算該如何下手去玩弄她兩個肉穴之時,我瞥見Saki帶著攝錄機走到我身旁,

一方面想糾正拍攝的角度,另一方面她卻顯得很好奇,偷偷舉頭從攝錄機以外的角度去偷看Stephine的肉穴。

我忽起淫念,說道:「你來弄吧!」

Saki驚愕地:「我?不要!」

我:「光看沒用,你也想從這角度去看看女性的身體吧!況且你又沒試過摸其他女性的私處!」

Saki:「…」

我不等Saki的答覆,夾手奪過她心中的攝錄機,把她推向Stephine翹起的屁股前。

Saki果然充滿好奇,目不轉睛地看著Stephine的兩個洞口。

Saki:「我應該怎樣做?」

我:「用手指逗弄她的肉穴吧!兩個洞都可以。」

Saki:「不!後面的...那...個...我不想碰!」

我:「那先解決前面那個吧!」

Saki試探著用手去撥開兩片陰唇,然後用手去逗弄Stephine的陰核。

大概Saki自己本身的敏感帶就在陰核,所以推理到要先摸。

她輕輕地撫弄,遠較我平常使用的方式溫柔得多,常常用手指尖最靈活的部份去撩弄Stephine的小核。

Stephine伏在床上,雖然口中塞住內褲,但竟然開始發出微弱的呻吟聲:「嗯....嗯.......」

呻吟聲很輕很短。

Saki見她有反應,就更加好奇,開始轉變不同的方式去刺激Stephine。

她用另一隻手的手指輕輕撥弄Stephine陰穴口旁的嫩肉,摸陰核的手就稍為加速。

Saki弄了一會,Stephine都沒有更激烈的反應。

在香港的情趣酒店是時鐘形式租住,如果容許Saki繼續花時間去探究,不知要搞到何時。

而且我看著一對美女在我面前幹著這麼淫穢的勾當,赤裸的肉棒早已向硬翹翹地向我投訴,不能不發。

我拉開Saki,把攝錄機塞在她手中說:「讓我來!」

我上一場就展開猛烈攻勢,不理會Stephine的情況,兩隻手指直撞插入她的肉穴,又狠又快地轉動。

Stephine反應轉大:「嗯...........」

我手指急速抽插,大概抽了十數下,就忍不住性慾,此時此刻那有閒情再去慢慢逗弄她?

我坐在她俯伏的面前,掀起她的頭,拔出塞在她口中的內褲,然後直接把肉棒塞入她口中。

我雙手扶著她的頭,把她的頭舉起又放低,令她的口不斷在我的肉棒套弄。

Stephine縐著眉,表情顯得不舒服,不過始終沒有醒過來。

她的口腔很暖很濕,令我本著已經完全勃起的肉棒更加堅硬。

美少女的唾液和雙唇不斷滋潤我的肉棒,「樸次∼樸次∼」的聲音實在叫我太興奮。

因為她未清醒,舌頭和嘴唇都沒有配合我套弄時的動作,不過她的唾液卻比平常口交時流出更多,有一些更流到我的睪丸上。

我拔出肉棒,推倒她的身體令她側臥著,然後走到她胯下,舉起她一條腿,對準她露出來的淫穴,狠狠地把肉捧插進去。

我只想發洩自己的性慾,管她溫柔不溫柔,一下子就把整條肉棒完完全全地插進去。

劇痛令沈醉的Stephine酒醒了一點點,雙眼半開,嘴裡吱唔著:「不要.....不要.......」

她沒有向我的方向望過來,反而將側臥的頭仰起。她始終醉得太沈,現在只不過是徘徊在醉醒之間。

我知道時間不容許我慢慢享受,我扶著她被我舉起一條腿,快速地把性慾透過肉棒的快感發洩在Stephine身上。

她可愛的身體被我急速地推動著,白白的軀體不斷磨動床單,胸前雙團肉球因為被她垂下的雙臂夾住,拋動之下更加誘人。

我忍不住伸出一隻手去捏Stephine她的肉球,同時間不斷插她的肉穴,享受著姦汙的快感。

抽插了一會,我把她的身體轉為仰臥,舉起她兩條略粗的小腿,把她雙腿分開,然後瘋狂地插向她的肉穴。

由於她太醉,要轉換其他姿勢實在太廢力,而且由於租房的時間不多,我決定用保持這個姿勢去幹她。

免卻了轉換姿勢的煩惱,我集中精神欣賞眼前少女的淫態。Stephine只能夠發出夢囈般的呻吟:「呀...不要...」

插了一會,我放下她雙腿,雙手粗野地玩弄了她的一對肉球,又狎玩她可愛的臉,肉棒快速地在她的肉穴進出。

強烈的興奮令我快感如注,終於在一聲高吭之下,我拔出肉棒,然後把所有精液都射在Stephine的面上。

精液橫流在她的臉上,我索性把龜頭在她的唇上摩擦,用她的雙唇把我剩餘的精液清理掉。

風消雲散,我看看Saki,只見她已關上攝錄機,面頰微紅,雙眼無神地望著我。

我知道我和Stephine的性愛畫面已經挑起了Saki的性慾,畢竟看著這種野性的撞擊最容易引起人的原始獸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