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辦公室 - 第五集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6)

第二天。

我照常上班,Saki刻意迴避我的自光。

開啟電腦就收到Saki的電郵,裡面提到她不會讓我繼續下去(當然是關於什麼"事情"就含糊其辭)。

我笑了笑,把昨晚在家中剪輯了的片段寄給她作為回覆。

這是一段約三分鐘的精華片段,裡面我的面孔都打了格,主要是她先引誘我、到被我強暴、以至最後被操到呻吟。

她打開影片時低聲驚呼了一聲,急急把影片關上,然後轉身望向我。

我笑了笑,向她招手。她走過來,在我跟前停下。

我在她耳邊說:「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奴隸。只要你聽話,我保證沒有人會看到這些片段。」

從這一天開始,她變成我在工作時間的禁臠。

每星期我總有兩三天會她在辦公室做愛,有時候在上班時或午飯時,和她到沒人的會議室,讓灺侍奉我。

每天我都會帶備攝錄機,雖然不是每一次都有錄影,但是時間一久,錄像片段都有不少。

晚上的辦公室就變成我的淫辱皇宮,部門裡每一個同事的工作檯都曾經成為我淫辱的陽台。

有一次在上班時在網上看了幾張裸女照,慾念焚身,就把她喚過來,命令她悄悄地蹲在我坐位下的空間,

然後用口服侍我,我還把精液都射到她的嘴裡去。

這是最大膽的一次。其他時候,我們都是在沒人的地方或時間做愛。

幾個星期後,工作上我已經漸漸上手,和同事的關係也慢慢熟絡起來。

我吩咐Saki要表面上和我成為好朋友,在同事們面前我們常常談天,別人還以為我們是很友好的一對。

因為Saki的關係,我和Margret都逐漸熟絡了,說話都多了。

只是Margret對男同事始終是冷冰冰的,每次談幾句,她就不想多談。

Jessica和Amy就一直都沒再碰面。

有一天,部門主管宣布新消息,有一位新同事將會在明天上班,預先囑咐我們要在新同事第一天上班一起吃午飯。

第二天準時上班,剛回坐位就看見部門主管帶了一個陌生的女子周圍參觀,原來是新來的同事Stephine。

Stephine是一個非常喜歡打扮的女孩,剛剛在大學畢業,年紀比Margret和Saki都要小得多。

單眼皮,面上的化妝很多色彩,中長曲髮,頭上總插著幾個搶眼的髮夾,或是各式各樣的頭飾。

眉毛刻意劃成翹起來的感覺,加添幾分妖媚。她比Saki和Margret都略矮一點,但卻比Saki豐滿得多。

臉上還殘存少許Baby Fat,看上去面龐有少許圓,胸前的一對肉團比例上也頗大。

比Saki遜色的是她的小腿有點粗,腿也有點短,可是她卻非常喜歡穿裙子。

她和Saki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愛說話,但嗓子比Saki要細聲得多。

她喜歡說話時裝作很溫柔,令人覺得她很可愛和易於親近。

剛加入的時候,大家相處都很融洽。Margret算是多了一個傾談的對象。

Saki和Stephine的聲音常常充斥在我們的部門,各同事之間傾談都變得多了。

可是好景不常,兩個愛說話的女人走在一起,結果只有兩個。

一是非常投緣,情同姊妹,反之則是勢成水火。

Saki和Stephine就是後者。

Saki因為是團隊中的Top Sales,訓練新人的責任本來就不會落在她身上(我都是跟另一位男同事實習的)。

可是部門主管可能覺得由女生教女生會來得易一點,竟然委派Saki和Margret負責教導Stephine。

初初都相安無事,後來Saki對我說Stephine每件事情都問她,覺得Stephine很滋擾和依賴。

而且Stephine很多時都會要求Saki幫手解決麻煩,無形中增加了Saki的工作量,對此Saki極感不快。

經過幾次爭吵之後,大家都知道這兩位女仕已經不可能成為好友,因為性格上有很大差異。

由於大家都是新人,起初Stephine都和我有說有笑,一同學習。

後來她和Saki關係轉差,同時間發現我和Saki好像有一點點曖昧,所以就刻意和我保持距離。

有一次我和Saki淫亂過後,大約是晚上十時半左右,Stephine竟然回公司拿東西。

幸好她回來時,我們已經完事,而且衣服都整理好,所以她也沒發現什麼。

不過自此之後,她對我更是敬而遠之,她心入面一定估計我和Saki在暗中拍拖。

這樣年青的小羔羊來到我面前,我怎麼可以白白錯過呢?

可是Stephine在事業上絕對沒有Saki的進取,要等她行差踏錯的話,不知要等到何時。

我只好利用她和Saki的敵對關係入手。

一個月後,公司推出新的投資計劃,我們部門是負責聯絡客戶轉用新計劃,當中有一個大型推廣活動在展覽中心舉行。

為期一周的活動取得空前成功,公司為了獎勵我們,特別供應了一晚卡拉OK慶功宴。

晚宴設在尖沙咀一間高級的卡拉OK,由九時開始,可以一直任唱任飲,直至第二天零晨四時。

由於成績太好,各人都玩得特別投入,唱歌的唱歌,飲酒的飲酒,猜枚的猜枚,熱鬧非常。

因為是公司提供免費娛樂,多數人都會怕蝕底,名貴的酒不停送上,各人都酒到杯乾,未到十一時,已經有不少人出現醉態。

我一早知道今天不論男女都會玩得很狂放,除了帶備攝錄機之外,我刻意保持清醒,外表看來好像玩得很投入,實際上喝得很少。

Stephine穿著了一套米白色的無袖連身裙,外加一件白色的外套,和一對米色的高跟鞋,腿上沒穿絲襪。

由於今天是加入公司後的第一個戶外推廣活動,她刻意打扮之下,份外顥得明豔照人。

Margret和Saki不約而同地穿了黑色的套裝裙,相比之下也稍稍失色了。

除了我們部門的十六人外,另外還有兩個管理人員和五個其他部門的人參加。

其中有一個叫Kevin的男生,一對狗眼一直在打量著我們部門的三個女生,而且目光常常停在Stephine的胸前。

這個Kevin樣貌頗為俊朗,Stephine好像感覺到他的目光,有意無意之間,把白色的外套脫下來。

Saki在我耳邊說:「那個騷娘子在吊男生囉!」

我在她耳邊說:「哈哈...你們都給她比下來了。」

Saki微帶怒氣地說:「這個叫Kevin的傢夥真沒眼光,乳臭未乾的嫩女孩也看上了。」

我知道Saki介意風頭被搶了,推波助瀾地說:「我有一個辦法可以叫她出醜,你想不想?」

Saki驚喜地問:「怎樣?」

我:「照我看,這個小娘皮應該交際不多,酒量不會好。你先把她灌醉了,看看她出洋相也好。」

Saki:「哈!也好!」

Saki是我們團隊中的酒缸,號稱不醉女皇,酒量一向是極佳的。

她主動走去和Stephine猜拳鬥酒,Stephine可能好勝,本身又和Saki不咬弦,兩人竟然鬥得很激烈。

兩人的爭鬥聲漸大,宴中各人的目光都開始聚集在兩人身上,那個Kevin更加兩眼發亮。

畢竟美女鬥酒,是別具一翻風韻。

到了十二時半左右,管理層和年紀大的同事都紛紛離開,Margret已自行離開,現場只剩下十個人,大部份都已經醉了大半。

除了我、Saki、Kevin、和令人意外的Stephine還沒有醉倒。

Stephine酒量竟然這麼好,可以和Saki鬥得不分上下,實在遠超乎我想像之外。

話雖如此,兩位美人的面頰都已經紅霞滿布,勝負只不過是彈指之間。

眼看有機可乘,Kevin逐漸坐近Stephine,後來更在她身旁吶喊肋威起來。

我看在眼裡,唯有繼續裝醉,靜看眼前的好戲。

剛過零晨一時的時候,兩女雖然站起身鬥酒,但都已經腳步浮浮,口齒不清。Kevin看看我們醉在一地的同事,又看看兩女,嘴角淫笑。

他從後輕輕抱著Stephine的腰,然後說:「不要鬥了,都醉成這樣還鬥什麼?我先送你回家吧!」

半醉的Stephine:「放開我!誰要你送!我還要喝!她快不行了!」

半醉的Saki:「我不行!?看看你自己的樣子!你現在連父母姓什麼都不知道!」

Stephine:「你這個...這個...巴辣的婆娘!」(她想要說一些罵人的言語,掙扎了一會才說出這句,實在叫我失望!)

Kevin:「別鬧了,回家要緊,先走吧!」

他一邊說,一邊挽著Stephine的腰,把她拖著出去。Stephine半推半醒,最終都被他帶走了。

Saki清醒地在我耳邊說:「喂,別裝了,那騷娘子給帶走啦!」

原來她一直在裝醉,估不到她反而知道我一直在裝醉,我倒給她嚇了一跳。

我:「你好會裝啊!我還以為你醉了!」

Saki笑笑說:「最好酒量的人,最懂得裝醉。不然怎把別人灌醉?」

我旋即定下神來,和她尾隨而下。

只見Kevin和Stephine上了一輛計程車,我和Saki便駕著車子追上去。

果然不出我所料,看上去活像一隻色狼的Kevin又怎會那麼好心把Stephine送回家?

只見他們的車子逐漸駛往九龍塘的公寓區,最後在其中一間情侶酒店前停下來。

我把車子停在附近,吩咐Saki:「一會兒你站在我後面,用電話拍照。」

Saki驚嚇地問道:「你想讓那色狼上了Stephine?」

我:「別傻!我怎會讓我的奴隸給別人佔便宜?」

Saki:「她?已經是你的...了?」

我:「現在還不是,過了今晚就...哈哈!你只管照我的吩咐去做就可以了!什麼都別問!」

是否應該把Stephine讓我弄上手令Saki有點遲疑,她立即停了腳步。

我回頭說:「快跟上來!難道你敢不聽我話嗎?」

我走上前去拖Saki的手,出乎意料地她揮開我的手,

然後堅決地道:「不!我不可以幫你害人!你要我怎樣,都是我自己闖出來的禍,但我不可以連累別人!」

醉到不醒人事的Stephine正在情侶酒店中被Kevin蹂躪,我和Saki卻在店門外爭論,我心中急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