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母的後庭花

2017-02-14     WoKao     檢舉     收藏 (38)

那一年的夏天,我接到老婆的電話,說嶽母病了讓我回去一下瑳瑱瑭瑤,墅塿塺墁於是我急忙坐飛機趕回了杭州。一進門我便急著問嶽母的病如何?

老婆告訴我說嶽母是子宮癌,大夫說要盡一切力量來滿足嶽母的後三個月的生活漣滮漆漫,肇膉膌膏一定要讓她開心快樂。這後三個月就將是她最後的三個月,在這三個月中她將需要有人陪膍膆臧臺,箏劄箂箙因為她的情緒很不穩定。

隨說嶽母是個很要強的人,但老婆還是放心不下鞃鞀靿鞅,膈膊膇腐因為老婆明天就要飛去美國考查,這個機會是她一生追求,所以她希望我能留下來陪嶽母。

? 第二天,老婆坐飛機走了。我給單位打電話,把手頭的工作做了安排後於是便匆匆趕到了嶽母家中。按過門玲後,好一會門才打開,剛五十二歲嶽母一下子好像老了許多。白嫩豐滿面容也變的有點發灰,而且有點沒精神。

嶽母問我怎麼回來了,我說公司有比帳就在嶽母家附近所以讓我來要的。嶽母又問她女兒,我告訴她已經去了美國。嶽母笑了笑就讓我去房間休息。晚上我們一起吃過晚飯後,坐在XX上閒聊了幾句,嶽母就說不舒服就進房休息去了。

我一個人做在那兒看電視,電視劇的內容很是有趣,所以我看的很晚才睡,可當我路過嶽母房間的時候,卻聽到一陣陣打翻容器的聲音,於是我急忙推門進去一看,嶽母倒在了床邊一旁撒落著大把的藥片。

我急忙跑過去把她抱起放在床上,可她已經昏迷過去,看著她蒼白的臉和臨亂的頭髮,我緊緊的把她摟在我的懷裡,在她的耳邊大聲的叫著她,好一會嶽母才慢慢的醒來。嶽母看著我,她的眼睛裡芩著淚水,什麼也沒說只是把頭更深的埋進我的懷中。

我就這樣坐著摟著她,靜悄悄的靜的我們彼此都能聽到對方的心跳聲。看著她醒來,我的心情一下子放鬆似的,就在此時電話響了,是我老婆打來的,我簡單的把這邊的情況說給了她。放下電話我才注意到嶽母散亂的睡衣處裸露出的肉體,是那麼的妖嬈誘惑。

白嫩的乳房又圓又大,紅潤的乳頭鮮的象草莓,兩條美麗修長的大腿更是美上加美。大腿根部的息肉顏色還是那麼鮮艷。看著看著我的下體開始膨脹,膨脹的小弟弟越來越硬,由於嶽母的頭在我的懷中,又恰巧我的小弟弟頂在了嶽母的乳房上。

欲穿過短褲而出似的把短褲頂的象小帳篷,一動一動的攢動嶽母的乳房。此時的嶽母好像感受到我陰莖的變化,漲紅著臉從我的懷中起來,默默的把睡衣整好羞澀的轉身睡去。我只好起身離去。

回到房間我細細的品味著先前所發生的一切。五十二歲的嶽母雖然身段不像以前但皮膚還是那麼的白,她的乳房大腿和她羞澀的面容使我興奮。

可她是我的嶽母,老婆的媽媽我又能怎樣呢?要是外人我早就把我的陰莖插入她的小穴了。想到這裡我只能安慰小弟弟,今晚就打飛機吧!

一夜的混混欲睡綺夢不斷,睡夢中的嶽母總是解開睡衣露出豐滿的肉體向我招手,夢中的她是那麼的淫蕩。隨著耳邊的一聲聲輕叫,我睜開雙眼是嶽母在叫我起床。

我揉揉朦朧的眼睛看著嶽母,怪了今天的嶽母怎麼不一樣了,與那天給我開門的時候的嶽母簡直就是判若倆人。今天的嶽母好似刻意修飾了一翻,紅潤的嬰唇彎彎細挑的眉毛白皙的面容上淡淡的腮紅並且穿了一件米黃色的旗袍旗袍叉直達大腿胯部雪白的玉腿嬌小的玉足配穿一雙高跟靴。

哇,媽你好性感啊!我情不自禁的大叫出來。嶽母說:哦,是嗎?我怎麼不覺的,我還不是和平常一樣嗎?你這孩子真會說話,快起床都幾點了還不起。"媽,這不全都是你女兒慣壞的嗎!咳,你們這些年輕人太懶了。快起媽媽做了一些好吃的東西給你吃。說完就走出了我的房間。

我急急忙忙穿好衣裳來在客廳,見嶽母已經就坐了。桌上放著一瓶紅酒還有一些小菜和點心。嶽母起身為我倒了一杯酒,自己也倒了一杯。我站起身和嶽母碰杯並祝福嶽母。席間我問嶽母昨晚是怎麼摔下床的。

嶽母的臉一下子紅了,說是自己不小心的。問我她在我的懷中睡了多久?我有些不好意思回答與是找僭口說筷子掉了,我低下頭去撿,啊,太美了從這個角度我看到了嶽母的三角褲。我的下體不由的又硬了起來。

我低著頭一邊看,我的一隻手悄悄的把我的小弟弟掏出來打飛機。好久嶽母見我在桌下不起來,就也低下頭來看是怎麼一回事,這一低頭正好看到我打飛機。嶽母看見我的大雞巴在我的手中套弄,吃驚的張大了嘴吧。

就在這時我的大雞巴射出了一股濃濃的陰精,飛入了嶽母的口中。嶽母被我的強有力的射精擊中,她在情急之下僅一口吞下。暈了過去。我急忙放好我的大雞巴,過去扶她。

叫了幾聲;媽,你快醒醒可是嶽母卻沒有回答。看著嶽母嬌媚的臉,我的下體又硬了。色膽包天的我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和嶽母的小穴,在我的一陣揉摸之下,嶽母的小穴竟流出甜蜜的淫水,在淫水的潤滑下我的手指在嶽母的陰道中一進一出好不自在。

就在這時我感到嶽母快要醒來,便急忙抽出手指把嶽母的旗袍整好。嶽母在一聲歎息後醒來。原本嬌美的臉更加美麗動人。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我是你的嶽母呀!你這孩子真壞竟射到我的嘴裡。說著眼睛卻看著我還硬著的大雞巴。從嶽母的眼神中我知道嶽母並沒有生氣,我想她也一定是想要了吧!於是我便試探的說:媽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射到你的嘴裡了。

人門都說丈母娘疼女婿,再說媽你穿旗袍身段那麼好,大腿又那麼白還有你女兒又去了美國,我該怎麼辦。什麼渾蛋女婿看我不把你的那東西剪了。說著說著嶽母竟然笑了,我一看嶽母不生氣,便急忙抽出我的大雞巴,抓住嶽母的手放在我的大雞巴上說:好你剪你剪自己的東西能讓媽媽剪那是再好不過了。

大雞巴在嶽母的手上被套弄幾下,嶽母說:好這麼大的雞巴你等我什麼時候想剪我在剪!說完嶽母笑著跑回她的房間去了。

這麼好的機會我怎麼能夠放過呢;我後面就追來到了嶽母的房間,我從後邊緊緊的抱住嶽母和嶽母戲弄著。我把嶽母壓在身子下,我粗硬的大雞巴緊緊的頂在嶽母的肥屁上,嶽母越是掙扎我越是感到興奮。

好一陣子嶽母可能是累了,不在掙扎了。於是我溫柔的親吻嶽母的耳垂和她美麗的臉臉頰。我輕輕的把嶽母旗袍的下擺撩起。

嶽母的小穴在我大機巴的磨趁之下,淫水更是一流不止。我緊緊的壓在嶽母身上,我用中指輕輕的搓揉嶽母的陰核,嶽母立刻「啊」的一聲,我順勢用兩支手指插入嶽母的小穴裡,好緊好軟,想不到嶽母生過孩子,陰道還這麼緊窄。我抽出手指給嶽母看,「媽,你看,你的小穴都濕成這樣了」。嶽母什麼也沒說,

我再看看嶽母那個東西,雖然大小陰唇都是深紅色,但是接近五十二歲的小穴,算是不錯了。讓我這個女婿先嘗嘗看是什麼味道,我伸舌頭去舔她的大小陰唇。

喔…不…可以…那是……啊…喂…不…好…啦……啊」,聞到嶽母陰戶?甜的味道真讓我興奮。

我一邊舔一邊吸,一會吸著小陰唇,一會舔弄著陰核,嶽母全身發抖。

「喔…乖女婿…啊…不……啊…好…啊……」「啊…孩子…啊…好棒……」,我越舔,嶽母就叫得更大聲,慢慢的嶽母開始放開自已。

「啊…孩子…不…啊…不…要…停…啊……」

看見嶽母中年美婦的嬌艷姿態,我都開始忍不住。我把我七寸長的大陽具放在嶽母的小穴

「啊…孩子…給我…快點……進去……啊……」嶽母紅著臉悄悄的對說我「啊…好女婿…奸我吧…我好想被你姦淫]

藉著嶽母的淫水慢慢插進了濕滑的蜜穴,立刻給一陣又滑又暖的感覺包住。

接著便是抽插旋轉,「啊……啊……哦……啊……壞蛋……啊……好粗……粗啊……啊……」嶽母聳動著雪白的大屁股,不知羞恥地浪叫著。

「啊……」看著嶽母的小穴給我撐開,雞巴慢慢插入去。「啊…媽…你老人家好棒啊…怎麼…呀……好滑…好多…水…噢……」,我開始抽插,嶽母好多淫水,所以奸得好暢順,真的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吱吱」聲。

「……不要…停……大力的…奸……啊……我…給…你……奸…死…了……啊……」竟然可以看見嶽母叫床,真的好興奮。

「媽…噢…好…爽…呀……」我感覺嶽母的小穴,正緊緊的夾住我的雞巴,好舒服,母女兩的小穴一樣,現在貼身姦淫的感覺真棒! "

看著大肉棒在嶽母的小穴裡抽插,兩塊陰唇給我撐開,看著兩片小陰唇翻出翻入,我特別興奮呢!我知道是因為姦淫的對象是自已老婆的母親,所以我大力抽插,「啊…是……就是這樣…噢…啊……不要…停…啊…啊……」



「啊,不……不要……」真是想不到嶽母的小穴是這麼好。

「啊……快……插……插我……啊……」嶽母的下體被我弄的快感一波波蕩漾到全身,這幾天壓抑了許久的性慾終於爆發了出來,不由自主抱住兒子的脖子,兩條雪白的大腿緊緊夾住我的腰,豐滿的臀部瘋狂地下,「啊……啊……天那……啊……快……快啊……好……好爽……啊……哦……」

嶽母乳頭被我含在嘴裡允吸著,嶽母下體被我粗大的陽物快速抽 ,跟著我變換招式,我要嶽母趴在床上跪著,我又再舔嶽母的小穴,這次淫水真的多,真是「新鮮原汁」。我這時用肉棒沾了淫水,由後面姦淫嶽母。

看著嶽母又白又翹的屁股搖動,真是好美,而嶽母就只知道「啊…啊…… 啊……」的叫著。

「不……媽……你的…東西…好緊……怎麼這麼……好……好爽…呀…… 噢……不…得…了…啊……」突然,我感覺到嶽母全身顫抖,嶽母的小穴一下一下的抽搐,我知道嶽母的高潮又來了。

「哎…喲……啊……啊……」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感到有種?麻的感覺由背脊直上大腦,雞巴就有種難以形容的快感。「喔…喔…噢……噢…媽……我要…射…了……啊啊啊…」。

我射出的精液直射進嶽母的子宮裡。

「媽,舒不舒服呀?」

「恩"好棒……媽從未試過這麼美…噢……」

「媽,你的小穴好舒服喔!我奸一世都願意!」嶽母的臉一下子紅了

「真的?媽老了,怎麼能和我的女兒比]

「會的,你女兒的小穴雖好,但她卻沒有媽你這麼美艷風騷!」看著嶽母肥嫩的小穴,我的雞巴又一次硬了起來。

也許嶽母想到馬上會被自己女婿的大肉棒從後面再一次的插入,不由得滿臉通紅,這次嶽母主動翹起雪白豐滿的臀部,期待著我再一次的侵犯。

「啊……天哪……」嶽母驚叫起來。因為她感覺到,一個濕潤溫暖的東西軟軟地貼上了她小穴,那不是我肉棒,而是我的舌頭,「啊……啊……」隨著我舌頭靈活地周遊著,小穴再次溢出了淫水。

我輕輕舔過小穴後,舌頭慢慢上移,輕輕劃過肛門,「啊……啊……天啊……哦……進……去……啊……進去……啊……」當舌頭緩緩分開肛門的嫩肉,擠進去並開始進進出出做抽插運動時,嶽母人快活得幾乎升了天,做夢也沒想到期待已久的舔肛竟是由自己女兒的老公來完成的,她呻吟著,搖晃著肥厚的大屁股,嶽母明白我要幹什麼,一股興奮期待的感覺油然而生,半推半就中,她的雙手兩根手指插進自己的小穴抽插著,當後面的肛門被我的嘴包含住並允吸起來的時候,她浪叫著,再次達到了高潮

我起來扶住嶽母的誘人的臀部,將龜頭頂在了肛門上,「不……不要這樣,」儘管肛交對嶽母具有莫大的誘惑力,但她還是一把抓住了屁股後面我那根粗大的肉棒阻止它的進入。

我溫柔的告訴她,她的女兒就很喜歡肛交。嶽母聽到這裡,不由得手一鬆,於是屁股後面那漲鼓鼓的肉棒終於頂在屁眼上,「啊……」

隨著龜頭慢慢頂開緊閉的肛門,嶽母放棄了所有的抵抗和矜持,如同一條發情的母狗趴在床上,高高翹起豐滿的臀部,當肉棒全部頂進肛門並開始緩緩抽插起來時,快感從後面一波波傳來,她咬著下唇,呻吟著晃動著雪白的臀部,收縮著屁眼,不斷夾緊那粗大的肉棒,享受著亂倫和肛交所帶來的雙重高潮。

我跪在嶽母那雪白性感的大屁股後面,看著自己漲紅髮紫的大肉棒撐開嶽母那褐色的屁眼,不斷進進出出,而嶽母那瘋狂搖擺的白臀和不停收縮夾緊的屁眼夾雜著嘴裡斷斷續續的呻吟,令人絲毫看不出她平時是個高貴穩重的女人。

漸漸的,肉棒在屁眼裡越插越快,嶽母低著頭,青絲垂地,雪白的大屁股越搖越厲害,並配合著肉棒前後運動著,嘴裡也開始發出淫言亂語:

「啊…… 啊……天哪,啊……好舒服……啊……快……啊……快啊……哦……媽……媽的……屁眼……好……好舒服……啊……啊……快……哦……不……不行了……啊…… 媽……快要……啊……媽的……屁眼……終於……啊……被你……這……啊…………啊……不錯了……啊……」

終於,我在嶽母淫蕩的浪叫聲中,我再也把持不住,肉棒狠狠頂到根部,雙手扶著嶽母性感的白臀,一陣狂噴,精液全部瀉在了嶽母的屁眼裡。

在性慾的快感和亂倫的罪惡感中,嶽母很快達到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