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下的妻子 轉載

2016-06-23     WoKao     檢舉     收藏 (1)

面具下的妻子

一 萬聖節晚會

我的妻子轉過身體,拿起掛在椅背上的短裙套在身上。看著柔順的裙裝滑過她高聳的乳房和渾圓的臀部,我知道她定會和往常一樣成為舞會的焦點。小巧的面具無損她精心裝扮過的面容,反而更增添一點神秘,儘管那迷人的笑容和嬌好的身材已經暴露了她的身份。

我走過去站立在她背後,凝視化妝鏡中迷人的妻子,忍不住伸手去捏住她胸前驚心動魄的凸起,即使結婚五年後我仍然對她充滿了性趣。但是正在塗口紅的她皺起了眉,不耐煩地說:「李鑫,別鬧!你會把我的衣服搞得一團糟,而且都這個時候了,你也該準備好出門了!」

就像最近以來一直重複發生的那樣,我的妻子孫靜又一次拒絕了我的求愛,即使心?e已經隱約有了些準備,這厭煩的口氣仍像一桶冰水一樣淋上我的全身。

我隨便地穿上一套該死的男巫裝,兩個人便出了家門,在去往舞會的路上我們都保持了沉默,而她看起來正巴不得享受一段寂靜的路程。

自從一年前兩個孩子都去了寄宿學校讀書,我本以為夫妻兩人會享受到更多的激情,不過不久以後我就發現自己錯了。因為妻子孫靜和我一樣有工作,而且更參

加了多個志願者活動,這樣反而兩個人獨處的時間反而變少。似乎不但她留給自己老公的時間在慢慢減少,甚至於對老公的興趣也慢慢消失了。

我聽說過有些女人在中年就會失去對性愛的渴望,看來我三十歲出頭的老婆已經到了這一階段了。我只能感謝上帝我的右手永遠陪伴著我。

今晚,我們準備去朋友夫婦舉辦的萬聖節舞會,李娜和吳良每年都要舉辦這樣的舞會,而且規模還在逐年增大,他們有一棟別墅並在節日時貢獻出來。「從什麼時候開始,萬聖節成了成年人的節日?」在門前等待時我暗自思索。

是李娜親自開的門,看到我們之後她親熱的擁抱了孫靜。李娜是我老婆的大學同學,她們幾乎一樣高,但她要比我的妻子更加豐腴些,而且豐滿的位置恰到好處,她是個愛笑的人,無論她在哪?e,總能給大家帶來快樂。

李娜放開了老婆轉向我擁抱了我一下,每次這個時候,我都會努力地從胸前的柔軟觸感感受她的胸圍的驚人。

「你們倆看起來棒極了!孫靜,今晚所有的男人都會盯緊你的身體,你會讓他們瘋狂的。」李娜討趣地扯了一下我裹住我老婆渾圓腰肢的短裙:「如果女?W能打扮得和你一樣,她一定會忙不過來。」

我的妻子笑著追打李娜,但我能從她的神情看出來她對這番恭維的滿足。

這時goofy向我們走來(goofy是米老鼠?e面那隻狗),擁抱了孫靜並含煳不清的說著什麼,不過隔開一個巨大的狗腦袋想清楚地表達什麼真的很困

難。要不是李娜咯咯地笑我們吃驚的表情,還真沒有想到?e面的人是李娜的老公吳良。在一個笨大的狗頭下?I,他穿了一身毛茸茸的服裝,看起來真像。

李娜笑者說:「你們早應該猜出來的,畢竟我一直都說吳良是個笨蛋呢!來喝杯酒,你們倆也可以順便看看能認出哪些人來」(goofy有愚蠢的意思,下文一律用笨狗代替。)笨狗鞠躬示意並給我們指出路,看來吳良今晚幾乎不能交談了。

我們走進一群各種模樣的怪物和超級英雄們,並互相攀談起來。逐漸地,我和老婆慢慢距離越遠,而她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無論如何,我啜著美酒享受這難得的輕鬆時光。

二 陰錯陽差

快到八點鐘的時候,我在酒窖?e幫吳良的忙,費力地將更多啤酒搬到外面。

這時他的手機響起來,他趕緊摘掉笨狗的頭套接了電話。在我抱一箱啤酒走出地下室時,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一絲不滿。

等我從廚房回到地下室,發現吳良正皺著眉在低聲咒罵:「老??讓我去機場接一個大客戶!要不是這份工作還不錯,我真想叫他去舔我的腳趾頭。」又一陣咒罵脫口而出「無論如何我必須去一趟,如果飛機不晚點,等把那白痴送到賓館後,我還能在11點之前趕回來。」

「李娜肯定又要對我?余鋁恕顧?繼續抱怨:「她總是說我面對老??的時候該更強硬,但如果哪天我被炒了,她肯定是第一個罵我白痴的人!」

「女人總是喜歡替男人做決定!」我介面:「但她們至少該設身處地為我們考慮一下。」

「你說得對,不過什麼時候你也能這麼有勇氣面對孫靜呢!」

吳良看我笑了起來:「今晚你得幫我個忙,你穿上我的衣服帶上這個傻狗頭面具,傻乎乎的在房子?e走幾圈,怎麼樣?我今晚一直在這麼做,相信我這並不像看

起來那麼難堪。等會我從地下室的後門熘出去辦事,你冒充我在房子?e轉轉不時回來換一次衣服,這樣李娜就不會發覺我的事了!」

我實在想不出什麼理由來拒絕他,而且隨著酒精在血管中的蔓延,我甚至開始盤算一些邪惡的念頭。「當然可以,阿良。不過我要你保證你一回來就自己做回這隻笨狗!」如果他能知道我腦子?e的念頭,一定不會提出這個建議。

他笑者脫掉笨狗的外套交給我,擺了擺手就離開了。我看看一旁仍是一臉笑容的狗頭,自己也開始笑了起來。不一會我就穿上了整套東西,現在好像我就是吳良――笨狗。我嘗試像他一樣笨拙的走路,很快我就迷上了這個小把戲。

我四處?f逛和鄰居們打招呼,當然我沒有說話因為即使說話別人也很難聽懂我。他們一定都把我當成吳良了,這真有趣。我漫步到了廚房,看到李娜正一個人準備一些點心。

「阿良,你把這些點心拿去客廳好麼?」李娜看到我後說。

她今晚似乎想打扮成一個女巫,只是我還從沒見過打扮得如此火辣的女巫。

黑色的束胸幾乎檔不她誇張的胸部,哪怕她隨便邁出一步,都會有一陣波漾從那?e盪開來。平滑的小腹下是一條短短的黑裙,我想任何正常男人都很難把眼神從那雙雪白筆直的大腿上挪開。只有一頂松垮跨的黑色尖帽告訴了人們她的身份。

我努力的壓抑自己瘋狂的心跳,深呼吸之後,走到她身後,伸出手輕輕捏了一下她的屁股。美妙的觸感從手指傳過來,心?v好像要裂開一樣,忍不住攤開手掌去

感受她臀部驚人的弧線。李娜看了看門口,確認只有我們倆在房間?e之後轉過來面對我,把我的另一?b手放在了她的奶子上!我好像石化了一般一時間僵硬在那?e.

「我已經對你下了詛咒,笨狗!」

李娜帶著調皮的神情對我說:「只要你不盯著孫靜的大奶子流口水,你手?e的寶貝今晚就全是你的了。你更喜歡我的,對不對!」

也許是很久沒有在孫靜身體?e發??的原因,當我雙手撫摸別人妻子的屁股和

乳房,看著她美?W如絲地面容,胯下的分身飛快地膨脹了起來。咽下一口口水,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她的話,一邊用雙手和身體努力記憶這具溫暖柔軟的嬌軀。

這時候李娜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一?b手滑過我的胸膛伸到下?I,小手握緊我的堅挺。

「死人,平時沒見你這麼快就站起來的。看來,你確實喜歡我胸前的一對寶貝!」

她的臉紅紅的像塗了胭脂,用力捏了一下我的分身之後,說:「快去上甜點吧,你這個變態。」她嬌柔的眼睛像是有了一層霧氣,像要夠走我的靈魂了。

我放開她的身體,惡作劇到此也該結束了,畢竟我們兩對夫妻是最好的朋友和鄰居,不能做出太過分的事情。這段香?W的事,可以在今後偷偷地回憶一番。

從廚房?e出來分好點心,我決定找個洗手間冷靜一下,不然別人仔細看就會發現一?b色狗在走來走去。經常來這?e做客,我沒費力氣就找到二樓的主臥室,這?e的洗手間該不會有人打擾的。但當我走進主臥室的時候,我的老婆孫靜從?e面走了出來。

三 晴天霹靂

「呵呵,是你啊,笨狗!」她用沙啞性感的嗓音說:「你今晚特別的性感,我有個問題一直都想問你。」她看起來性感極了,臉上帶出酒精引起的紅潮,再不是平時冰冷的面孔,扭動的腰肢和不經意划過我臉邊的發梢都表明了她充滿了慾望。

她帶著迷人的微笑說完後,伸手握住我還沒有消退的分身。發現我已經勃起後,她臉上露出非常?|渴的模樣,甚至開始用舌頭去舔自己紅潤性感的雙唇。開始充盈霧氣的媚眼像是在邀請我,來粗暴地?琢煺餼呱硤濉?

隨著她一雙小手上下套弄,我的下體更急腫脹不堪,剛才被李娜挑逗出的慾望噴薄而出。幾乎是粗暴地撥下她的裙子,讓一雙玉兔暴露在空氣?e,我這才發現她

的乳頭已經完全硬了起來。她熱情地貼過來,在我的胸前摩擦自己充血的蓓蕾。我已經失去理智了,完全忘記這是在朋友的臥室?e,幾個月以來的禁慾生活和眼前的

美食剝奪了我的思考能力,整個身心都盯緊了眼前的妻子。根本沒有想過,她是怎麼認出我來的。

當我把手伸進妻子的裙子?e的時候,她在我耳邊吹著熱氣:「你又開始頑皮了,狗狗。不過我喜歡這樣!」她主動分開雙腿,方便我伸手進入她雙腿之間,一根細繩完全不能包住她豐滿的陰唇,而我已經感覺到她下體依然泥濘不堪了。

我的妻子隔招裙子按住我的手,身體甚至微微顫抖了一小會。她的臉更紅了些,彷佛能滴出水來一樣。等她稍微平靜了一下,她鎖上房門牽招我的手來到床前。

她的乳房一直顫巍巍地暴露在空氣中,我的眼睛幾乎沒有離開過哪怕是一小會,迷迷煳煳中我似乎動了一個念頭:「為什麼要說又呢?」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是只好色的公狗,但我得看你的表現了」她一邊揉搓著自己的身體,一邊呻吟地說出:「現在證明給我看吧!」

她爬上床彎腰俯下,伸手撩起了裙腳。性感的臀部被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丁字褲遮蓋,陰唇已經微微分開,像是充滿慾望的吶喊。濃稠的花蜜幾乎是用流的

蓋住了她整個下體。我已經記不起上次見到如此性感勾引我的老婆是在什麼時候

了,而當她幾乎是喊出來「來用力干你的母狗吧!」,我幾乎不能思考,飛快地

脫下褲子放出微微跳動的分身,用力地乾了進去,連內褲都只是撥在一旁。

我已經很久沒有干過這個密洞了,但這溫暖緊窄的感覺還是喚起了我關於過往的美好回憶。我不知道為什麼孫靜突然改變了對我的態度,但我不在乎。我只是想

把慾火完完全全的噴發出來。她的小穴特別的溫暖,而且前所未有的潤滑,我好幾次不得不把不小心滑出來的肉棒狠狠地塞回去。

她不停地向後聳動,就像一?b真正的母狗。她的奶子有節律的晃動,我忍不住伸手過去狠狠地揉捏起來,而她一反傍晚時的厭惡,反而很受用的呻吟起來,我不得不把一個手指遞給她舔,免得整棟房子的人都聽到我老婆淫蕩的叫聲。

「你太棒了,啊」

她到達高潮非常的迅速,我看到她脖子皮膚都已經發紅了,她左右甩起了頭髮,像是難以忍受地叫:「給我!射進來!求求你!我要不行了,啊……」

我死死捏住她肥嫩的屁股,像打樁機一樣用肉棒穿透她的身體,直到她開始難以抑制的顫抖起來,才把一股股腥臭的精液射進妻子的身體。

一旦我放開握緊她屁股的雙手,她的身體就像沒有骨頭一樣倒在床上,鮮紅的貝殼?e流出一股白色的液體,一直過了好一會她才能從不由自主的顫抖中解脫出來。

「你總是像公狗一樣讓我滿足!」她帶著高潮後的滿足說:「今天你夠滿足了麼,還是等會還要來個三人行才夠?」一邊說她一邊整理好自己的短裙:「我今晚要一直用身體裝滿你的精液,哪怕它會流到我的腿上。」

而我在努力去理解她說的每句話:「三人行?!她剛才說總是?!她今天怎麼這麼濕?她到底怎麼發現是我穿了吳良的衣服?」

就像一串閃電劃破夜空一樣,我突然想明白了。吳良已經干過我迷人的老婆很多次了,而我的妻子以為自己剛剛和?Ψ蟯盜飼欏?

「李鑫從來得不到這個小穴,而且他也不知道,我是為你保留的,而且只為你。」

她身上極樂的紅暈還未完全消退,就開始對情夫表忠心了:「我愛死你的精液留在我身體?e的感覺了,現在咱們回到客廳?e去吧,免得被人發現。」

她站起來擁抱了呆若木雞的我,把一個吻印在我巨大的頭套上。

「親愛的,?L五見!」

等等,?L五還要見?!每個?L五我的妻子都自稱要去圖書館義務工作,原來讓?Ψ蠐鎂?液灌滿自己就是?L五的工作。我感覺眼前一片昏暗,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地下室換回自己的衣服。

當我再次出現在客廳?e時,沒有心情和任何人說話。這時候我容光煥發的妻子和李娜一起走了過來。

李娜笑嘻嘻地說:「好一會沒見你了,怎麼地下室有更性感的美女和你在一起麼?」

老婆撇了嘴:「就他!」

然後對我說:「我跟李娜決定這個?L末,我們四個還去瑤山郊遊,告訴你一下。」

我們兩對關係很好的夫妻以前經常去那座山釣魚、采蘑菰,而我對在樹林?e??來??去不感興趣。現在我終於知道為何每次吳良都會同我妻子一起去采蘑菰,而且每次的收穫都少得可憐了。

看著妻子充滿期待的眼睛,我茫然了。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復支持

大家一起來推爆!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