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耍姐夫

2016-07-19     WoKao     檢舉     收藏 (11)

小雪青春美麗,嬌羞欲滴,而且身裁出眾,立新倒被她弄得六神無主。因為有一個晚上,立新正想去洗手間,經過小雪的房間時,她竟然毫無遮掩的在房內換衫。

立新完全呆了,只見小雪脫去一條火紅色的短裙,米色的內褲胸圍,包裹看一具修長而光滑的侗體。近距離的偷窺,立新感覺到陣陣少女幽香,她撥一撥披肩長發,然後伸手到背後脫下她的奶罩。

立新咽了一下口水,生理起了變化,因為,小姨脫去胸圍的扎子,兩個竹筍形的乳球就彈跳出來。

立新呆了,一具完美無缺的侗體,給他大飽眼福。一時間他有點不知所措了。在依依不捨之下的心情下,他還是走開了。他恐怕小姨轉身過來發現自己的醜態。

在洗手間內,他依然想著小雪那近乎女神的身體,生理的變化令他覺得心裡十分難受。如廁後,又經過小雪的房間,她已經關了房門,可是剛才的驚鴻一瞥,已令他留下難忘的景像。

之後,立新開始留意小雪,有時還主動請小雪吃飯,小雪對這個姐夫也毫無戒心。越來越熟絡之後,立新居然開始了地的行動,趁太太不在家中,就有意無意摟抱小雪。因為地希望終有一日可以全接觸這個少女的侗體。

小雪若即若離,令他心裡痒痒的。終於,他大膽的去挑逗小雪,天真無邪的小姨子只是微笑,甜樂樂的,使他如墮迷茫中。

這天,他約了小雪去看戲,入座之後,立新拉看她的手,她也沒有拒絕。滑溜溜的手背任他輕輕磨擦。她一動不動的任他撫摸,立新得寸進尺,反一手摸她大腿。

她用手輕輕一撥,然而輕打他大腿一下,並且嬌聲地說:「姐夫,你不老實了?」

立新平時對這惹火的小姨,早就存有一份非份之想,現在有這良好機會,又怎肯放過。他一面繼續輕撫她手背,一面盤算採取什麽步驟,雖然銀幕上映著精采鏡頭,但他已心不在焉。

當電影結東,惟幕緩落下時,地迫不及待的拉著周小雪的手,擠向太平門出去。

「小雪,到冰果室坐坐,時間還早,我請客。」他正進行心理第一步計劃。

「不了,時間不早,要回去吃飯了。」她玩弄著衣角,顯露出少女矯羞本能。

「沒關係,坐會兒,不花多少時間的。」

她沒再拒絕,兩人並肩走向「老地方冰果室」的第三摟去。

一這家冰果室是比較高尚的,布置和情調的氣氛,很幽雅,為情侶幽會好地方。

三樓燈光幽暗異常,專門供給熱戀中的情侶幽會偷情的場所。並且附有幽會暗室,供給那些忍不住的情侶作為休息之用。

立新向侍者要了兩份布丁和咖啡。

「姐夫,我怕!」她偎著他小聲地說。

「傻丫頭,冰果室有什麽可怕,真是少見多怪,不會吃了你。」

他以大哥對付小妹的口吻哄她,一手輕撫她的秀髮,一手摟著她那纖細的腰兒。

「啊!我要回家了。」她說著作勢要起來,他乘勢將她的嬌軀擁入懷裹,由她的秀髮,粉腮,作無聲的親吻。

他一手由下而上按撫在乳峰上,輕輕捏弄,便她渾身輕顫,銀牙咬的吱吱作響,不由自主地呻吟出聲道:「不要嘛!姐夫。」

他的另一手更伸到她的神秘幽谷里探險,他扒弄她那小小陰核,便她渾身引起了劇烈的顫抖。

立新不愧為偷情高手,他的挑逗已把她想離開的念頭完全溶化成為一灘清水。隨著感官的刺激,她受著他熱烈的刺激,全身不安的扭動,如同柳枝隨風而動。

她兩臂用力反抱他,顫聲說道:「姐夫,我.我好像好冷哦!」

立新緊緊摟著他,兩片火熱的嘴唇已印在她櫻唇上,舌尖更向她的小嘴裡伸展。他們彼此的舌尖,互相吮索著,攪動著,攪動得彼此心跳加劇,慾火如焚。層層熱浪包圍著她,便她就像雪獅子向了太陽,整個都溶化了。

他在她耳邊悄悄說道:「小雪,我們到裡面休息。」

「啊!你是不是想欺侮人家呢?」

他沒有回答,扶著嬌懶無力的小雪,到了裡邊一間布置得極富情調的小房間,把她橫放在床上,壓了上去。

他一手按在她微微隆起的陰戶上,扒開陰唇,把手指伸了進去。他輕輕撩撥它,覺得襄面熱烘烘的,非常狹窄,就知道她是蓬門未開的處女。

「啊!姐夫,不要!你的手怎麽摸到人家那裡去了嘛!」

不一會兒,她陰戶里已流出滑膩的淫水。他就把手指在她的肉洞裡上下抽動著。漸漸地,她扭動屁股。少女春情一經燃起,那是無法抑止的。他迅速的把她衣服剝光,像鮮剝的小羊,然後自己也脫得一絲下掛。

小雪見他底下的一根青筋暴跳,雄糾糾,氣昂昂的大傢伙,嚇得芳心劇跳,不由倒退了一大步。

「姐夫,我怕受不了你那大傢伙,而且你又是我的姐夫嘛!」

立新連忙安慰她道:「小雪,不要緊張,我會輕輕弄,不要害怕。」

他抬起她兩腿,便陰戶儘量張開,然後把手指按在陰唇中輕輕磨擦旋轉。同時逐漸塞進陰戶,而且像毒蛇鑽洞似的逐漸推進。

小雪只覺得陰戶裹塞得滿滿的好漲,因此她緊張得睜大眼睛,咬咬牙忍受了,但淚珠可不聽使喚的掉了下來。

立新覺得陷入她小穴中的陽具,好像插在一個肉團內,緊緊的好不舒服。

當他碰上處女膜時,她用手一推,黛眉緊皺地一聲呼痛,立新連忙伏在她身上一動也不敢動,但也不抽出來。他的嘴含住她乳尖輕咬吸吮。同時兩手摩擦她滑膩柔潤的肌膚,盡情挑逗她,使她更加春情蕩漾。

果然,不一會功夫,小雪只覺得渾身麻痒痒的,尤其是陰戶的深處又騷又癢,有被蟲兒咬著般。她情不由己的從喉中擠出絲絲呻吟聲,似痛楚更像舒服不過。立新故意輕憐蜜愛的問她:「小雪,是不是那裡不舒服了!」

小雪輕輕點點頭:「啊!你弄得人家好難過哦!」

「是那裡難過呢?」

「不知道,都是你弄的。」

「你叫我不要動,我就不動,有什麽不對呀!你說個明白好不好?」

小雪終於羞答答的說:「人家裡面好癢啦!」

她輕輕扭動屁股,同時從下往上頂湊,使陰戶去摩擦他的東西,期能稍煞騷癢。

立新知道已是時候了,他認為女人總難免要過這一關的,那麽長痛不如短痛來得乾脆。於是地抱緊嬌軀,屁股片下一沉,「卜滋」一聲,順著淫水滑入,一下子就插個全根盡沒了。

小雪渾身猛然一震,驚呼一聲:「啊!痛!好痛呀!下面插破了!快抽出來!」

立新連忙安慰她道:「好丫,這一關過了,就不會再痛了。這一關任何一個女人都無法避免的。忍一下子就苦盡甘來,保證你抄趣無窮,舒服得如歷仙境一樣哩!」

小雪已痛得粉險發白,眼眶中淚光湧現,但是她果然忍痛不出聲。立新仍然繼續他的桃逗工作,同時把龜頭頂住花心,頻頻跳動。

這一著果然妙極,不到十分鐘,小雪的陰戶里又漸漸騷癢起來,而且疼痛漸消了。立新見她已黛眉舒展,妙目含春,知道她此時已苦盡甘來,嘗出滋味了。他輕輕抽出,又緩緩的送進去,然援不停的輕抽慢插。

「小雪,現在好一點嗎,我沒有騙你吧?」

「啊!不告訴你。」

立新現在逐漸瘋狂了,每一下直起直落,真是根根到底,下下著肉,小雪在酣暢之餘,情不由己的兩臂緊摟他,出於本能的扭腰擺臀,款款迎湊。

小雪已呼吸急促,吐氣如蘭。她兩腿抖了抖,收緊又伸直,兩臂一松,花心一陣陣痙攣。突然,一股熾熱的少女陰精,從她子宮裡直冒了出來,要不是他緊貼著她狹窄的肉壁,龜頭恐怕早已被陰精的推力推到洞口。

小雪手腳冰涼,渾身軟軟的,立新知道她已經丟泄了。他被她燙熱的陰精一澆,就更為粗漲,不禁緊頂著子宮口上揉了揉。

立新摟緊著小雪渾身發顫的嬌軀,不管她死活用足了力氣,一起一落,繼續狠干。就像雨點似的點撞著花心,浪水和陰精,被帶得「□.□」作響。

立新想到終於可以全接觸到她的侗體,興奮得忍耐不了,渾身的趐麻直透頂點。

「小雪,我為你開啟蓬門啦!」

他長吼一聲,濃精盡泄,倒在小雪的嬌軀上,享受了無盡的快感。

完事後,立新懶洋洋的抱著小雪,她起身打了個電話,然後回到他的懷抱里,但是她的眼神,她的笑容,閃出了一絲耐尋味的感覺。一股寒冷的味道,立刻直吹立新的心坎。

他不禁問道︰「小雪,你怎麼啦!」

「姐夫,多謝你,我始終都是勝利者了。」

一句莫名奇妙而恐怖的說話直轟立新腦袋,到底她是什麼意思呢?立新怎麼也想不明白。

過了一會兒,門開了,一個熟悉的身形走進來,立新雙眼發大,瞳孔張開,嘴巴完全合不瓏,呆呆的不懂說話。

這個身形的俏臉,流看眼淚,她是惠雪,是他的太太。

究竟是什麼一場把戲,立新望望惠雪,再看看身邊的小雪。

小雪以勝利者的口吻說︰「姐夫,我由小到大,都喜歡搶走我姐姐的東西,這次,她以為你很愛她,我無可奈何也搶不了。但是,哈哈!到頭來的結果連你也給搶走,我真是太開心了。」

立新恍然大悟,現在才知道全是小雪的圈套,惠雪氣得掉頭就走。

立新大聲呼:「惠雪,惠雪,原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