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奸女文藝兵幹部

2016-07-23     收藏     申請刪除

一直迷戀女人的褲頭和襪子,在我看來,那上面的味道是最吸引人的。由於工作原因,這方面我經常能得到滿足。我是某部隊文工團的隊長,手下有一批美若天仙的女兵,有人說制服女人是最美的,可在我眼裡,軍裝的女人是無可挑剔的,在一身戎裝的襯托下,女人們更顯得嫵媚動人。

我經常趁她們學習、開會、吃飯之際溜到女兵廁所,拿著她們的小褲頭和襪子手淫。小褲頭和襪子上的味道常常令我精液四濺!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網上看了一篇關於迷奸的文章,昏迷中的女人那無能為力的神態開始經常出現在我的腦海里,揮之不去。我蠢蠢欲動,用一種異樣的眼光,我開始看著身邊這群美麗的女兵。利用機會,我在網絡上購買了FM2,這是一種無色無味的迷藥,能讓人在短短的時間裡毫無知覺,任你擺布我的目標指向了文工團的副隊長方萍和舞蹈演員兼文書的白瑩。方萍,29歲,1.68米,已婚,身材豐滿,腰細臀圓,說起話來溫柔動聽,是團里的報幕員,典型的東方美少婦;白瑩,19歲,1.64米,白皙細膩的皮膚就象她的名字一樣,胸不堅挺飽滿,五官精緻,臀部由於經常練功的原因結實性感,一雙玉腿是團里公認的美腿。出於原因,我把她倆住在一間房子裡,以便我能實施我的計劃,一箭雙鵰!

機會是人創造的,這一點我深信不疑!團里組織下基層慰問,我找了個理由,讓指導員帶領人員下去,把方萍和白瑩留了下來幫我整理文件,她倆以為撿到了好差使,高興的答應了、、、、、、整個大樓瑞安安靜靜,為了安全起見,我早早把大門鎖了,因為經常有男兵在這裡胡跑,鎖門是我們這裡的慣例,她倆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吃罷晚飯,我把方萍和白瑩叫到房間裡,布置了很多文件讓她們整理,其實我的目的是、、、、、先不告訴你們!

天漸漸黑下來了,我說:「你倆先整理,我去洗個澡,然後你倆再去。」說完我走出了房門,其實我沒辦法不出去,她倆整理的動作太吸引人了,我的小弟弟早已經支起了帳篷,匆匆我洗完澡,回到房間,讓她倆去洗,趁她們洗澡的工夫,我把早已準備好的迷藥放進了她倆的飲料里。帶著浴液的清香,方萍和白瑩飄然而至,身上的水還沒有擦乾,軍裝下滲出片片濕跡,長發上的水珠順著發梢滴入乳溝,光潔的腿在燈光下顯得性感誘人,方萍對我歉意的笑了一下:「對不起,隊長,讓您久等了。」我說:「沒關係不一會,方萍和白瑩開始遮著嘴犯起了困意,我心裡蓬蓬直跳,故做輕鬆的說:」你們先回去睡吧,累了一天了,明天不用早起,反正沒事,睡個懶覺。「方萍和白瑩說了聲謝謝就回去了,看著她倆搖搖晃晃的背影,我慾火中燒、、、、、、深夜了,我赤條條走出了房門,胯下的陰莖如槍一般指向三樓,(女兵們都住在三樓)皎潔的月光散在樓道里,特別安靜,夏夜的風吹在我裸露的皮膚上是那麽舒服。我輕輕走到方萍和白瑩的房前,推開了虛掩的門,房間裡女人的氣息頓時撲面邇來,在月光下,方萍和白瑩甚至沒有脫去身上的軍裝就已經倒在了床上,我來到床前,先把方萍晃了一下,沒有反應,又拔白瑩搖了搖,不見聲響。看來她倆已經毫無知覺了,先收拾方萍!這個美少婦結婚後一直對我有點距離,我伏下身子,看著床上躺著的美麗的少婦,她烏黑的長髮披散在雪白的枕頭上,雙手無力的彎曲著放在小腹上,誘人的胸部隨著呼吸輕輕起伏,身體稍稍側臥,將她優美的身體曲線暴露無遺;軍裙下緣只遮到小腿的中段,露出一截皓白瑩澤的小腿,光滑柔嫩,白色的高跟涼鞋細細的鞋帶勾勒出兩隻完美的雪足,那光潔的足踝晶瑩的足趾,令站在旁邊的我慾火焚身。我伸出右手,彷佛怕將她驚醒,輕輕的放在她瑩白的小腿上,光滑的肌膚如綢緞一般,我的手興奮得微微顫抖。緩緩的向下移動到她的足踝,輕輕的揉握,細膩的肌膚溫潤而有光澤,我解開方萍高跟涼鞋細細的帶扣,握住她左足,小心的將鞋脫下,然後又將方萍右足的鞋脫下,放在床邊。方萍的玉足完全展現在面前,我俯下身子,用面部摩擦她的足趾和足背,光滑而微涼的肌膚讓我性慾高漲。我用舌頭舔楊潔的足趾,又將每一個晶瑩的足趾含在口中輕輕的吮吸,我的舌頭順著方萍的足弓,舔到足踝,然後繼續往上,停留在瑩白的小腿上,雙手握者她一雙柔足,慢慢將她的兩腳往兩邊分開。方萍的裙子被慢慢的往上掀起,她那修長豐潤的兩腿漸漸裸露出來。我一直將裙子掀到她的大腿跟部,連白色鏤空的三角內褲的蕾絲邊都能隱約看到了。方萍勻稱光潔的雙腿就在面前,肌膚是那麼的潔白而有光澤,線條細緻而優美,猶如象牙雕就一般,這是令男人瘋狂的玉腿!我將右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手感溫潤,輕輕的按一按,非常有彈性。再也忍不住了,撲上去,雙手抱住方萍的大腿撫摩起來。這種感覺多麼奇妙:這誘人的雙腿,光潔瑩白,溫暖柔軟而有彈性,沒有一絲的贅肉,既保持了少女雙腿的結實,又有成熟女子柔軟的手感和光澤,今天終於落到我的手中。這象牙般的雙腿摸了一遍又一遍,似乎想將這鮮嫩水靈的身體榨乾才甘心。我不停的親吻愛舔吮吸,溫潤的感覺和白皙的肌膚將我的性衝動帶上新的高峰。我三下五除二把掉了方萍身上的軍裝。

此時此刻,床上的方萍,除了胸前的文胸和下身的內褲,她象牙一般光滑潔白的肌膚已歷歷在目,曼妙的曲線更是裸露無遺。這半裸的美體令我驚嘆不已:真是絕色!我把方萍的嬌軀輕輕翻轉,她的文胸是四份三罩杯的,邊緣綴了蕾絲,透過文胸的內側能看見她隱藏在文胸後雙乳的圓弧和隱約可見的乳溝,白色的高衩三角褲是如此的通透,以至我似乎能看到微微隆起的陰阜和黑亮的陰毛。

我深呼吸了一下,彎下腰,左手伸到方萍光潔的背後,熟練的解開了文胸的搭鉤,右手緩緩在她胸前一抹,文胸就到了我的手中,於是方萍那動人的乳房微微帶著一絲顫抖,徹底地裸露在我的視線之下:白皙如玉的膚色圓錐狀聳立的雙峰圓滑柔美的線條兩粒鮮嫩誘人的小櫻桃,呈現出成熟少婦的風韻,這簡直是人間的極品!我看得一陣目眩,雙手竟然不敢碰一下她那柔軟溫潤的胸膛。我伸手拈起方萍三角褲的上緣,用力往下一拉,三角褲便被褪到了膝上,隆起的陰阜和黑亮的陰毛,這女性最隱秘最寶貴的部位,也完全暴露出來。我將她的褲衩徐徐褪出,完成了淫虐的第一步:方萍的衣物頃刻之間被剝得乾乾淨淨,瑩白玉體上已沒有寸絲半縷,清清白白的嬌軀裸裎在我的眼前,潔白光滑的胴體上不帶任何的瑕疵,如同粉雕玉鑿一般。月光悄悄透過落地窗,將光華灑遍方萍的全身,令她的身體發出柔和悅目的光芒,像是一位沈睡中的女神。

我抓住她的踝部用力地往兩側拉開,隨著方萍兩條玉腿的慢慢張開,兩腿保護著的黑森林裡的神秘花園慢慢顯露出來。我的呼吸不由得沉重起來,目光順著光潔的大腿內側往上望去:隆起的陰阜向下延續,在兩側大腿的根部形成了一條狹長的三角區,兩側是隆起的豐滿的大陰唇,像兩扇玉門緊緊關閉,只留下一條小小的深紅色的縫隙,縫隙的中間還隱隱可見一個小小的圓孔;縫隙的上緣是粉紅的陰蒂,烏黑的陰毛只分布在陰蒂的周圍和大陰唇的上緣,大部分的大陰唇原本的粉紅色都暴露無遺,顯得很鮮嫩的樣子;大陰唇的下緣會合後變成一條細細的系帶,一直連續到菊花輪一樣同樣緊閉的肛門口,這裡是一條險要的峽谷,皮膚的顏色恢復了晶瑩的白色,兩側是圓渾豐腴的小山一樣的臀部,潔白柔軟如凝乳一般。我將方萍的雙腿曲起,雙手扶著她的兩膝,順著她大腿的內側一直向上滑去,直到停在大腿的根部。我伸出兩隻麼指,小心地放在方萍兩片嬌羞的大陰唇上,薄薄的嫩膚吹彈得破,其餘的手指則在狎玩方萍的陰阜和陰毛,輕輕的把大陰唇往兩邊撥開,玉門緩緩的打開。粉紅色的門內還有一道小門,那是一雙小陰唇,再深入,圓圓的陰道開口終於顯露,這迷人的肉穴,將要迎來一位新客人。

我把嘴湊在方萍的陰道前,開始盡情的吸著、舔著,在舌頭的挑逗下,方萍的陰道里開始分泌淫液,順著陰道滑向肛門,我捲起舌頭,順著肛門向陰道舔著,不想讓淫液浪費。我極緩慢的讓肉棒掀開了方萍的大陰唇,然後肉棒就有如脫韁的野馬,朝著她的秘穴直衝,進入的瞬間,一種溫熱的被緊緊包圍的感覺強烈地傳來邪惡的毒蛇吐著信子終於撞開了方萍的花心,方萍原本因裸露而微涼的身體慢慢的燃燒,柔軟的胴體漸漸的溫暖發燙,白皙的額頭上冒出了細細的汗珠。瑩白的肌膚開始鍍上一層紅暈,散發出迷人的光澤。清純的面容因快感而露出嬌羞的表情,嘴角似乎還帶著一分笑意。亮麗的下體分泌出大量的蜜汁,打濕了身下一大片的床單,甚至於粉紅的玉門也開始隨著潮水漲退而一張一合起來。方萍的秘穴終於被打通了!我清晰的感覺到龜頭撞在柔軟溫暖的子宮頸口上。方萍下意識發出了啊的一聲,充滿了痛苦。我開始強力的抽送起來,胯下毒蛇兇狠的一次又一次在方萍的秘穴里翻騰戳刺,巨大的衝擊力將方萍的裸體直撞得上下移動,下腹部一次又一次撞擊方萍的小腹,恥骨相碰,陰毛互相摩擦,發出沙沙的聲音。每次肉棒回退,由於動作的猛烈,方萍的陰道內膜有少許被帶出,令我看到了紅色的花蕾;肉棒上沾滿了方萍的蜜液,每當抽插的過程中,就發出噗嗤噗嗤的淫糜聲音。她可能從未試過這麼瘋狂的性交,受到這麼強烈的插入,冰清玉白的身體顯然沒有了剛才舒適的感覺,下意識地試圖逃避。可是在迷藥的作用下,她完全不能把握自己,只有哎啊的呻吟和痛苦的表情能表達對姦淫的抗拒。瘋狂之間,我突然清醒過來,身邊還有一個美人!

我拔出陰莖,走向白瑩!白瑩在一身軍裝的映襯下,看起來多麼可愛,隆起的胸口規律地起伏,身上散發著沐浴後的幽香,我不知不覺的便興奮了起來,雙手也不規矩地上下其手,尤其是那碗大的乳房,隔著衣服摸起來更帶勁。我的嘴巴也沒閒著,由額頭親吻到臉頰、到耳垂,用著舌頭舔著她白澈的脖子,手一路沿著頸部一路下來將軍裝上的扣子一一解開,此時弟弟早已硬梆梆,正貼著她的大腿根部不停的磨擦著。最後索性將白瑩的軍裝先脫個精光,把檯燈打開,好好的欣賞她裸露的肉體。

我伏下身,輕輕的掀起她的軍裙,雪白又修長的大腿映入我的眼帘,白瑩今天穿的是一條白色絲織的三角內褲,鼓鼓的包裹著她的『禁地』,我褪下了她的內褲,這樣,白瑩的下身就坦蕩蕩的暴露在我的眼前。修長的美腿盡頭,一叢黝黑的嫩草呈倒三角軟綿綿的覆蓋著她神秘的『禁區』,我不禁用手撫摸她的陰毛,黑亮亮的光滑而細膩,象絲緞一般輕柔,白瑩的陰部都象她的臉龐身材一樣動人,我的眼睛離白瑩美麗的陰部只有五公分距離了,鼻子幾乎都可以碰到!

接著我將嘴巴貼近陰戶,首先鼻子先聞到她那裡散發出來特殊的氣味,有點海水的鹹味,又有種說不出來的清香,那是種動物間雄性對雌性氣味自然的追求。舌頭不自覺的舔了陰唇,像在接吻,接著我將舌頭試著深入陰道內攪弄,陰莖也不斷在她嘴中來回抽插,她的舌頭似呼能感覺的外物的擠弄,試著將我的陰莖撥出,但只是給我更大的刺激。

昏迷中的白瑩慢慢地從陰道深處流出了一些透明的液體。身體是最誠實的!白瑩的呼吸也開始加重,而且她的胸脯也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我以尾指沾了一些她流出的淫水,舔了舔手指上的透明液體,有點腥,不過蠻好吃,便彎下身把嘴唇對著白瑩的陰唇,輕輕吸啜,白瑩哪裡受過這種挑逗,即便是在昏迷中,她的身體也輕輕的扭動著。臉上泛起了一片緋紅。潮水般的愛液由她的陰道內湧出。我張開嘴,最大限度的含住白瑩的陰唇和陰道,讓她那肥嫩的陰唇在我嘴裡被我任意舔著,吃著,少女的身體和少婦完全不一樣!白瑩的身體不住的扭動,嘴裡時不時發出陣陣呻吟,如貓叫般的呻吟,更刺激了我的慾望,我擡起白瑩的兩條腿,讓她的肛門暴露在我的眼前,那菊花般的肛門吸引著我的舌頭向它侵犯。我掰開白瑩的肛門,用舌尖舔著,白瑩的肛門不住的收縮著,夾著我的舌尖很舒服,在唾液和肛門分泌物的作用下,我的中指硬硬塞進了她的肛門。我把白瑩的肛門和陰道蹂躪了好久,才直起身子,看著赤裸裸躺在床上美人,想著再怎麼玩個新花樣,我不能就這麼快饒過她。突然,一個念頭掠過我的腦海。

我在她的衣櫥里找到了一件空軍演出服,又找到了一雙高腰皮靴,穿在她的身上,一個清秀可愛的女子立即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找了一條繩子,栓在白瑩的手腕處,抱起她,將繩子從房樑上繞了過去,把她吊了起來,只見白瑩:臻首低垂,一雙雪白的胳膊在繩子上栓著,一屢秀髮散落在她俏美的臉郟上,濕潤的嘴唇微張著,一雙玉腿無力的站在地上。我蹲了下來,把頭從裙子下面伸了進去,又開始新一輪的口交行動,我仰起頭,伸出舌頭吃著白瑩的陰唇,兩隻手在她豐滿的屁股上肆意揉搓著,我的整個人全都罩在她的裙子裡,淫水的味道充滿了整個裙擺里,我的手指在她的股溝里,屁眼上摳著,搓著,時而把白瑩的肛門掰開。將手指頭塞進去,在她的肛門裡愜意的環繞指壓,在我粗暴的揉搓下,她終於開口叫了出來,聽著她的叫聲,我的陰莖一陣陣膨脹。我看著時間擦不多了,這才挺起身子,我把白瑩的雙腿架在我的腰上,那已怒漲不已的陰莖,緩緩的插入白瑩既濕潤又溫熱的陰道中。龜頭的前端才剛從她那微開的小穴插入時,我感覺到陰道狹隘、緊繃,我向前用力一刺,粗壯的陰莖慢慢進入的白瑩的陰道里,我的肉棒緊緊的被那嫩肉包圍著,我緩緩的從白瑩的體內退出,再用力的向小穴插入,在我插入的同時,我感到龜頭前端像是頂到了底,這樣更增添了我的獸性。我像是發狂了一般,用兩手將她的腿擡高並張開,使小穴整個暴露在我的眼前,接著我用肉棒在小穴中快速且大力的衝刺,每次的衝刺均帶出她那濃稠的愛液,滴濕了白瑩屁股,並從屁股上往下流著。注意聽,還可以聽到白瑩因興奮所發出的呢噥「嗯……嗯……嗯……」的哼聲,跟著我的肉棒突進而呻吟,可見她是有多大的快感。

在我忘我的攻擊之下,白瑩的身軀逐漸的泛起紅潮,我的肉棒在白瑩那昏迷的肉體恣意的進出、姦淫,在那緊縮的小穴中得到了超高的快感,看著我的肉棒在那夢想已久的肉體內,我感到肉棒又變得更加堅硬了,而我的腰也更加快速的抽動,就像要把這幾年對妹妹的遐思,一次發泄完的樣子。忽然一陣趐麻從龜頭處傳來,接著又是一股想射精的衝動,我好不容易壓抑下來了,繼續在白瑩那溫濕肉壁中反覆穿刺著。不期然的,白瑩的小穴忽然緊繃起來,她的呼吸聲也急促了起來,原來是又要高潮了。此時我也不想再強忍注射精的衝動,我再用力的突刺幾下,便將精液完全射在白瑩的花心上;只見白瑩高聲叫了一聲「啊……」接著身軀向上一挺,陰道內也噴出一股陰精,整個淋在我的龜頭上。

我把白瑩放了下來,看著快要散駕的美女,二次衝動來了,我把她反爬在床上,把她垂下的裙子掀起反放在她的背上,頓時一個雪白的臀部一覽無餘的展現在我的面前。在豐滿的陰戶上方(從後面看)隱藏在股溝中若隱若現的就是白瑩的菊花口了。相信她如若清醒的話,這裡死都不會讓任何男人看的。我真有眼福!我又咽了口唾沫,為了看的更清楚,我用顫抖的雙手一邊一個分開她的兩股,一個美麗的菊花終於出現在我的面前。一圈圈紋路由中間放射性的展開,由於年輕的緣故。色澤呈淡粉色,四周還夾雜著幾根肛毛,我輕輕的用食指觸了一下,好敏感哦!菊花口直向里縮,象海參一樣緩慢的吐縮著。想像著這樣一個漂亮性感的少婦撅著屁股趴在我的面前,真讓我受不了。我不禁湊過臉,伸出舌頭舔了舔白瑩的肛門,她的身體抽搐了一下。她的菊門又一次敏感的向內收縮。我的中指慢慢的在白瑩的肛門內象作愛一樣抽送,過了大約十分鐘,白瑩的肛門隨著我的抽插大概適應了手指,漸漸地發熱也變的鬆軟一些,沒有剛開始的那麽緊密了,而這時我的陰莖早一柱擎天了,該正式開始了!

我抽出我的中指,只見中指上沾滿了白瑩糞便,肛門口上還殘留著蛋黃色的少許糞便,我忍不住聞了一下,美女的糞便雖說臭,但是很刺激,我站直身體,在龜頭上抹了一些白娜的潤膚油,又抹了些在白瑩的肛門口和內壁,還吐了幾口唾液在她的菊花上,雙手扶住白瑩的兩胯,兩個大拇指把她的臀肉掰開,把滾燙的龜頭頂在她的肛門口,小鵝蛋大的龜頭在肛門口突了半天,終於對上了!我下身一使勁,『撲』的一聲,終於把龜頭擠入了白娜的肛口!一下子夾的緊緊的,爽的我差點泄掉。我想這可不成,還沒開始呢!於是靜下心來深吸一口氣,推動我的臀部,讓我的陰莖在甘油的潤滑下向她的直腸深處一點點的挺進。

寫的不錯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