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龙—分身色传3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

第四章

四街遇林雷和貝貝等人依舊在地獄遊玩,並且隨時注意紅菱晶鑽的消息。

地獄,碧浮大陸,涼安府,冀良城。

林雷一行正在查閱各地關於紅菱晶鑽的信息,最近幾年,關於紅菱晶鑽的各種信息層出不窮,但幾乎全是捕風捉影。迪莉婭看著林雷和貝貝認真的樣子,略感無聊。一行人中,妮絲和女兒伊娜不在,因為薩洛蒙就在這冀良城裡負責治安,前年幾人來到涼安府時,妮絲就帶著伊娜去看這個唯一的親人去了。林雷幾人對於薩洛蒙的觀感很是惡劣,當然其中的原因不足道也,這幾年在涼安府也都沒想著去見薩洛蒙。

迪莉婭偷偷的撫摸著小腹:前幾天還被『他』玩弄了一夜,怎麼好意思去看他呢?她又想起了那一夜的對話:

『老公,昨天夜裡,你和分身斷開了聯繫,只…只有他們幾個在玩弄莉莉,你可什麼都沒做啊?』

『其實這次和他們斷開聯繫,只是分身感覺不到我,但是我可以感覺到分身的感受。薩洛蒙玩弄仇人妻子的感覺,阿斯奎恩和伊尼戈玩弄人妻的感覺,我都能體會到的,要不然光看著別人玩弄你,嘿嘿,雖然很爽,但是還是彆扭。』

『啊……老公啊,原來你喜歡看別人玩弄莉莉啊,嘻…那我可不客氣了啊……』

『哼,分明是你個小騷貨自己喜歡被別人干…』

「咦?老大,這兒有個消息:一個普通的上位神依靠一個紅菱晶鑽殺死了七星惡魔。好像是真的啊。」貝貝的聲音響起,打斷了迪莉婭的思緒。

「哦,我看看,三年前,穆亞大陸,一個叫布羅迪的煉化神格上位神曾用一個紅菱晶鑽輕易殺死了七星惡魔。是的,這個浮影是真實的,能夠讓煉化神格的上位神實力增長這麼快的應該不是凡物。」林雷分析後有些興奮。

「老大,才過去三年,穆亞大陸應該有很多線索的,我們去看看吧。」「恩,我感覺這次就是真的。」林雷隱隱覺得這次的穆亞大陸之行定有收穫,他回頭歉意的跟妻子說:「迪莉婭,我要和貝貝去穆亞大陸一次,可惜,這次又不能陪你了。」迪莉婭嫣然一笑:「林雷你們去吧,我們以後有的是時間,我一會兒自己去找妮妮去就好。」看著善解人意的妻子,林雷一笑,沒有說話,二人心靈相通,不需要矯情。

冀良城繁華的街道上,一個女神悠然的逛著,吸引了很多神的目光。

這女神身量高挑,一頭及腰的微卷金髮反射著點點亮光,紫色的長裙包裹著傲人的身材,胸前高高聳起,衣襟中露出一片雪白和一道溝壑,裡面顫顫巍巍的乳肉仿佛會破衣而出。柳腰輕擺,纖細不失豐腴,圓滾滾的翹臀隆起,隨著那慵懶的步子微微扭動,透過那岔開至胯的裙擺,能看到及膝的棕色小皮靴,很是俏皮,裡面一件能夠包裹翹臀的淡紫色緊衫,大腿處偶爾間閃現的一抹雪白肌膚極其誘惑。她俏臉上秀眉輕挑,星眸四望,小嘴微扁。這人正是獨自閒逛的迪莉婭。

林雷和貝貝走後,她頗感無聊,但是難得的逛街也讓她很是好奇,就在冀良城四處溜達。

過了很久,漸漸無趣的迪莉婭決定去找妮絲了。走過了幾條街道,剛剛拐入一條小路,看著兩邊各種奇異的建築沒走幾步,忽覺面前一閃……布羅迪覺得自己這上百年的經歷比以前修煉的幾十萬年都要曲折,自己是物質位面修煉成神後來到的地獄,獨自幾十萬年修煉到中位神也算正常了,有兩個神分身,一個從物質位面煉化神格陪伴自己成神的妻子,一切都是那麼的普通。

可就在百餘年前,所有都變了,妻子因為美麗的容貌而被人搶走,自己反抗則被重傷,就在走投無路時,意外得到了一個紅菱晶鑽,看到它神奇的能力,自己毅然煉化神格成為上位神,並在三年前依靠那紅菱晶鑽斬殺了仇人,救回了妻子,而自己也知道了這紅菱晶鑽極可能就是攪亂整個地獄的至高神任務物品,於是立刻讓本尊帶著妻子和一個分身各自逃跑,留下一個分身在穆亞大陸吸引搶奪者。

想到本尊已經帶著妻子回到了家鄉,不禁鬆了口氣,不過一想自己現在的處境又不由苦笑,自己剛剛來到這涼安府就被一個七星惡魔注意到,並被他派手下追查,好容易才進來了冀良城,好像又被跟上了,感覺兩個中位神的氣息靠近,布羅迪調整一下,閃入一條小路,突然一呆。

小路上,迎面婷婷走在一個美麗的女神,那女神一頭飄灑的金髮,一身紫衣,正飄飄然向自己走來,搖曳的身姿釋放無限的風情,閃亮的美瞳翩然四顧。

布羅迪馬上被這個散發著高貴的女神迷住了,「啪嗒」,後面的聲音喚醒了布羅迪,他一定神看著前面悠然的女神,陰陰一笑,撲了上去……迪莉婭正在胡亂的看著,突然一個身影就沖向了自己,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摟住纖腰抱進了身邊的巷子,擠在了牆上。

看著自己被一個陌生男人擁入懷中,迪莉婭瞪圓的大眼睛滿是驚詫,小嘴一張就要呼喊掙扎,那男人突然一低頭,大嘴一張就覆了上去,含住迪莉婭兩瓣溫熱的朱唇就吮了起來。

迪莉婭懵了,眼睜睜的看著這個男人親吻自己,突然,一條大舌頭探進了自己口中,肆意的翻弄挑撥,迪莉婭馬上回神,置於乳前的小拳頭重新攥緊,扭著蛇軀掙紮起來,但是摟在她腰間的大手在小腹上不老實的撫摸讓迪莉婭小腰酥麻,使不上力,而且她那滑膩的小舌頭也被男人吸在口中,這一切仿佛電流擴散全身。迪莉婭哼吟的聲音越來越小,身體漸漸軟了下來,睜圓的大眼睛也愈顯迷離。

男人感覺懷中火熱的扭動越來越軟,大手毫不客氣的游上了迪莉婭高隆的圓臀,在那兩瓣圓滾滾的肉球上肆意揉捏,這下讓迪莉婭更加無力,隱隱感覺巷口有兩個黑衣人站了一會走掉。

男人正是布羅迪,為了躲掉追蹤,假裝和愛人親熱。但是摟上這個女神後,觸手的嬌柔還是讓他心中痒痒,空中含住的櫻唇香舌也讓他差點忘了掩飾,待跟蹤的兩個中位神走來時,正好迪莉婭的身子酥軟下去,布羅迪就繼續摸著,大手揉著迪莉婭的翹臀,緊緻的肉感讓他一盪。

這時兩個中位神走掉了,布羅迪停下強吻,探頭聽動靜。

「你怎麼不讓我去看看?」「你傻啊,那布羅迪可是一個人,這裡是兩個上位神在親熱,哪裡有那麼騷的女上位神當街就和陌生人野戰的,打擾了人家小心吃不了兜著走。」布羅迪聽了暗笑,終於擺脫了。

心情放鬆後,垂首一看,迪莉婭微微低頭,金髮掩蓋下傳出陣陣低吟,柳腰和肥臀在自己的摸索下扭動不停,這下讓布羅迪色心大炙,一手托著迪莉婭的屁股向前摟起,迪莉婭豐腴的小腹貼緊了布羅迪下身的帳篷。迪莉婭猛的一哼,感覺到下面被一塊硬硬的火熱頂住,抬起頭來,她水汪汪的大眼睛迷茫半睜,桃腮暈紅,小口無主的張著嬌喘,微腫的香唇滿是亮晶晶的口水。

布羅迪看著這個陌生的女神被自己弄的發了情,大是得意,伸出舌頭在迪莉婭嘴唇上一舔,迪莉婭也不由的伸出了香舌觸碰布羅迪的舌頭,幾下,二人就開始口舌相纏,口水互度,熱烈的吻了起來。

好一會,迪莉婭將布羅迪伸出口外的舌頭吸吮乾淨,二人唇分。迪莉婭身子靠在牆上大口喘息,俏臉春意濃濃。

布羅迪則繼續逗弄面前的肉體,看著迪莉婭那隨著喘息而顫動的胸脯,口水一咽,雙手伸過去,托著她的兩坨乳肉顛動,讓迪莉婭胸前的波濤陣陣上下洶湧著,迪莉婭星眸半閉倚緊後牆,心中澎湃:啊……我……我這是怎麼了?怎麼在大街上和一個不認識的人親熱?還……還吃了那麼多口水,啊……不要弄人家的咪咪嘛……啊……不行啊……不能讓別人弄的,嗯,可是……可是身子好熱啊……啊……我不能對不起林雷……啊……討厭啊……把……把人家的咪咪弄出來了……這是街上,被……被別人看到怎麼辦啊??嗯……嗯……沒事吧……反正也不認識的,啊……可是只有林雷玩過的……我……我得阻止他……還是等等吧……已經被弄了……就……就讓他玩一下……哦……就一下……啊……怎麼吃人家的咪咪啊……沒……沒有奶水的嘛……啊……別……別那麼用力咬……唔……好酸啊……不行了……別吸,好熱啊……又舔起來了……唔唔……沒……沒辦法了……莉莉被人強迫的……啊……唔……下面……下面濕了啊……好羞人……任由迪莉婭心中矛盾,布羅迪可絲毫不偷懶,將迪莉婭兩個大木瓜奶子從她衣襟里掏了出來。兩個圓滾滾的,鼓脹脹的大麵糰掛在迪莉婭胸前,乳房被衣襟勒住,那原本宣軟的乳肉變得緊緻結實,滑膩白皙的皮膚下,條條青痕更加明顯,尖處一圈粉褐色的乳暈里,兩粒小奶頭也充血脹成紫葡萄挺立風中,布羅迪瞪眼看著,吞下口水就行動起來,雙手抓著兩個圓球揉捏著,一會兒含著一粒葡萄吮咬,一會兒又揪著一粒奶頭扯晃,兩粒大奶頭讓布羅迪吃的不亦樂乎,弄得迪莉婭浪吟不止。

好一會兒,布羅迪才抬起頭來,迪莉婭兩個奶子上片片水漬,兩個乳頭濕淋淋的,被風一吹,涼涼的更加硬脹。布羅迪雙手揉著兩個大咪咪淫笑道:「小騷貨,被玩的很爽啊?是不是整天都跑出來讓人隨便玩啊?」迪莉婭正閉著眼睛,一臉潮紅的任布羅迪玩弄,聽的這話,忍著羞惱駁斥:「胡說,莉…人家哪裡有過?啊…人是第一次被別人玩弄的,啊…輕點。」「嘿,第一次?我怎麼覺得不像啊,這不是被人一摸就軟在那裡讓人幹嗎?

看這奶頭硬的,多少人吃過了?」「啊…輕點…輕點捻,唔…不是的啊,除了人家老公和孩子,就…就被你吃了,沒有被別人玩過啊…」布羅迪看著這個貌似高貴的女神騷浪的樣子,再一想自己的妻子被人擄走玩弄了上百年,心中怨恨起來:媽的,女人都那麼浪。大手用力在迪莉婭鼓脹的乳房上扇了一巴掌:「媽的,臭婊子,被人玩了那麼多年,還裝什麼純?」「啊…」乳房被打得顫顫巍巍的,奶子上一片紅痕出現,迪莉婭眼中含露,委屈道:「人家不是,人家真的沒被別人玩過唔。」「啪!」「媽的還裝,他媽的就是個被別人玩爛的騷貨,媽的破鞋,有了老公還讓別人干,破鞋!破鞋!破鞋…」布羅迪心中有氣,毫不客氣的在迪莉婭另一個乳房上又是一巴掌,打得那奶子都甩了起來。

「啊…好痛,唔……人家不是嘛。」迪莉婭受痛,雖然胸前火辣辣中隱約傳出一股股浪濤般的衝擊侵襲全身,使得下身蜜汁如泉涌,好不奇怪。但是看著布羅迪愈顯猙獰的面目和這從未被虐過的經歷,還是讓迪莉婭不知所措,聲音帶著哭腔。

「啪!啪!啪!啪!啪…」「媽的就是,就是,就是他媽的騷屄、破鞋,千人騎萬人乾的爛貨,被乾的很爽是嗎?媽的是不是在那裡都整天撅著屁股挨干,媽的還不承認,讓你裝。」布羅迪一邊恨聲罵著,一邊兩隻大手也不閒著,一左一右,一上一下的用力扇著迪莉婭的兩個大木瓜奶。

「啊…唔唔…好痛!啊…莉莉是,莉莉是騷貨,啊…哦…莉莉是被無數人干過的爛貨…啊…嗚…莉莉最喜歡被人乾了,哦…啊…像…像母狗那樣趴著任人干,啊…啊…唔…莉莉被人乾的好爽啊…」迪莉婭雙手垂在身側,緊閉著眼睛低頭吟叫,像挨處罰的小學生一樣站直身子,挺出兩團圓球,讓布羅迪打得四處翻滾。

一口氣打了上百下,布羅迪才停下喘口氣,看著迪莉婭那通紅腫大的咪咪,那帶著怯怯和火熱偷看自己的撲閃大眼睛,還有迪莉婭俏臉上殘留的淚水讓布羅迪微微自責,但是再一看她眼中散發的勾人媚意,和俏臉上那春情勃發的暈紅,一想:一個女上位神在大街讓人隨便玩,也不是什麼好貨,真是該打。

而迪莉婭此時感覺胸前火熱,又麻又辣,但在大街上挺著奶子任陌生的男人抽打的刺激是從未體會過的,那一撥拍打中,她已經泄了一次了。

布羅迪擦了擦迪莉婭的淚珠,問道:「痛嗎?」「嗯,辣辣的。」「嘿嘿,那爽不爽啊?」迪莉婭小臉通紅,美目一瞥,低頭「嗯」了一聲,幾不可聞。

布羅迪淫笑:「嘿,知道你就是個小淫娃。」說著一手又抓上了迪莉婭紅腫的乳房,另一手則伸到下面,從迪莉婭腿側分開的裙擺探入,深入裡面的緊衫,就直接貼上了迪莉婭的翹臀,手中滑膩渾圓的臀肉讓布羅迪一愣,掰開一瓣臀肉,手指在迪莉婭屁股縫裡摸索,擦過她敏感的小菊花讓她臀肉輕顫。

布羅迪一笑:「嘿,真是騷啊,原來不但穿了件一掀就露的裙子,裡面還是真空的。」迪莉婭成神後,沒了排泄和月事,自己又貪得涼快,也沒想到會被人摸上小穴,所以裡面自然沒有穢衣內褲,但現在的情況,好像自己是特意光著下身,就是為了方便讓人隨意玩弄似的,不禁小臉漲紅。

布羅迪將那被自己揪長寸許的奶頭鬆開,彈起一圈肉波。把迪莉婭轉過身子,讓她上身貼牆,腳離牆一尺,將屁股撅起來,迪莉婭也自動岔開雙腿。

剛剛擺好姿勢,感覺冰涼粗糙的牆面擠扁乳肉,讓那火辣的感覺稍減,俏臉趴在牆上的迪莉婭一轉頭,竟發現巷口探出兩個人頭,正散發著火熱的目光射向自己,大窘,本能的掙紮起來。

布羅迪其實早就看到外面有人偷窺,自己那『奶光』(通『耳光』,向前輩致敬)打起的時候,就引來了兩個下位神來看,只是這女神又騷又浪,又不是自己老婆,自己也不怕看,也樂的表演。

看迪莉婭玉背挺直趴在牆上,柳腰纖細向下彎折,那被裙衫緊裹的隆臀仿佛一個巨大的紫色蜜桃接於細腰撅在面前,正要上手,迪莉婭開始扭著身軀欲逃,那撅著屁股的姿勢已經讓三人感覺喉中發乾,蛇軀再扭動起來,更是讓幾人眼中冒火,腹下硬脹。

布羅迪抓著迪莉婭的大屁股不讓她動,但是大羞的迪莉婭仍要掙著將乳房裝進衣服,布羅迪大怒,一手掀開迪莉婭臀後的裙擺,推上去那裹著圓臀的內衫。

頓時,那如滿月般的雪白玉臀曝光而現,布羅迪看著那圓翹的兩個臀瓣展現眼前,雪白深邃的臀溝讓人著迷,下面隱現的兩片肥美多汁的大陰唇微張,縫中層疊的片片紅色嫩肉晶瑩滴水,讓人恨不得立刻就把肉棒擠進那穴縫裡抽插。

偷看的二人雖不能看到小穴,但是那圓滾滾的雪白屁股撅在那裡,下面兩條結實直挺的大腿和小皮靴也讓二人口水咽個不停。

迪莉婭感覺下身一涼,再一看遠處二人的熱切,知道後面暴露,趕緊要站起身。

「啪!」圓臀一片肉浪,迪莉婭被打屁股又被別人看到,小臉眼紅,也不顧胸前的圓球,就扭著屁股欲躲。

「啪!啪!啪!啪……」歷史又重演了,但這次是屁股,布羅迪一聲不吭的抽打著迪莉婭的臀肉,激起肉浪洶湧,迪莉婭俏臉憋得通紅,悶哼著扭動,布羅迪就接著打著。二人就這樣僵持。

又是百餘下後,迪莉婭原本雪白的臀肉也步了大咪咪的後塵,變得紅艷艷的,而不停的扭動使乳頭和牆壁摩擦,上下的麻辣感覺,讓迪莉婭蜜汁泉涌。

迪莉婭突然將小臉埋進手臂中,停下掙動,看著迪莉婭小穴的抽搐和那滴滴的淫水,布羅迪明白,這淫娃高潮了。偷看的二人看著這金髮女上位神上下四個圓球全都通紅,已經痴痴的差點忘了喘氣。

布羅迪打累了,看著迪莉婭屈服的撅著屁股趴在牆上,說道:「媽的,怪不得在那兒裝樣,原來真的是欠抽,真是賤貨。」布羅迪在迪莉婭泥濘的小穴摳了一把蜜汁抹在她屁股上說:「把賤屁股撅好,騷屄就該有個騷屄的樣子,嘿嘿,跟個發情的母猴子似的。」布羅迪將迪莉婭雙腿踢開,蹲下身子,雙手掰開迪莉婭的屁股肉,看見裡面一枚粉嫩粉嫩的小菊花微微抽動,大嘴一張就埋頭進去了迪莉婭的臀縫,吃起來迪莉婭的菊穴,啾啾作響。迪莉婭嗯嗯的哼叫,小腰不自覺的扭著,嬌媚的浪叫讓偷窺的二人下身硬的要爆掉一樣。

一會兒,布羅迪出來:「嘿嘿,小屁眼也很香啊,舌頭都沒法全都塞進去。」接著他轉過身子,頭向後仰,伸進迪莉婭胯間腹下,細細觀察她的小穴,在那一片三角形的金色絨毛下面,兩瓣滑膩肥厚的雪白大陰唇並排擺在胯間,一條長縫微微張開,裡面層層嫩肉上滿是瑩亮的淫水,真是個蜜汁鮑魚。

布羅迪饞的張開大嘴,一下覆上了那片水淋淋的軟肉,「啾啾」的吸咬、含吮起來。迪莉婭身子又是猛顫,埋在臂間的腦袋也發出陣陣浪哼和下面小嘴發出的「啾啾吱吱」聲混在一起。

偷看的二人看著男上位神把頭探進了女上位神腿間,抱著女上位神的紅屁股就動起來,而女上位神就撅高屁股,哼哼唧唧的扭個不停,那吱吱扭扭的水聲讓二人眼饞不已。

迪莉婭被布羅迪吃的渾身爽麻無力,但還是盡力站直雙腿,屁股不由的扭著,時而下壓,時而後頂,好像要將整個小穴軟肉都擠進布羅迪嘴裡。

吃了好久,迪莉婭身子猛顫,布羅迪才抽出身子,滿臉亮晶晶的汁水。

布羅迪站起身子,舔了一下嘴唇,大手又覆上迪莉婭的小穴,便玩弄邊說:「小騷屄,想不想被插啊?」迪莉婭扭著屁股唔唔不語,布羅迪撥弄著幾片肥嫩的大陰唇,見迪莉婭不說話,用力在她挺起的小陰蒂上捻了一下,運用起戰無不勝的招數,大手就在迪莉婭的肥屄上PIA

、PIA

的抽了起來。

那一塊巴掌大的肥丘立馬就紅了,迪莉婭屄被打,真像打在了她的心口,隨著屄上面的巴掌不禁抬起頭來浪叫起來:「啊…啊…唔…唔…啊…別…別打那裡…啊…啊…用力…啊…。別…別用力…唔…。啊…啊…」而這次迪莉婭沒有躲,反而越發撅高屁股叉開雙腿,把自己那團鼓脹的軟肉送上布羅迪手上。布羅迪感覺手中宣軟滑膩,也不客氣的猛扇,弄得淫水飛濺,屄肉劇顫。

「媽的騷屄,蕩婦,讓你騷,打爛你個破鞋,媽的就是這一片爛肉,整天張著嘴等雞巴捅,打爛這個亂吃雞巴的爛屄。」上百下『屄光』(嘿嘿)讓迪莉婭原本就肥碩的小穴更加的腫脹,而穴縫裡淫水嘩嘩狂涌,晶亮的水滴四散飛射。

看著的兩個下位神看著羨慕不已:我什麼時候能有機會在大街上去扇一個尊貴的美女上位神的騷屄呢?

「是不是爛屄?啊?是不是愛吃雞巴的賤嘴?啊?要不要把你的賤屄抽爛啊?

媽的賤貨,抽死你。」「啊…啊…啊…是…莉莉是騷屄…哦…。啊…要…都要…莉莉的賤穴什麼雞巴都要,啊…下面的小嘴什麼雞巴都愛吃啊,哦…小騷屄要爛了,啊…啊…嗯…把…把莉莉的小穴打爛了…啊…莉莉…啊…。莉莉的小穴穴沒辦法吃雞巴了,啊…哦…痛啊…用力,唔…啊…打爛了!「布羅迪又打了百餘下才停下,這幾百下屄光讓迪莉婭泄了三次,打得她伏在牆上悶聲低泣,讓人心熱。布羅迪濕手在迪莉婭肥腫的穴縫裡一掏:「好了,把騷屄撅好,來喂你吃香腸。」迪莉婭又將頭埋進手臂,低泣著把屁股提起撅高,布羅迪不緊不慢的將袍子的前擺塞進腰帶,從褲襠里掏出自己的一坨傢伙,一根黑褐色,成人小臂一樣的大肉棒,上面布滿盤龍(囧不囧?),頂上一個拳頭大的閃亮龜頭,下面一個裝個倆雞蛋的漆黑肉袋。

布羅迪弓腰彎腿,一手握棒,一手撐開迪莉婭因為腫大而又閉合起來的小穴,將龜頭頂在穴縫裡,感覺到迪莉婭身子一緊,布羅迪淫淫一笑,雙手勾住她腹股溝,屁股慢慢前挺,隨著迪莉婭的一聲長長的悶哼,那根盤龍肉棒就一寸寸的全部捅進了迪莉婭體內。

一旁偷看的二人最清楚,男上位神蝦弓在女上位神臀後,胯下一根深褐色的尺長肉棒連在女上位神臀縫中,仿佛原本貼在一起的二人被這跟肉棒撐開一般,而隨著後面男上位神弓腰的挺直和女上位神身子的僵顫,那根連接二人的肉棒漸行漸短,最後完全消失,男上位神的藍袍貼上了女上位神的雪臀,那根肉棒仿佛從來沒有出現似的消失了,就像吞劍的表演一樣奇妙,只是這跟肉劍沒有被銜在口中縮短,而是實打實的被女上位神吞進了體內。

然後男上位神就勾著女上位神的腿根前後挺動,二人腹臀急速的貼近又遠離,但總有一根黑棒夾在二人中間,看到這裡,倆下位神也自覺的掏出自己的肉棒跟著男上位神的挺動擼了起來。

迪莉婭感覺下身熱辣辣的腫痛,而一根粗大火熱的肉棒塞進了自己的小穴抽插,大龜頭一下下的刮著陰道內壁並頂著子宮,又麻又癢又辣,禁不住呻吟起來。

布羅迪把大雞巴捅到裡面就抽插起來,迪莉婭小臉離開手臂,但仍是低著頭呻吟浪叫:「嗯…啊…啊…啊…好…好大…啊…。脹死了…啊…哦…又…又頂到了…啊…乾死莉莉吧,啊…用力…好…好熱…啊…太大了…。唔…」由於布羅迪身高腿長,迪莉婭還得自己踮起腳尖把小穴送到布羅迪肉棒的高度,隨著布羅迪的撞擊抽插,迪莉婭那已經恢復白皙的臀肉被撞的又是翻起波浪,啪啪作響。身子也在牆上來回磨蹭,被擠扁的大咪咪被牆壁上下揉著。

撲哧撲哧的水聲,啪啪的拍打聲和迪莉婭的聲聲浪叫混在一起,勾著偷看的二人的慾火。

乾了幾百下,布羅迪突然右手勾著迪莉婭的膝彎就攬到了自己胸側,迪莉婭的雙腿幾乎被拉成一字馬,那進出著肉棒的蜜穴就完全展現在兩個下位神眼前了,這突如其來的驚喜讓二人雙眼猛的一直,喘息如牛。

二人雙眼立刻集中在這個女上位神胯下的巴掌大小的一片軟肉上,那裡一叢整齊的三角形金色絨毛,下面的大陰唇通紅肥碩,腫的水潤晶瑩,張開的唇肉里,一顆小珍珠迎風而立,被拉抻的顫動不已,下面兩片嬌嫩的小陰唇鮮紅滑膩,唯一煞風景的是張開的肉縫裡,一根黑色油亮的粗大肉棒在那裡進進出出,帶著一圈穴肉在陰戶里翻進翻出,搗出淫水汩汩亂濺。二人皆想:把那根肉棒換成自己的雞巴才和諧。

迪莉婭正低頭浪叫,猛然看見二人將目光射向自己下身,在這光天化日之下的街上,被兩個陌生的下位神窺視,想到自己那原本就腫脹的小穴張著大嘴,而且還有一根不速之客在裡面進進出出,迪莉婭頓時大窘,感覺下身似乎正被道道目光撫摸著。下身的快感讓她無力反抗,轉過臉晃著腦袋呻吟著說:「別…別,被…別人看到了。」感覺到迪莉婭小穴緊緊的抽搐,布羅迪繼續猛干:「嘿嘿,看來雖然是騷屄,好像用的不多啊,那就讓我來幫你老公開發開發,被人看怎麼了?被人看還夾得更緊了,騷屄也緊還是騷屄。」「啊…嗯嗯嗯嗯嗯…。啊…啊……啊……不要啦,啊。啊……別讓人看了……小穴穴都被看光了,啊…啊…」「嘿嘿,就是要讓人看看騷屄是怎麼樣在大街上被捅的,要不要被看著插?」「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不要露著了…啊…」布羅迪把肉棒抽出來,帶出一灘淫水,用龜頭磨刮著迪莉婭的陰唇說:「不讓看就不幹了,在大街上肏屄不讓人看著不是白費力嗎?」迪莉婭感覺小穴空虛,呻吟著向後頂著屁股「唔…啊……插…插進去啊,嗯……啊…快啊…」布羅迪也不著急,繼續用龜頭撥弄迪莉婭的陰蒂「要什麼插進去啊?」二人看著布羅迪的肉棒在迪莉婭小穴上摩擦,口水狂咽,心中罵著:媽的,自己不插別浪費啊,我的雞巴還閒著呢?快說想被別人看著肏屄啊。

迪莉婭終於不耐,羞羞的呻吟著:「讓…讓人看,好啊…啊…快…快用大雞吧插進人家的笑騷屄裡面啊,就…就是那條縫,啊…快插進來,全部都捅進去啊,哦…」布羅迪得意的又乾了進去,迪莉婭放開了羞恥大聲浪叫著:「啊…啊…用力啊,哦…莉莉喜歡被人看小穴啊…都來看莉莉的小騷屄被大雞巴捅,啊啊啊…好快…啊…脹死了啊…啊…不行了,快把莉莉的小騷屄插爛,啊啊啊…啊啊…莉莉最愛露屄給人看了啊…嗯嗯嗯啊…哦…啊…啊小屄被別人看光了,莉莉在大街上被人插了…啊…都來看,啊……啊。啊…」迪莉婭又一次高潮了,身子顫個不停,小穴也抽搐著。布羅迪放下迪莉婭,雙手扯過她雙臂拉到身後,挺起身子繼續聳動,又一轉身,讓迪莉婭面對巷子口,這下,迪莉婭就正對著兩個偷窺者了,布羅迪喊道:「喂,你倆過來,這麼騷的女神可是不多見的,都來玩玩吧,便宜你們的。」二人聽了大喜,甩著下身的雞巴顛顛的趕緊過來。這個挨肏的姿勢迪莉婭可是很熟悉的,現在邊翹著屁股挨干,邊昂著腦袋,蹙著眉頭看著兩個猥瑣的下位神挺著肉棒過來,只能咬著嘴唇悶聲哼哼。

二人來到迪莉婭身前,看著平時高不可攀的上位女神在自己面前像母狗一樣趴著,撅著大屁股,甩著大奶子,散著金髮,晃著腦袋,哼哼唧唧的被人干,早就受不了了,兩根肉棒直挺挺的翹在迪莉婭臉前。

那個胖子色膽大些,伸手就要去摸迪莉婭上下翻滾的大咪咪,迪莉婭被乾的哼哼不已,還是集中精力怒瞪了胖子一眼,嚇得胖子差點萎掉。

布羅迪一看,怒道:「被干成這樣還敢逞威風啊?你以為你是上位神了不起啊,現在你就是個挨肏的母狗。」說著更加急速的乾了起來,迪莉婭被這突如其來的衝擊插的只能昂首浪叫。

那胖子也鼓起勇氣,肥爪子抓上了迪莉婭的一隻大奶子,這次迪莉婭無力再理會,只覺得被抓的乳房陣陣的酥麻,胖子得手後大喜,雙手捧著那隻重新變得白嫩的大咪咪摩挲揉捏起來,口中還激動的說著:「啊,這…這就是女上位神的奶子啊,真軟啊,好滑好大啊,嘿嘿,沒想到我也有機會玩上上位神的大奶子啊,啊,這奶頭真硬,嘿嘿。」另一個絡腮鬍子也抓上了另一隻乳房,和胖子一起蹲著肆意擺弄著,看著自己的兩個乳房被人又吃又咬,迪莉婭一陣氣苦,但是被三個陌生人凌辱,上下的快感讓她又感覺無比的刺激。

二人各自吃著迪莉婭的紫紅的奶頭,雙手捧著又揉又搓,又擰又捏,口中吃的「啾啾」直響,搞得迪莉婭快感如潮。

這時二人站起身,各自用那還滲著粘液的龜頭去蹭頂迪莉婭的乳房,去撥打那濕淋淋的奶頭,那滑膩柔軟的觸感讓二人難以控制,再一想到自己能夠用雞巴去搗美麗的女上位神的咪咪,二人激動的竟然同時射了。

「啊…唔…嗯…怎…怎麼射到…啊…射到人家的奶子上了啊…啊…啊…」迪莉婭沒想到二人這樣不中用,才一會,就看到一灘灘的乳白的精液塗滿自己的乳房,兩人抖動著雞巴,將龜頭殘留的精液蹭到迪莉婭的奶頭上。

「哈哈,真是不中用的東西,玩玩奶子就射了。嘿嘿,那再來看看小騷屄。」布羅迪看著大笑,鬆開迪莉婭雙臂,雙手勾過她的腿彎就抱了起來。迪莉婭雙腿被分開抱起,小穴就完全張開顯現在二人面前,倆人本來還在擔心羞愧,看到了迪莉婭大張著腿把肥屄擺在自己身前,那原本要軟掉的雞巴又重新威風起來。

布羅迪在身後上下挺動,那甩著的大奶子把上面的精液的都甩到了迪莉婭的臉上。二人則趴在迪莉婭腿間,近距離的看著肉棒在小穴里進出,馬上就伸手去摸面前的小穴,二人的大手撥弄著迪莉婭的大陰唇,揪著小陰唇,還不時的捻著那粒小陰蒂,一根肉棒的抽插和四隻大手的玩弄,讓迪莉婭興奮極了,一聲高亢的呻吟,子宮中又洶湧出大股的蜜汁。二人又站起來用濕淋淋的大手搓揉著迪莉婭的乳房,把淫水和精液混合起來塗滿她的奶子,油亮油亮的。而下面,二人各自把著自己的雞巴在迪莉婭滑膩的大陰唇和小陰唇上摩擦。

布羅迪看著幾個人玩弄這個女神,也是興奮異常,感覺自己也要射了,迪莉婭感覺到脹滿陰道的肉棒速度加快並且抽動著,趕忙叫道:「啊…別…別射裡面,射…射嘴裡好了…啊…唔…啊…。好燙…啊…射死莉莉了,啊…脹…脹滿了。」隨著布羅迪猛的一頂,大龜頭捅破子宮頸直插宮內,然後海量的精液就注射進了迪莉婭的子宮,布羅迪的肉袋和陰莖一陣子抽動,從迪莉婭穴縫中,溢出汩汩精液和淫水。

迪莉婭也被澆灌的高潮迭起,好一會兒,下完種的布羅迪將迪莉婭扔到了地上,正趴在那裡體味高潮的迪莉婭隱約聽到絡腮鬍子一聲低叫:「啊,我也來了。」迪莉婭睜眼看著絡腮鬍子就要轉到自己身後去插小穴,趕緊奮力坐起身子喊道:「別…別射裡面。」說著迪莉婭一手扯過絡腮鬍子的肉棒置於臉前擼動,張開小嘴迎接著,隨著絡腮鬍子的一聲低吼,一條條銀色的拋物線連接在絡腮鬍子的龜頭和迪莉婭小嘴之間,一股股的精液射進了迪莉婭嘴裡,射了十幾下,迪莉婭口中裝滿了腥臭的精液,然後咕嚕咕嚕的一口口咽下。

就在這時,遠處隱隱傳來一陣騷亂。

「快,就在這裡,別讓布羅迪跑了。」聽到聲響,布羅迪一身冷汗,也來不及把雞巴再捅進迪莉婭小嘴裡清洗清洗就和膽小的絡腮鬍子閃身不見了。

迪莉婭聽到有人來了,也猛地驚醒,就要站起身子,這時胖子懊惱極了,他也要射了。難道要放個空炮,好歹別人還有個小嘴可以射。他一眼瞥見正要站起身子的迪莉婭,心下一橫,繞到迪莉婭身後,看著迪莉婭那撅起來的圓滾滾的屁股,直接挺著即將發射的肉棒對準迪莉婭的蜜穴就插了進去。

「噓。」胖子感覺肉棒完全進入了一個濕熱緊緻滑膩的腔道,心下鬆了口氣。

第五章上窺秘

作者:csxdsb

迪莉婭到了薩落蒙的府邸,而妮絲和伊娜正好外出遊玩。

薩落蒙將迪莉婭安排到後院緊鄰花園的房中。

幾日來,迪莉婭頗感無聊,而想到在大街上的淫亂也很是心煩,就在花園散心。

薩落蒙的花園很大,而且裡面全是奇花異樹,怪石小丘,池塘流水,還不時有各種奇特的小獸在林中穿梭。這麼美麗的花園是迪莉婭成神千餘年來很少見到的。

走在那如絲絨般的草地上,嗅著泥土和草木的芬芳,不時逗弄下只只可愛的小動物,迪莉婭仿佛又回到了無憂無慮的家鄉,心情也漸漸好了起來。

幾天來,每次都在花園裡遊逛,可從來沒有到過盡頭,迪莉婭知道這是一種簡單的障眼法結界,時時變幻場景,讓整個地方顯得無限大,這是花園建築常用的手法。

這天,迪莉婭正赤著腳丫坐在池塘邊上,攪著池水引逗裡面的無數條金鱗。

「簌簌」的聲音從後面傳來,迪莉婭回頭看,從那塊丈許的大石頭後面走出一隻昂首挺胸的棕毛大狼狗,威嚴的看著自己。

迪莉婭很是驚喜,在玉蘭大陸時,迪莉婭就曾養過很多的寵物狗,而在至高位面還是第一次見到。

「小狗狗過來。」這隻四尺高的大狼狗聽到喚,馬上搖頭擺尾,諂媚的跑了過去,吐著舌頭討好的圍著迪莉婭轉圈。

「真乖,哈哈,你好大哦。唔唔,哈哈,別舔啊,好癢,咯咯……」迪莉婭和這隻狼狗玩了一會,正躺在草地上打滾的大狼狗突然一骨碌爬了起來,衝著樹林深處跑去。

「啊?小狗狗別跑啊。」迪莉婭跟著追了過去。

跑了好一陣,在前面穿梭的狼狗漸漸沒了蹤影,迪莉婭香汗淋漓,感覺前面不遠就是那道結界,徑直走了過去。

穿過一層透明的膜,入目仍是一片樹林,耳中音樂聽到女人的聲音。

循聲走去,迪莉婭感覺聲音好像就是妮絲的,懷著驚訝和疑惑,迪莉婭斂住氣息,挪步過去,扒開面前的一叢灌木。

入目的情景讓她大驚。

妮絲正赤裸著身子坐靠在前面的一棵樹下,一手揉著那隻狼狗的狗頭,一手托著一團碩大雪白的乳房,讓狼狗長長的舌頭一下下掃過乳尖,弄的她嬌笑不已。

最令迪莉婭驚訝的是,妮絲現在還挺著渾圓的大肚子。

現在的妮絲笑臉還是那樣的純美可人,但雙腮的酡紅和吊翹的眼角顯得特別冶艷。雪白的肌膚透著粉紅,原本渾圓緊緻的小乳鴿,現在變得脹大宣軟,像兩個皮球掛在胸前,如拳大的粉棕乳暈微微隆起,兩顆紫葡萄被舔的東倒西歪。

乳房下面是個圓鼓鼓的雪白大肚子,看大小,好像分娩在即。

迪莉婭呆呆的看著,剛剛平靜下來的大腦又亂了。

妮絲坐在那裡巧笑嫣然,輪流捧著兩個大奶子,將奶頭送入狗嘴,上面溢出的滴滴乳汁被狼狗一掃而光。

不一會兒,兩個乳房都被舔的濕淋淋的。

看著妮絲和狗的淫亂,迪莉婭亂掉的芳心漸漸平復,因出軌而羞愧的感覺也不知為何的淡了下來。

妮絲鬆開狗頭,將奶水擠到肚皮上抹勻,狼狗就湊到肚皮上舔舐,十幾下,妮絲的大肚子也被舔了個乾淨。

妮絲的肚皮濕透,繃緊的皮膚反射點點光亮,看著更加滑膩結實。

然後妮絲手臂伸到後面撐地,張開大腿把大肚子挺起來,抬高大屁股將下身迎上去。

迪莉婭往妮絲胯下定睛一看,仍然是個無毛饅頭屄,但大陰唇原本雪白緊閉,現在卻變得灰紅張開著,也比原來肥厚許多。小陰唇不復嬌小紅嫩,如雞冠一樣褶皺發黑,攤在大陰唇上。露在外面的屄縫嫩肉像花朵般層疊蠕動,吐著淫水。

小白饅頭變成了熟透的大石榴。

尖長的狗嘴湊上妮絲懸起的下身飽滿,伸著舌頭開始舔舐妮絲的陰戶,長長的紅舌頭刮著肥碩的陰唇,掃著挺起的陰蒂。

妮絲閉著眼睛,滿臉暈紅,搖著屁股把肥屄撅起來讓狗舔吃。狗舌頭一下下清掃著屄縫,濕熱的舌頭刮開妮絲的陰唇,在她的屄縫中刮過,不時的挖進屄洞裡面,掏著裡面的泉水,吃的吱吱作響。

在妮絲的屄上吃了一會兒,狼狗腹下的陰莖漸漸從袋囊中伸出,整個陰莖濕漉漉的,鮮紅的莖身前面是一根尖細的肉突,向下一圈手腕粗的肉棱,棒身越像後越細。到根部是一團雞蛋大小的骨節,看到狼狗下面吊著的一坨,迪莉婭不禁小臉漲紅。

妮絲突然一陣長長的悶叫,屄縫吐出大股淫水坐倒地上,躺在那噓噓的喘息,狼狗又湊上去舔了幾下就站在那焦躁的亂動。

妮絲坐起來,揉了揉陰唇,就伸手一把抓起狗屌,將頭趴過去,拿著狗屌就塞進嘴裡吸吮起來,每當妮絲將狗屌全含進口中,狼狗就本能的扒著妮絲的肩膀拱屁股,乾的妮絲小臉通紅,嗚嗚直叫,吐出狗屌咳嗽幾下,又握緊狗屌下面的肉節,將整根棒身舔了幾遍,就岔開兩腿坐仰在旁邊的一個一尺高的石台上,狼狗跟過去抱著妮絲的一根大腿就聳起來,陰莖一下下擊打著妮絲的小腿。

妮絲好笑的抓起狼狗的前腿拉到身上,摸著狗屌搭在自己屄縫裡,狼狗馬上就抱著妮絲的大肚子肏了起來,一拱一拱的將棒槌似的紫紅色陰莖全部插進了妮絲陰道里。

妮絲兩腿搭在地上,屁股懸空,摟著狗背躺下,挺高下身,閉著眼哼哼著讓狗日自己。狼狗翻著白眼,張開大嘴,吐出的舌頭隨身子甩動,口水滴滿妮絲的乳房,身體癲癇一般亂顫。屁股下提溜的兩個雞蛋大的陰囊啪啪的甩著,隨著紫色的狗屌在妮絲屄洞裡進出擊打著她的屁股,前面手腕粗的巨大已經塞進了妮絲穴內,屄口只能看到拇指粗的一截深紅的肉頸在抽插,還有末端的大肉節一下下撞扁妮絲的陰唇。

妮絲的雙腿漸漸纏上狗屁股,手臂也抱緊狼狗的上身,張著小嘴哼哼唧唧的呻吟。

迪莉婭第一次看到狗肏女人,看著狼狗趴在妮絲的大肚子上猛烈的擺動,紫紅色的狗屌在妮絲白嫩的肉縫裡進進出出,下身不覺越來越酥麻。

不知不覺間,狗屌後面的肉節擠進了妮絲屄洞,狼狗前爪收緊,牢牢抱住大肚子,開始越加快速的拱動起來,每次抽出的時候,被肉節勒著的屄口嫩肉都被扯的凸起老高。

一氣乾了半炷香時間,妮絲中間高潮了好幾次。

狗屌在妮絲陰道里急促的抽插,搗出淫漿滾滾,將狼狗的肉袋浸濕,肉袋又將妮絲的屁股打濕。

這時,妮絲又是一聲猛哼,然後身子軟了下來。

狼狗還在噗嗤噗嗤的肏著,妮絲睜開眼睛,抓著狗的前爪將它的身子推起來,站起來的狼狗後腿左右的挪著,但是狗腹和妮子的肥屄黏在一起,卡在屄內的肉節使妮絲的下身和狼狗的小腹連接住,無法順利分開。

妮絲推著狗爪坐起身子,視線越過自己的大肚皮看向下面,狼狗下面沒有毛髮覆蓋的一片肉紅色小腹抵在妮絲胯下,挪步的後肢不住的拉扯狗屌,在妮絲的屄縫裡勒出鼓鼓的一團嫩肉。

狼狗被妮絲推得一直向後退,「噗」的一聲,一大坨濕淋淋的紫紅色狗屌從妮絲下身脫出。從下面擠出一灘透明的狗精。

狼狗得了自由,回頭舔著自己的陰莖,迪莉婭清楚的看到狗屌的好像變大許多,,前頭的漲起一鼓一鼓的,肉突那還一直射出小股的白水,迪莉婭揉著陰唇的小手不由更加用力。

妮絲掏了幾把胯下的狗精,塗抹在陰唇上、肚皮和乳房上,然後將手舔乾淨就下去石台。然後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翹起,一手抓著狗的前腿就往背上拉,狼狗爬到妮絲背上,摟住她的腰胯就挺動起來,陰莖戳弄到你死的屁股和陰唇,但就是找不到洞在哪裡,還是靠妮絲捏著送到穴口,狗屌頂住了小穴,拱了幾下就把那一坨紫紅色的家什全部塞進妮絲的陰道日了起來。

狼狗趴在妮絲背上,後退的肌肉繃緊抖動,身體像發狂一樣劇烈的聳動,這下肉袋一下下拍打著妮絲的陰蒂,讓妮絲哼哼的聲音更加急促。胸前垂下的豪乳微微擺動,乳頭還滲出乳汁。

狼狗這個舒服的姿勢日了妮絲一會兒,漸漸熟練起來,動作更大了,它的身體被妮絲的屁股撅起來,亂蹬的後腿不是懸空,身子趴在妮絲背上猛拱,瞪圓的狗眼翻白變紅,大嘴呼哧呼哧喘出的氣息都可以看到,好遠仿佛也能聞到一股腥臭,血紅的舌頭甩的口水飛濺。

妮絲以肘撐地,低著頭又痛苦又舒服的哼哼,翹高屁股承受狼狗的重量和衝擊,半柱香時間,狼狗在妮絲背上抽瘋似地拱了上千下,紫色的狗屌也在妮絲陰道瘋狂抽插了千餘下,將妮絲的陰唇都磨腫了。

現在狼狗漸漸停下,趴在妮絲背上靜下身子,只是四處張望著大口喘氣。

妮絲的兩瓣陰唇通紅腫脹,微微分開,屄縫裡一根拇指粗的堅硬紫棍連接住一人一狗。妮絲撅著屁股趴在地上,狼狗趴在她背上,這樣子真的像是兩隻狗在交配,妮絲一隻手還從腿下伸過去,抓著狼狗的後腿拉住,不讓它亂動。

迪莉婭邊揉著下身邊看著妮絲和狼狗疊在一起趴著,各自靜靜的撅著屁股不動彈,妮絲還不時的皺起眉頭,迪莉婭猜想狼狗還一定在射著精液。

過了一會,狼狗從妮絲背上撲了下去,後腿一翹就轉過身子,把屁股抵在妮絲的翹臀後面,妮絲哼叫了一聲,渾沒有在意,穩穩的趴著,和狼狗屁股對著屁股交尾。

交尾的時間很長,妮絲無聊的揪著草葉子,口中嘟囔:「脹死了,怎麼還射啊?」低頭撫摸著圓滾滾的大肚子:「小寶寶乖啊,被臭狗的臭精液射到了,是這隻臭狗硬要往媽媽肚子裡射臭水的,唔,好熱啊,小寶寶快出來,這樣以後不管臭狗再往媽媽肚肚裡灌什麼,都不會澆到你了。」說著調皮的搖了幾下屁股,回頭看貼在自己屁股後面的狗屁股被拉扯的亂擺,咯咯直笑。

足足過了一炷香時間,妮絲還和狼狗屁股相對連在一起,因為粘得很緊,狼狗的黑色蛋囊被擠到妮絲的屁股上面,兩顆小黑球和兩瓣大白球相映成輝。她白嫩的大腿也和狗腿貼著,上身已經趴到地上,兩團乳肉被擠成厚厚的磨盤,圓圓的白屁股吊在狗屁股下面。

「簌簌……」一隻兔子突然出現在不遠處吃草,看見兩隻狗在交尾,嚇得轉身逃掉,狼狗汪的叫了一聲,興奮的不顧屁股正和母狗連在一起,前肢就轉圈亂走,因為不能動,還急得得嗷嗷鳴叫,妮絲一聲痛叫,以頭撐地,兩手一上一下伸到屁股後面,用力去捂被狗屌帶出來的嫩紅肉包,口中叫著:「唔……啊,別,別動,啊……還……還沒變小,好痛……啊……」「噗嗤……嘩啦……」的聲音響起,鮮紅的狗屌一下從妮絲的陰道里抽出,狼狗馬上就甩著下身一溜煙沖走。

只有一眼,但是迪莉婭還是清楚的看到狗屌的肉節足足有了拳頭大小。

在看妮絲,紅腫的小穴隨著收緊而嘩嘩的噴出大量精液,這是狼狗一點一點射了一炷香的量。

迪莉婭幻想著那一大坨東西塞在自己小穴的感覺,手上的動作加快,也一下泄身,迷醉了一會,迪莉婭收拾一下,也匆匆潛走。

回到池塘的迪莉婭還是感覺熱熱的,下面被風一吹,涼涼的。一捧清水灑在臉上,清涼的感覺讓她清醒一下,才想起考慮剛才的情景:妮絲懷孕了,父親不是貝貝,而且還和狗……不止一次,薩洛蒙一定知道這一切,天吶,這到底是什麼……迪莉婭正心亂的時候,那隻狼狗又搖頭擺尾的從林中跑了過來,吐著舌頭為了迪莉婭轉圈,迪莉婭嚇了一跳,接著身子一僵,俏目不由瞟向狼狗身下,那已經收回袋囊的陰莖只剩下一點鮮紅的肉突露出,上面還不停溢出點點黏液,迪莉婭看了一眼就大羞的跑掉了。

回到房中,又是心煩意亂的過了兩天,迪莉婭腦中常常會顯出那天妮絲被狗日的情景,想到狗下面奇特的形狀,迪莉婭就情不自禁的把自己和妮絲替換,每次,下身都被揉的濕嗒嗒的,這天一早迪莉婭夢中驚醒,渾身滲透,整個房間都瀰漫著淫液的味道,迪莉婭昨天又夢到自己被公狗強姦,而且還為它生下來幾隻小狗,迪莉婭摸著下身濕透的地方,粘糊糊的難受:不行,我得去找妮絲問清楚。

迪莉婭正要站起,突然感覺一根粗大火熱的肉棒捅進了自己的小穴,頂住了子宮,還沒反應,一股股的熱流就湧進子宮裡面,她只好翹著屁股等胖子射完,十幾股熱流灌進子宮後,回神的胖子也嚇得沒來得及將肉棒裝回去就一溜煙不見了。

聽見人聲更近,迪莉婭趕緊起身,從空間戒指里找出一條內褲胡亂塞進陰道(怕精液流出來留下痕跡),體內裝著三個陌生男人的精液轉身逃掉。

Thank

you

for

your

sharing

and

happy

new

year!

大大辛苦分享一定會多加支持的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回覆

luanganjue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