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下02

2016-07-01     WoKao     檢舉     收藏 (8)

第二集 神醫妙手

第一章 大病初癒

原來,我第一次清醒的時候,伏在我身上的真的是源兒。

那個美妙的春夢,原來也是真的,就在迷迷糊糊之間,我已經得到了源兒的身子。

那我的下身怎麼沒有沾上落紅呢?我這樣問著美少女們。

「主子你……好笨哦,人家怕你不舒服,早就擦拭乾淨了嘛!」

這時,柔兒提醒道:「芙蓉玉蛋粥都快冷了。」

我也覺得很餓:「寶寶,餵我吃。」

柔兒說本來就是餵你的啊,我搖了搖頭,衝她翹了翹嘴巴,聰明的小美人臉一下就紅了起來,旋即毫不猶豫把粥含在小嘴裡,一小口一小口渡進了我的嘴巴。

這一碗不多的粥竟吃了好一會兒,原因是柔兒怕我重傷初癒,吃快了對身體不好。

途中我問為什麼源兒還要運功時,她們告訴我說源兒在透過和我的合體,接收「萬年溫玉」和「七色玉蛇」那可以讓人起死回生的精華救醒我之後,發現自身被打散的真氣有了復甦的現象,就連忙到隔壁房間去運功調息,看能不能藉此恢復自己的功力。

蓮兒用三根蔥蔥玉指比畫著說道,源兒姐姐從入定到現在都有三天了。

那我不是昏迷了七天左右?

源兒,少爺為你可是虧大了,你再怎麼也得用下半生的時間,在床上好好報答主子我才行啊!

「主子,源兒姐姐讓你醒來後馬上運功,直到完全吸收了玉石精華後才能停止,這樣對你的功力才有好處。」

喂完芙蓉玉蛋粥後,柔兒轉達源兒的話。我也想起了剛才身體裡蘊藏的真氣,連忙放開小燕和蓮兒的手,認真運起功來。

師傳的天魔功在前期的時候,似乎走的是兇猛捷徑,運行的經脈都很簡要,因而對於我這種天才來說,前七層只用了三年就練成了。

可從第七層開始,運行的真氣竟然要從少陰上股內後廉,貫脊屬腎,再於太陽起於目內皆,上額,交巔上,入絡腦,還出別下項,循肩膊內、俠脊,抵腰中,入循膂絡腎,如此過完督脈。

後又起於中極之下,以上毛際,循腹裡,上關元,至咽喉,上頤,循面入目,從而再過完任脈。

可以說,第八層的訣竅就在這以前沒到過的任督二脈的主脈上。

督脈走向是由上而下,與任脈的由下而上相連接,如此一氣呵成豁然開通時,任督二脈相通,才能夠貫通第八層,一躍成為「傲視天下」的武林前二十水準。

這貫通任督二脈不能急躁,即使是我也準備再練四年才有把握去試一試,然而這還不能保證成功,只能讓美少女性奴組守在我的身旁,一旦有什麼不對勁,馬上幫我渡過難關。

沒想到這次嚴家莊的拚殺,雖然逼迫我使出了「血魔殘體大法」,造成我經脈盡毀、真氣破散。

然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這次磨練也使我的真氣先破而立,在「萬年溫玉」、「七色玉蛇」和源兒的處子真陰這三種力量的通力協助下,幫我重新從丹田修出一絲純正的真氣後,又一鼓作氣修復破損的經脈骨骼,並在我體內流動,強化著它們。

用通俗一點的話來說,我的功力至少增加了五年,而這剛獲得的五年真氣留在體內,初步打通了我修練第八層的大門。

我現在要做的就是把這一絲真氣練得凝實、壯大,當它增長到以前第七層那般渾厚時,就是我劉日因禍得福的時候。那時,第八層也才算是真真正正練成了。

只有「天魔功」第八層的功力,縱橫天下才不是說笑,像這一次被嚴家逼得差點掛掉的事情,就再也不會發生了。

努力清除雜念,運氣了一會兒後,我進入了禪定。

練完功神歸軀體時,又已是七天後的夜晚。

睜開眼不但美少女性奴組在,旁邊還多了一個誤入凡塵的白衣仙子。

她的身材依舊火爆動人,容顏仍舊絕色美艷,只不過在雪白的嬌靨上,增添了一份春意,也增添了一份少婦的嫵媚。

我眼睛一亮,輕輕一招手,羞答答的大美人兒就乖乖坐進了我的懷裡。

懷裡美女香香的味道,使我忍不住重重親了她臉蛋一口,吸吮的力道在源兒白嫩的臉龐上留下了一個紅紅的印子。

「主子,你的功力……」

我邪邪地笑了笑,不說話,卻手變為抓,真氣一吐一吸,把問話的爆乳小美女吸到了身面前。

「噢,主子,這是……天魔吸月?!」柔兒最先反應過來。

在得到我肯定的答覆後,幾個丫頭歡喜地叫了起來,「恭喜主子!賀喜主子!終於練成天魔功第八層。」

小麗已轉跪到我背後,用她那對爆乳緊緊地頂住我肩背,雙手圈住我的頸子。聞言後高興地親了我一口,說我厲害。懷裡的源兒也撐起脖子,溫柔地香了我一下。

「那主子,你的命可是源兒姐姐救的喔,你該給她什麼做為報答呢?」

「源兒,你就跟雯雯一起嫁給少爺,做我劉日的老婆可好?」

「嗯。」美人兒又羞澀的把頭埋在我懷裡。美少女性奴組也笑著恭喜源兒姐姐。

「小乖乖們,別光恭喜別人,十月十二你也要穿上嫁衣,做少爺我的小老婆。」我伸手一拍身後小麗的肥臀道。

「……」

五個小美人像被人點住穴道般,一下子定在了那兒,背後那對碩大的雙峰也停止晃動,取而代之的是嬌軀的不住顫動。

望著美少女性奴組們急迫而又惶恐的粉臉兒,我又把話重新、鄭重地說了一遍。

「嗚……嗚……嗚……」她們每個人都哭了起來。

接著她們都撲上了床,我們七個人緊緊的摟在一起,丫頭們又哭又笑,有些失常。

「少爺……我們都是你的……女奴……」稍微恢復理智的她們擔憂的道。

美少女性奴組並沒有多大的野心,她們只想一輩子陪在我身邊,但心中不免也希望能為我生下孩子,而女奴的孩子一般不會受到重視,故而她們心中也有些憂慮。

如今我主動提出要她們當小老婆,那小老婆所生的孩子,自然也是家族繼承人之一,對於我和她們的愛情結晶,這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我的雙手早已伸進了小燕的小穴洞口,輕輕撫摸著:「老子娶老婆,關別人什麼事?除非你們不願意……」

「願意,願意……人家都……都想當主子的小老婆……想瘋了……願意……」小美女們又哭泣起來。

源兒橫了我一眼後,連忙拉著她們細聲安慰著。

我聳聳肩,顯得太過無辜了一點,這個是好事,她們喜極而泣也是很正常的啊。

「好了,少爺高興娶你們,老爹不會反對的,只要小寶寶們到時給他生幾個白胖小子,老爹高興還來不及呢……」

這倒不是假話,老爹被我說動肯提前讓我娶雯雯,也是這個原因。

我知道這個,是因為每次他看見府中的小孩,都會用異樣的眼光瞄向雯雯的肚子,還帶著曖昧的笑意望向我……氣得我幾次在他的春藥裡面加了料,劉縣太爺每次第二天都要中午才能爬得起來。

「討厭啦……」美少女們羞得低下了頭。這幾年我覺得她們還太小,就讓她們服食藥物,杜絕了懷孕的發生。

她們一會兒又擡起了頭,說出了心中的願望;「我們……我們願意為主子……生寶寶。」

我大樂,親了親懷裡的姐姐美人兒道:「乖源兒,你呢?」

「嗯。」她還是害羞地回答著。

「那你是答應替老公我生十幾個小孩囉?」我打趣道。

「啊?!」源兒睜大了美目,秀美可愛到了極點。

「主子,謝謝你……」此時的房間裡只剩下我和源兒,「你……是為了我……才留下嚴家婦孺的命吧?」

這個美人可真是聰明,一下就知道了緣由。

我是聽見在源兒殺掉嚴家家主後制止小龜、小鳥屠門,就明白心地善良的美女不願像嚴家那麼殘忍,連小孩婦孺都殺,所以才讓二媽饒過嚴家婦孺。

不過,那嚴家所有剩下的男丁,都得殺了。萬一留下禍患、再等個十幾二十年,他又學什麼絕世武功,在少爺我正懷抱美女聽著小曲的時候,只聽一聲大喝:「劉日狗賊!還我嚴家人命來!」就一劍刺向我……劉日大少爺可不會這麼傻。

「乖乖,主子為了你可是什麼都能做。」

「源兒知道……主子,我也是……為了你什麼都肯做。」源兒嬌羞中帶著堅定地道,從她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心裡就只剩下我一個。

往日的家仇和委屈,在現在都顯得不重要了,源兒只知道,自己的男人已經幫自己報了仇,那麼從今以後,她就不要再回想悲傷的從前,一定要好好和老公相愛,為我劉日生下寶寶,快快活活過一輩子。

我抱著她溫存了一會兒,心中想起之前疑問,便問起了源兒和我合體時發生的事情。

大部分還是如我所料,源兒透過「萬年溫玉」、「七色玉蛇」和處子真陰三力合作,終於助我恢復生機、打通經脈。

可在這其中,我和源兒陰陽相接,這股純真之氣在我們體內循環流動,不但於我很有好處,連源兒都被洗經換髓了一番,源兒之前失去的功力得到了恢復,而且更精進了一步。

在我醒來確定我無恙後,源兒也就立即移到別處,繼續精純著忽然得到的驚喜。

那你的功力達到了什麼程度呢?我好奇地問她。

源兒笑了笑,伸出蘭花玉手,玉手的姆、中指相扣,隨後輕柔地向三丈外的花瓶一彈。

「砰」的一聲,花瓶爆裂開來,但碎落後竟然在地上沒有濺起一塊碎片,由此可見她的力道控制得有多好。

如果她沒有藏私的話,倒已經有了我八成功力——天魔功的第七層也該能達到了。

「好啊,源兒你把我的寶貝打碎了,要賠我。」我把手緊了緊,望著笑臉如花的美人道。

懷裡的美女千嬌百媚橫了我一眼,又輕輕摸了摸我胸口上、白布包裹著的那道傷可見骨的傷痕。

惹得我一咧牙後,大美人兒溫柔道:「主子,你的外傷還沒有痊癒,等傷好過後……源兒……怎麼樣都行。」

美人嬌媚的表情讓每個男人都能立刻勃起,號稱熱血男兒的劉日大少爺自然也不會例外。

源兒馬上感覺到了,小妮子臉紅無比,雖然之前和我雲雨過,但在那一次她除了痛楚外,其餘的感覺並不多,後來悄悄問了美少女性奴組,她才相信母親之前說過的,和自己的男人上床,越是到後面就越是快活。

看著新鮮的美人兒和嬌媚如花的美少女性奴組不能享用,可真是讓我心癢難耐。

我雖然好色,但是也不至於為了一時的歡愉,而使身體不能早日好起來,至於完全痊癒後嘛……嘿嘿,床上金牌小狼君的稱號可不是浪得虛名!

在隨後的半個月裡,我就專專心心一邊運功精純功力,一邊敷藥療傷,閒暇時和源兒與美少女性奴組聊天說話談笑,聽她們說著在外面遇到的趣事……倒也是我懂事以來最清閒的一段時間。

幾個小丫頭自從知道要做我的小妾後,反而羞羞答答,連我想和她們親熱親熱都不行,說是做小妾的更要懂得照顧老公的身子。

幸好源兒常常陪我,不過也僅僅是摟摟抱抱。

雲漢縣小胖也已經捎來信函告知,林成父子已經按我的意思辦了。

而古木縣新任知縣武胡身為我們劉家一系的人,當然也不敢輕慢,嚴家剩餘男丁包括府丁在內七十五人,一律以謀反罪名處斬,嚴家婦孺則抄去家財驅至鄉間為奴,永遠不能脫去奴籍。

期間美少女性奴組也把這次拍賣所得的錢財都按我的要求,化整為零從財神錢莊裡取出,交給了老爹,不過出於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的原則,我讓她們謊稱是剿匪所得。

老爹一次看見這麼多的錢當然也是歡喜若狂,財迷心竅的縣太老爺居然不顧我的傷勢還沒痊癒,竟然跑到我房間,要求我立刻、馬上繼續出去剿匪,結果當然是被聞訊趕來的老媽們大罵了一頓,然後拖出去了事。

另外,小鳥和花園珠珠的事情,我也跟他說了,等我傷好後就幫他辦,使得一直擔心我真的把洗衣房的高媽許配給他的可憐小奴僕開心地抱著我猛親……當然是被我一腳踢出門外,和他的珠珠妹妹一敘前好去了。

時間過得不算快,但也到了九月初六,當幫我換藥的源兒跟我說傷疤已經脫落了後,我知道,少爺我的苦難日子終於結束了。

在讓羞澀的大美人去沐浴後,馬上用傳音術招集了可愛的美少女性奴組幾個丫頭進來。

依然是照我的規矩,在香樓的美少女們光溜溜跑了進來,許多日子不見,小妮子們的嬌軀還是那麼迷人,只不過沒有少爺的滋潤,沒有以前那麼珠圓玉潤的感覺。

為了讓她們更加美麗,劉日大少爺要更加努力啊!

在確定了我的身上傷疤已經全部沒事,美少女性奴組都歡喜不已,輕功最好的蓮兒第一個衝進了我的懷裡,雙手手臂挽住我的脖子,隨即甜甜的香唇也湊了上來。

把她親得喘不過氣後,我雙手捧著蓮兒的美白肥臀問道:「小妖精,今天還是你先來嗎?」

最小的蓮兒不但我疼她,幾個姐姐也疼她,每次只要蓮兒撒嬌,姐姐們都會讓著她,所以一般我們歡好,小妮子都會毫不客氣佔了頭籌,讓我第一個把她搞得高潮後昏迷。

「不……蓮兒要讓讓幾個姐姐,爹娘教蓮兒做小妾的是要尊重幾個姐姐。」美少女害羞地跑到了一旁,又把柔兒推到了我懷裡,「主子,應當是柔兒姐姐先來。」

我笑著說小丫頭你倒開始懂禮了,邊說我邊開始在柔兒嬌軟滑嫩的身上遊走起來。

身體的一切早為我熟悉的溫柔美少女在我的熟練手法下,片刻就開始呻吟了。

「主子……柔兒……」

被惹得嬌喘連連的柔兒雙眼閃著情慾的光芒,火熱的看著我,那雙小手已經不堪忍受的撫上我的霸王龍槍,伸手往自己的蜜穴處塞去。

當陽具插進柔兒早已濕潤了的蜜穴時,小美女「嗯」的歡叫了一聲,眉頭舒展開來,旋即環住我的脖子,圓臀上下套動起來。

「嗯……嗯……好……啊……好美……爽啊……唔……唔……真美……好……舒服……嗯……唔……不……行了……嗯……嗯……啊……嗯……」那個美人兒從被開苞開始就是斯斯文文,連叫床也很是文雅。我也不想讓她變成像乖蘭兒一般的叫床小魔女,各人還是有各人的特色好。

嬌柔的柔兒斯文中又不失技巧,翹臀上下套弄之際,又時不時停下旋轉幾圈,研磨著那花心深處的大肉棒,爽得我大呼叫好。

柔兒的動作優美之餘,那雪白堅挺的秀美雙乳,隨著胴體的升降而在我身上滑動,惹得我的性慾更加高漲,乾脆一口含住了一個微帶香汗的紅葡萄,輕吮慢吸著。

「喔……少爺……別……啊……啊……柔兒……受……不了……了……嗯……」柔兒尖聲叫了起來,興奮無比的她,屁股坐下的頻率卻是越來越快,越來越重。

這胸前兩顆紅葡萄是美少女的強烈性感帶,我的挑逗手法又是師傳親傳的醫術中學來的,可是少爺百戰百勝的法寶,小小柔兒怎麼能抵擋得住。

我不捨地吐出了漲大了一倍的乳珠:「乖乖,讓主子來。」說完,大肉棒不離開蜜穴,同時我幫助美少女躺了下來,雙手抄起她雪白的大腿努力日著。

美人兒嬌吟聲再起之時,再望望一直看著的小美人們,眼睛已是紅得厲害!我知道該是快快轟垮柔兒的時候了。當下不但插得更猛,也讓陽具增大了不少。

「美、美……死了……嗯……好……麻、好美喔……好舒……服啊……嗯……好好舒服啊……嗯……好酥……嗯……哦……哦……嗯……插……愛死了……哦……嗯……柔兒……啊……洩……洩了……」

隨著幾聲大叫,聽到小穴「滋!滋!」兩聲,美少女小嫩穴的陰精潺潺而流,也如同以往一般在我的繼續狠頂上百下之後,柔兒爽得昏暈了。

我一把抓住了跪在一旁的甜美少女小燕,就著沾滿柔兒淫水的大肉棒又「滋!」的一聲刺進了她火熱的狹小後庭。

「啊……好漲……好……大……主子……輕……些……」雖然蜜穴早已濕膩,但小小的菊花卻還有些幹幹的,幸好小燕和其他美少女每天都有清潔潤滑後庭的習慣,一個狹緊的菊花穴,被她們養護得跟前面蜜穴一樣讓我流連忘返。

感受著後庭菊花緊緊籀住,我努力開墾著腔道的面積,一邊喘著氣道:「小寶寶……主子很久沒肏你了,是不是不想了啊?」

「哦……沒……有……主子……啊……小燕……燕……只是……喔……不……適應……嘛……」

美少女在說話中,已經漸漸開始往後動起來,小燕媚眼含春轉過頭來望向我,雪白的身軀、嬌美的面容和淫蕩的姿態,使我的鮮血更加沸騰如火,狠狠進出著翹跪在面前的小美女的菊花小穴。

「唔……好爽……哎喲……主子……嗯……哎……唷……嗯……哼……哥哥……嗯……真兇猛……嗯……用力……嗯……快……嗯……嗯……我愛死……你……嗯……」說著說著,美少女搖起雪臀,配合著我的衝擊,將肥臀直往後送,並努力把頭往後轉,將小香舌伸入我的口中,供我吸吮她口中的津液。

除了胯下肉棒大力抽插、嘴中吸吮著她的芬芳,我還一手搓揉著形狀完美的嫩乳,一手伸到小寶貝的蜜穴,扣挖她濕淋淋的相思豆,用盡一切法子來讓她舒爽。

如此高難度的完美配合,只有我才能做出來。

如此一來,小燕的肥臀乃至全身蠕動得更厲害,忍不住叫得更厲害:「嗯……嗯……好……哥哥……嗯……嗯……我……好……美喔……嗯……全身上下……都給……主子……了……嗯……小穴……哦……美……嗯……好棒……嗯……我好爽……哦……太好了……美了……嗯……」

猛然間,舒服得上了天的小美人兒,拱動著兩片雪白的臀肉緩緩倒下——她的高潮來了。

只覺得小燕直腸裡面如同嬰兒的小嘴,緊含著龜頭,出口的菊花蕾也一張一合緊緊咬著大肉棒,讓我再也不想忍的猛挺幾下後打開精門,趴壓在美少女身上,陽精火熱的射在她菊花穴裡。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發現我和她的身軀上,已經全是汗水,由此可見剛才的激烈程度。

連戰兩女後的我也有些疲倦,還想在小燕溫膩的胴體上休息一下,就被嬌呼不依的小麗、蓮兒、蘭兒扳過我的身子。

然後小麗低頭含著有些疲軟的陽具,纖纖玉手也配合揉捏著;蘭兒用滾燙的嬌軀四處摩擦、按摩著我;剩下的蓮兒卻甜甜對我笑著,伸手讓我摸向了她的絕美雪白肥臀。

「小妖精,你不是說父母教了禮節嗎?怎麼這麼著急?」美少女性奴組都是我最喜愛的美人兒,而我最是禁不起自己心愛女人們的挑逗,下一刻,手指已經伸到蓮兒的蜜穴之中,感受著那裡傳來的強勁吸引力。

「不啊……不一樣……人家和幾位姐姐等久了嘛,十幾天都沒有……那個了……人家想要嘛。」小美人的嘴和她的臉蛋一樣甜,輕輕扭動欲迎還休的樣子,簡直能讓她的男人我瘋狂起來!

「那也不管主子受不受得了嗎?」

「沒有啊,主子你是金剛之軀嘛,哪會抵不住?」蘭兒的小嘴已經湊了上來,堵住了我的嘴巴。

這場盤腸大戰足足進行了兩個時辰,直到最後梅開二度的蓮兒被我弄得雙眸爽到流淚不已,我才將陽精再次射進了她狹緊的小穴之中。

害羞的大美人兒一直躲在浴室裡不敢出來,直到聽見我們歡愛的聲音結束後好一會兒,源兒才悄悄走了出來。沒想到一出門就看見盤坐在榻上的我朝她眨著眼。

源兒嬌羞地爬上床依偎在我懷裡時,身子還是有些發抖。「乖乖,不習慣和妹妹們一起?」

「嗯……源兒還怕主子的身體受不了。」

「沒事,少爺我這方面可是天下無敵……不過,還是等來日再吃我的乖寶寶吧。」

源兒嫵媚的一笑,隨即輕輕把我按在了床上躺下,美妙的胴體緊貼著我,陪我一塊兒進入了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