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母女被神棍騙色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0)

志明,那你要小心一點喔,我會去幫你求的,bye-bye!」

小真說完掛上電話,就又馬上打電話去她媽媽上班的地方。原來是志明在營區站晚上衛兵時,都會聽見一些奇怪的聲音,心裡直發毛,所以要小真幫他求個護身符,因為小真也不太懂這類的事,只好打電話給媽媽說明事情的原因。

「小真,我同事說那個道士蠻厲害的,地方在淡水,我們就這個星期天下午去好了。」媽媽說。

「好啊!謝謝媽媽,妳真好!」小真高興的說著:「媽媽再見喔!」

好不容易等到了星期天,由於小真的爸爸到香港出差一個月,沒辦法一起去,小真和媽媽就搭捷運到淡水站,再坐計程車往目的地出發。坐了近半個小時車程,終於到了。那是靠近海邊的一間兩層樓的民房,周圍沒有什麼房子,最近的鄰居也離這裡有500公尺遠。兩人走了進去,裡面就像一般的住家一樣,有兩個人坐在沙發上,看起來像是母子,應該也是來求事情的。

小真和媽媽走到空沙發的位置坐了下來,沒多久從客廳旁的房門走出來一個男人,中等身材,170公分高,大約四十歲左右,看到小真她們就問說:「妳好,妳們是要來找大師問事情的嗎?」

「對,我是要求平安符和問運勢。」媽媽回答著。

「那妳們先坐一下,大師在幫人算命,還要等他們母子算好才換妳們。」這個男人指著他們母子說著,說完,這個男人就又走了進去,並把門關上。

等了將近一個小時,終於換小真她們了。

「好了,兩位進來,現在輪到妳們了。」剛剛問我們的男人站在房門口揮手說著。

進去房間後,小真看到一座神壇,牆上掛著很多神明的圖像,還有一些看不懂的文字,另一個角落有張辦公桌,那邊坐著一個戴眼鏡的老人,應該是大師吧,胖胖的,留著不算長的鬍子,大約五十歲吧,因為大師是坐著所以不知道他多高,小真和媽媽就在辦公桌前坐了下來,而帶她們進來的男人把房門關上後就站在老師旁邊。

「妳們好,我姓陳,叫我陳伯或大師都可以,請問貴姓?」大師用著低沉的聲音說著。

「大師,我姓李,這是我女兒小真。」小真她媽媽客氣的說著。

「這是我的弟弟小陳,他說妳們要來求平安符和問運勢是嗎?」大師指著站在旁邊的男人說著。

「是的,大師,因為……」小真她媽媽把求平安符的原因說一遍,也順便希望大師能幫小真算算運勢,就在她媽媽敘述的同時,大師的目光轉到小真身上,打量著眼前這位小美女,還不時看著小真的胸部,站在旁邊的小陳也是對這兩位美女級的母女目不轉睛的上下欣賞著,小真的媽媽也是長的很漂亮,雖然已經快四十歲了,由於平時常去做全身美容,保養的不錯,看起來只像三十齣頭,和小真一樣有著修長的身材,唯獨胸部較為豐滿,兩人看起來就像姊妹一樣。

大師在聽完小真的媽媽說的情況後,就從抽屜裡拿出一些符,用紅包袋裝好後拿給小真,還教她要告訴我這些平安符的用法。

大師接著開始算著小真的運勢,他在看完小真的生辰八字後,又叫她將手伸出來,大師沉穩抓住小真柔細的玉手,隱約撫摸著細緻滑嫩的皮膚,看了好一會,才略為不捨的放開,然後皺著眉頭說著:「小真在之前的運勢都還不錯,但在這兩年可能比較不好,尤其是年底……」

小真的媽媽緊張的沒等大師說完就問說:「啊!大師,你說小真年底會發生事情!」

「嗯!沒錯,是年底,恐怕會有血光之災。」大師仍然皺著眉頭說著。

這下連小真也開始膽心了,趕緊問著大師該怎麼辦,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避開呢?大師看到她們焦急的模樣,知道眼前這兩位大小美女已經相信他的話了,心裡也開始盤算著該怎麼讓她們乖乖的自動獻身。

「辦法也不是沒有,只是需要花幾個小時作場法事,不知道兩位能不能配合。」大師問著她們。

「大師,時間上是沒問題,你是說我也要參加嗎?」小真的媽媽疑慮的問著。

「對!其實主要是妳身上的晦氣影響了妳女兒,所以小真的災禍才會揮之不去,甚至有生命上的威脅,我想,應該是妳曾參加喪事或到過不乾淨的地方所導致的。」大師用肯定的語氣說著。

小真的媽媽心想可能是真的,在二個星期前由於鄰居的老婆婆去世,她出於好意,一有空就跑過去幫她媳婦的忙,有時還陪她守靈,會不會是這樣被髒東西」煞」到。於是馬上問大師法事該怎麼做,大師告訴她首先要淨身,就是先柚子葉的水把身體洗乾淨,然後再穿上作法事用的黃袍,而且裡面不能穿任何衣服,因為原先穿來的衣服一樣帶有晦氣,也要在法事中祭除。

大師說完就叫小陳帶著小真母女往另一個房間,那是在客廳的另一邊,房間裡的地板上全部鋪著塌塌米,有幾個好像是打坐用的墊子,還有一座小的神壇,裡面有個隔間的浴室,這時,小陳從架子上拿了兩套黃色像浴袍一樣的薄衣服,叫她們洗好後要穿上,浴室裡有整桶柚子葉的水可以取用,在身上穿的所有衣物要摺疊好帶出來,小陳說完話就走出了房門小門。

小真母女想著,既然來了,乾脆把事情處裡好,免得害到小真,兩母女就拿著衣服進到浴室裡沖洗了。

過了十多分鐘,小真母女洗好了,穿上黃袍把腰上的帶子繫好,抱著今天穿來的衣服走出去,一踏出浴室門口就看到大師和小陳已經在房間裡頭了,他們兩人頭上綁著紅帶子,裸露著上身,穿著寬鬆的長褲,兩人在小神壇上擺設東西,看到小真母女走出來,小陳叫她們把手上的衣服放到神壇桌上,這時,小真母女倆開始覺得臉紅,有點不好意思,因為她們折好的衣服最上面放的是胸罩和內褲,但也來不及藏了,只好照做把衣服交給小陳放好。

大師和小陳看到桌上小真母女倆的胸罩及內褲,心裡一陣喜悅,這兩位美女身上除了那件薄薄的黃袍外,裡面是一絲不掛的軀體,加上黃袍胸口處開岔的問題,使她們沒辦法將胸部完全遮住,兩母女的乳溝若隱若現,如果再把黃袍脫掉…想到這裡,他們下面的雞巴已經慢慢在充血了。

「妳們過來,盤腿坐好。」大師指著塌塌米上的兩個墊子說著。

小真和媽媽乖乖的坐在墊子上,小陳拿了兩碗的水,說這是符水要先從體內清除晦氣,必須全部喝光,小真母女倆也不疑有他的喝著,大師和小陳相互看著,嘴角上露出了些許的微笑,原來她們喝的不是符水,而是加了足以讓人渾身發熱、激情忘我且無色無味的催情劑。

她們喝完後,小陳將碗接過來,這時大師也開始口中念念有詞的說著咒語,並繞著她們母女走,手上拿著一個大碗,另一手拿著柚子葉沾著碗裡的水,輕輕的甩向她們母女的身體,邊走邊唸邊甩著水。

小真母女兩也聽不懂大師在唸什麼,認為可能是某一種咒語吧!

「把燈關暗一點,太亮她們會分心。」大師向站在神壇旁的小陳說著。

小陳就走到門旁,轉了轉開關,室內燈光變的昏暗,看起來暈暈的,大師又邊走邊唸邊甩著水,但是水越甩越多,尤其是胸前,小真和媽媽的衣服已經濕的貼在兩個渾圓的乳房上,兩個乳頭更是明顯,大師和小陳真是越看越興奮,下面的大雞巴已經挺立起來了,還好房間的燈光較暗,沒有注意是看不出來的。

這時小真和媽媽開始覺得身體發熱,乳房覺得有點漲,陰戶也慢慢感到有點癢,身體開始些微晃動,眼神變的模糊,眼睛也半閉著,大師知道藥效已經開始了,可以進行下一步的動作。

「李小姐,這樣功效好像還不夠,妳們是不是會覺得頭暈,而且身體怪怪的」大師對著小真的媽媽說著。

「對……對啊!怎麼會……會這樣,大……大師,那應……該怎麼做呢?」媽媽因為頭暈且渾身發熱,所以說的有點口齒不清、有氣無力。

「那是因為剛剛喝的符水已經在妳們體內產生清理作用,但因為跟外在的符水無法作結合,所以妳們才會覺得不舒服,唯一的方法就是把黃袍脫掉,讓這些加持過的符水能直接滲入皮膚,內外並進,才能達到結合的神效。」大師假裝認真的解說著,但眼裡還是看著那對慢慢忘我的母女。

「喔……好……好吧!」媽媽用半瞇的眼神說著,小真母女已經頭暈的根本不曉的大師在講什麼,也不知怎麼回答。

大師向小陳使了個眼色,小陳趕緊走過去幫她們母女把身上黃袍脫下來,她們也是迷迷糊糊的配合著小陳,自動把雙手舉高,方便小陳的舉動。

就在小真和媽媽衣服被脫光的同時,大師和小陳不自覺得深吸了一口氣,「好美的身體」兩人看著眼前坐著如出水芙蓉般的美女,一絲不掛的盤坐著,像供品一樣,等著大師和小陳隨時享用,小真清秀的臉龐,嬌嫩般的乳尖在飽漲微紅的乳峰上,令大師垂涎三尺,巴不得馬上放進嘴裡細細品嘗,而媽媽柔嫩細膩、光滑曲線的胴體,加上豐滿的胸部,早已讓小陳快要腦部充血。

雖然大師知道他們母女已經快無法控制自己了,還是邊走邊甩水的觀察著,因為沒有衣服的這道防線,而催情劑的作用讓也她們變的更為敏感,大師所甩下來的水,直接的滴落在她們的肌膚上,嬌軀像觸電似地抖顫了起來,就像千百隻手在她們身上碰觸、遊走著,兩人臉上變得紅潤,呈現出一種迷醉的神情,身體不斷的晃動著,她們的眼睛也在此時忘我般的閉上了,大師眼見時機已經成熟,開始動手解著腰帶。

「對了,為了讓效能可以快速內外結合,必須運用推拿來做輔助……」大師話還沒說完,就已露出他的啤酒肚和早已堅挺的大雞巴,一順手就把小真推在榻榻米上,雙手馬上握住兩粒粉嫩有彈性的乳房,緊緊的揉弄著,並用舌尖挑逗著小真的乳頭。

這時小陳見到大師已開始動作,也三兩下的把自己的褲子脫掉,雙手扶著小真他媽媽的肩膀,馬上就往嘴巴親了下去,媽媽被不斷地強吻著,早已沒有反抗之力,反而自動吐出舌頭配合著小陳,親吻了一會,小陳站了起來,馬上就將那按耐已久的大雞巴抵柱媽媽的嘴唇上,媽媽本能的張開嘴把雞巴含了進去,開始輕輕的吸吮起來,小陳也立刻感受到雞巴上傳來的溫暖,興奮不已,馬上抱住她的頭前後抽插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