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情俠女13-15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

第十三章

好像整個人都還沉浸在那無與倫比的美感當中,秦夢芸幽幽甦醒,只覺渾身上下嬌慵無力,每寸肌膚都似還茫酥酥的,這才發覺自己還癱在香公子的懷中,兩人都是一絲不掛,下體甚至還緊緊地啜吸在一起哩!

回想起昨夜那前所未有的快樂,秦夢芸又羞又喜,在之前那嘔吐異感難消,當真以為自己懷了孕,又恨又怕又不敢面對,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甜的時候,她可是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如此有幸,能夠嘗到如此美妙難言的滋味。

整個眼裡都是香公子熟睡的樣子,那張臉是如此的不起眼,一點兒特徵也沒有,平平凡凡的,好像在路上走著走著都會看到相像人兒似的,偏偏床笫間的功夫卻是如此厲害,令秦夢芸差點以為,自己是真的成了仙呢!

看著他的睡臉,愈看愈離不開目光,秦夢芸只覺滿懷的喜悅愈來愈滿,完全無法抒發,情不自禁地便在他臉上輕輕地吻了一口。

一口下去雖沒弄醒這香公子,但秦夢芸直到此刻才發覺不好,自己不但失了身,還爽的一蹋胡塗,還在他懷抱里香甜地睡了這麼久,直到這時候還舒服到不想要離開他,若是香公子已經清醒,自己這一個情不自禁的吻,完完全全暴露出自己對他的愛意,他也不用藉此要挾,光只是在這裸裎相對的情況下調笑她幾下,那可真夠她羞的了。

縴手輕輕撐在床邊,想要撐起自己身子來,偏偏卻是一用力就全身發酸,每一寸肌膚都好像還沒休息夠似的,四肢都使不出力來,腰間、股內尤其酥軟酸疼,在在提醒了她,自己昨夜究竟是爽到什麼程度。

心思突地一轉,秦夢芸喜容頓斂,她差點兒忘了,昨夜顛倒瘋狂之際,她連花心都給他采了,怪不得會泄的那般舒服,到現在還渾身乏力,若是香公子有一絲歹意,現在的她只怕功力已全盤被他吸干,成了個廢人;而他之所以沒讓自己爽到脫陰而亡,會不會是因為食髓知味,嘗到了秦夢芸胴體那特異的吸引力後,想要徹底控制她,好讓這天香國色的絕艷女子,變成香公子洩慾用的玩物呢?

強忍著嬌軀的酥酸麻疼,秦夢芸閉目運功,但運功之後的結果卻令她更是難以相信:她不只沒有被吸去全身功力,反而功行順暢,無論提氣、運行或收功,都比以前還要沉穩有力,前幾日運功時幾處阻礙難行的經脈臟腑之處,此刻也都清爽順滑,再無半絲阻礙,她的功力好像比來到此處之前,還要更進步多了。

這不可能啊!先別說盪魂散藥力去除不久,她的臟腑脈絡處還有幾分傷害;光是昨夜那樣狂亂宣淫,連花心都被採取,陰精更是狂泄不休,爽到整個人都昏暈了過去,別說連她都感覺到已被他採補了,就算香公子完全沒對自己下手,光是那樣歡淫之下,這種縱情聲色的方式,與自己走名門正宗路子的內功大有不合,無論如何自己的造詣也該會退步不少的,怎會有現在的不退反進呢?

知道全部的徵結都在眼前熟睡的香公子身上,但她現在酥軟到起身不得,又捨不得叫醒他,就好像秦夢芸之前的感覺一樣,對這人她竟是什麼辦法也沒有。

在心中輕吁了一口氣,秦夢芸特意放輕了身子,不弄醒他,整個粉雕玉琢的胴體嬌軟地偎依在他的身上,還甜蜜地輕輕挪移,好讓自己能更緊貼他的肉體,更徹底地表現出對他的臣服和愛意,享受他的溫熱和體貼。

以現在的狀況來看,香公子雖是占有了自己,但他對自己並無歹意,她也沒必要多所戒備,更何況……想到這兒秦夢芸差點又全身發熱了,自己不僅武功不如他,昨夜又被他玩弄的欲仙欲死,到現在還起身不得,現在的秦夢芸對他真的是服服貼貼,就算香公子不使出那足令任何女人都為之情迷意亂的「迷情眼」,只要他稍微有點兒意思,秦夢芸都會乖巧地任他施為,恣意憐愛玩弄,這是否就是被男人征服了呢?

慢慢地閉上了眼,秦夢芸直到此時才發覺,昨夜兩人真的搞的太過火了,竟連收拾都沒收拾一下就相擁入睡,別說了汗水了,光是兩人激情交歡時溢出的汁液,此刻還半濕半乾地沾黏在緊緊吸啜的臀股之間,可真是羞死人了。

偏偏一想到這兒,秦夢芸的身體彷佛也回到了昨夜的激情之下,差點兒又有水要流出來,此刻的她別說是起身拭擦那激情的痕跡了,光是保持著不動,好不讓穴里的汁液溢流出來,就已經夠嬌羞無倫的秦夢芸好受啦!

感覺到身下的香公子肌肉微動,知道他已快要醒了過來,秦夢芸這才發現,自己的手不知何時已滑到了他身上,正無意識地在他胸口輕輕畫著,想要縮手卻已經來不及了,她索性將一雙小手全貼了上去,慢慢地感受著他那肌肉的熱力。

慢慢地張開了眼睛,香公子面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眼前這美女是如此嬌痴,瑞雪般白皙的肌膚透出了含羞的暈紅,嫩紅的嘴角逸出了一絲嬌俏的笑意,眉梢眼角春意盎然,印在他胸口的縴手更是溫熱微汗,顯見生意盎然。

現在的秦夢芸渾身都充滿了青春的生氣,完全不像之前來山時令人心痛的樣子,當時那微帶憔悴、眉黛含愁的憂鬱之氣,彷佛像太陽下的露水般全盤蒸發,現在的她恍如脫胎換骨一般,神態是如此俏麗可人,笑顏是如此清秀柔媚,雖是全身都黏在他身上,卻仍不敢看向他眼睛的那股嬌羞,更透出了無比魅力。

其實,在秦夢芸還沒清醒之前,香公子老早醒了,只是他看看了甜睡的秦夢芸後,又閉上了眼睛裝睡。

以前當淫賊的時候,弄過了怎麼算也算不清那麼多的女孩子,從來沒失風過,香公子自有一套保身全命的行事守則,即使是山居了這許多年,也不曾放下。若是一夜風流之後,還和女孩子睡在一起,最重要的事就是千萬別讓她醒時發現自己正在看她,裝睡的同時還要保持醒覺,萬萬不可掉以輕心。

即便是性愛風流的女人,對自己的枕邊人仍是極為重視,但若身邊人已經醒來,女人多半都會對自己的心思有所保留,不至於展現出來,只有裝睡之下,才能看到她們不留意間暴露出來的真心。

在秦夢芸醒來的時候,香公子表面上裝成熟睡未醒,實際上卻是戒慎小心,眯著眼兒偷偷看她,完全不敢放掉任何一個表情,原該冷靜的心裡卻是七上八下,這秦夢芸不但生的極美,同時骨子裡也透出一股纖細嬌弱之態,比之一般美艷佳人還要令人心動,任何男人見了都要心生憐惜,想施毒手都下不了手,連他精修數年、古井不波的心裡,也忍不住起了憐愛之意,絕不想讓她受到一點兒傷害。

原本他還心有惴惴的,當秦夢芸俯身輕吻之時,香公子的心頓時也懸到了喉頭,這樣的親昵並不表示危機已經過去,反而代表狀況才剛要發生!若她真有異念,這一吻極有可能就是絕斷之意呢!

雖然心中忐忑不安,但當秦夢芸閉目運功後,嬌軟痴纏地挨在他身上時,香公子的心才算放了下來,她的手雖是貼緊自己胸口要害,只要起意提氣即可傷人,身下的香公子絕逃不開來,只有運功硬挨的份兒,但香公子卻是滿懷安然,心中滿滿的都是得意:此時的秦夢芸眼中春潮流淌,眉宇之間儘是滿足紅暈,顯然她的心思已全然被昨夜的歡愉所占據,對他正當愛欲情濃,再沒有半絲敵意。

「舒服嗎?」

「嗯……」手掌心輕輕在他胸口貼著、微微地滑動著,像是要確認他的肉體一般緩緩而動,慢慢地滑到他脅上,臉蛋兒也熨上了他胸前,秦夢芸好像很舒服似的,貼緊了他再不想離開,從他胸前透出來的聲音甜甜軟軟的,「舒服到頂……簡直舒服死夢芸了……好香公子,你怎麼會這麼厲害的?夢芸真像是整個人都升了天一樣……」

「在床上不要叫的這麼疏遠,」很舒服似地輕吁了一口氣,連動都不想動,就這麼任由秦夢芸撫摸著,香公子嘴角也勾起了微微的笑,「公子長、公子短的到外面再說,在這裡要叫的親蜜一點……」

「討……討厭啦……」嘴上是這麼說,可聲音里連一點點怨氣都沒有,只像是少女對心愛的情郎撒嬌一般,「占了夢芸那麼……那麼大的便宜,你還……還要夢芸親蜜的叫你……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不想叫嗎?那實在太可惜了……」

「不要這麼說嘛!我叫就是了。」秀髮在香公子臉上微微一拂,秦夢芸嬌笑地對正了他的臉,櫻唇微顫,嬌滴滴地輕語著,「好哥哥……親親哥哥……這樣行吧?」

「這樣當然好啦!」笑意更濃,舉起手來親昵地為秦夢芸整了整沾在臉頰上的秀髮,香公子輕輕地轉換了話題,「昨晚給占了那麼大的便宜,現在你還敢正對我的「迷情眼」嗎?不怕我再「吃」你一次?」

「昨晚雖給你「吃」的腰酸骨軟,可是啊……」將臉蛋兒貼到了香公子嘴上,秦夢芸的聲音與其說是言語,還不如說是嬌軟的呻吟。

「夢芸從沒試過這麼舒服的,好像整個人內內外外的都被清洗過一遍,到現在還沒力氣起身呢!就算……就算夢芸不願意,如果你硬要……用迷情眼或什麼手段也罷,反正夢芸還軟在床上,一件衣裳都沒有,也只有隨你亂搞的份了。」

最後幾句話說出口來,秦夢芸不只是放低了聲音,整個人還在香公子身上輕輕磨蹭著,就好像這幾句話只是口頭上的假撇清,現在的她正向他撒嬌獻媚,滿心渴求著香公子再一次的雨露施與似的。

輕輕揉了揉秦夢芸纖柔的髮絲,兩人相視而笑,香公子湊近了臉,在秦夢芸的額上頰上輕輕磨挲著,「那你運過功沒有?氣息流轉還正常吧?」

「嗯?嗯……」想不到他會主動提這話題,還在這耳鬢纏綿的時候,秦夢芸真的有點氣他岔開話題,她都這麼脆弱地任他宰割了呢!「剛剛運過……可是……」

「嗯?還有不舒服的地方?」

「不……不是,」看香公子的臉上飄過一絲緊張神色,秦夢芸心下微甜,看來果然和她所想的一樣,他必是在自己身上施下了手腳,好讓她功力復原,連經脈內臟被盪魂散破壞的傷處都加速癒合了。

「一點不舒服也沒有,可是……夢芸也不知道怎麼說,照夢芸的內功路子,像昨晚那樣……那樣瘋的狀況下,功力怎麼可能不退步呢?而且……而且夢芸連……連花心都給你采了,丟的一發不可收拾……弄得整個人都暈陶陶了,怎麼會……我還以為自己瘋成那樣,又感覺到被……被你採補……還以為自己的內力會被吸走呢……」

「下乘的採補之術才是損人利己,」香公子微微一笑,看來是放心了許多,「光是采吸異性陰氣,功力不會有多大進步;上乘的技巧則是陰陽相成、合籍雙修,彼此都有助益。我既捨不得用下乘技術弄你,夢芸你又是天賦異稟,精元對陰陽合修之法大有助益,自然一兩次便能功行圓滿,治癒體內傷勢了。」

「那……那可真要謝謝你了……」心中的甜蜜真不知該如何形容,秦夢芸將香公子摟得緊緊的,聲音比方才還要甜膩得多,「可……可是……夢芸想……夢芸還想再「修」上一回,好哥哥可……可願意嗎?」

「你想不修也不行,」故意裝出了一個邪邪的笑容,香公子再忍俊不住,手輕輕勾上了秦夢芸的纖腰,惹的她輕吟幾句,整個人都軟在他胸前,「我說過了我是個淫賊,而且是忍了很久剛破戒的淫賊,蘊積了這麼久,當然都要「發泄」在夢芸你身上了……你就算想逃,也逃不出我的魔掌呢!」

感覺到他的手又在使壞,秦夢芸嚶嚀了幾聲,眼中波光流淌,舒服地幾乎要失控,差點要忍不住主動撩撥他來,偏偏香公子選這個時候抱起了她,坐了起來,輕輕地在她昨晚纏綿中被吻到微腫的櫻唇上揩了幾下,「昨晚忙了一夜,總算是先喂了你下面那張嘴……現在該是喂飽上面這張小甜嘴兒的時候了。」

給他這一提,秦夢芸才發覺,昨夜如此顛狂縱情,她的確也是餓了,怪不得到現在還沒有力氣呢!

雖是已結了合體之緣,又舒服到像是身心全被征服,但秦夢芸的羞赧之意還是有的,若要她這樣光溜溜地給他抱著走來走去,甚至連早飯都沒辦法自己走去飯桌上,那可真是羞死人啦!她嬌軟地在香公子懷中輕扭著,縴手輕輕在他赤裸的胸口推了幾下,「讓……讓夢芸下來……夢芸還沒穿衣裳呢!」

「你以為……你還有必要穿衣裳嗎?」

聽的羞紅過耳,秦夢芸心中卻是又酥又喜,聽他的話意,似是要不論日夜,只要有意就和她盡情淫樂。雖說生性風流,但秦夢芸終是出身正派,原不喜歡這般狂淫濫交、日夜宣淫的手段,但他所帶來的快樂實在太過強烈,美的秦夢芸只要一想起來便是綺念滿身,全身好像都熱了起來,真是再也沒有一點自制力了。而她這樣的熱力四射,正親蜜地抱著她嬌媚裸體的香公子自然不會感覺不到,他低下頭來,在秦夢芸額上輕輕一吻。

「光是說話而已,你已經開始熱了,這麼急怎麼行呢?」

「唔……討厭啦……」軟綿綿地嬌語著,秦夢芸想起了隨身包袱里的寶貝兒,臉蛋兒不由得羞的更紅了,「先放……放夢芸下來,好哥哥……還是讓夢芸穿衣吧!到時候,夢芸還有……還有好東西要給你看呢!」

感覺今兒個從早上以來,自己就從來沒從臉紅耳赤的窘狀中解脫過。香公子一改先前連眼睛都不看向她的冷待模樣兒,好像要補償她一般,一整天都緊緊摟抱著她,和秦夢芸親蜜愛憐,全沒一點兒離開。

原還以為香公子破戒之後,憋了這麼久,對雲雨之事自是渴望至極,接下來必是將她抓的緊緊的,夜夜索求不已。

偏偏這香公子啊!說他不好色嘛!秦夢芸可真的是一整天都沒辦法穿上衣裳;要說他好色如命嘛!香公子又不急著占有自己,只是親親蜜蜜地摟著抱著,無時無刻地說著私情話兒,逗的她暈紅滿臉,忍不住和他頭臉親親昵昵的,便已經滿足了似的,甚至沒趁著美女在懷的時候上下其手加以輕薄,溫柔地一如家人,弄得秦夢芸連心裡都暖洋洋的,舒服地好像整個人都沉在幸福裡頭,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了。

也不知這樣溫溫暖暖、舒舒服服地過了多久,好不容易一偏頭,看到了外頭的月光,秦夢芸才嬌羞地發現,自己竟這樣赤條條地過了一天,嬌滴滴地只知偎緊了身邊的男子,完全不覺時光流逝。

反正和他睡都睡過了,就算現在這樣赤裸相對,其實也沒什麼,但真正教秦夢芸羞的臉紅過耳、不敢抬頭的是,她直到此刻才想起來,昨夜兩人狂歡之後,累到什麼也沒整理就睡了過去,今兒個又是直黏在一起,甜蜜地宛如新婚夫妻,別說床上的痕跡了,自己體內只怕還留著昨兒的汁水呢!

不只外貌聖潔如仙,自身也一向好潔的秦夢芸,只要一想到自己竟會完全沉醉在他的懷抱當中,弄的渾然忘我,連清潔自己這麼重要的事情都忘的一乾二淨,就羞的想鑽到地裡頭去;再加上不去想還好,一想起來,穴內深處那被精水灼燙過的地方,就好像是又想被燙一次似的熱了起來,那股強烈的渴望,比之前被盪魂散激發出來的慾望還要強烈百倍,弄得秦夢芸嬌軀不安生地微扭起來。

「別……別纏夢芸了……」嬌媚地吻了他一口,秦夢芸媚的眼兒都像要流出水來一般,「讓夢芸沐浴吧!等洗的乾乾淨淨的,再來陪你嘛!」

「洗的乾乾淨淨,那當然是要的,」完全不肯放開秦夢芸發燒的胴體,香公子的笑意聽起來又邪又壞,聽的秦夢芸又羞又喜,「不過呢……那也要我們先洗個美酥酥的鴛鴦浴才是,你說對嗎,我的好夢芸妹妹?」

原先也知道,多半自己逃不過這好色傢伙的手掌心,其實秦夢芸事先也猜得到,兩人上過床之後,這大淫賊多半會想和自己鴛鴦共浴,在浴房裡盡情淫玩自己的肉體,只萬萬沒想到竟會這麼快而已。

若是換了上山之前的秦夢芸,可能還會含羞帶怯地婉轉推拒,但自從一夜風流之後,加上一整個白天的親蜜行徑,秦夢芸芳心裡頭好像有一個聲音在喊著,要她忘卻所有的矜持,完完全全地將自己交給他,盡情地享受愛欲之樂。她軟綿綿地在香公子臉上甜甜一吻,嬌滴滴地呻吟著,「好……嗯……好啊……」

雖是給他抱進了浴房裡,任他上下其手地為自己擦澡,一點一點地搓揉著她的冰肌玉膚,含羞帶怯的秦夢芸,心底卻是愈來愈甜。

這香公子嘴上說要和她大洗鴛鴦浴,還特意裝出個又邪又淫的聲音,惹的秦夢芸心旌搖盪,還以為一入浴房之後,他會怎麼樣胡天胡帝,弄的她嬌態畢露呢?沒想到香公子此時倒君子的很,雖是一絲不掛地和她共入浴池,雙手更是一處不饒地擦洗過她每一寸胴體,連那昨夜被他弄的激烈無比,到現在還有點兒腫的小嫩穴也不放過,但他的手法卻極有節制,不只是溫柔輕巧而已,那手法甚至令秦夢芸感覺到,他真的只是想幫自己好好洗個澡而已,對自己像是一點兒意思都沒有哩!

香公子雖是專注地為秦夢芸拭擦嬌軀,無所不至,觸手處卻是輕柔纖巧,像是怕一用力就會弄壞了這千嬌百媚的佳人似的,完全不像是已經和她在床上顛鸞倒鳳過,倒像是個頭一回嘗到此味的少年般小心翼翼,連一點多手都沒有。

對香公子還不能算是熟識,少女的羞赧加上俠女的矜持,讓秦夢芸原還嬌羞推拒著,但一來香公子的手段著實不弱,二來兩人早已有了肌膚之親,還被他一整天都摟摟抱抱的,秦夢芸的芳心早被他的親蜜憐惜給融化了,口頭上雖還有拒卻之意,卻是半推半就地就軟了下來,任他為所欲為。

他的手法雖是溫柔無比,下手間全不帶半點色慾味道,但秦夢芸床笫經驗雖不少,卻是頭一次和男人共浴,芳心早亂成了一團;加上面對的又是曾令自己欲仙欲死的男子,雖說他不帶色慾之思,秦夢芸心頭卻難免有所綺念,加上香公子的確仔細,竟連秦夢芸那羞人的蜜穴都輕柔溫雅地洗著,像是要一點一點地確認昨夜的風流痕跡。

當香公子的手指頭滑入她嫩穴的當兒,秦夢芸渾身一震,眼前差點兒就茫茫然起來,強自克制才把那股想要嬌聲呻吟的衝動壓抑下來,心頭卻不禁一陣又羞又喜的感覺掠過:你把我洗的這麼乾淨,果然是要來弄我的!

這感覺是如此甜美,就好像她正期待、正渴望著一般。一邊想著一邊秦夢芸便臉紅了,身體也好似起了反應,慢慢地溫熱起來,若非兩人正浸在溫熱的池水當中,她的嬌軀發熱只怕瞞不過他呢!

心頭微微一動,羞的差點要鑽進池底去,雖說嬌軀發熱可以推說是水溫的關係,但他的手指正仔仔細細地在她的穴內輕擦慢揩著,秦夢芸穴內汁水已忍不住溢流,那津液是如此黏滑柔膩,和池水全然不同,豈能瞞的了這精明的大淫賊?偏偏香公子明知秦夢芸體內春心蕩漾,手上卻一點不停,仍是以那溫柔的手法為她擦洗,甚至連句輕薄話兒也不說,熬的秦夢芸差點兒忍不住要開口求他。

好不容易等到香公子停了手,秦夢芸已是媚眼迷茫、渾身酥軟,偎著香公子的胴體幾乎已完全沒了力氣,靠著他抱才不至於滑進水裡頭去。她不由得有些兒生自己的氣,她到底是怎麼了?香公子明明是君子般地純為自己擦洗,手腳都是規行矩步,間中連句輕薄點兒的話也沒有,卻是自己不爭氣的慾火如焚,情不自禁地渴望著再一次的情慾交融,薄羞微嗔的秦夢芸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怎麼了?夢芸妹子,你身上好熱、臉蛋兒也好紅喔!是不是浸太久了?要不要出去休息一下?」

「討……討厭……不用啦……」

不聽還好,一聽到香公子的話,秦夢芸竟連氣都氣不起來了,內容雖是關心備至,語音卻是輕薄淫邪,甚至連手指頭都故意留在嫩穴口上,有一下沒一下似有若無地輕觸著,完全不像方才那麼溫柔,擺明香公子已經知道秦夢芸體內情慾泛濫的妙況,只是慢慢地撩撥著她、挑逗著她,想看看這美貌俠女會怎麼投降而已。

「真的不用?」

「嗯……」眼兒微瞄著他,衝著正打量著她的香公子又嫵媚又嬌羞地一笑,秦夢芸一雙嬌巧纖細、白玉雕就般的纖美玉手,已經緩緩貼上了他的身體,順著他的身形線條慢慢地滑動了起來,「該……該輪到夢芸幫……幫好哥哥洗了……」

享受著秦夢芸縴手稚嫩嬌甜的擦洗方式,還有她乳燕投懷般,嬌軀在自己身上熱情又嬌羞的摩挲,香公子好整以暇地欣賞著秦夢芸那慢慢蘊起嬌紅的肌膚,不覺間他的手已移到了秦夢芸粉背上頭,順著她濕滑的肌膚,緩緩滑到了她纖腰上去。

也不知是那個秘密竅穴給他觸著了,秦夢芸只覺胴體難以抑制地嬌顫起來,喉間更已發出了誘人的嬌吟,原已經波濤泛涌的體內好像被鼓起了海嘯一般,衝擊的她差點要忍不住嬌羞和矜持,差點就脫口而出主動求歡了。

偏偏她的雙手,現在正珍而重之地捧著那令她魂牽夢縈的肉棒,正珍惜而甜蜜地輕輕揩洗著,強烈的愛意反倒阻住了秦夢芸降伏的腳步,那棒子美的讓她差點想一口含住,以種種手段將它吸到最粗最長,看看能把自己征服到什麼地步。那肉棒在她的服侍之下,已漸漸有昂首之態,但在秦夢芸春心蕩漾的媚眼裡頭,那可愛的肉棒現在可還不夠粗長、不夠偉大哩!怎麼可以這麼快就向他要求呢?

縴手輕觸愛撫之間,香公子的肉棒已慢慢硬挺了起來,那強壯的挺拔,在秦夢芸那慾火泛濫的眼中,真是可愛極了。

秦夢芸再也忍耐不住,纖指從輕輕圈著肉棒上下微套,變成貼的愈來愈緊,連掌心都嬌稚地捧了上去,一雙玉手上下舞弄之間,那肉棒已興味盎然地挺直了,纖纖玉指間傳上來的熾熱,就好像和她體內那股火遙相呼應著,內外夾擊著秦夢芸僅存的一點兒矜持,令她媚眼如絲、暈紅滿頰,連呼吸聲都似帶著些許媚意一般。

再加上到了此時,香公子也出了手,雖沒用上威力最強的迷情眼,但他的手指頭不知何時已滑入了秦夢芸的股間,掌心輕輕地貼上她的隆臀,著手處用力雖似不強,玉股當中卻是極有感覺,就好像他正大力地揉抓著自己的圓臀般,力道直達心底,酥的令秦夢芸再也沒有辦法專心舔吸著香公子的大棒子。

「唔……喔……哎……別……別弄……弄那裡了……唔……」也不知從何時開始,秦夢芸已經沒辦法讓自己好好服侍那美妙的肉棒,香公子的手好像正操控著她的胴體,想要她爽她就爽如登天,想要她疼她便疼入骨髓。

還不只如此而已,這香公子連力道都收發由心,似乎連秦夢芸的身體感覺都在他掌握之中,每每秦夢芸已舒服透頂,美到差點要泄了的時候,香公子的手便緩了下來,讓秦夢芸猶如從半空中墜下,在她嬌媚的不依聲中,又被他的手慢慢送上半空中去,熬的秦夢芸神魂顛倒,什麼也看不清了,只知軟癱在他身上,整個人似再沒一點兒力氣,玫瑰色的嫩頰甜蜜地揩貼在他賁張的肉棒上頭,不住嬌聲媚吟著。

「哎……哎呀……好……好公子……好哥哥……親親哥哥……唔……求……求求你……放開手干……干吧……夢芸……哎……妹妹受不了了……」

舒服地浸在池中的熱水裡,香公子鬆弛地倚著池壁,雙手輕輕地分開了秦夢芸發顫的玉腿,令她嫩穴大開,慢慢地觸到了他的大腿上,只聽得秦夢芸一聲又羞又喜的甜美尖叫,一股汁水已迫不及待地流了出來,傾盆大雨般淋打在那大肉棒上頭。

順著秦夢芸的渴望,香公子彷佛要一口氣令秦夢芸崩潰似的,讓她的嫩穴口兒在肉棒頂上輕磨了幾圈,弄的她軟語相求,差點沒當場哭叫出來的當兒,香公子抬著她玉腿的雙手猛地向下一放!

秦夢芸事先完全無法預料,他竟會這麼重的來上一下,她的嫩穴當場就完全給沖開,被那昂揚的大棒一舉頂進花心,登時快感猶如火山爆發般在秦夢芸每一寸神經、每一寸肌肉、每一寸肌膚,好像每一個毛孔都在瞬間歡叫起來,舒服的令秦夢芸渾身僵硬,窄緊的嫩穴雖遭這般勇猛破關,但不知是否因為先前已被弄的汁水淋漓,她竟一點兒也感覺不到痛,全身都被那強烈的歡樂撐的滿滿的,再容不下其它感覺。

一瞬之間,秦夢芸的饑渴已完全被充實,還滿脹到令她差點「吃」不下去,舒服的根本叫不出來,秦夢芸白眼一翻,登時失了魂魄,美的立時軟癱,花心在那美妙的灼燙當中完全開放,像是張饑渴無比的小嘴兒般,緊緊包裹住那灼燙的肉棒,甜蜜無比地連吸帶啜、吻個不休,像是再也不肯放掉的樣子。

香公子那肉棒不只粗長而已,更有一番妙處,肉棒上頭火熱難挨,比之女體濃烈的熱情還要灼燙不少,交合時更是快感連綿。在香公子的百般挑逗之下,秦夢芸原已經被逗弄的快泄了,再加上最脆嫩的花心處緊貼著這股熱烈的灼燒,登時激的秦夢芸嬌軀一顫,一股陰精已美滋滋地噴泄出來。

雖然秦夢芸一觸之下已是兵敗如山倒,陰精如泄洪般猛地泄出,頓時美的渾身發酸、嬌吟不已,但香公子才剛動手,正是如日中天的當兒,秦夢芸茫然之中,只覺花心處又一陣甜美的顫抖,他的肉棒口處如長虹吸水一般,似有若無地啄吸著她,那滋味秦夢芸前頭雖經受過,但此刻的滋味之甜美,卻又更勝一籌,舒服的秦夢芸一陣陣像要斷氣般的嬌吁輕喘,花心處迷醉似地更加包緊了他。

也不知這樣在高潮中沉醉了多久,秦夢芸才微微地醒了過來,她登時發覺,香公子仍緊緊地插在她裡頭,動也不動,而她雖已高潮,嫩穴處卻仍緊緊地、軟黏甜美地吸吮著那肉棒,愛不釋手地再也不肯放開,完全一幅欲求未足的浪樣兒。

一邊在心中又羞又喜,秦夢芸心中一甜,她也不是初經人事的雛兒,不會不清楚,男人若是硬挺著不動,明明插進了穴裡頭去,卻沒有動作時,會有多麼難受;而香公子現在雖仍挺著,卻是動也不動,非但沒有一點想催她的動作,甚至連雙手都只是在她纖腰上輕輕揉弄,像是要安撫她那被過於強烈的快樂衝激的酸軟的纖腰,分明是憐惜她弱質纖纖,不肯趁她爽的快暈去時強攻猛打、徹底征服,而是體貼地等著她回復過來。

心頭充溢的甜美讓秦夢芸再也忍不住那股衝動,情迷意亂地主動吻上了他的嘴,連小香舌都稚嫩地輕吐出來,勾起了他的舌頭,慢慢地舞動著。

「好……好哥哥……親親哥哥……」軟綿綿地呻吟著,秦夢芸微微地仰起了臉兒,才剛高潮過的她格外嬌媚,暈紅的雙頰襯著春潮流淌的媚眼兒,纖細嬌嫩的肌膚每一寸似都噴發著令人心蕩的媚氣,「快……快來吧……夢芸……夢芸要你啊……」

「受得了嗎?」雙手貼在秦夢芸水滑的纖腰,輕輕一帶,讓秦夢芸軟軟地偎在懷裡,香公子俯下頭去,溫柔地在她紅艷的唇上輕輕舐了舐,輕吮著秦夢芸殷紅柔潤的櫻唇,連語聲都似柔了幾分,「會不會疼?」

「不……不會……」微微地咬了咬牙,秦夢芸輕輕地呻吟著。怎麼會不疼呢?香公子的肉棒是那麼粗長壯碩,和他比起來,秦夢芸以前挨過的,都不過是孩子玩意,給那大棒子一下子狠狠地破了開來,直達花心!

原來在強烈的快感之下,痛楚是那麼微不足道,但現在的她可感覺到了,嫩穴完完全全給撐了開來,好像什麼屏障都給他破了去,不只是大張時撐開的痛而已,光是那劇烈的磨擦,裡頭都還有些微微麻麻的疼哩!如果不是泡了一會兒,身體該是習慣了些,光是磨擦的痛楚,只怕都要讓她皺起眉頭來了。

可痛雖是痛,微微的不適卻更難掩心底的渴望,秦夢芸極其渴望香公子的強猛攻勢。她倒也不純然為了肉慾之歡而已,這幾天下來的相處,秦夢芸有些感覺,這香公子雖然老是神神秘秘的,好像完全令人無法測度,但在她看來,那卻不像是故作神秘,更像是香公子在矜持著,有些什麼東西死埋在心底,始終不肯解放出來。

以秦夢芸所想,大概也是因為這緣故,才讓香公子年紀輕輕地便隱居此處,不管江湖事,否則無論武功頭腦,這香公子都該算是武林中第一流人物,比之她見過的幾位名門正派掌門人物,都還有過之而無不及呢!

想是這麼想,秦夢芸可是一點也不願意,把他再弄到江湖上去,這人實在太過神秘、太過難以預估,一旦再入江湖,他若有心為惡,江湖中必是風雲狂飆、難以收拾,秦夢芸可真不知,到時該怎麼辦才好呢?

不過現在的秦夢芸最擔心的還不是這個,以她的估計,自己雖已嘗到了前所未有的歡快,對他而言卻不過是牛刀小試而已,秦夢芸的心中又是好奇又是渴望,一旦當真使出全力,真不知她會被這香公子搞成多麼爽快哩!

雖對自己這香艷的想頭微有羞意,但不過一夜之歡,她的身體似已被香公子重新開發過了,對床笫之歡比以往身負盪魂散之毒時還要來的渴求,肉體的歡快是如此難來抗拒,令秦夢芸不禁馳想著,若他真的全力以赴,自己是不是真受的了呢?如果真受不了的時候,他會不會不管自己的抗議和柔弱無力,在自己身上狠狠發泄呢?到時候只有任憑宰割的她,又會承受到多麼狂野放浪的快樂呢?

愈想愈羞,但也愈想愈舒服,秦夢芸早已下了決心,今兒個一定要趁共浴的美妙情況下,盡情的奉獻自己,勾起他徹底的獸性慾望,讓他壓倒性地將自己的身心全盤征服,就算被搞到骨頭都酥掉也是心甘情願。

「這樣不好喔!」眼中微露訝色,香公子似乎也沒能預知,今天的秦夢芸竟會如此嬌媚淫浪,她似已完全擺脫了俠女的矜持,完完全全任由體內的慾火擺布,變成了對性愛再無抗力的惹火尤物,明知他實力過人,絕非她承受的了的,還敢招惹。

以香公子的經驗而言,方才那一下強攻,雖是一下子直搗花心,便夠讓她美爽爽了,但她那嬌嫩的美穴,一下子受到如此強烈的攻陷,應該是蠻痛的,再經不起任何狂風暴雨侵襲,所以他雖是慾火未消,也不願趁著秦夢芸癱軟之際硬上。

光看現在的她,不過是被香公子在穴裡頭微微一頂一磨,便已眉目微蹙,連嫩穴也似畏疼般地縮了幾下,就知道她表面上逞強,裡頭實際上可還疼的緊呢!

「才剛剛那一下,夢芸妹子已經美到丟了精,要是我真的再搞下去的話……」

「沒……沒關係的……」甜美地吻上了他,秦夢芸連哼聲都似帶著媚火,賁張的香峰更是情難自已地在他胸口不住摩弄,「夢芸今天……什麼都不管了……一定要你盡情舒服……唔……好哥哥……如果你真體貼夢芸……就讓夢芸……讓夢芸好好侍候你嘛……夢芸想試試看……你真的……真的不留手的時候……能把夢芸弄成什麼樣子……」

秦夢芸再說不下去了,香公子眼中英氣乍現,帶著一股邪氣,好像整個人都不同了似的,秦夢芸似有所覺,連他的棒子都似脫胎換骨,又粗長了幾分,在花心處一陣若輕若重的頂挺輕揩,頂的她不住嬌吟。

「可憐的小夢芸……」雙手慢慢地,順著秦夢芸完美的曲線滑了上來,又似輕盈又似強力地捧住了她一對柔軟高聳的香峰,秦夢芸只覺胸前一股熱流傳來,耳邊又升起了香公子的聲音,帶著一股解脫了似的淫邪氣息,「我不管了……再不管了……今天我要好好的治治你……真正的全力以赴……不管你再怎麼求饒,也非弄到全泄了才罷休……」

嬌甜地應了一聲,秦夢芸閉上了眼兒,享受著香峰上蓓蕾處被他輕揉緩捻時的快樂,她知道自己成功了,接下來就看香公子想怎麼辦,她唯一能確定的是,今夜的自己再也保不住任何矜持了,他一定會一次又一次地攻陷她,一次又一次地令她慾火焚身,將她送上享樂的天堂,變成完完全全受慾火操控的女人。

好文

1#

wu72257670

1#

wu72257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