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女記者3

2017-02-10     WoKao     檢舉     收藏 (13)

第八章--另一個自我(下)

讓被捆住並蒙眼的蘇小琳清楚地聽著,卡思特在她身旁開始玩弄起白素潔嬌弱可憐的玉體。他小心翼翼地將這純潔少婦的雙腿打開,低頭伸進其兩腿之間的神秘地帶,用舌頭舔玩起陰戶上發亮的陰核,左右雙手則捏住其胸前的乳首來回搓弄。

一陣耐心的愛撫後,醉夢中完全不知道失身危機來臨的白素潔漸漸發出嬌喘般的夢囈聲,下身也開始濕潤起來,慢慢地從微開的陰唇小口內流淌出愛液,D罩杯雙乳的乳頭也徐徐發硬。卡思特見其已漸進狀態,舌尖隨即用力分開花穴的洞口向裡面探索。才一進入,短髮美少婦的全身就不由自主地在睡夢中激顫開來。

白素潔雖已是三十齣頭的已婚少婦,但與丈夫之間的性生活十分平淡,除了正常位外沒換過任何花招。其從小家教也甚嚴,為人更內向保守。由於在大學時代被男人欺騙過感情、還做過人流導致不孕,白素潔對性愛有一定的心理恐懼症。加上她丈夫楊平凡又是個專心教學的老實教師,夫妻感情雖深卻很少做愛。然而這純潔少婦的肉體一旦在高超挑逗下打開,卻盡顯出長年壓抑的本能。隨著卡思特上下不斷的摸索愛撫,白素潔無意識地按照本能淫喘扭腰。

一旁的蘇小琳聽得愣住了,她沒想到純潔保守的白素潔居然會有這麼敏感的反應。雖然她知道白素潔現在處於酒醉的無意識狀態下,可一個人在無意識狀態下的反應往往是其最真實的本性。看來,白素潔實際上屬於那種「悶騷型」的內向美女。只有遇到強勢的男人,才能顯示出其深藏的性愛本能。

醉夢中的白素潔臉色潤紅、呼吸急促,口中不斷呼喊起丈夫的名字。此刻這位純潔的美少婦以為一切都是酒醉後的春夢,完全不知道正被一個陌生男人玩弄著。看見白素潔錯將他當成了其老公,卡思特決定將錯就錯,讓其在夢中好好享受一次真正的性愛。他雙手時輕時重地握住白素潔的雙乳把玩著,胯下異常粗長的巨根則雄赳赳地摩擦起這少婦下身的花穴洞口,讓愛液粘滿龜頭後開始慢慢插入。

就在剛才用舌尖探索時,卡思特已心中暗喜--因為白素潔的花穴與蘇小琳一樣也是天生名器!不過,蘇小琳是頂級棒的「千條蚯蚓型」名器,而白素潔則是略微遜色的「鱉型」名器,但已屬非常難得!

蘇小琳的小穴內壁上有像一窩蚯蚓蠕動般的褶疊,能從各個角度纏繞住插入的男根連綿蠕動,就算不進行抽插運動,插入不動就能感受到強烈的刺激。尋常男人一插入就會忍不住射精,只有性技和耐力出眾的男人才能盡情享受此等寶穴。

白素潔的花穴陰道口非常小,肉棒很難插入,但只要插入後就會從內部擴張收縮,將比陰道粗大得多的肉棒都吞下去。插入這類名器的肉棒像被用膠水粘在陰道內一般,技術差的男人無法抽插,只能任由花穴像鱉一般咬住肉棒不放直到射精。

「鱉型」名器的缺點是入口太窄,裡面卻又很深。如果插入的肉棒不能到達深處就不能使擁有這一類名器的女人得到真正的快感。白素潔過去的兩個男人都做不到這一點,所以這位三十齣頭的純潔少婦實際上從未體驗過真正的性愛快感。

卡思特玩過許多女人、更玩過有著各類名器的美女,經驗豐富的他用正常位將胯下巨根一點一點地挑逗著白素潔窄小的花穴洞口,龜頭撬開入口緩緩插了進去。接著腰身向下一壓,戰矛般雄壯堅挺的巨大肉棒就猛地一下深插進一大截!

醉得不省人事的白素潔在夢中發出一聲尖細的悲鳴!但悲鳴中帶著被男性生殖器官侵入花穴深處從未到達領域的強烈快感!白素潔天生的「鱉型」名器立刻本能地發揮奇效,陰道迅速擴張收縮地緊緊咬住巨根不放、並貪婪地將巨根未插入的部分往花穴裡吞食。強大的吸力下,卡思特乘勢追擊,將被這純潔少婦的名器緊緊咬住的巨根向最深處開始連續重插!

「啊!老公……今天你好神勇……插得好深……好舒服……」

斷斷續續地說著夢話,以為在和丈夫做愛的白素潔完全不知道此刻將巨大肉棒插進其花穴最深處的人是卡思特。從未感受過如此充實快感的美少婦在自然反應下挺起腰迎合著卡思特的侵犯,在直頂花心的巨根的摩擦和刺激下忘情地擺動著身體,扭動的幅度越來越大,口中發出的浪叫聲也越來越響!

卡思特那根異常粗大的巨根實在太過粗壯,一般的男人有了他這般的巨根反而難以運用。但配合著他漁盡環球美色的性技,這根巨根成了讓無數美女為之瘋狂的惡魔兇器。和與蘇小琳、張月仙性交時一樣,卡思特的巨根無法整條插入白素潔的花穴,卻已最大限度地插滿了其體內,並以各種節奏和技巧插得其欲仙欲死!

一個清純的正統派東方美女在無意識狀態下被幹得風情萬種的樣子實在令人興奮,睡夢中的白素潔完全出於自然反應的浪叫聲讓一旁聆聽的蘇小琳詫異得難以置信。如果不是親耳聽到,蘇小琳實在難以想像內向文靜的白素潔會有這麼狂亂淫蕩的一面。看來,白素潔的內心深處和她一樣,都有不為人所知的另一個自我。

唯一的區別在於,蘇小琳內心隱藏的另一個自我是追求背德慾望的自我意識,而白素潔內心隱藏的另一個自我是追求性愛快感的自我意識。

在白素潔的哀憐浪叫和扭動配合下,卡思特改變了體位。他用側交位的姿勢將這短髮美少婦的一條大腿架在他的膝蓋上,從背後抓住其胸前晃蕩不己的乳方用力擠玩,同時胯下的粗長肉棒深深地斜插進花穴,徹底開發其名器的最深處快感帶。

「親愛的……幹我……幹死我……把精液都射進來……讓我替你生個寶寶……」

因年少無知時遇人不淑而導致失去生育能力的白素潔在此刻睡夢中被幹得真情流露呼喊著。尚不知其秘密的蘇小琳聽得面紅耳赤,已知其秘密的卡思特則從眼中露出一絲同情之色。與張月仙不同,白素潔是個值得他同情憐愛的女人,而且有著只比蘇小琳稍遜一籌的愛玩價值。但同情歸同情,色中老魔狠插猛抽的速度仍越來越快。

很快,白素潔發出一聲絕叫,陰道裡猛地一陣抽搐,渾身抖動著在昏睡中達到了從所未有的性高潮!卡思特追擊般加速抽插起來,巨大龜頭的前端硬是擠進子宮口,顫動著將一股濃濃的精液一滴不剩地直接射進純潔少婦的子宮深處!

第九章--黑暗中的調教

聽到身旁的白素潔在醉夢中發出的絕叫聲,還有卡思特低沈的悶吼聲,以及男女肉體結合到高潮時「撲哧!撲哧!」的強烈射精聲,新婚女記者蘇小琳知道--這位自己敬如親姐的純潔少婦被色中老魔佔有了!還被內射了!

一種既憤慨又詫異、羞怒中卻又帶著點莫名其妙羨慕的複雜心情湧上蘇小琳的心頭。雙手被綁、兩眼被蒙的她處於一片黑暗中,但這種黑暗的環境更醞釀出背德快樂的氣氛。聆聽著平時保守文靜的白素潔在酒醉睡夢中被卡思特幹得淫聲連連的叫床聲,已使黑暗中的她全身都處於極度的敏感和渴望。

三天前那個夜晚在半逼半就下的不倫出軌、隨後幾日的寂寞難忍、之前偷窺張月仙被幹時的興奮自慰、連同現在聆聽白素潔昏睡中失身的淫叫,這種種充滿背德悅樂的因素融合在一起,像化學作用般產生強烈的漆黑慾火燒得蘇小琳的身體內外都滾燙不己。已被追求背德慾望的另一個自我支配身心的蘇小琳,眼下竟然產生了希望卡思特趕快來侵犯自己、玩弄自己、征服自己的想法!

今晚第二次射精的卡思特,此刻心中卻有些矛盾。與先前玩弄妖艷女強人張月仙不同,他對白素潔這位純潔少婦很是憐愛,想乘今晚好好調教其一番,怎奈一旁還有個他更喜歡的極品嬌娃蘇小琳等著他疼愛。

卡思特知道,無論是個性外向活潑的蘇小琳還是性格內向文靜的白素潔都是難得一見的好女人,才貌氣品皆屬上乘,都有被眼界極高的他寵愛的資格。相比之下,蘇小琳是他的首選獵物,白素潔稍遜一籌。要讓她們成為身心都隸屬於他的忠實愛奴,不是僅僅佔有她們的肉體就可以辦到,要對她們的身心都展開調教。

把別人的愛妻、而且是才貌雙全有著相當道德觀的女人調教成忠實的愛奴,是個既充滿樂趣又要花費不少時間精力的遊戲。這種遊戲的過程與結果同樣刺激,要慢慢享受才能品味出樂趣。卡思特今晚佔有白素潔只是先品嚐一下這個純潔少婦,他不急於馬上就展開對其的調教。畢竟,他最喜歡的還是蘇小琳。

卡思特也想過同時調教蘇小琳和白素潔,但他明白現在還不到時機。要真正調教白素潔必須在其意識清醒的時候進行,可白素潔今晚能如此毫無反抗地失身於他完全因為酒醉昏睡。如果其醒來發現自己失身於丈夫以外的男人,以其性格搞不好會尋短見的。要調教其,不能操之過急,還要等更合適的機會。

至於張月仙則只是一頭淫賤的母狗,只配用來發洩獸慾。對於張月仙之流的女人,卡思特在玩過後就轉手送人或丟棄掉,根本沒有慢慢調教並收為私寵的價值。

「好了,小琳,我的小寶貝,讓你久等了。忍得很難受吧?我現在就來安慰你。」

緩緩把胯下異常粗長的巨根從白素潔令人憐愛的嬌弱玉體內抽出,卡思特挪動身子壓在一旁已慾火焚心的蘇小琳驕軀上,細膩地用舌頭和雙手刺激起她的全身。

此時的蘇小琳渾身肌膚像熟透的水蜜桃般粉紅髮熱,胸前一對碩大的F罩杯天然巨乳在情慾下漲得更為飽滿,兩顆乳首更硬硬地挺立起來,白皙的手臂被綁在身後更添受虐美感,修長的大腿不斷交搓在一起摩擦著下身騷熱處。

卡思特以超常的耐心慢慢而細膩地愛撫遍了蘇小琳全身上下幾乎每一寸嬌嫩的肌膚,尤其對於她兩腿之間的神秘三角地帶,色中老魔更是細心地舔了又舔、摸了又摸。嘴裡被勒住布條的蘇小琳發出支吾不清的喘息聲,渾身觸電般一陣陣扭動,雖羞澀無比卻無意識地張開大腿歡迎卡思特向自己女體的深處探索。

在黑暗中,雙眼被蒙的蘇小琳看不清眼前的一切,身體卻清晰地感知到卡思特玩弄自己的每一個細微動作。她突然回想起卡思特那根猶如惡魔兇器般的巨根,現在的她實在太渴望被這巨根深深侵犯的美好感覺!雖然這意味著她將再次身不由己地出軌,但是即將再次背叛丈夫的內疚感反而使她的心頭慾火燒得更厲害!

愛撫了一陣新婚女記者的下身,卡思特又轉攻起她上半前的天然巨乳。色中老魔先是把臉埋入她的雙乳之間輕咬乳尖,再挺起胯下的巨根夾在乳溝中握住雙乳搓弄起來。一邊把玩,他一邊低聲說道:「寶貝,用你的嘴好好伺候我的大東西。」

說著,卡思特伸手拉掉勒住蘇小琳小嘴的布條,然後下身向前一挺,被包裹在兩個大奶子裡的粗長肉棒就一下子頂住了蘇小琳的嬌唇小口。稍作遲疑後,無法拒絕的新婚女記者忍住羞辱微張小口,吮住巨大的龜頭開始舔弄。

在三天前的那個瘋狂之夜,卡思特調教過蘇小琳的口技和乳技,之前幹張月仙的時候還讓她在偷窺中「觀摩學習」了女人取悅男人的技巧。此時此刻,下身蜜穴不斷流淌出飢渴愛液的蘇小琳已不能抵抗卡思特巨根的魔力。她的技巧雖仍顯得有些生硬,卻已全神貫注地投入到服侍這根粗大肉棒的工作中。

慢慢享受著、耐心指導著,卡思特調教了蘇小琳一陣口技,感到這冰雪聰明的女孩在學習性技方面也上手很快,而且對他的感情已有了微妙的變化。只要逐步地全面開發,這極品嬌娃從身體到心靈都將從屬於他,當然這個過程急不來。

「好了,現在試試深喉口交。吸進去,放鬆一點,就是這樣,寶貝你做的真好。」

用和對待張月仙那種女人完全不同的態度,卡思特溫柔而細心地教導著他的未來專屬愛奴。意亂情迷的蘇小琳一時分不清東南西北,真的在此刻把卡思特當成身理和心理上都可依靠的強力主宰,張大小嘴吞入巨根用口唇和舌頭竭力舔弄。

才插了一小半,陽具前端已頂入喉嚨深處。蘇小琳緊緊含住巨根,本能地產生嘔吐反應,好在得到卡思特的指導及時放鬆喉部。緩抽慢送了一陣,卡思特略微加快動作,然後突然一停後猛地拔了出來。接著,巨大的龜頭一顫一顫地將大量腥臭的精液噴灑在蘇小琳不住喘息的臉上和高聳起伏的乳房上。

新婚女記者差點斷氣般急促呼吸著,忘情地一邊喘息一邊喃喃呻吟:「好熱、好多的精液……你今晚已射了兩回……竟然還那麼多、那麼濃,實在難以置信……」

第十章--強姦遊戲

男人一老,就是勃起都困難,更別提射精了。可是已年近七十的卡思特的精力充沛得簡直異常,連玩三位各具特色的美女,他沒有一絲疲憊之色反而越幹越起勁!

做完前戲和深喉口交,蘇小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卡思特將她修長的大腿分開架在肩頭,粗長的巨根前端向下頂住她的小穴陰唇,猙獰的龜頭頂開極度潤濕的花唇插了進去,光是這樣便已刺激得蘇小琳渾身猛地一抽搐。

但是,令卡思特甚是吃驚的是,已意亂情迷得任他魚肉的蘇小琳彷彿忽然想到了什麼,猛地夾緊了矯健的雙腿,硬是不讓他繼續插入,還喘息著說道:「等、等一下!你要我……要我今晚陪你做,先答應我一件事!」

卡思特臉微微一沈,挺了挺下身,把整個龜頭挺進蘇小琳的秘穴中,攪動著不斷流出的愛液,笑問道:「哦?你還有條件?你現在能夠反抗我嗎?」

蘇小琳喉頭頓時發出一陣忍不住的嬌吟。她被蒙住雙眼綁住雙手,而且此刻身心已被背德慾火燒得無法忍受,否則之前不會如此配合地與卡思特前戲。

但即使今晚註定要再次出軌,她都要這色中老魔先答應她一件事,否則她心中實在內疚不安。強忍慾火,蘇小琳咬住下唇輕聲道:「我承認,我現在無法反抗你,但我可以不配合你!你不僅僅只想佔有我的肉體,否則你不必對我那麼溫柔細心!我不知道你在玩什麼遊戲,但想要我配合你的遊戲,你就要先答應我這個條件。」

嘴邊不經然露出一絲既冷酷又欣賞的微笑,卡思特不得不承認他低估了蘇小琳。雖然這極品嬌娃並不知道他是想要把她調教成身心都屬於他一人的私寵愛奴,卻已察覺出他對她的態度與其他女人不同。歎了口氣,卡思特問道:

「好啊,寶貝,你說吧,你想要什麼?寶石、支票、豪宅、還是其它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