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戚照料下的姐妹

2017-05-31     WoKao     檢舉     收藏 (51)

一個偏僻的農村,有一個寡婦,叫何媛,一個人辛苦地養活著兩個女兒,大的叫靜淑,11歲,小的叫靜賢,9歲,兩個人都長得既漂亮又可愛。因為生在那麼偏僻的地方,又是女孩,另外母親也沒有能力,因此兩個人都沒有上過學。

這一年夏天,何媛每天都去地裡幹活,從來捨不得讓兩個女兒受風吹日曬,每天去幹活時,將兩個女兒留在家裡。怕她倆出去被人欺負,每次都將院門從外面鎖上。

靜淑和靜賢都非常淘氣,每天等母親出門後,她倆就無法無天地玩,有時脫光衣服,互相玩小穴,直到玩得精疲力盡才肯罷休。

有一天,他們正在玩耍,聽到外面有一個男人和女人在吵架,女的說話很髒,「我操你媽。」,男人罵道「哈哈,你操我媽?你有操逼的雞吧嗎?我看我操你吧」。

兩個人越吵越厲害,後來在別人的勸說下,終於散開了。可是兩姐妹聽到說「雞吧」,都覺的很奇怪,因為她們只知道有逼,她們倆和她們的母親都有逼,可以什麼是雞吧?而且聽外面的人說只有男人才有雞吧。

從此,「雞吧」變成了她們倆思考和想像的東西了,有一天,她們倆實在是想不通了,就問她們的母親,「什麼是雞吧?是什麼樣子?是干什麼的?」。但是卻遭到母親的一頓大罵。

可是越是想不通,她們就越想知道。靜賢雖然小,但腦子很靈活,突然靈機一動,說「靜淑,舅舅也是男的,要不我們去他家,看看什麼是雞吧」。靜淑立即附和說「對呀,那明天我們就去舅舅家看看,等母親回來我們就告訴她,我們明天去舅舅家,正好好久沒有去那裡了」。

母親從地裡幹活回來,她們就告訴母親,明天要去舅舅家,母親這幾天讓她倆煩死了,老是問「雞吧」的事,並且說起雞吧也勾起了母親對雞吧的思念,因此心情很煩躁,聽她們說要去舅舅家,覺得正好讓自己騷動的心清淨一下,就同意了,不過她哪裡知道她們倆去舅舅家的真實意圖呀。

第二天,兩個人很興奮,早早就起床了,可是母親還在睡覺,等母親起床後,做完早飯,她們吃過後,姐妹倆就想動身走,母親說「我先去地裡摘些豆角,你們給舅舅帶著」。等到半上午的時候,母親摘了豆角從地裡回來,分別用兩個小包放在裡面,說「你們一人拿一包,這樣就不會太重了」。

兩個人拿著各自小包,蹦蹦跳跳地出發了,去舅舅家要翻過一座小山,大約有5裡地。等兩個人興奮地爬到山半腰時,覺得又累又渴。靜淑提議說,「左邊溝裡有泉水,我們先到那個溝裡喝點水,歇一會再走」。

當他們來到溝底時,發現有一個小羊倌正在那裡喝水,有些羊也在喝。小羊倌看見兩姐妹時,心裡就產生了邪念,問到:「你們是不是要喝水呀?用我的水壺喝吧,我剛灌的」。

姐妹倆正愁不知道用什麼盛水喝,現在有小羊倌的水壺,就方便多了,她們接過狂飲一氣,喝得肚子鼓鼓的,再加上已經走了好長時間,現在實在走不動了,將水壺交給小羊倌後,就坐在一個地埂上歇息。

小羊倌就和她們聊起天來,問「你們去哪裡呀」,靜淑說「去山後的舅舅家」,小羊倌問「去舅舅家干什麼呀?串親戚」,靜賢覺得小羊倌為人很隨和,就槍著說「去舅舅家,一是串親戚,二是看雞吧」。就將她們心裡的疑惑都說了出來。

小羊倌看出兩姐妹什麼都不懂,就笑咪咪地說,「看雞吧還用跑那麼遠?我就有雞吧,你們想看嗎?」

姐妹倆一聽,都高興地拍手跳了起來,齊聲說「太好了」。這時小羊倌就靠近兩姐妹,將褲帶解開,將褲子一下子褪到腳脖子,也沒有穿內褲(那裡的風俗習慣,只有女人來例假時穿褲衩,其他時間都不穿)。

兩姐妹開始仔細觀察還軟啦吧嘰的雞吧,不是還用手摸一下,靜淑看了一會說「雞吧這麼小呀,還這麼軟」。小羊倌說「那是因為他餓了,如果他飽了,就會變大。」靜賢說「真的?那他吃什麼呀?」

小羊倌說「吃你們的尿,他就飽了,也變大了」。靜淑就對靜賢說「妹子,我們就正好喝了那麼多,現在也想尿了,我們就尿一潑給他吃」,靜賢說:「好呀」。

可是小羊倌制止了她們要尿尿的動作,說「他只吃熱尿,你們尿出來,就涼冷了,他就不吃了」,靜賢說:「那怎麼辦呀?"

小羊倌說「他要自己進去吃你們的尿,你們同意嗎?」靜淑和靜賢互相看了一眼,達成一致,同時對小羊倌點了頭,然後說「我們誰先來呀?」。

小羊倌將他的雨衣鋪在一塊有細絨草的地上,又將他的衣服脫光了鋪在雨衣上,然後才對姐妹倆說:「你們都脫光衣服,躺在上面,讓他一個人一口地吃,吃你們第一口時,他會咬你們一下,略微有點疼,等吃第二口時,你們就不疼了,還會很舒服」。

(要知道,這個小羊倌是一個孤兒,今年19歲,現在仍然是光棍,不過他用賺的錢,搞過許多女人,沒錢時就操母羊解決生理需要,因此可以說是花叢老手、桿插百逼了,看見這麼可愛的兩個漂亮小女孩,心裡早就興奮得不得了。)

等兩個女孩都脫光衣服,平躺在小羊倌的衣服上,由於雨衣下面有草,感覺很舒服。他們都在等著喂小羊倌的雞吧。

來到院外,發現院門還沒有打開,就更加增加了他們的擔心。二人就從牆頭的凹處翻牆來到院中,聽到屋裡靜悄悄的,就開門進入內屋,當兩人進屋後,但是被炕上那淫糜的景象驚呆了。炕上三人,他們都認識,倆姐妹和她們的舅舅,不過此時都渾身赤裸,舅舅在中間,姐妹倆一邊一個,並且他們的胳膊、腿亂七八糟地交織著。

倆姐妹無毛的小逼縫裡還往外流著黏液,舅舅的雞吧耷拉在兩腿間。看到這種景象,伯、叔二人都懵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同時看看炕上。但他們自己感覺到,自己腿間的傢伙在慢慢地變大。

兩人不約而同地又對視了一眼,又很默契地互相點了點頭。同時伸出一隻手,在舅舅的胳膊上拍了一下,舅舅被驚醒了,睜眼一看,是倆姐妹的伯、叔,同時發現倆姐妹和自己還都赤裸著身子,他不自覺地用手捂在雞吧上,臉上露出驚恐、尷尬的笑容,嘴裡發出:「這……這……」,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伯、叔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因為當他們看到這淫糜的一幕時,那好久埋藏在心裡的邪惡的慾望被徹底激發出來,他們早就想對侄女下手,但沒有下手的原因一是天一黑就和各自的老婆上炕,等做完了就精疲力盡睡著了。

二是怕被村裡人發現,因為這裡比較封建,對男女通姦都不能寬恕,何況這種亂倫的事情?這也是舅舅被發現後尷尬、無地自容的原因。還是伯伯先打破了僵局。

(他在村裡,姦淫了許多婦女,在夏天鋤地時,他還姦淫過去地裡拔草的小女孩,只是女的不聲張,從而別人都不知曉),他說:「這種事情如果傳出去,對誰都不好,尤其是對倆女蛙不好,我們大家都是親戚,也都是長輩,要是被外人知道了,我們就無法在村裡生活了,因此,就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舅舅聽後,特別感動,一邊穿衣服,同時給倆姐妹蓋了一床單,一邊就將自己妹妹為何自殺的原因講了出來。並且說自己今天來了以後,才知道姐妹倆昨天晚上被小羊倌又操了一次。

舅舅覺得呆在這裡心裡別扭,在穿好衣服後,就急忙告別了伯、叔,回家去了。其實伯、叔之所以將舅舅叫醒,就是讓他覺得有失顏面,然後趕回家,這樣對於伯、叔才有機會,總不能當著舅舅的面姦淫自己的侄女吧。這時已經接近中午,伯、叔看了看炕上的侄女們,互相滿意而會心地對望了一眼。伯伯告訴叔叔,先回他家吃飯,等回來再享受兩個侄女。

一是想讓她們休息一會,二是也給她倆帶點吃的回來,三是他們自己也補充點能量,等一會才能更盡情的姦淫倆姐妹。伯伯先走出院門,讓叔叔從裡面閂好門,然後爬牆出來,兩個人來到伯伯家,今天正好伯伯他老婆回娘家了,孩子住校。

因此家裡沒有其他人,將老婆臨走前做好的飯菜熱了一下,伯伯取出珍藏的自己泡製的鹿鞭與虎骨酒,兩個人就吃喝起來,邊吃喝邊談論著侄女的事情,由於這酒的壯陽作用很明顯,何況又談論兩個可人侄女的風流事,不知不覺中,襠間就支起了帳篷。

這時兩人也沒有心事喝酒了,就盛些飯菜,去侄女家了。這時兩人臉都紅撲撲的,腿間帳篷鼓鼓的,反正現在是午休時間,街上根本沒有人。等到了侄女家,為了節約時間,也顧不得一人先進去開門,兩個人都從牆頭上跳進院裡,等進屋後,發現兩侄女還在睡覺,伯伯將侄女們身上的床單掀開,兩具潔白、美麗、赤裸的身體展現在面前。

伯、叔兩人快速地脫光衣服,分別上炕,伯伯來到靜淑旁邊,叔叔來到靜賢旁邊,伯、叔兩人都坐在炕上,分別將她們面對面抱起來,分開她們的雙腿,將那挺直的大雞吧對准小逼,慢慢地將她們往下放,由於在不到一天的時間。

姐妹倆就讓小羊倌和舅舅盡情地操了幾次,雖然小逼略微有些紅腫,但是裡面的淫液起到潤滑作用,一會姐妹兩的小逼就將伯叔的大雞吧套住了,伯叔都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同時她們也被弄醒了,開始還以為是舅舅在操她們,睜開眼睛,看到是伯叔,都以為是在夢中。不過那插在逼裡的肉棒的真實感告訴她們不是在夢裡,而是伯叔真的插在自己的小逼裡。

伯叔看到她們醒了,由於喝了酒,也沒有覺得不好意思,只是說:「你們醒了?吃點東西吧。」姐妹兩也已經很餓了,點頭同意,伯叔就讓她倆,用手摟著自己的腰,開始用勺喂著和自己結合著的侄女,並且侄女每咽一口飯菜,小逼就夾他們雞吧一下,他們就乘機挺動一次,等兩女孩吃完後,他們就開始親吻與自己結合的侄女,同時不停地挺動。

(在這裡說明一下,伯、叔兩人的雞吧很特別,叔叔的雞吧是分杈的,也就是各位狼友看見過的雙槍手,伯伯的雞吧是和狗雞吧差不多,兩頭細,中間粗。)

這時,兩女孩才開始注意到插在自己逼裡的雞吧很特別,靜淑發現,伯伯的雞吧在插入時,自己很脹,當撲嘰一聲進入後,感覺到逼口的雞吧根又很細,每插入一次,就象狗雞吧一樣鎖在裡面,往外拔時,很費勁,也感覺到逼口撐得慌。那邊靜賢,感覺到一根雞吧插在逼裡,還感覺到有一雞吧隨著抽插,在皮眼處磨蹭,增加了舒服的快感。

等伯叔要換姿勢時,將雞吧拔出來,姐妹倆才發現伯、叔雞吧的不同之處,伯伯的雞吧象大型的麥粒一樣,叔叔則有兩根雞吧,看到倆侄女那打量他們雞吧的好奇的神情,伯伯突然想到一種新奇的玩法,他自己躺在炕上,叉開雙腿,先讓靜淑爬在他身上,也叉開雙腿,將大雞吧插入靜淑的逼裡。

然後讓靜賢叉開雙腿爬在靜淑身上,而叔叔則在他們六條腿中間,放了一個枕頭,跪在枕頭上,扶著那兩根雞吧,將一根抵在靜淑的皮眼上,另一根抵在靜賢的逼眼上,先慢慢地插進去一點,然後屁股猛地一挺,隨著「哎吆」、「撲嘰」的聲音,「哎吆」聲是靜淑皮眼被插時感覺有些疼痛的叫喊聲,「撲嘰」聲則是雞吧進入皮眼和小逼發出的。

兩根雞吧分別插入靜淑的皮眼和靜賢的小逼中。伯伯用手摟住上面的靜賢,免得她掉下來,叔叔則摟著靜淑的胯部,開始有節奏地抽插起來。伯伯則隨著叔叔抽插的節奏,挺動著屁股。(啊,壯麗的性交的圖畫呀,我想沒有幾個男人想像這樣的畫面雞吧不硬的,或許有不硬的,那肯定也不舉吧,哈哈)。

這樣玩了一會,就開始換位,靜賢爬在伯伯身上,伯伯將雞吧頭插進去,然後摟著靜賢的腰,屁股一挺,啊,整根大雞吧都進去了,伯伯的雞吧最粗的地方比她們的胳膊還粗,這下靜賢可遭殃了,她的逼比靜淑的小,那麼粗的大傢伙一進去,就鎖在裡面了,開始是撐得疼,後來是脹得慌。再讓靜淑爬在靜賢身上,用剛才同樣的姿勢。

叔叔從後面插了進來,不過這次插的是靜淑的小逼,靜賢的屁眼。在插靜賢屁眼時,靜賢的疼痛比被小羊倌開苞時還疼。在叔叔不停地抽插,靜賢慢慢地適應了叔叔的雞吧插屁眼,她現在感覺特別奇怪,伯伯的雞吧在她逼裡動,叔叔下面的雞吧在屁眼裡動,在適應後她感覺比和小羊倌、舅舅做時興奮。

由於伯伯和叔叔喝了壯陽酒,因此越戰越勇,不一會,就將姐妹倆搞得渾身發軟,如泥一般。這時,伯伯提議讓叔叔躺在炕上,讓姐妹倆面對面抱著,騎在叔叔身上,伯伯扶著叔叔的兩根雞吧,找准了姐妹倆的小逼,讓她們往下坐,當完全吃掉雞吧時,伯伯在後面摟住姐妹倆,前後地搖動。

叔叔在下面真是爽死了,從來沒有插過這麼嫩的逼,而且是雙槍同時插,他隨著伯伯的搖動,不停地挺動屁股,而且越挺越快,越挺越猛,只聽他哼唧一聲,全身變得僵硬,兩只雞吧在姐妹不同的逼裡射出了那滾燙的精液。

這時伯伯的雞吧還硬翹翹的,看了一眼癱軟的三人,然後將姐妹從叔叔身上抱起來,他站在炕上,用雞吧找准姐妹倆的小比,一個一下地進行抽插,抽時略一彎腰,等感覺找到一個小逼,就猛地一挺身子,伴隨著撲嘰(插時)、啵(拔時),撲嘰、啵的聲音,他也要達到高潮了,讓她們保持互相摟抱的姿勢,將她們側身放在炕上,並在她們屁股處墊了一個枕頭。

由於姐妹倆互相摟抱,她們的逼靠得很近,他就跪在後用手扶著雞吧,一個一下開始快速地抽插,剛才站著時因為看不見姐妹倆的逼眼,所以每次都是感覺插到逼裡時才猛插,影響了抽插速度。

而現在,既能看到兩個小嫩逼,又用手控制位置,因此開始快速地乾了起來,終於手不了了,將大雞吧插到靜淑的逼眼深處,射出了他那罪惡的淫液(由於覺得自己的雞吧太粗,才沒有插姐妹倆的屁眼,等她們再長大點再插)。

伯、叔兩人由於喝了藥酒,體力恢復地也快,他們兩一下午不知插了多少次,反正姐妹倆逼眼、屁眼流出的白色液體就沒有停過。等快到晚上時,大家都很勞累了,叔叔就回家了,伯伯回家拿了些吃的,與姐妹倆吃過後,就摟抱在一起睡覺了。

後來,姐妹倆就成了四個人的性夥伴,由於伯、叔經常去姐妹倆的地裡幫助幹活,有時乘附近沒有人時,就在玉米地乾上一炮,姐妹倆在四個人的澆灌下,越來越女人味,乳房也開始變大了,屁股也豐滿了,連小逼都比以前鼓了。

到後來,四個人都知道了彼此的情況,有時碰到時,就一起玩,小羊倌說通了伯、叔,就象倒插門一樣住進了姐妹家,幫著姐妹倆干農活,晚上則盡情地享受姐妹倆那迷人的臀體。

每次四人碰到一起時,伯伯就從家裡拿些藥酒,四人喝了後就開始姦淫姐妹倆,一年後,姐妹倆先後生了孩子,靜淑生了個男孩,叫群生,靜賢生了個女孩,叫群茵(淫),至於誰是爹,沒有人知道。

路過看看。。。推一下。。。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