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激情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0)

第一個是高三的時候,那時我們省高考分數很高,為了考上大學,我遠離家鄉來到了西南一外偏僻的省份,這裡分數低,好考些。就在這我認識了我的第一位女友真真(化名),真真箇子不高,1.55米左右,長發,身材微豐。她也是和我一樣為了考上大學才來到這裡,共同的遭遇讓我們相識了,當時我父母不在身邊,父親有時來看我一下就走,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我一人,她有父母在身邊,但她是一個人住,父母住樓下(一共有三樓),而我正好住她隔壁。當時情況就是這樣。剛開始半年我努力讀書,不問世事,和她每次見面也都是點點頭就過了,她才高二所以不是很緊張。可第一年省里沒讓我考,我只好留下再讀一年。

那年暑假我很苦悶,為的是辛苦那麽久到頭來卻連考試的資格都沒有。暑假裡空閒的時間多了,和她的接觸也多了,只感覺她這個女孩很大方,其它的也沒太注意,真正對她動心的是有一次我們那的人搞活動出去遊玩,幾個人租輛車,可車小,很擠,我和她擠在後排座位上,身體緊貼著身體,我感覺到她肌膚的柔軟,當時我18歲,從沒有和一個女孩這麼近的貼緊過,心一下子就怦怦跳,車突然拐彎,慣性把她更加緊密的貼向我的身體,連她刻意迴避的大腿也和我的大腿緊緊的貼在一起,由於是夏天,她穿著裙子,我穿著牛仔短褲,隔著她那薄薄的裙子貼著她的大腿我那敏感的部位一下子硬了起來,當時我不知所措,生怕被她發現,於是緊緊夾著腿,臉羞得透紅,這時又是一個急拐彎,她一下子沒注意整個上半身都伏在了我的大腿上,我都能感覺到她那兩隻豐滿的乳房,下面更硬了,一下子沒夾住隔著褲子觸到了她的臉上,她急忙擡起身,臉紅紅的,我們都沒說話,終於車穩了,她坐正了身子,可我感覺她的大腿不在刻意迴避我了,還是像剛才車急的時候那樣貼著我,我不動,她也不動,一直到達目的地。

回來後,我們成了要好的朋友,當時還有兩個朋友,也是和我們一樣在那考試的,我們四個經常玩在一起,我時不時刻意開著她和我的玩笑,她不惱,只是笑。有一天中午,我和她單獨在她的房裡聊天,她突然說她要睡個午覺,我說你睡吧,她那時已經和我很熟了,所以也不迴避我,就穿著衣服躺在床上,她說:「你不要走,等我睡著你再走好嗎?我說好,就拿把凳子坐在她旁邊,看著她睡,看著看著,就入了迷,她身上有一股體香,當她呼吸時那股香氣仿佛是從她嘴裡面呼出來一樣,我一下子大膽起來,先伏下身親了親她的額頭,她沒反應,於是我再親了親她的臉,她還是沒反應,我豁出去了,拼著被她罵的危險一下子含住了她的小嘴唇,她還是沒有睜開眼睛,可有了點反應,把側著的臉轉過來對著我,我久久的含著她的柔唇,感覺到她呼吸的急促,她吹氣如蘭,我沈浸在其中,慢慢的,我把我的舌頭伸進了她的嘴唇,她顯然不知所措,只是任由著我妄為,我的舌尖輕輕的攪動著她的舌頭,她似乎有點喜歡,也學著我攪動,我第一次體會到了書里說的溫香軟玉,不知道時間,我們久久的在一起吻著,突然,外面有了腳步聲,我們趕緊分開,有人來了。從那天中午以後,我們心照不宣的確定了關係,只要沒人我們就接吻,就在一起擁抱,可真正進一步的卻是在一個星期以後。

那是一個下過雨的夜晚,10點鐘以後她房間的朋友都走了,只有我和她還在一起,我們在一起瞎聊到11點多,她說她要睡了,我不知為什麼卻還不想走,總覺得心裡空空的,在門口我抱著她久久的吻她,她似乎也捨不得我走,可好像是一種習慣就是覺得我必須走,我倆久久的纏綿,捨不得分開,12點到了,我倆纏綿了近一個小時,都覺得站著累,於是我把她抱著往床邊移,一下子倒在床上,可我們的舌頭還是攪在一起,我壓在她的身上吻著她,身下是她溫軟身子,胸部感覺到的是她的柔軟的乳房,我好奇,興奮,急於想探索她的身體,我邊吻邊移動著自已的手,我的手移向她的胸部,隔著衣服撫摸著她的乳房,她沒有拒決,可嘴裡更加和我使勁的攪動,慢慢的,隔著衣服摸我已經不滿足了,她穿著裙子,旁邊有個拉鏈,我把它拉開,手伸了進去,摸到的卻是她的胸罩,還是不行,我決定換種法子,我的嘴慢慢的往下移,吻向她的脖子,在脖子那裡我咬住她的胸罩帶子想把它們咬斷,她突然笑了,輕聲說:」真是傻瓜,你在做什麼啊?「我說:」我想看看你的胸。「她不做聲,過了一會,說:」那有什麼好看的啊?「,我說我就是想看,可以嗎?她停了會,說好吧,然後就坐起身脫了裙子,我眼前一亮,身邊的她只穿著胸罩和內褲,胸罩小了,包不住她的渾圓的乳房,深深的乳溝展現在眼前,小小的三角褲,還有她那神秘的三角區,我第一次那麽近的看一個女孩的身體,不,應該是近乎裸露的身體,我渾身激動不已,我控制不了自已,一把把她壓在床上,她沒有反抗,只輕輕的呻吟了一聲,我近乎粗魯的把她的胸罩掀起,兩隻手一手抓住一隻乳房,她啊的叫了一聲,說,」輕點,你把我弄疼了。我已顧不上這麼多,我伏下頭用嘴咬住一隻乳房,近乎貪婪的想把它都咬住,可它太大了,我太興奮了,我一隻手揉捏著她的一隻奶子,另一隻奶子就用嘴咬住使勁吸吮,她似乎被弄疼了,忍不住啊的叫了一聲,聲音不大,可在這寂靜的夜晚卻把我們倆都嚇了一跳,我一下子停止了動作,靜心聽外面的動靜,還好什麼動靜也沒有,我吁了一口氣,輕聲說,「你叫什麼啊,當心別人聽到。她嗔怪的說:『人家又不是故意的,都跟你說了你弄疼我了。我說,」那好,我輕點好嗎?沒法,誰讓你這麼迷人呢?「我又一次的把頭埋進了她的乳溝里,哇,好雄偉的乳峰,它是那樣柔軟和富有彈性,我久久的沈醉在其中,我揉捏,我咬,我吸,讓它們摩擦我的臉,久久的含住再鬆開,用兩隻手把它們擠在一堆,欣賞它的偉大,啊,我都不知該做什麼才能完全的占有它,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開始向下發展,我的嘴在向下移動,移向她的腹部,然後是她那神秘的三角區,我慢慢的想去脫下她的三角褲時她抓住了我的手,說」不行,不能這樣,就這樣好嗎?「我不能控制自已,低聲的求她」我只看看,好嗎?就看看而已,「邊說邊用我的嘴在她的身上遊動,她軟了下來,把手鬆開了,我急忙褪下了她的短褲,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她那茂密的叢林區,啊,原來女孩和我們一樣下面也是長毛啊,我驚嘆著輕輕把她的雙腿分開,哇,我從前只在生理書上看到過,可現在卻活生生的呈現在眼前,我看了看自已的,再看看她的,忍不住的進行比較起來,這時她說話了,」看夠了嗎?「」還沒了,才開始,別動,再讓我看看「我邊說邊把頭貼近了她的兩腿之間,我是近視眼,當時沒帶眼睛,所以貼的很近才能看清她下面的構造,可那下面太複雜了,我分不清它們的功用了,不像我的,很簡單,可她為什麼是那樣長得啊,我把手撫在她的陰毛上,輕輕的感受它的柔軟,她似乎有點不好意思了,說」可以了嗎?還沒看夠啊?「我沒說話,忍不住把頭一下埋在了她的雙腿之間,她啊的輕叫了一聲,想把我的頭移開,我使命的緊貼著她的陰戶,她掙扎了一下就隨我了,我用嘴輕輕的吻著她的雙腿之間,也不知什麼部位,用舌頭吸著她的下面,我觀察著她的表情,她閉著眼,似乎很舒服,很樂意我這樣做,我更加放肆了,我久久的吻著她的陰戶,過了一會兒,我累了,然後就躺在她的身邊,我控制著自已,雖然我知道我可以和她性交,但我不敢,在這種非常時刻,我考濾的更遠,如果她要是懷孕了,那我們的前程就將毀於一旦,所以我盡力控制著自已,這時,她突然很害羞的想和我說什麼話,卻欲言又止,我問她,」想說什麼「?問了好幾遍,她才說」你看了我的,我也想看看你的那裡,「我忍住笑,說當然可以,於是我脫下短褲讓她看,奇怪的是她只看了一眼就叫我把褲子穿上了,我問她,」不看了嗎?她說:「不看了」。我問她為什麼,她說:「你那裡好醜,」「哈哈哈」,我忍不住笑起來,「男人都長得這樣,還有誰那裡很漂亮嗎?」又呆了一會兒,我覺得我該走了,一是繼續呆下去我怕我忍受不了,二是怕危險,要是被人發現我和她就全完了。於是我穿上褲子,吻了吻她的乳房,說:「你睡吧,我過去了,」她說好,我小心的打開門,確定外面沒人然後就一溜身進了自已的房間。

看官們看到這裡也許都性急了吧,這麼久了還沒有入港,可我這是在說我的真實故事,這中間絕沒有半點虛假,當時的情況就是這樣,再耐點心吧。第二天起來很晚了,我看到她時已在那看書了,我瞄瞄周圍沒人就一閃身進了她的房間,輕輕的靠近她,她很認真的在讀書,沒發現我,我從後面的把抱住她,雙手掩上了她的雙峰,她嚇了一跳,回頭看看是我就說:「注意點,也不怕被人看見,」「呵呵,我來的時候注意了,周圍沒人,我的寶貝,可想死我了」「瞧你這樣,昨天還在一起了,怎麼就想了」?我說:「你不想我嗎?」「想啊,懶鬼,這麼晚才起來。」「沒法,昨晚太累了啊,呵呵」我嘴裡說著,手卻沒閒著,把那兩隻乳房輕輕的揉著,她站起身,卻不回頭,靠在我身上說:「還沒摸夠啊?」「怎麼摸得夠啊,寶貝」說著我的手就往下移,她穿著休閒短褲,我的手伸進了她的褲子裡抓著她下面的體毛,摸了一會兒手再往下去,在她的陰戶那裡來回摩擦,她好像痴迷了,我觀察到她在呻吟,她猛的回身用雙手摟著我的脖子,把胸緊緊的貼著我,我的手繼續摸著她的下體,她的下體在不斷的扭動,眼神痴痴的,我感覺我的手怎麼有點濕,我停止了動作,問她:「怎麼你下面有水啊?」「我也不知道」她低聲輕語著,對我停止了動作好像有點不滿,我問她「我摸你你舒服嗎?」「舒服」她有點不好意思。我怕來人,不敢和她再纏綿,就強行和她分開了,說:「當心有人」她一下子清醒了,又坐回座位上,拿起一本書來掩飾。

三天後的晚上,天還是那麽熱,大家出去乘涼了,只有我和她沒有出去,我們在一起溫存直到2點多,太累了,昏昏沈沈的睡著了,早上5點多,我醒了,看看身邊近乎裸體的她我的下面硬得歷害,她還沒醒,我把她掰過來,抓著她的一隻奶子親著,下面脹得不行了,頭都有點暈,我脫掉她的短褲,壓上了她的身子,然後分開她的雙腿,折騰了一會兒,可怎麼也找不到入口,我急得不行,下面也越來越難受,這時她醒了,好像有點不太舒服,問我「你在幹嘛呢?」我說「我,我想,寶貝,我很難受,讓我好嗎?」她說「不行,這是你自已說的,怕我懷孕,不能做那種事啊」。我是跟她說過這話,可當時我已經被慾火沖昏了頭腦,不再去想什麼後果了,我當時唯一想的就是怎麼才能進到她的身體里去,於是我騙她說,「沒關係的,你相信我,我只在裡面放一下就出來,不會有事的。」她拗不過我,可能還沒睡醒吧,她閉上眼任由我了,我折騰了一會兒還是找不到口子,這時我的身體都快爆炸了,於是我對她說:「親愛的,幫幫我啊,怎麼進去啊?」她好難的睜開眼,也沒說一句話,然後用一隻手抓住我那一根導引著在她那裡摸索,一會兒她說:「可能就是這裡了,來,用勁」我一使勁,哇塞,真的進去了一點,她臉疼得都變了形,看著她痛苦的樣子,我沒敢再蠻幹,就不動,可又不想出來,當時只進去了不到1/3長,還有大半截在外面,可我已經舒服得不行,我停了一會兒,問她:「你挺得住嗎?」她說:「沒事,來吧,用勁」。我感動得不行,於是慢慢的使勁,隨著我陰徑的慢慢插入,我看著她的身體也在慢慢向上升,我看得出她很疼,當我整根沒入她的陰道時她的頭已懸在了床邊外面,她的長髮拖到了地上,不知為什麼,看著她的痛苦的表情,我突然有一種很興奮的感覺,她的身子越是掙扎,我就越是興奮,她死命的咬住嘴唇不讓自已叫出聲,但還是忍不住叫了兩聲:「哎唷,哎唷」,隨著事情的發展,我下面已經粗到最大程度了,全根沒入時,我不敢動了,只是死命的抱著她,欣賞著她的美態,她那被我壓得變了形了奶子,她那柔軟的身體,她身體內的體溫,她那裡面的柔軟,還有她那痛苦的臉部表情,都深深的刺激著我,使我更加亢奮,我試著抽插了兩下,很緊,感覺她尋陰道壁緊緊的夾著我的那根,抽插時有極大的刺激感,她隨著我的抽插似乎更加痛苦,於是我不敢動了,放著放著,突然一股極大的興奮湧上我的腦袋,而我的下面則感覺有一股熱流似要馬上衝出來了,我很不想出來,可我知道如果不出來的話後果不堪設想,我以極大的毅力猛的拔了出來,就在剛拔出來的那一瞬間,我那裡噴射如注,我一時找不到地方,只有就近地方,我射在了她的肚臍眼上,啊,真舒服啊,我射了很多,那是我第一次射精,在這以前我連手淫都沒有過,真的,所以你們可以體會我當時是多麼的痛快,多麼的舒服,我簡直找不到語言來形容我的感受了。好不容易全部射完了,我一歪身躺在了她的身邊,再看她,仿佛如釋重負,吁的長出了一口氣,說:「看你,搞得我這裡髒死了,也不管人家的感覺,都還沒睡醒就來」,我笑笑,:「親愛的,沒法,實在太難受了,我去給你弄點紙來,你擦擦吧。」說完我就起身給她扯了點紙,她撒嬌說:「不,我要你給我擦。」沒法,我拿紙先把她的肚皮擦乾淨了,再拿紙去擦她下面,我發現她下面濕漉漉的,也不知是她的還是我弄的,陰道口那裡還有一點白色的液體在留出,我一下子很緊張,不知是不是我的精液,我想我是不是抽晚了啊,可我沒敢跟她說,怕她擔心,她果然問了:「有沒有事啊,要是懷孕了怎麼辦啊?」。我假裝很輕鬆的說:「一點問題都沒有,你放心,我是在外面射的,不會懷孕的。」她說她要走了,這時天亮了,於是我說:「注意別讓人看到。」她悄悄的拉開門,跑回了自已的房間。

那天早上後,我很擔心,生怕她會真的懷孕,再以下的日子也一直不敢再和她做那種事,兩人在一起時也只是扣扣摸摸,滿足一下身體接觸。我的這種擔心只到了一個月後,有一天我想摸她下面時她突然說她那個來了,我高興得不行,她莫名其妙,不知我為什麼高興。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