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會同學就是搞破鞋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9)

老婆懷孕了,回了娘家休養,丟下我一個人無聊滴守著這個女裝專賣店。

這一日,我正無聊滴瀏覽著論壇上的帖子,忽然聽到有顧客進店了。隨意的將進來的女人從下到上一打量,還沒看到她的臉呢,我的JJ突然就有了反應!

只見這個女人腳蹬一雙高跟皮涼鞋,細細的拌帶從腳踝一直繞到了她筆直渾圓的小腿處,修長勻稱的雙腿沒有穿絲襪,白嫩的大腿光裸著,她白色熱褲下渾圓的小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線,越發將盈盈一握的小蠻腰顯得細了,她穿著一件藍色大低領的短袖T恤,白嫩的背部也大片的裸露著,薄薄的衣服下豐滿堅挺的乳房隨著她身體的走動輕輕地顫動著!

我邊意淫著邊暗嘆了一口氣,准備站起來招呼她。誰知往她臉上一看我就怔住了!

「肖梅」?我不由得叫出了聲。

這個女人聽到了我的聲音也不由得轉過來看向我,「李輝」?「真的是你嗎」?!

她也驚喜的叫出了聲。這是我已經確定這個渾身散發著性感韻味的女人就是肖梅!

肖梅說是一個天生尤物也並不過份,從我們中學開始同學的時候,她白嫩的皮膚就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朦,彷佛彎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始終都有種很調皮的樣子,她個子不是很高,可給人的感覺卻是修長秀美。對了,就有種83版《射鵰英雄傳中》黃蓉的扮演者翁美玲的感覺!這麼多年了她不但沒變,反而更增加了許多成熟性感的味道。

當年中學快畢業的那一年,我和肖梅有了朦朦朧朧的早戀的感情,那也算是我和她各自美好的初戀吧。只是因為那個年代不像現在這麼開放,我和她最多也只是一起去小樹林中散散步,聊聊學校裡的同學和學習上的事,連手都沒拉過!

(呵呵,我們夠純潔的吧,雖然我那時已經學會了手淫,也大概知道男女之間的一點事,也很想和她嘿咻……嘿嘿……)就在那年畢業考試完放假的時候,我在家裡無意中發現了兩個保險套!估計是爸媽還沒用的,因為連包裝袋都還沒撕。

我心驚膽戰的把那兩個保險套藏在了身上,有了賊心賊膽,也有了作案的工具,我就開始謀算著怎樣利用假期把肖梅辦掉!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一直到我們拿到不同學校的錄取通知書,到我們各自去新學校上課,我也沒找到機會把那兩個保險套用掉!這可以說是我從那時到現在最大的遺憾了。

這時我看著眼前這個深藏心底多年的女人,心裡不由得冒出了許多亂七八糟的想法!(嘿嘿,希望各位狼友們理解)。我急忙把肖梅讓到了店裡套的小臥室中,給她倒上了冷飲,我們邊喝邊細細的聊了起來。原來她從學校畢業之後就回來在我們這裡的小學當了老師,工作時間不長就結婚了,她老公以前是我們這裡棉紡廠的工人,因為婚後她老公一直不求上進,被她給逼著辭了工作,去了礦山上打工,因為礦山上給的工資很高。我也聊了一些我的情況,說到最近我老婆懷孕了的時候,肖梅的神情黯淡了下來。原來雖然她結婚也好幾年了,可是一直懷不上孩子,後來去了大醫院一檢查,結果不是她的原因,而是因為她老公精子存活率低造成的不孕。雖然他們也想了很多辦法,吃了很多藥,可是一直到現在還是沒情況。

我急忙安慰她,告訴她現在醫學這麼發達,只要堅持總會有孩子的。並且我岔開話題說到了我們上學時發生的一些有趣的事,肖梅的心情才好轉了起來。我們倆回憶起當年那段朦朧的感情時,不由得倆人對看的眼神都溫柔了起來。也許從這時起我們倆就對以後的發展有了些許的期待……因為是周末,我店裡來的顧客很多,反正肖梅也是休息,她就邊和我聊天邊幫我招呼著店裡的客人。到了快打烊人不多的時候,我讓肖梅試穿了幾套衣服送給了她。開始她還不想要,結果被我硬塞給了她,我還告訴她女人就要對自己好一點,趁著現在年輕能穿就穿。

我還開玩笑的對她說,看著她現在越發的性感漂亮,都有點想再談一次戀愛的感覺了。結果肖梅聽了這話,頓時臉上紅暈一片,看我的眼神越發的媚眼如絲了。

害的我恨不得當時就把她按倒在小臥室的床上正法了她……晚上關了店門,我帶著肖梅去吃飯。飯間我們喝了不少的紅酒,等到吃完飯回的時候,肖梅已經有點暈暈乎乎了,走路都踉踉蹌蹌的,我只好扶著她打了個的把她送回了她家樓下。

看她還是沒有清醒不能自己上樓去,我只好把她攙了上去(裝什麼好人,其實吃飯時我就想把她灌醉借機狠狠的操了她,以了了我多年心中的那樁憾事……嘿嘿,鄙視自己一個先)。

好不容易把肖梅攙進她家臥室,把她放在床上之後,此時的我已經慾火中燒了!顧不得休息,我反鎖了她家房門之後就急火火衝回了臥室。此時的肖梅臉色緋紅,粉紅的嘴唇微微張著,因為仰躺的關系,她高聳的胸脯越發顯得堅挺!

我把窗簾拉上之後,來到肖梅身邊,迫不及待地撲到肖梅身上,揭開肖梅的T恤往上一拉,肖梅豐滿堅挺的乳房帶著一件白色蕾絲花邊的很薄的乳罩就露了出來,我迫不及待地把肖梅的乳罩推上去,一對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顯露在我面前,粉紅粉紅的小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我按耐不住伸出舌頭在她乳頭上舔了舔,結果肖梅的乳頭慢慢地堅硬勃了起來。

我雙手撫摸著這一對白嫩的乳房,柔軟而又有彈性,我含住肖梅的乳頭一陣吮吸,一隻手已伸到肖梅襠下,在她白嫩的大腿上撫摸,手滑到肖梅陰部,在她陰部用手搓弄著。

醉夢中的肖梅輕輕地扭動著,我已是挺不住了,幾把脫光了衣服,陰莖已是紅通通地挺立著。

我把肖梅的熱辣短褲脫了下來,看到肖梅陰部是一條粉色的絲織內褲,陰阜高高滴鼓著,肖梅的內褲把她的逼縫勾勒的清清楚楚,和她白嫩的大腿襯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

我很好奇怎麼沒看到肖梅的陰毛,就一把把她的內褲拉了下來,結果我看到肖梅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對粉嫩的陰唇緊緊地合在一起。她的陰唇和會陰還有陰阜上竟然連一根毛都沒有!而且更不像是剃過的,因為連毛根都沒有!我竟然有幸碰上白虎!這時我的呼吸越發急促了,我顫抖的手撫過肖梅高聳的陰阜,摸到了她嫩嫩的陰唇,濕乎乎的、軟乎乎的。

我把肖梅一條大腿架到肩上,一邊撫摸著滑溜溜的大腿,一邊用手把著粗大的陰莖頂到了肖梅柔軟的陰唇上,「寶貝,我來了!」一挺,「滋……」一聲插進去大半截,醉夢中的肖梅雙腿的肉一緊。

「真緊啊!」我只感覺陰莖被肖梅的陰道緊緊地裹住,感覺卻又是軟乎乎的,我來回動了幾下,才把陰莖連根插入。肖梅秀眉微微皺起,「嗯……」渾身抖了一下。

肖梅腳上還穿著白色的高跟鞋,左腳翹起擱在我的肩頭,右腿在胸前蜷曲著,白色的內褲褂在右腳踝上,在胸前晃動,一對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顫動著。

隨著我的陰莖向外一拔,肖梅粉紅的陰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陰莖在她的陰部抽送著,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迷迷糊糊的肖梅渾身輕輕顫抖,輕聲地呻吟著。

看著眼前香艷的場面,想著我心中多年的憾事不再遺憾,我不禁豪興大發,緊摟著肖梅的大腿用力將憋的粗硬的陰莖抽插著肖梅的陰道!「咕唧……咕唧……」肖梅的下身水越來越多,陰道又很緊,我一開始抽插就發出「滋滋」的淫水聲音。我的陰莖幾乎每下都插到了肖梅陰道最深處,每一插,肖梅都不由得渾身一顫,紅唇微張,呻吟一聲。

我一連氣乾了一百多下,肖梅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一條腿擱在我肩頭,另一條白嫩的大腿此時也高高翹起了,伴隨著我的抽送來回晃動:「啊……哦……哎呦……嗯……嗯……」

我停了一會,又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再一下插進去,我的陰囊打在肖梅的屁股上,「啪啪」

直響。

這時我看到肖梅已無法忍耐自己的興奮,一波波強烈的快感衝擊得她不停地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啊……嗯……」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上的肉隨著緊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肖梅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著我只感覺到肖梅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隻小嘴要把龜頭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陰莖的拔出順著屁股溝流到了床單上,已濕了一片。肖梅一對豐滿的乳房像浪一樣在胸前湧動,粉紅的小乳頭如同冰山上的雪蓮一樣搖弋、舞動。高潮來了又去、去了又來,也許肖梅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粗長的陰莖用力、用力、用力干著自己。

我又快速乾了幾下,把肖梅腿放下,陰莖拔了出來,誰知我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竟然聽到肖梅突然出聲:「別……別拔出來。」

「啊?!寶貝你醒啦?!來!趴下!」

我這時已經顧不上肖梅是什麼時候醒的,也顧不上她會有什麼反應,就只想著快快射爆她的小穴!於是我就拍了一下肖梅的屁股。

沒想到肖梅竟然順從地翻身跪趴在床上,白嫩翹挺圓潤的屁股,中間兩瓣濕漉漉的陰唇。我把肖梅跪著的雙腿向兩邊一分,雙手扶住肖梅的腰,「撲哧」一聲就插了進去。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肖梅被這另一個角度的進入衝擊得差點趴下。我手伸到肖梅身下,握住她白皙滑潤的乳房,開始快速地抽送。兩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響,肖梅上氣不接下氣的嬌喘呻吟。

終於我在肖梅又到了一次高潮,在肖梅陰道一陣陣收縮時,把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到了她身體裡。肖梅渾身不停地顫抖,趴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了,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她微腫起的陰唇間緩緩流出……一夜的瘋狂,此時我和肖梅彼此一句多餘的解釋多餘的話都不需要了。我軟下去的陰莖剛硬起來,我們倆就又如飢似渴滴糾纏到了一起……一直干到臨晨4點多,我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店裡。

呵呵,沒想到,同學會同學,果然會搞破鞋,希望我和肖梅的這點破事能一直順利滴搞下去!

呵呵,我沒想到能這麼快就又和肖梅日了一次。就在我無聊的在店裡回味著昨天日肖梅的銷魂滋味時,肖梅就自動送上門來了。今天下午她又來到了我的店裡,今天她穿了一件佐丹奴的直板牛仔褲,更顯得一雙腿修長筆直,豐滿圓潤但絕不碩大的屁股鼓鼓的向上翹起,一件深紅色的緊身純棉T恤,更顯得一對乳房豐滿堅挺,腰不粗不細,給人一種性感迷人的媚力。

我看到肖梅的這身打扮,渾身立刻就發熱,眼前浮現出肖梅赤裸裸的撅著屁股,雪白的屁股、高聳的陰阜、粉紅濕潤的陰部、微微開啟的陰唇,我的手不由得按住了鼓起的下體。

我在看肖梅進來之後很快的站了起來,在她身後把門鎖上了,一轉身把肖梅軟乎乎的身子摟在了懷裡,手就伸向了她豐滿的前胸。

「哎呀,你……干什麼?別……」肖梅臉騰一下紅了,一邊小聲說著,一邊推我的手。

「沒事兒,來,上裡邊,來吧……」我連推帶抱的把肖梅弄到了裡屋的床上。

我把肖梅摟在懷裡,手抓住了肖梅柔軟豐滿的乳房,稍一揉捏,肖梅出氣就不勻了:「別……哎……呀!」肖梅扭頭躲著我的嘴:「幹啥呀……」

我手抓住肖梅的衣服往外拽,肖梅趕緊用手攔住:「行了,別……」肖梅臉紅撲撲的,聲音都顫巍巍的。

我的手一邊揉搓著豐滿的乳房,一邊在肖梅耳邊說:「別裝了,來吧!干一下子。」

「不行啊,放開我……」肖梅用力地掙扎,推開我想走到門外去。

「你難道忘了昨晚咱倆是怎樣的瘋狂?」我笑嘻嘻的說,一邊抓住了已經渾身發軟的肖梅。肖梅眼中情慾漸起,任由我的手把她的衣服下擺拽了出來,手伸到了肖梅的衣服裡面撫摸著她嬌嫩的皮膚,我的手挑開她的乳罩,按在了她豐滿柔軟的乳房上揉捏著……「哦……」肖梅渾身微微抖動,出了一口長氣,兩手下意識的扶在了我的胳膊上。

我把肖梅推倒在床上,把肖梅的T恤掀了起來,胸罩推到了乳房上邊,肖梅一對豐挺的乳房顫巍巍的在胸前晃動著,我低頭含住了那艷紅的一點,用舌尖快速的舔著。

「啊呀……嗯……不要啊……」肖梅渾身劇烈的一抖,兩手來推我的頭,卻又是那麼無力。穿著高跟涼鞋的腳在地上不停的顫栗著,下身已經潮濕了。

「來,寶貝兒,把褲子脫了。」我伸手去解肖梅的褲帶。

肖梅此時已經沒有了剛才的矜持,T恤撩起在脖子下邊,一對乳房翹立著,粉紅的乳尖已經硬了起來,牛仔褲已經被我扒到了膝蓋上,陰部穿著一件白色絲織的小內褲,我的手在肖梅陰門的地方隔著內褲揉搓著。

「都濕了,還裝啥呀!來,翻過身來。」我讓肖梅站在地上,翻身趴在床上高高滴翹著屁股,我把褲子解開掏出陰莖,走到肖梅身後,把肖梅的內褲拉到膝蓋,雙手把玩著肖梅渾圓雪白的屁股,勃起的陰莖在肖梅濕潤的陰門一下一下的碰著。

「哼……哼……哼……哎呀……你快點吧!」肖梅怕有人再敲門,輕聲的說。

「受不了了吧?寶貝……我來了!」我雙手扶住了肖梅的屁股,下身用力一頂,「咕唧」一聲連根插入,肖梅雙腿一彎,「啊……」輕叫了一聲。

我一下插進去,手伸到肖梅胸前一邊把玩著肖梅的乳房,一邊開始抽送。肖梅垂著頭,「嗯……嗯……嗯……」輕聲的哼著。我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肖梅的下身也越來越濕,水漬的摩擦聲「

呱嘰、呱嘰」

的不停地響。

「啊……啊……啊啊啊啊……哎呦……啊……」肖梅的呻吟也已經變成了短促的輕叫,頭不停的向上仰著,屁股也用力的翹起著。

「我操……乾死你……」我終於緊緊的頂在肖梅屁股後,把一股股的濃精射進了肖梅的身體裡。

我緩緩地拔出陰莖,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微微敞開的陰唇中間緩緩地流出來……肖梅渾身軟軟的趴在床上,牛仔褲和內褲都掛在腳邊了,粉嫩的陰唇因為高潮充血變的鮮紅,在雪白的雙腿間特別顯眼,臉如紅紙,雙眼迷離,長發披散著,衣服落了下來,可一側的乳房還是裸露著,渾身散發出一種誘人犯罪的魅力。

過了好半天,肖梅才從高潮中回味過來,擦了擦下身和腿上的精液,整理好衣服,說今天晚上她老公要回來了,就先回去了。

我越想越覺得不過癮:肖梅老公這一回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走,要是他時間長不回礦山,那我得什麼時候才能再次操到肖梅?頭腦一發熱精蟲一上腦,我衝動滴做了個大膽的決定:趕在肖梅老公今晚回來之前再操她一次!這麼想著我就急忙鎖了店門去追肖梅。走到一個僻靜的小胡同,我追上了肖梅,叫了她一聲,隨後我上前一把抓住了肖梅的手,肖梅幾乎是順勢就被我摟在了懷裡。摟著這軟乎乎的身子,我的嘴就向肖梅粉嫩的臉上吻了過去,肖梅微一掙扎,柔軟的嘴唇就被我吮吸住了,滑嫩的香舌不由得滑進了我的嘴裡。

我的手已經在肖梅圓滾滾的屁股上撫摸著,肖梅的渾身軟綿綿的,感覺著我粗大的陰莖頂在她的小腹,彷佛能感覺出插進自己身體中的那種快感,下身已經濕漉漉的了。當我在她的耳邊說:「去你家」的時候,連想都沒想就領著我回到了她的家。

一進屋,肖梅剛回身把門鎖上,我就從身後抱住了肖梅豐滿的身子,雙手握住了肖梅一對豐滿、渾圓的乳房。

「嗯……」肖梅軟綿綿的靠在了我的身上,任由我的手從襯衣的領口伸了進去。推開胸罩,握住了她堅挺、飽滿的乳房,一接觸到肖梅柔嫩的皮膚,她的身子不由得顫了一下,我的手已經把肖梅的褲子解了開來,手伸到了肖梅腿中間揉搓著肖梅敏感嬌嫩的陰部。

肖梅修長挺拔的雙腿在地上微微的抖著,回身雙手摟著我的脖子,兩人的嘴唇又吻在了一起。

我已經把肖梅的褲子褪到了她的膝蓋處,肖梅圓滾滾的屁股裹在性感的小內褲裡,在我的手下顫抖著,我的手已經伸到了肖梅的內褲裡要向下拉。

「叮鈴鈴∼∼」石英鐘響了,六點。

肖梅趕緊推開了我:「不行了,你快走吧!我老公就快回來了,明天你來,他要趕早出去辦事,我家沒人。9點吧,他六點半就回來了。」

我的手已經在肖梅的兩腿間伸進內褲去摸到了肖梅柔軟濕潤的陰部,手指在肖梅嬌嫩的肉縫中撫摸著,肖梅的渾身已經軟軟的了,雙手無力的推著我的手:

「別摸了,再摸就受不了了……」

「來吧,我快點,15分鐘就夠了,來一下吧!」我把肖梅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下身:「你看,都硬成這樣了。」

肖梅的手撫摸著我粗硬的陰莖,眼睛裡的春意都快成了一汪水了,紅潤紅潤的嘴唇嬌艷欲滴,拉著我的手按在了自己豐滿的乳房上,我順勢就把肖梅臉朝下壓在了書桌上,把肖梅的褲子褪到了她的腳踝處,手抓著肖梅的內褲用力拉了下來。

肖梅雪白的兩瓣屁股用力的向上翹著,中間粉嫩的兩片陰唇,粉紅的一點正在不斷流出一股股的淫水,我一隻手解開褲腰帶,另一隻手在肖梅柔軟的陰阜和陰唇上撫摸著。

我的陰莖已經硬得像一根鐵棒了,我雙手把住肖梅的腰,陰莖頂在肖梅濕潤的陰唇中間,向前一頂「唧……」的一聲,肖梅渾身一顫,「啊呀……」的叫了一聲,上身整個軟軟的趴在了桌子上,隨著我的大力抽插在桌上晃動,嬌喘連連。

由於褲子和內褲尚掛在腿上,肖梅的兩腿沒辦法叉得開,下身更是夾得緊緊的,抽插之間強烈的刺激讓肖梅不停的嬌叫呻吟,但又不敢大聲,緊皺著眉頭、半張著嘴,不停的扭動著圓滾滾的屁股。

我因為趕時間的緣故,乾得很猛。乾了幾下,肖梅把腳上的高跟鞋踢了下去,雙腳站在地上,翹著腳尖,以便站得穩當些。

隨著我快速的抽送,兩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

直響,連在一起的地方更是傳出濕漉漉的水聲,肖梅下身的淫水隨著抽送,順著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幾條水溜。

此時肖梅的老公已經下車了,(其實這也是肖梅剛才偷偷發信息告訴我的)。

他走到離家不遠的一個市場,想起肖梅愛吃西紅柿,就到市場去想給肖梅買幾個西紅柿。他怎麼想得到,自己美麗端莊的妻子此時正在家裡翹著雪白的屁股,讓我粗大的陰莖在後面不停的插入。

「啊……啊……」伴隨著肖梅銷魂蝕骨的呻吟聲,我在一陣快速的抽送之後,把陰莖緊緊的頂在肖梅的身體深處,開始射出一股股滾燙的精液。肖梅的頭向後用力的抬起,腳尖幾乎已經離開了地面,感受著我的精液衝進了自己身體的最深處。

「噗!」的一聲,我拔出了濕漉漉的陰莖,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隨著肖梅下身的抽搐流了出來,順著鮮嫩的陰唇緩緩的流著。

我用身邊一個毛巾擦了擦,提上了褲子,一回身,已經6:28了,肖梅還軟軟的趴在桌子上,性感的內褲掛在腿彎,嬌嫩的陰部弄得一塌糊塗,白嫩的屁股上都是一片水漬。

「快起來吧,我得走了。」

肖梅費力的站起來,穿上鞋,軟綿綿的靠在桌子上,上衣的扣子敞開著,胸罩推在乳房上邊,白嫩的乳房、粉紅的乳頭若隱若現,褲子落了下來,可內褲還亂糟糟的掛在腿彎,束起的長發也已經披散開了,雙眼迷離,臉色緋紅,更添了幾分淫靡的氣息。

「明天我在家等你,早點來。」肖梅一邊說一邊提起褲子,找了卷衛生紙擦了擦濕乎乎的下身。

我趕緊出了門,走了不遠,看見一個潺弱的、戴著眼睛的男人拎著幾個西紅柿向肖梅家走去,一想可能是肖梅的老公,心念:怪不得肖梅這麼容易就上了手。

想到明天早上的美事,我興奮的都不想睡了,算了,為了明天有個好的精神狀態和身體狀態去操肖梅,我還是睡了。

今天早晨,想到一會兒就能操肖梅了,我心裡莫名其妙的興奮,很早就醒了,在床上不起來。我手握著粗硬的雞巴想著肖梅的騷樣子就先射了一把……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我給肖梅發了個信息一問,原來她老公已經出門辦事去了,於是我亂七八糟吃了早點就往肖梅家去了。到了肖梅家我按她告訴的在她家門口的配電箱裡找到了鑰匙,開門進了屋,聽到肖梅問了一句「誰呀?」我也沒出聲。

推開臥室的門,一看肖梅還蓋著被子躺在床上,枕頭邊扔著一件黑色的蕾絲花邊胸罩,一條同樣款式的內褲掉在地上,我心裡一樂,手就伸到了被裡,摸到了肖梅柔軟豐滿的乳房,肖梅「嗯……」的呻吟了一聲,接著用幾乎是呻吟的語聲說:「快上來。」

我的手順著光滑的身體就摸了下去,光溜溜的陰部也是赤裸裸的。肖梅分開雙腿,我的手伸到中間柔軟的肉縫,感覺裡面粘糊糊的,肖梅一下夾住了我的手:「我老公早晨剛弄過,裡面髒。」

我已經開始脫衣服了:「沒事兒,那樣更好,滑溜。」

「去你的!把門鎖上。」

我趕緊把門反鎖了,脫得一絲不掛,挺著粗長的東西爬上了床,兩人一絲不掛的樓在了一起。

我硬硬的東西頂在肖梅的小腹,肖梅不由呻吟了一聲,手伸下去摸到了我的陰莖:「你好大呀,還這麼硬,怪不得弄得人家都要死了!」

我一邊吮吸著肖梅嬌小的乳頭,一邊已經翻身壓倒了肖梅身上,肖梅幾乎很自然的就分開了雙腿,我的陰莖一下就滑了進去,肖梅把兩腿翹起來盤到了我的腰上。

兩人剛動了沒幾下……忽有鑰匙在門鎖上轉動的聲音,兩人一愣,趕緊分開了。

「沒事兒,準是拉下什麼了。」肖梅趕緊穿著睡衣下了床,讓我在床上躺著蓋好被子,又把我的衣服和鞋子踢進了床底下。去開了門後,就又趕緊溜回了床上,為了怕她老公看出來,肖梅兩腿叉開,翹了起來。

我橫在她身下,兩人的下身剛好貼在一起,我滾燙堅硬的陰莖靠在肖梅濕漉漉的陰門上,弄得肖梅心裡直慌。

她老公進了屋:「你怎麼還不起來,看見我昨晚拿回來的工具了嗎?」

「沒看見,你放哪裡了?自己找。」說話間,我的陰莖慢慢地插進了肖梅的陰道,然後緩緩地抽插著。

她老公在書桌上胡亂地翻著,他做夢也不會想到,床上妻子的下身這時正被一根男人的陰莖塞得滿滿的。

「晚上我可能回來得晚些,今天辦的事有點麻煩。」她老公看著床上只露出頭的肖梅,說著。

肖梅此時哪有心思聽他說了什麼,她陰道裡被我粗大的雞巴插的麻酥酥的,嘴裡胡亂的答應著。她老公也沒覺察出來哪裡不對,找到東西就走了。

她老公剛一出門,我就迫不及待的狠狠的插了肖梅幾下,插了幾下之後,肖梅去把門鎖上了,躺在床上,雙腿分開。我壓在肖梅雙腿間,每次抽送,都把陰莖拉到陰道的邊上,再用力地全插進去,每次都乾得肖梅渾身一顫,兩個腳尖都離開了床,用力地蹺著。

乾了能有幾十下,我讓肖梅趴在床上,兩腿並上,我騎到了肖梅的屁股上,把陰莖從緊緊的屁股縫裡插了進去,直接插進了濕潤的陰門,開始來回地抽動。

陌生又強烈的快感讓肖梅不由得浪叫起來,叫了幾聲,把枕頭壓在嘴上,大聲的喊了幾聲:「啊……啊呀……噢……」我的手從肖梅的腋下伸到了胸前,撫摸著一對豐挺的乳房,一邊大力的抽插著,終於在肖梅幾近嘶喊的呻吟中,趴在了肖梅的身上,射精了。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