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大有罪(六)

2017-02-15     WoKao     檢舉     收藏 (30)

**************************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在F市城南的一家麥當勞,用餐的高峰期還沒到,餐廳里空空蕩蕩的,只有爲數不多的幾個人。

最角落的一張小方桌邊,有個戴墨鏡的男子單獨坐在那裡,托盤上擺滿了薯條、漢堡和炸雞翅。

他低著頭,默不作聲的嚼著食物,寬大的黑色鏡片和身前的可樂杯恰好形成陰影,將面容幾乎完全遮掩住,給人一種很陰沈神秘的感覺。

半盒的炸雞翅下肚後,餐廳門被推開,一個駝背糟老頭慢慢的走了過來,坐到了男子身邊的位置上。

』這是五萬塊錢,車鑰匙也在裡面。『男子低沈的語音響起,伸手將一個厚厚的信封推了過去。

糟老頭咧嘴一笑,滿是皺紋的臉上充滿感激和惶惑。

』不用再給我錢了……恩人,您平常已經給得夠多了……『男子打斷了他,用不容置疑的語調說:』不用跟我客氣。要你做這些違法的勾當,冒著風險給我這個罪犯當幫凶,在情在理都應該多付點酬勞。『』我的命是您救下的,管他違法還是合法,什麽事我都聽從您的差遣……『糟老頭只好收下了信封,壓著嗓音誠懇的說。

男子』嗯『了一聲,舉起可樂杯啜飲著,一張臉更好的隱藏在暗處。

』你把麵包車開回去,由內到外整一整,別忘了把四個輪胎換成新的牌子。

如果有警察例行公事問到你,回答的時候機靈點,別讓他們起疑心。『』當然,當然……『糟老頭雞啄米似的點頭,』他們不會知道這輛車跟您有任何關系的,我保證!『』很好。『男子森冷的目光透過墨鏡望出來,語氣一轉換了個話題:』老孫頭,我害了那麽多女人,你會不會覺得我殘忍?『』怎麽會呢,那些大奶婊子全都是咎由自取!『老孫頭忽然有些激動起來,喘息著道:』我要是能年輕二十歲,說不定下手比您還狠呢!『』哈……哈……『男子低聲笑了起來,嘶啞可怕的聲音就像是地獄里的惡魔發出般的難聽。

』恩人您慢慢坐吧,我這就把車開回去。『老孫頭站起身來,和他舉手告別,佝僂著身子慢慢的走了出去。

十多分鍾後,惡魔吃光了托盤中的食物,隨手拿起了身旁架子上的一張《F市日報》,翻到本市新聞的版面瀏覽著。

』變態色魔再度犯下血案,女受害者慘遭切割乳房!『一讀到這個標題,惡魔手背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報紙立刻湊近眼前。

』……被綁架的是美國籍女性索妮婭,已經在我市居住了五年……以石隊長爲首的專案組初步斷定,兇手是個心理極端不正常的危險人物,專以胸圍大的女子爲綁架目標……兇手將肢解下來的軀幹部分剁得血肉模糊,主要就是爲了掩蓋乳房已經被他割走的真相……『惡魔認真的讀完了報道,若有所思的仰望著上方。

』不錯嘛,警方裡面居然還有這樣的能人,這麽快就識破了我的用意……不過這樣子遊戲才好玩呢……嘿嘿……那具洋妞的屍體反正還沒肢解,正好拿來玩些更精彩的花樣……哈哈哈……『他喃喃自語的說,陰惻惻的笑聲令人不寒而慄,一個新的主意泛上心頭……*** *** *** ***清晨七點,F市城郊的屠宰場。

管理員小周和幾個屠戶一邊熱鬧的談笑著,一邊向冷凍倉庫走去,準備好好的清理一下裡面的存貨。

在倉庫門口,小周忽然停下腳步呆住了。昨晚親手鎖上的門竟然敞開了一條縫,鎖也不翼而飛了。

』怎麽回事,難道有賊光顧過了?『幾個人都很吃驚,趕忙推開門進去。

冷凍庫里溫度挺低的,冰涼的寒意陣陣襲來,空氣里充滿了血腥的味道。一條條切割好的豬腿、羊腿、牛腿從頂上懸掛下來,在眼前微微的搖晃著。

』也不一定是熟人。『王宇的眼睛也亮了,』應該是罪犯在外面就碰到了索妮婭,被她碩大的胸圍所吸引,然後跟蹤她回來再下手綁架的。『』那個姓陳的小夥子說,當晚他和索妮婭只去了一家」好客來「餐廳,罪犯十有八九是在那裡碰到索妮婭的!『孟璇搶著道。

』這倒未必!『石冰蘭搖了搖頭,』罪犯是個行事非常周密的人,他有可能是好幾天前就在其他場合盯上了索妮婭,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才下手。『』同意隊長的看法!我們可以先調查一下,索妮婭被綁架的前幾天,比如說前一周內去過哪些地方。罪犯必定是在其中的某處碰到她的。『有人插嘴說。

』沒錯。同時我們再去詢問其餘六位受害者的親屬朋友,盡量把她們出事前一周去過的場所都搞清楚。我相信,所有這些場所必定會形成幾個交集。因爲任何罪犯都會有自己潛在的行事規則,這一個也不會例外。我可以肯定,他絕對是在某幾個固定的地方尋找獵物!『女刑警隊長從容不迫的說,俏臉上帶著自信的神色,清澈的眸子閃閃發光。

』到那個時候,我們再來定點守候,張網以待,一定可以抓到這個凶殘的惡魔!『*** *** *** ***──啪嗒!

女人大代表林素真惱怒的扔下電話,胸脯劇烈的起伏著,兩個充滿肉感的飽滿乳房氣鼓鼓的在睡衣下顫動。

寶貝女兒被綁架快兩周了,警方仍然沒有取得實質性的進展。罪犯不僅繼續逍遙法外,而且還又抓住了一位美國女孩,這些警察真是太無能了。

聽說那個美國女孩兩天內就被殺害了,連乳房都被殘忍的割掉,林素真簡直是心急如焚,女兒落在這樣一個冷血的變態色魔手裡,讓作母親的怎能不恐懼焦急呢?

她剛才給刑警總局的趙局長打了個電話,本來是想盡力控制住自己的,可是說著說著還是忍不住哭了起來,不顧形象的折騰了好一陣才罷休。

丈夫蕭川還在市政府上班,家裡就剩一個小保姆陪著。林素真已經好幾天都沒外出過,無論做什麽事都魂不守舍的,原本保養得法的容顔也開始變得憔悴。

她摘下金絲眼鏡,用手帕拭去了眼角的淚痕,拿起手邊的女兒的影集呆呆的望著。

一張張照片里的蕭珊,看上去都是那樣的漂亮活潑,身材發育得十分成熟,胸前驕傲的鼓出高挺的輪廓。

』珊兒,不管花多大的代價,媽媽也要把你救出來……『女人大代表默默的下定了決心,含淚把影集緊緊的摟在胸前,很長時間都動也不動。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擺在茶幾上的手機發出悅耳的音樂聲。

』哪位?『林素真穩定了一下情緒,沒精打采的拿起手機。

一陣嘶啞難聽的怪笑聲傳了過來,是個陌生男人的嗓音。

』副市長夫人,老公不在家很寂寞吧,要不要我滿足你一下?『林素真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第一個反應就是無比的憤怒。作爲有權有勢的顯赫人物,這些年她早已習慣人人都對自己畢恭畢敬,幾時聽過這樣的下流話。

』你是誰?敢給我打騷擾電話,你好大的膽子!『她厲聲斥責。

』不敢當,我的膽子再大也比不上你的奶子大呢……『猥褻的語聲怪里怪氣的淫笑道,』在電視上我就看出來了,你的胸部比你女兒更有份量得多,不過她比你堅挺……哈哈……『林素真全身一顫,臉上的表情一下子轉爲驚惶。

』是你……珊兒在你手上是不是……你把她怎麽樣了?快放了她……『女人大代表激動得語無倫次,整個人都在發抖。

』這要看你聽不聽話了……『惡魔有意放慢了語聲。

』你想干什麽?要錢的話,多少我都會想辦法湊給你的,只要你不傷害我女兒!『林素真著急的說,風韻猶存的俏臉上血色褪盡,看上去再沒有平時那副女強人的模樣了。

』我不要錢,只要你幫我做些事,這個小波霸我就還給你……『』等等,你先讓我聽聽珊兒的聲音!『女人大代表忽然起了疑心,顫聲說,』我女兒要是真的在你手裡,先讓她過來跟我說兩句話。『電話里傳來』卡『的一聲輕響,跟著是一個少女低低的抽泣聲。

』媽媽,我被這個人綁架了……你一定要聽他的話……他叫你做什麽,你就做什麽……不然我就沒命了……嗚嗚……『語聲說到這里就嘎然而止了,這的確是蕭珊的聲音,不過卻是事先錄好後播放出來的。

』珊兒呢?我不要聽錄音,我要跟她本人說話!『聽到女兒熟悉的嗓音,林素真心裡的焦慮陡然又增加了十倍。(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