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妻心如刀改寫版(三)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0)

(同人)妻心如刀改寫版(三)

小弟第一次寫作,首先感謝原作者

"妖"

授權。

林茜洗澡之後,回到臥室。緊緊的關上房門,坐在床上,怔怔的看著前面思索著。她不知道為什麼會把楊桃子叫到自己家裡,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丈夫走後,穿著睡衣去找楊桃子.她只知道自己即將再次做出對不起丈夫的事情。

林茜靜靜坐在床上,思考著自己對楊桃子的態度,從最初的好玩,到後來抱著欺辱性的挑逗以致出軌。再到現在帶楊桃子回家,這一幕幕仿若電影一般在林茜眼前閃過!最後定格於楊桃子那張醜陋無比的臉!林茜眼中閃過一絲厭惡!」他只是一件玩物「林茜很恨的想著,但是腦海中卻意外的閃過了楊桃子那與自身不匹配的巨大陰莖!臉上莫名一紅,林茜沒有在想下去,因為她堅信自己對丈夫的愛是不會變的。

林茜站了起來,從櫃子的最下層拉出來一個黑色盒子,放在床上,打開蓋子。找出了一條黑色的開襠連褲襪穿上。這種襪子的好處是中間開了一個口子,既方便讓人撫摸穿著絲襪的大腿,又不影響做愛,穿好絲襪後,黑色蕾絲胸罩戴上,再取出一件紅色透明背心裙穿上,裙擺離膝蓋還有二十幾公分,露出一大截性感的大腿,再穿上一雙黑色的高跟鞋,為楊桃子做愛行頭。最後取出是一件黑色的類似束腰的東西,唯一和束腰不一樣的是,它的兩側分別滴啦著一個細長的繩子,繩子的勁頭是用皮子做的如同馬鐙一樣的東西。林茜把那個束腰一樣的東西固定在腰間,來回拉了一下,最終滿意的停了下來。

不到一會,門鈴響了,林茜打開門一看,楊桃子站在門口。楊桃子一下子躲進屋內,關上門後看著林茜性感迷人的姿態,林茜看見楊桃子那醜臉上凸出的眼珠以及那因驚訝而微張的大嘴中黃褐色的門牙,眼中閃過一絲厭惡!但同時又帶著絲絲得意。林茜對著男人嫵媚的一笑,柔聲道:」我好看嗎?楊桃子像哈巴狗一樣嚥了一下口水,頭點的飛快,口中結結巴巴:「好……看……太好看了……」林茜美麗的俏臉高高揚起,仿若一隻美麗的孔雀一般。

想操我嗎?「楊桃子可以清楚的看到女人在說這句話時,嫩滑的香舌充滿誘惑的舔了一下自己的紅唇。」咕咚「楊桃子又是狠狠地嚥了一下口水。醜陋的臉頰上顯出一副渴望又討好的樣子!看著男人那獻媚的醜臉,林茜眼中一片冷漠,冷冷對一臉猥瑣的楊桃子說:」有本事就來吧「說著,林茜轉過了身子,彎下了腰,將白皙豐滿的屁股高高翹起,接著她回頭看著身後那個像乾屍一樣的瘦小男子。四目相對,忽然咬著嘴唇,臉上露出挑釁的嗔笑,用她修長的雙手用力地拍打自己屁股,示威一樣發出」啪!啪!「的肉響。就像一個正要接受挑戰的古代羅馬鬥士一樣。

楊桃子猥瑣的笑著,充滿喜悅的走上前去,一邊走一邊飛快的脫下褲子,露出他堅硬的小陰莖,一顫一顫的。他最終停到了女人豐滿的大屁股前,伸出瘦黑瘦黑的小手顫抖著摸向女人肥美的屁股,林茜身體動了一下,扭過頭冷冷的看著連忙將手拿下來的楊桃子,」不要亂摸「女人冷冰冰的聲音讓楊桃子眼裡閃過了一次不滿,」怎麼,不服氣「林茜看出了他的不滿,戲虐的問了一句。看著眼前不說話的侏儒,林茜再次用戲謔的口氣說道:」不服氣就操我啊,到時候我身上的每一塊肌膚都讓玩「哼」「看著眼睛開始亮起來的楊桃子,林茜輕蔑的哼了一下,」啪「又拍了一擊屁股,同樣的臀肉亂顫,並示威性的抖了抖屁股。

楊桃子並沒有如林茜想像中的那樣快速的插進去。

他現在正有些為難的看著林茜的那兩瓣臀肉。林茜本來身材就高挑,在穿了長筒靴子以後,配上靴子的高跟,身材就更加高挑了!而不足一米五的楊桃子在這種身高對比下顯然是無法順利進入林茜身體中的!

」哼「等了半天的林茜回頭看了一眼面有難色的楊桃子,再此冷哼了一下。抬起一隻手拉了拉垂在兩邊的繩子,示意楊桃子,讓他蹬上去,見狀,楊桃子抬起了一隻腳,勾上了繩子一側的馬鐙,雙手抱著林茜的腰,想借力登上另一個蹬子!林茜覺察到了放在自己腰間的手,身體變的僵直了起來,但是最終還是軟了下來,只是雙手緊緊拄著那根黑棒子,讓自己不至於跌倒。好在楊桃子夠輕,很順利的就趴在林茜的身上,兩隻腳緊緊地蹬著女人兩側的馬鐙。股溝緊緊壓在林茜豐滿的屁股上,挺起的小陰莖深深的陷入她的兩瓣臀肉中,經由男人挑逗過的小穴,這刻終有一顆大龜頭來磨擦陰壁了;林茜好像解脫一樣興奮,空出一隻手,從雙腿間伸到後面,抓住了楊桃子雞巴頂著自己鮑魚。「噗磁」一聲,腰和胸也挺起來,進入了自己早已濕潤的陰戶中!」

林茜的屁股開始晃動了起來,後面的楊桃子也隨著林茜臀部的晃動搖了起來,帶動著他細小的陰莖在林茜的體內微微的抽動,這樣持續了一分鐘,林茜停了下來,有些得意的扭過頭問一臉享受的楊桃子:東西做得怎麼樣?楊桃子討好的連忙稱讚道:「好,太好了」那就讓我看看能有多厲害!

林茜雙手撐膝艱難的向前走去,而楊桃子已經適應了騎在女人身上的感覺,慢慢開始晃動著腰身,雞巴在他的甩動下,「唰」的彷彿從水洞中抽出的皮鞭,然後在猛烈的慣性之下,帶著飛濺的淫水聲「唰「的插回洞中,雪白的臀肉猶如沉睡中的戰鼓被重擊,震顫不已,他身下的白色戰馬仰天女人發出了「啊」∼∼尖銳的驚叫……「不錯!」林茜冷冷的吐出一句話。

交媾到了最後……受到致命一擊,林莤在高潮會發出刺耳的尖叫,不甘被征服的她,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發不出一聲,雪白的雙腿不住的抽筋,彷彿代表著她心中的不甘,奈何那刺入心臟的長槍已開始注入致命的毒藥………………那有如毒腺的白色桃子正在劇烈掁顫………向裡面注射致命的毒藥……時間一秒一秒過去巨大的白色桃子仍在不住的振顫…………沒人知道他還會注射多久……

那毒卻更猛烈的灌入她的心臟,她如中邪一般,不住的點頭,發出啊啊啊………………巨烈的喘息聲……渾身肌肉開始更猛烈的抽筋,她再一次發出了有如母狗的衰嚎,比之前更嚴重的是這次她的叫聲中夾著不由自主的哭泣聲,她為什麼哭泣,沒有人知道。最終她停止了徒勞的反抗,栽在地上,再也沒有起來。

楊桃子狠狠的壓在林茜的身上沒有起來,如同洪水般的精液被他牢牢的灌輸進林莤的體內,沒有一滴流出來。林茜沒有動,她只是躺在地上,睜著雙眼木然的看著天花板,如果不是她不時抽搐的身體,或許會讓人把她當作一具美麗的女屍!修長兩腿間此時一片狼藉,濃密的幽林因為汗水和精液混亂的的粘在一起,肥美的陰唇此時像嬰兒的小嘴。紅彤彤的,不斷有白色的精液從裡面淌出,順著股溝間,最終掉落在地上……

突然,林茜動了,她像發瘋一樣爬了起來,爬行了幾步,最終站了起來衝向臥室,楊桃子此時也坐了起來,看著這個曾經萬分驕傲的女人倉皇的跑回自己的房間,跪在地上,拉開一個櫃子,雙手在裡面扒拉,最終從裡面拿出了一板藥,全部掰開,送進嘴中,楊桃子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這不妨礙他站起來拿著一杯溫水,遞給因為吃的太急而噎著了的女人。

他抬頭看向四周,這算是他第一次踏足這個女人的房子,原先的畏懼和不安隨著征服女主人後而產生的滿足自豪而煙消雲散,他如同這兒的主人一樣,在這個房間四處轉悠著,這個房間很大,周圍除了櫃子以外,就是一面很大的落地鏡子,其次就是中間那張大床,床頭的牆上,掛著一張林茜和丈夫的結婚照片,照片中的林茜笑的格外燦爛,美麗的林茜配上英俊的中澤,絕對是一對金童玉女。「那又怎麼樣,我要妳做我的女人,做我的母狗」楊桃子撇了撇嘴,一臉的不屑,看了眼在一旁無助的林茜。

林茜徹底的輸了,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輸,正如她敢得意洋洋地說出讓楊桃子征服自己的話來,其實對於這個仿若侏儒一般的男人,林茜從心眼裡瞧不起他,失身於他,純粹是空虛少婦的一場遊戲,因為這樣的男人不會讓自己動心,所以可以毫不顧忌的與他做愛,「征服」只是為了提高對方性質的一個玩笑而已,但是這個玩笑卻成真了,林茜失敗了,被眼前這個自己瞧不起的男人狠狠地操翻在地,還是用自己製造的工具。

「我陪妳去洗洗吧!」聽到這個聲音,林茜抬起了頭,看著年前這個小男人略顯關切的臉,心中不知為何有些暖意。在浴室裡,林茜S型身材很性感,由於她把內衣脫了,所以乳頭已經激凸,她這次乾脆一點,把背心拉往旁邊,把乳頭露出來,看她的乳頭都變尖了應該是興奮了,用著欲求不滿的眼神看著小男人最後她終於把褲襪給脫了,露出一個性感的小翹臀,讓翹臀看起來更翹,男人恨不得立刻撲上去把乾脆把女人背心都脫了,露出兩隻奶,女人拿著蓮蓬頭沖著自己的乳頭,男人覺得自己雞巴已經快到臨界點了,她澡也洗好了,她開始把她的頭髮綁起來,全身脫光光,林茜還不知道她身後有一隻猛獸正想撲向她,楊桃子讓她趴在洗手台上,抓住雞巴直朝她的鮑魚口插去,林茜不顧她人妻的形象呻吟:「啊..好深..好重..這下干到人家子宮口了,啊..這下操到人家心口上了」。

「卜滋!卜滋!」楊桃子不留餘地的抽插,邊抽插邊說:「這樣操你爽不爽?讓我這又粗又長的雞巴操你小騷屄,你的騷屄真緊,夾得我雞巴好爽,當楊桃子整根盡沒地插入時,便重重地撞擊到林茜的子宮口。」楊桃子的龜頭好似與她的子宮腔緊扣鎖住了一樣,一股濃漿由她的蕊心噴到楊桃子的龜頭上。

林茜穿上一旁搭著的浴衣,背對著楊桃子,冷冷的道:「天色不早了,你該滾了」。然後一聲不吭的扭身走出浴室,留下一臉沮喪和啞然的楊桃子!

「澎」當看著防盜門將楊桃子矮小猥瑣的身影阻隔在外面的時候,一直坐在沙發上的面色冷淡的林茜再也忍不住痛哭起來!

身為天之嬌女的她,卻無恥的沉淪於一個她從來都沒正眼看過的玩物的所帶來的肉慾中不能自拔。這種打擊是她所不能接受的!如果說剛開始的出軌是帶著惡作劇和好玩的心理的話,那麼在浴室的那一幕,則完完全全是不由自主的陷入那個矮小的侏儒所帶給她的快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