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遊戲(母子篇)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6)

目前我還是新人,希望你們可以幫幫忙給我按個心心﹒﹒﹒﹒﹒

讓我可以順利成為正式會員

謝謝

快過年了。

自半年前與妹妹發生不倫的戀情後,年輕的我們尚還懂得安全的重要,但只要一有機會,我們就毫無節制地縱慾著,妹妹也許是受男性荷爾蒙調和,身體也就愈加豐潤,唯一的壞消息是我們的功課退步了許多。

一日,考完月考,與同學在學校球場打了一場球,回到家,媽媽因為輪班休息,所以正在廚房做晚餐,媽媽穿著一件長袖連身洋裝,我叫了一聲,她沒發現我的歸來,於是我走到廚房。

「媽!」

「唉唷!你嚇死人了,家豪」媽媽一顫陡地回頭叫道

媽媽從沒有這樣過,我隱隱發現媽媽眼角有著一些淚痕,心想不妙,有事發生,是發現了我跟妹妹的事?還是功課退步的事?腦海中急速的閃過道:

「喔,媽媽,對不起了」我走上前在媽媽臉頰上親道。

「嗯,考完了,噯唷!全身濕答答地,快去洗澡,等一下妹妹回來就吃飯。」媽媽本想伸手抱我,但是剛碰到我手臂全身黏渣渣地於是推開我說道。

我準備回房間拿換洗的衣服,腦海中仍然有解不開的結,回頭看媽,媽媽也正在看我,那眼神;好怪!

洗完澡出來,妹妹也回來了,飯菜都擺好在餐桌上等我一起開動,嗯!媽媽的拿手好菜:人參雞、紅燒蹄膀、清蒸石班……………

「哇!今天怎麼了?媽媽,有事哦,媽媽升官了?」

「沒事,只是想到很久沒有做給你們吃,難得今天我有精神,所以就做了。」媽媽看著我道。

只是,我發現媽媽很少動筷子,大部分時間都看著我,我跟妹妹相對看了一眼,匆匆吃完準備收拾,媽媽阻擋了我們,要我們回房做功課。

腦子裡太多????讓我靜不下心來,妹妹假裝問我功課走進我房間,也帶著滿臉狐疑地問:

「哥,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正欲回答妹妹,忽然一陣敲門聲打斷我們的講話,我去開門,媽媽站在門口,看著妹妹道:

「玲玲,你功課問好了?」

「問好了。」妹妹趕忙回她房間去了。

媽媽走進我房間坐在床前道:

「關上門,來!坐到這兒來。」

心虛地關了門,坐在媽媽身旁,不敢抬頭看媽。

「家豪,你抬頭看媽,我問你,你愛媽媽嗎?」

媽媽伸手抓住我的手。

「媽!我當然愛媽媽。」我抬頭堅定地說。

「你會離開我嗎?」媽再問。

我用雙手環抱著媽媽說:

「媽!我不會離開你,我永遠不會離開媽。」自從與妹妹玩過禁忌遊戲後,不知何時起,居然對媽媽也懷著與媽媽做愛的幻想,如今那熟悉的味道又回到眼前,我閉上眼。

媽媽也反手緊緊抱著我,把頭靠在我胸前夢囈般地道:

「家豪,不要離開我,你走了,叫媽媽怎麼辦?你跟玲玲是媽媽的心頭肉,沒有你們我只有死路一條囉,家豪,不要走!」

「媽!我沒有要走,我不會走,也決不會走,我會永遠陪伴你。」我安慰著媽媽,其實我心中也確實這麼想。

媽媽一聽,興奮的抬起頭道:

「真的!無論什麼原因你都不會離開媽?你永遠不會離開媽?」

我以為媽媽怕我結婚,於是道:

「媽!我發誓無論什麼原因我都絕對不會離開你跟妹妹,我愛你!我愛妹妹,我永遠愛你們!永遠在你們身邊。」

媽媽聽我這麼說臉上立刻泛起光彩,站了起來往我臉頰親了一下。

「媽!到底什麼事,你為什麼說我想離開你?」我忍不住想問仔細一點,因為我想媽媽絕不會在這個時候講我的婚事才對。

「你爺爺生病了。」媽媽低聲道。

「媽,自爸爸死後,這麼多年來都跟爺爺家沒有來往,這爺爺生病跟我離開你根本就是兩碼子事,怎麼會扯在一起?」我還是沒了解。

「家豪,你爺爺得的是癌症,已到末期,你是他陳家的長孫子,奶奶他們想要接你回爺爺家去。」

聽到媽媽這麼說,我才恍然大悟,但也引起我的不快,我站起來道:

「媽,這些年來……….我還是別說了,我姓陳,是爺爺長孫,有什麼事,我會盡一份心,做我該做的,但我長大了,回不回去由我作主,不是由他們決定。」

媽媽眼框含淚,微笑地站起來,走到我面前雙手圈住我脖子,踗著腳將頭貼在我肩膀道:

「家豪,你終於長大了,我知道你不會丟下媽媽的,我好高興喔。」

「媽,小時你沒有丟下我們,現在我更不會丟下你,媽,我愛你!」我閉著眼將媽媽抱個滿懷,迷戀著那氣息。

「家豪,我太高興了,我也愛你。」媽媽咽嗚著道。

媽媽那熟悉的味道陣陣傳來,不由自主地胯下老二有了一絲變化跳動著,媽媽似有所覺,稍縮了一下屁股,用手指在我背上輕輕掐一下,然後在我耳邊說:

「小壞蛋!」

這句話還有那耳邊熱熱的口氣讓我心中一盪,不由我下身猛頂,雙手一壓媽媽屁股,我老二就頂在媽媽小腹上。

「噢,家豪。」媽媽好像也蠻享受著這奇妙的時刻,仍然閉目抱著我。

「媽媽,我愛你,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我輕輕在媽媽耳邊道,然後微微地吹氣,牙齒輕輕咬著媽媽耳朵,舌頭輕輕刮過,媽媽身子一顫

「嗯」

我雙手則在媽媽屁股上摸揉著,雖然是入冬了,但因在家裡,所以媽媽雖穿著長袖洋裝,但質地不厚,可以感覺媽媽那小屁股上薄薄地三角褲,這時,我老二更脹了,低下頭輕吻著媽媽的小嘴,媽媽身子一抖,睜開眼推開我呼吸急促地低聲說道:

「家豪,我是媽ㄝ!」

我知道如果這樣就算了,以後不可能再有機會了,我仍然抱著媽媽的屁股,然而媽媽也沒有要真掙脫我懷抱的意思,我低頭小聲道:

「媽,這些年你辛苦了,也受了許多屈辱,如今我跟玲玲都長大了,以後這個家就讓我來照顧你吧。」

媽媽雙手仍然掛在我脖子上,我們像跳舞似的轉圈圈。

「小壞蛋,你怎麼一輩子照顧我?」媽媽作狹地問。

「媽,這不簡單,你做我老婆呀。」我也作狹地說。

「啐!神經。」媽媽放下手,停下腳步輕聲斥道。

我想說話,媽媽怕我難堪,連忙阻止了我說:

「家豪,媽媽愛你,可是現在什麼都不要說了,我們的談話到此,我要去洗澡了。」說完轉身走出我房間時,回頭看見我頂起的褲襠,紅著臉微笑地幫我關上門。

我脹著老二,不知怎麼辦,也許聽到媽媽進了浴室,妹妹神秘地跑了進來,看到我的樣子,便笑道:

「哥,你要上媽?」

我受不了發脹的老二,連忙吻著妹妹,我知道妹妹小姨媽剛過也是妹妹的安全期,我雙手快速地脫下妹妹的褲子,手指熟練地滑進妹妹小屄

「嗯……哥…….輕一點…嗯」

妹妹的小屄立刻春潮泛濫,我將妹妹放在書桌上,拉下自己褲子,將老二頂入妹妹的小屄,妹妹輕哼一聲:

「噢」

妹妹雙手在我背後掐捏著。

也許是媽媽在家令我們緊張吧,我沒以往水準的一半就泄了。

匆匆整理了一下,妹妹臉上紅潮漸退,我把剛才的事情,從頭到尾講給妹妹聽。

「哥,你是不是想上媽?」妹妹一付曖昧的笑容問道。

「想又如何?媽不會答應的。」我無奈的說。

「哥,這點你就笨了,媽媽怎麼可能向你表示可以嫁給你。」

「玲玲,你的意思?…………..」我急促地問道。

「我相信媽媽剛剛被你逗得受不了了,為了避免在兒子面前出醜,所以只有趕快離開,我們現在去浴室門口偷聽一下,說不定媽媽正在…….」看到妹妹詭譎地眼神,作狹的笑容不由心中一楞「這小鬼心思很多」,妹妹拉著我踗手踗腳地來到浴室門口。

浴室內,靜悄悄沒有聲音,我狐疑地回頭看著妹妹,妹妹用手指在嘴上比了一個禁聲。

良久良久,一聲急促呼吸舒爽地輕哼出自浴室,然後聽到浴缸的水聲,我們兄妹倆相視一笑,輕輕地離開浴室門口,來到客廳打開電視,讓電視聲音擾亂我跟妹妹的講話。

「等一下媽媽出來一定臉汎紅潮」妹妹坐在我身邊曖昧地道。

「冬天洗熱水澡誰不臉汎紅潮?」我反駁道。

「哥,你真笨ㄝ,媽媽剛剛在自慰啦」妹妹壓低聲道。

「你怎麼知道?你又沒看到」我問道。

「哥,我是女人ㄝ,我告訴你,今晚你如果沒有上媽媽,以後你沒有機會了。」妹妹篤定地說。

「怎麼說?」我狐疑地問。

「哥,你不會要我教你怎樣姦淫自己媽媽吧,自己想辦法,我會當做什麼都不知道,你們可以當我不在家。」

這時聽到媽媽開浴室門的聲音,媽媽哼著歌走出來,我跟妹妹微笑地相視一下,媽媽走到客廳,我跟妹妹回頭看媽媽,媽媽穿著凹領棉質連身粉色睡衣,臉上紅潮未褪,看到我們微笑問道:

「功課做好了?你們要加油哦。」

「媽,知道啦,現在才八點多,明天禮拜天,看個電視休息坐一下嘛。」妹妹拉著媽媽坐在我身旁,也順勢坐在媽旁邊,我們左右包夾著媽媽。

「有什麼好節目嗎?」

「Discovery

Channel

有許多好看的哪。」妹妹用遙控器轉換著電視台,電視正介紹法國巴黎的旅遊地點,妹妹跟我熱衷地討論著意見,媽媽後來也加入討論的行列,快九點時,妹妹藉詞這幾天考試沒好好睡就進房去了。

「家豪,找個時間我們是否可以出國走走?」媽媽問道

「媽,那要花不少錢喔,等我畢業找到工作後再安排好啦。」我認為現在出國旅遊不是適當的時候道。

「家豪,媽很老嗎?」媽媽忽然問道。

「媽,你不老,雖然36歲了,只是你因為工作,因為這個家忽略了自己的妝扮,你不穿醫院的衣服,稍稍妝扮,我倆出去,不知道的人絕不會說我們是母子,相信許多人會說你是我女朋友。」

「看你,又在吃媽媽豆腐了。」媽媽嬌柔地說。

「媽,如果你不相信,明天試了就知道。」我左手順勢越過媽媽肩膀環抱著媽媽,媽媽順從地斜依在我胸部「咯咯」地笑。

我低頭看到媽媽睡衣裡面沒有穿內衣,渾圓的乳房,喔,那股我始終忘不了我迷戀著的味道又來了,胯下老二又緩緩頂起褲子,媽媽本來就依在我胸前,雙手放在我大腿上,看到漸隆的褲襠,媽媽抬起左手輕輕拍了一下我那豎起的老二道:

「小壞蛋」

我抓住媽媽的手準備帶去握住我老二,媽媽好像知道我的意思,掙了一下,以手腕壓放在我老二的褲子上;由於我左手本來抱在媽媽腰上扶在媽媽左乳下,因為媽媽沒有穿內衣,所以那觸感是軟軟地,心中直呼太棒了,我左手指隔著睡衣大膽地、慢慢地搓揉著媽媽的乳頭,媽媽陶醉似的輕哼一聲閉上眼睛,臉頰上又汎起紅潮,我知道絕對不可以在客廳繼續下去,我緩緩坐起右手勾起媽媽雙腳托著起身往媽媽房間走去,媽媽沒有拒絕。

我把媽媽輕輕放在床上,媽媽雖然閉著眼,但我知道那不是睡,所以我不敢一下子就跟著躺在媽媽身邊,只得坐在床沿看著媽,我低下頭吻著媽媽前額、臉頰、鼻子、眼睛、右手撫摸著媽媽乳房,媽媽全身一顫,我的舌頭轉到媽媽耳邊卷刮,我上半身已趴在媽媽身上了,媽媽的呼吸忽然急促起來,左手環抱著我的脖子,這時我的右手開始從媽媽乳房游移在身上,媽媽身上軟軟的,摸起來好舒服,隨著我手的游移往下,小腹,往下,我慢慢拉起連身睡衣的下擺,我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噢,那媽媽白色棉質的小三角褲及凸起的小阜,我感覺到了;我舌頭仍然在媽媽脖子、耳邊不停地舔卷,媽媽受不了我的攻勢而搖擺著頭,我的右手漸漸游到了媽媽腿邊褲縫,輕輕滑進一跟手指,噢,這十七年前我經過的地方,暖暖地,濕濕地,只感覺到媽媽的陰毛是那麼地濃密,淫水也已濕透褲底了,這時呼吸急促的媽媽好像口乾舌燥嬌喘起來:

「喔,不……」我趕緊把舌頭放進媽媽口裡吻著她不讓她說話,右手指因為淫水讓我容易找到那已發硬的陰蒂,媽媽身體一顫屁股一縮,右手也抱著我的頭,嘴裡狂吸我的舌頭,「嗯…..嗯….嗯」我拉著媽媽左手來伸進我褲子裡讓媽媽握著我老二,媽媽沒有拒絕,也因為我逗弄著媽媽的陰蒂節奏的快慢跟著套動我的老二。

輕輕拉下媽媽那可愛的小三角褲,第一次看到媽媽的屄,只見那平滑的小腹,媽媽雖然生過我和妹妹,但那小腹下,仍然沒有妊娠紋及一般中年人有的微凸的現象,微凸的三角地帶,濃密的陰毛淹蓋著那可愛的屄縫,用手撥開媽媽的腿,下面早已泛濫成災,連腿邊也黏糊糊地,我除了一面逗弄陰蒂,手指也由屄口滑進陰道內進出刮扣,雖說媽媽早已經人事,但久旱的屄洞怎受得了我這半年多來,不斷進步神速的性愛技巧,媽媽扭著腰,雙腿一開一合,雙手抓住我的頭,叫道:

「喔…喔……嗯….喔……喔….嗯..

啊…..家豪……….放手…..啦…….

喔…喔……嗯….喔……喔….嗯…………

啊…….媽媽……….受……..受不…..了……啦……嗯….喔」

媽媽的叫床讓我加速了手中的動作,把媽媽睡衣推上胸前,我趴下身用口含住媽媽的乳房,舌頭則刮卷著乳頭,急促地:

「家…..豪…..喔……媽….媽……啊啊…不行了….……喔」

媽媽頭頂床墊,胸前挺起,雙腿一夾,屁股猛縮全身一陣抽搐,我手指只感覺淫水泛濫,我知道媽媽泄了。

我抽出右手,看著媽媽,也許是太刺激了,媽媽閉著眼睛回味著,我脫下身上衣物,發脹的老二早就蓄勢待發,我輕輕撥開媽媽雙腿扛在肩上,膝蓋跪在媽媽兩腿胯下,將老二頂向媽媽的屄口,我感覺到媽媽全身一抖,顫聲道:

「噢。」

我用手指輕輕撥開媽媽的大陰唇,我注視著我準備老二插入媽媽粉紅色的屄洞剎那,由於媽媽的屄那透明的淫水早已蕩漾,我用龜頭磨蹭著媽媽發脹的陰核,媽媽身體猛顫,用手捏著自己的乳頭,我將老二龜頭慢慢插入媽媽那生過我的屄洞,天哪!我心跳得很快,急促的呼吸令我好像要窒息一樣,我實在太興奮了,太酷了,我在肏媽媽ㄝ,我的老二正插在媽媽的屄里ㄝ。

「喔…….

哦………..喔」媽媽搖著頭無力地呻吟著。

媽媽的屄暖暖的,比我預期的要窄得多,我很吃驚媽媽在生過我和妹妹以後,陰道居然還是那麼地狹窄,但那感覺與妹妹的屄完全不同,媽媽成熟,妹妹青春,由於媽媽的淫水蕩漾,我慢慢地挺進到最深處,但媽媽火熱的陰壁緊緊夾著我老二的感覺讓我有如在天上飛,我低頭看著我的老二抽插肏著媽媽的屄,我真以為在做夢,然而媽媽的呻吟夢囈讓我不得不信,我小心慢慢地抽插著。

「喔…….

哦…….家…….豪……….我們….不能…..這…….樣…….做…嗯.……喔」也許是世俗禮教根深柢固,媽媽扭著腰但還是喃喃地念著,然而仍澆媳不了渾身燎原的慾火。

媽媽的動作使我恨不得加快速度抽插,由於淫液的滑潤漸漸地,媽媽開始有了反應,身驅也不安地蠕動起來,兩手抱著我的背,我抱著媽媽肩膀,輕舔著媽媽的耳朵,媽媽身體猛顫,也跟著我猛舔我的耳朵,「噢」那舒爽,太美妙了,我加快了抽插撞擊的速度,每一次深入都重重地抵住媽媽的子宮,我大力猛插進去,將媽媽肏得直翻白眼。

「喔……喔….嗯…家…..…豪……小壞蛋…在……肏…….媽媽……了………..喔..喔………喔…..

啊……..媽媽……….受……..受不…..了……啦……嗯….

大力………插進來……天…….哪…….我…..要….死….過去了…..喔……喔….嗯」

「媽媽……舒服嗎?」

「喔…….好舒服…..家豪……真的…..是……我…..的..好……老…….公.….太美……..了………..寶貝…..………喔….嗯……你…….肏死……媽了…….喔」

「媽媽…喜歡…家豪的…..雞巴…..嗎?」

「嗯………喜歡…….….我……..太…..喜歡了…….家豪的…….大雞巴…..肏得媽……..媽………..升天…..了喔….喔……

喔…….媽…….爽……..死……….過…..去……了………喔」

媽媽瘋狂地叫床,我忘情地抽插著,有時媽媽則盯著我老二插入她的屄,深怕老二會突然消失一樣,媽媽賣力地迎頂著我的衝刺。

「喔………….太…….棒….了..美…..死了…喔…喔….喔…..」聽著媽媽快樂的嗚咽,媽媽真的比妹妹會叫床,聽得我血脈奮張,更加大力撞擊抽插。

媽媽的屄口「噗叱、噗叱」的聲音在我抽插的動作下彼起彼落。

我將媽媽的腿放下成M形,我雙手撐在媽媽身邊床上,膝蓋抵住床墊,開始急速抽插,只見媽媽擺著頭翻著白眼,身體也開始劇烈地抖動,雙手在自己身上乳房搓揉,我只覺得媽媽的陰壁開始快速地收縮,我知道媽媽快要高潮了。

我加快抽插的速度,狂抽猛送,決心讓幫媽媽達到多年來沒有嘗到的高潮。

突然間媽媽的喉嚨里發出一聲低哼,一股熱流突然從陰道深處泄出,媽媽的雙手壓著我的屁股,下體緊緊貼著我老二根部,饑渴地恨不得一口吞掉我老二,仿佛如果我不吐出點什麼餵它,它就要把我塞回媽媽子宮似的。

「喔……..喔…….喔……….

心肝……………寶貝……喔……..太……美…………太…..舒…服………..了…嗯……….寶貝……

啊……..」

媽媽的屄又熱又濕的,透明的液體順著我的老二流出來,我的老二更加滑澑地抽插在媽媽火熱的屄洞裡,用力的抽插、攪動,媽媽則屄口迎頂著我的抽插。

「喔…….喔…….老公……….我…….又…..要……出來……了……..喔…….喔….太…..舒服…..了…….嗯……..嗯」媽媽全身瘋狂地扭動咕嚨著。

「寶貝………家….豪…………喔…………喔….喔…媽媽…….受………..受…..不了………..了…喔…..喔….嗯.不……不…….行……….了…………

啊…………我….又……..要……..出來了…….哦..哦」

燎原的慾火,整整半小時把媽媽又帶入第三次高潮,媽媽的兩片屁股忘情地左右擺動,陰道急促地收縮,雙手抱壓著我的屁股,全身顫抖著,緊縮的陰壁隨著高潮的到來,又再次劇烈地抽搐湧出許多泛濫的熱流淫水,而媽媽屄里猛烈的收縮,強烈地刺激了我龜頭,我突然感到背脊一麻,熾熱、粘稠的乳白色液體激射而出,重重地噴泄在媽媽的子宮深處,把媽媽射得全身顫抖不已。

伴隨著噴泄的快感,我縱情地將老二硬往裡擠,似乎想要刺穿媽媽的子宮,媽媽無力地抗拒著,伴隨著高潮發出幾不可聞的嘶叫聲。

良久—–

低頭看著懷中從小就是我的避風港,心目中的女神,如今我這相依為命的母親,竟然春意盎然地被我肏得軟趴趴地伏在我胸前,哦,多刺激呀。

大家一起來推爆!

是最好的論壇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就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