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淫蕩的少女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0)

我無聊地在女子學院裡閒逛,夏天的綠色遮蔽著校園,暑假中校園極度幽靜,或有情侶藏匿其中,我轉過一條小徑,看見邵娟娟在安靜的看雜誌,她沒有發現有人就在離她不遠的地方。她安靜的時間不長:她的身體已經開始快速地抽動,像一匹小馬似地兩邊擺動。

她抬起了一條腿,她的左大腿離開了原先緊貼著的右大腿,軟綿綿地靠在了樹幹上。邵娟娟的一隻手離開了那本雜誌,然後伸到裙子下面,兩腿中間,毫不猶豫地掰開了那三角褲,在很低的所在尋找一個處所,好像找著了,然後在那上面停留了一會兒。

接著她的手指繼續向上,無意間露出那兩片隆起的肉之間的「切口」。她在把褲子繃得很緊的隆起部分玩弄了一會兒,然後向下,手指放到了臀下,以後又重新再來一遍。不過這一回只有中指往下按住,其他的手指則頗為優美地翹起,像昆蟲的鞘翅:那中指輕拂著皮膚,接著手腕突然彎曲、歇息下來。我似乎聽見那怦怦聲。她的舌頭在兩唇間微微伸出。

邵娟娟繼續她的遊戲。那手指朝下壓得更深了,把皮膚掰了開來。接著又停下了,畫了一個弧形,猶豫了一下,輕拍了一下,以幾乎難以分辨的動作顫抖了一下。邵娟娟正沉醉在性慾的旋渦中,手指不斷在自已的花芯內蠕動,掀扯著發脹的肉芽。

稠密的蜜汁不斷的湧出,沿著豐腴的大腿流下,在光下反映出誘惑的亮光。纖細的手指飛快的在洞中進出,邵娟娟忘形的呻吟著,渾然忘記了身邊的一切。在一陣強烈的震動下,邵娟娟的肉體攀上了第一次高潮,挺了挺腰,將兩手放在臀上,然後敏捷地將紅色三角褲褪到了大腿的部位。

她抖動著兩條腿,直至完全擺脫了那褲叉兒。然後她伸直了身體,閉上了兩眼末了,她的腰部微曲,輕輕地呻吟了一聲她手指在顫抖著,像一隻精蜒。那呻吟變成了尖叫。她的大腿猛然敞開,又一下子閉攏,把那隻手夾在了當間。

她尖叫了好一陣子,幾乎令人心碎,然後氣喘吁吁地又重新躺下。然後,她又在幾秒鐘之內恢復了平靜,張開了兩眼。看見我在她面前,她一驚,我向她一笑,伸手撫摸著她耳際的發梢,這時才發覺她的耳際非常柔軟,感覺到她的嬌軀微微發顫。

我的手慢慢地往下移,撫摩她的後背許久,八月的北京已經是暑意盎然,穿著連衣裙的她在我懷裡膩味著,薄薄的衣服根本遮不住她肉體的變化「到我住處去。」她建議。「我在學校外租的房子。」她低聲跟我說,那渴求的眼神分明在說:我要男人、我要你,我脫光衣服等你來。

她在北四環外外地人混雜的一排低矮的平房租了一間,收拾的到也整潔。

一陣迫不及待的熱吻。我把手再輕輕移到前面,摸向她的玉乳。摩擦著她敏感的乳頭,雙唇吐出愉悅的哼聲,輕撫她的乳房,入手處柔軟飽滿之極。我手順著她平坦的腹部慢慢摸再慢慢往下移動,向下,划過平滑的小腹,有一團濃濃黑黑毛,到她濃密的陰毛,而更幼的,像頻果心的,中間有一條暗紅的縫。

是很美麗整齊的一度縫門,她的陰埠已經春水蕩漾了,兩片肥厚的陰唇上都有愛液了,我分開陰唇摸著了她的陰道口,那裡熱性十足,能感受到涓涓淫水向外分泌,我就這樣用食指在她的外陰里撫摩著。

從她的陰道口的最底下經過陰道口一直向上摸到陰蒂和陰核,一直就這樣上下不停的摸著,順著陰道口分泌的愛液粘滿了我的食指,使得我的食指很從容地在她的陰門上摸來捻去,一會兒壓壓陰道口,一會兒擠擠陰蒂,一會兒摸摸陰核,我感覺到她的整個陰埠都濕漉漉的,有一股濕熱的水蒸氣升騰起來,隨著我的撫摩,她的陰埠也配合著我的手指動作起來,腰部不停的扭來扭去。

「親哥哥,你真會玩兒」「知道嗎?這裡好癢,好想要你的大棒子。」她的蜜穴又緊又窄。嘴裡也不知覺的發出恩恩的聲音,鼻孔里發出急促的呼吸聲,我渴望毫不留情的撕毀花園的門扉,搗毀嬌嫩的肉洞,在邵娟娟的子宮裡播上慾望的種子。

而她的雙手也一直沒有閒著,在我的身上的敏感之處游移著,有時是一隻手的手指輕輕伸到我的股溝處揩過,剛才的春戲早已讓她的嬌軀劇震,淫水如潮湧出。肉體上的強烈快感更令她願意隨時將身體奉獻。在濕淋淋的茂密森林中,尋找溪水的源頭。邵娟娟的嬌美呼聲,正好提供了最好的路標。當手指翻開柔嫩的陰唇,按在顫抖的陰核上時,邵娟娟幾乎昏倒了。

她微熱的花蕊已經濕漉漉的,而手指也慢慢搓揉她花蕊頂端的小陰蒂,她呼吸越顯急促,口中仍是不斷呻吟手指還在上下左右滑動時,感覺到,一股熱乎乎的液體從娟娟私處的肉唇里涌了出來。我手指開始往她的蜜穴進攻,綻開的裡面是嬌嫩粉紅的嫩肉,底端的小肉孔微微翕張,看得到層層褶皺的嫩肉在收縮著,白色透明的液體正從裡面流出來,一些已經流到她的會陰處。愛液已經隨著乳頭的刺激順著大腿流下來,陰唇開始捲曲,陰蒂開始突出。

娟娟在我的注視下雪臀輕輕顫抖著,我用中指伸向她的小肉蒂,左右輕微撥弄。但她的蜜穴仍是相當窄小,我兩根指頭伸進去,感覺好象被柔嫩的肉壁夾的好緊,還會一縮一緊的蠕動,想是要將我的手指往裡邊吸一般,我看到粘白的淫液不住地從她的小肉洞裡涌流了出來。她的雪臀一下抬高在半空中挺了好久,才往下落回床上。雪臀底下的床單被她私處流出的液體濕了一片。

握著我得巨棒,邵娟娟樂得幾乎暈眩了。咿咿地胡亂呻吟著:「我要你插我啦!算我淫、算我賤吧!我要男人、我要你,我脫光衣服等你來姦淫我的,是我不要臉、但是我愛你,我求你,你便施捨給我吧,別這樣對我,現在我下面實在又痕又癢,很難受的,求求你,隨便給我幾下吧!」

聽了她這夾雜著呻吟的呢喃,我已經忍無可忍,兩副飢餓的性器官,早已耐不住天然的慾望,隔著代表道德文明的衣服,猛烈的廝磨著。雙峰圓而挺,峰頂的乳菽如珍珠般大小適度,色澤只是淡淡的棕色,乳暈也不大。伸手扯下濕漉漉的絲內褲,她全身都在顫抖,蜜穴中不斷的流出清香的花蜜來。連最後的一下呻吟也來不及發出就失神了。

身體就會一陣痙攣,發散亂,咿咿地胡亂呻吟著。邵娟娟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悅耳的呻吟聲響徹了整個廚房。小腹不斷的起伏,已不能滿足於巨龍的隔靴搔癢。桃紅色的嬌軀一次一次的抽搐,最後更要狠狠的噬咬在我的肩膊上,在我耳畔輕吐出夢囈也似的哀求:「……快一點……我受不了……」

滿臉紅暈,就如抹了一層胭脂,說不出的好看,朱唇微微喘著氣,表情又是興奮,俯身吻著她晶瑩的耳朵,弄得她像一灘水似的軟倒在我懷裡。我當然不能客氣,揉動著她堅挺的玉乳,舌頭撬開牙關,逗弄著她的小香舌。粘稠的淫水順著大腿淌下,晶瑩愛液自小溪谷間順腿根流下。

食指不斷插入抽出得在小穴內摳動,手指次次進出,新鮮的蜜汁滴滴落在可愛的花瓣終於綻放了,玉雪般的的雙股緩緩張開,現出了頂端的的小珍珠。觸電的感覺在緊貼的肌膚之間跳動,激起灼熱的火花。堅硬的火棒,在冒煙的溪谷中尋覓蜜液的泉源。「哎…」邵娟娟驚呼聲中,手指已撥開濕潤的恥毛,陷入花唇之中。花瓣中的蜜液澎湃而出,把不速之客完全浸濕了。花唇緊緊的合攏,夾著入侵的手指。但卻無礙手指在泛濫的小溪中肆無忌憚動。

「嗯…呀啊!那裡,那裡好舒服!」邵娟娟愉快地緩緩沉下腰。柔軟的肢體,隨著我的指頭,撥弄陰蒂的指頭動作而扭動著。邵娟娟為快感的波濤衝擊著,抬起白嫩的臀部,想將手指引導入最深處。赤紅充血,被蜜液濡濕的花瓣誘惑著我,我抽動手指來回應邵娟娟。

娟娟早已急不及待的挺動小腹,迎接我的巨棒;我卻故意頑皮地躲開,只在洞口上下左右的撩撥,每一次都在毫釐之間輕輕滑過。她急得全身香汗淋漓,終於忍不住伸手一把抓著我的小弟弟,塞進飢餓得口水狂流的小妹妹中。我馬上親身體驗到她的焦躁和渴望,我對準翕張的小肉孔,我的陽具幾乎是被吸進去的,火熱的龜頭,「卜」的一聲已陷入了她身體里。

我也再忍不住了,什麼前戲、調情都忘了,只是本能的沖開緊湊的壓迫,一下子直搗深處。我往後抽出,又插送進去,開始用力抽送起來娟娟的肉洞裡緊湊溫濕。她微閉著雙眼,兩個飽滿的玉乳在我的抽動下上下均勻地起伏著「啊…好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