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同事送豔福 作者 元陽九鳳

2016-12-19     WoKao     檢舉     收藏 (34)

公司同事送豔福 作者 元陽九鳳

進到公司已經半年多了,由於工作的關係,很快就和工廠裡的一位同事林見億成為要好的朋友,更因為年紀差不多,所以兩人成為無所不說的死黨。

有一天林見億跟我說,星期六是他妹妹林恩桐的生日,約我到他家一起幫他妹妹開生日會;剛開始我以不認識他妹妹為由,不打算去參加,可是林見億一直要求我,說他妹妹見過我打勝那場全港手球賽後,就很想認識我了,經不起他的一再要求,我只好答應去參加他妹妹的生日會。

那天我下班就趕緊去林見億的家,他替我介紹妹妹及朋友之後,五人才吃飯了,今天的菜全是林恩桐親手做的,林見億從父母的房間裡拿來XO喝,就在這個時候,我才有機會真正看清楚他妹妹長得相當可愛,她的身材相當嬌小,但身材卻是非常突出,尤其今天她穿著一件緊身衣加上窄裙,更顯現出那誘人的身材。

另一位是林見億的乾姊廖劍鈴,也是一位成熟的美人,再來就是林見億的女朋友蔡惠敏了,也算是漂亮的女孩,兩人身材也是纖腰、豐臀加上漲凸的乳房,經我目測、她們的大奶起碼算是34D-Cup以上,最大會是E或F-Cup的…嘩…巨乳美女啊!

吃過飯後,我們就在大廳另一邊聊天,一邊喝著酒,當我們(另一個是廖劍鈴的男朋友)不知喝了多少酒之後,每個人都像有點醉了,連我也有點頭重腳輕,林見億和廖劍鈴的男朋友最後更是昏迷不醒了。

林恩桐搖搖晃晃的要回房間休息,我看在場的每一人都倒在沙發上昏醉了,於是我只好扶著林恩桐回房間,當我讓她躺在她的床上時,卻不小心腳撞到椅子,她摟住倒在床上。

我看著林恩桐那誘人的的嬌靨,感受到她隨著呼吸而起伏的大乳房,而林恩桐盯著我,而且帶淫糜的微笑的看著我,…當我忍不住地低下頭要吻她時,林恩桐也伸出雙手環抱著我的脖子,熱烈地回吻著我,終於我的手也在她肉腴豐軟的乳房上遊移、搓玩。

隔著衣服撫摸林恩桐漲凸的乳房,那軟柔的大乳房卻讓我的手捨不得離開,此時她的舌頭熱烈回應著我的吻,我的另一隻手也開始伸到林恩桐窄裙裡,在她那隆起的小山丘上撫摸:我伸到衣服裡摸著那肉腴豐軟乳房的魔手,手指靈巧的捏著硬如石子的乳頭,當我將手伸到她內褲裡時,美人兒已經將自己身上的緊身衣脫掉了。

對於淫海常遊的我,自然懂得將嘴巴移到林恩桐白晢軟滑的大乳房上,淫糜的吸吻著她漲凸的乳頭,也動手將她的窄裙脫掉,慢慢的、我將舌頭滑到林恩的內褲上,隔著內褲挑逗著她:她的內褲早已沾濕了愛液,我將林恩桐身上最後一件內衣都脫掉後,開始品嚐著她光溜溜的小蜜穴,巨舌像毛掃般擦撫林恩桐白晢軟滑的陰戶,當我伸出粗糙的舌頭、在林恩桐的滲著蜜液的緊湊小穴裡翻攪的同時,也將我身上所有的衣服脫掉。

林恩桐似乎已經受不了我淫穢不堪的挑逗,粘稠的愛液愈流愈多,玉手按壓住我的頭,纖腰也慢慢搖動起來,櫻桃小嘴裡開始傳來酥淫的呻吟聲音:「嗯…喔…噢…噢…好…美啊!…嗯…嗯…噢」

我靈活的巨舌像蛇一樣,毫不客氣地刮擦林恩桐酥麻陰腔裡的每一處神經,令她櫻唇裡不斷地傳來欲仙欲死的呻吟聲音,她的雙手放開了我的頭,不停的抓扯身下的床單,她顫動大陰唇的愛液像失控的洪水一樣,大量的流出來沾濕了床單…感到淫糜的挑逗夠了,我擡頭看到林恩桐如此陶醉的樣子,知道是蹂躪她嫩滑小淫肉窟的時候了!

我將林恩桐的雙腿擡起來、放上我的肩膀,讓她白饅頭般的小酥穴毫無遮掩地奉獻出來,我的手握著那早已硬如鐵棍的陰莖,引導猙獰的龜頭對準林恩桐潮濕而灼燙的淫洞…慢條斯理地插入!當我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插入她那濕熱的陰道時,大量白濁、粘稠的愛液被我粗糙的巨大陰莖逼迫了出來,閃耀著淫穢的水光。

「啊…雪…嘩!…好…好…好硬粗…啊!…噢…噢…雪…雪…啊…」

「喔…噢…嗯…噢…噢…噢…喔…」我忍住極淫穢的映像,開始搖動我的腰,讓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在濕粘粘、熱烘烘的陰道裡進進出出,只是數十下淫糜的活塞動作,林恩桐感到飄飄欲仙的,纖腰開始毫不羞恥地搖晃起來了。

「啊…噢…噢…噢…喔…啊…噢…喔…」我不斷地抽動我的雄腰,胯間兇猛的巨龍也跟著不斷的抽出、插入著,床上不斷傳來「啪!…噗!…啪!…啪!…噗!」的聲音:林恩桐玉手緊抓著床單,享受著我粗筋漲凸的大肉棒不斷磨刮自己的陰道,她嘴裡則是不斷發出欲仙欲死的呻吟聲:「嗯…噢…呃!好…好舒…服啊!…噢…噢…噢…啊…喔…」

我看著自己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不斷的被林恩桐光溜溜的小蜜穴吞沒,又不斷的被強力抽出來!…使我更加興奮:數百下淫糜的活塞動作之後,我將林恩桐的玉腿壓往她肉腴豐軟的大乳房上,下身淩空、瘋狂地擺動著我雄的腰,而我腫脹堅挺的巨根也跟著加快抽插,火灼的大龜頭差不多插穿林恩桐酥痕的子宮。

「啊…噢…噢……好…好…美啊!呀!…啊…噢…鴻哥大肉棒…好…好…好硬粗啊!…噢…噢…噢…哦…我死啦!…噢…噢…噢…好…好…過癮呀!…」

我灼燙的陰莖傳來林恩桐幼嫩淫肉窟窿的陣陣痙攣,我想她達到了第一次高潮,就讓粗糙的龜頭頂吻著林恩桐酥痕的子宮:…當我將林恩桐雙腳放下,赤裸裸的抱著她、打算稍微休息一下,才再繼續下一場更淫糜的交媾時,廖劍鈴和蔡惠敏突然跌跌撞撞的走了進來,手中拿住一部數碼攝錄機,我倆一絲不掛的摟抱著,不好意思的看著她們,而林恩桐仍是飄飄欲仙的閉著眼睛躺在我懷裡,似乎還沈醉、回味在剛剛的快感高潮之中。

廖劍鈴和蔡惠敏並沒式什麼,只是露出一個有深意的微笑看著我們。

之後,她們的動作卻讓我嚇了一跳!因為…蔡惠敏把手中的數碼攝錄機放下,就抱住廖劍鈴一起熱吻:而廖劍鈴的玉手也伸到蔡惠敏的衣服裡,不斷的撫摸著她白晢軟滑的嬌軀。

廖劍鈴和蔡惠敏毫不理會我倆在床上,繼續熱吻中脫光了對方的衣服,雖然只留下乳罩和底褲,兩具白晢軟滑的嬌軀已毫無遮掩地呈現出來,:我楞在那裡、不知該如何反應是好,這時林恩桐一個翻身反把我壓在下面,而她則毫不客氣地坐在我的腰上。

我偷看到廖劍鈴和蔡惠敏已經躺在地毯上,身上的乳罩和底褲也開始一件一件的扯掉,她們竟像林恩桐一樣,胯間的小酥穴如白饅頭般光滑、緊密,蔡惠敏的舌頭舐著、吮著廖劍鈴漲凸的大乳房。

林恩桐坐在我的腰上,先是熱情的深吻了我一口,而這時我胯間兇猛的巨龍依舊插在她緊湊的陰腔裡,休息夠了的她開始搖動細腰,我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又在她陰道裡磨擦著。

蔡惠敏爬到廖劍鈴的身上,兩人成為「69」式的摟抱,相互舐著對方光溜溜的小蜜穴,她倆的吸吮因而發出淫穢不堪的呻吟:「嗯…啊…唔…喔…嗯…啊…」蔡惠敏剛好背對著我,所以整個白晢軟滑的陰戶呈現在我的眼前,這樣,又激得我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更興奮不已。

我想酒精已經麻醉了我們羞恥之心,現在我們只想得到性高潮。

看著廖劍鈴和蔡惠敏不斷舐著對方滲著蜜液的緊湊小穴,我的手扶著林恩桐的纖腰,任由她赤裸裸的嬌軀時而擺動、時而轉磨,享受著我大肉棒的漲凸粗筋磨擦酥麻陰腔的刺激快感。

「喔…呃!…噢…好…好舒服啊!…唔…喔…啊…」林恩桐肉腴豐軟的巨乳壓住我的胸脯,漸漸地纖腰扭得愈來愈快,我也擡起腰、臀用力的往上頂插,配合她淫賤的套磨。

「唏!…噗滋!…呀!…噗滋!…哎唷!呀!…噗…滋!噗滋!」我扶住林恩桐的纖腰,大力頂插響起陣陣淫穢不堪的聲音。

刺激的酥心快感之下,林恩桐也瘋狂的擺動自己的腰、愈動愈快,好讓我粗糙而堅硬的巨大陰莖能不停地抽插她痙攣顫動的酥穴,讓她可以再一次達到飄飄欲仙的高潮,我也配合她淫穢不堪的動作,忍住火灼大龜頭傳來酥麻的舒美、不斷將我的肉臀擡起來,好讓我鋼硬的火棒能插入更深、頂吻到林恩桐酥痕的子宮。

「啊…噢…噢…好…好…過癮呀!…噢…噢…我死啦!…」近千下淫穢的上下套捋後,林恩桐又達到另一次欲仙欲死的高潮。

林恩桐高潮後,躺在我的身上喘著息,我則抱著她軟綿綿的嬌軀一起喘息,感受她緊湊陰腔的不規則顫動;突然,林恩桐的乾姊廖劍鈴走過來,把她從我的身上推開,當廖劍鈴看到我怒漲的巨棒還直挺挺的豎立著時,她立刻爬上我的身上,玉手抓著我胯間兇猛的巨龍往自己瀉著蜜液的緊湊小穴裡塞。

「啊…嘩!好…好粗…硬呀!…」當我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整支塞入廖劍鈴的光溜溜的小蜜穴裡時,她發出了極舒服的讚嘆聲音,在酒精的迷惑和她肉體的誘惑之下,我也不管她男朋友在外面,手也伸去摸她的雙乳,大力捏揸肉腴豐軟的肉球。

待廖劍鈴酥麻的緊湊小穴適應了我腫脹堅挺的巨根,便開始擺動她的腰,我粗糙的大肉棒也開始在她濕淋淋的陰腔裡進進出出了,廖劍鈴的嫩滑小淫肉窟不斷的流出粘稠的愛液,白濁泡沫的愛液沿著我粗筋如鋼的陰莖流下來,令我亦感到濕粘粘的。

「啊…啊…呃!雪…雪…噢…噢…啊…噢…」酥痕的陰戶完完全全擠滿,廖劍鈴彎下身來,雙手撐著床,擡、降著臀部姦淫我胯間兇猛的巨龍,她那肉腴豐軟的巨乳在我眼前晃動,令我滿眼肉光乳浪;我擡起我的臀部、火灼的陰莖插著她沒有恥毛的緊窄小浪穴,就在此時…我們兩個人不知是誰在姦著誰時,林見億的女朋友蔡惠敏也爬了過來,送上櫻桃小嘴著我吻著她,同時、拉著我的手伸到她乳房上搓、揉、捏、揸…。

「嗯…哎唷!…喔…不要扯…好…嗎?…甩啦!…呀…嗯…」當我的嘴離開蔡惠敏櫻唇時,她也不甘寂莫的爬上我的身,只不過…她是跪在床上背對著我,蔡惠敏白饅頭般的小酥穴整個就呈獻在我的眼前,我伸出舌頭舐著她的大陰唇,同時…我的手再也伸到她的乳房,大力捏著她那硬如石子的乳頭;而廖劍鈴則是不停的聳動著,毫不羞恥地扭、磨,好讓我粗糙而堅硬的大雞巴不斷地頂插著她淫賤的肉窟兒。

躺在旁邊的林恩桐,她一動也不動,似乎享受到兩次欲仙欲死的高潮之後,已經飄飄欲仙的昏睡了。

「哦…啊…好…美啊!啊…哦…噢…噢…我死啦!…啊…」蔡惠敏抱著廖劍鈴,不斷的搖著她的腰,很快…已肏頂了數百下了,我的舌頭在蔡惠敏潮濕而灼燙的淫洞裡翻攪著,而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則是不斷的頂插著廖劍鈴酥痕的緊湊小穴。

「喔…太淫啦!…啊…要…要…射了!…」在這種雙重的剌激之下,鐵漢也受不了,何況已做了個多小時淫糜活塞動作的我,廖劍鈴的腰擺動得愈來愈快,緊湊的陰腔愈套愈深,差不多連我淫褻的肉囊也吞下去…;就在我感到廖劍鈴濕淋淋的陰腔傳來陣陣的痙攣時,我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也傳來陣陣的悸動,終於,我忍不住了!雙手抓緊蔡惠敏肉腴豐軟的巨乳,粗糙巨舌頂住她顫動的大陰唇,小腹盡量上挺、我大龜頭馬眼噴射的精液,就像水庫洩洪般全射了出來,毫不保留地全都射在廖劍鈴痙攣顫動的子宮裡。

「呃!好…好舒…服啊!…噢…唔…」由於廖劍鈴是坐在我的身上,所以大量白濁、粘稠的陰液又順著我胯間兇猛的巨龍流出來…!當我和她還沈醉在這飄飄欲仙的高潮時,蔡惠敏卻把乾姊廖劍鈴從我身上推了下來,她看到我慢慢縮小的大肉棒時,蔡惠敏馬上趴下身,毫不猶豫地整個含住我在變軟的肉棒雞巴!

蔡惠敏的嘴發出「唔…雪…漬…啾…漬…漬…唔…啾…漬…漬…」的聲音,相當熟練地用她的舌頭舐著我的龜頭,不知是在蔡惠敏的賣力吸吮、還是剛才飲的烈酒影響下,在她的挑逗下,我胯間兇猛的巨龍又再度堅挺起來,獨目怒睜的傲然挺立,又再度硬得發脹!而我的舌頭也伸進她瀉著蜜液的緊湊小穴裡回應著她的挑逗。

終於我從床上爬起來,一手握著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準備插入小淫婦嫩滑的小肉窟,才讓蔡惠敏跪在床上,她像母狗般撅起屁股搖晃著臀部,誘惑我腫脹堅挺的陽具趕緊插入她那早已充滿愛液的嫩肉洞穴:「嗯…鴻哥…快…插入來啊!…哎唷…痕…痕…痕呀!…」

我一手扶住她的豐臀,握著充血發紅、粗糙而堅硬的巨大陰莖,慢慢地插入蔡惠敏的陰道裡,感受她緊湊陰肉壁的痙攣顫動。

「嗯…雪…嘿…好…好粗啊…啊!」蔡惠敏像隻母狗般、讓我這兇悍的公狗肏插著;「唏!…噗滋!…噗滋!…哎唷!噗…滋!噗滋!唏!…唏!…」淫糜的活塞聲音中,蔡惠敏時而將螓首擡起來、時而低下去,我雙手扶著她肉腴豐軟的豐臀,雄腰不斷地前後擺動著,我們結合處的性器傳來「啪…噗!啪!啪…噗!」的碰撞聲音。

「啊…噢…啊…噢…噢…好…好…過癮呀!…噢…啊…噢…噢…嗯…」我瘋狂地抽送著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粗筋如鋼的陰莖早已沾滿了蔡惠敏白濁色的愛液,粘稠的陰液也因不斷的被我粗糙的巨棒磨擦、而變成白泡,給擠了出來,沿著她的大腿流下去。

「喔…喔!…好…好舒服啊!…噢…喔…嘩!」蔡惠敏趴在床上,毫不羞恥地擡高臀部,我則是雙手扶著她的腰,毫無憐惜地不斷地將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插入她灼燙的淫洞裡,還不斷地加快怒漲巨棒肏插的速度。

很快…蔡惠敏陰道裡的肉壁傳來了一陣一陣的痙攣,變成乏力地喘噓噓,我知道她已剛享受到第一次欲仙欲死的高潮,便將鋼硬的大龜頭頂吻住她顫動的子宮,雙手伸前抱著,慢慢將她仰面放下,使粗筋漲凸的大肉棒溫柔地刮磨她潮濕酥的穴,讓陰道不斷的前後套磨著。

「喔…啊…啊…喔…嗯…喔…喔…喔…嗯…嗯…」蔡惠敏的嘴裡不斷地發出舒暢呻吟聲,我的手盡量掰開了她兩條修長的玉腿、扶著她的纖腰,看著自己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蹂躪她嫩滑的小淫肉窟!肏操了數分鐘後,我轉頭看看躺在一旁的廖劍鈴和林恩桐,喘息了一會的林恩桐,大陰唇已自然地閉合起來,但陰道口還是流出些白濁粘稠的愛液;而廖劍鈴白饅頭般的小酥穴仍紅腫一片,陰道口的陰唇尚未完全合攏,不斷流出汙穢不堪的愛液、及夾雜著我白濁色的濃郁精液。

我把蔡惠敏雙腿挾在腋下,抱著她的肩膀,開始用盡我全身的氣力猛烈抽送,加快胯間兇猛的巨龍進出的速度,享用她緊湊的陰腔,毫不保留的飛快地插入、抽出,用盡全身的力氣搖動著粗糙陰莖磨刮蔡惠敏酥麻的陰肉壁,像是要將我整支粗筋漲凸的大肉棒、連那淫褻的肉囊也一起塞入她痙攣的陰戶裡般,令蔡惠敏也緊緊地抱著我的雄軀。

「喔…嗯…不行了…喔…啊…啊…太利害啦!…啊…喔…肏死…人家了…噢…噢…噢…噢…」毫不留情地肏姦了近千之後,蔡惠敏欲仙欲死的呻吟聲提高盡了,我沒有理會她飄飄欲仙的高潮,反是她淫賤的呻吟聲更加使我瘋狂,毫不保留地將我兇悍的大雞巴穿插在她嫩滑的肉穴裡,…。突然,我感覺粗糙的龜頭開始急速的跳動著,此時蔡惠敏陰道裡顫動的子宮也發出陣陣痙攣,竟咬住我鋼硬大龜頭的硬溝磨研!…「哦…哎呀!…嘩!射啊…喔…」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大龜頭馬眼的精液的全射向蔡惠敏的子宮裡。

「喔…呃…好…好舒服啊!…」我緊緊的抱住赤裸裸的蔡惠敏,享受著她痙攣顫動的陰肉壁裡陣陣的抽搐,蔡惠敏酥麻的陰腔因為高潮突至而緊緊的裹住我粗糙而火灼的陰莖,像是要將我猙獰的大雞巴綁住,似要吸盡我白濁、粘稠的淫精。

不知過了多久,我兇悍的大雞巴才能逃離蔡惠敏淫賤的肉窟兒,力盡身疲地躺在三位美人兒身邊迷迷糊糊的睡著;直到被林恩桐緊張地叫醒,醒來之後、我想起剛剛的荒唐事,原來她們早已知道我的風流淫事,才設下這個淫亂的陷阱,我喝的那瓶XO加了春藥,林見億喝的是加入安眠藥的。

看到那數碼攝錄機中的我姦淫林恩桐片段之後,經過她們三個人商量,決定不告訴林見億他們,不過…當然有條件的…。

後來林恩桐、廖劍鈴和蔡惠敏常常來找我做愛,有時是一或兩個,有時她們三個一起來,而我也常常要她們自慰,讓我用數碼攝錄機拍下淫賤的醜態或是用自動化形式拍下做愛淫褻的影像…。

有時我在想:有一天若被林見億知道我肏透了他們女朋和妹妹,一定不是怒得殺了我、就是自己被氣死了!

只恐怕……我也會被林恩桐、廖劍鈴和蔡惠敏她們三位美人兒操死!…不過,我到底情願被她們三個小淫婦操死好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