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回憶之出軌的媽媽

2016-07-23     WoKao     檢舉     收藏 (7)

第一章 前言

我現在回想起來,發生在兒時的點點滴滴真是令人難忘。

由於懵懂,由於少不更事,對於當年發生在媽媽身上的事情祇有一知半解。

現在回想起來,這未嘗不是我幼時的性啟蒙教育,也促成了我的較同齡人的早熟。

事隔這麼多年,回憶起兒時發生在家裡的一切,真是令人難忘……

我出生在東北,原本是小康之家,由於爸爸的好賭,我們家背上了一身債。

又由於爸爸的懶惰與懦弱,不得已,祇好舉家搬到現在這個長三角地區的城市。

之所以到這個城市,是因為爸爸有個兒時的鄰居、朋友--黃明,在這個城市經營一個物流公司。

此外,媽媽的姑姑--我的表外婆也在當地。

由於沒有一技之長,爸爸在黃明的公司裡開起了貨車跑長途貨運,而媽媽,由於從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於是在黃明的公司做起了會計。

這一年,我5歲,爸爸32歲,媽媽30歲。

說起我的爸爸,陳哲,其實也沒有什麼好說的,由於從小嬌生慣養,家底頗豐,於是養成了游手好閒的習慣,不學無術的他在23歲的時候,在爺爺奶奶的幫助下,娶了省體校財務專業大專畢業兩年的媽媽。

後來由於爸爸的好賭,爺爺奶奶的逐漸過世,家底被輸得一乾二淨,從此攜家帶口遠遁長三角。

而我的媽媽,許曼婷,由於是體校大專畢業(這在當時是很不錯的了),在完成本專業的學習之外,還練就了一副好身材。

原本就是當地數一數二的美女,配上165㎝的身高,再經過學校的鍛煉,媽媽在當時已經出落得異常嬌艷,用出水芙蓉來形容毫不為過。

即便在這麼多年年後的今天,媽媽仍然是風姿綽約。

媽媽長得很有女人味,並且一看就是讓人有衝動的類型,和現在日本AV裡的立花裡子非常像--外表嬌艷欲滴,但是渾身散發出來的誘惑又讓人心潮澎湃、想入非非……

原本,媽媽是不同意這樁婚事的,但外婆經不住爺爺奶奶的軟磨硬泡,外加物質誘惑,終於同意並做通了媽媽的工作,完成了這門婚事。

但是,媽媽自始至終都沒有深愛過爸爸,即便在我出生後,對爸爸亦是不溫不火。

在她的心裡,有著對這樁婚姻骨子裡的反叛。

在全家被迫遠走後,媽媽心裡的不滿,想要掙脫這種束縛的想法就更強烈了。

再說說黃明,和爸爸同年,打小在一個院子裡長大。由於家境好,在20歲的時候就出來闖了。

在我們家投奔他的時候,他在當地已經是一家不大不小的物流公司的老總了。

我家在東北時,逢年過節他回來時,總是給我帶很多玩具和外地的小吃,我很喜歡他,總是黃叔叔長黃叔叔短的。

但是他的婚姻卻不夠完美,31歲離婚。此後孑然一身。

第二章 變化

在我們家搬遷過來的2年裡,黃明的物流公司取得了很大的發展,已經成為全省物流業的翹楚。

我們家的收入也多起來了,住進了130平米的新房。

隨著業務量的增加,爸爸跑外地的次數越來越多了。常常海南跑完沒過2天,山東再跑,於是爸爸在家的時間越來越少,常常1個月只能見他2、3次。而媽媽,由於公司賬務的進出頻繁,加班成了她的家常便飯。遇到媽媽加班,我要麼去表外婆,要麼自己外面隨便吃點。

還好,我7歲了,上小學1年級了。上學的地方距離我家和媽媽上班的地方都不是很遠。

隨著媽媽業績的創造,她已經成為物流公司的財務主管了。加班的次數相對少了,接送我的次數也就多了。

由於我所在的城市經濟發達,各種兒童樂園很多,於是媽媽有空的話也時常帶我去玩。

日子就這麼有條不紊的過著。

這段時間,我發現黃明來學校和媽媽一起接我的次數多了,有的時候甚至就祇有他來接我。

我問他媽媽呢?他說媽媽有事情走不開,於是叫他來接我。

其實我很喜歡,黃明每次來都會給我買很多的好吃的東西,還會時不時地帶我去平常媽媽不准去的肯德基、麥當勞,我當然求之不得了。

再後來,黃明來我們家吃飯的次數也慢慢多起來了,他經常在廚房幫媽媽打下手,歡聲笑語的。

我也很高興,一方面他來會帶東西給我,家裡多個人吃飯也很熱鬧,最關鍵媽媽也越來越高興了。

平常媽媽在家就祇是和我有一搭沒一搭的問問,而現在,祇要黃明來我們家,她就笑容滿面,而且從他來之前就很開心,但是黃明走了,她似乎又若有所思的樣子。

我慢慢習慣了黃明在我週圍轉悠,他常常帶我和媽媽去爬山,去看電影,去海邊……

有一次,早上醒來,媽媽問我:「你是不是很喜歡黃明叔叔啊?一晚上叫了好幾遍他的名字,還呵呵地笑。」確實,由於爸爸經常不在家,我甚至都忘了他最近一次帶我玩是什麼時候了!

最近,我發現媽媽注意打扮起來了,原本就很漂亮的她,更加顯得魅力十足。

另外,媽媽舉手投足間多了很多嫵媚,常常讓我覺得媽媽風情萬種。

而且,媽媽似乎每天晚上都要打電話,9點以後我就睡覺了,但是她幾乎那會兒總捧著電話,而且每次接了電話都很開心的樣子,並且都刻意的去她的臥室,把門關上再打。真是奇怪。

有一次,家裡電話又響了,她興沖沖地跑去接,我聽上去很嗲地一聲「餵」,結果是爸爸來電話了。

她三兩句就說完了,接著滿臉不高興的進了臥室……

媽媽怎麼了?

第三章 回家驚見

小孩子的好奇心是很大的,經常翻著家裡的東西出來玩。

這一天,趁媽媽在燒飯,我又跑到媽媽的臥室,打開床頭櫃,去找我的「氣球」吹(大家都知道那是什麼)。

奇怪啊!爸爸上周剛走的第二天我就去翻,還有5個「氣球」,怎麼今天1個都不見了?我跑到客廳,東碰碰西碰碰,突然看見媽媽的包包在沙發上。

我看了一眼媽媽在忙,於是惡作劇地把媽媽的包包打開,把裡面的東西都到了出來……奇怪。

媽媽包包裡居然有一個「氣球」!我高興壞了,拿著「氣球」衝到媽媽面前:「媽媽壞蛋!把球球藏到自己包裡了!」媽媽臉上很明顯的紅了,接著把「氣球」搶了過去……

今天下午老師們要去開會,所以2點就放學了。

媽媽沒有來接我,我決定自己走回去,我已經大孩子了。

回到家才兩點一刻,我拿鑰匙開門。

奇怪,門居然沒有反鎖!打開門,看見兩雙皮鞋。

我認出是黃明和媽媽的--原來他們在家啊!

奇怪!客廳怎麼沒有人?廚房也沒有人!要麼是在裡面談事情?我想著黃明的玩具--他每次都會給我小玩具的,於是想偷偷嚇他一下--我發現我越來越喜歡他,越來越愛和他玩了。

於是我輕手輕腳地走向臥室臥室傳來「嗯……嗯……哼……哦……」的聲音!好像是媽媽傳出來的,很難受又似乎很暢快!咦?怎麼媽媽他們談事情很嚴重?我很緊張,生怕惹惱他們,但是好奇心又讓我向臥室走去。

隨著我走向臥室,裡面的聲音越來越大「哦……還要……快點……要……」,媽媽的聲音讓我心驚膽戰!

走到門邊,原來臥室門沒有鎖,我心跳120下地湊到門縫朝裡看--天哪!媽媽全身赤裸地仰躺在爸爸媽媽睡的床上,而黃明也同樣一絲不掛地。更然人吃驚的是黃明壓在媽媽身上,做著老師教我們的「俯臥撐」的動作!

媽媽明顯很著急,她兩條腿緊緊地纏在黃明的腰上,但是褲襪只脫了一隻腳,賸下的沒脫的肉色褲襪套在右小腿上,隨著黃明的動作一上一下劇烈飄舞。

媽媽似乎很著急,原本緊緊地纏在黃明的腰上兩條小腿此時不停地來回用腳後跟推著黃明的屁股,兩隻光滑粉嫩的玉手緊緊摟住黃明的脖子,嘴裡叫著:「啊……快……快點……我要來了……」

我驚在原地,真的想哭了。

媽媽這是怎麼了?為什麼要不穿衣服啊,黃明叔叔是不是在欺負媽媽啊?但是,過度緊張讓我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寶貝!說句好聽的,否則哼哼……」黃明突然停住,望著媽媽嬉皮笑臉的說。

「要死啊!這個時候你停了?」媽媽又急又氣的說:「求求你!動一動啊!我愛死你了!」

「不行!叫老公、親親老公我才插!」

「太壞了你!我有老公的!」

「那算了!那叫你老公來幹吧!」黃明說著說著似乎要起身離開媽媽。

媽媽急壞了,馬上八爪魚似地緊緊纏住黃明,下身也挺了起來,緊緊地貼住黃明,生怕黃明起身。嘴裡發出令所有男人都銷魂的呻吟:「好老公!好好插插我嘛!婷婷要啊!」一邊說一邊扭動下身,一邊用腳後跟輕踢黃明的屁股。

「來嘍!」黃明心滿意足的大叫一聲。隨即開始大開大合地一上一下。

「啊……啊……哦……太棒了……好老公……你太棒了……我要死了……」沒幾下,媽媽突然全身僵硬,抱著黃明的指甲都快嵌入背部了。

「啊……來了……來了……」緊接著媽媽一聲大叫。

「寶貝……你太棒了……我也要射了」黃明的動作明顯加快,雙手抱著媽媽的屁股狠勁地動著。

「哦∼∼哦∼∼哦∼∼」媽媽和黃明同時大聲狂叫起來,緊接著,兩個人似乎散架了一樣,軟軟地癱在床上。

媽媽他們保持著最後的姿勢沒有動,只聽見兩個人急劇的喘氣聲,可見剛才動作的激烈。

沉默了一會兒,只見媽媽原本緊摟著黃明脖子的手開始上下撫摸黃明的脊背,原本緊纏在腰上的小腿也滑到了他的小腿上,來回摩挲著。

「明!你太棒了!我都被你快弄癱了!」媽媽媚眼如絲,嘴裡發出讓人酥到骨子裡的醉語。

「那還不是你太迷人了!我的小騷貨!」黃明一邊說,一邊把一隻手從媽媽的屁股上移到媽媽的乳房,輕輕地撥弄著。

這時我才發現,媽媽的乳房真的好大啊!和我的玩具皮球差不多大,圓圓的,鼓鼓的,真好看。

媽媽聽了似乎很高興,又好像很害羞:「你真壞!」媽媽嘴裡笑罵著,隨後主動湊上臉去,吐出丁香小舌,和黃明熱吻起來。

看過剛才的激烈場景,我驚在原地不敢動彈。

待看到他們很親密地吻在一起,媽媽似乎又有點激動了,嘴裡發出「嗯……嗯……嗯……嗯」的聲音,在黃明身下又開始輕微地扭動起來。

我突然感覺媽媽是不是不舒服,剛才黃明這麼用力的壓在媽媽身上,媽媽一定很難受,所以大叫了起來,這下媽媽又開始叫了,會不會黃明又要欺負媽媽了?我突然很害怕,一緊張,「哇」地哭了出來!

這一下媽媽他們才發現我就站在門口,於是趕緊跳了起來。

媽媽隨手撿了地上的睡衣跑了過來,黃明趕緊找他自己的衣服穿上。

媽媽一把摟住我,緊張的問:「樂樂,怎麼了怎麼了?」

我繼續哭著:「叔叔欺負媽媽……叔叔欺負媽媽……」

媽媽似笑非笑,又好像有點害羞地眼角斜了一下黃明,把我抱了起來,說道:「叔叔沒有欺負媽媽的,叔叔怎麼會欺負媽媽的呢?」停了一會,聲音很輕的說:「媽媽身上癢,要叔叔幫媽媽止癢啊!」說完又朝黃明似怨似笑地瞪了一眼。

黃明在一旁穿著衣服「呵呵呵」地笑了一下。

「那為什麼要脫衣服呢?媽媽為什麼很難受的樣子,還要叫呢?」我不解地繼續啜泣道。

「那是因為媽媽身體裡面癢啊!不脫衣服叔叔夠不著啊。樂樂要是癢,媽媽幫樂樂撓撓,樂樂舒服的話不是也會叫嗎?」媽媽解釋著,聲音越來越輕,臉也越來越紅。

「哦。那媽媽是很舒服的在叫啊!」我懂了。

媽媽的臉從來沒像現在這麼紅過:「是啊!叔叔弄得媽媽很舒服呢!」雖然是對我說,可是媽媽卻望著黃明。

黃明「哈哈」地笑了起來。

這時他衣服穿好了,走了過來,一把從媽媽懷裡接過我,對我說道:「樂樂乖!叔叔最喜歡樂樂了,也最喜歡媽媽了!叔叔肯定會對媽媽好的!怎麼會欺負媽媽呢?樂樂放心,叔叔會越來越對媽媽好的,會好好照顧媽媽的!一定會讓爸爸不在的時候讓媽媽開心、舒服的!」黃明說得很堅定,卻望著媽媽。

媽媽似乎很難為情的樣子:「胡說八道什麼呢!誰要你照顧了!」媽媽雖然這麼說,但是卻像是在發爹。

「哦!媽媽,叔叔照顧很好的。我喜歡叔叔的。」我懵懵懂懂地說道。

黃明對我是很好啊,經常帶我玩,對媽媽也很好,經常幫媽媽幹活,他每次來我家,我和媽媽都很高興。

「就是啊!叔叔也喜歡媽媽!也喜歡樂樂!走,看叔叔給你買的新玩具去!」黃明抱著我,去客廳玩玩具去了。

接下來,由於晚上黃明需要外出應酬,沒吃晚飯就走了。

送他的時候,我忙著玩我的玩具,打了招呼沒去送他。

媽媽送他到門口,我隱約瞄見黃明抱著媽媽要親,模模糊糊聽到媽媽說:「不要了!樂樂在!」然後黃明在媽媽的屁股上輕輕捏了一下,伴隨著媽媽「討厭」的笑罵志得意滿地出門了。

媽媽關上門,走到我面前,問我:「樂樂!你喜不喜歡黃明叔叔的?」

這還用問?又有的玩,又有的吃,還對媽媽好。

「我最喜歡叔叔了!」我想都沒想肯定地回答。

媽媽想了一會,幽幽地說道:「媽媽也喜歡叔叔!爸爸不在家的時候,叔叔很照顧媽媽的。」

過了一會,媽媽很神祕地對我說:「樂樂!媽媽和你說個祕密。」

我一聽,馬上來勁了:「什麼祕密?媽媽快說。」

媽媽小聲地說:「剛才叔叔給媽媽止癢的事情不要告訴爸爸。因為媽媽的癢癢爸爸治不好的,於是爸爸和媽媽打賭,要是媽媽的癢癢治好了,以後就不給樂樂零花錢了、不帶樂樂去肯德基了。因為爸爸說媽媽的癢癢是帶樂樂去玩才染上的。所以如果好了就不許去了。樂樂知道,媽媽喜歡帶樂樂去玩,叔叔也喜歡帶樂樂去玩,要是爸爸知道媽媽癢癢好了,就不許去了。所以媽媽要樂樂不要把叔叔給媽媽止癢的事情告訴爸爸。好不好?」

不去玩怎麼行啊!!我馬上搗蒜樣的點頭:「嗯!嗯!」

媽媽似乎很開心、很得意地笑了。

第四章 兒童樂園之夜

媽媽穿衣服越來越漂亮了,一會兒套裝,隔天又是旗袍,尤其是媽媽的絲襪真多啊,又是黑色的、又是棕色的,還有肉色的,配上媽媽驕人的長腿,有時候連我都看得眼睛都直了。

到了週末,媽媽往往穿得很性感,深V領的緊身T卹,配上超短熱褲,配上媽媽成熟的味道,真的讓人無限遐想。

這段時間黃明經常出現在我們家,媽媽也很高興,總是和他有說有笑的,我也樂得這樣,歡聲笑語多好啊。

這天是週日,一大早我就起來了--因為媽媽昨天說今天黃明帶我和媽媽去兒童樂園!真的好開心!

黃明8:30就到我家了。

媽媽真的很慢,在臥室裡半天也不出來,化妝要這麼長時間啊?黃明去敲門,媽媽也不開,於是我就和黃明在打遊戲等媽媽出來。

正在激烈對打,突然黃明選的遊戲人物不動了,任我蹂躪。

我迅速酣暢地K掉他之後,扭頭一看--原來他眼睛直直地望著臥室方向,似乎眼睛都要掉下來似地,嘴巴張得大大的。

我順著他的眼睛看去,原來媽媽出來了!

原本紮起的精幹馬尾不見了,換之以長髮,波浪般垂在耳畔;白色緊身的T卹勾勒出媽媽姣好的身材,尤其顯得腰部的不盈一握;胸口的開口恰到好處,襯托出媽媽乳房的渾圓與挺拔,同時又掩蓋了原本更大尺寸,避免了會帶來的閒人的騷動;下身穿著超短裙--真的是超短裙--距離膝蓋足有40㎝,緊緊抱住屁股和前面的私處,這樣更顯得媽媽屁股的翹挺;腿上是一雙黑色褲襪,配上12㎝的高跟鞋,更顯示出媽媽腿部的修長和圓潤!媽媽真漂亮啊!不對,應該是性感才對。

黃明一個起身,衝到媽媽跟前,甩下一句話給我「樂樂,我和你媽有點事要說」就推媽媽進臥室了。

隨著黃明隱約的「你要迷死誰啊,寶貝」,和媽媽的「討厭……慢點……別弄皺了」,臥室的們就關上了。

足足有3分鐘,他們倆才出來。

媽媽雙眼的春意感覺都要溢出來了,斜著眼看著黃明。

黃明似乎惡作劇得逞似地「呵呵呵」地笑著出來。

媽媽嘴裡都膿著:「要死啊!大早上的,弄得人家不上不下的!」

我們三個人坐著黃明的車來到了兒童樂園,一路上歡聲笑語。

檢票時,服務員對黃明說:「你老婆真漂亮啊,兒子也是小帥哥啊!」

黃明居然說:「主要是老婆漂亮,才生出這麼帥的兒子來!」

媽媽斜了他一眼,一點也不生氣,我也在想:『有這樣的老爸也不錯啊!對我好,對媽媽好,比起老不回家,一回家還沒好臉色給我的爸爸好多了。』

兒童樂園真的很好玩,我越玩越興奮,時不時和媽媽一起坐飛車,時不時和黃明一起逛鬼城,要麼我們3個人水上開碰碰車……我很開心,媽媽也很高興。

中飯我們就在兒童樂園隨便吃了點,繼續。

一轉眼到下午3:00了,媽媽說晚上邀請黃明一起回家做飯,愉快興奮又心滿意足的我高興地答應了。

回到家,媽媽沒換衣服就去廚房了,黃明也很慇勤的去廚房打下手,我呢,拿出黃明新買給我的遊戲光盤去書房打遊戲了。

書房看不到廚房的情況,祇是不時聽見那邊時而傳來「哈哈」的大笑聲,時而傳來「呵呵」的竊笑聲。

黃明在我家確實很好,把媽媽逗得很開心。

我自顧自的,沒空去理他們。

他們燒飯似乎很慢,我都有點餓了,還不見媽媽叫我吃飯。

我放下手中的遊戲,走出去看看情況。

廚房是玻璃移門,半透明的。

廚房傳來鍋鏟的聲音,還有媽媽「呵呵」的輕笑。

我看見黃明背對著我,朝著煤氣灶。

媽媽呢?怎麼不見媽媽?黃明在炒菜嗎?不對啊!他的手在下面啊,撫摸著什麼。

哦!原來是媽媽在炒菜,黃明貼著媽媽的後背,手在媽媽穿著黑色褲襪的大腿上遊走!怪不得媽媽「呵呵」地笑,估計是黃明摸媽媽癢癢了。真有意思!

「媽媽!我餓了!」我叫了一聲。

媽媽趕緊推開黃明。慌亂地說:「馬上好了!」

吃晚飯媽媽坐在我正對面,而黃明坐在媽媽一側的右手面。

我們一邊吃飯一邊聊天,黃明很會說笑話,逗得我們很開心。

過了一會兒,黃明問道:「樂樂,喜歡黃明叔叔嗎?」

「喜歡!」我想都不想地回答道。

「喜歡爸爸多點還是叔叔多點?」黃明繼續問道。

「喜歡叔叔!」這還用問?爸爸一年到頭見面都見不了幾次,還不怎麼帶我玩。

「那以後我做你乾爸爸好不好?」

「好啊!乾爸爸!」這樣最好了,我以後就能和黃明更親了,我馬上叫了他一聲。

「乾爸爸不好聽!這樣吧,樂樂!你以後管我呢就叫老爸,親爸爸就直接叫爸爸。好不好?」

「好的!老爸!」滿順口的,我高興地叫了起來。

「乖兒子!」黃明拍了拍我的頭。

「說什麼呢?樂樂!別聽他的!」媽媽笑著反對,但我看媽媽笑得很燦爛,我知道媽媽是同意的。

「老爸很好啊!我以後就叫老爸了!」我堅持著。

黃明「呵呵」笑了起來,對媽媽說:「你瞧!我說樂樂會同意的!」

過了一會兒,我無意間看到黃明給媽媽使了個眼色,只聽媽媽說道:「樂樂!今天玩得很累了,一會兒吃完飯趕緊洗澡睡了。明天還要上學呢!」

我說:「還早呢!我還要和老爸玩!」

「明天要早起的!聽話啊!」媽媽說道。

「樂樂乖!聽媽媽話啊!今天早點睡。樂樂乖的話,以後老爸經常來陪你玩!」黃明也幫媽媽說話。

「哦!」我無可奈何。

晚飯繼續著。

我突然發現媽媽時不時扭動身子,表情也很怪怪的,而且,媽媽一直用左手在喝湯,右手時不時伸到桌子下面去……媽媽不餓嗎?怎麼不拿筷子吃飯……

而黃明則似笑非笑地吃著菜,可是左手卻一直不上桌,放在下面……

突然媽媽「嗯」了一聲,滿臉緋紅,朝黃明狠狠地斜了一下。站了起來:「我吃好了!好熱,我去洗一下澡。」

媽媽走了,那我們也不吃了。

黃明很好,收拾桌子就去洗碗了,我無所事事地房間裡轉來轉去。

好一會兒,媽媽出來了。

天哪!媽媽換了衣服,是一套黑色的蕾絲吊帶睡裙,若隱若現的,顯得媽媽身材超棒。

裙擺只勉強蓋住了屁股,為了不走光,媽媽上半身披了一塊厚絲巾,剛好蓋住媽媽乳房部位。

媽媽一出來,就帶出陣陣清香,真不知是沐浴露的香味還是媽媽的體香。

媽媽真漂亮啊。

從沒見媽媽穿過這套衣服,爸爸在家時也沒見過。這時黃明也洗完碗了,朝媽媽走了過來。

我看見黃明的口水似乎都要滴下來了。

「樂樂!怎麼還不去洗澡,要睡覺了啊!」媽媽問我。

「外面的洗手間沒有燒熱水,那我去你房間洗,好不好?」

「那快去吧!」

我拿著換洗衣服走向媽媽的主臥衛生間,眼角隱約瞄到黃明和媽媽貼在一起,走向客廳沙發。

耳邊傳來媽媽的聲音「討厭!身上臭死了!」

在主臥衛生間,我把髒衣服脫掉扔到衣簍裡,結果沒扔準,祇好走過去撿起來再丟進去。

咦!我發現媽媽換下來的黑褲襪襠部位置濕濕的,幼年的衝動加上好奇心,驅使我把媽媽的絲襪拎了起來,才發現絲襪裡還有媽媽的白色小內褲!

原來媽媽脫絲襪和內褲是一起脫的。這麼著急幹嘛?媽媽的內褲好小啊!

祇有幾塊小布條!天哪!淡黃色的水漬布滿了整個襠部,真的好濕啊!媽媽的白內褲襠部像是水裡浸過似的,濕透了!亮晶晶的!媽媽這是怎麼了?剛才吃飯這麼熱嗎?

那也不該濕這裡啊!不知不覺中,我的小雞雞居然也翹了起來!很緊張很激動的感覺。趕緊洗澡吧!

洗完出來,我渾身舒服。一邊走一邊唱歌,到了客廳發現了奇怪的事情:媽媽和黃明都筆挺筆挺地坐在沙發上,但是電視機卻沒有打開。

媽媽嬌臉緋紅,氣喘吁吁,眼睛裡滿是嬌羞,黃明則東望望西望望,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媽媽妳們怎麼了?怎麼不開電視啊!」我奇怪地問道。

「沒什麼!洗完了吧?都9點了。快去睡覺!」媽媽站起身來,把我推到我的房間:「一會兒媽媽和黃明叔叔談點事情。你乖乖睡。不要來搗亂!聽話!」

「哦!是老爸!不是叔叔了!」媽媽給我鋪好被子,我乖乖地上了床。

其實我哪睡得著啊!一天下來很興奮的,根本沒有睡意。於是開始數綿羊。

沒有什麼用啊!倒是外面的動靜讓我豎起耳朵聽了起來。

我聽見媽媽和黃明低聲說著什麼,不一會兒,就聽見走路的聲音,接著是媽媽臥室開門、關門的聲音。

奇怪!媽媽他們談事情還要去臥室談嗎?

我的房間和媽媽臥室以及主臥衛生間是緊貼著牆的,隔音效果不是非常好,所以我以前經常能聽到媽媽在打電話或是爸爸回來時和媽媽聊天的聲音。

媽媽他們進臥室之後,馬上傳來媽媽的「呵呵呵」的笑聲,接著「啊」的一聲驚呼,再後來就是一片沉默。

安靜了足足有3分鐘,才聽見傳來黃明「哈哈哈」的笑聲,媽媽接下來的話倒是聽得很清楚,估計是聲音很大,「髒死了!」媽媽叫道。

再後來就是衛生間花灑的聲音,我想,誰在洗澡啊?是黃明嗎?他一天下來也沒少出汗。

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突然,湧上一股惡作劇地衝動「不知道媽媽房間門有沒有鎖,要麼去看看媽媽他們在幹嗎,把他們說的記下來,明天還能裝老爸和媽媽對對話」。越想越好玩,於是我偷偷地下床開門。

真是天助我也!哈哈!媽媽臥室的門居然沒關嚴實,門鎖卡在門簷上,從裡面透出淡淡的光。

我輕輕地把著門鎖推開一道門縫,又緊張又激動地朝裡望去……

臥室的大燈已經關上了,媽媽不知從哪弄來的小燈,發出柔和的、淡淡的鵝黃色的光,把整個臥室映射得恬靜、溫柔又有些曖昧。

窗簾布拉得嚴嚴實實,衛生間門關著,「呼啦啦」的水聲顯示裡面有人在洗澡,電視機沒有開,更顯得臥室的安靜。

突然,「哎呦」一聲把我的視線從右邊吸引到了左邊,是媽媽的聲音。

媽媽斜靠在床頭,正拿著個小瓶子在倒什麼液體抹到乳房上。

天哪!乳房!我這才意識到媽媽的乳房是露在外面的,衣服還是媽媽洗完澡穿著的黑色睡裙,原來這件睡裙肩部的吊帶以下乳房部分是空的!把媽媽豐滿、圓潤、堅挺的乳房完好地顯露出來。

媽媽的乳房真大啊!怪不得剛才出來的時候外面要披一件絲巾,原來是蓋住乳房啊!

再往下看,媽媽一條腿伸直的,另一條腿彎曲踩在床上,媽媽的腿真直、真長,2米的大床,媽媽的腿基本上快到床沿了,睡裙根本罩不住媽媽的屁股,我這個角度看去,半邊的屁股全露在外面,又白又挺。

媽媽的樣子真是太美了!太性感了!他們要談什麼事啊?媽媽要穿成這樣?

不過我真的很喜歡,從沒見過媽媽這麼迷人過!

估計剛才是小瓶裡的液體倒得太多了,所以驚呼了一下。

媽媽用手在左邊的乳房上抹抹,又在右邊的乳房上抹抹,圓挺的乳房在媽媽的撫摸下變成各種形狀,看得我居然有些血脈噴張的感覺。

突然,媽媽弓起粉背,面帶微笑繼續倒了些液體,往大腿內側抹去……我覺得媽媽的笑更多的是一種遐想後害羞的笑。

「媽媽在塗什麼呢?想什麼這麼害羞啊?」我激動又緊張的蹲在臥室門口,有點害怕,想要離開,但是全身似乎定住了,強烈的好奇令我決定繼續看看。

不一會兒,水聲停了,衛生間的門打開了,只見黃明只穿著一條平角短褲就出來了。

黃明的身材好棒啊!34歲的人,全身沒有一點贅肉,腹部居然還看得出腹肌,應該經常去健身,相比較爸爸的像懷孕8個月大的肚子,黃明真是顯得強壯,再加上他較常人略黑的皮膚,更顯出他的威猛。

黃明一出來,眼睛直直地看著媽媽。

媽媽不知什麼時候把絲巾打開了,蓋在身上,完全看不出露在外面的乳房和幾乎全裸的屁股。

黃明笑嘻嘻地對媽媽說:「寶貝!我來了!」說完徑直朝媽媽的大床走去。

媽媽面帶春色地說道:「這麼快!沒洗乾淨可不許上來哦!」說是這樣說,可媽媽卻優雅地向邊上挪了點。

黃明趁勢馬上上了床,緊貼著媽媽,說道:「你聞聞,你聞聞,全洗乾淨了。」邊說便把手、胸膛、頭往媽媽臉上湊。

媽媽「噗嗤」一笑,輕輕地說:「其他地方乾淨了,關鍵地方沒洗乾淨有什麼用啊?」

「你個浪蹄子!」黃明說完居然壓了上去。

我被嚇著了!黃明這是真的欺負媽媽了!只見黃明右手摟住媽媽,整個臉貼近媽媽,左親親,右親親,看上去就是要親媽媽的嘴。

媽媽左躲右閃,「呵呵呵」地笑個不停,就是不讓他親到。

真奇怪!黃明欺負媽媽,媽媽居然還挺高興?!

這時,黃明的另一隻手突然抓住媽媽的左手,拉著它伸向了自己的兩腿之間……

我驚呆了,黃明居然讓媽媽摸自己的雞雞!

黃明曖昧地說道:「你檢查一下啊!就知道到底有沒有洗乾淨了!」

在摸到黃明肉棒的一剎那,我清楚地聽到媽媽震驚地「啊」了一聲。

「喜歡嗎?」黃明輕問道。

「唔!」媽媽用右手輕輕勾住黃明的脖子,嘴角上翹,主動向黃明索吻,用羞澀的實際行動回答了黃明。

黃明低下頭去,深深地品嚐媽媽的朱唇。

臥室裡傳來「滋滋」的深吻的聲音,媽媽他們的情緒通過熱吻被迅速地調動起來。

媽媽的身體在黃明的身側無意識的扭動起來,一條原本掩蓋在絲巾下的玉腿悄然滑出,慢悠悠地靠向黃明,隨即在黃明的大腿上來回遊弋。

原本勾住黃明的右手,也開始在黃明的背部上下撫摸,祇有那隻左手,依然在黃明的肉棒上堅持……

黃明感受到了媽媽的情動,加緊了對媽媽的深吻,舌頭伸進媽媽的嘴裡,貪婪地從媽媽的丁香小舌上攝取更多的瓊汁,而左手,則伸進絲巾,摸上了媽媽的翹臀。

感受到從屁股上傳來的黃明揉捏的刺激,媽媽開始呻吟:「哦!明……好壞……嗯……」

媽媽突然很害羞地說:「不想看看你的小婷婷今晚的裝扮嗎?」

黃明剛剛開竅似的,馬上眼睛一亮,慢慢揭開了蓋在媽媽身上的絲巾……

此時的媽媽,半側斜靠在黃明的臂彎裡,一條玉腿掛在黃明的大腿上,黑色半透明的睡裙緊緊地勾勒出媽媽性感的身體,完美裸露的堅挺的一對乳房在黃明的注視下,隨著媽媽緊張刺激的呼吸迅速地跳動,由於是半躺著,睡裙根本蓋不住媽媽渾圓的屁股,從我這個角度,剛好可以看到媽媽的背部,這時我才發現,媽媽的內褲就是兩條細線,比傳統意義上的T-BACK少多了。

黃明整個人都呆了,對著懷中的成熟美婦靜止了足足1分鐘。

「怎麼了?沒事兒那我先睡了!」媽媽嬌嗔著,隨即提起了搭在黃明身上的長腿,作出要背過身睡覺的樣子。

黃明馬上用手扳住媽媽:「穿成這樣就像睡覺?你想彆死我啊!」說完,全身壓到媽媽身上去了。

黃明像是在檢驗一樣,從媽媽的眼睛、鼻子、嘴巴……一直吻向粉頸,嘴裡還念刀著:「我的寶貝……我的性感小美人……」

「呵呵……討厭!」媽媽被黃明的舉動弄得癢癢的,撒嬌著說。而手,卻非常配合地纏上了黃明的脖子。

黃明手也沒停著,一隻手在媽媽性感的翹臀上揉捏,另一隻手伸向了媽媽裸露在情趣睡裙外的乳房。

媽媽的乳房太大了,黃明的大手居然握不住一隻!乳房在黃明的手中淘氣地變換成各種形狀。

媽媽「哦」地叫了起來,雙手纏地更用力了。

黃明突然問道:「寶貝!咪咪上塗了什麼啊?這麼滑!」

媽媽聽了,害羞地躲進黃明的懷中,再悄悄把頭湊到黃明的耳邊:「昨天買的『迷情水』!」

「『迷情水』是什麼東西?」黃明壞壞地問。

「討厭!這不是你上次告訴我的,說抹在咪咪和下面會讓男人更持久的!」媽媽越說聲音越輕。

「哈哈!還真記得呢!那麼也就是說,下面的騷屄屄也抹了?」

「你檢查看看啊!」媽媽用很爹的聲音說道,一邊說,一邊用手推著黃明往下去。

「讓我嘗嘗看!」受到媽媽的鼓勵與刺激,黃明直接跳到媽媽下身,路過中間的巨乳時還不忘各添了一下兩個顫微微的咪咪,嘴裡說道:「不能虧待了牠們啊!」

惹得媽媽輕叫道:「要疼就好好疼!壞蛋!」

黃明來到了媽媽的兩腿之間,輕輕地把睡裙撩到媽媽的腰上,媽媽很配合地抬起屁股。

這時,黑色的、如果能夠稱之為內褲的幾根布條呈現在黃明的面前--實在是太小了,根本遮不住媽媽的陰部,濃黑的陰毛在房間燈光的映射下,紛紛跳出『內褲』的束縛,隨著媽媽越來越激動的心跳在黃明的眼前起伏。

「寶貝!你太美了!」黃明讚歎道。

「別光看不做啊!婷婷要添嘛!」媽媽媚叫道,估計祇要是正常男人都會受不了媽媽的聲音。

「來嘍!」黃明早就受不了了。說著便去脫媽媽的內褲。

「笨蛋!專門挑的好東西都不會用!好好看清楚!」媽媽嗔罵。

黃明一愣,隨即再仔細看了看『內褲』。

「哦!我的小浪貨!」黃明突然得意的笑了起來。又爬了上去,貼著媽媽的嘴,說道:「寶貝!你真是騷到骨子裡了!我太愛你了!」隨即狠狠地吻了媽媽一下。

媽媽風騷入骨地說:「喜歡嗎?昨天買的,專門為你穿的!為老公省事啊!老公一會兒要好好表現哦!」

「一定保質保量完成任務!」黃明保証著,隨即又滑了下去。

我這時才發現,黃明的褲子已經撐出一個小帳篷了。

這時我才看清,媽媽的『內褲』前面是由兩塊小布包起來的,不仔細看以為是普通的T-BACK,實際上,這兩塊小布是可以直接往兩邊分開的!也就是說--媽媽穿的是一條開檔T-BACK。

黃明分開了媽媽的『內褲』,媽媽的陰部已經流出很多淫水,在燈光照耀下顯得特別濕潤。

「寶貝!你真是極品啊!」黃明讚歎道,接著把嘴貼到了媽媽的陰部上舔弄起來。

「哦……天哪……哦……好舒服……嗯……還要……」媽媽開始輕聲叫了起來。

我躲在門口。驚呆了。我從沒見過這種情形。

媽媽說「好舒服」,我可從來沒見過媽媽這個樣子,這種打扮。緊張又激動的我繼續看了下去。

只見黃明時而用舌頭在媽媽的陰部勾上撩下,時而用大拇指在媽媽陰部上面刺激什麼東西,時而用嘴大口地吸著媽媽陰部的水水,再一口吞下去……

「哦……舒服……啊……好爽……嗯……老公……你太棒了……」媽媽的叫聲由小變大,原來的有意識地壓抑變成了放肆的呻吟。

媽媽的手也沒閒著,由原來緊抓床單變成了自己抓這兩隻巨乳,肆意的揉捏,修長的玉腿,也劈成大大的M型,以方便黃明更進一步地吮添。

突然媽媽叫道:「哦……老公……婷婷要了……快給我……我要……」

聽見媽媽的急喚,黃明馬上跪了起來,迅速地脫下自己的內褲。

哇!好大的肉棒啊!估計足足有18㎝長,和我的直尺差不多了,前面的龜頭足有桌球那麼大,通體黑亮,耀武揚威地高昂著。

黃明的動作很急切,看得出他很激動了。

黃明二話沒說,跪在媽媽下面,迅速地分開了那兩塊布條,握著大肉棒對著媽媽的陰部就直接插進去了……

從媽媽叫喚到肉棒插入整個過程兩人沒有一句話,直到黃明的肉棒淹沒到媽媽的陰部裡,才聽到兩人同時「哦∼∼∼」地一聲長呼,聽上去兩個人都像是壓抑太久終於釋放似的。

「嗯!你太棒了!真的插到花心了!」媽媽媚眼如絲。

「嘿嘿!寶貝你太騷了!」黃明雙手撐在媽媽的肩膀以上,下面的肉棒繼續在媽媽的陰部生猛地一進一出。

「哦……老公……你太強了……還要……」不一會兒,媽媽開始浪叫了,雙手繞上了黃明的熊背,雙腿勾住了他的屁股。

「小聲點……樂樂就在旁邊呢……別像上次那樣……上次真是沒盡興……」黃明也覺得媽媽的叫聲有點大了。

「嗯……嗯……沒事的……樂樂睡覺很沈的……不會醒來的……哦……還要……嗯……太舒服了……用力……哦……」媽媽浪叫著。

「哦!你個騷貨,真騷啊!又是開襠褲又是迷情水的!這麼淫蕩的!?」黃明加快了肉棒的動作。

「那還不是為了你?還不是為了節省時間?」媽媽浪笑道。

「到底為了誰哦?還不是想我的大肉棒更快地插你,省了脫褲子的時間,還用迷情水!就想著怎麼讓我更好地乾你吧!小騷貨!」

「討厭啊!知道了還不『少說多做』?不理你了!」媽媽被戳穿了,開始發爹,卻開始用身體向上挺,迎著黃明每一次的撞擊。

我躲在門口,一動不動地觀看這場對我來說驚心動魄的人肉大戰。

房間裡淫聲浪語20分鐘過去了,我的情緒也被刺激到了頂點。

「哦……哦……快快快……老公……我要來了!」媽媽開始嬌軀僵硬,緊貼著黃明!

「哦!騷貨!我也要來了!」黃明叫道,身下的肉棒急劇地插進抽出。

「哦……啊……」媽媽和黃明同時地叫了起來,隨後兩人累壞了似地癱在了床上。

稍微緩了緩勁兒,只見媽媽對著仍然肉棒插在媽媽陰道裡的黃明說:「老公!你太棒了!」說完溫柔的吻著黃明。

「說你愛我!」黃明溫柔而又堅決地說。

「我愛你!」媽媽毫不猶豫地說完,再一次地投入到深情的擁吻中去……

我輕輕地帶上門,我知道,我該回房了。

躺在床上,腦海裡回味著我一生的第一堂性教育課,太刺激了,太強烈了。

回想剛剛發生的一切,我隱隱知道:媽媽和黃明是在做小孩子們不該看的大人們做的事;又隱隱覺得:因為爸爸的緣故,他們做的事情應該是不對的。

但是,對於這種偷看,讓我覺得很緊張,也很刺激,我知道,雖然祇有7歲,但是我喜歡這種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