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女子大學生

2016-06-20     WoKao     檢舉     收藏 (3)

§第一章

病院裡影射來刺眼亮光,從窗台眺望出去,夕陽黃昏已漸漸來臨。千變萬化的雲際燃燒紅艷如染成火辣鮮紅的羽毛,輕飄飄地流下來。充滿花香鳥語的庭院裡,不時傳來青桐葉子沙沙的聲響,汗流浹背的我,被輕輕微風迎面拂來,那種.感覺真是涼爽無比。

這幢偌大的病院──K醫院,在A市海岸附近的港口上,建造在風景怡人微高的山丘很漂亮的建築物。

沿著海岸線,遠處有微亮漁村人家,在黃昏的夜霧中。浪潮沖激的漁火,映著餘光光光熱是好看極了。在這裡眺望夜景的我,思鄉的情緒絲絲增添心中的痛楚.兒時記憶點點在心頭,歷歷在眼前浮現,不知何時起,淚水早已悄悄掛滿腮了。

人之初,性本善也。每個人從小便是一張潔淨無暇的白紙..像我這樣的人,想不到還有淚水可流。

其實我也不非是天生的壞坯子。

從小的時候,便對未來充滿了幸福美麗的憧憬與希望,汲汲於努力地渴求盼望,那是個多麼純真無暇的時代。而現在的我,落得落魄不堪,可憐兮兮的模樣其實也是早已註定好的。促成今天如此的我,先天環境的影響對我來說,實在是一重大的打擊,那種捶心之痛,絕非身歷其境的人所能了解的。

在這多變的複雜社會中,和我境遇相同的人是大有人在,但是卻很少有人和我一樣,經歷了好比水深火熱的煎熬,而我就是在這混亂的泥漿中,慘淡地苟且偷生。

我說出心中的苦處,並不是要博取大家的可憐與同情,而是要把自己從以前到現在所受的凌辱告訴大家,讓大家有所警惕、小心。

放在我的膝蓋上的書是一本生活日記。

這本生活日記已經跟了我好久,陪我渡過了許多寒暑。它記載著從小到二十七歲至今,裡面有我所有的歡樂、快樂時光、悲哀痛苦的掙扎經過,以及惡劣的男人們在我身上所加的凌辱。

日記本看來雖小小一本,看來一點也不起眼,但是因為裡頭記述了十幾年來我的生活點滴,拉拉喳喳地也寫了一大篇,想要一口氣輕鬆讀完它,也是相當不容易的,花相當長的時間來看完它是絕對必需的。在這裡呢,我就精簡重點式地來敘述吧!

我有個算是蠻複雜的生活環境。

我的爸爸和媽媽兩人共同在橫濱本牧這個地方經營了一家料理店。如同大家所知的,本牧這個地方是出了名的風化區,每家相連青紅燈綠中非常有名的魔窟。

因為家中開設料理店,父母都顧著生意上門招呼顧客,對於年少的我並沒有刻意地照料,在這顧此失彼的情況下,慢慢成長的我,在此時已註定了未來的命運了。從國校畢業後,我一直在這塊土地上生長,與這塊成長環境有著濃濃的情感。

因為家中是經營料理生意,上內飲酒作樂的先生小姐們暢懷開飲,時時也有酒客帶領出場的吧女們來作伴,萬一客人們酒醉不省,二樓也有空房可以讓他們去休息。本身因為對酒醉的客人們有不好的惡感,所以他們上樓去,我倒也落得眼不見為淨。

大約是在我小學畢業左右,三月的時候發生了..。

一向神秘的二樓房間,因為父母的再三勒令不准,我從沒有上樓去看過。就在某日的夜晚,我在尋找多日來研讀的少女俱樂部這本書,很奇怪地一直找不著,詢問女傭阿定後,她說:

「哦!那本書啊?被二樓的房客帶上去看了。」

說完以後,又顧著低頭做事去了。因為阿定的工作雜瑣,只見她忙來忙去忙得無暇顧我,於是我慢慢爬上樓梯。當我爬上二樓台階,輕輕打開門一看的時候,我睜大眼睛瞧著眼前的一幕,嘴也張得大大的,久久沒有閤上來。

「哎喲!哎..啊..噢..」

男女急喘的聲音交雜著斗大的汗水粒,這是我開門第一眼的駭人景象!

房內的燈光是明亮的。只見床面上一對赤裸裸的男女汗水淋轆互相緊緊地擁抱著對方,女人嬌喘的淫聲不時傳入耳際,那真是一場火辣辣的場面。

激情中的男女不忘隨時提高警覺,我悄悄開門的聲音已被發現了。其中的男客回頭看著我微笑。

「喔..原來是阿邦啊!妳已經都看到了吧?其實..阿邦也已長大了,讓我來教妳看最棒的作愛..」

露出淫笑的男客人,將他赤紅直立的陽具現給我看,同時撫摸二、三次給我看,我偷偷地歪頭看被擋住的女客,原來是美玉阿姨,她是一位約二十四、五歲,臉上總是帶著愁思勾人的美女。她的臀部正高高抬起,陰穴的地方長滿黑黝黝發亮的叢毛,潤濕的肉膜中有白白的束西充滿著。

男客亮不客氣地將硬得很的陽具一壓,便連根插入小小的洞穴裡,只見臀部搖擉,肉洞裡轉呀轉呀的,好幾次有白色的液體流出來,噗哧!噗哧的聲響,一種很奇妙說不出來的聲音流洩出來。

臉漲得鼓鼓,像紅透了的蘋果,在急速的扭動與衝刺下,像哭泣的呻吟聲不斷上揚。

得意非常的男客,似乎有虐待狂似地,並不停止折人的酷刑,反而狂傲不已,接著,他低下身來,手捏緊女人腄脹硬挺的乳房,開始用舌尖舔弄、吸吮,左右揉拑起來。只見女房客不安的身體一直扭動不安,好像身上有千萬隻螞蟻在噬咬般,雙手緊緊握住男人的手臂,兩體不停地蠕動著。

由於身體扭動不停的綠故,插入秘穴內的男根,很快地又突出來。男人重新調整好目標後,用力地再次插入女人的秘穴裡。就這樣來來回回好幾次的搓送著,前後上下左右地搖擺臀部,一進一縮的肌肉運動,頻頻發出女人悲鳴的聲音。神秘又性感的交合處,不時有噗哧的聲音傳出,赤裸的男女正忘情地陶醉在肉慾的溫柔窩裡。

頭一次看到這種火辣辣養眼的景象,著實令我大吃一驚,倏地紅霞染上臉頰,我像打敗仗的難落公雞,尋找門扉落亂而逃。

有了這次令人臉紅心跳的經驗,我現在才明白為什麼爸媽他們不准我上樓去的原因,原來樓上有這麼的玄機。

因為家中經營特殊行業,在酒客與吧女們之間猥褻的笑鬧中,我也時常有耳聞,對於男女之間的打情罵悄也略知一、二。所以我比同期生要來得早熟,不僅只是思想,身體的發育情況也較一般來得快。同期中大概都是稀疏地陰毛長成,除了我以外,班上大約還有五、六個同學的陰蒂如核桃般豐碩,陰毛的色澤黑又亮又茂密。

雖然時時聽到男女的痴態種種,那都是聽到而已,倒是百聞不如一見,結結實實地讓我大開眼界。當天晚上,我是懷著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入睡的,不知不覺中,我的褲底已濡濕了一大片。

在我的腦海裡,一直浮現著在樓上那對赤裸的男女,當他們像路邊的犬仔們歡愉的模樣,女人嬌喘連連地呻吟;因尺怒張的肉棒抖動不已,彼此間呼呼哈哈急促地喘息聲,對初次見到的我來講,真可算是既強烈又刺激的一幕。奇怪的是,在我的腦海裡,那一幕幕赤裸的景象,不但沒有令我感到噁心或不適之處,反而在內心深處有一種奇怪的憧憬,慢慢地擴散開來。

這件事情發生一禮拜後,某天正好是店裡公休日。

當我從學校放學,回到家後,爸爸對我說:

「邦子,今天店裡什息,我到千葉那邊去,晚點才會回來,零用錢就放在抽屜的最底層,妳要自己再去拿,當妳從學校回來,正吉他們會留下來看守的,小心注意哦!」

交代事項後,他便出門到千葉伯母家去了。

而當我從學校放學回來後,女傭和廚師們出外去購物,偌大的房屋內只剩下正吉一個人留守著,此時的正吉手裡正拿著一本書在閱讀,他傭懶地躺在椅子上。

「我回來了!」

「喔!妹妹妳回來了?」

「是呀!」

「..」

「咦?怎麼..其他的人呢?」東張西望。

「怎麼只有你一個人..」

「嗯..他們出去買東西了。只剩下我一個人..」

「這樣子呀!我肚子好餓哦!有東西吃嗎?」

「我晚飯已弄好了。」

聽完我的抱怨後,已經十九歲的正吉,慢條斯理地將冕餐的工具整理到桌前來。

「正吉..一起來吃吧?」

「謝謝妳,不客氣了,我也要來吃..」

「正吉,你..想不想喝酒呢..?」

「喝酒?我不會也沒有喝過哩。」

「那我們偷偷地開一點來喝,好嗎?」

我爽朗又突然地詢問,正吉露出一張驚訝的神情,臉紅得不好意思。也許當時地上有個洞的話,或許他也會鑽進去,也說不定啊!

「小妹..妳很喜歡喝酒嗎?」

「我不知道,我從來也沒有喝過酒,只是突然好想好想喝酒,或許很想嚐試酒後的微醉吧!你拿酒杯來。」

溫馴的正吉順從地從櫥櫃中,拿出一瓶別緻的酒瓶和杯子來。在正吉仔細地注視下,我徐徐地將酒吞下喉嚨間。剎時,整個嘴巴好像沈入火烘中,一直燃燒到咽喉到肌肉,窘得我咳嗽不得,淚水在眼眶內直打轉,但是如此地強烈刺激入口,身體卻慢慢地溫熱起來,好舒服好爽快的感覺洋溢起來。

「正吉,你也來嚐一嚐這味道吧!蠻好喝的哦!嗯..那種感覺飄飄然的,.好舒服哦..!」

看到我如此陶醉的正吉,忍不往也吞下口水,一口作氣地將杯中酒飲盡。他並未如預期中和我相同咳嗽不停,相反地,白皙的臉孔,馬上變成害羞不安的紅面關公。

由於酒精的作用,我渾身飄然地自體內,有一股暖意湧上,意識開始被刺激的感應所蒙蔽,不知為何..或許是酒精起反應了,我輕輕地抓住正吉的手,身體慢慢靠過去。

酒精的作用下,正吉也經不起肉慾的呼喚。「妹妹..」他呻吟似地喊著,快速地將拉到他的身體,緊緊熱情地抱著我,微張的唇片很快被豐厚的男瓣所含沒。

平時雖然常聽大人們的淫猥,實際上究竟是怎麼回事兒,我可是只聽聞的經驗而已。第一次和男孩子的親吻,那是一種說不出所以然的感覺。這是我第一次的接吻,當親自體驗到時,我才恍然大悟明白,原來人類的舌頭運動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我全身上下都充滿了亢奮酥癢的感覺。

「我..妹妹我..我已經忍耐不住了..我們來..來..妳看看我的下面..已經..己經..」

正吉上氣不接下氣地氣喘噓噓。手指靈活地將褲子解下來,露出男人神奇的下體讓我看,同時他伸手把我的手接近撫摸。

撫弄著呈赤黑色如硬石般堅硬的男莖,很奇怪的模樣,四處密布浮腫的青筋。我很好奇的輕輕碰觸一下,或許是被我柔軟的手指碰到的緣故,正吉愈來愈呈現興奮難自拔的狀態。

突然正吉如猛獸出籠,快速地把我推倒下來,同時手腳供用地我那袖珍的三角褲褪下來。

分開我的兩股後,正吉很快地將男人粗壯的身體壓下來,被這突然的動入,我嚇了一大跳,本能地抗拒侵略,但是男人的亢奮助長了無比的強力,在彼此推拉中,我好像在作夢般的快感冉冉上昇,在稍為弱力時,他快速地制服我不安不安的身體,找著我散發迷人香味的巢穴,握準陽具的準頭,一口氣頂入黃龍穴,然後開始搓送起來。

因為是頭一次,事前又沒有經過柔蜜的愛撫前奏,急速勉強的插入,當龜頭插入摩擦肉壁的時候,「哎呀!好痛喔!」我忍不住大聲驚叫出來,心裡暗罵著怎麼那麼多人樂此不疲呢?

驚嚇中的正吉,很狼狽地把深入陰穴內的硬棒拔出來;同時塗抹口水在龜頭上濡濕,如此一來,硬棒便很輕易自由地在陰戶內活動。

慢慢摩擦中,痛苦漸漸減少了,當男根摩擦陰穴肉壁時,產生了很奇妙的感覺,每每子宮底被巨物侵擾時,魂魄像是要失散般的快感脹滿全身,不由得令我想起,數月前在二樓房內,看到那對赤裸男女苟合貪歡的情景。

雖然自小是在特殊風化場所區中長大,但是對於男歡女愛或金錢交易的苟合是如何,沒有人告訴我怎麼回事;更沒有人教導我醉人的性愛技巧。雖然先天無良藥,但是每每酣醉客人們淫猥的談笑與情侶們的甜言蜜語在耳際傳響,耳濡目染之下,我的心智各方面趨向早熟,對於男女之間的歡愛,其實我早已記在腦海裡。

不只是身心發展早熟,連外表看來,高恌的身材,在小學六年級裡,也沒有人能和我相比,自然地女性生殖器的成熟也較一般來得早,發育得快,當我五年級的時候月經已來潮了。

因為幾種客觀的因素總合,所以頭一次噹試性交也不會有困難,粗硬的男根也才能順利地進入秘地,微微的痛楚感後,帶來了滿身耐人的快感,這時候的感筧就像是展翅待飛的雁鳥,好像昇天般飄飄然的,好爽快哦!

當我把臀部抬高扭轉時,那種衝入雲霄的激等,令我充滿了無力感,軟軟地像溫馴的綿羊。被十三歲的我的陰膣縮緊,正吉也痛苦難耐地扭轉身體,不安份地擉動,痛苦的表情發出「呀!啊!唔..」悲鳴似的聲音。

腳底被騷癢般的快感襲捲而來,簡直像神仙般地快活,飛呀飛!好舒服!好爽快哦!要不是怕被別人聽到,我忍不住地想大叫出來。

正吉火熱的喘息,不斷在我臉出呼呼作響,黏貼的下體用力地直闖過來,我本能地將臀部抬高挺進,布滿青筋一直律動不停的粗棒,如魚得水快活地在子宮內遊戲,正當我開始品嚐甜蜜滋味的當頭,正吉突然像腸絞痛般,發出急喘的聲音。

「啊啊..妹妹..我受不了了..不行,不行了..我要洩出來了..要洩出來了..因為感覺太棒了..」

我還沒會意過來怎麼回事時,隨著正吉痛苦的呻吟聲,火辣辣熱熱的液體自陽具的前端爆發出來,那溫熱濕黏的感覺,我清晰地感受到。怒吼的雄獅一旦發洩完旺盛的精力,很快便虛軟無力了。剛才勃發律動的粗棒,馬上從雄糾糾氣昂昂中縮短了。我心中暗自著急,急忙把臀部再挺進,但是已無法密合,止不住子宮深處的騷癢。

「怎麼..你已經完了嗎?我才刪開始好起來..」

望著正吉無奈也無力的狀態,滿心喜悅的期盼頓時被澆盆冷水,令人失望透項了。

「對不起..我也是一直拚命地忍耐著..但是..因為那個感覺實在是太好的關係..所以..所以..」

正吉歉疚地一直向我說:「對不起..」

我用手輕輕的摸著下體密處和臀部,像饅頭般凸起的肉丘下,有著赤黑充血腫脹的肉瓣正微微抽動著,肉膜下有個黑黑小小的洞穴張開著收縮,我想放入三手指也不為過吧!

白皙豐圓的臀部下,有白色黏黏的液體流下來,茂盛的陰毛下露出赤裸的陰戶,奇妙的形狀好奇怪哦!當時慒懂的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洩精,什麼是淫水?

「正吉,你的硬莖還會變成像剛才一樣大嗎..?」

「要等一會兒。」

「等一下就會再變大了。」

「怎麼會..你快點把它弄大起來嘛..我們再來一次..」

「因為剛才已洩過一次..所以必須..」

「我不管..我不管..」

「妳..」

「你騙我啦!我不管啦!這個陽具是你自己的,當然也只有你才能叫它作什麼呀?」

「我的好小姐..」

「不管嘛..」

「妳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他抱住我的胸部,急出滿身大汗,拚命地向我解釋。

「妹妹..今天..剛才所發生的事情,妳千萬不能說出來告訴任何人哦!甚至是妳最要好的朋友也不能說,一旦說出來了..就會變成不可收拾的大事情哩,妳知道嗎?」

「嗯..」

我當然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我當然知道了。如果這件事情被我爸媽知道,一定會狠狠地打我一頓,說不定你也會被趕走哩。」

聽完我分析得條條有理,正吉不安的心才放下來。如同大人們一樣的,在事後用衛生紙擦拭,揉成一團後丟到廁所內沖釋了。

過了不久後,爸媽訪友回來了。

就和平時一樣,我若無其事的裝作不知道,外表表現得大方、自然。自從和正吉有了男女關係的接觸,那種滋味著實令人難以忘懷。想要和他再次擁抱的慾望與日俱增。

當時的我年僅十三歲,對一切事情充滿美麗的幻想,在好奇心的趨動下,尊貴處女貞操就輕易付出,但是我卻一點也不後悔,現在想起來當時的我,是多麼的幼稚和無知。

在童幼無知的心裡,貞操是個模糊又看不見的東西,輕易放棄不善保持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一度想要再讓男孩子親近我的慾望,常常在我的心裡翻騰,男女貪歡情慾不時刺激著我的思想,渴望被強而有力的男人擁抱疼愛我的渴求,一天比一天更加深。

男人雄壯如石頭堅硬的男根直搗子宮深處的殷切渴望,每每在夜深人靜時,狠狠地噬咬我寂寞的芳心。

為了要和正吉再嚐蜜果,無時無刻尋找相好的機會。

但是對於正吉來講,或許是因一次嚴重的過失所責與內心的歉意,二、三天後,正吉突然提出辭職書辭去工作,自願入伍當兵,服務於某個特種聯隊去保衛國家。

那是在太平洋戰爭還沒有發生之前的事。

正吉的突然離去,帶給我相當大的衝擊。我的生活中彷彿失去精神重要支柱,就像是失了魂的人,茶不思、飯不想,什麼事情也不想作,只剩下失去靈魂的空殼而已。

後來,我順利地進入了東京市立高級女子中學。因為離家有一段相當遠的距離,我和學校的好友二個人,租下一間房屋方便通學。

或許我天生就是淫賤的女人。但是在學校裡,我可算是功課十分優秀的好學生呢!

市立高級女子中學是所紀律嚴格出名的學校。因為在嚴格的監督下,稍有品性不良或行為不檢的同學,紛紛在校嚴處分下被迫退學。在校一年來,我一直表現得很平靜!深沉的心事從未對別人談起。

那一天是十二月八日,在歷史上留下不可抹滅的傷痕,叫人難以忘懷的太平洋戰爭終於爆發了。

因為戰爭的緣故,空氣中充滿了緊張不安的氣氛。各路人馬的召集,學校內數名體格健壯的老師們也得令徵召當兵去。每天所見的青年朋友們,個個露出焦慮不安的表情,隨著戰事昇高,每個人人心惶惶,終日處在擔憂的情緒裡,街道上到處站滿綠衣的捍衛軍人們,面無青情冷漠地注視著來往的人們。身為男人有背負保衛國的重要使命,也是怹們另一個無奈吧!

第二年,我在女子學校內,順利地升上二年級,同時,我豐滿圓潤的體態也出落得更加嫵媚、動人與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