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家母女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7)

鄰家母女(第一章)

我從不相信孩子是天使的說法,在我看來,那只是大人們用來填充內心某種空白的自欺謊言罷了。

--題記

第一章 隔靴撓癢

我是個對年歲生日等數字非常遲鈍的人,所以--那年我大約是十三歲吧。

前院剛剛搬來一戶人家,一家四口,一子一女一妻一夫。後來從母親大人的口中得知,男女雙方都屬於再婚,兒子為男方所出。

女兒叫「纖纖「,一個非常漂亮的小姑娘,九歲。眼睛如其母,妖媚勾人,長大了肯定也不是什麼好貨。

※※※

「你到旁邊去,不許看。」纖纖的聲音帶著幼女特有的奶氣,但又極其清澈。

我納悶地轉過身去,看著面前的池塘。夏天池塘散發出了陣陣惡臭,上面浮了層綠藻,讓我想起了昨晚夢見的那個一身綠色服裝的女人。每次我夢見女人,總是只能夢到她們上半身,而我最嚮往的部位卻無論如何沒有辦法在夢中勾畫出來。

想必,跟實際經驗有關吧,我感到遺憾。

後院的小胖子走了過來,他大概與纖纖同歲。小胖子看見了什麼,帶著孩子氣地嘲笑道:「你真不知道羞,在這裡小便。」

我再次轉過身去,纖纖蹲在牆角邊,正拉下褲子在小解。隱約可以看到一道水柱激射出來,我當下好像被雷轟中了腦袋,呆呆地看著。

「要你管,死胖子。」纖纖罵道,也是那種孩子式的吵架。

「羞,羞。」小胖子說著跑開了。

「到我家打牌去吧?」纖纖完事了,提起褲子到我面前說。

「好……好吧。」我心不在焉地回答,心裡好像燒起了一團火,總是無法撲滅……

當晚,我想著窺見纖纖小解時的情形,手不知不覺擼到了陽物,下意識地擼動了起來……不知多久,渾身寒顫了一下……我悄悄去了廁所,清洗乾淨。

--十三歲。

不知道天底下的男人是先有了夢遺,後知道手淫,抑或還有其它。反正,那晚我覺得自己著實找到了一種新奇的玩法……

入睡後,我完成了平生從未完成的艱巨工程:我終於夢到了一個裸露陰部且陰部位置準確的女人--以往女人在我腦海裡陰部總是長在肚臍眼下方一點,看了纖纖小解我終於發覺了自己的錯誤……

此後幾天,我愛上了這種遊戲,不過它們卻不能像第一次般卓有成效地澆滅我的心火了。我知道,必須有新奇的玩法出現……

※※※

「我們捉迷藏吧?」我提議道,帶著蓄謀已久的詭秘。

小明(纖纖的哥哥,也即男方的兒子)當即響應,道:「誰捉?」

「你啊。」我理所當然地道。

看他有些不情願的神色,我連忙道:「你只要抓住我們,我就輸給年一千張『饃』(一種小孩用來賭輸贏的紙牌,可惜我至今都不知道它的確切名稱)。」

「那說定了,不過你們不許躲太遠。」

「好,反正就這一片,只要抓住我就給你。」心火又冒了出來,我一陣一陣地冒汗。

小明轉過身去。

「不行,哥,你要到裡屋去,不許偷看。」纖纖撅著嘴道。

這正合我心意。

「好吧。」小明無奈地往裡屋走去。

「我們躲到哪裡去?」纖纖看著我,他從來不肯叫我哥哥,不知道為什麼。

「去我家吧。」

「不好吧,我哥哥一找就能找到。」

「不怕,今天我家裡沒人,我們把門鎖起來,他肯定想不到。」心火旺盛了,我氣息急促地道。

纖纖猶豫了一下,輕輕點頭。

我們快步走到我家裡,我把大門鎖了起來,帶著她到了我的房間。

纖纖站在房間裡看著我,我一時也不知道如何辦是好,剛才憑著一股傻大膽的氣勢將她誆了過來,真正臨場了卻萬萬提不起了勇氣:萬一她叫了怎麼辦?萬一她告訴她爸媽怎麼辦?萬一我媽媽回來了怎麼辦……

「喂,我們躲起來吧,過會我哥哥就找來了。」

腦際靈光乍現,我恍然道:「嗯,這樣吧,我們躲在牆角這邊,萬一你哥哥從後院朝房間裡看就不容易看到了。」

我的房間正對著後院小胖子家,站在後院確實可以看到我們。纖纖聽言,連連點頭,乖巧地縮在了牆角處。

「快點,你也躲過來。」

「哦,好。」我依言靠在了她身邊,她一副俏皮的模樣,吐吐舌頭,眼睛滴溜溜亂轉。

我正不知道該如何更進一步,玻璃窗戶外面忽然傳來了小明的聲音:「哈哈,你們別躲了,我就知道你們在這裡面!」

纖纖「呀」地一聲,我慌忙摀住她的嘴,這個動作為我帶來了意外的驚喜,她不僅沒有閃躲,反而做了個差點漏餡的後怕樣拍拍胸口。

我見狀輕聲道:「我們別動,小心點,就不告訴他。」

纖纖笑嘻嘻地點頭,那是孩子間有了共同秘密後的開心。

小明還在外面詐唬道:「你們快出來,我看見你們了。」

纖纖作了個害怕的神情,手緊緊摀住了嘴,笑意卻不禁從眼角流露出來。我第一次知道了笑起來猶如月牙兒的意思便是看到了纖纖,她一笑眼睛便瞇了起來,跟只貪睡的小貓一般。

心火旺盛。

我伸手把她攬在懷裡,她微微掙扎了一下,我忙附在她耳邊道:「別出聲,我們靠緊點,你哥在外面看呢。」

她聽話地不動了,甚至把身體靠攏我的懷抱。聞著少女的一絲體香,我下面不知不覺地硬了--憋得慌。

「纖纖,你再靠過來點,你哥可能要到窗戶這邊來了。」我的聲音想必顫抖了,纖纖再次挪了點過來。

我用膝蓋半跪在地上,把她拉到了懷中。陽物頂在了她背部,開始還不大敢動,漸漸膽子大了起來,我緩緩摩擦著。

纖纖穿著件小女孩的棉質套裙,陽物剛好在套裙上方摩擦著,毛毛的卻又極為舒服。我狠命地嗅著她頭髮的香氣,手微微顫抖地撫摸著她胳肢窩跟乳房交接處。

「咦,真的不在?奇怪了,躲到哪裡去了。」窗外小明困惑地道,然後是腳步遠去聲。

「好奇怪哦,」纖纖忽然轉身看著我,我被嚇出了一身冷汗,怎麼了?她發現了?她還是一個小姑娘,她真的明白我現在做的什麼?巨大的懼怕感攫住了我,夏日的天更加燥熱了。

纖纖緊接著道:「哥哥也喜歡跟你這樣抱住我。」

什麼?我一愣,小明那個驢日的蛋,他也……我心中莫名地感到了一陣興奮,問道:「你哥哥抱住你還做什麼別的嗎?」

她扭著身體不肯說,我哄騙道:「你告訴我的話,我家裡那個濟公葫蘆就給你玩,好不好?」

濟公葫蘆是我父親他們出去旅遊時買的,現在看來不過是個水壺罷了,不過在孩子心裡那可是難得的寶貝啊……

她眼睛一亮,道:「真的?」

「真的。」

「嗯……那我告訴你,你不許告訴別人哦。」纖纖羞紅著臉道:「小明哥哥把手伸過來摸我那裡……」

「哪裡?」我心裡愈加興奮了,陽物幾乎硬得能撬動地球。

「就是妹妹啦。」

我一怔,方才明白她所說的「妹妹」是陰戶!天哪,該死的驢日的小子,她好歹是你名義上的妹妹,你個驢日的居然摸你妹妹的妹妹!

巨大的興奮讓我幾乎喘不上氣來,我一把探手過去摸住她的陰戶,問道:「是這裡嗎?」

溫溫的,濕濕的,特別緊。哦,我終於摸到了真正的女人陰部,這不同於夢中的女人胴體,那多少帶有幾分虛幻,現在我手裡可是摸的活生生的女人陰部啊!

「不要摸啦。」纖纖嗔道,不過並沒有太明顯拒絕的意思,她還小,恐怕更多的是擔心我不把濟公葫蘆給她玩。

「嗯,嗯。那你哥哥有沒有做別的事情?」我不理她嘴上的抗議,手指緩緩探索著未知的領地,陽物由於缺少了顧忌開始快速地在她背部摩擦。

「沒有了,哥哥就這樣摸了一會,然後睡覺了。」

我登時感到索然乏味,驢日的,你有膽子摸沒膽子幹麼?

那時的孩子嘴裡說的最多的便是「屄」、「肏」之類的話,當然,大人是不知道的。往往孩子間流傳著,誰誰誰又去了誰誰誰的家,把誰誰誰的屄給肏了之類的話。

圍聽的孩子往往是一臉驚歎,繼而滿臉羨慕。

十三歲,甚或更早。

純真的年齡,無翼的天使。

我不相信純真……

我的動作越來越快,感到陽物有點平時自己手淫到了臨界點的感覺。

「唉呦,你輕點嘛,疼的。」纖纖忽然道:「不過媽媽有次過來跟我們一起睡,那次爸爸不在家……」

我放緩了速度,心裡重新燃起了幾分期待,問道:「你媽媽幹嘛了?」

「我睡著了,半夜裡醒過來,讓媽媽陪我上廁所。」纖纖臉上露出了回憶的神色,道:「媽媽罵了我一句,我好像看到她的手從小明哥哥的啾啾那裡收了回來」

「啾啾」是對小男孩陽物的稱謂。

我聞言,心頭大震。纖纖的媽媽只是小明的後媽,她把手伸到小明那裡,總不會是替他把尿吧……我想到以前聽父母說,小明的親媽之所以跟他爸離婚就是因為他爸那裡不行。

父母心目中似天使般純潔的兒子一直把他們的話牢牢記在了心裡,小明他爸爸不行,所以纖纖媽媽去摸小明的啾啾。

哥哥摸妹妹,媽媽摸哥哥,哦,這一家子,該日的一家子……腦袋裡近似瘋狂地想到了纖纖媽媽那副寂寞難耐的模樣,我的陽物彷彿在進出她的屄,一股難耐的衝動噴湧而出。

陽物猛烈地跳動了幾下,一股股精液隔著褲子全部發射了出去。

原來,對著女人射時比自己弄要舒服太多、太多了,我找到了新的玩法……

鄰家母女 第二章 疲軟

(上一篇的視角處理有些問題,這篇原本想改成完全的十三歲小男孩視角,不過那樣會缺失了很多味道。大概是筆力未到吧,願意看的朋友將就一下^∼^

「哼,又輸了,你賴皮!」纖纖一把扔掉了手中的牌,賭氣地道。

小明去了他親生媽媽那裡,小丫頭這幾天一直纏著我,我剛好趁機大肆摳摸之欲。

「那是你笨唄,能怪我啊……過來,說好你輸了就要再讓我摸一下的。」

「不給。」她一扭身轉過去,氣呼呼的樣子實在可愛。隱約中,透過短袖的空隙我可以看到她半發育的椒乳。

她又補充道:「再摸就要摸壞了,不給摸了!」

小丫頭不知道她的話給我帶來了怎樣的刺激,慾望一下被撩撥起來,陽具直直架起。我壓抑住將她剝光的衝動,故做神秘地道:「那我們玩個別的遊戲好不好?」

她畢竟還是個小孩,貪玩的本性驅使她很感興趣地問:「玩什麼啊?我不玩紙牌了哦,總是輸給你。」

「這樣吧,我假裝來找你玩,你在房間裡面沒有應聲。我進來後看到你脫光了衣服正要洗澡,然後要跟你一起洗……」

還沒說完,她立刻拒絕:「不好。」

「幹嘛不好?」

「反正--反正就是不好啦。」她羞紅著臉,儘管年幼,但是生為女孩子的天性還是讓她本能地拒絕了。

「唉,那沒什麼好玩的了,我回家去了。」

「不行!」

「那你要陪我玩,總不能我老在陪你吧?」

纖纖猶猶豫豫了半晌,才囁嚅地道:「好吧,不過你不能偷看喔!」

我暗笑,什麼不能偷看,過會我進來時你全身脫光光還不是隨便我怎麼看?不過照顧到她的心理,我還是答應道:「好,不過你的衣服要全部脫下來哦。」

我待在門外等了一會,估計她應該已經準備好了,於是推開了房門。

纖纖正將一條小褲衩褪下膝彎,一見我進來她立刻嬌嗔道:「還沒有好,快出去!快出去!」她想要伸手來推我,又想拉住褲衩,一時羞紅了臉。

我的天,她彎下腰身的動作讓兩顆發育沒有完全的小饅頭內容無端充實了起來,看來竟有幾分賞心悅目。尤其是一身白玉凝脂般的皮膚微微透出幾分孩童特有的紅潤,幾根稀疏的毛髮呈現蝴蝶狀垂在肚臍眼下面。

我急促地喘息著,快走了幾步,靠在她身邊,緊緊摟住了她。

纖纖連忙用力推我,叫嚷道:「還沒有好呢,你先出去嘛!」從她的語氣可以聽出她並沒有想到其它,只是單純的羞澀而已。

我自然不會理會她無用的抗拒,嘻笑道:「現在遊戲改了:我進來看見你正要脫衣服洗澡,然後我來幫你。」我被自己的話刺激得欲血更加沸騰了,近乎粗暴地將她推倒在床上,一把抓住她的小褲衩扯了下來。

「哎呀,勒的我腳了!」

我依舊不管不顧,在她極力的推拒中分開她的雙腿,一條迷人的細縫出現在眼前,由於我連續的摳挖細縫外面分泌著黏黏的汁液。

「不行,嗚嗚……」纖纖竟然哭了出來。

她的哭聲打消了我大半的慾念,我渾身一個激靈,老天爺,還好她家裡沒人,不然我可就麻煩了。

我安慰道:「不哭了,你讓我看看你妹妹,我以後多陪你玩好不好?把我的連環畫也送你一本。」

她考慮了半晌,似乎決定接受我的條件了,漸漸停止了哭聲,兩滴清淚欲流未流地掛在她眼角。我不知道哪裡來的衝動,伸舌舔去了她的淚珠,這個動作逗得她嘻嘻笑了起來……

見時機成熟,我俯下身體,近距離觀察起來那條細縫。細縫閉合得很緊,兩側是突出的粉紅色的肉唇。

我指肚輕輕用力,將細縫擠得大開。

「嗯哼哼--」不知道是弄痛了她還是怎麼的,纖纖發出了輕微的哼哼聲。

人家說操屄操屄,到底是怎麼肏的?我感到奇怪,仔細地琢磨起來。是直接就插進去嗎?到底應該插哪個部位……

「唔……唔……」纖纖用小手遮擋起那條肉縫。我輕鬆地壓住她的小手,心裡不知道哪裡來的衝動,將舌頭湊了上去,舔了一下。

鹹鹹的,還有種古怪的香味,一點也不像我手淫時射出來的東西那樣難聞。

流出來的液體那樣好聞,裡面的不知道怎麼樣,我好奇地分開了肉縫,把舌頭探了進去……味道,更加濃了。大約我真的是天才吧,緊接著我無師自通地用舌頭在肉縫裡上下掃蕩起來。

腦袋裡此時想起的是學校值日時掃地的工作,我以一百倍於其的熱情掃蕩起纖纖的妹妹……

「不要再舔了,難受……難受……」纖纖模糊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剛好舌頭覺得僵直得難受,於是停了下來,不知道為什麼,小丫頭明明叫我停下來,偏偏又抓緊我的手指放在她的肉縫邊上。

纖纖的臉色發紅了,平滑的小腹讓我看得慾火一陣上湧,管它怎麼操屄呢,不試試怎麼能夠清楚知道呢?我猶豫地摸著漲的不行的陽具,心想是不是不管二七三十一胡亂塞進她的屄呢?

正在這時候,樓下大門傳來「咯吱吱」一聲刺耳的拉響,那是大門裝修時設計不好留下的多餘木板與地面摩擦發出的聲音、我遽然一驚,誰回來了?纖纖她媽媽?我高高聳起的陽具立刻軟了下去,慌忙低聲叫道:「纖纖,快點穿上衣服,你媽媽回來了。」

她嚇得臉色唰一下變白了,我不知道她究竟是確切感到與我方纔的舉動是不好的、有悖道德的行為,抑或只是一種本能化的下意識行動。

或許是二者兼而有之吧。

道德,往往在很多層面上已然內化成了一種本能。與性相關的事一定要隱諱,這已然將近「寒冷要穿衣」一般牢牢地刻在一個某可測的內心深處了。

她越是慌亂,越是出錯,好半天才穿上套裙,門外已經傳來了腳步聲。

我使使眼色要纖纖坐到剛才打牌的桌子上,自己也隨後跟去,無意中一回頭發現她的內褲還在地上,竟然忘了穿回去!

要命,來不及了,我急忙將她的褲衩塞進了床單底下。

門--開了。

纖纖媽媽走了進來。

「媽。」纖纖甜甜地叫了聲。

我不由震驚於纖纖的冷靜,這樣的情況下表現得比我還要好,慌亂的心情平復下來不少。

「跟小雲在玩什麼呢?」

「爭上遊!」纖纖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女人,天生便有做戲的本領。

「哦……」她媽媽走近了,我的心臟都提到嗓子眼了,萬一她媽媽發現纖纖連內褲都沒有穿怎麼辦?我豈不是要大糟其糕?

好在她媽媽好像沒有發現什麼,只是對我道:「小雲,你媽媽在家嗎?」

「在。」我低著頭,不敢看她。

「哦,那我去找她聊會兒天。纖纖,你爸爸(指纖纖的親爸爸)叫你過去一趟,可能給你買什麼東西了。」

「我不要去。」

「不行,馬上過去一趟。」纖纖媽媽的口氣嚴厲了起來。

纖纖嘟著嘴,要哭的樣子。

我站起身道:「阿姨,我跟你一起去我家吧。」

「好。」纖纖媽媽先走出了房門,似乎無意地看了一眼床單。

我臨走時朝纖纖呶呶嘴,指了下床單,告訴她趕緊穿上內褲,卻發現床單竟然淩亂無比。想到剛才纖纖媽媽的動作,心裡不由七上八下的……

※※※

回到家,媽媽正在織毛衣,纖纖媽媽很有默契地帶來了毛線團跟編針,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了起來。

「我家纖纖啊,跟個男孩子一樣,貪玩的不得了,要是有你家小雲一半認真就好嘍。」

「小孩子總是這樣子,我家小雲小時候也皮得不行……」媽媽溺愛地看了我一眼,「這些年長大點才知道用功讀書。」

我的成績在班上經常是數一數二的,媽媽跟別人家長提起我來總是很自豪。

「是啊?」纖纖媽媽很感興趣地看著我,我順勢做了個乖寶寶的模樣--低著頭紅著臉。

每個孩子都有進入好萊塢發展的潛質。

「嗯,有次啊,他跟幾個小孩子去人家菜地玩,把人家菜地旁邊的土圍牆全部推倒……後來人家看到了,來追,就他傻乎乎地站在那裡,別人孩子全跑了。結果被人家揪著回來,害我賠了人家錢。」媽媽笑瞇瞇地揭我的短。

纖纖媽媽笑得前仰後合,用腳趾來夾我的腳腕,一邊笑道:「這個小東西……這個小東西……」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看到她的臉色好像變紅了,聯想到纖纖告訴我她摸小明啾啾的事情,我的陽具不知不覺又挺了起來……

鄰家母女 第三章 熟女風情

「小雲,來找纖纖玩啊?」纖纖媽媽正在廚房忙碌著,看到我進來她笑問道。

「嗯,纖纖不在嗎?」我盡量表現出孩童的純真。

「她去她爸爸那邊了,你來了剛好,我給小明買了件衣服,不知道他能不能穿。你跟小明的個子差不多,幫阿姨試下合身不,不行的話我下午出去順便換掉。」纖纖媽媽停下了手頭的活,希冀地看著我。

「好的。」

找不到纖纖,我感到很失落,現在一天不摸她的妹妹,我就感到缺失了什麼。

「走,去樓上吧。」纖纖媽媽招呼道。不知為何,她的手顫抖了幾下,好不容易才將大門關上。

鄉下女人對於「後媽」的傳聞,可怖之處近於描繪鬼怪了。母親大人訓斥我時,最常用的一句話便是「你氣死了我,看你爸不給你找個後媽回來,到時候不給你吃飽,不給你穿暖和……」

後媽成了童話中「巫婆」的代言詞了--在我心中。

我好奇地打量著纖纖媽媽的臥室,房間內有種奇特的香味。想到眼前身材豐滿的女人經常在這裡脫光了入睡、更換衣服,我的陽具不知不覺又挺了起來,直直地頂著褲子。我歪下身體,藉助扭身的動作將陽具移到一個舒適的位置。

「來,穿上試試。」纖纖媽媽從一個嶄新的包裝袋中抖出了一件短袖的運動服,正好適合眼下的天氣穿。

我不是很喜歡穿運動服,接過後就想直接套在外面衣服上。

纖纖媽媽「噗哧」一笑,我發現她笑起來竟然顯出了幾分妖媚,難怪她在村裡風言風語這麼多,想必不少男人意欲在這具豐滿的軀體裡噴射一炮卻沒能得逞,所以才傳得那般邪乎。

「你先把外套脫下來,不然穿不出樣子來,我怎麼知道小明是不是合身呢?」

我尷尬地笑著,遲遲沒能動作。

「小東西,我的年紀都可以當你媽媽了,還怕在我面前露身體啊,快點。」

受到她話語的刺激,我果斷地脫下了外套,露出了一身勻稱的肌肉。

大前年外公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一個褐色的罐子,裡面全部是些黑乎乎的膏狀物,說是給我補身體用的。外公是個老中醫,向來寵我,可是那次不管我如何撒嬌不肯吃那些苦得要命的藥膏,他都執意不允,最後,在父母大人含著古怪笑意的眼神中,我皺著眉頭把它們分次數吃完了。

說來也怪,從那時起,我的發育比起同齡人來說似乎快了不少。同齡的孩子還在比賽誰尿得遠時,我已經不大好意思掏出自己的陽物了--我的玩意兒周圍長了一圈黑色的毛髮,而別的孩子卻沒有,我感到羞恥……

相伴隨的,我的個子也變得挺拔起來,身上不再是那種孩童的鬆軟的嫩肉,而是線條流暢結實的肌肉。我想,這一切必定跟外公在我十歲生日時教我打的一套拳有關係。

隨著我脫下了外套,纖纖媽媽的眼神變得古怪起來,裡面似乎要噴出慾望的火焰。她的手指輕輕地在我的胸肌上戳了幾下,笑道:「呦,小東西發育得很好嘛。」

生理上的成熟為我帶來的心理上的早熟,所以我懂得了摸纖纖的妹妹,甚至想要進入她的嫩屄。

但是,同齡的孩子只知道罵兩句「肏你媽的屄」。嘿,一群呆鳥。

纖纖媽媽看著我穿上,順便幫我把衣角下擺整理好。她忽然想起了什麼道:「對了,還有運動褲,你一道試試看,搭配起來是不是好看。」

我猶豫了,剛才她垂首的瞬間,順著低V領我隱約看到她兩隻豐碩的白兔。陽具受不了巨大的刺激,更是高高架起。好在有著長褲遮羞,這一脫下不是全漏餡了嗎?

「怎麼了?」纖纖媽媽很自然地問道。

我決定賭一把,眼睛看著別的地方道:「腰帶的繩子我不大會系,脫下來就穿不上去了。」

我的長褲原有的鬆緊帶壞了,母親用了一根白色的絲帶穿進去,是以每次穿褲子時都要打個蝴蝶結。

「這麼大的人了,這點事情都不會,我來幫你好了。」纖纖媽媽的臉出現了一絲微紅,鼻翼處冒出了細微的汗珠,她道:「看你的樣子會不會連脫褲子都不會啊……阿姨來幫你好不好?」

看到她反常的模樣,我幾乎百分之八十可以肯定她並非要我試穿衣服這麼簡單了。帶著一份緊張,我撅嘴嘟囔道:「是不大會唉,每次脫褲子都很費事。」

「難怪你媽媽說你,來,阿姨幫你吧。」纖纖媽媽靈巧的雙手幾下撥弄就解開了蝴蝶結,「嘩」地一下拉下了我的長褲。

壓迫已久的陽具得到了釋放,「呼」地一下,恍如朝著首長敬禮般成斜四十五度翹起。我穿的內褲非常寬鬆,這一敬禮,登時襯出了個小山包。

纖纖媽媽將我的長褲拉下後,隨即擡起頭來,無巧不巧地正撞在我的陽具上。

「唉呦,疼。」我裝模作樣地叫道。

纖纖媽媽的臉一下子紅透了,彷彿我剛剛吃過的大西瓜。她的喉嚨發出「咕嘟」的聲音,嘴裡亂七八糟地道歉道:「啊,撞疼你了?疼不疼?要緊嗎?我不知道……」

同時,她的眼睛死死盯住了我的小山包,一絲一毫都不肯放鬆。

(有戲!)我暗忖。

「嗯,有點疼的。」我嘟著嘴。

「那--阿姨給你摸摸好不好?」她的聲音明顯顫抖了起來。

(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我暗笑,道:「那是尿尿的地方,很髒的,不好吧?」

「沒關係的,來,阿姨給你揉揉。」

我不給她猶豫的時間,一把拉下了內褲,將驕傲地仰著腦袋的陽具送到她面前,道:「謝謝阿姨。」

她深深地吸了口氣,右手握住了我的陽具,先開始還是老老實實地左手五指在龜頭附近輕輕撫摸。漸漸的,她的呼吸變得沈重了起來,右手不安分地將我的陽具在手掌中來回抽送。

見我沒有反對的意思,她似乎得到了默許,輕揉慢撚,來回抽送,忽快忽慢,忽緊忽鬆……

她的動作熟練之極,比起我平日裡自己手淫,不知道要舒服多少倍。看樣子,她瞭解我身體的程度比我自己尤有勝出!

「嗯……哦……唔……好舒服,阿姨,現在不疼了呢。」我故作姿態地道。

纖纖媽媽忽然擡起頭,她的臉上露出了幾絲詭秘的笑意,那股笑意好像她看穿了什麼似的。

「好小子,我果然沒有猜錯,你上次跟纖纖在搞什麼?」

(難道上次還是被她發現了?)我嚇得不輕,陽具失去了那種刺激,登時軟了下來。

「我,我沒,沒什麼。」我矢口否認,驚得想要往後退。可惜陽具還被她牢牢地掌控著,猶如敵方控制了戰爭主動,我方連丟盔棄甲都做不到。

纖纖媽媽「哈哈」一笑,道:「看你嚇的,阿姨逗你玩兒呢!果然不是個小孩子了,不過--下次不能和纖纖玩那樣的事情了,知道嗎?纖纖太小了,很危險。」

我驚魂甫定,連連點頭。

「小東西都軟下去了呢。」纖纖媽媽看著我的陽具,取笑道。

不知道是不是男人的共性,儘管年齡還小,我依舊感到一陣侮辱,不服氣地反駁道:「我的不小了,比小明的起碼大一倍!」

纖纖媽媽一愣,喃喃道:「是不小了,不小了,比起……都要大!」她失神地近乎癡迷地盯著我的陽具,右手重新開始動作了起來。可惜經過了方纔的驚嚇,我無論如何都硬不起來了。

她尋思了一會,左手沿著我的包皮繫帶往後滑去,最終到達了陰囊部位。纖纖媽媽很熟練地左手虛托,將掌心拱起,半圓形的空間足夠把大部分陰囊都包裹了進去。

夏日的天氣分外炎熱,可能是由於激動,我感到她的手心有些微的濕潤。這使得我的陽具和陰囊在她雙手中分外舒適,「哦--」我忍不住低低呻吟了起來,喘息道:「舒服,好舒服,阿姨……」

纖纖媽媽失笑道:「這就舒服啦?真是個小孩子,想不想阿姨讓你更加舒服一點?」

我睜大了眼睛,纖纖媽媽的臉紅得要往外面滴出水來。我隱約猜出了她話語中的意思,陽具更加興奮了,再度充血的陽具將她的手掌撐開了少許。

「啊!」她驚歎地看著我的陽具,忽然,她的腦袋低了下來,一口嘬住了龜頭。緊接著,一股強勁的吸力從龜頭傳了過來。我腦袋一暈,在那股吸力的召喚下,幾乎要連陽具都要發射到她的嘴裡去了。

「阿姨,我,我,我要肏你!」我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用勁一挺陽具。纖纖媽媽的手沒有攔得住,陽具勢如破竹般直跨口腔、深達她的喉嚨。

到達了頂端,陽具忽地一滯,再也無法獲得寸進。周圍好像有數只小手往內擠壓陽物,一股強烈的衝動使得我學著從坊間大人聊天處聽來的「肏屄」姿勢,將陽具抽出少許,再猛地頂了進去。

「呃--呃--呃……」纖纖媽媽萬萬沒有想到我自顧自地玩弄起了她的喉嚨,絲毫反應的時間也沒有,就被我的陽具接連狠狠地頂了起來。她彷彿噎住了一般,艱難地發出了聲音。

每個男人,無論年齡,深心中都渴望虐待女人。「傳教士體位」之所以儘管老土仍然有人在用,而且大多數男人第一次性啟蒙便是下意識地用了傳教士。大都是征服心、虐待心在作祟,想想吧,一個女人毫無反抗之力地被你牢牢壓著。嘖嘖,那個爽!

她的聲音深深地刺激了我,我一把抓住了她的腦袋,使她的頭呈後仰狀。陽具順利地在裡面馳騁縱橫了起來,「哦……哦……太舒服了……阿姨……太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