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1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0)

本文最後由

slackmark

2009-9-15

06:08

編輯

《惡》

作者:奧丁

惡(一)月夜初姦

時間已是下午的五時許,我登上一輛駛往荒郊的巴士,車上乘客半滿,我悄悄走到一名少女身旁坐下,距離最近的車站還需要個多小時的車程,閒著無所事事,只好細意打量著身旁的少女,少女大約廿三、四歲,有著一把黑得發亮的長發,精緻的五官,和畢挺的鼻子,臉上沒化妝,身穿一件黑色綿質長裙,高聳的雙峰把衣服高托起,襯以幼細的腰肢,修長的身軀,簡直是完美的組合,少女全身上下散發出一陣古典美。

或許由於車程沉悶,少女靠著窗台睡著了,我看看手錶,還有一個小時的車程,何不乘機找點樂趣?我輕靠著少女身邊假裝睡著,少女全沒反應,我心中暗喜,暗看四周,發現其餘的乘客不是睡了、就是在閉目養神,絕不會發覺我的舉動,於是手便慢慢抽到少女的腰際旁,眼見少女仍舊毫無反應,便大著膽把手慢慢向上爬升,不消一會,手已落在少女的胸膛上。

少女坐在我的左面,而我的右手正隔著衣衫輕輕摸索少女的右乳,手上傳來的溫香軟肉,充滿著彈性;我的左手則隔著裙,摸索著少女的大腿,我的手上不斷加強力度,直至少女充滿彈性的乳房給我力握至變形。雖然如此,但我仍不滿足,手改為在少女的衣衫上不斷摸索,終於給我在少女的腋下發現了一排鈕扣,我把它輕輕解開,手已毫不思索地伸進少女的衣衫內。

我的手輕按在少女的胸圍上,輕輕揉弄,和剛才隔衣摸索相比,感覺就如天淵之別。我把手指伸進少女的胸圍內則,緊夾著她的乳頭,來回逗弄,我見少女至今仍全無反應,於是大著膽把整個手掌伸進少女的胸圍入,肌膚緊貼著少女豐滿的乳房,不停搓揉玩弄,我不時留意著少女的反應,這時突見少女身軀輕顫,我知道她快要甦醒過來,於是我的五指大軍只好急急退兵。

果然,過不多時,少女攸攸醒來,看樣子仍不知給我大佔便宜,殘留在手上的觸感至今仍令我回味無窮。

少女整理一下衣裙,便站起來拉鈴準備下車,我見周圍不見人跡,自然從後跟隨。我跟著少女大約步行了五,六分鐘,走進了一個中級密度的屋村,我跟隨少女走進其中一座,這層大廈大約樓高十二、三層,我細心打量四周環境,這時剛巧電梯來到,於是我慌忙跟隨少女走到電梯內,少女按了九字,而我則故意按十字,以免引起少女的疑心。

電梯升到了九樓,少女輕輕步出,我則偷偷跟隨其身後,一看清四野無人,便閃電奔前,從後一手緊按少女香唇,一掌打在其頸動脈上,少女隨即暈倒,我把她抱起,走進其中一間空置的單位內,鎖上了門,隨即準備施行我的奸計。

我從工具袋中取出布條,先緊綁少女唇上,以防止她求救呼叫,壞我大事,然後把她的雙手反綁身後,我故意不綁起少女的雙腳,以增添我強姦她和狎玩她的樂趣,看著被姦污的少女在自己身下扭動掙扎,真是人生一大樂事。

我方才下手極有分寸,少女大約還會暈迷四、五分鐘,我要等她醒過來才會更進一步,因為我要的是強姦,而不是迷姦。我正好利用這段餘暇翻看少女的手袋,看看有什麼玩意,我先取出了少女的錢包,看了看少女的身份證,盧小儀,廿四歲,之後取出她的手提電話,輕關上,以免電話響聲影響我的干勁,少女的手袋裡還有一些文具、記事簿等。

我正要看記事簿的內容,就在此時,少女醒了過來,驚覺自己雙手被反綁,想呼叫卻發不出半點聲向。我轉過來對著少女淫笑道:「我的可人兒,妳終於醒過來。」少女驚慌下想爬離我的身邊,卻被我一手捉著她的腳踝,連拉帶扯的扯了過來,少女還在拚命掙扎,想用剩餘自由的一雙腳去踢我,被我抽著她的秀發一拳打在她的肚上,少女痛得流下淚,躬著身,所有掙扎當堂潰不成軍。

我把少女扯了過來,撲到她的身上,從工具袋裡取出利刀,在少女的衣衫上輕割了幾下,然後雙手用力,隨即把少女上半身的衣服扯破,少女的上半身裸露出剛才只能觸摸,現在才能親眼目睹的胸圍,上面寫著35C的字樣,我一手把少女的胸圍扯破。和剛才完全不同的是,我此刻不再是輕輕摸索,而是不停的大力揉動。少女的乳肉在我的指掌間變形,我含著少女的乳頭,不停吸啜,間中以牙齒咬扯,或以舌尖挑逗。

漸漸地,少女的乳頭在我的嘴內硬脹起來,我的口離開她的乳房,改作埋首少女的雙乳間,不停咬扯少女的乳肉,在少女雪白的乳房上留下深刻的牙齒印,手指則來回彈動著少女剛挺起的乳頭,少女受到瘋狂侵犯,只能以流淚來發洩悲傷。我離開少女的雙乳間,只見少女的一雙乳房上留下了許許多多不同大小的牙齒印,以及我留下的口液。

我粗暴的扯下少女的下裳,再扯脫了少女的內褲,這充滿古典美的少女終於全裸的面對著我這色慾狂魔。少女知道我的意圖,緊緊夾著雙腿死守最後防線,可惜又怎會夠我力大,少女的雙腿被我大字形的扳開,我以雙腳緊壓著少女的大腿,令少女全無反抗之力,便彎下身細心觀察少女的陰部。

少女的下身長著細細的陰毛,薄薄的圍繞著少女的陰唇,少女的陰唇是可愛的淺粉紅色的,兩邊陰唇緊閉著陰道口,我以兩根手指輕拉開少女的陰唇,露出緊閉的陰道口,窺探內裡的情景,令人感動的是在離陰道口三吋許的位置,有一塊粉紅色的血色小薄膜,證明了這美麗的少女仍未經人道的事實。

我對少女淫笑著說:「還是處女呢!待會兒讓我替妳開苞,讓妳好好享受享受。」說完便低下頭對著少女的陰道口吹氣。

少女何曾試過如此玩弄,只見少女的陰道輕輕抖顫,我以鼻尖貼著少女的陰唇,吸著內裡的氣味,少女的陰道內傳來陣陣處女氣息,我把少女的陰唇作更大的張開,以尾指輕輕逗弄少女的陰核,一下一下觸電般的感覺傳遍少女的身心。我卻不急於一下子奪得少女的貞操,因為如此上佳貨式一定要好好玩弄,漸漸地我將尾指的一節插進少女的陰道內,確保不觸及處女膜便輕輕來回抽動,少女的陰道漸漸變得熱了起來,漫漫地從陰道深處流出了一些透明的液體。

我以尾指沾了一些,拿到少女的面前對她說:「有快感了嗎?這是妳的愛液啊!」說完便舔了舔手指上的透明液體,酸酸甜甜的,不過蠻好吃,便彎下身把嘴唇對著少女的陰唇,輕輕吸啜,把由少女陰道流出的愛液吃過乾淨,再以舌尖輕伸進少女的陰道來,輕挑逗少女的陰核。

少女不停的扭動著身體以逃避快感,但身體卻起了老實的反應,潮水般的愛液由少女的陰道內湧出,我深吸了一口愛液,扯下少女嘴上的布條,便起身把滿嘴的愛液灌回少女的嘴來。

被玩弄至今,少女已認命般放棄了掙扎,只用哀傷的眼神看著我,我警告少女別作聲,便離開少女的身上,快速脫去身上所有衣物,把少女的雙腳作最大的分開,怒脹的陰莖直指向天,足足有八吋長,像為將要強暴這少女而興奮。我把少女的內褲放在少女的陰道口下,以接載處女血作為記念品,準備好一切後便以硬脹得如同雞蛋一樣的龜頭,輕抵在少女的陰唇上。

破處的一刻終於來臨,我雙手分抓著少女的雙乳,深吸一口氣,便運腰力把陰莖狠狠地刺進少女的體內,雖然已有愛液的滋潤,但少女仍大吃不消,痛得叫了出來。

少女的陰道比想像中更為緊窄,雖然經我大力一插,但陰莖仍只能插進半吋許,少女灼熱的陰肉緊緊夾著我的陰莖,像阻礙我更進一步般,我把陰莖抽出一半,再狠狠用力一插,陰莖又再進入了少許,真的很緊,我不禁驚訝少女陰道的緊窄程度。

我不斷用力抽插,經過了十來下的努力,終於遇上阻礙,我的龜頭抵在一塊小薄膜上,我知道已觸到少女的處女膜。我將陰莖緩緩抽出,直至停在少女的陰道口,少女正奇怪我為何忽然退兵,我卻突然緊握少女的雙乳,藉全身之力,將陰莖狠狠插進少女的陰道,硬脹的龜頭撞在少女的處女膜上,就像以土牆阻擋大砲一樣,少女珍藏了廿四年的處女膜被我一下子轟穿,少女痛得再次慘叫起來,處女血絲混和著愛液落在我早先放好的少女內褲上。

沒有了處女膜的阻隔,我的陰莖更深入插進少女的體內,我的腰肢作更大幅度的抽送,直至我的陰莖擠入了六吋許,我發覺已頂到了少女的陰道盡頭,我停止了所有抽插,享受著少女那灼熱陰肉傳來的擠壓,少女的陰肉不斷收縮擠壓,不停的刺激著我的陰莖。

我壓在少女的嬌軀上,先以舌尖舔去少女面上的淚痕,再淫笑著,問少女:「充實嗎?我頂到妳的盡頭啊!」說完便強吻到少女的唇上,舌頭強伸進少女的嘴內,逗弄少女的香舌,吸啜少女的香津,甚至把少女的香舌吸到自已的嘴內,互相交換口液。

我的雙手也沒有閒著,正以各種的挑情手法玩弄著少女的乳房。我依依不捨的離開少女的香唇時,我和少女的唇間隨即拉出了一條透明的絲線。

我的陰莖再次展開活塞運動,以九淺一深的形式抽插著,每當來到深的一下時,少女總不自覺的發出輕哼聲。我淫笑著說:「有感覺了嗎?當然,我這麼厲害!」說完便改九淺一深為五淺三深,陰莖加速抽插著少女的陰戶。只見少女的輕哼聲逐漸加大,直至不自覺的嬌喘呻吟起來,陰莖傳來的緊密磨擦帶給我強烈的快感及征服感,漸漸地少女的陰道變得灼燙並更大幅度的收縮,擠迫磨擦著我的陰莖。

就在少女的陰肉收縮至頂峰時,一絲微暖的液體由少女的穴心射到我的龜頭上,單看少女的反應便知這少女給我幹得洩了出來。果然接著而來,少女的陰肉作出了高潮的擠壓,緊夾著我的陰莖來回套弄,我故意停下動作略為休息,一邊享受少女的高潮,待少女的春情完全平息後陰莖再度作出更強勁的抽插。

我將陰莖抽至接近離開少女的陰道,再大力插回少女的嫩穴內,粗大的陰莖塞滿了少女緊窄的陰道,直抵少女的陰道盡頭,剩餘少女體外的兩吋多陰莖也給我硬擠進少女體內,只痛得少女再度流出淚來。

少女的愛液沿著我粗大的陰莖滴落地上,我咬著少女的乳頭瘋狂抽插,接著是三百多下的激烈抽插,先是少女給我幹得二度洩了出來,之後,我也到達了極限,便在少女的耳邊說:「我要以精液填滿妳的子宮,讓妳懷孕看看。」少女聞言慌忙掙扎,哭求道:「求你不要射到裡面去!」

我哪會理會少女的話,緊抱著少女扭動的身軀,陰莖深深刺到少女的陰道深處,便在那兒作瘋狂洩射,白濁的精液不停打在少女的子宮壁上,先填滿少女的整個子宮,再倒流灌滿少女的陰道,我射出的量真是很多,多得灌滿少女的整個陰道再由陰道口倒流出來。

我抽離少女的體內,取出相機拍下少女的裸照,尤其是白濁的精液由少女的陰道口滿瀉而出的情景,更是珍貴難得。少女無力的躺在地上,只得屈辱的任我拍照,直至我滿意為止。

我讓少女休息一會,便淫笑對她說:「剛才我已射了一次,現在可以慢慢地玩妳這美人兒。」少女聽得欲哭無淚,心裡想:『剛才快的已姦弄了我半小時,現在慢的豈不是要被操足個多小時?

』我看到少女的神色,已知她的心中所想,笑說:「最多只不過操妳一整天,我手上握有妳的精彩照片,說不定哪一天有興趣再跟妳玩過痛快。」

少女心如刀割,想不到竟要給這淫魔操縱一生一世,我不待少女作聲,便把軟掉的陰莖塞到少女的唇邊,命令少女道:「現在先給我啜乾淨餘下的精液!

」便硬把陰莖塞到少女的嘴內。

少女無奈下只好輕輕吸啜,強忍著精液的惡臭及噁心的感覺,少女足足吸啜了五分鐘才吸過乾淨,直爽得我要叫娘,再命令少女以她的小香舌舔淨龜頭上的殘跡。少女何來經驗,全舔在龜頭的敏感地帶,令我的陰莖再次硬直起來,巨大的陰莖把少女的小嘴塞過飽滿,我一手緊按少女的頭,一手則抓著少女的一邊嫩乳,在她的雙唇間不停抽插,少女給巨大的陰莖壓至呼吸困難,只好流下痛苦的淚水。我抓著少女的頭前後來回抽插,每一下都頂到少女的喉深處,直插到少女接近暈倒才滿意地緊抓著少女的頭,任由精液射進少女的唇裡。

精液打進喉間的噁心感覺,比剛才更逾百倍,少女感到精液灌滿嘴內,無奈下只好忍著惡臭,強吞下肚裡,感到白濁的精液沿著食道擁進胃內,少女幾乎反胃,唇內的腥臭,令少女只想把一肚子的精液盡吐出來,我把陰莖從少女唇上抽出時,一絲精液沿少女的嘴角落下。

我把少女拖進洗手間,洗掉她殘留嘴內的精液,便把她壓在雲石造的洗手盤上,以老漢推車梅開二度,雖然被我狎玩了一次,但少女的陰道依然非常緊窄,我方才射進她體內的精液已給她全吸入子宮裡,形成她的小腹看來脹鼓鼓的。

我解開她的雙手,讓她自已緊按著洗手盤,而我的雙手則穿過少女的腋下,一邊一隻的緊握著她的雙乳,我以胸膛緊貼著少女的裸背,便再次腰肢用力抽插起來。每當我抽送至少女的陰道盡頭,我都會用力把陰莖向橫一扭,令陰莖在少女的陰道深處如電鑽般鑽動,少女當堂大吃不消,乾涸的陰道再次流出愛液。少女漸漸雙手無力,伏在洗手盤上任我狎玩,我的雙手則力握著少女的雙乳,大力搓弄,令少女的雙乳布滿我的指印。

我伏到少女背上,吸啜著少女的耳珠、頸項,陰莖再次深深插進少女的陰道內,我以三淺四深來回抽插,間中用力頂到少女的陰道深處,少女的愛液沿著大腿流了一地都是。我拔出陰莖,埋首少女的陰戶間,把愛液吸過乾淨,再一口咬在少女雪白的美臀上,直至少女的美臀滿布著我的牙齒印及口液,陰莖便再度插進少女的陰道後,我以高速不停抽插,直至少女隨著我的每一下刺入而發出呻吟嬌喘聲。

我心中升起征服了這美女的成功感,我改以陰莖反覆磨擦少女的陰核,令少女的陰道更為收窄,令我那像嬰兒手臂般粗的陰莖硬擠進少女那原子筆般緊窄的陰道。少女的陰肉緊夾著我的陰莖,穴心再次洩出灼熱的液體,少女已是第三度高潮。

我抽出陰莖,讓少女稍作休息,便把她反綁柱上,我以麻繩將少女的腳大大分開,以舌尖不停舔動少女的陰唇,間中以舌頭伸進少女的陰道內來回撩動,嘴巴則不停吸啜由少女陰道口流出來的愛液,我以舌尖把少女的陰核翻了出來,含在嘴中用力吸啜,少女至今已完全臣服在我的淫威之下。

我解開少女腿上的繩,令她以大腿緊夾我的腰際,便以直立式再次插進少女灼熱的陰道內,少女的雙乳隨著我的抽插高低搖擺不定,我以全身之力把陰莖插進少女的陰道盡頭,雞蛋般的龜頭抵著少女的子宮,不斷撞擊少女的穴心,少女的口中發出可愛的呻吟聲。

過百下的抽插,每一下也都令少女欲仙欲死,完全忘記自已正慘遭強奸的事實。我的抽插越來越大力,陰莖深剌進少女的體內,結合為一體,我把少女解開放到地上,以側交法作接力,陰莖終於插進少女的最深處,雞蛋般的龜頭硬擠進少女的子宮內,而我的精囊也擠進了少女的陰道內,被陰莖刺進子宮的快感令少女四度洩了出來。

我的龜頭頂在少女的子宮壁上,感受著由少女穴心所洩出來的陰精,混和著我上一次射進她體內、積聚在子宮內的精液,少女由嬌喘轉為呻吟,再由呻吟轉為浪叫,在旁觀看,一點也不像我正在強姦她。

我賣力地瘋狂抽插,直至六、七百下後,少女第五度高潮來臨,我把陰莖插入少女的穴心深處,在少女耳邊說:「讓我再度以精液把妳灌滿。

」少女再三哀求:「不要,今天是危險期。」可惜我毫不理會,陰莖只顧加速抽插,直至少女屈服的任由我射到她的裡面,我才用力一頂,精液潮水般灌滿少女的整個陰道。

正值危險期的少女,被我以精液灌滿子宮,自知難逃因姦成孕的惡運,但經我多小時的狎玩,尤其是多番高潮之後,心裡又不禁想為我懷這骨肉。

我再次把軟弱的陰莖塞進少女的嘴內,少女此時已懂得自動自覺的為我吸啜清理,我抽出再次硬挺的陰莖,以少女柔軟的雙乳緊夾著,便一前一後不停地磨擦,直至我把大量精液洩射在少女的臉上,至白濁的一大片為止。

我趁少女不覺,偷複製了她的鎖匙,抄下了她的住址,穿好身上衣服,便留下被我幹得半死的少女悄然離開。

惡(二)兇淫再現

晚上七時許,我乘坐著地鐵外出,不停四周打量身邊女性,找尋合眼緣的獵物,終於給我在車廂一角發現一名身穿雪白校服的少女,大約十五、六歲,秀麗的短發,眼大大,蠻精靈的,身材不高,給人一種剛強好勝的感覺,少女的身軀大約還未發育完成,但胸膛已給人一種飽滿的感覺。

列車抵達月台,少女走出車廂,頭也不回地走出車站外,我自然從後死跟,少女走進一棟大廈來,剛巧電梯來到,於是走進電梯內,我在電梯門關上前一刻衝進電梯內,少女察覺勢色不對,想去按開門,但卻被我反手一掌從後打暈。

電梯停在高層,我抱著不醒人事的少女走出電梯,走到平日人跡不到的水電房,弄開鎖,走了進去,然後反鎖起來,這裡隔音設備一流,就算少女怎樣放聲狂叫,外面也絕聽不到。

我把少女反手綁在一條水管上,把少女的雙腳分開綁起,成一個站立的倒Y字。我趁少女仍昏迷不醒,便打開她的錢包,先抄下她的住址,再複製了她的鎖匙,然後打開她的錢包,裡面有一張少女與一個年紀大她少許的美女的合照,看樣子應是她的姊姊,我現在連她的門匙也得到手,說不定有一天半夜摸到她家裡把她的姊姊也姦過夠本,實行一箭雙鵰,不過現在先要把這少女姦過痛快。

我取出少女的身份證,少女名叫呂詠儀,十五歲,就在此時少女甦醒過來。

少女一醒來發覺手腳被綁,隨即大驚失色,高聲呼救,但不一會已明白全無用處,改為不斷扭動身體想掙脫繩綁。我走到少女面前,老實不客氣的先給她一記耳光,少女以怨毒的眼光望著我。

我揪著少女的頭髮,迫她抬高頭看著我,以令人心寒的語氣對她說:「恨個夠吧,待會妳會爽翻天呢!說不定哀求我多來兩、三發。」說完便雙手抓著少女的衣領,兩手用力一分,少女的校服被我硬生生的撕成兩半。

我扯脫少女的胸圍,一手不停揉弄少女的乳房,另一方面把少女的乳頭含在口中,不時以舌尖挑逗,或吸啜或咬扯。少女咬著下唇強忍著要命的快感,我空餘的一手則拉下少女的校裙,少女的身上只剩下一條內褲,我把手伸進少女的內褲裡,中指貼著少女的陰唇不停磨擦,強烈的快感令少女面紅耳熱。

我笑笑說:「爽成這樣子,有快感了嗎?」少女狠狠道:「才沒。」我從少女的陰唇挑出一絲她的愛液,淫笑道:「濕成這樣子還要口硬!」說完便把少女的內褲扯脫,嘴巴貼上少女的陰唇,猛烈吸啜,舌頭更強行伸進少女的陰道內,翻弄著少女的陰核。

少女的愛液如潮湧出,我深深吸了一口,便灌回少女的嘴內,我迫少女盡數吃回她自己的愛液,舌頭更伸進少女的嘴內,挑逗著少女的香舌,甚至互相交換口液。我把少女的香舌吸進嘴內,細意挑逗,雙手則用盡各種挑情手法,玩弄著少女青春的肉體,少女慢慢屈服在我高明的手段下,看來前戲也差不多了。

我脫去身上的衣服,露出硬如鐵石的陰莖,少女看了一眼,驚訝得嘴也不能合上,「大嗎?」我問少女,單看少女的反應,我已知道了答案。我得意的笑了笑,把少女解開放在地上,把少女的雙腿張開,陰莖便抵在少女的陰唇上。少女不停的扭動身體,因她知道只要我的陰莖一插進去,自己寶貴的貞操便要從此消失,只好死命掙扎。

我粗暴的拉開少女的雙腿,把她其中一隻腳架在我的肩膀上,以更利於我作更深入的插入,少女流下認命的淚水,破處開苞的時刻終於到了。

我的陰莖粗暴的刺進少女的陰道,先刺穿少女的處女膜,再深深插進少女的體內,少女響起了痛極的慘叫聲。我不斷反覆抽插,直至我的陰莖插進少女的陰道盡頭為止,龜頭頂在少女的花蕊上輕輕磨擦,少女已沒有了那種撕心的痛楚,取而代之的是如電擊的快感,如蟻咬般伸廷開去。

我以八淺二深反覆抽插,少女的陰道變得更加濕潤,愛液混和著處女血由陰道口流出,落在我預先放好的手巾上。

少女的陰道非常緊窄,雖然上一次我幹的都是處女,但廿四歲的少女與十五歲的少女顯然大不相同,每一下的插入,陰莖與少女的肉壁都帶來強烈的磨擦。我的龜頭忽輕忽重的抽插著少女的穴心,少女由起始的極力反抗,到如今已變作扭動身軀迎合著我的抽插,耳邊響起了少女的呻吟聲,帶給我征服的快感。

我的雙手改為緊握少女的雙乳,大力揉動,直至少女的乳房上布滿我的手指印。我問少女:「我幹得妳爽嗎?」少女當堂面紅耳熱,心裡想:『真羞人,這禽獸正強姦我,為何我這般興奮?

我看穿少女的心思,笑說道:「那妳要我停,還是繼續?」少女突然清醒過來,忙道:「不要,停。」我哪容少女口硬,陰莖加速抽插著少女,直至少女的身軀劇震,隨之陰道大為收縮,經驗豐富的我隨即明白少女給我幹得洩了出來。

少女的陰精由穴心灑落我的龜頭上,陰肉不停擠壓,把我的陰莖卡著,不能進出。我停下動作,盡情享受,直至少女的高潮退去後,才把陰莖由少女的陰戶抽出。

我把少女陰戶內的愛液吸過乾淨,然後解開少女的雙手,陰莖急不及待地以「老漢推車」再次姦淫著少女,八吋長的陰莖一下子插到少女的陰道盡頭,我的雙手從後揉弄著少女的雙乳,腰肢用力快速抽插,少女發出可愛的嬌喘聲,我們深深的結合為一體。

我伏在少女的耳邊說:「我要射到妳子宮的最深處,讓妳懷孕看看。」

少女只痛哭哀求:「求求你,不要射到裡面。」我哪會理會少女的反應,陰莖加速抽插著,直至我感到少女即將再度洩出來,便再問:「妳要我射到裡面還是外面?」少女至此已完全臣服在我的淫威之下,只好無奈說:「求你快射到裡面。」話方說完少女便二度洩了出來。

少女的高潮為我拉下興奮的扳機,我感受著少女射出的陰精,把陰莖插入少女的子宮內,龜頭緊貼少女的穴心,白濁的精液像機槍一樣,對準少女的穴心瘋狂洩射,精液不斷射擊穴心的衝擊,令少女三度洩出,陰精像交戰般射回我的龜頭,精液先灌滿少女的子宮,接著是陰道,再滿瀉得由少女的陰道口倒流出來。我把變軟的陰莖抽出,忙於拍攝少女的裸照。

我拉著少女的頭髮把她扯過來,把軟掉的陰莖塞進少女的嘴內,迫令少女不停的吸啜著,而我則忙於把玩著少女的雙乳,我要少女以香舌舔動著我的龜頭和馬眼,直至我的陰莖再次硬直為止。我緊按著少女的頭,陰莖在少女的唇間進進出出,每一下都頂到少女的喉深處,直乾了七、八十下,才抵受不住快感,再次洩射出來。

白濁的精液打在少女的喉間,迅速灌滿少女的小嘴,我隨即抽出陰莖,剩餘的精液便全數打在少女的面上,少女強忍著精液的惡臭,強吞下肚裡去,我以少女的校服抹乾淨少女殘餘面上的精液,便再次把少女緊綁起來。

我拉開少女的大腿,把一些催情藥塗在少女的陰唇上,不消一會,少女的陰道便再次流出甜美的花蜜,我低下頭把少女的陰戶舔過乾淨,便把陰莖再次插進少女的嫩穴內,八吋長的陰莖隨即把少女緊窄的陰戶塞過飽滿,龜頭更頂在少女的穴心上。

我從袋中取出一部電子按摩機,把一塊鐵片貼在少女的陰唇上,另一塊貼在我的陰莖末端,只要我一開著機器,電流便會刺激肌肉,作超快速的摩擦,從而作出超高速的抽插。事不宜遲,我馬上開動電流,陰莖受到電流的刺激,慢慢自動抽插著,我不斷加強電流,由起初的每分鐘四十下至每分鐘三百下,少女已被我幹得嬌喘連連,不到三分鐘,少女已第四度洩身。

少女的陰精沿著我的陰莖流落地上,我再加強電流至每分鐘五百下,少女終於抵受不住強烈的快感,發出可愛的叫床聲,少女的雙腿緊夾著我的腰際,第五度洩了出來。

我再將電流推到極限,產生了每分鐘抽插一千下的極級速度,少女被操得失神,愛液流了一地都是,每二分鐘更被快感推至高潮,洩身出來。少女被我幹得連續洩射出來,穴心不停的洩射出陰精,少女的肉壁因連續的高潮,緊夾著我的陰莖,令少女不斷洩射而出的陰精,全數射在我的龜頭上,少女的皮膚變成發情的粉紅色。

只是十多分鐘,我們已經歷了萬多下的抽插,少女更被幹得洩了八次出來。我在自己的快感極限中把龜頭強行插進少女的子宮內,享受著少女的第十二度洩射,少女暖熱的陰精由子宮直接射落在我的龜頭上,強烈的快感令我也忍受不住射了出來。

我把陰莖深深擠進少女的體內,直至連一少部份的陰莖也插入了少女的子宮內,白濁的精液已不停的洩射而出,如掃射般打在少女的子宮深處,再打在少女幼嫩的子宮壁,我的精液先射進少女子宮的最深入處,填滿卵巢及輸卵管後再灌滿少女的整個子宮。我記得少女說過自己正值危險期,而我的精液更把少女的卵巢灌了個滿,恐怕少女也難逃受孕的惡夢,我卻因少女將會因姦成孕而感到極大的滿足感。

由於耗用了大量體力的原故,我和少女在不知不覺中相繼睡著。

我將近睡了半小時才甦醒過來,看著身邊仍舊睡著的少女,熄滅了的慾火又再燃燒起來,我以少女高聳的胸膛緊夾著我的陰莖,少女被我突如其來的動作驚醒,我迫少女以她的嬌唇含著我的龜頭,不停吸啜,一邊以柔軟的乳肉來回套弄著我的砲身。

少女不時以舌尖舔動我的馬眼,少女的唾液沿著我的陰莖流落地上,而我在不知不覺中再次達到高潮,我故意抽出陰莖讓精液打在少女的臉上,直至白濁的一大片滿布少女嬌嫩的臉龐為止。

經過了近三小時的玩弄,我的獸慾已經得到徹底的滿足,便遺下全身赤裸、滿臉精液、下身一片狼藉的少女,施施然離去。

惡(三)強制受胎的女子大生

在一個初春的晚上,地點是一個小鎮的車站出口,時間大約是晚上七時。我瑟縮地坐在路邊,連日的逃亡令我苦不堪言,雖然身體疲憊不堪,但最令我痛苦不堪的是連日積累的慾望無處發洩。

『為什麼我如此倒霉?

』我心裡問。數星期前姦淫過的少女竟於多日前再次遇上,少女的呼叫惹來了警察的追捕,最後演變成全國性的通緝。

「他媽的臭婊子,終有一天我會幹爆妳的嫩穴!」我心裡咒罵著。

身上的錢已全花光,我終於決定以打劫來渡此難關。我在此己靜候了個多小時,但仍找不到理想的目標。正當我打算放棄的時侯,身旁傳來了腳步聲,一位年約廿歲的少女緩緩步至,我慌忙躲在樹叢後,偷偷打量少女。

少女有一頭亮麗的短髮,緊身的T卹及貼身的牛仔褲,襯托出少女玲瓏浮凸的身材,清秀的面龐上塗上了淡淡的化妝,美麗得令人注視,令我的慾望再次燃燒,今晚的收穫可能非常豐富。

我悄悄地跟蹤著少女,路上的行人不多,我機警地保持著適當的距離,少女絲毫沒發覺到惡夢已悄悄跟蹤在身後,二人走了大約十多分鐘,終於抵達少女居住的大廈。

由於大廈的其中一部電梯壞了,少女只好選擇另外的一部,我當然跟著少女走進電梯內。電梯緩緩爬升,最後停在三十三樓,少女走出電梯,當行至防煙門內,打算再沿樓梯步行至自己居住的層數時,我發現機不可失,連忙走到少女身後,少女發現身後的危機,剛想呼叫,雙唇已被我緊按著。

我輕易的製服了少女,以破布把少女的嘴塞住,少女的雙手更被反剪縛在背後。我把少女推倒地上,檢查著少女的手袋,在少女的錢包內找到了二千元的現金和數張提款咭。

我也不忘翻查少女的身份證,少女名叫張善麗,二十歲,是一名大學生。

真好,很早已想嚐嚐女子大學生的滋味,我終於將注意力集中到少女身上。

我將少女推到樓梯的扶手邊,雙手用力,撕破了少女的T卹,接著扯下了少女的胸圍,露出了少女高聳有致的雙乳,我以雙手包容著少女的一雙乳房,輕輕磨擦揉動,指尖輕夾著少女的乳頭來回扭動。少女知道自己遇上色狼,驚恐得流出淚來。

我扯下少女的腰帶,褪下少女的牛仔褲,再扯脫了少女的內褲,轉瞬間,少女的裸體己暴露在男人的眼前。我將少女的乳房含進嘴內,輕輕吸啜,舌尖舔動挑逗著少女的乳頭,直至少女的乳頭在我的嘴內硬直起來。

我將少女推倒地上,雙手用力,分開少女的雙腿。我再以食、中二指,輕拉開少女的陰唇,在少女的陰道口不遠處,發現了完整無缺的處女膜,令我的慾念進一步提升。我迅速地脫去自己的衣物,陰莖早已急不及待的怒漲充血,為姦污眼前的少女做好準備。

我把少女推伏到廢置一旁的木箱上,以雙腳頂開少女的大腿,硬漲如同雞蛋般大小的龜頭正好頂在善麗的陰唇上。少女的背部朝天,香肩被我以雙手緊緊抓著,我用雙手慢慢用力將善麗拉進自己的懷裡,陰莖同時刺進少女的處女穴內。少女感到下體傳來撕裂的痛楚,一陣劇痛過後,少女知道男人已刺破自己寶貴的處女膜。少女做夢也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失去寶貴的貞操,只感到男人的陰莖不斷開發著自己緊窄的陰道,硬生生的迫進自己體內,令善麗感到前所未有的刺痛。

和少女完全不同的是我正享受著這種緊迫的感覺,處女血沿著善麗的陰道口流出,我在善麗緊窄的陰道內狂插猛頂,直至巨大的陰莖全插進善麗的陰道內,才放開少女的香肩,改為抓著善麗一雙豐滿的乳房,以少女的乳房作借力點,展開活塞運動。

善麗的乳房上滿布了我的手指印,乳肉在我的指掌間扭曲變形。我完全地壓在善麗的嬌軀上,吸啜著少女的耳垂,刺激著善麗的春情。善麗感到自己的陰道不由自主地把男人的陰莖夾緊,穴心一下一下的吸啜著男人的陰莖,陰肉緊緊纏繞著男人的砲身,一下一下來回的套弄著。善麗感到陣陣灼熱的卵精由自己的穴心洩射而出,灑落在我的龜頭上,陰道大幅收縮擠壓,善麗終於達到一生中第一次的高潮。

我放緩抽插,享受著善麗陰道的擠壓,以龜頭來回磨擦著善麗的穴心,待少女稍為平息,便再次重複猛烈的抽插運動。我將善麗越抱越緊,陰莖進進出出的刺進善麗的體內進深處,直至龜頭插進善麗的子宮內,便將積壓已久的精液,全數洩射進善麗的子宮內。

善麗想起自己正好是在危險期,於是拚命的扭動身體掙扎,可是我緊緊的把她抱住。一波一波的精液,源源不絕的射進善麗的子宮內,先灌滿善麗的子宮,再慢慢注滿少女的陰道。善麗感到自己的子宮不由自主的蠕動著,以吸納更多男人的精液,直至自己的卵巢內註滿了男人灼熱的精漿。善麗感到自己難逃因姦成孕的惡夢,再一次流下淚來。

我抽出軟化掉的陰莖,積聚在善麗陰道內的精液沿著陰道口流出體外,奶白色的精液沿著善麗的大腿滴在地上。善麗多希望自己子宮內的精液能同時流出體外,可惜善麗的子宮口卻無視主人的意願而緊緊閉合著,封鎖著男人射進善麗子宮內的所有精液,讓善麗無奈下為這姦污自己的男人孕育下一代。

我抽出善麗嘴內的破布,將軟化的陰莖插入善麗的嘴內,雙手緊抓著善麗的頭,便再次緩抽慢插起來。善麗感到自己嘴內的陰莖不斷漲大,我每一下抽插也頂到自己的喉深處,我更強迫善麗用柔舌舔弄著我硬漲的龜頭。全無經驗的善麗一下一下的舔落在最敏感的部位上,舌尖不時掃過馬眼,善麗用柔舌舔抹著傘狀的龜頭。

善麗生硬的口技帶給我前所未有的高潮,濃稠的精液由我的馬眼洩射而出,注滿善麗唇內的每一處空間。善麗無奈地吞下我射進嘴內的精液,只感到自己的胃部像灌滿男人精液般的噁心感覺。

我將陰莖抽離善麗的雙唇,只見我將善麗的嬌軀輕輕反轉,以善麗一雙高聳豐滿的乳房緊緊夾著自己軟化掉的陰莖,我將善麗的乳房緊緊擠出一條乳隙,陰莖便在善麗的乳隙中來回抽插起來。我以像要捏爆善麗乳房的巨力緊緊揉搓著,快速的抽插令善麗的乳房被擦傷得一片通紅,嫩白幼滑的乳肉滿布瘀青。

我在高潮的瞬間將陰莖對準善麗的俏臉,洩射而出的精液像雨點般打在善麗的臉上,厚白的一大片塗滿了善麗的眼上、鼻上、唇上以及面頰上。

先後射了三發,我的慾望終於得到充足的發洩。我以善麗的內褲抹去仍殘留在少女大腿上的處女血留為紀念,便遺下飽受侵犯凌辱的善麗滿足地離開。

惡(四)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