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天使真奈美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2)

吹起大風的夜晚是因為颱風將近,令人不安的烏雲沈重的宛如會塌下來,今晚勢必會有一場狂暴的大雨,路上的車輛在新聞不斷發出避難通告的勸導,數量已大幅度減少,就連店家大多數已關門。

強風在大樓上吹的更是狂妄,真奈美扶正眼鏡,嬌小的身軀幾乎被天台的強風吹倒,必須手扶著牆壁才能站著,堅定的視線直直看向烏雲密布的天際,隱隱閃動落雷的雲端似有什麼在蠢動。

「好強大的邪氣…」握緊拳頭,真奈美憤憤的自語著。

真奈美掏出風衣外套下的項鏈一在華美的金色底座鑲上圓型藍寶石並透著微光的項鏈一真奈美輕誦著神祕的言語,閉眼虔誠的模樣就像在禱告,而像是回應真奈美般,項鏈起了變化。

項鏈的光芒猛然劇增,藍光包覆住真奈美的全身,同時數條迴旋光帶圍繞在外,神祕文字寫滿光帶表面,有如超現實的鏤刻,這時另一股金色光芒自天空穿破烏雲直射光芒,神聖的力量充塞大氣,直到光芒如爆炸般向四週散去,異像才消失。

自光芒中出現的人,身穿一身藍白金相間且包覆一身的長袍,大量使用長布條與金線鑲邊營造華貴的氣質,胸前有一大四小的藍寶石排列成十字,是由項鏈所變化成為長袍的一部份,長袍下隱藏不住的是女體姣好高眺的身材,右手緊住入鞘的長劍,金色的劍柄與劍鞘渾然一體,劍身長度超過持有者的身高一半。

最後,鼓動起背後純白聖潔的雙翅一天使一因這對雙翼而被有此稱呼的真奈美躍下高樓,扶正纖細鼻樑上的眼鏡,拍動雙翼乘上狂風,輕盈的身軀向天空飛去,飛向令她不安的烏雲另一端。

烏雲開始凝聚並朝著同一方向移動,逐漸形成一個非常巨大的旋渦,天使奮力鼓動雙翼抵抗強悍的逆風,白金色的柔順長髮與長袍的裝飾條被吹的狂亂翻飛,眼鏡上沾滿了水氣讓視線變的很差,但是真奈美還是敏銳的捕捉到自旋渦中心眼竄出,且向自已疾飛而來的物體,她抽出手中長劍,一道優美的弧線劃向物體的飛行軌道…

鐺的一聲清響,真奈美小小退了一點距離,長劍斜舉於胸前護衛,水藍的雙瞳無畏的對上不懷好意的狐媚雙眼,雙翼改為穩定的拍動,維持她在空中的定位。

「希瑪娜絲,為什麼是妳。」真奈美語氣透露著不可置信與動搖,眼前的女人令她的堅定決心出現了脆弱,連舉劍的手也不自知的垂下。

「就是我,我的好妹妹。」希瑪娜絲,有著與真奈美相似外表,但卻讓人強烈感受到邪惡的氣質,立體標誌的五官滿是淫蕩的神情,純白的長髮與熾黑的羽翼形成強烈的對比,身著非常裸露的外衣,一對碩大飽滿的雙乳完全裸露,深紅的乳頭興奮的挺立,兩條金色的小錣飾就連接在穿過乳頭的金環上。一直越過纖細到令人難以相信能挺起巨乳的腰

際根部,才穿著一件像徵性的深紅小丁字褲,但是濃蜜的白色草原幾乎沒被遮掩住。

「妳…」真奈美的腦海中自動浮現她所認識的希瑪娜絲,與她一樣的金髮白翼,她是非常保守的,總是穿著不露出身體的厚重長袍,而且……胸前也沒這麼巨大,真奈美認識的希瑪娜絲是天界優秀的天使,而不是眼前這淫亂形於外的魔物…再也不是那位善良、體貼而純真無垢的天使。

「妳墮落太深了…聖光已經不存在妳的體內了…為什麼,妳會被邪惡所擊敗,為什麼妳要墮落魔界?」聲聲嘶喊,句句淒厲,真奈美無法接受最要好的朋友成為魔物的事實,她搖著頭泣訴著。

「墮落…?不對喔,這是一種解放,魔界讓我瞭解了天界不能給予我的快樂,我將我的身心完全獻給了魔後,她信任我,賜與我更強大的力量與更美妙的身軀,妳看喔…」說著,希瑪娜絲撥開丁字褲,接著自大腿根部冒出三條扭動、粗大且吐著綠色液體的肉蛇,那吐著蛇信的頭如箭頭般隆起,希瑪娜絲手輕撫著肉棒,露出享受的神情。

「我很希望讓妳體會這三根寶貝的樂趣喔,妮琺。」

「不,妳不是希瑪娜絲,妳只是偽裝成她的魔物。」眼見希瑪娜絲的墮落無可挽救,真奈美憤怒舉起發出金色光芒的長劍,雙翼急拍兩下,天使已如離弦之箭直撲希瑪娜絲,長劍的光芒化為一股利芒,神聖之力威逼墮落天使。

「小妮琺,妳一點進步也沒有,對我來說,那就是退步。」希瑪娜絲右手打了個響指,一條鞭子憑空出現,抓住鞭子用力一揮,十二條鞭身撕裂空氣發出尖銳的嘯聲,重重落在妮法的週身光芒上,鋒利的足以切斷希瑪娜絲的光芒瞬間潰散,希瑪娜絲擡手再抽十二頭鞭,接著只聞真奈美的慘叫…

十二頭鞭似有生命般避開了真奈美的手腳,硬是落在真奈美敏感的雙乳與胯下,每一下都帶著猛烈的震擊,純潔的天使一時間動彈不得,只感到被擊中部位有一股異常的火熱,更令真奈美難以相信,她的聖光竟然被壓制住,難以召喚。

「這…」真奈美握劍的右手護住雙乳另一手擋住下體,羞紅的臉是因為敏感部位的火燒感,咬牙切齒的真奈美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什麼。

「很難受吧?這條十二頭鞭是魔後賜予的寶貝,我被這條鞭子打三下就投降了,現在妳一定覺得乳房跟陰部很熱吧?因為這是專門引出性慾的鞭,我不想傷了妳,所以用這寶貝對付妳正好。」

「想都…別…想…還沒完…」改以雙手握劍,在聖光無法支援的現在,真奈美只剩下長久鍛鍊的劍技,劍斜舉過左劍,真奈美強迫自己不去在意越加竄燒的熱,朝空氣重踩一下,身體飛射而出。

『右腳!』希瑪娜絲注意到真奈美屈於胸前的右腳,她改站側身,拿著十二頭鞭的右手垂在身後,當真奈美逼近到射程範圍的瞬間,希瑪娜絲左手探出擋向踢來的真奈美右腳,但…天使身形突然疾退數個身外,斜舉的長劍改為平舉胸前的突刺,改變架勢的瞬間已欺這希瑪娜絲,奪得對手驚訝時的一瞬空隙,長劍利鋒已刺向那深如鴻溝的乳溝,劍尖刺破水嫩的肌膚,但劍,卻停住了。

「嗚啊啊啊!!」真奈美的後勁卻無法使出,攻勢無法完成,因為那可惡的十二頭鞭已早那一瞬間,以非常重的力道落在她的雙乳與下體,天使慘叫,連拿劍的力氣也喪失,長劍被希瑪娜絲所奪。

「啊啊…啊…」宛如要燒毀這副軀體,真奈美已不能自己的猛烈搓揉火脹的乳球,雙腿不住磨擦著痕癢火辣的下體,就連振翅的動作也顯的淩亂,不穩的身形在高空中搖晃著,純潔的臉龐上竟顯露出濃濃的慾情。

「就是這樣,任何生物都無法對抗這十二頭鞭,順從妳的慾望,我終於可以好好品嘗妳了,妮琺。」將長劍往旋渦拋去,迴轉飛旋的劍身迅速消失在雲層中,希瑪娜絲對著狂亂的妮法又是一鞭,真奈美慘叫的同時,雙腿間噴出了透明的液體,接著全身一軟,雙翼無力攤開,整個身體往地面墜下…

希瑪娜絲飛抱住真奈美,將她帶向附近一間大樓,同時,旋渦產生了不可思議的異變,一個圓形的大洞自中心眼嚮往展開,圓形中只見的到扭曲的空虛,幻化的色彩帶來不祥的魔力,數量龐大的飛行物體自空虛中集體出現,落雷陣陣,開始降下的豪雨為這魔異的一刻更添妖氛。

「開始了,小妮琺,魔後的子民要來讓人類快樂了,這座城市很快就要變成淫化魔市了,而我將會帶妳看個清楚。」闖入了電視台的攝影棚,墮落天使迅速的給了所有棚內的人一鞭,對人類,只要一鞭,就能讓他們徹底的墮落慾望中。

美麗的女主播被同事壓在主播檯上,導播與場務小妹同時剝開她的套裝上衣,一對美麗的椒乳被這一男一女狂亂吸吮、抓咬,而攝影師則拍攝著這淫亂的畫面,他的褲子被脫下,另一名場務小妹在給他吹喇叭,而她同時也擡起小屁股被一名胖男人插穴。

一邊對所有不幸經過身邊的人給予性慾之鞭的制栽,希瑪娜絲抱著真奈美往別的樓層前進,下身三條肉蛇不住刺激著真奈美未經人事的肥美果實,貪婪的吸吮天使的淫水。

「現在…開始狂歡吧!!」希瑪娜絲站在同大樓的三級片拍攝棚大笑,被抽過鞭的女優已不再是演戲,而是與男優、導演等現場所有男性真槍實彈大戰,大量的中出、口爆精液被忠實拍攝,意亂情迷的女優不知羞恥的貪婪更多的精液。

淫亂的地獄不只在電視台大樓內,大樓外的魔界子民更是瘋狂。

大樓外,報導颱風的女記者被異形成強拉到一旁,被撕毀了上身衣物,魔界住民一手抓著女記者貧乏的乳房,並探到女記者示圖合起的雙腿間,撕的一聲,內褲已化成破布,用手與腳分開獵物的雙腿,類人的牠挺起腰支,巨大的棒子暴力侵入女記者的體內,不待女記者的慘叫聲平歇就開始活塞運動,痛的女記者幾乎暈過去。

便利商店的打工女學生被數條觸手纏住,她坐在櫃台上,雙乳被觸手長有小牙的嘴巴咬著,兩條觸手同時奮走了她前後穴的貞操,而她還必須為店長口交,只見前一刻還是純潔少女的她已經被射了滿臉精液,還不魘足用手指颳起精液送入嘴中,隨著高潮而淫叫。

不斷出現的魔物迅速將整座城市帶入淫亂瘋狂的地獄,希瑪娜絲站在電視台內的巨大電視牆前,同時看著三十個不同新聞畫面,這是來自城市各角落的甚至是電視台大樓本身的畫面,相同時,每一個都是狂亂的雜交畫面,而在她懷中,被剝開長袍的真奈美正被希瑪娜絲揉著彈性十足的乳球與挑逗著下體的肉瓣,真奈美眼鏡下的雙眼顯露的是迷醉與化不開的慾情,但緊握的拳頭,像徵著她僅剩的一點反抗。

『請…請看雅子正在用下面…啊嗯啊啊…下面的嘴巴…吃著棒棒……啊啊…攝影師…正在拍淫亂…淫亂的雅子…啊…雅子好興…奮……」

女主播仰躺主播台上,她的雙腿被架在男人的肩上,陰部被用力的撞擊著,而她正用三根手指插進場務小妹的肉穴中,並被對方咬著自己的乳房。

這一切全被現場拍攝著。

「妮琺,妳看到了嗎?這些人類是多麼快樂啊,妳想加入他們嗎?嗯?」嚙咬著天使的粉頸留下淡淡齒痕,感受天使敏感的顫抖,希瑪娜絲的挑逗宛如毒藥更加噬進真奈美的骨肉裡。

「好熱……好難受…變的好奇怪…不行……我不能這樣…」搖著垂

下的頭,真奈美無助的對抗希瑪娜絲與魔鞭的雙重夾攻,耳邊更是不斷傳來被侵犯的女生們銷魂的浪叫聲,甚至是淒厲的慘叫聲…每一聲都像槌子將慾望打進天使靈魂的深處。

汙染,一點一點侵蝕著純潔的天使。

「哀求我,懇求我,搖著妳的小屁股求我滿足妳,我不介意多挑弄妳一點喔,小妮琺,如果妳還能忍受的話…」伴隨著惡毒的輕喃低語,兩條肉蛇分別咬住了天使的乳房,第三條來回舔舐天使的大腿根部,綠色的液體沾惹天使一身。

「不行…我不可以…墮落…神啊……啊嗯…神救救…嗚啊!!」突然間一股電流來自成為快感按鈕的乳頭,真奈美渾身劇顫,無暇察覺乳頭被咬了一口還被注進不明的液體,她茫然的感受這小小的高潮。

「已經…這麼濕了喔…」希瑪娜絲將沾滿淫水的手伸至真奈美面前,粘乎乎的液體垂掛於五指間,一股淡淡的氣息騷撓著天使。

真奈美的視線不由自主的定著了,她從沒想過自己的身體會分泌這麼淫穢的液體,是因為魔鞭還是她的身子真的這麼的淫穢?也許希瑪娜絲才是對的,其實剛才那一瞬間,真奈美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愉悅…

「希瑪…娜絲…我…」真奈美的心,只剩下一個寄望,一個依靠,全能全知且具有無上威嚴的神,但是身體越加火熱的慾望與希瑪娜絲純熟的挑逗,當天使的信仰出現動搖時,她心中的防線將會崩潰。

「別想神了,祂只會躲在天界遠遠的看,祂拋棄了我,讓我被魔族大軍包圍,祂也不會對妳伸出援手。」希瑪娜絲看穿了真奈美的心,因為每個天使心中最後的寄望,都是神…在她被征服前也不例外…

「不是的…嗯嗚…神不會遺…遺棄…我…神也會…啊啊…」猛然被加重了揉擰雙乳的力道,被打斷話的真奈美大張著口呻吟著,她完全沒發覺,希瑪娜絲那憤恨的眼神。

「不用再提那沒用的神,如果祂真的存在,就來解救妳啊,不過妳還是死心吧,對於拋棄天使這件事,祂不會有罪惡感。」字字如針,希瑪娜絲的指控,是來自內心最深處的哀淒與憎恨,是她在接受墮落前也曾有過的聲聲呼喚,直到徹底的死心。

「放下無謂的執念,我會給妳從未有過的快樂,只要妳開口,我就讓妳滿足。」可說是軟硬兼施,希瑪娜絲的動作再次輕柔粘膩,挑逗未嘗性事的天使,「妳的雙乳觸感真好,好像皮球一樣很有彈性,想不想自己來摸看看?」

拉起天使柔軟無力的手,希瑪娜絲引導真奈美的手指輕捏自己的乳肉,由下往上推擠,再用掌心擠弄挺立的乳頭。

「喜歡嗎?很舒服吧,想再要更多嗎?我不會吝嗇的喔。」引導真奈美另一手探到下體,只是輕輕插弄幾下就見到天使劇烈的一抖,接著軟倒在墮天使的懷中。

「好熱…好舒服…」被放倒在地的真奈美迷糊囈語,夾著手掌的雙腿來回磨擦著,似乎開始能體會手指帶來的悅樂,揉著乳房的手上並無剛才帶領的手,真奈美並未發覺這個事實。

希瑪娜絲看向真奈美雙翼的末端,一點黑如墨水般沾上了純白的羽毛,並逐漸的、緩慢的向根部沾染、擴散,邪惡正慢慢的侵蝕聖光,天使也正在墮落。

「讓我多助一點力吧…」希瑪娜絲跪到真奈美雙腿間,雙手將天使的大腿分開,股間三條肉蛇不安份的扭動著,墮天使拉開天使的手,俯身以嘴輕覆天使的祕處,「小妮琺,讓我嚐嚐妳的味道吧。」

舌頭巧妙的探進不斷泌出淫亂液體的肉唇,有如健康的果肉必然蘊含著豐沛的果汁,但是還不夠,還要再施以養份讓青澀的果實更加成熟,雙手撥開祕唇時,真奈美似乎察覺了而哭叫著不要,只是羞恥而未曾被探訪過的膣道還是盡現於希瑪娜絲眼前,她想看的一是的,那一片薄薄的肉膜,比人類女性更堅韌且守護意義更重大一天使的處女膜。

「我等不及了,我現在就要吃了妳,小妮琺。」擡起兩條腿架在肩上,肉蛇已迫不及待的頂住天使充血的恥部,蛇信不斷的吞吐,給予天使更多的刺激。

「不…不可以…請饒過我…」雖然幾乎敗給狂烈的性慾,但天使還是勉強保有了一點意志,她還知道,失去了處女意味著什麼…

墮落、汙染與再也無法挽回的失去…

「乖乖的接受事實吧,如果痛的話可以喊出來,不過妳很快就會哀求我,主動的扭腰央求我給予更多,墮落吧!」伴墮希瑪娜絲狂氣的大喊,肉蛇箭頭隆起的蛇頭頂開了肉穴的門戶,在真奈美絕望的嘶喊中,蛇身一點一點沒入了天使的身體深處。

「住手,不要啊…不要啊…希瑪娜絲,我求妳…」已經感覺到處女膜被頂到了,真奈美扭著腰試著想逃離,但被抓住的雙腳讓她不能如願,將要失去貞潔防線與掉入墮落的恐懼深深的衝擊著天使,似乎在享受天使的恐懼,希瑪娜絲並沒有動作。

一秒又一秒的過去了,冷汗自天使的額頭落下,下腹部的充塞感並無動作,這反而令真奈美更緊張…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希瑪娜絲在想什麼…真奈美僵直著身體,卻不知這讓已完全發情的身體感度更加提高,不斷擠壓肉蛇的肉壁連一點點的震動都敏銳的捕捉,並傳遞成為折磨天使的快感…

越焦慮,就越有快感的矛盾。

隱約的感覺到,一股渴望因為這磨人的僵持而湧現,是什麼…難道自己是期望著被破身的嗎?真奈美緊閉著眼咬著水嫩的雙唇,耳邊不斷傳來各種不同的呻吟、浪叫,還有希瑪娜絲正在玩弄自己的雙乳…這時才發現,乳房好脹好難受,必須被搓被捏才能抒緩這種感覺…

『果然是這樣嗎…以前不會這樣的,但是被希瑪娜絲玩弄的乳房好舒服,身體深處好空虛…好難受…神是不是真放棄我了呢…』渾然不知她天人掙扎的表情全被看在眼中,真奈美如面對惡狼尖牙利齒的羔羊,向神發出最後的求救,『神啊…請回應我…回應有罪的使徒啊…』

更久的等待,等待到的是沈默,沈默的空虛…

『神不理我…真奈美被放棄了嗎…』湧出的淚濕了鏡片,真奈美想到了不久前希瑪娜絲的話,心中的底線隨著淚水而崩潰…

因為有這麼淫亂的身體,所以神不會承認自己的神之使徒吧,那…那就沈淪吧,那就墮落吧……反正,神不要我了…

下定了決心,天使大喊出了那決定性的話語…

「希瑪娜絲,佔有我吧!!」

墮天使嘴角揚起,頑固的小天使終於肯面對現實了。

「小妮法哭的表情真可愛呢,就不知道妳等一下會是什麼表情呢?」終於能品嘗到垂涎許久的果肉了,希瑪娜絲挺動纖腰,巨乳隨著動作超乎想像的跳動著,兩條小乳飾也晃動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慘叫聲中,肉蛇咬破了處女膜。真奈美弓起上半身有如一條蝦子,接著失去氣力般全身攤倒在地,淚水更加洶湧,是接受了「失身」這個事實的少女情淚。

神光最後防線失守的瞬間,邪惡更加迅速的汙染天使的身軀,希瑪娜絲瞄了眼真奈美的雙翼,黑化的速度加劇了。

「啊啊…妳裡面好緊啊,小妮琺,感覺到了嗎?我在妳身體裡面動喔。」希瑪娜絲趴在真奈美身上,不用刻意挺動腰,肉蛇自會開發天使的身體,墮天使兩指夾住天使小巧的下巴,接著四唇相接。

「嗚咕…」真奈美笨拙的任由希瑪娜絲索吻,被舌頭頂開的嘴唇,對方的唾液與舌頭侵入了口腔,覺得她的唇好柔軟…太多的訊息讓真奈美一時難以負荷,但對希瑪娜絲的吻卻感到甜美的溫暖感,令真奈美覺得不可思議。

被強迫拓寬的肉穴因為身體已徹底發情的關係,已經感覺不到痛苦,不斷湧出的快感再度讓真奈美扭起腰,不是逃避而是迎合,身體渴望著更激烈的對待,因為實在忍的很難受了。

「給我…請給我…」不知不覺的已經在哀求著,因為肉蛇只是在體內扭著,並未採取更進一步的行動,火熱感完全是只增不減。

「給妳什麼?」一口含著右乳,另一手玩著左乳,希瑪娜絲壞心的反問,接著她突然劇烈的挺動腰,「是這樣嗎?」

猛然的抽插令天使再次弓起了身子,張口發不出聲音的模樣像極了缺氧的魚,她強烈的以為,自己可能會死…

「說吧,想要什麼?」動作又趨緩,希瑪娜絲從容的讓兩對乳房互相擠壓,同時有兩條蛇肉已經塞進自己的肉穴與菊門。

「更用力…不要停…」天使在說完後的幾秒,才驚覺自己竟然如此的饑渴,以致於說出這麼羞恥的話語,但是又毫不後悔…

「那就給妳吧,盡情的高潮吧。」

幾乎令真奈美難以消受的攻勢,肉蛇鼓起全力的不斷衝刺,不斷吐出的綠色粘液充塞在天使神聖的子宮中,淫水被擠壓飛濺在接合處,真奈美抱住希瑪娜絲,兩對豐滿的乳房互不相讓的擠壓,所有的肢體接觸與感官聽聞,全化做最強力的催情劑,天使體驗了有生以來第一次的絕頂。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忘情的大叫中,真奈美的腦海出現了爆炸的白光,連雙翼也張開至最大的角度,那對羽尖處已經完成黑化的雙翼…

「嗚呼呼呼呼呼…」激烈的喘著氣,真奈美的頭埋進希瑪娜絲飽滿的乳肉中,一時間難以做出任何回應。

「好可愛啊,不過還沒完喔,來,吸我的乳房,我會再讓妳更狂亂。」

希瑪娜絲撫著天使汗濕的白金色長髮,改以規律的活塞運動引導火熱的處女身。

「唔唔…」像是哺乳期的小嬰兒,真奈美雙手捧著份量超群的右乳,幾乎是整張臉都埋進柔軟的乳肉中,雙唇吸著挺立的乳頭,輕咬著精巧的乳飾,為了讓真奈美更方便吸吮,希瑪娜絲仰躺,愉悅的吐出呻吟。

「小妮琺好可愛,就像長不大的寶寶呢,而且妳的裡面夾的我好緊,想不想再高潮一次啊?」希瑪娜絲伸手揉捏真奈美的乳房,活塞運動也趨於強烈,真奈美再次放聲浪叫。

雙手壓住希瑪娜絲的雙乳,撐起身體的真奈美剩下的,是不斷夾緊再夾緊的肉壁,與失去節奏的浪叫,已經絲毫不剩的天使聖潔與矜持,全化為追求感官肉慾的本能。

「哈啊…啊啊…要去了…好熱…好熱…」在對方的懷中跳動的身體,正展現著最淫靡的舞蹈,飛舞的長髮與跳動的乳球,都是舞蹈的重點,眼鏡都因激烈的動作而歪掉了,瞇起的眼精充滿了癡迷的喜悅,希瑪娜絲這時撿起了十二頭鞭…

啪!擊打在美妙肉體的脆響,鞭身在光滑無暇的美背上留下淩亂浮膧的紅印,更讓天使仰身再次瘋狂洩身,此時,她的雙翼已經被汙染了一半,只是天使醉心於性交並未發現。

「噫…」察覺身體另一個異狀,真奈美驚訝的看著乳頭泌出的濃白液體,是在高潮時分泌的,有數滴噴在希瑪娜絲臉上,真奈美知道這是什麼,只是她不懂,為什麼她會變成這樣?

「好喝。」壓倒真奈美,性慾的墮天使吸著泌出初乳的乳房,不曾哺乳過的真奈美被粗暴的吸吮弄的直喊疼,但卻感到一股異樣的快感。

「希瑪娜絲…輕一點…」來自胸前與下體的雙重官能衝擊,真奈美不不覺的用腿夾緊了希瑪娜絲,雙手亦不規則的撫摸著對方的背與美臀。

吸滿一口乳汁,希瑪娜絲美豔的臉湊上還保有幾許純真的天使臉龐,兩人唇舌再次相接並共享天使的初乳,帶著一點腥味與甜味,飲下自己乳汁的舉動令真奈美更加狂亂,受到擠壓的乳房如貫通的水管泌出更多的美味濃汁,兩具獸慾的軀體染上了濃白色彩。

主播室裡,豐滿的身軀壓倒初嚐禁果的青澀身體,女主播埋首於場務小妹的腿間,吸吮男人射進的精液,更逗的少女嬌叫連連,她們已經無法離開性交,當男人們被搾乾而軟倒在旁時,瘋狂的母獸只能互相舔弄尋求更多的快感,慾火有如要將兩人燒盡般,絲毫不見和緩…

對神用的十二頭鞭用在人類身上,其效果超過人類渺小的靈肉所能承受,結果就是徹底化身為性獸,墮入地獄不得翻身。

暴雨漸漸淹沒在地勢較低的地方,魔界的子民將女人們集中,就在伸起圓頂的巨蛋,就在可以容納數千人的武道館,異型們展開了上千人的異種雜交派對,只要被認定可以用於播種受孕,就會被無人性的瘋狂亂姦,被各種異型輪流享用她們的肉體。

「不行了…快死了…啊啊…高…高…高潮啦啊啊啊啊!!」被貫穿了前後穴還被粗暴揉著雙乳的美麗少女,是當紅的學生偶像,是全國少男們的夢中情人,但現在她全身沾滿了精液,小腹也被大量中出而隆起,清純俏麗的臉龐充滿淫慾的光輝。

「又來了…嗯哼…會懷孕…好高興喔…」有名的社交名媛趴俯在肥大的肚喃上,被異型猛力的頂了一下就高潮。一對豐乳被壓在她的背上,正因後庭被貫穿而哀嚎的是不知名的少女,才十七歲的她面對著殘酷的命運,被過度擴張的直腸噴出鮮血,傷口被異物表面的顆粒扯動著,少女扭曲嬌美的臉龐,她的慘叫與哭泣聲是異型的凱歌。

閃電劈落,不到兩秒傳來的震耳雷聲讓真奈美驚醒,她剛才在第三次高潮後就失神了,一醒來就找著希瑪娜絲的身影,但卻不在視線內,她慌亂的看向四週,最後看到在辦公桌上看到懷中倚偎另一具肉體的她…

「醒了嗎?小妮琺。」玩弄著懷中不斷嬌吟的軀體,希瑪娜絲招了招手示意真奈美過去,同時肉蛇更加用力的捅著兩處嫩穴。

「嗯唔…」想爬起身時才發覺,自己的身體異常的疲累,但她還是勉強站直了無力的雙腿,搖搖晃晃的拖步著,大量的綠色液體自祕唇逆流而出,短短兩公尺卻讓天使走的氣喘噓噓,最後她撲倒在接合的軀體上。

「身為人類,這女孩很漂亮吧?」舔著少女的臉龐,希瑪娜絲的言語將帶領真奈美墮落地獄的更深處,「讓她舔妳的蜜穴吧。」

「這…不好啦…」被不認識的女孩子舔蜜穴,一時間實在不能接受,但是少女已經聽話的改為單手撐地的姿勢,另一手環住真奈美的腰,細挺的鼻子埋進天使白金色的草叢中,如小狗喝水般舌頭靈活的舔著。

「啊啊…這樣子…」真奈美軟倒在身後的另一張桌上,她一下就屈服在少女的口舌奉侍,還能感覺到蜜穴被吸著,那謎樣的綠色液體令少女如癡如狂,也令真奈美瘋狂,天使不斷擠壓噴出乳汁的雙乳。

羽翼是天使的像徵,白色是聖潔的天使純真無瑕的證明,當邪惡入侵天使時,羽翼會一點一點染黑,若不能阻止邪惡,汙染會持續,白色的羽翼會漸漸的被邪惡的黑所取代…

墮天使擁有的黑色羽翼,是邪惡之羽,是墮落之羽,剩下的那點黑暗如填入拼圖的最後缺片,一對完美無瑕的黑羽展開在真奈美的背上,象徵著天使完全的墮落,象徵著另一名墮天使的誕生…

後記

也許是終於不能逃避人間前所未有的龐大墮落,天使大軍被派出淨化淫化魔市,但這支神聖大軍將要面對的,是兩名墮天使領軍的魔界大軍…

有著一頭白髮與豐滿巨乳的希瑪娜絲,及戴著眼鏡流著乳汁的真奈美。

「墮落,是甜美的喔…各位姐妹們,想要一起來解放嗎?」

對著天使大軍嫣然一笑,真奈美舔著手指上的乳汁,視線不斷巡梭在一具具聖潔的軀體上…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