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園第一章第十七節(第一章完)

2017-07-02     WoKao     檢舉     收藏 (13)

第十七節

與戰雪的歡愛持續到了黎明,女人在我身下婉轉承歡,從雲端到地獄輾轉了不知幾許。盡情釋放著心中濃濃的愛意。隨後沉沉的睡去,臉上依然餘留著激情後的潮紅,玉體橫呈,遍布著晶瑩的汗珠,身下紅腫的花瓣依然孜孜不倦的流淌著露水。在木床上繪出一副香艷的美人春睡圖。

在戰雪的俏臉上輕輕一吻,沉睡的女人如有直覺露出一絲甜蜜的笑容。我起身走出了房間,到了軍事大廳的石桌前坐下,取出那本《煉寵術》和老頭的日記。

歷經萬難,終於得到了這兩本寶書,讓我不禁心血澎湃。打開那本《煉寵術》,系統並沒有如同以前學採藥術一樣,提示我學到某某技能。這本書好像老頭的日記一樣需要查看翻閱。

書本的第一頁,那長篇的目錄,就讓我知道這個技能絕對不是那麼容易學習,這本書好像是一本十分詳盡的系統學著。光大章就有四部分。五行篇、素材篇、陣法篇、鍛制篇。

五行篇講述的是世界陰陽五行關係,這到不難理解。但是要真正完全的吃透,卻要花不少功夫。

而素材篇所說的是怪物身上取得的道具,主要有各類素材的分類、特性、相生相剋、提煉等不同內容。這裡的素材還不光是動物身上的肢體,同時還包括了一些精鐵、珍草。內容十分複雜龐大。不過裡面的素材道具大都記錄的是仙淫界的事物。想要現在自己煉寵,還需要尋找各類魔淫界的替代品才行。

再看陣法篇,頓時讓我怒瞪口呆。原本以為素材的內容已經十分複雜,和這篇一比,根本無法相提並論。寵物的煉製並不是能讓你隨性而為的事情,需要布置不同的陣法才能煉製。繪製陣法時任何一筆錯誤,都可能使它變成另一個決然不同的陣法。陣法出錯,煉寵失敗是小事,每個陣法的啟動都需要魔法、仙力的支持。如果一不小心刻畫出來的是高級陣法,光所需的龐大魔法力,就能把你抽成人干。

煉製篇的內容反倒較為簡明。上面闡述了一些煉寵時需要注意的事項,各種素材道具相互融合時的特性。但這裡面卻提到了一樣煉寵必不可少的東西--妖丹。這是煉寵所需的必要物品,要煉製有生命的寵物必須要有妖丹。而煉寵的第一步就是提煉妖丹,妖丹相當於怪物的魂魄,煉製前需要把魂魄上的本源意識抹去。不然煉製出來的就是擁有本來意識的怪物,即使你壓制主了它,而由於殺怪取丹所引起怪物的憎恨和煞氣,也會讓它隨時反叛。把你一口吞了那是小事,重者妖魂噬主,讓你反而成為它的奴僕。

粗粗的看完《煉寵術》我知道短期內根本無法煉製寵物,不說那些稀奇古怪的道具素材去哪裡拿,光最重要的妖丹我就一顆也沒有。而且書中還提到,妖丹是上百級的怪物才會擁有。如果我能幹翻百級的怪物,還不如直接抓寵呢,煉個屁啊。

將《煉寵術》放到一旁,又翻開了老頭的日記。這本日記簡直就是一篇冒險故事,隨便拿去改改就能發表出版了。老頭一生幾乎沒有自己收過寵,一直在提升自己的實力和技能。即使這樣依然能縱橫魔淫界,這不得不說是奇跡。直到中篇,才出現第一個寵物--三頭犬安德魯。這安德魯也有趣,是老頭在一次歷險中幫一頭母狼接生後生下的幼崽。因天生變異擁有三個頭,而被母狼拋棄,老頭就把他領養在了自己身邊,一直長到現在這彪形大漢的模樣,也算是段奇遇。而第二個寵物就是那個把我搞的欲死欲仙的死巫女妖了。她是在老頭的一次任務中遇到的,在這次任務中老頭得到了兩件神器。一個就是死巫女妖的魂珠,直接控制女妖成為了他的寵物;另一個就是現在我手中的領地「幽暗古堡」。當時,老頭已經將它發展到了20級的領地,擁有上萬的不死軍隊。這也是他當時能大鬧仙淫界的最大本錢。不過後來被魔神詛咒成為NPC後,領地失去了主人的管理和整治,漸漸衰退,到我來之前估計也就5-6級的樣子了。

故事的後來就是取得時空之戒,闖蕩三界,在仙淫界看見玩家殺妖取丹,然後憤起大鬧仙淫界的事情,聽老頭說過,也就不提。不過那場和虛空之主的戰鬥,到讓我學到了不少,將它詳細的看了一邊記在心裡。

翻到最後,老頭終於提到了自己對《煉寵術》的研究。如同撥開了一層迷霧,讓我對「煉寵術」有了全新的認識。如果說我的「暗黑改造術」是對寵物自身進行改造,那麼「煉寵術」其實就是通過外在的事物,對她們進行製造。而妖丹就是最大的載體,在這載體上添加你所需要的配件,便成了新的事物。如果沒有這個載體,那鍛造出來的就是沒有意識的死物,就如同人沒有了靈魂一樣。而日記中最大的收穫,是老頭所提出的理論,那就是並不一定需要妖丹才能煉製寵物。而是可以直接用身邊的寵物進行煉製,老頭通過對幾個陣法的改造,煉製了幾個寵物。其中一個實例就是老頭通過對一個不死巫師的改造,煉製出了我在黑塔頂端遇到的那個怪物--獨眼死巫卡塔魯。它之前其實是從領地裡製造出來的普通怪物,通過老頭的改造成了,物理攻擊和魔法攻擊都十分強悍的近戰巫師。而那瞬間移動的能力,也是用從虛空之主身上取得的道具--時之沙,加載在他體內所產生的新技能。而改造術和道具寵物裝備相比,其最大的區別在於,道具裝備只能發揮出道具其最基礎的能力,而改造卻能把道具最原始的怪物特性技能發揮出來。改造後也不會像道具那樣出現損壞等情況,直接成為了寵物身上的一體。

這一篇日記,看的我心血澎湃,恨不得馬上自己動手試驗一下。不過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這個煉寵的手法我好像十分熟悉,在哪裡見到過。

「靠!賤人!」沒錯,就是那條魚。他的槍械改造能力和老頭所說的改造術十分相似。幾乎是如出一轍,將不同的零件加載在武器上,增加武器的攻擊力和特殊技能。不同於普通的零件更更換,賤人的改造術已經能將寵物的能力發生本質的變化,他新手的那對母女黨就是最好的例子。這賤人在誤打誤撞中自己領悟了這個技能,不得不說是撞了狗屎運。(話說某人的狗屎吃的買不夠多嗎?)不過這傢伙暫時只能對機械類的武器進行改造,而我學會這個改造術的話就不受這個限制了。

「怎麼了?你的朋友出什麼事了?」一具溫暖的軟玉從我背後靠來,兩條修長的玉臂環在我身上,一對彈動的巨物貼著我的後腦,嬌軀的主人輕聲的問道。

「把你吵醒了。沒什麼,只是這煉寵術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好學而已。」拍了拍戰雪的手背,在玉臂上親點了一口,我說道。

「這個技能我以前聽說過,修煉者十分稀少。而且有違天和,每年都要受一次魔神的懲罰。只有一些大門派裡才會有一兩個存在,每年魔神降下天劫時,各大門派都會聚集起來為煉寵師抵擋天劫。死在雷擊下的人更是不計其數。」未著裝戰甲的戰雪一身小衣,昨夜被我探索了無數邊的美好軀體,在小衣下凹凸疊透,美不勝收。戰雪深深的歎了口氣,在我身邊坐下,偎依著我,將頭靠在我劍上,低聲的說道。

「你怎麼會知道仙淫界的事情?」我不禁好奇。

「親愛的,我不想再對你隱瞞了,真的好痛苦。」一股熱流在我的肩上滑落,女人靠著我低泣道,「我和雪姬其實並不是母女,而是一體。我們其實是仙淫界西方聖獸玄武的兵器,我為刃、她為柄,曾名戰姬。能斷四海之水、可結萬物為冰。但玄武大人在一次和崑崙的大戰中,兵器被折斷了。於是陰差陽錯間我們流落到了魔淫界,於是就有了我和雪姬。由於我們自身受損,所以等級大打了折扣,到了現在這幅模樣。原本的戰姬一直由我主廝殺,所以分離後兵器的大部分意識都在我身上,而雪姬一直被玄武大人握在手裡,她的身上就餘留下了玄武大人的仙氣。」

終於知道了戰雪的身世,沒想到她居然是東方古國中最為著名的四大聖獸之一--玄武的兵器。這簡直讓我不敢想像。

「本來再經過兩百年的修煉,雪姬就能夠成年,而我也能恢復。到時候我們可以重新合為一體,回到玄武大人的身邊。可沒想卻讓我遇到了你這冤家。因為合體後只有雪姬身上的仙氣指引,我們才能找到玄武大人,所以起初為了保全雪姬屈身於你,可沒想到世事弄人,讓我慢慢的愛上了你。」曾經叱吒四方、讓無數人聞風喪膽的女武神,此時變成了一個深情柔弱的小女子,在我懷裡柔聲細語的說道。

「我現在真的很害怕,因為進化後到底會有什麼變化我也不知道,我曾想過或許我從此脫離雪姬獲得自由。但是昨天忠誠度提升後,我感覺到了雪姬的呼喚。可以肯定,如果我進化,絕對會和雪姬合為一體。一想到要離開你,我真的~~~」女人再也說不下去,淚水已經將我衣衫浸濕。雙手牢牢的抓著我的手臂,深怕一放手就再也無法抓住。

「對不起!你這麼擔心,我卻還質疑你。」握著戰雪的手,我自責道,同時眼中閃出了堅定和凶橫的目光,「我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我現在就回去把雪姬殺了,讓你們永遠也無法合體。」

「不!」戰雪一聽我的話,整個人頓時跳了起來,「雪姬身上的仙氣雖然微薄,卻是玄武大人的本命元氣,如果你一殺了她,仙氣回到玄武大人的身上,讓它知道你殺了它的兵器,它絕對不會放過你。玄武大人是上千級的聖獸,你根本無法和它抗衡。而且四大聖獸守護仙淫界四方,方方面面所牽扯的關係,也是你我現在所無法理解的。」

「靠!那怎麼辦?有沒有什麼降忠的辦法?」上千級的怪,到底是什麼概念我不知道,不過對方吹口氣就能把老子滅了,這是肯定的。

「別人都想提高自己寵物的忠誠度,你到好,想降忠。哪有這種事!」戰雪擦掉淚水,笑道,「除非你讓姐姐生氣,不然系統默認的數據,是很難改變的。」

「讓姐姐生氣,我怎麼敢!」說白了忠誠度就是十分狗血的愛啊恨啊什麼的。要降忠就必須讓寵物恨你,我和戰雪現在親密的不得了,哪可能做出什麼讓她恨我的事情。

「好了,這事現在擔心也沒用,就算有琳那個可愛的女孩在,姐姐的忠誠度現在也剛剛95。如果小心點,應該不會到100。」聽到我的話,戰雪甜蜜的笑道。

「那是不是以後我和姐姐做愛也要小心點?萬一姐姐動了情,大叫我要什麼的,一不小心可會滿忠哦。嗯!決定了,到時候就算姐姐再想要我也不給你。這樣就沒事!」我一把抱過戰雪,讓她坐在我的腿上,笑道。

「討厭!盡說這些羞人的事情,小心姐姐不理你。」想起昨夜顛鸞倒鳳的種種激情,紅雲又再次爬上了戰雪的俏臉。

「看!姐姐生氣了。奇怪!怎麼會沒有降忠呢?讓我在研究研究。」我一臉「奇怪」的撥開戰雪的胸衣,在雪白的乳溝中「研究」起來。

「你這小怪物,就會欺負姐姐,別鬧了!」戰雪嬌羞的推開我的頭,整整了被我撥亂的衣服,說道,「怎麼樣,有什麼收穫嗎?」

戰雪說的自然是我對《煉寵術》的收穫,我歎了口氣,「收穫到是有,不過暫時還不知道怎麼嘗試。」按照書上說的煉製法,我需要一個寵物,將我以前取得的材料融合進去。寵物倒是有不少,但是大都是魔淫界的,而材料卻是從仙淫界玩家身上收刮來的,不知道兩界的寵和物能不能融合。

「我聽說仙淫界的煉寵師,最初都是用道具店裡買來的白色屬性道具開始練手,你也可以試試。」戰雪提醒道。

「對啊!姐姐我太愛你了!」戰雪的話讓我醍醐灌頂,重重的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跳了起來笑道。

很早之前晴天就說過,玩家所有的武器裝備都是由寵物變化而成的。而白色屬性的道具,其實也是一種寵物,只是它們不能變化成別的形態。而這些道具也恰恰是一種載體,能加裝其他素材上去。反正煉壞了也不心痛,只要注意陣法不要出錯就行。

「那就快試試吧。」見我高興,戰雪也開心的笑道。

說幹就幹,結合《煉寵術》和老頭的日記。我將其中最簡單的一個陣法找了出來,這是最初級的陣法,所需魔力很少。只適合煉製綠色屬性一下的寵物,同時增加一些煉寵時的融合度,提高融合的成功率。道具我就選擇了手上的鐵棍,不過添加的素材到費了我不少腦子。手上除了仙淫界玩家身上掉的道具,在魔淫界得到的還真少。人骨頭?放棄。石頭?那是建材。還有就是蝙蝠的翅膀、史萊姆的眼球、獸皮、長舌什麼的。都不適合加在武器上。

最後我選定的素材是一副象牙。沒錯,就是抓戰雪時,最後殺的一頭猛獁所掉的東西。當時還不知道這些道具有什麼用,現在總算明白了。象牙是猛獁的攻擊武器之一,把它融合到武器裡自然是最合適的。

按照書上的描述,在地上劃出了一個三角形的煉製陣法,然後讓細心的戰雪認真比對了幾次。確認沒有任何錯誤後,我把鐵棍放進了三角陣中,人站在了陣法的一角。開始向陣中輸出魔力。

魔法的輸出也很有講究,輸出的過多會直接將道具或寵物燒燬。而輸出的不夠,陣法就根本無法發動。

隨著魔力的緩緩輸出,地上的陣法開始發出藍色的光暈,光彩慢慢的升高,如同極光一般隨著陣法的三條邊流動著。

「哄!」一團紅色的火焰突然從陣心的圖文中竄出,我連忙停下魔力的輸出。成功了,這團火焰正是書中所說的煉器之火。火焰按照不同屬性和效果,分位紅、綠、青、蘭、紫五種。而這種紅色是最低級也最通用的火焰,它的優點是不受屬性的影響,適用於任何材料。而缺點就是等級低,難以煉製高級的道具、寵物。

火焰映紅了我的臉,但我卻絲毫感覺不到熱量。倒是戰雪的臉色有些難看,似乎這種火焰只對寵物有傷害。我示意她走遠一些,戰雪依言退開了幾步,臉色才稍稍有些好轉。

取出那對像牙,將它投入到煉器之火中。那團火焰居然將象牙高高的托起,漂浮在半空。火焰迅速的吞沒了象牙,在它身上不停的翻滾著。象牙不斷的在火焰中蒸發縮小,一柱香時間,原本有我手臂粗壯的象牙縮小到了手掌般大小,但它的制材卻也發生了變化,渾身晶瑩剔透,散發著如同美玉一般的光澤。隨後兩根象牙竟開始融化,成了兩顆珍珠般圓潤的玉珠。

這一過程名為淬煉,提煉掉道具中的雜質,萃取其中的精華。這也是十分重要的一環,稍不小心就會使材料報廢。不過我這種低級的煉製自然不會出錯。

淬煉完成,我再次通過魔力,控制著陣法,將象牙融入鐵棍中的命令傳輸出去。

擺放在地上的鐵棍開始漂浮了上來,到了與象牙同高的位置。隨後,那兩顆玉珠,一左一右飛出,落在鐵棍的兩端,玉珠如同兩滴露水,滴入地面一般,飛快的滲透進了鐵棍的兩端,隨後兩個玉環在鐵棍的兩頭長出。原本十分普通的鐵棍,被加上了兩個玉箍。隨後火焰又在鐵棍上燒烤了一陣。「噹」一聲,火焰突然散去,陣邊的光華也消失,加上玉箍的鐵棍掉在了地上。

我連忙拿起地上的鐵棍,查看我第一次煉製的成果。

「巨象烏鐵棍(白色屬性)。攻擊力:600-850。攻擊速度-1,命中率-1。技能:牙突。(消耗魔力10,突擊10米內的目標,造成對方300點的傷害值,命中後50%幾率擊退目標,15%幾率使對方昏迷3秒。」

「叮!玩家白羽煉製道具成功!學得初級煉寵術!」

「怎麼了?失敗了?」見我看著鐵棍發呆的模樣,戰雪走了上來問道。

這~~~這~~~這TMD太~~爽!太牛!太變態了!老子心裡那種喜悅,一時都說不出話來,連繫統提示聲也被我忽略。大笑著抱起戰雪,在飛轉了數圈,直到女人大叫了數聲才將她放下,又狠狠的在她的臉上猛親了幾口。

「難怪有魔神的雷擊天劫,還是有幫派培養煉寵師。煉寵術實在太變態了。」看著手中變得沉重的鐵棍我興奮的說道。原本上限不到200的攻擊力幾乎翻了四番,同時還增加了一個技能。那點點因鐵棍變得沉重而帶來的副作用完全可以忽略不計,就算一個40級的怪物裝備化後的屬性也根本無法和它相比。

「成功了就好。」戰雪從我身上下來,理了理長髮說道,「不過職業煉寵師每年會受到雷擊,親愛的你學了這個技能是不是有影響?」

「嘎!」戰雪的話幾乎把握從天堂打到了地獄。雖然還不知道仙淫界的幫派到底有什麼實力。但人數自然不會少,要舉一派之力抵抗天劫,那老子孤家寡人一個,倒時候。。。。

正想著天空中突然出來的隆隆的雷聲,我頓時一驚。

「操!不會這麼快吧!」人家一年一次,老子剛煉成就TMD來了,點太背了吧。

飛快的跑到屋外,只見天空中一團烏雲正如漩渦般的聚集,烏雲中隱隱的有雷光閃動,夾在在漩渦中形成一個巨大的光斑。駐紮在四周的石像鬼也受到空中雷暴的影響,紛紛顯出形態,在領地上空哇哇怪叫著盤旋。戰雪顯然也被天空中的異變震驚,臉色變得煞白。

「是~~是魔神的天劫沒錯。雷雲聚集的時間越長,雷擊的威力就越大。」戰雪聲音顫抖的說道。

「看來雷擊形成還有段時間,應該能逃離這裡。」天空中巨大的威壓,讓我喘不過氣來,望著天空自言自語的說道。

「沒用的,魔神的天劫是不可能逃脫的,方圓10公里內都是雷擊的範圍,就算逃出去,雷雲也會一直追上來。而且雷擊期間,玩家都無法進入自己的主城空間,就算在空間裡,也會被強制傳送出來。」戰雪說道。

「老子日!」我腦子裡飛快的閃過以前各種仙幻小說中主人公渡劫的場景,思考是否有漏洞可以鑽。

「夜雨!琳!蜂!果心!狸奴!晴天!出來!」在這裡等著遭雷劈絕對能讓你掛的十分瀟灑,我連忙呼出寵物,準備應付即將到來的雷擊。

「主人!這是怎麼回事?」看著天空中的異變,夜雨緊張的問道。

「這~~~!不可能啊!主人明明是寵物戰士,怎麼可能會引來魔神的天劫?」晴天到第一時間看出了緣由,驚訝的說道。

「看來天劫和職業並沒有關係,而是煉寵術這個技能破壞了世界的平衡才會引起懲罰!」戰雪分析道,「創造生命是魔神的權利,玩家侵犯了魔神的領域才會受到魔神的懲罰。」

「老子管它是誰的權利,現在想辦法度過這一劫才是關鍵。」我急道。

「雷擊和玩家的等級有關,等級越高,雷擊的威力就越大,這應該是二級天劫。雷擊的數量是兩次。第一次傷害在1400左右,第二次在3000左右。」晴天飛快的說道。

「操!第一次還能扛一下,第二次能直接把老子秒了。」老子的生命值也就2000不到點,也不知道兩次雷擊之間的間隔有多長,能不能扛過。

「主人!加持我吧!我對電系攻擊還有些免疫。」夜雨說道。

「對!每次玩家渡劫的時候,門派裡都會為他們準備很多雷電防禦系的寵物道具,雖然效果並不理想,不過也能抵擋一部分傷害。」戰雪回憶道。

「好吧!夜雨!加持!」我點頭啟動夜雨加持形態,瞬間變成了黑色的夢魔。

「主人!還有我!我也能提高一些夜雨姐姐的屬性。」一直緊張得握著巨鐮的琳,突然說道。

「琳!領域!」也不多說廢話,對這女孩點了點頭,將四周轉化為黑夜。

此時雷雲已經漸漸的壓了下來,幾乎到了房子的屋頂。一個巨大的雷球正在雷雲的中心不斷的膨脹。我絲毫沒有注意,身邊一直沒有說話的蜂和果心,已經相互對視了一眼,臉上出現了絕然的表情。

雷擊終於落了下來,粗大的雷光,從雷球中噴射而出,如同一柄巨錘向我砸來。來就來吧,橫豎都要有這麼一朝。我緊盯著這道雷光,牙關隱隱的被我咬出了血絲。

正當雷柱要落到我身上時,一個黑影突然從我身旁閃過,向迎面而來的雷柱衝去。

「蜂!」那熟悉的身影正是一直沒有說話的蜂后,此時竟擋在我身前跳向空中。

「啊~~!」一聲痛苦的慘叫,蜂后的身體被雷電擊中,在空中抽搐著,那妖嬈的身體此時正承受著本應是對我的懲罰,巨大的電流在她身上傳動,身體隨時都要被撕裂一般。

「蜂!回來!」我大叫著將蜂后收回,也不知道她現在受了多重的傷,不過沒有第一時間被雷電殺死,這已經是萬幸,我也顧不得查看。因為沒有蜂后阻擋的雷電,已經落在了我的身上。

「干~~~~~~~~~!」全身撕裂般的疼痛,讓我只能以大吼來分散,如同被萬噸重物錘擊一般,我的身體被雷電打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著。隨即兩眼一黑,昏死過去。

「主人!」不知過了多久,哭泣的叫喊聲傳入了我的腦海,我的意識終於開始恢復。

「怎~~怎麼~~樣!結~~結束了?」被電得全身麻木,舌頭都找不到感覺的我,結結巴巴的說著。

「是的~!主人!第一道雷擊已經結束了!」滿眼淚水的晴天握著我的手,說道。

「那就好!靠!掉了800點生命!晴天,你幫我恢復一下。」知覺慢慢的恢復到我的身上,但依然不能靈活的行動。我此時被戰雪抱在懷裡,虛弱的說道。第一道雷擊的傷害並不大,本來就能夠扛過,但是雷擊所帶來的巨大負面效果,卻比任何傷害也還猛烈。

「嗯!」晴天點了點頭,飛快的拿出我包裹裡的恢復劑,灌進我的嘴裡。擔心蜂后的傷勢,我查看了一下她的狀態,還好,只是處於重傷昏迷,並沒有大礙,讓我稍稍的寬了點心。

「戰雪!扶我起來!第二道雷擊還有多久?」

「快了!已經成形了!」戰雪將我扶起,看著天空中的雷雲說道。臉色已經沉得發黑。

我隨著戰雪望向天空,只見所有的雷雲已經全部都被收入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中,四週一片晴朗,萬里無雲,唯有我頭頂的那一片,卻濃得讓人心寒。一顆比之前更為龐大的雷球正在雷雲中漸漸的形成。

「別做傻事!我的寵物還有很多,不需要你們來擋!」喝下了幾瓶恢復劑,我終於有些好轉,生命值也已補滿,推開戰雪說道。有蜂后這個先例,戰雪她們肯定會衝上去為我擋雷擊,蜂后被我及時收回,但是這道威力更大的雷擊會不會瞬間把她們殺死,我可不敢有任何保證。

「狸奴!一會你第一個上。有危險我會把你收回來。蓮花!梨花!豪!梟!出來!」現在也不是心軟的時候,將幾個寵物紛紛召出,她們上去即使死了也不會讓我心痛。

「是!聖使大人!」狸奴到是十分堅決的答應著,而那大奶怪、鷹女和姐妹花,被空中的雷雲所驚嚇,抱在一起瑟瑟發抖。

「果心!戰雪裝備化!晴天回去!」即使有五個寵物擋在前面,如果有危險,她倆依然會第一時間衝上去,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決定把他們先收了起來。看來我還是心太軟了。

「不!」聽到我的命令,戰雪臉色大變,在傷心的叫聲中,化成一副重甲被我收了起來。

「叮!玩家寵物果心忠誠度100。進化!」同樣被我收起的果心,在化成裝備時,突然傳來系統提示聲,隨即一道進化之光從巨弓上升起,沒想到在此時發生進化。不過這一刻我已經沒有了寵物進化的喜悅,如臨大敵的收起巨弓,面相空中的雷球。

「能珍惜自己心愛的寵物!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突然我身邊的傳來一陣魔法波動,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我身旁,正是那一身粗布斗篷的職業導師老頭。

「導師大人!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看到導師老頭突然出現,我好奇的說道。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老頭脫下身上的長袍,露出一聲粗布衣,從來沒有收過寵物的老頭,一直以這身粗布打扮闖蕩三界。他從腰間抽出一把雙手大劍,這是他很久以前從商店購買的白色屬性武器,而就是這把最普通的雙手大劍,卻成了吸食了無數仙淫界玩家鮮血的兇器。

只見大劍在老頭的手裡,漸漸散發出刺目的光芒。而此時空中的雷球已經降了下來,即使還未落下,雷球所帶的強大威壓,已經將四周的塵土吹散,兩層高的破洋房在雷球下嘎吱嘎吱作響,隨時都要倒塌的樣子。站在雷球下的我,身體也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破!」老頭突然一聲大吼,向空中的雷球揮出大劍,一道巨大的劍氣沖天而起,與雷球碰撞在一起。

空中的雷球如同一個氣球般,被老頭的劍氣扎破,砰的一聲爆裂開來,瞬間化作無數的電流向四周流竄,偶有幾道落地的電流,立刻在地上砸出一個大洞,頓時四周轟轟雷響不斷。劍氣瞬間就將雷球刺穿,帶著強大的氣勢衝向天際。

這TMD的太強了,差點要老子命的雷擊居然被他這麼輕易的破解。這老頭絕對是個怪物。死裡逃生的我,此時卻發現背後冷颼颼的,原本的布衣早已被汗水打濕。

「這麼多年沒動,還真是老了!」老頭放下手中的大劍,喘息道。

「你能幫我解圍,實在太感謝了!」我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先道謝。

「先把你的寵物收起來吧。事情還沒結束!」老頭收起了手中的大劍,說道。

「是!」靠!還沒完?這系統要不要臉?心裡大驚,卻只能點頭現將夜雨等人收進包裹裡。

「海珊!你又在破壞我的秩序!」突然天空中傳來一聲憤怒的大吼,一張巨大的面孔在天空中漸漸的浮現。那張臉我再熟悉不過,正是曾經召見過我的魔神--里昂。得!今天大人物都出來了。我就等著看神仙打架吧。

「你在考驗我的耐性嗎?」魔神繼續說道。

「不敢!偉大魔神大人!」老頭將長袍披上,恭敬的對天空行禮道。這可是奇事,在老頭的日記裡,對這個魔神可從來沒有什麼好感,今天卻來了個大變樣,服軟了。

「在這幾百年裡,我已經想明白了。我不想再與你為敵,這個世界本就是你創造的,如何設定自然全由你做主。我不應該過多的干涉!我只想請求你放過這個孩子。他是這個邪惡的世界為數不多的善良。請為這個黑暗的世界保留一次光明吧。」老頭誠懇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