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和妻子的性事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2)

希望有一個在床上風情無限的妻子幾乎是每一個男人的夢想,但在現實中,往往會和想像的不一樣。

我結婚六年了,剛結婚那會,我把老婆當成了自己的玩具,不斷地換花樣玩她,開始她也很配合,後來我就漸漸失去了興致,因爲感覺老婆好像難再有質的飛躍了。比如,開始她拒絕給我口交,後來接受了,但一直沒有練習到讓我很爽的地步,她也一直很努力地去做,但經常還沒有給我放出來就捧著腮喊累,說嘴麻木了,在這種情況下,沒有幾個男人會堅持要自己老婆繼續,往往是她給我打飛機結束。還好她打飛機的技術在我的調教下幾近完美,甚至感覺比操屄都爽。

還有,隨著性交次數的增多,她的身體對我的挑逗漸漸不敏感,往往要愛撫她很長時間才會興奮,而且,下面的水往往要到操一會才出來,總之,感覺沒什麽勁。

我在看過很多淫妻小說後,心裡也很想和老婆嘗試一下,但我知道在現實中很難,首先,我自己就有顧慮,其次,我老婆很保守,她平常也不太愛打扮,對性生活基本上是隨我的意思,沒有慾望很強的時候。

我存的小說她基本不看,還說我變態。雖然現在也能和我開諸如今天又去打野食的玩笑,但在我操她的時候,她很反感我提別人,幾乎一提到別的什麽人,她的性致就降到最底,她的意見是性愛是夫妻倆的事,提別人沒勁。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轉機那天我倆聊天,後來就說到了我的好友–東。我說結婚後東不太和我來往了,老婆有些驕傲的說:「那當然,因爲你搶了他的意中人。」「誰?你嗎?」我有些吃驚,因爲老婆是東給我介紹的。

「你別得意,當時我對他沒意思,又看你人不錯,結果給你騙到手了。」老婆說著軟軟的靠在了我懷里:「早知道你對我這麽樣,我真是悔不當初啊!」我急忙表白:「我對你不好嗎?白天努力幹家務,晚上努力干你,除了我,還會有誰對你這麽好?東能做到嗎?」看我似乎真急了,她又安撫我:「看你急的,老公當然對我好了。再說,誰讓我看上你呢!我就是看不上他,他怎麽樣我也不稀罕。」「他都怎麽樣呢?」我盡量用開玩笑的口氣說,同時手輕輕滑上了她的胸。

「他那會追我可緊了,三天兩頭寫信給我,還寫詩,出去玩時還給我買小禮物。」「你們還經常約會嗎?」老婆看了我一眼,垂下頭說:「那時候還不認識你嘛!大家是同事,關系不錯。也不是經常一起的,我對他沒感覺,要不然也不會給你騙去。」擡頭笑咪咪的看我,見我有些發呆,趕緊說:「後來認識了你,便再也沒和他出去過。」拍拍我的臉:「吃醋了?他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呀,我說你沒他有心計你還不信。」是呀!最好的朋友和自己的老婆約會的事我毫不知情,但是我居然一點也不生氣,甚至還有一點興奮。(難道真是小說看多了有點變態?)「你們都去哪裡玩呀?」我一邊撫摩她,一邊問。

「還不是公園,逛逛街,看電影什麽的。」「那他有沒有摸過你?」「摸過,」她看我一眼:「手啦!」得意地笑了。

「我才不信,去看電影他會那麽老實?」「就是看電影才讓他摸的手。我看不清,他伸手拉我,就拉住不放了。後來他還想摸我別的地方,我生氣要走,他才放手。」她已經閉上了眼,享受著我的愛撫,兩個乳頭明顯的翹了起來。

我低頭輕吻她的臉,繼續問:「他還想摸你別的什麽地方?」「他的手有時挨我的腿,趁我不注意,想繼續往裡摸,給我擋開了。」聲音變得含糊。

我的手放在她腿上撫摩著,滑向了兩腿之間:「是這樣嗎?」她哼了一聲,不再說話。我的手伸進內褲,碰到了一片濕熱,她居然流水了!我頓時感到一絲嫉妒,幾年來,我無數次的愛撫她,都不記得她有流過水,而現在,僅僅是提到了一個追她的人,她就流水了?

我抽出手:「發騷了?流這麽多水,是不是想別的雞巴了?」「是呀!你這個變態,老想著別人操你老婆,早晚會後悔的。」看看她臉上的風情開始消退,我不再說話,三兩下脫下我倆的內褲,挺槍而入,沒有絲毫的不便,一桿到底!她隨即哼了一聲,然後隨著我的抽插喘息著、迎合著。

這次我們做得非常激情,她很快達到了高潮,在我射出後緊緊摟住了我,又在我的臉上吻了半天。我回吻她:「爽嗎?」「爽!」「是不是想到了東怎麽樣摸你,所以才這麽爽?」「當然不是啦!老公操得爽嘛!」「那在操之前怎麽流水了呢?」「老公摸得好唄!」「東摸你腿的時候,你興奮沒?」她推我一把:「無聊,又提他!告訴你吧,他根本就沒摸過我的腿,我是騙你的。」說完起身去了廁所。

後來,在一個聚會上遇見了東,聊得很投契,完了意猶未盡,約好找機會單獨聚聚。沒過幾天,東給我打電話說今天有時間,問我有時間沒,我也沒事,就商量去哪裡聚。後來他就說:「乾脆去你家吧,簡單聚聚。」我同意了。打電話告訴老婆,她很生氣,嫌我沒和她打招呼,又說家裡沒有菜了,我就說:「都是老朋友了,簡單點就行。」她就把電話掛了。

我回到家,發現老婆已經早回來了,而且還收拾了屋子,衣服也換了,我打趣她:「要見老情人了,怪不得收拾得這麽利索。」她白了我一眼:「家裡這麽亂,你不嫌丟人我還嫌呢!」一會,東來了,他也穿得十分光鮮,而且一看就知道那身行頭是牌子貨,好像只有我不在意自己的形象。

我和東邊喝邊聊,老婆一直在廚房裡忙活,東間或問她過去同事的情況(他們以前是同事,後來都跳槽了),於是老婆也抽空出來聊兩句,但是一直沒有坐下,好像有些顧忌。因爲我家比較小,只有東旁邊是個空位,不過兩人聊得還挺親熱。

東走後,老婆說:「東還是挺虛僞,那幾個同事和他關系一般,還一個勁的問。」我說:「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專門和你找話來著。」老婆白我一眼,沒有回答。

從此以後,我和東就經常聚聚,喝點酒,發點牢騷。一次酒醉,說到老婆,我故意問他:「你是不是看上我老婆了?」他怔了一下,低頭說:「我以前是追過她,不過我們真沒有什麽。」我藉著酒勁說:「如果紅(我老婆)願意,我不反對你們繼續來往,但你們做什麽都不能瞞著我。」東楞了一下:「我們這麽多年的交情了,你放心,我知道朋友妻不可欺,我不會對紅有任何非份之想。」我看了他一眼:「我沒說你們有什麽,我的意思是,大家都是多年交情了,如果以前有什麽我不會介意,今後發生了什麽,如果不破壞家庭,也是可以接受的,畢竟現在時代不同了嘛!」他好像鬆了口氣的樣子,笑了:「你這家夥成天想什麽呢!喝酒。」話題就此中斷。

隔兩天,東約我上網聊天,他很快就把話題扯到換妻,問我怎麽看,我說:

「很好呀!我挺羨慕的。」他說:「怪不得你那天那麽說呢,原來你有這愛好呀!」我說:「是呀!不過你對我老婆沒興趣。」他就問:「你真不介意別的男人上你老婆嗎?」「如果我老婆願意的話,我不介意。」過一會,我又問他:「你現在是不是還很喜歡我老婆?說實話。」「我其實一直喜歡紅,不過,大家都有家庭了。而且我們又是多年的好友,我不能對不起朋友。」看來在網路上他還比較能放得開我想了想:「我其實挺擔心,這樣會不會破壞彼此的家庭。」「我其實只是想圓一個夢想,體會和心中的她到在一起的感覺,我也很愛我的老婆,但初戀的感覺是不一樣的。」「那你是很想上紅了?」他回了一個我「嘿嘿」,我又再問:「你老婆同意嗎?」「這個……我老婆和你不熟,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你。你怎麽和紅說的?」「我沒和她說過,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和紅都有這個意思,我可以允許你們交往,不過紅好像對你不太感興趣。你老婆又不是我的初戀,她不介意你和紅發生關系嗎?我可不希望我們的家庭遭到破壞。」「是呀!是呀!」他附和著。

這次聊天之後,東來我家的次數明顯多了起來,有幾次是在我加班的時候,老婆都說東來過,坐一會就走了。我說:「他最近老是來,沒什麽事吧?」老婆說:「可不,也沒事,真煩人。」有次回家碰到東從我家出來,他沖我笑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我於是送他走了一段,問他怎麽樣了,他說:「我今天送給她件小禮物,希望你別介意,紅不想讓你知道,你先別問她。」「說,送什麽了?」「一套內衣,你真的不介意吧?」我拍拍他肩,「讓她感到幸福就好,她沒穿給你看嗎?」「哪能呢!她能接受我就很高興了。謝謝你!」送走東後,我又在外面轉了一會才回家,老婆已經躺在床上了,家裡收拾得看不出來過人的樣子。我過去摟著她,開始撫摩,她默默地接受著、興奮著。我插進去的時候,發覺已經流水了,我故意問:「東最近沒有來嗎?」她的身子僵了一下,含混著說沒,我開始劇烈地動,很快我們就高潮了。

完事後,老婆緊緊抱著我,幽幽的說:「你最近能不能不要去加班了?」「怎麽?」「我一個人在家有點怕。」「要不,我再加班就讓東來陪你,反正他也經常來。」「又是他!你不怕他趁你不在強奸我?」「他要是敢強奸你,我就……」「就怎麽樣?」「就去強奸他老婆!」「知道你沒安好心,老掛記著別人的老婆。」「我哪裡掛記他老婆?我是替你著想,你不喜歡他,以後就別讓他來了。」「那也不用,他是你的老朋友了,你別讓我一個人在家就行。」「看來你是怕我不在身邊,守不住陣地呀?他是不是騷擾你啦?有沒有讓他占便宜?」她打我一巴掌:「無聊!他很規矩的。」「那是你自己發騷了,想讓他操了?」「是呀!我就是想別人來操我,那你滿意了?」說完轉過身去,輕輕啜泣著。

我趕緊摟著她:「對不起,我開玩笑的,別哭了。」她抱住我胳膊:「老公啊,我晚上只想讓你來陪我。」「是不是東真的做了什麽讓你不開心的事?」「那倒沒有,但是他……好像真的在追我。」「那麽你呢?討厭他嗎?」「怎麽你不吃醋嗎?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我爲什麽要吃醋呢?又不是你愛上他了,你愛的人是我,我心裡清楚,所以我才不介意有別人追你。怎麽,你不會是動心了吧?」「老公,我只愛你一個!」「我也愛你,但是我不介意讓你體會一下被追的感覺,聽說女人被追的時候是感覺最幸福的。」「那你不怕我被別人追去?」「東嗎?他有這個實力嗎?」「別臭美了,我現在感覺你一點也不在乎我,下班回家也不陪我說話,就知道看報紙、電視。你還記得咱倆第一次見面是哪天嗎?」聽到這些,我忽然感覺自己很對不住老婆,自以爲是個好丈夫,卻……我於是緊緊抱著她,貼著她的臉說:「乖寶寶,對不起,我會注意的。」接下來的一個多星期,我剛好沒加班,下班回到家,吃過飯,我和老婆就依偎在沙發上聊天,然後我再抱她到床上去睡覺。這期間東來過兩次,老婆對他倒還挺熱情,但透著一絲生份,他坐不多會就走了。

這天,東邀我去他家坐坐,我下班後就直接去了,他自己在家,原來他老婆出差了。看他欲言又止的樣子,我問:「怎麽了?」他苦笑一下:「都是讓你害的,我患上相思病了。」「那你怎麽不去找她呢?」「我不敢去了,我怕會忍不住在你面前做出什麽不好的舉動。」「你不會是想強奸她吧?」「你把我當什麽人了?我是忍不住要抱她、吻她,我快受不了了。」「你可不能傷害到她,她好像不太接受你呀!」他看我一眼:「她是接受我的,只有我倆的時候,她也非常開心,她只是在乎你、你們的家庭,我也是在乎多年的友情。」「那你不怕你老婆受到傷害嗎?」「我不知道,也許,我只能盡力瞞住她。」聽到這些,我不由得陷入了沈思,如果兩個人都是彼此愛上了,那我的婚姻豈非很危險?我很想知道老婆的真實想法,忽然對他說:「你現在去我家,我跟紅說是晚點回家,給你一點時間讓我聽聽她的實話,然後我再作決定。」他吃驚的看著我,我接著說:「進門後打我的手機,別掛,如果掛斷我就回家。」他遲疑了片刻,匆匆去了。

我坐了一會,起來走進東的臥室,裡面多少有些亂,躺在床上,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也許是他老婆的味道。忽然我來了興致,翻開衣櫥,找他老婆的內衣(我對女人的內衣有點偏好),她的內衣花樣還挺多,顔色也多,看來還是蠻風騷的。

拿了一件最小的內褲聞聞,只有點肥皂味,攥在手裡柔若無物,我開始幻想她的屄穿著這樣的內褲,該是一種怎樣的感覺?我正在胡想,東的電話來了,從裡面傳來開門的聲音,沒有說話,然後關門,有微微的喘息聲。停了一會,忽然傳來衣服摩擦的聲音,隱約聽到我老婆一聲「你」。

「讓我抱抱你。」東說,她似乎沒有拒絕,然後就是衣服響,「不行,那裡是禁區!不要……」後面的話好像被堵在嘴裡了。我記得戀愛時,每當我摸到紅的下身,她就會捉住我的手說:「不行,那裡是禁區。」看來東已經占領過她的乳房了,而且也不是第一次接吻了。

又過一會,東說:「紅,我愛你。」「我知道。」「讓我愛你一次吧?」「不行!我說過,這是我們的底線,我不能對不起阿成(我)。」「如果阿成不反對呢?」「你會不反對你老婆和別的男人嗎?」看來東真的很猶豫,過一會,他才說:「如果爲了你,我願意!」「你們男人呀……」嘴又被堵住了,「好了,你快走吧!成快回來了。別,不要了……」「怎麽不穿我送你的那套?」「太那個了,我怕成說。」「穿給我看好嗎?」「你瘋了?他馬上要回來了,不行!」「我已經瘋了,你知道我多麽愛你嗎?我要和你在一起,哪怕就一天。就我倆,你穿給我看,求你了,求求你。」「你求我也沒有用,你不用陪你老婆嗎?」「她出差了。」「空虛了就來找我。」「不是,真的不是,我是太想你了。她不在,我才能有時間陪你;她在,我怕給她看出破綻,畢竟是多年的夫妻了,我不想傷害她。但我抑制不住的想和你在一起,你能理解我嗎?」「我知道了,爲了我們彼此的家庭,我們到此爲止吧,不能再進一步了,要不我怕會對不起成。再說,相愛一定要性嗎?」「如果不傷害到別人,不傷害我倆的家庭,你願意陪我一天嗎?」「那怎麽可能?」「我是說如果。求你答應我吧,求求你了。」我的雞巴早已堅硬多時了,我用手裡的內褲摩擦著……管他呢,你正泡我老婆,我用你老婆的內褲打飛機不算過份吧?我正在等待老婆的回答,電話竟然掛斷了,我一下子楞住了,雞巴迅速的軟下來,難道……一瞬間百感交集,想了片刻,我提起褲子往家趕到了樓下,我又猶豫了一會,給東打了個電話,竟然關機了!我不由得有些生氣。上樓,到門前,聽一下,似乎有些衣服動的聲音,輕開門,東已經走了,沙發上多少有些淩亂,衛生間里傳來了聲音,沖過去一看,老婆正撅著屁股洗下身,我的雞巴立刻硬了起來,上前摟住她,用手去摳她的屄。

「不要了,別……」剛才她也是這樣對東說的。

「我就要!」我的口氣變得粗暴,她柔聲說:「等下,馬上洗好了,你也洗洗。」然後吻一下,手輕輕撫摩我的雞巴,解開了我的褲子,攥住雞巴,另外的手迅速洗完自己,開始洗雞巴。我伸手抓住她的乳房,揉搓著,就在剛才這里被別人揉搓過?一想到這,我按捺不住沖動,一用力,把她按到洗手盆上,從後面插了進去。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