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海王-娜美、羅賓-軍艦上的凌辱(上)

2017-01-06     WoKao     檢舉     收藏 (58)

「唔嗯……這……這裡是哪裡啊……」娜美神情恍惚的說道

「嘿嘿!我的小美人,妳終於醒來啦?」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讓娜美瞬間被驚醒

「你……你是海軍!我怎麼會在軍艦上?」娜美一說完,便奮力的想逃走,但她發現,她的手已經被一條懸在天花板上的繩子給牢牢綁住,想逃也逃不了了…………

突然,娜美感覺到一隻大手摸上她的右大腿,大驚失色,但她雙手已經被綁住,無法反抗,只能緊緊閉著大腿,努力想躲開那隻鹹豬手。

想不到這時左邊也伸過來一隻手,娜美根本無從防範,左右兩個海兵像是事先說好一般,一起用力掰開她的雙腿,大力撫摸她柔嫩的大腿。

「不要……」娜美小聲的哀求,她不敢看旁邊兩個海兵,頭低低的,正好看見兩隻健壯的手在自己身上亂摸,急得眼框都紅了。

「媽的,大腿好滑,真好摸……」左邊的男人喘著粗氣,漸漸摸向腿根,「好久沒遇到這麼棒的貨了,今天要好好享受一頓……」

娜美被他淫穢的話語驚得雙腿打顫,這時候她後方冒出兩隻手,她還沒弄清是怎麼一回事,一對足有I-cup的美乳便被後面的海兵揉弄起來。

娜美害怕的搖頭,發出嗚咽的聲音,扭動著身體,卻讓海兵們更加興奮。

左右兩邊海兵的手來到她的腿根,用手指輕刮她內褲的邊緣,她雖然不情願,身體還是感覺到一股又癢又麻的感覺。後面的男人粗暴的大力揉捏她的玉乳,甚至解開她襯衫的鈕釦,推高她的胸罩,毫無阻隔的玩弄她的乳尖,或上或下或左或右的拉扯,力道不輕不重,恰到好處,讓娜美僵硬的身體開始變得柔軟,小嘴微張喘氣,掙扎的力道也小了很多。

這群有經驗的男人們知道時候到了,一左一右將她的腿往上拉,讓她雙腿大張成M字型,娜美沒辦法反抗,只能任由他們擺布。不知道接下來會受到怎樣的對待,娜美害怕的顫抖。

這時,第四個海兵來到娜美面前,在她害怕的眼神中蹲下來,伸手隔著內褲搔刮她的陰唇。

本來因為害怕而不敢動彈的娜美突然用力掙扎,將被四個男人強姦的可怕事實讓她想要掙脫,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好貨色的海兵們是不會放手的,前面的海兵將臉埋入她的腿間,用力吸一口氣,聞她私處的芬芳。娜美的私處沒有太大的異味,反而有股淡淡的幽香,他忍不住伸出厚舌舔弄娜美的陰蒂。

「啊……」娜美一時沒有忍住,發出一絲呻吟,趕緊死死閉緊唇。海兵呼出的熱氣讓她的下處又麻又癢,內褲被他舔溼了,緊緊貼著娜美的陰部,刺激無比,她感覺到自己也有點溼了。

這時後面的男人放開她的雙乳,左右兩邊的海兵則一邊撫摸她的大腿,一邊湊上來吸吮她粉紅色的乳頭。剛才她的乳頭已經被玩弄的又硬又挺,兩個人貪婪的吸吮著,一股強大的快感從乳尖傳來,讓娜美幾乎忍不住呻吟出來。右邊的海兵含住她的乳頭,快速的用舌頭上下舔弄,左邊的海兵則是用舌頭在她的乳頭上打圈,她被舔得舒爽不已,儘管心裡不情願,身體已經開始向著男人了,她不再用力反抗,身體反而變的酥軟,渴望他更加情色的對待自己的一對巨乳。

「小騷貨,開始爽了是吧?」後面的男人說道,娜美搖搖頭,羞得滿臉通紅。「那妳怎麼抱著哥哥的頭不放呢?奶子被吸得很爽吧?下面的小浪穴也被舔得很爽吧?看妳這副賤樣子,一定巴不得趕快被男人上,妳放心,待會包準肏得妳爽上天。」

男人嘿嘿淫笑,娜美卻無力反駁,只能默默流淚,她也覺得自己太淫蕩了,明明是被強姦,身體居然還是感覺到快感。

下面的男人一開始只是輕輕舔她的陰蒂,現在也開始覺得不滿足,於是雙手用力一扯,就把娜美薄薄的小內褲給撕破了,這下子她的私處毫無遮蔽,男人重新埋進她腿間,舌尖在她的陰唇上滑動,拇指在她的陰蒂上按摩。

娜美的嬌軀被他激得用力弓起,隨後開始小幅度的緩緩扭動著,腳尖繃緊,幾乎承受不了這股快感。

「不……不要……不要……」娜美無助的求饒,換來的是男人更興奮的吸吮。

上面的巨乳和下面的陰戶都被男人又吸又舔,讓娜美一下子就棄械投降,完全失去反抗的力量,現在她只有口頭上說不要,身體卻誠實的享受男人的姦淫。

「小騷貨,哥哥現在就來幹妳好不好?幹到妳大聲喊爽,還爽到潮吹,好不好?」

「不要……拜託……」娜美恐懼的搖頭,她知道自己很有可能受不了他高超的技巧,現在他都還沒有插入,娜美已經無法控制自己,如果真的被海兵們輪姦,她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

「那就求我們吧。」

「求求你們……放過我吧……啊……不要再舔了……」她一邊哀求,希望男人會良心發現,停下獸行,一邊拱起腰,把陰戶湊向下面男人的臉,方便他的吸吮。

「哈哈,賤貨,什麼不要再舔,應該是多舔一些吧?這淫娃真欠幹,等等一定要幹死她。」

娜美無力的搖頭,因為被男人說中心聲,羞愧的想死。

男人的舌頭伸進她的嫩穴,淺淺的戳刺,大量的淫水湧出,甚至發出了淫穢的水聲,「啊……啊……」娜美因為過多的快感,腳趾都縮起來,小聲的吟叫,連拒絕的話都說不出來。

「看她爽成這樣,兄弟們,現在就來肏她吧,看這淫娃被強姦還喊爽。」

「不要……拜託……」剛才男人不是要她求饒嗎?只要她求饒,他們就會放過她嗎?「求求你們……饒了我……」

不過她猜錯了,男人怎麼可能放過她。

「嘿嘿!難得抓到像妳這樣極品的女人,我們怎麼可能錯過呢?不想被幹到昏倒的話,就說點好聽的,說不定我們可以考慮溫柔點,不然的話……」男人淫邪的笑著。

娜美絕望了,不管怎麼樣,這幾個海兵今天是不會饒過她的,她註定是要被群姦了……

雙乳被吸得越來越腫,嫩穴也被插進兩根手指,陰蒂被不停揉搓,再不快點停下來,娜美真的就要潮吹了

「你們看!這小淫娃的嫩屄水越流越多了!她一定是很想被幹!嘿嘿!」海兵淫邪的說著

「……」娜美咬住下唇,努力不發出呻吟。

海兵們又繼續玩弄娜美十幾分鐘,這段期間,娜美不知已經高潮了幾次,然後,男人們終於滿意了,拉起全身虛軟無力的娜美,把她帶到一張桌子前。

桌子前有一面大鏡子,從鏡子中,娜美可以看見自己被海兵們玩弄後的美麗胴體,海兵們淫笑著包圍住娜美,準備好好的大幹一場。原本後面那個男人──其他人稱乎他少將大人,粗魯的將娜美拖到桌子前,讓她用雙手撐在桌上,掀起她的短裙,用力拍她赤裸的白嫩圓臀,「小騷貨,還不快把屁股翹起來,讓哥哥肏妳。」

他淫穢的說詞讓娜美難以忍受,又不敢不從,只能乖乖的翹起柔嫩的美臀,露出濕漉漉的陰部。

「幹,流那麼多淫水,真是欠肏。」少將解開褲頭,粗大的陰莖彈了出來,在娜美的翹臀上摩擦著。娜美轉頭一看,被他驚人的尺寸嚇壞了,要真被他插進來,一定會痛死。

「不要……」

少將看到娜美驚懼的眼神,知道是自己的大雞巴嚇到她,一臉得意,「乖,被哥哥的雞巴幹過以後,妳就捨不得放了。」

他用陰莖在娜美的陰唇上滑動,兩手罩住她豐滿的乳房,盡情揉捏,挑逗娜美的神經。

娜美剛才已經被海兵們玩弄得情動,又達到好幾次高潮,現在只稍微被挑逗一下,全身就敏感不已,下體不斷流出淫水,渴望男人的侵犯。

「再說一次,想不想被幹?」

事到如今,不讓他們玩到爽,他們是不會放手的,還不如盡快滿足他們,娜美心一橫,決定拋棄自己的自尊,「想……想被幹……」

「想被什麼幹?」

「……淫蕩的小嫩穴……想被哥哥的大雞巴幹……」

她才剛說完,少將已經掰開她的臀肉,對準她粉紅色的嫩穴,狠狠的插進去,一口氣插進去一半。

剛剛

上傳下載附件

(56.65

KB)

「啊……啊……啊……」娜美大叫起來,感覺到一絲疼痛,但更多的是被充滿的快樂,天啊!這個人的陰莖好大,把她的嫩穴都撐滿了。

少將輕輕抽出一點,感覺到娜美緊實的嫩穴包裹住他的雞巴,接著又往內插的更深,將陰莖連根沒入。

「啊……啊……太深了……拔出來……」娜美淫叫著,情不自禁的扭著腰。

少將的雞巴又粗又長,輕易的頂到娜美的花心,娜美忍不住緊緊縮著嫩穴,舒服的渾身顫抖。

知道娜美身體敏感,少將不緊不慢的抽插,享受她極致的緊緻的浪穴,每次都頂到娜美的花心,頂得她不斷淫叫,「啊……啊……頂到了……頂到了……」

「頂到什麼?」

知道少將愛聽淫聲浪語,已經被肏得舒爽不已的娜美拋棄矜持,大聲浪叫,「頂到最裡面了……頂到最爽的地方……好爽……啊……不行了……我要去了……啊啊啊……」

娜美一邊叫著,一邊放蕩的扭動身體,配合男人幹自己的韻律,只為得到最大的快感,「爽死了……啊……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她高喊,昂起頭,迎來了幾乎讓她滅頂的絕妙高潮,「啊……啊……啊……不行了……」

隨著娜美的高潮,柔軟的嫩穴開始用力收縮,像貪婪的小嘴用力吸吮少將的雞巴,她感覺到身體深處流出液體,不知為什麼,腦子暈乎乎的。

她沒有餘力去為自己被強姦還潮吹感到羞恥,因為這種絕頂的高潮是她不曾經歷過的,這高潮時間比以前都還要長,也許是因為少將還持續在磨她的花心,磨得她欲仙欲死,「啊……啊……好爽……爽死了……」娜美爽得流出眼淚,這回不是害怕也不是屈辱,而是因為快感超出她能負荷的程度,眼淚自然就流下來了。

「好爽……啊……啊……」在綿長的高潮餘韻中,少將繼續幹她,而且越插越起勁,剛才只是用普通速度抽插,現在則用驚人的高速在她體內戳刺,似乎是被她高潮時的痙攣收縮給刺激到了,握住她的纖腰猛力狂幹,每一下都幹到最深處,力道大的幾乎要把娜美幹上桌子去。

才剛經歷過高潮的娜美哪裡受得住,只能可憐的哀叫著,被幹的奶子直晃,白嫩的乳波刺激著色狼們,其他三個人自己打手槍,巴不得盡快上了這淫蕩的尤物。

「啊……要死了……好哥哥……幹死我了……慢點啊……」娜美被少將肏得死去活來,完全失去了羞恥心,成為臣服於男人雞巴之下的淫獸。她看到鏡子裡頭自己白嫩的身體被男人狂幹,奶子上下晃動的模樣,竟不覺得羞恥,反而更加興奮,因為被男人強姦的快感而瘋狂了,就連自己的粉嫩臀部被撞的趴趴作響的聲音,也讓她興奮不已。

「啊……爽死我了……哥哥好會幹……妹妹要被幹死了……啊……啊……肏我……肏死我吧……」

少將插了好幾百下以後,感覺到自己也快高潮了,更奮力的抽插,這時娜美已經爽得不知自己是誰了,途中又高潮了一次,一隻手還套弄著另一個海兵的雞巴,嘴裡喊著清醒時絕對會羞的一頭撞死的淫話。

「啊……啊……啊……幹死我吧……娜美要升天了……啊……」

「我肏死妳這賤貨,肏死妳。」少將喘著氣,勇猛的狂插,娜美的粉穴淫水氾濫,每次被插入抽出都四處飛濺,甚至沿著大腿流下來。

被娜美淫蕩的浪穴緊緊吸吮,少將又狠幹了幾下,然後用力頂到深處,抵著娜美的花心,達到高潮,一股股精液直衝她的子宮。

「啊……啊……好燙……燙死我了……」娜美哀叫著,想扭動身體,卻被少將緊緊抱住,只能任由男人濃濃的精液澆灌在自己體內,「不行……要洩了……啊……妹妹被哥哥的精液……弄得洩了……」

少將的精液量多,燙得娜美幾乎要爽死,也跟著洩了,她的淫穴容不下那麼多精液和淫水,從兩人相連的地方流出了更多液體,那景象說有多淫穢就有多淫穢。

「哈啊……哈啊……」娜美失神的喘著氣,腦子一片空白,下體不斷抽搐,又酸又麻,經歷了天堂和地獄,彷彿就要死去了。

她本來在幫男人手淫的手停了下來,少將抽出陰莖後,海兵迫不及待的來到少將原本的位置,噗的一聲將雞巴插進了娜美的嫩穴中。

「啊……不行……」已經高潮好幾次的娜美受不了的求饒,被玩了這麼久,還沒有休息過,她的身體已經吃不消了,但是海兵們並不放過她。

就這樣,娜美被四個男人輪流姦淫,被迫一次又一次高潮,最後爽到暈了過去…………

過了十幾分鐘,娜美慢慢的醒了過來,她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沙發上,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扒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經過修剪的連身泳裝,泳裝只能恰好遮住乳頭和下體,這樣的穿著,可說是比全身赤裸還要淫蕩…………

「喲!我的小美人終於醒啦!快!快看看妳眼前這美妙的景象………」娜美聽到少將在她身旁說著,便慢慢抬起頭來…………

誰知道娜美才剛看了一眼,她就差點尖叫起來,她看到的不是別的景象,而是羅賓正在被四個海兵猛力肏幹的淫亂景象。(P.S.這時羅賓的手臂上已經被掛上海樓石手銬了)

「啊………啊………啊………不行了…………要死了…………」羅賓全身赤裸,前後各站著一個海兵,前面的海兵把她的小嘴當作淫穴一樣猛插,後面的海兵抬起她的右腿幹她。羅賓身上被噴了不少精液,看起來十分淫亂,嘴裡胡亂呻吟著,大概自己也不知道在喊些什麼了。「好爽…………好爽…………啊………啊………」

娜美看著羅賓被凌辱的樣子,立刻忍不住想站起來,卻被少將硬壓回原位,「怎麼不看?很精采啊,妳看,她的小騷穴緊緊夾著老二,嘿嘿,老實說,剛剛我們四個人幹她也幹的很爽呢!看來,妳們兩個都是一樣淫蕩,一樣欠幹!哈哈!」少將摸著她的大腿淫笑。

娜美含著眼淚搖頭,羞憤交加,推著他的手不想讓他碰。

羅賓的淫叫突然大聲起來,顯然又被推上了一次高潮,「啊………啊………啊………」

「小騷貨,爽不爽?」

「爽死了……啊……啊……爽死了……哥哥……」羅賓緊緊攀著男人的肩膀,看起來已經爽得不行了。

娜美不願看如此不堪入目的景象,捂著耳朵閉上眼,卻還是阻擋不了羅賓高昂的淫叫聲傳進耳裡。

剛剛她也是這樣被男人們玩弄,好幾個小時沒有停頓的一直被強姦,他們享用她柔軟的肉體,得意的淫笑…………

「就算妳不承認也沒用,剛剛妳被我們幹的多爽,還一直求我們操妳,真是淫蕩到不行。」少將拉開她的手,故意在她耳邊吹氣,一個字一個字的說。

「不要…….不要再說了…….」娜美輕聲啜泣著。

「妳看,妳的同伴喊的多開心啊,還說自己喜歡被強姦,叫我們不要停呢!」

「嗚……嗚……」

這時,羅賓淫賤的扭著腰呻吟:「不要停啊……好哥哥……求你繼續幹我……啊……啊……啊……好大!哥哥的大雞巴……插進來了……啊……啊……」

「哈哈!少將大人!這騷貨真的有夠淫蕩的!騷穴有緊又會吸,我看,不要把她交給本部了,直接把她留在軍艦上,給所有弟兄當精液便斗好了!哈哈!」

「哼哼!這主意不錯!不過,她們兩個這樣的極品還是留給我們幾個用就好了!這也是軍官的福利嘛!哈哈!」少將扳過娜美的頭,強迫她看羅賓被姦淫到狂亂不已的樣子,說:「給我仔細的看,要是敢閉上眼睛,等一下就把妳們兩個帶到外面去讓全軍艦的人肏,讓妳們兩個被強姦到昏倒為止。」

娜美不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的,但她不敢違抗,只能忍辱看著,好幾次想別過頭,都因為少將的警告而不敢。

「啊……嗯……啊……啊……」

這時,羅賓已經換了姿勢被海兵肏幹,羅賓的大腿跨在海兵的雙腿兩側,恥丘下方深紅色的大陰脣被肉棒撐開,浮起青筋的陰莖正不停地進出羅賓的淫屄…………

「啊……啊……哥哥……的雞巴……好厲害喔……把人家幹的……好爽、好舒服啊……啊……啊……騷穴、騷穴裡面……都是熱呼呼……的棒子……啊啊……人家好滿足呢∼ ∼」

羅賓的雙手向後被海兵緊緊抓住,羅賓的嬌軀順勢向前傾,在海兵的催促下,羅賓賣力的上下搖擺自己的騷臀,I-cup的大奶子也劇烈的上下搖晃………………

滿足地吃下肉棒的羅賓,現在看來淫蕩不已!性交的快感讓羅賓爽到雙目緊閉,鮮紅的雙唇大開,淫浪的叫聲毫不顧忌的喊出!俏麗的黑髮四處飄散,下巴上的嘴角也微微上揚,羅賓這被淫賤的神情,足以勾起男人發狂的猛幹這淫蕩的大奶妹!

之後,海兵要羅賓先站起來,接著,他扶著羅賓的柳腰往後一拉,羅賓的身體也跟著變成ㄑ字狀,海兵把他的肉棒一頂,很快的又插入羅賓的嫩穴裡

羅賓馬上呻吟叫著:「啊……啊……小穴……小穴好舒服……哥哥……的雞巴……插的好深啊……」

海兵笑了笑,接著問羅賓說:「呵呵∼我說漂亮的大奶妹啊,想不想要哥哥射精在妳的體內啊?」

羅賓淫媚的叫說:「啊……啊……啊……沒問題……請哥哥們……盡情的……射在羅賓的裡面∼ ∼」

海兵淫笑說:「嘿嘿∼這女人果真是個淫蕩的賤貨!弟兄們!今天我們可以盡情的內射囉!」

「啊……啊……對、對……請哥哥們……用精液填滿……羅賓下面的洞吧∼ ∼」

這時,在一旁的海兵把羅賓的頭壓低,要她用嘴巴幫他口交。羅賓也淫蕩的把他的肉棒含在嘴裡,賣力地吸吮起來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整個船艙都是羅賓被幹的肉體聲,海兵緊抓著羅賓的腰部,奮力的狂幹羅賓的肉穴,嘴裡還不時低吼

過了不久,海兵又更用力的擺動他的腰,每一下都把羅賓撞的屁股大響!在悶熱的船艙裡,羅賓被肏的直冒汗!幫另一個海兵口交的嘴巴也合不太起來,不時發出淫浪的叫聲!

「啊……啊……好厲害的雞巴……頂的好深、好深……爽死人家了……啊……啊……身體要融化了……好像要升天了……啊……啊……」

等海兵衝刺了百來下,隨即大吼一聲:「哦……要射了……要射了啊……」

海兵奮力搖了幾下,最後停了下來,接著才緩緩拔出他的肉棒,黏稠的精液混著淫水,牽絲在他的龜頭到羅賓的陰戶,而羅賓似乎也被幹到高潮,雙腿不停微微發抖……

然後,被羅賓口交的海兵馬上從羅賓的嘴裡拔出老二,羅賓的嘴角滿是剛剛淫叫流出的口水,爽到無力的眼神,茫然的看著其他人。

「好啦∼換老子幹啦∼屁股還不轉過來∼」他命令羅賓說。

「好∼好∼人家好期待……哥哥的大雞巴……」

羅賓馬上把手撐在桌角,肥美的屁股高高的翹起!

海兵看著羅賓高高翹起的美臀,就建議說要同時幹她的騷穴和肛門,而羅賓早已被玩弄得神智不清,無法反抗…………

「嘿嘿!讓我先來開發一下妳這淫蕩的美臀…………」

然後,海兵跪在羅賓的屁股後,一手撐住她左側屁股,一手握著陰莖根部,將龜頭抵住羅賓的肛門入口,緩緩的將陰莖硬塞了進去,羅賓發出不適的悶哼聲,裸露的身軀也跟著微微顫抖!

「唔∼這騷貨的屁眼好緊啊!光是插進去感覺就快射了!」海兵忍不住說著

然後,海兵扶著羅賓的腰,慢慢的滑動肉棒,尚未完全放鬆的羅賓,仍不斷發出悶哼聲。被抽插了數分鐘後,羅賓痛苦的呻吟漸漸變成愉悅的淫叫

「唔唔……好奇怪的感覺……想要便便……又好舒服……嗯……嗯……嗯……哥哥的大雞巴……好神奇啊……捅屁屁都可以……搞的人家好爽……」

羅賓終於開始放鬆享受,她的後庭花也變的更加容易抽插,海兵盡情的抽插了近百下,抓起羅賓的雙肩,屁股也盡情的搖擺起來!他的肉棒姿意的在羅賓的肛門內衝刺!同時羅賓也被幹的淫聲連連!胸前淫賤的大奶子也上下甩個不停!

「啊……啊……哥哥的肉棒……塞的屁股……好……好爽……啊……啊……人家的屁屁……現在好舒服……好爽喔……啊……啊……屁屁被幹……被幹的好爽啊…………」

等海兵持續幹了數分鐘,才心滿意足的對羅賓說:「嘿嘿∼看來妳的肛門也被幹的差不多了,那我們可以來一起幹妳的騷穴和肛門,等等就讓妳爽的飛上天去!」

海兵說完,便把老二拔出,接著自己躺在地板上,並要羅賓趴在他身上,這時,另一個海兵從羅賓的背後把肉棒插入她的肛門,前面的海兵也同時把肉棒插入羅賓的嫩穴裡

「啊……啊……啊……兩根大肉棒……同時插入小穴和屁股了……啊……啊……啊……啊……好美妙的感覺喔∼ ∼」

羅賓的屁股一下就吃進了兩個人的陽具,雙倍的填充感,足夠讓羅賓爽到翻…………

「嘿嘿∼妳可要抓緊了啊∼我怕妳等一下會爽到失神啊!兄弟,我們就一起合力狠狠地幹死這條母狗吧!」後面的海兵扶著羅賓的腰,表情猥褻的笑說

他一說完,馬上就擺動他的肉棒,猛力抽插羅賓的肛門,躺在地上的海兵也奮力擺動他的腰,雙手各抓住一個羅賓的大奶子,粗大的肉棒也猛烈的幹著羅賓,前後兩個洞被這樣同時猛幹,讓羅賓不住的浪叫…………

「啊……啊……啊……大雞巴……兩根大雞巴……都動起來了……小穴跟屁股……都被塞的……好滿好滿啊……啊……啊……啊……屁股、屁股要融化了啊……小母狗……現在真的……好爽好爽喔……哥哥們……再大力一點……把小母狗……幹到升天吧!」

船艙內全是羅賓淫浪無比的淫叫聲,兩名海兵非常有默契的前進後出、前出後進的猛幹羅賓!而還沒享受到羅賓肉體的另一個海兵也抓住羅賓的頭,命令羅賓幫他口交。抽插還沒百下,羅賓就已經爽到高潮,大量的淫水沿著雪白的屁股流出…………

「啊……啊……啊……小母狗……小母狗……高潮了……高潮了啊……啊……身體、身體一下子……就變的好熱、好熱啊……啊……小母狗……最喜歡被……哥哥們幹了……哥哥們的……大雞巴……幹的小母狗……好爽……好爽……好爽啊……啊……啊……」

看到羅賓被幹的狂叫,幹著羅賓肛門的海兵也大聲叫說:「我操!妳這賤女人!居然可以淫蕩這種地步!看我怎麼幹死妳這條母狗!」

他似乎被羅賓淫蕩的模樣給激怒了,奮力的猛烈撞擊羅賓的屁股!也不管他現在幹的是羅賓的肛門,瘋狂激烈的抽插著!

一陣猛幹後,羅賓已經被抽插了近千下,高昂的浪叫慢慢變成哀求,不間斷的高潮讓羅賓爽到滿身香汗,地板上滿是羅賓的淫水和汗水!羅賓的雙手與雙腿也開始顫抖…………

「嗚……嗚……嗚……不行了……不行了啦……小母狗……高潮到快死掉了……啊……啊……啊……屁股要裂開了……哥哥們……快射出來啊……不然……屁股真的會壞掉啦……嗚……嗚……嗚……求求哥哥……放過小母狗啊……小母狗快死掉了啦…………」

羅賓已經被幹到翻白眼,嘴角也流出口水,並咬緊牙根強忍,海兵們加快抽插的速度,躺在地上的海兵大吼一聲,大量的精液全噴入羅賓的體內,同時間,羅賓也支撐不了,猛烈的潮吹了出來!

另外兩個海兵也都低吼一聲,爽到射精了!接著,他們三人慢慢拔出肉棒,羅賓身子一軟,就癱倒在海兵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