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喜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1)

妹喜

衆所周知,夏朝是我國由原始民族社會進入奴隸杜會所建立的第一個王朝,而夏傑則是夏朝的最後一個國王。

在曆史傳說中,夏傑是一個孔武有力的大力士,他可以將直徑寸余的鐵棍隨意扳彎拉直。此外,他還擁有過人的膽識和智慧,曾經孤身深入汪洋大海力擒蒼龍、亦曾赤手空拳征服猛虎雄獅。

妹喜則是夏傑的妻子,她秉性淫蕩、縱欲無度,媚惑夏傑干下許多令人匪夷所思、膛目結舌的揮霍方式、禍國殃民,終於誘使夏傑成了荒淫暴虐的亡國昏君,而妹喜本人自然亦成爲中國有曆史記載以來的第一個亡國之皇后。

在未娶妹喜之前,夏傑亦曾有過令人津津樂道的輝煌戰績,但他在一次率領軍隊討伐鄰國的施氏一個小國時,施氏國王懼怕夏傑的神勇,爲了討好和迷惑夏傑,就將自己最心愛的女人妹喜獻給夏傑,以求平息干戈。

妹喜不但容貌驚世駭俗,十分美麗,她的身材更是圓潤豐滿、玲瓏浮突。她的美,是一種妖豔的媚態、是一種能令男人一見就心跳血熱,想入非非的騷姿。

夏傑正在血氣方剛之盛年,一見妹喜,馬上被她的美色所傾倒,再加上妹喜善於逢迎媚惑,因此便深得夏傑的寵愛,不久就被封爲王后。只要妹喜所想要的東西,夏傑就即使上天入地去尋找亦在所不計,就使傾盡國庫資財亦在所不惜!

夏傑神勇、而妹喜則奇淫,夏傑情慾泛濫、千方百計尋找洩慾淫樂的方式,妹喜則煞費心機,從陰陽八卦中領悟創造出八八六十四種做愛方式,用不斷翻新的交媾姿勢、去迎納夏傑的陽物抽肏她的屄。

妹喜亦是第一個研習「素女心經」的皇后,學識用陰柔功驅使陰肌扭絞夾榨肏入屄的陽物。這樣一來,每次和夏傑交媾都令到他樂得哇哇大叫。由於夏傑精力旺盛,一次做愛要成個時辰,妹喜怕他太悶,除在床褥四周的不同角度安裝銅鏡,讓夏傑和自己清楚地欣賞陽具在屄進進出出的誘惑情景,還傳令數十個宮女赤身裸體,或摸乳、或拱臀,或張開屄等等不同姿式給夏傑觀看,增加他的性樂趣和刺激度。跟著,兩人又再想出一系列既殘酷下流,又令人不忍卒睹之縱欲方式。

妹喜嫌寓殿陳舊,夏傑就以黃金爲柱玉爲瓦,爲她建造一座美輪美煥的新宮殿,這就是聞名中外的「金柱玉殿」。玉殿之前,還有一座用玉石築成的高台,登台遠眺、萬水千山盡收眼底。

新殿與高台落成之日,妹喜令數千美女進殿歌舞,只樂得夏傑不停哈哈淫笑、親自爲舞妓逐一斟酒。豈料,就因爲這樣,便使妹喜靈機一觸,萌生了建造「酒池肉林」的念頭。當下便向夏傑獻計道:「大王,你這樣一個個斟酒,豈不太浪費時間,爲何不令民工挖築酒池,周圍及池中則以肉乾堆成假山,懸掛肉片爲林,讓衆宮女舞妓自行飲酒嚼肉不是更賞心樂事嗎?」

夏傑聽後,拍手連聲叫好稱妙,立即傳令工部大臣,急召民工動工興建。亦不知耗時多少時間,終於挖出一個大得可以蕩舟行船的巨大池塘。池塘的底部鋪上晶瑩潔白的細砂,然後傾入千萬桶佳釀美酒。池邊則堆砌酒槽作爲堤防,遠遠望去、槽堤綿延達十餘里之遙。夏傑又命民工在酒池四周場樹、枝丫上懸掛精製的肉乾。人在樹下一擡頭,就可以咬到懸掛著的肉乾。

當這個空前絕後的浩大工程「酒池肉林」竣工之日,夏傑和妹喜亦開始進行一場同爲空前絕後的荒淫聚會。首先,他們命令三千宮女全都脫得赤條條的一絲不掛,橫成排豎,成行地列隊衆合聽候號令,而夏傑和妹喜亦同樣赤條條地乘坐龍船在酒池上蕩漾遊玩。龍舟上放著一個大鼓,夏傑和妹喜雙雙赤裸著站在龍船頭,檢閱他們的這支肉感的隊伍,欣賞她們的一團團圓圓鼓鼓的乳房、一簇簇芳草萋萋的陰毛、一雙雙如雨後春筍的修長晰白玉腿。又令這支「赤條條來去無牽掛」裸女隊伍跳起非常誘惑的「模擬性交舞」。剎時間乳波臀浪洶湧澎湃,令人看得魂馳魄動、胯間之物不期然地隆起。

之後,夏傑和妹喜又和裸女們約法三章,號令衆裸女聽聞鼓響,就得按以前訓練的動作行事,違者或行動遲緩者格殺或交予禦林軍輪奸至死。

當三千名裸女齊聲響應後,夏傑便手執鼓錘,一聲敲落,裸女立即如脫疆的野馬,爭先恐後地奔到酒池邊,俯身拱臀,伸頭飲酒。

夏傑和妹喜望見三千裸女乳峰彈跳、圓臀搖晃,樂得哈哈淫笑。夏傑肆虐地將鼓捶朝妹喜屄輕輕一肏,嘿嘿笑道:「看,多麽壯觀,這全是皇后你的好主意呀!」

妹喜一邊扭腰擺臀、一邊手握夏傑業巳硬勃翹起的陽具,媚笑道:「大王的下體更加壯觀,看來比你手上的鼓捶還要粗呢!」

夏傑挺著指天翹起的陽具,仰首大笑,跟著就擂鼓壯威。

三千裸女奔到酒池邊飲完酒,夏傑又再敲響第二通鼓,裸女聞聲旋即競跑至懸掛肉軟的樹林里,每棵樹下站一裸女,並規定要一隻腳站地,另一隻擡起成水平方向踏在樹乾上,然後擡起頭吃枝丫上懸掛的肉乾。

這時,六千瓣嫣紅的陰唇和枝丫上所掛的曬制而成赤紅的肉片便相映成趣,只樂得夏傑挺著堅硬的陽具在妹喜玉臀深溝里磨擦。

妹喜突然伸出兩只指頭放入口中,撮唇呼嘯,裸女們即刻手摘肉乾片捲成肉棍肏入屄。頃刻間,衆裸女的處女膜紛紛破裂,鮮血殷殷沿著金雞獨立的玉腿流下,令人看了,不知是香豔還是暴殄天物。

號令還殘酷地規定∶那個裸女沒有處女血流下,就命令虎視耽耽的金甲武士以樹枝肏入該裸女的屄,直至她虛脫而死。

這還不算殘忍,更加令人發指的事還在後頭呢!當夏傑的第三通鼓聲響起時,裸女們又雜亂地奔跑到十里槽堤上,再次拱臀探頭、趴在槽堤啃吃堆在酒槽裹的肉。有不少裸女由於處女膜剛剛破裂,疼痛入骨、舉步艱難,金甲武士即撲上去飛腳就猛踢她們的玉臀。

夏傑和妹喜站得疲倦了,便相擁坐在龍船頭,周而複始地擂鼓不絕,而裸女們亦周而複始地奔來跑去,一會兒飲酒、一會兒吃肉、一會兒用乾肉卷棍肏屄、一會兒擺出各種誘人的姿勢,一個個累到氣喘籲籲、汗流浹背。有些裸女由於太過疲勞,在聽到鼓聲,奔跑到酒池邊俯身飲酒時,頭暈腦眩地跌入酒池中溺死,有些則昏厥於往來奔跑的途中。

同裸女們的艱辛成強烈對比的是,夏傑與妹喜則一邊擊鼓欣賞、一邊互相愛撫,當看到裸女們跌跌撞撞地倒下、爬起,忙亂奔跑的狼狽樣,則相顧大笑。

直到日落西山,兩人才鳴金收兵、相擁行入龍船上的羅帳狂歡。至於那三千名裸體宮女,經事後查點,被處死和溺斃、倒斃者,多達百餘人,重創至難以行走者更高達近千人。

玩膩了這種荒淫殘酷的遊戲之後,妹喜又再央求夏傑召集民工,爲她在地底下興建一座宮殿,名叫「夜宮」。

在夜宮中,由於暗無天日,便懸掛數以千盞的宮燈,夏傑和妹喜每逢興至,便在夜宮一起飲酒。爲了進一步滿足兩人的變態慾望,他們居然傳召數百名少男少女,旦夕裸體雜處宮中,一邊飲酒愛撫、一邊令少男少女在他們面前表演妹喜自創的六十四種性交花式。更荒淫無度的是,爲了滿足自己日漸暴虐變態的畸形心理,他們還先挑選一名健美少女,令她與數十名少男連續不斷交媾,直至她陰道嚴重受創,造成血崩斃命爲止。

跟著又再甄選幾名健男,分組與數十名少女狂玩變態性愛遊戲,模仿飛禽走獸的交媾姿勢,看哪一組最能激發自己的性慾便有獎賞,哪一組最掃他們的興致便處罰。

當玩到無可不用其極後,妹喜又突發奇想,說是自己最喜歡聽裂帛的聲音,因爲這種聲音清脆悅耳,聽後便會激發淫興。夏傑聞言,便下令近臣每天向老百姓收一百匹幼絹,命宮女們環繞妹喜一一撕裂,而妹喜則裸臥錦床上,閉目享受這種裂帛之聲,直至淫興勃勃,才請夏傑與她交歡。

在這種虛耗無度的揮霍浪費下,原本充盈的國庫終於逐漸空虛了。夏傑爲了彌補這種虧空,便不斷南征北討、肆意掠奪本國和鄰國老百姓的財富。

連年兵凶戰危,舉國上下不分男女老幼,不是被徵召去打仗,就是被遣送去服役,大量的民衆不是死於戰禍,就是死於饑餓、疲憊、疾病。但貪官酷吏仍不肯放過這些可憐的百姓,當用皮鞭都無法驅使民衆再爲他們奔命時,萬惡的貪官酷吏便施出了砍手、斷腳、割鼻、閹體等慘無人道的刑罰來逼迫民衆。

於是乎,舉國上下到處彌漫著一派愁雲慘霧,人民怨聲載道,但在動不動處以重刑的高壓政策下,卻不敢輕言造反。

朝中有些較正直的大臣看到這種悲慘的情景,非常痛心疾首,紛紛上朝規勸,但夏傑已沈溺於妹喜的狐媚之姿,非但不採納忠言,反而老羞成怒地將這些正直敢言的大臣逐一殺害,卒之導致各路諸侯紛紛叛逆。

湯,就是衆諸侯中最賢良聰明的一個,民望非常高,衆諸侯都歸順信服他。

夏傑獲悉後,十分慣怒妒忌,就下旨召見湯,並將他囚禁在一座叫夏台的獄中。這一來,終於激發全國大騷亂,夏傑被迫將湯釋放。

湯回到封邑之地,在群衆的擁戴下自立爲王,曆史上稱爲成湯王。不久,湯王便率領衆諸侯的軍隊討伐荒淫無道的夏傑。夏傑這時已因縱欲過度,不複當年勇,再加上國庫空虛,衆叛親離,哪裡敵得過湯王的仁義之師?終於在逃至鳴條這地方時,被湯王的部下捉獲,成爲階下囚。

湯念及他曾釋放自己,只下令殺死妹喜,而將夏傑流放至南巢,後來夏傑就死在這個地方。湯於是登上天子的位置,建立了商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