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香君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0)

c

作者:黃泉李香君是明未南京秦準河畔名妓李貞麗的養女。與秦淮南曲名妓─柳如是、顧橫波、馬湘蘭、陳圓圓、冠白門、卞玉京、董小宛,等八人,被當時人稱爲「金陵八絕」。

李貞麗在秦準河畔的妓女群中,確實是一位出衆的知名人物,她不但長著一副比桃李更嬌豔;比出水芙蓉更嫵媚的美麗面孔,而且有一個天然的好嗓子,善於唱諸家傳奇,市井小調。尤其是更讓人欽佩的是她的爲人,她使氣任俠,一擲千金,面不改色。除了許多達官貴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且更吸引了無數文人墨客,正直豪?的豪傑名士,例如;當時複社領袖陳貞慧和他來往過從甚密。

李香君雖說是李貞麗的養女,但李貞麗對她異常愛惜,視之如己出。李香君不但長的美豔,而且聰慧過人。也受到李貞麗的薰陶,不但是知書識禮,也精通棋琴書畫;尤其是擅於演唱湯顯祖的《牡丹亭》和高明的劇本《琵琶記》。

李香君色藝超群,個性愛憎分明,分辨是非,雖然年紀不大,但她結交的卻都是正直、品學兼優的名士文人。她和他母親李貞麗不同,她不輕易和人交往,必須和她在思想上興趣上有共鳴的才肯爲知己,否則;甯可孤身獨處也不混跡於熱鬧場中。故此李香君平時除了母親李貞麗、教歌師父蘇昆生經常陪著她之外,來往的人大都是複社中的名士。

※※※※※※※※※※※※※※※※※※※※※※※※※※※※※※※※※※※※崇禎十一年,河南商賈侯方域來南京洽商,經過楊龍友的介紹,和李香君相識。

由於侯方域是河南有名的官僚世家子弟,又和複社的文人來往甚密,例如當時複社的領袖陳珍慧、吳應箕都是他的知己好友。而且侯方域也文才出衆、名滿天下。

李香君初會侯方域時,就覺得他是可以託付終身的良人,而對他也非常傾心、愛慕。侯方域也覺得李香君不但容貌豔麗、才藝非凡,而且高潔的品德也早有耳聞,便欣然地接受了李香君。

當夜,李香君便在香閨里擺酒設宴,與侯方域舉杯對飲。兩人在席中或是吟詩作對、或是琴瑟合鳴、或是情話綿綿……直到夜深人靜,方寬衣解帶,摟擁而眠。

李香君因爲赤裸而羞澀的把身軀卷縮,背對侯方域側臥著,微閉著媚眼不敢正視侯方域,卻也不拒絕侯方域的手掌在她的肌膚上遊走。侯方域的手從後面環抱著李香君,指尖手指正好輕觸在李香君的乳房之頂,有節奏地撥弄著那敏感的凸點。

李香君覺得自己的背後是冰涼的,而緊貼著的卻是侯方域溫暖的胸膛;侯方域的嘴靠在李香君的後頸呵著熱氣;侯方域熱燙的勃起物,也貼在李香君涼冷的股間磨擦著。極端的冷熱觸感,正在刺激著李香君內心的慾望。

侯方域的手似乎老馬識途的,圓滑地在李香君的小腹與大腿劃著大圈圈,然後慢慢縮小圓圈的半莖,讓掌緣若有若無地觸著雜竄的絨毛。李香君寒顫著,享受著侯方域溫柔的手指攀越陰毛,接觸上濕潤的屄,所帶來被撫摸的快感。

侯方域撫著濕漉漉的方寸地,心知李香君的情慾逐漸在升高,遂輕輕扳正李香君的身體,讓她向天仰臥著,李香君半推半就的轉身。「吸!」侯方域不禁吸一口冷空氣,看著李香君怒聳無瑕的乳房,乳頭挺硬地矗立著。

侯方域的淫慾有如潰決的堤堰,一發不可收拾!霍然地低下頭,吸啜著李香君乳尖上的蓓蕾;手在乳峰的四周捏著,舌尖在乳蒂上轉著。李香君再也無法忍氣吞聲了,把嘴巴誇張的開得大大的喘息著,氣喘聲中夾雜著喉嚨、鼻腔的共鳴呻吟聲。

李香君緊緊地抱著侯方域的後腦,扭轉著胸部,讓他的嘴唇跟乳房貼得更緊密。侯方域趁著兩人身體亂扭之勢,慢慢地把李香君的大腿支撐開,試著讓翹得高入雲霄的雞巴,自行尋覓匿身之所。

由於沒有指引扶持,加上兩人忘情的扭擺著身體,以致於侯方域的雞巴只在李香君的下身、胯間亂磨亂蹭,甚至好幾次都過門而不入。李香君的被胯下盲撞的雞巴逗得既恨又愛,顧不得女性的矜持,連忙地抓扶著雞巴,往青草棲棲的芳澤洞口而去。

侯方域雞巴前端剛接觸到柔嫩的蜜屄口時,突然變得很敏感,很清楚的感覺到豐厚濕滑的陰唇,因爲受到大龜頭的推擠而向兩邊分開,窄狹的洞口也似乎隨著李香君的呼吸而開開合合的。侯方域忍著急躁慢慢的挺進,他要藉著敏銳的觸感,細細的品味著李香君?屄里的每一個角落。

李香君雖然身處平康柳巷中,各種淫穢狎事也曆多見廣,但卻從未像今夜般如此淫蕩;也從未嘗過像今夜般的交歡美味。李香君在哼叫的呻吟中,夾喊著要侯方域用力、快點……的淫囈,但李香君也不知道自己在叫喊甚麽,因爲她早已昏沈在連續高潮的快感中了!

當李香君慢慢回過神來,才發覺侯方域已癱軟地壓著自己。李香君甚至不知道侯方域在甚麽時候射精的,她只覺的?屄里的雞巴慢慢的在泄氣;?屄內的充脹也慢慢在消退,流出的熱液沿著後臀濡染床單……

遠處傳來司晨的雞鳴,李香君帶著性福的滿足感,閉上眼…………

※※※※※※※※※※※※※※※※※※※※※※※※※※※※※※※※※※※※阮大鋮!曾經在天啓年間依附過魏忠賢,甘願做魏忠賢干兒子的無齒文人,戲曲作家阮大鋮,被崇禎皇帝貶官正避居在南京。

由於南京當時的政治氣候,複社文人的正義力量,在知識分子中占著主導的地位,因此作爲魏閹的餘黨阮大緘,在公開場合及知識分子聚會中經常被批判、被打擊。阮大鋮在南京就彷佛是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處境十分的尷尬。

而阮大鋮又是一個不甘寂寞的人,他千方百計的想結交複社文人,以便在政治上得到一個出頭露面的機會。他聽說侯方域和複社領袖陳貞慧、吳應箕關系非常密切,他想通過他的朋友揚龍友結交侯方域,以便希望侯方域爲他在陳、吳二人面前說情。

當阮大鋮知道侯方域要和李香君結婚的時候,他就拿出二百兩銀子,請楊龍友幫他替李香君買衣服、首飾、家具、、作爲裝奩,送給侯方域。

李香君和侯方域定情之夕,由於侯方域客居南京,無物送給李香君作爲定情禮物,因此他當著衆人面前在白絹團扇上題了一首詩:「夾道朱樓一經斜,王孫初禦富平車。青溪盡是辛夷樹,不及東風桃李花。」送給李香君作爲定情禮物。

在衆人歡樂聲中,李香君鄭重地接受了侯方域的絹扇,並且把它當成比生命還要珍貴的紀念品,保存起來。

第二天,剛起床,楊龍友即來慶賀侯方域李香君的新婚之禧。李香君發現楊龍友置辦的衣物、首飾,遂不解的問明原由。

揚龍友解釋的說:「我是阮大鋮之託,求侯方域在複社領袖陳貞慧、吳應箕面前說情緩頰。」

這時,侯方域也說道:「阮大鋮曾是有名學者趙南星的弟子,過去雖結交魏黨,但也掩護過東林諸君子。現在魏黨一倒,他卻成爲東林、複社的敵人。近日複社之人對他大肆攻擊、毆辱是不有些過火了!?就算他是魏黨,要是能悔過來歸,也應原諒他的。」

李香君一聽,立即杏眼圓睜、雙眉倒豎,對著侯方域氣憤地說:「你這是說的什麽話?阮大鋮過去趨權附勢,因爲當了魏忠賢的干兒子,所以無惡不做、廉恥喪盡。婦人女子、販夫走卒無不唾罵他,這些正直的複社諸生對他揭惡、攻擊、辱罵也是他罪有應得。現在你卻要同情他、援救他!你想想,你是天下有名的名士,你卻要用你的名聲,來協助小人脫險,你不是讓自己走上危險的絕路嗎?請你三思。」

李香君頓了一下,看了禮品一眼,繼續說:「若是因爲我接受了他妝奩,所以你才不好拒絕他,那麽,我現在就脫下他送的衣服、首飾,並且退回他送來的全部裝奩。我甯可窮死,也不接受這個奴才小人的禮物。」說完李香君脫下新婚的衣服,摘下頭上的釵鍰和手鐲扔在地上。

侯方域一見李香君如此,忙對揚龍友說:「像李香君這樣剛烈正直女子我真少見。他不但是我的戀人;而且是我的良師益友。楊兄!請你不要怪我。我所以能見重於世人,在學界朋友中有點名氣,因爲我平生講名節、別賢愚。如果我現在接受了阮圓老的禮品,我等於喪失名節,好壞人不分,連李香君這樣一個平康女子都不如,那以後能怎樣呢?假如因此而讓複社、東林諸君子唾棄時,我就變成孤家寡人了,我那還有什麽力量去幫助圓老呢?所以還是請龍友兄把這些東西,退還給圓老。」

揚龍友也別無辦法,只有按著侯、李二人意思,把東西錢物退還給阮大鋮。

崇禎十六年十月,李自成起義軍已兵臨北京城下,武漢左良玉的軍隊,由於缺糧,兵心不穩,故宮左良玉有揮兵南上,帶兵就食南京之意。當時,統帥熊明遇就召集南京兵部尚書史可法、鳳陽總督馬士英、閑員楊龍友、阮大等商議如何應付局勢。

由於侯方域拒退了阮大鋮送給他的禮物,致使阮大鋮耿耿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