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2)

西施

作者:黃泉越國境內一片亡國之淒涼景象,諸暨縣內薴羅山鹿卻春江瀲灩。臨江下遊正有兩位素裝少女在江中浣紗,並不時嘻鬧玩逗著。著青衣者姓施小名婉兒、穿紅衣之女姓鄭名旦,比婉兒稍年長。

兩人皆是居住在薴羅山鹿西側之小村落,自幼互爲玩伴感情甚深,可說是情同姐妹也以姐妹相稱,兩人容貌是各有特色,但都是傾國傾城之絕色佳人。

施婉兒從小就有不明的痛心症,不堪勞累,每當痛心發作總是捧心蹙眉,更顯得嬌柔可憐之模樣,不知有多少男孩爲之傾倒,美豔名聲播傳四方,有人就以「西施」之號稱之。

鄭旦在嬌麗的容貌中更是有著活潑、朝氣,使得兩人並站一起時就像盛開的並蒂芙蓉,嬌柔豔麗各有特色交互輝映。

秀美的山鹿溪畔因雙姝而失色、暗然許多。魚沈、雁落、花羞、月閉,一時間空曠的野地寂靜了,只有偶而傳出嘻笑聲點綴著。

「……嘻……哈……」

「哎呀!婉兒妹?把人家的衣裳濺濕了啦……哼!看我饒不饒?……」

「對不起!……哎唷!姐姐別潑我啊……我衣服也濕透了……」

姐妹兩就互相濺水潲濕,直到兩人從頭到腳無一乾燥之處。潤潤的水珠沿著發稍滴落,沿著額頭、臉頰和著汗珠滾流腮邊。濕透的衣著緊緊的貼著肌膚,凸顯出動人的曲線身材,好一副綠江春色!

「好姐姐!我不敢了!求求?饒了我吧!」婉兒柔聲的告饒著:「等一下我摘些果子給?,跟?賠罪好不好!?」

「婉兒妹!別說了!」鄭旦牽著婉兒的手慢慢往林子裡走:「看!衣裳都濕透了,怎麽回家啊!我們先到林子裡把衣裳晾乾再回去吧!」

兩人撥著矮樹叢走入密林里,找個隱密的地方便各自寬衣解帶,把除下的衣物敞晾在樹乾上。雖然對方皆同爲女性,但一絲不掛的胴體現露在旁人的眼前,總是自感十分羞澀不自在,只得各蹲身一角背對著不敢言語。

林里傳來陣陣涼風,兩人無一遮蔽的肌膚漸覺冰冷,雖然用手掌磨擦著身體藉以産生暖意,但是陣陣涼風彷佛越來越頻繁、越來越涼冷,令身體一陣陣顫?著。

婉兒終將忍不住顫抖的說:「……姐姐,我……我好冷喔……我好怕唷……」

鄭旦當然也好不到那裡去,同樣發顫的回答:「婉兒妹,別擔心!在等一回兒衣裳就乾了……」其實自己也是擔心害怕:「……婉兒妹,來!讓我們靠在一起互相取暖,這樣該會好一點……」

赤裸的肌膚接觸的一剎那,兩人不禁一陣心神蕩漾,一種既陌生又熟悉的感受激蕩腦海。一種肌膚磨擦的快感、一種禮教約束的羞愧、、交互的消長著。一種沈醉的誘惑讓兩人緊緊的擁抱著;一種搔癢的感覺使得身體不禁輕微的蠕動著;一種背叛禮教的刺激讓呼吸、心跳越加急遽。

當一切規范閨秀的教條被情慾淹沒時,兩人混然已在忘我的境界了!忘我的親吻著對方的櫻唇、忘我的互相擠壓著豐乳、忘我的磨挲著對方的背。荒蕪的叢林、涼沁的冷風……漸漸變成溫暖的陽春。

婉兒突然覺得下體一陣陣溫暖,更有一股股熱流翻滾著,一絲絲酥癢的感覺在陰道里騷動著,讓人有不搔不快的沖動,微啓喘噓噓的櫻唇呻吟似的說:「姐……我……我……那那好癢……」

鄭旦早就有此感受,手指也早已在自己的屄口轉磨著,也感受到藉由手指的轉磨,似乎有一陣陣的舒暢可以掩蓋過陰道里騷動的難受。鄭旦一聽婉兒的呻吟,立即伸手如法泡製的撫摸著婉兒的蜜屄。

「喔!」突如其來的刺激,讓婉兒一陣舒暢的快感,不禁搖擺著腰肢,讓蜜屄配合著鄭旦的手轉動著:「姐……我……不要……嗯……羞羞……嗯嗯……」

鄭旦微閉著媚眼,吐著氣說:「…婉兒……妹……嗯嗯……來摸摸……我的胸……來……嗯嗯…」

婉兒盡管羞澀,卻也不由自主的伸手輕捏鄭旦胸前團肉,只覺得鄭旦的雙乳晶瑩雪白、溫潤柔滑。隨著呼吸的起伏,峰頂粉紅色的蓓蕾似乎跟著抖動著。婉兒一手輕柔的撫摸著鄭旦姐的乳房,另一手也輕拂自己的玉乳,企圖讓自己跟鄭旦能感同身受。

鄭旦享受著肌膚摩擦的舒暢,覺得一陣酥麻酸癢傳自陰道深處,急速的漫延全身,沖刺著頭頂。不禁手指一緊壓揉著自己屄口突出的蒂核,另一手卻藉著濕液的潤滑,「滋!」一聲把半截手指滑入婉兒的陰道。

「啊!」婉兒又是一聲驚慌:「喔……姐……痛……」隨即,又是一陣熱潮沖蝕。快感、刺痛、酸麻、酥癢……一種生平未遇的奇妙感受,無可言喻的舒暢使得她只有喘息、呻吟、顫?……

姐妹兩人在一陣嬌噓亂呼之後,身體一軟無力的各自仰躺地上,任由滿漲的愛潮從屄口汨汨流出,濕染下身、滴落草葉。

半晌,姐妹兩人慢慢從激情中回神,一瞧兩人放浪的模樣,一陣羞愧讓自己滿臉通紅、全身發燙,深低著頭暗地裡埋怨自己不該,卻又有一絲絲愉悅浮上心頭。

勉強互相扶持起嬌柔無力的身軀,各自安靜的穿上衣服,偕同布出樹林時,已暮色漸昏、炊煙裊裊。晚風從江面輕輕送來,裙帶微飄、鬢發略動,雙姝就像仙女下凡,令人看了不禁怦然心動、跪地膜拜了!

婉兒見鄭旦收拾起平常掛在臉上的笑容,暗地猜想鄭旦是否爲了剛剛的事在自責,幽幽的說:「姐姐,看?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是不是剛才……其實我也有錯,?就別再自責了……」

鄭旦沒等婉兒說完即搖著頭說:「不是啦,婉兒妹!我是看到此刻安靜祥和的故國家園,還有與?的……姐妹情深,不禁想到我們的國家被吳國打敗了,國君又到吳國充當人質……不知這種良辰美景以後是否能得長久,唉!」

「嗯!姐姐說得沒錯,可是我們只是在江邊浣紗的柔弱女子,又能幫國家有甚麽作爲呢!」婉兒也跟著心情沈重了!

鄭旦輕挽著婉兒的手說:「婉兒妹!要是有一天我們真的可以爲國家出一點力的話,我一定竭盡其力無怨無悔……婉兒妹!?呢?」

婉兒望著鄭旦的臉真誠的說:「姐姐,會的!我也會跟?一樣的報效國家。」

婉兒看到鄭旦微微露出一點放心的笑容,接著說:「姐姐啊!我想?就是太閑了,才會這樣胡思亂想,應該……應該早一點幫?找個婆家,早點把?嫁了,?就不會……嘻嘻……哈哈……」

鄭旦裝嗔作勢要打人,兩人又是一陣追逐嘻鬧,鶯燕般的歡笑,回蕩著山林河谷。

往後的日子,鄭旦即常找機會連哄帶騙的拉著婉兒到密林里,玩著令人臉紅心跳的春戲。

※※※※※※※※※※※※※※※※※※※※※※※※※※※※※※※※※※※※晴空天朗、豔陽高照。婉兒提著一籃壽禮,正往東村給嬸母拜壽,同行的是村上的少年─施禮。施禮名雖音同「失禮」,卻是個知書達理的俊書生,平時跟婉兒以兄妹相稱從未逾禮,而施禮心中早已暗戀婉兒,只是禮教約束難以啓齒。

在急忙的趕路又加上熱日的荼毒,婉兒身體不支心痛又發。只見婉兒雙手捧胸、眉頭聚蹙、氣喘噓噓,身軀搖搖欲墜。

施禮趕忙趨身上前扶住婉兒的嬌軀,一股少女的幽香直沖腦門,由不得施禮一陣恍惚,扶住婉兒的雙手幾乎失力。初次被男性有力的臂膀擁著的婉兒,不禁一聲嬌呼,隨即羞紅滿臉,只覺一陣暈眩,越發無力軟軟的靠在施禮結實的胸膛。

施禮扶著婉兒走到路旁樹蔭下,讓婉兒倚靠著樹干休息。只見婉兒蹙皺著眉頭,一副嬌柔可憐的模樣,讓呆立一旁的施禮心疼不已;又見婉兒雙手輕揉著自己的胸口,兩團肉球隱具型態,讓施禮幻想著要是換上自己的手,那種揉在充滿彈性的乳峰上的滋味一定若登仙界,一陣豔色的幻想讓自己跨下之物也慢慢充血挺硬了。

此時婉兒正好轉頭望向施禮,正好瞧見施禮的跨下有異常的蠕動、膨脹,把褲子撐起一個奇異的凸狀。看得對男女情事一知半解的婉兒,更是一陣臉紅心熱,急忙別過頭去,羞愧得恨不得有個地洞藏身,不禁又急促的喘氣。

施禮倒不知婉兒的羞愧,以爲婉兒心疼加劇,立即屈身探詢:「婉兒妹,是不是很難過啊……唉!這該怎麽辦?……該怎麽辦?」施禮關切之心在言詞里表露無遺。

婉兒瞧著施禮竟爲自己著急得手足無措,心頭自是一陣溫暖,又一陣陣隱隱約約的異性體味傳來,胸口更是一陣小鹿亂撞,無意識地又在自己的胸口揉搓著,只覺得一陣酥麻快感,就像那天跟鄭旦姐在林子裡……一般,想著想著自己的手卻像已經不受自已控制,一直搓揉著而停不下來。

一旁的施禮把婉兒搓揉胸口的動作看得仔仔細細,看著婉兒胸前的肉團形狀被壓扁、被擠偏、被堆聚,施禮甚至隱約看到堅挺的一個小凸點,緊繃在柔薄的衣服里,看得施禮雖無心痛症,卻也跟著婉兒的呼吸漸加急促。

施禮看著婉兒的輕微扭動的嬌軀,火紅的耳根下卻映著雪白的頸項、俏肩,鬆散寬弛的衣襟里,依稀可見深邃的乳溝。施禮情不自盡的把嘴印上婉兒的頸項,雙手孔武有力的環抱著婉兒,嘴角擠出喃喃自語:「……婉兒妹……婉兒妹……我愛?……」

婉兒被施禮突如其來的侵襲,先是一陣驚慌、嗔怒,但隨即又被雨點般親吻的舒坦、耳邊的甜言蜜語蓋了過去,只覺得身軀更加無力,內心更加慌亂,既像深醉、又像熟睡而昏沈了。

施禮移動著嘴唇貼上婉兒櫻紅的熱唇,婉兒沈醉了。施禮的舌頭撬開婉兒的貝齒,向裡面探索、遊動著,婉兒的舌頭迎戰著。兩對嘴唇就這樣緊密的貼著、纏繞著、吸吮著。

當施禮的手接觸到婉兒的胸口,婉兒不禁一聲嬌呼:「啊!……禮哥……不要……不要……」婉兒把施禮摟得更緊。

施禮若有所悟的抱起婉兒,走向路邊叢林里。施禮含情脈脈看著懷里的佳人,只見婉兒雙手環抱著施禮的頸項,微閉的媚眼輕輕跳動著,嬌羞的模樣惹人愛憐;松脫的衣襟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讓人心馬意猿。

施禮來到密林里一片如茵的草坪上,輕輕的放下懷里的婉兒,低頭就親吻婉兒,四片熱唇的磨擦,激發起熱情的升華。漸漸的婉兒的衣裳鬆散開在兩旁,露出凝脂般柔嫩的肌膚,跟施禮古銅色結實的膚色相互暉映著。

施禮的手巡視著婉兒的的全身,從粉頸、胸口、雙乳、小腹、、最後停駐在一片烏亮的絨毛上。婉兒的含羞帶怯的掩著臉,忍不住肌膚被拂過的快感,竟也輕聲的呻吟了!矜持的少女情懷令自己不敢亂動,卻又忍不住受搔癢而扭動的身體。

施禮靈巧的手指撥弄著婉兒的屄口,竟然發現婉兒的屄口早已泛濫成災了,施禮更藉愛液的滑順,曲指向屄內慢慢的探入。此時的婉兒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著腰,配合著施禮手指的動作。

此時的施禮已經像是一頭瘋狂的野獸了,色慾彌漫了全身,一切禮教約束全拋擲腦後,一陣風似的挺著硬梆梆的雞巴,壓在婉兒的身上,尋到屄口的位置,一挺腰就將雞巴肏入半截。

婉兒正處於陶醉中,施禮雞巴侵襲時尚無知覺,但雞巴擠入蜜屄時的刺痛,由不得她哀叫一聲:「啊!痛!…哥……不要……不要……」。婉兒激烈的扭動著身體,試圖躲避雞巴無情的進攻。

施禮的雞巴雖然只肏入一個龜頭深,卻也覺得一陣箍束的快感,而婉兒淒慘的叫聲令他一怔,欲逞獸欲的激動清醒許多,只是現在施禮已經是騎虎難下、欲罷不能了。施禮雙臂用力緊緊摟抱著婉兒,雖讓婉兒無法躲避,自己卻也不敢亂動,不敢讓雞巴再度更深入。

婉兒初開的花蕊,雖然經不起粗大雞巴強行擠入而劇痛難挨,但也感覺得到施禮不敢強入的體恤柔情,感激的愛意油然而生,但卻也不知如何是好。半晌,婉兒覺得屄里刺痛的感覺慢慢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搔癢,陰道內更有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湧出。

婉兒覺得此刻需要有個東西,伸入陰道內摳搔陰道內壁的難受,最好是施禮的雞巴,施禮的雞巴要是再深入一點,就能搔著癢處了。可是婉兒羞於啓齒,不敢出言要施禮把雞巴肏深一點,只好輕輕搖擺下身,讓蜜屄磨著雞巴。隨著下體的磨蹭也讓婉兒一陣舒爽,從喉嚨間發出迷人、銷魂的呻吟聲。

半天不動的施禮覺得婉兒的蜜屄轉動起來了,龜頭又彷佛有一股溫熱在侵襲著,一陣舒暢的感覺令他也慢慢挺腰,雞巴就一分一分的滑入婉兒的蜜屄里。雞巴進入約一半時,陰道里彷佛有一片薄膜阻礙著雞巴繼續深入,施禮並不知是何緣故、也不知那爲何物,施禮只得蠻力一沖頓覺豁然開朗。

婉兒的處女屄道遭受施禮沖開,初時略爲一疼,隨繼而來則是陰道里一種充滿的快感,「嚶!」地輕呼一聲,呼聲里卻也充滿著無限的愉悅。婉兒覺得蜜屄里的雞巴在進出之間正好搔著癢處,就算佳肴醇釀也不及此美味。

施禮的精神越來越高亢,雞巴抽肏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最後在一陣酸軟、酥爽的刺激下,終於「嗤!嗤!嗤!」將一股濃液射入陰道深處。施禮將積蓄十多年的處男精液,以銳不可當之勢射出之後,彷佛自己的精力也一起跟著流失,全身脫力般的癱軟在婉兒身上。

婉兒的陰道內可以感到,精液激射的力道不輕,精液帶著一股股的熱流,彷佛射到心髒,又立即擴散全身,一種渙散的舒暢隨之布滿四肢,覺得自己的身軀似乎被撕裂成無數的碎片四處飛散……

施禮慢慢從激情中回複,一看到自己逞欲的模樣,立即抽身退步懊惱自己枉讀聖賢書,今日竟然如此唐突佳人,更掠奪去婉兒的處子貞節,激動得全身顫抖無法自己,雙腿一軟跪在婉兒的身旁戰戰的說:「婉……婉兒妹……我我……我真該死……真該死……」

還正處於高潮暈眩中的婉兒,忽然覺得屄內突然虛空遂睜眼一看,才從春夢中驚醒,慌忙順手抄起衣物掩蔽身體,只覺五髒一陣翻騰而悲從中來,暗自悔恨女人寶貴的貞操竟因一時的糊塗而失去,而今而後又當何顔以對家人父老。

婉兒滿懷羞愧、自責的起身,輕呼一聲:「爹!娘!女兒不肖……」就沖向一株粗壯的榕樹,欲撞頭自盡以死謝罪。

施禮一瞧婉兒欲尋短見,立即飛身撲往婉兒與榕樹之間,意欲阻擋婉兒自盡,同時口中驚呼:「婉兒妹,不可!」

婉兒的行動慢了施禮半步,頭沒撞到樹干卻撞到施禮胸口,婉兒的力道似乎不輕,這一撞令兩人皆站不住腳紛紛倒地。自盡不成的婉兒只有自怨自艾地頓足捶胸、號啕大哭,不知如何是好。

施禮的胸口被婉兒大力的沖撞,餘力使自己肩背又撞上樹干,步履蹣跚的倒地,仰望淚人似的婉兒大是不忍,忍住火辣的痛楚勉力起身,蹲跪在婉兒面前,握著婉兒的雙手說:「婉兒妹!事到如此地步錯全在我,?無需自責,而且就算?我一死了之,也無法挽回?的節操……」

施禮頓了一下,深情的望著婉兒繼續說:「其實……其實我早對婉兒妹?有愛慕之心,只是不敢向?表白,假如婉兒妹?不嫌棄,我……我願意稟明父母將明媒正娶?爲妻,一輩子陪伴著?……」

其實婉兒也是早已心屬於施禮,此時施禮又對自己表明心志,嘴裡雖不答話卻也芳心暗喜,背過身子整理衣裳。施禮也避頭自著衣褲,喃喃地說:「……我施禮得娶婉兒妹爲妻,該是祖上蔭德、亦是我三生有幸……」

整裝妥當,施禮偕同婉兒步出林間,提起壽禮東村給嬸母拜壽去,一路上兩人默默而行,自是羞慚未退顯得有點失魂落魄。

※※※※※※※※※※※※※※※※※※※※※※※※※※※※※※※※※※※※此時,越王勾踐入吳爲質已有三年之久。

勾踐一直被禁於吳國先王闔閭的墓旁石室里,經常被往來之吳國百姓羞辱,勾踐只得忍氣吞聲期待有朝一日能複讎雪恨。

是年三月,吳王夫差發病,經月不愈,四處求得湯藥皆無起色。范蠡無間意得知吳王得病難愈,便起壇占卜欲知凶吉。

范蠡取得靈卦之後便對勾踐進言:「啓奏大王,依卦象得知夫差之病應在壬申日痊癒。因此微臣有一計可使夫差赦令大王回國……只是要讓大王有受委曲,不知大王是否肯受?」

勾踐聞言大喜:「此言當真!……范蠡你且說看看!」

「大王你此時進宮求見吳王,佯裝識得醫術,然後嘗其糞便,再告知吳王痊癒之日……」

勾踐聞計雖好卻要嘗其糞便實在不願,又想既爲江山社稷又有何不爲!?只有勉爲其難答應了。

隔日,勾踐依范蠡所授之計,嘗糞之後,便佯作喜狀對吳王夫差說:「恭喜大王!大王之恙當於壬申日痊癒……」

夫差看到勾踐嘗糞之舉,感動的說:「就算是我的兒子,也未必肯這麽做,可見你對本王的忠心,本王若真在壬申日痊癒,本王則赦令讓你回國。」

壬申日時夫差果然痊癒,夫差歡喜得大興慶宴,並宣布赦放勾踐回國。相國伍子胥聞訊趕來欲阻止吳王,夫差一見伍子胥不悅之色,便知伍子胥欲阻止赦放勾踐之事,夫差便說:「相國,今天乃本王病癒之喜日,別說掃興話!」

伍子胥還是甘冒大諱進言道:「啓奏大王,赦放勾踐回國則有如縱虎歸山、釋鯨于海,來日自有威脅啊!請大王三思。」

夫差怒曰:「相國,你別危言聳聽了。三年來勾踐被本王拘禁石室,他都無一微詞,日前甚至爲我親嘗糞便,爲我觀病。相國,你說你做不做得到?本王心意已決,你不用多說了!」

伍子胥忿然告退離席,伯?趁機讒言吳王:「相國的架子越來越大了,連大王的慶宴都要掃興……」吳王夫差聞言心中大是不悅,打定主意找機會必將伍子胥除去。

勾踐回國後牧民墾地,並暗中養兵蓄馬以圖一雪前恥。一日,有一伐木工人在深山裡發現到兩顆巨大的神木,特去稟報勾踐。

勾踐聽了非常高興,向旁邊的文種說:「此乃天賜吉兆也!」

文種突生計謀:「啓稟大王,這乃是助我雪恥的良機。請大王派匠工將此木細工雕琢,獻給吳王,讓吳王拿來建築宮廟。如此一來吳國必大興土木、勞民傷財,我們既可讓吳王沒防備大王之心,更可從中取利。然後,在徵召國中少女加以訓練後獻給吳王,既可當內應、又可蠱惑吳王………」勾踐大悅立即交辦此事,並遣范蠡到國境縣內網羅美女。

※※※※※※※※※※※※※※※※※※※※※※※※※※※※※※※※※※※※范蠡這日來到諸暨縣境,信步走在河邊,突然看見溪流漂浮著片片桃花瓣,好奇著往上遊尋蹤。果然在約半里遠處佇立一位少女,正望著遠處出神,手持著桃花枝正撚著花瓣往河中漫投。

她正是婉兒。她滿懷心事的尋思著:令人沈醉的男女情事、與鄭旦姐的愛撫深情、悔恨失去處女貞操……時而春心蕩漾,滿臉羞紅;時而憂心忡忡,眉頭深鎖。

范蠡一見婉兒的模樣:披散著烏雲般的秀發半掩香腮、透著秀氣的臉龐正如桃花瓣粉紅、露出一截手臂雪白青蔥、、、微風飄動秀發、衣袂裙角,彷佛不食人間煙火之仙山精靈;又彷佛一股股少女清香撲鼻而來。范蠡駐足摒息遠望,不想驚動這如詩如畫的美景。

范蠡一回驛館立即遣人打聽,得知她即是人稱西施之婉兒,便親自登門拜訪,向婉兒父母說明欲徵召婉兒爲國效力。鄭旦聽聞有機會爲國家盡心力,便毛遂自薦自願受召,並力勸婉兒同行。於是,姐妹兩便隨范蠡返回京都。

其實,范蠡也被婉兒驚爲天人的容貌所惑,心中亦對婉兒有所鍾情,只是國難當頭複讎爲重,自己的兒女私情也只有暫拋一旁了。倒是鄭旦見到范蠡氣宇非凡、風度翩翩,心中也萌生愛慕,但也是暗暗念慕不敢表露。

施禮聽聞婉兒被徵召之事,頓時失魂落魄,茶飯不思,也因思念成疾,臥病不起。

鄰家有一少女早也暗戀著施禮,探詢得知施禮是爲婉兒神魂顛倒,心想:「施禮既然喜歡如婉兒嬌柔不禁、捧心蹙眉的模樣,那我何不也照樣畫葫學彷婉兒,如此施禮便會喜歡我……」。於是,他就裝出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捧著心、皺著眉、嗲聲嗲氣、顛顛的在施禮面前走著。

施禮一看真是好氣又好笑,顫動著身子半天說不出話來。村民一見她這種裝模作樣的醜態,便譏笑她是「東施效顰」,意爲諷刺醜人多作怪。

※※※※※※※※※※※※※※※※※※※※※※※※※※※※※※※※※※※※周敬王三十二年,鄭旦與婉兒已入宮近三年了。

初進宮的日子,婉兒經常因想念父老、思念施禮而以淚洗臉,多虧鄭旦不斷好言勸慰。范蠡也是盡心盡力使婉兒快樂,每當看到婉兒不開心,自是心疼不已,總是柔言安慰,使婉兒慢慢淡忘傷感。

但范蠡也是滿心不是滋味,因爲他發現自己竟然同時愛上鄭旦跟婉兒;婉兒天真無邪、氣質輕靈,鄭旦則是端莊秀麗、成熟美豔。鬱郁的情結讓范蠡經常仰天長歎。

這日,越王突然心血來潮,想要到別館視察衆女學習舞伎的情形,就獨自漫步逕往別館而去。越王才進別館就在花園曲徑中發現婉兒坐於蓮池旁,露出青蔥玉手輕潑水花。當越王走近婉兒若有所覺瞿然回頭,兩人同時「啊!」了一聲。

婉兒是驚訝越王駕臨;越王卻是醉意美色。

勾踐色眯眯地尋問:「?叫甚麽名字??怎麽沒再館內習藝呢?」

「啊!大王,小名婉兒。因爲樂師今天請了病假,所以沒上課。其他的姐妹們都在館舍休息,婉兒是因思鄉所以到花園散心……」婉兒起身低頭回話。

勾踐看到婉兒玲瓏的身材、嬌怯的模樣,更是心癢難忍、愛不釋手,忍不住情慾的沖動,伸手撫摸婉兒的臉蛋、挽住婉兒的的手,說:「?不用學藝了,跟我入宮、當我妃子,我會好好疼惜?的……嘿!嘿!嘿!」

婉兒掙開連步退後,不禁微怒出言頂撞:「大王,你是一國之君,不要如此輕薄。而且你徵召我們進宮,不是要我們替你去實行那複國大計嗎?你怎麽可以沈迷女色,自毀前程呢?……」

勾踐聽到婉兒義正之言詞雖然心有羞愧,但也因淫慾薰心而惱羞成怒,更而穢聲穢語的說:「反正?們也是要送給吳王的,倒不如我先享用享用!……來!讓我親一下……哈哈哈!……」

婉兒不料勾踐竟然如此輕薄,一時又驚、又怒、又羞欲轉身躲避,那知勾踐手快一把就抓住婉兒,雙手環抱著婉兒柔腰,強行親吻婉兒香腮。婉兒扭動的掙扎,不但未能脫困,反而更刺激勾踐,讓勾踐感到婉兒胸前的團肉似乎彈手有力,扭動的磨擦讓勾踐的雞巴以昂然立起。

嬌弱的婉兒因極力的掙扎,頓感一陣逆血攻心,突然覺得眼前一黑暈眩過去了。勾踐一見婉兒昏迷欲倒,內心更是大喜,便將婉兒抱往舍內安置床上,脫除了婉兒身上所有衣物,頓時眼神一亮、驚爲天人。

只見婉兒身無寸縷、玉體橫陳,一雙玉乳雪白無遐、挺拔高聳;平坦小腹無摺無痕、滑若凝脂;雙腿根部密發叢叢、烏柔亮麗、、、看得勾踐淫心劇張、獸性大發,三、兩下便脫去自己的衣褲,扶著腫脹的雞巴撥草尋洞,往婉兒的蜜屄挺腰便肏.「啊!」一陣錐心的劇痛,令婉兒幽然驚醒,一看究竟心已明白,不禁縮身閃躲,也顧不的對方是大王身份,粉拳如雨打在勾踐胸口,並不停哀呼著:「……大王……不要啊……不要啊……好痛啊……」

勾踐只想煮熟的鴨子那有再放走之理,雙手緊抓著婉兒的腳,下身緊貼著再一挺腰,把粗大的雞巴強行肏入婉兒的陰道里,即快速的抽肏著。

雖然婉兒三年前已跟施禮有過肌膚之親,但那時陰道有愛潮潤滑,雖有痛楚也不過一時,隨之而來亦有快感。而現今被霸王硬上弓,乾燥的屄壁時在不堪如此摧殘;而且勾踐雞巴的尺寸比施禮粗有倍餘,肏得婉兒是眼淚汪汪、痛苦難當。

婉兒只覺得下體一陣陣火辣的刺痛,彷佛要被撕裂了一般,精神彷佛即將崩潰,嘴裡不停的哀鳴:「……大王……不要啊……不要啊……好痛啊……」

勾踐在強暴的亢奮下很快的泄了精,勾踐借著精液的潤滑又狠狠的抽肏幾下,直到雞巴慢慢變軟,才起身著裝並厚顔的說:「媚惑的性挑逗也是一個重要的課題,?當好好的訓練訓練,我會提醒藝師加強一下!」說罷便匆匆離去。

婉兒聽了,自忖:「大王此話自是沒錯,我既然志願要爲謀國家大計,已將身軀獻給國家了,豈可爲自保貞節而壞了大計,只是,大王今日假公濟私實也不該!

……唉!待事成之後,婉兒再自了殘生罰己失節之罪罷了!「

婉兒忍著痛楚欲起身清理,才發現陰道口汨汨流出濃白的精液,其中混著紅紅的血絲,又不禁悲從中來熱淚滾滾而下,哀歎著真是「紅顔命薄啊!」

※※※※※※※※※※※※※※※※※※※※※※※※※※※※※※※※※※※※另一邊,鄭旦也因休課而與范蠡在相府花園設宴小酌,兩人微有醉意時,鄭旦伸手摺一朵紅花,投入亭台邊的曲流中,隱語暗示吟唱著:「……豔紅有心隨波行,只歎落花縱有意,流水卻無情……」

范蠡看著鄭旦羞紅的臉,自是了解鄭旦吟唱的含意,便伸手輕握鄭旦的手說:「旦妹,別再唱了!?的心事我都明白,而且我也是對?情有所鍾。只是……只是我知道?將來會被遣送到吳國,我們徒有一段情只是增添無奈、惆悵罷了……」

范蠡似乎很悔恨的說:「當初……當初要是不將?徵召入宮就好了,那?我豈不是……」

鄭旦搖頭縮手說:「范大夫,你別這麽說,徵召入宮是我自願的,我一直就想有機會爲國家盡點微薄之力,……更何況……要不是因爲受徵入宮,我們也不會因而相識……只要范大夫你心中有我,那我便心滿意足了!」

鄭旦越說聲越小,又若有所思的說:「其實,我也知道你也深愛著婉兒,而且愛她之心更勝於愛我,只是婉兒她不知道而已。……那日婉兒練舞時心痛複發暈倒,我看到你眼中露出焦慮、不忍的神情,還不時探詢她的狀況……唉!」鄭旦輕歎一聲:「……其實,我並是不嫉妒,婉兒是我的好妹妹,……要是……要是我們三人能在一起生活,那不知有多好……」

范蠡一時間心如煎熬,爲了國家社稷必須拋棄兒女私情;可是一生中也難再得此紅粉知音,遂沖動的抱著鄭旦,輕輕的拍著鄭旦的肩背,表示自己的愛意、無奈、歉疚。鄭旦並沒有掙扎,只是靜靜的享受這甜蜜的一刻,心想:「即使無法長久相聚,至少也知道有人愛慕自己……」鄭旦微微擡頭看著心愛的人。

范蠡正好對上鄭旦的眼神,看著如花似玉的容貌,梨花帶雨般的羞怯神情。就像突爆的火花一樣,讓范蠡情不自盡的吻向鄭旦的朱唇。「嗯!」鄭旦一聲嬌羞的輕吟,雙手也緊緊的擁抱的范蠡。熱烈的擁吻,讓兩人神魂飄蕩,火熱的情慾也逐漸升高。

隨著情慾持續的升高,肌膚發燙似的熱度,使兩人的衣物漸少,最後就只是兩條肉蟲似的互纏著,使得相府花園是一片暖暖的春色。

范蠡以衣物攤鋪在草坪上讓鄭旦仰躺著,范蠡伸手雙手再鄭旦柔滑的身體四處撫摸著。鄭旦羞澀得不知所措,只得緊閉雙眼,享受著愛人柔柔的濃情蜜意,以及挲摩的快感。

當范蠡的手來到鄭旦大腿根處,鄭旦自然的反應夾住雙腿,卻也把范蠡的手夾住了,范蠡覺得自己的手緊緊的貼著柔軟的陰唇,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又感覺鄭旦的下身早已被泛濫的愛液濕潤了,絨絨的陰毛、屄口、大腿?濡得滑滑的,而且陰道內的潮水仍然不停的湧出,甚至濕染了一大片墊在身下的衣物。

范蠡翻身伏臥壓著鄭旦,輕輕撥開鄭旦的雙腿,先用雞巴在她的大腿內側附近挑逗,然後在陰唇附近遊移。范蠡將雞巴沾滿了鄭旦的淫液後,對準陰道口挺身慢慢的肏入。

「啊!」鄭旦似乎會痛,雖然曾經跟婉兒互相以手指肏入過,可是畢竟雞巴不同於手指。雖然雞巴比手指粗大許多,剛剛肏入時不免有痛楚,但隨即而來的卻是一種屄內更充滿的快感。

范蠡知道鄭旦處女屄初次納入的痛楚,柔聲詢道:「會痛嗎?我慢慢進去,如果會痛再告訴我……」

「沒關系……」鄭旦有點逞強的說。

范蠡慢慢的將雞巴肏入,直到完全深入陰道後,剛好也頂到底了。慢慢的抽肏下,剛剛覺得有點緊的陰道已經有點放鬆了。范蠡心想鄭旦已經進入狀況了,再詢問:「……還會痛嗎?」

鄭旦搖搖頭後說:「嗯……不會了……好舒服……嗯」鄭旦已經嘗到性愛的美味了!

范蠡知道鄭旦已放輕鬆了,就開始加快抽肏的速度,兩人的身體不斷的碰撞,發出「啪!啪!啪!」的聲音,鄭旦的手緊緊的抓住范蠡的手臂,嘴裡「啊!啊!

嗯!啊!「不停的呻吟著。

鄭旦叫的越大聲,范蠡肏的越用力,兩人皆忘我的沈醉了。一陣酥麻范蠡將精液完完全全的射在鄭旦的陰道里,同時范蠡也感到鄭旦的陰道收縮得很厲害。范蠡看著鄭旦很舒服,一副陶醉的樣子,自己也心滿意足的伏抱在鄭旦身上,昏昏回憶著剛才熱烈的交合美味。

※※※※※※※※※※※※※※※※※※※※※※※※※※※※※※※※※※※※隔月,越王便遣使者帶著衆女前往吳國,著手美人離間之計。

夫差一見鄭旦跟婉兒差點失態,只見雙姝花容月貌、沈魚落雁各有所長,心魂俱醉連聲道:「好!好!好!」眼睛看著雙姝,嘴裡含糊跟差使說:「你回去告訴勾踐,我對他的忠心感到高興,你下去領賞、下去領賞……嘻嘻!」

夫差命令左右侍從不準任何人前來打擾,左擁右抱的帶著雙姝往寢宮里去。鄭旦與婉兒此時已知是無法回頭了,互相有默契的交換一個眼神,表示已經將一切羞恥置之腦後,決定要以淫蕩的行爲迷惑夫差。所以兩人便一路跟夫差嘻鬧罵俏、淫語連連、媚態橫生,使得夫差心馬意猿,非得一泄精力不足爲快。

到寢宮里時,三人已一絲不掛了,夫差先低頭溫柔地吻著婉兒的嘴唇,然後將手滑下來揉搓婉兒的乳房,婉兒的乳房一下子變硬了,乳頭挺了起來,令夫差更是興奮地揉搓她豐滿的乳房。

鄭旦也伸手握著夫差粗大火熱的雞巴,輕輕的套弄著,心中也暗暗吃驚:「…

…夫差的雞巴竟然這麽粗大,我姐妹倆的小屄不知經得起它嗎……「

夫差的嘴唇貪婪地在婉兒的乳房間來回舔吸著,一隻手也悄悄地伸到婉兒的下身,婉兒的大腿根部完全濕透了,因潛意識中淫亂的快感而不住地流著淫水。

夫差的舌頭一路往下滑,最後來到婉兒的蜜屄處,伸長靈蛇般的舌頭分開陰毛,輕輕地彈著那一道裂縫。當夫差的舌頭和嘴唇在她奶油狀的裂縫中來回蠕動時,婉兒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了。

夫差將舌頭深探進婉兒的陰道內,轉著舔著屄里的兩壁。婉兒的背拱了起來,腦袋來回地甩動著,顯得十分地意亂情迷。

鄭旦這時櫻唇大開含住了夫差的雞巴,夫差可以感到鄭旦正用力吮吸著,一陣陣的舒爽直沖頭頂。夫差的嘴貪婪地吮吸著婉兒屄中流出的淫液,舌頭就像是小型陽具似的模擬抽肏動作。婉兒也挺動屁股使夫差的舌頭可以更加深入地品嘗她可口的淫洞。

夫差不覺也一挺腰,雞巴便毫無阻礙地直達鄭旦的喉嚨深處,鄭旦的嘴吸更用力的吸吮著,夫差有忍不住要射的敢覺,企圖退出雞巴,但婉兒卻壓住夫差的後臀,令夫差抽動十分困難。鄭旦的手輕柔地擠壓著夫差的陰囊,使夫差忍不住當場射出了一股濃精來,鄭旦毫不猶豫的全吞咽下去,並用舌頭在龜頭上打轉。

夫差真是天生異稟,射精後的雞巴並沒有軟下來,立刻將婉兒按倒壓了上去尋著洞屄,腰身一挺,粗長的雞巴便完全沒入婉兒潮濕溫熱的屄內。婉兒的屄仍然像第一次那樣緊,陰壁上的皺摺緊緊地箍著夫差的雞巴,雖微微刺痛,卻也舒暢萬分,陰道不斷分泌出的液體,弄得夫差的龜頭很溫熱酥癢。

當夫差的雞巴向里挺進時,婉兒窄小的陰道緊緊的吸住夫差的雞巴,陰壁上的皺摺不斷刮著雞巴龜頭的稜角,使夫差心跳加速精神更亢奮。

婉兒擡起大腿纏住夫差的腰部,使夫差的每一次肏入都能直抵子宮,身體哆嗦著、陰壁急遽的收縮,勒得夫差的龜頭一陣酥麻,不由自主地噴發了,一股股又濃又熱的精液,完全地灑在婉兒的子宮內壁上,燙得婉兒又是一陣舒暢的高潮。

鄭旦吃吃地笑著說:「大王,我也要……」

夫差氣喘噓噓的說:「你看它都已經軟了,?能讓它再能硬起來嗎?」夫差滿懷希望地問。

婉兒媚媚的說:「大王,讓我來試試!」婉兒就依著鄭旦的樣張開朱唇,把夫差雞巴含住了。

夫差突然有了一個主意:「爲什麽你們倆不都一起吸呢?這樣就可以縮短我勃起的時間了。」

婉兒微笑看了看鄭旦,鄭旦默默地點了點頭說:「好吧!妹妹?先來!讓我們看看要多久我們才能把它弄起來。」

婉兒低頭一口吞下我軟綿綿的雞巴,她還沒做什麽,夫差就感到陰莖又開始在她溫熱濕潤的小嘴裡勃起了。夫差暗自爽著想:「天哪!爽極了!我今天非干個夠不可。」

夫差揉搓著鄭旦的乳房,鄭旦的乳房豐滿美麗、細膩光滑,略略有些下垂,但在做愛時抖動起來可以把人迷死,相比之下,婉兒的乳房略小一點,但更堅挺和富有彈性,上面點綴的兩粒乳頭呈玫瑰色,非常可愛。

鄭旦靠了過來,舔著夫差的陰囊;婉兒則繼續吮吸夫差的雞巴。鄭旦將夫差的睪丸全含在嘴裡,津津有味地咀嚼著,仿佛很好吃,然後又用舌頭去和婉兒一起舔夫差的雞巴。

婉兒的舌頭往上移動,舔過夫差的小腹、胸膛、脖子最後停在夫差的左眼上,嗲聲嗲氣的說:「大王,你該替鄭旦姐服務服務了……」又向鄭旦說:「我想大王已經準備好了,姐姐……」

鄭旦立即欣喜地坐起來,婉兒幫鄭旦跨坐在夫差熱力逼人的雞巴上,對正鄭旦的陰道口。鄭旦身子一沈,紅通通發亮的巨大龜頭立刻撐開鄭旦緊窄的陰唇,滑了進去。

夫差與鄭旦兩人同時呻吟起來,鄭旦的陰道由於剛才的口交早已濕成一片,雞巴很順利地便齊根盡沒。夫差伸手撫摸鄭旦豐滿的乳房,溫柔地揉搓著,他們倆都放慢動作,專心地感受結合處分合所帶來的快感。

一旁的婉兒忍不住了,扭動著身體,伸手到夫差和鄭旦的結合處,沾著鄭旦蜜屄流出的淫液,揉弄我的陰囊,這一下額外的刺激又使夫差差點射了出來。

鄭旦的屁股開始旋轉、搖擺,嘴裡不停的呻吟著。夫差拽住鄭旦的屁股,擡起臀部用力向上頂,鄭旦的身子隨著夫差的沖擊上下起伏,雪白豐滿的乳峰歡快地跳動著,十分養眼。

隨著夫差速度的加快,鄭旦更加狂野。突然但夫差的身體向上升起,使夫差的雞巴脫離了她的屄,正當夫差焦急時,鄭旦卻又立即坐下來,而且非常準確的讓雞巴重回屄的懷抱,這樣來回幾下使的夫差簡直欲死欲醉,鄭旦更是淫聲連連。

鄭旦的高潮似乎還沒有到來,但夫差卻有點忍不住了,卻又捨得這樣就射精,但是這當然很困難,因爲鄭旦熾熱、緊窄、多汁的屄不斷地向雞巴糾纏,弄得夫差牙關打顫,陰囊收縮,簡直快要忍不住射出來了。

於是夫差按自己的意思做,讓鄭旦俯下身子,手按在夫差的肩膀上,將身體的重心前傾,使臀部起伏的頻率能加到最快,磨擦也更緊密。堅挺豐滿的雙峰隨著鄭旦的每一次起伏,顫巍巍地抖動著,兩粒小櫻桃在我眼前飛舞,使夫差狠不得一口將它們咬下來。

鄭旦終於一陣胡扭亂動中達到高潮了,一股股的愛潮隨著身軀一顫一顫的淹沒了夫差的雞巴,夫差也精門一松一泄如注,雙雙陷在愉悅的淫慾中。

※※※※※※※※※※※※※※※※※※※※※※※※※※※※※※※※※※※※吳王夫差自從接納了雙姝後,成年累月的浸迷在女色之中,又加上婉兒巧妙的離間君臣,連連誅殺多位忠國大臣,讓朝中是國政荒廢、躪臣當道;國內是饑荒連連、民不聊生。

周敬王四十二年,勾踐得知吳王夫差迷於酒色不理朝政;境內一片疲弊之相,有德有爲的忠臣皆被誅殺、遣配,於是決定舉兵伐吳。結果吳軍大敗,夫差遣使求合,勾踐不允,又無意中透露雙姝反間之事得意非凡。

夫差得知怒不可擋,一把抓住婉兒的肩膀,力道大得讓指甲都?入肩肉里,狂聲呼叫:「天啊!我最愛的人竟然是我的敵人……」說完即出城奔往山上去。

婉兒被搖的披頭散發、淚流滿面,跌坐地上,心想:「鄭旦姐年前已病逝,現在我的任務也已完成,我當隨鄭旦姐腳步而去了……」

此刻正好越軍攻進城內,勾踐與范蠡第一個沖進宮中,范蠡不見夫差與婉兒暗道:「不妙!」即往內宮尋去,范蠡到達寢宮時正好看到婉兒欲上樑自盡,趕緊上前解開繩套,抱著婉兒平放床上,淒切的說:「婉兒,婉兒,?醒醒啊!?這是何苦啊!」

婉兒幽幽轉醒,見得尋短不成,又爲范蠡所救,只是朱唇緊閉、淚流不止,卻也無言以對。范蠡命人看顧著婉兒,出宮追殺夫差去了!

夫差和衆殘餘兵將逃往南陽山上,越軍也在後一路追趕。到了南陽山夫差環顧四周乃是荒山野地、煙塵滾滾,不禁連連歎息,悲聲道:「我以前昏?殺忠臣伍子胥、公孫聖……今日終要輪到我喪生了……」

夫差幽幽的轉身向隨從的王孫駱說:「我死了也無顔見地下的忠臣、先王,我死後用布將我的臉覆蓋三層……」說完刎劍而亡。王孫駱脫下衣服,掩蓋夫差的屍首,然後自縊於旁。

勾踐將夫差葬於南陽山上,入姑蘇城占據吳王王宮,並傳婉兒晉見。只見婉兒一身縞素,贏弱的走向殿前,風華絕代不減當年,只是多了一點滄桑、成熟之美。

看得勾踐兩眼發直,直贊道:「好!好好!好個奇女子!」勾踐又輕挑的向一旁的范蠡說:「今日能破敵,婉兒的功勞不少……嘻嘻!本王就封婉兒爲妃……」

當晚范蠡偷偷潛入宮中前往婉兒寢室,從窗外正見婉兒坐在桌前暗自垂淚。范蠡輕輕的越窗進入,婉兒聽得騷動聲回頭瞧見范蠡,驚訝說:「范大夫,你怎麽從窗戶進來?」

「噓!」范蠡掩住婉兒的嘴,細聲的說:「婉兒,我是來帶?逃走的。」

婉兒不解何事要逃,范蠡歎口氣,把勾踐欲封婉兒爲妃的事說與婉兒聽,又說道:「大王疑心病重,也懷疑我與?不清白……」

婉兒聽完頓時傷心欲絕說:「唉!都是美色害人……」言未畢,順手抄起桌上的燭台便往臉上砸。

范蠡撲了過去,把燭台撥開,但仍然有幾滴熱燭油噴在婉兒臉上,使得潔白如磁的臉頰、粉頸留下幾道疤痕。范蠡抱住婉兒垂淚疼惜的說:「婉兒,我要帶?走,我們到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隱居起來。我會好好的待?、好好的跟?過下半輩子……」

※※※※※※※※※※※※※※※※※※※※※※※※※※※※※※※※※※※※范蠡與婉兒就隱匿在齊國的陶山,牧畜營商獲利爲富,自稱陶朱公。婉兒也洗盡鉛華村姑打扮,臉上又有燭油燒傷的疤,沒人知道,她就是顛覆吳國的絕色美女──西施一日黃昏,范蠡與婉兒並肩窗口,看著窗外青山綿延、落日餘暉,一群歸雁劃過暮空,顯得一片祥和、甯靜。范蠡與婉兒轉身互望著,覺得與世無爭的日子才是最美的;有愛人相伴的日子也才是最珍貴的。

兩人互擁的熱吻著。窗外的世界正是日落而息;而窗內世界的春天才正要開始呢……

大家一起來推爆!

大家一起來推爆!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