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淫香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2)

千仁道︰「亞成,起來,隔壁李太太找你。」

他張開雙眼起床,迷迷糊糊的問︰「誰是李太太?」

「就是隔壁李經理的太太。」

亞成隨著千仁走出了房間,到了客廳一看,原來是和他們的公寓門對門的李太太,他揉揉眼睛清醒一下,才在沙發上坐下。亞成問︰「李太太,有事嗎?」

李太太道︰「趙先生,我想麻煩你一件事。」

「什麼事?」

「請你當家教教素心數學,每星期兩次,每一次兩個小時,一個月給你八千元好嗎?」

千惠在一旁鼓掌道︰「好啊!這種待遇真好,有我半個月的薪水,傻瓜才不會答應。」

「那麼,請趙先生到我家坐坐。」

千惠代亞成回答︰「亞成,也好,你去看看再說。」

亞成應了一聲,換了衣服,就和李太太出了房門。

李太太走進大門,開了房門道︰「亞成,請進。」

對這位李太太亞成是很熟悉的,說她的丈夫是一化學工廠的總經理,才五十歲光景,頭頂已禿了一半,聽說在外面還有小公館,人長得肥肥的,肚子凸很高,個子並不高大。

而李太太的身高也是屬於適中型的,大約有一百五十六公分高,年齡大約三十一、二歲,說她丈夫四十歲才娶李太太為妻,李太太當時才二十一歲,所以夫妻之間才相差十九歲之多。

進入了李太太的公寓,才相信他們實有錢,客廳里的裝飾品一切都是最高級的,連沙發都是歐美貨,美極了!

「亞成,你坐啊!」

亞成坐了下來,感到非常爽快,畢竟價格高昂的沙發,有其令人舒服的理由。李太太拿了一瓶外國香檳在客廳開了,當「砰!「的一聲,香檳的瓶蓋開了之後,立刻冒出了白泡泡。李太太像早有準備,白泡泡一噴出來立即用大杯子盛著,等白泡冒完了,才倒一杯給亞成。

他向李太太問道︰「這是香檳酒嗎?」

「是啊!」

亞成接過杯子碰到了李太太的玉手,他試飲了一小口,真的很好喝,甜甜的葡萄味很濃,他再喝了一大口,把杯子放在小茶几上,等李太太開口。李太太並不坐下來,反而說道︰「你坐坐,我去換件衣服。」

亞成真是感到奇怪,女人家對衣服真是敏感,要外出一定要換件衣服,回到家中又要換件衣服。李太太走到客廳來了,她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睡衣,沒有穿褲子或裙子,只穿了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粉紅色三角褲,她不戴乳罩,所以雙峰隱約可見。

亞成心想︰真是走桃花運了,又碰到一個獨守空閨、性飢餓的女人了。奇怪的是,為什麼李太太會自己送上門來?

亞成哪裡會知道,李太太早就注意著他了,因他的陽具太大,平常時就有三寸多,常常有跳出運動褲的可能,李太太看了就垂涎欲滴。

李太太在亞成的身旁坐了下來。亞成突然想起,人家刻意打扮目的就是給自己看的,自己若是沒興趣看,豈非辜負了美人恩,唐突美人,真是罪過。

亞成問道︰「素心呢?」

他邊說邊用眼睛虎視耽耽的看著李太太的一對乳房,坦白的說,這對乳房美麗極了,又是梨子型的,那種乳房說是妙品。李太太被看得芳心大跳,說道︰「素心去她外婆家,要很晚才會回來。」

「哦!」

亞成說著,再轉看她的三角褲。原來是粉紅色的洞洞三角褲,是小得不能再小了,也許因為太小了,連陰毛也無法全部包住,因為是洞洞的原因,有些陰毛不聽指揮,都跑出洞口外明目張胆的對人微微笑。

她的陰毛不多也不少,很細很長,可能比千惠更長,肌膚沒有表妹美芳那樣雪白,卻也晶瑩光滑,又細又嫩,最美的要算小腹,平坦極了。李太太被亞成看得滿身不自在,她不是個淫浪的女人,可是丈夫自從肚子凸挺之後,本來只有兩寸多的陽具,只縮剩一寸半。

一寸半就一寸半吧,有總比沒有的好,可是丈夫自從金屋藏嬌之後,就冷落了她。她本來要抓姦的,可是後來一想,覺得那樣的丈夫,誰要就給她好了。何況,丈夫把工廠里的股份百份之八十都登記給她和女兒,就算是抓到了奸,也只有吵吵鬧鬧而已,沒有結局。

今天她出此下策來誘惑亞成,實在是不得已中的不得已。她本來可以在外面交個男朋友的,但人心難測,何況這社會上多的是地痞太保,交上了這種男朋友,甜頭吃不到,苦頭反而吃得不少,不但錢被誘拐或強迫的挖空了,最後留下醜聞難以見人。

李太太對亞成拋個媚眼道︰「你不但聰明過人,而且色膽包天。」

亞成道︰「怎麼說呢?」

李太太道︰「我發現王美芳和林千惠和你有一腿之交,哈哈!真是一箭雙鵰,總有個解釋的辦法。」

這又像禪宗的當頭棒喝,把趙亞成打醒。亞成心想︰你李太太真是高段,繞了這麼一個大圈圈,原來你是要我摸摸你的陰戶和乳房。高招!我趙亞成若還不懂得你李太太的美人恩,也枉了我在外面混了這麼多年。好!你要讓我玩,我就玩得痛痛快快,逗得你上天入地,再弄得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你李太太也領略領略我趙亞成的高招吧!

想著,亞成說道︰「我只好實在表演給你看了,讓你見識見識一箭三雕的滋味吧!」

這時,李太太竟然像少女般的粉臉羞紅了。看得亞成也心跳起來了,畢竟女人要像個女人,才能讓人心動,簡單的說,就是要有女人味,一個潑婦或自以為處處勝過丈夫的女人,她的迷人處還是極有限的。

亞成心想︰這樣一個女人也想勾引男人,實在太不自量力,既然你想要勾引我又不敢放開去做,不如我來挑逗你好了。

想著,亞成用手拉住她的手道︰「來,我解釋一下,讓你了解。」

亞成只牽著她的手,一陣快感和喜悅已傳遍她全身的每一個細胞,她柔順得像只綿羊。兩個人一站好,亞成拉她的手碰自己的陽具,然後說道︰「李太太,來,實習實習。」

她竟然害羞得像少女一樣,一手蓋住胸部,一手掩住陰戶,不知如何回答。亞成知道不能把氣氛弄得太僵,趕快微笑的說道︰「來,我來幫助你。」

於是他向前用雙手輕輕搖搖她的雙肩,說道︰「李太太,你好美,好迷人。」

李太太全身像電一樣的顫抖起來,看得亞成又愛又疼惜,這樣的一個女人,真的比含羞帶怯的少女,迷人得多了。

亞成輕柔的把李太太擁入懷中,一手托起她的嬌靨輕輕的吻,柔情蜜意的吻著她的雙唇道︰「你真是太迷人了!」

當亞成吻她時,他的大陽具也頂著她的陰戶,她只覺得她是被火燃燒得迷迷糊糊,那種感受好極了,畢生從未感受到那麼的好受過。

亞成心想︰真是一隻柔順的綿羊啊!他道︰「李太太……」

「嗯……」

這時,亞成又憐又愛,她的雙唇已燙如火,粉臉發熱,亞成知道這個女人已飢餓到了極點,只是太柔順了,好像非要自己強姦她不可,於是他想逗逗她。他突地把她推開,生氣道︰「你要不要?」

「亞成!」她驚叫著投入了亞成的懷抱,雙手死纏著他的腰,嬌怯怯地說道︰「我……我……」

亞成道︰「李太太你真是奇怪,你勾引我到你家來,穿性感的衣服挑逗我,你的目的達到了,我接受你的勾引,你反而沒有什麼表示。」

李太太道︰「不要羞人嘛!」

李太太擁緊了亞成,她的陰戶貼在他的大陽具上,她的柳腰擺擺晃晃,陰戶被磨擦生熱,有說不出的快感,她當然不想再怎樣,經亞成一說,她嬌怯地道︰

「要……要我怎樣?」

亞成道︰「把房門關起來。」

李太太把房門關好後,不勝嬌羞的坐在床邊,她真的心亂如麻,只感到緊張刺激,心裡得難受,小穴里像缺少了什麼似的。這時,亞成把她的手拉過來放在自己的陽具上。李太太打了一個寒顫,把玉手又趕快的收回來,顫抖的說道︰「我……我不敢嘛!」

「對不起,我只好走了。」

其實亞成那裡想要走,李太太的嬌態羞態媚態,已逗得亞成愛之入骨,他只不過是想逗逗她而已。這下,李太太真的急了。她站起來投入他的懷中,嬌羞的道︰「不要走嘛!」

李太太一看亞成脫了衣服,下面那根大陽具有六寸多快七寸,雄糾糾氣昂昂,她整個人已如醉如痴,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再加上熊熊燃燒的慾火,把她燒昏了頭。亞成道︰「好,你怕,你怕是嗎?唯一的辦法是我幫你脫衣服,你好像什麼都不會?」

亞成說著,就幫她脫掉衣服。李太太的衣服被亞成脫光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投入亞成的懷抱,兩隻玉手像兩條蛇一樣的死纏不放,口中哼出了聲︰「唔……亞成……嗯……」

李太太舒服得靈魂都出了竅,她的一對乳房壓著亞成的胸脯,陰戶緊貼著他的大陽具上磨下擦,已經飄飄欲仙。看得亞成同情之心油然而生,這位久曠的李太太也實在太可憐了,同情之心一起,加上惜意和憐意,他也用雙唇熱烈的吻著她。

李太太嬌哼︰「哼……嗯……」她舒服得全身顫抖,幾乎要昏過去。

亞成被她纏得沒辦法,只得抱住了她的腰,一用力使她懸空,移了三步到了床旁,再把她壓在床上。

「啊……亞成……」

亞成躺在她身邊,他伸手輕撫著她的陰戶,陰毛長長的,亞成把陰毛撥開,找到了桃源洞口,果然已濕淋淋的。她只感到亞成的手像一團烈火在燙著她的陰唇,當亞成的手指伸入她的小穴時,全身一陣痙攣,又舒暢又難過。她這時只想抱住亞成,想要翻身來抱他,誰知他早已防到她這一招,用另一隻手按著她的右肩,使她不得亂動。

她呻吟著︰「亞成……我……我要……」

亞成本來想再好好玩她一陣,看她這樣子,非先給她一次的滿足,無法成其他的事了,於是他翻身上馬,壓在她身上。她雙手抱著亞成,已呻吟起來了,亞成把陽具對準她的小穴,緩緩的插進去。

「啊……痛……亞成……痛……」

她已痛得粉臉發白,頭不停的搖擺,全身顫抖著,一雙小腿抽搐地亂伸縮著,弄了半天才勉強把一個龜頭塞了進去。

李太太頓嬌叫道︰「亞成……哎呀……你……你的大陽具……太利害了……痛……我怕……唔……我……」

亞成道︰「李太太,很痛是嗎?」

她嬌呼浪叫道︰「很痛……熱……唔……很癢……不……很麻……嗯……很爽快……」亞成再用力一挺。

「啊!∼∼」

李太太在「啊!」的一聲中抽搐了幾下,竟然昏迷過去,口吐白泡泡,胸脯加速的起伏。亞成的大陽具不過進了三分之一,他真搞不懂,一個三十出頭的女人,小穴像少女那麼小,這也難怪,李太太丈夫的陽具硬起來才兩寸多,像一條小香腸,而李太太這一生她的小穴唯一僅有能吃的,也只有這條小香腸,何況她的陰道又是羊腸小道型的,難怪她的小穴還像是少女一樣的緊。

亞成也感到非常的好受,他的陽具被緊夾著,既溫暖又舒服,沒辦法他只好磨起來。他小心翼翼的磨轉,果然生效,李太太又哼哼呀呀起來了︰

「亞成……啊……美死了……哼……你好狠……要……強姦……啊……想把我奸死……嗯……壞人……亞成……唷……」亞成一邊磨一邊用口含住她的乳頭,舔得李太太又快活起來。

「嗯…嗯……美死了……啊……用力點……亞成……啊……用力點…啊……」亞成一聽李太太叫用力點,他真的用力一插。

「滋!」的一聲。

「啊!」李太太又抽搐起來了,嬌口微張,氣喘如牛。大陽具還有兩寸沒有插進小穴里。亞成想想也不是辦法,今天動了憐香惜玉的念頭,對她處處體貼小心,這樣弄下去,不知何時才能有個了結,不如殘忍一點,於是沒命的又抽插了幾下。

「啊!啊!」李太太嬌軀顫了幾顫,又昏迷過去。

亞成這時候才真正的憐香惜玉,用塊布來擦李太太嘴邊的口水,很深情的輕吻著李太太。這時候,他才聞到李太太的身上,散發出一股說不出的、又很特異的體香。入鼻又香又舒暢,他吻著她的粉頰,這一張迷人的臉龐,他吻著她鼻尖上的汗珠,吻著她的紅頰,像一個鍾情的少男,吻著一個懷春的少女。

李太太被他吻醒了說道︰「痛死了,你好狠心!」

亞成對她柔情萬千口中,卻說道︰「你再說,我就抽出來!」

「不要!不要!」她驚慌的雙手緊抱著亞成,緊緊的用盡了平生最大力氣,深怕亞成真的抽出來。

「不要生氣!」其實亞成的大陽具插在李太太的穴里,就像一條燃燒的火棒一樣,燒得她全身火辣辣的,又舒暢又難過,她活了三十幾歲,何曾這樣的舒暢過?何曾這樣的享受過?她怎肯讓亞成抽出來呢?

亞成吻了她,問道︰「很痛嗎?」

李太太答道︰「唔……很舒服……」亞成先輕輕的,慢慢的,磨轉起來。

「呵……嗯……唷……我……我忍受……我……」亞成越磨越快,越轉越速。她的三魂七魄也離開了她的嬌軀,飄飄蕩蕩的不知飛到那裡去了。

「啊……啊……美死了……亞成……你真好……唷……美死了……唔……嗯……我……我的亞成……唷……」

李太太被磨得欲仙欲死,陰精直冒,花心亂跳。亞成知道時機到了,就改用抽送的方式,開始一抽一插,還有點兒生澀,幾下之後,已經是暢通無阻了。

「唷……我……我要死了……」

她顫抖一下,雙腿一癱,又昏迷了。

亞成真有點兒泄氣,她竟是這樣不管用,才抽插了十幾下就清潔溜溜。他此時對李太太也是抱著一種「人生以服務為目的」的宗旨來對付她的。她少女般的羞怯使他憐惜,亞成決定今晚一定要給她個痛快淋漓,使她畢生難忘,亞成只好躺在她身旁暫時休息。良久,她才悠悠醒過來,緊摟住亞成道︰「亞成,我愛你。」

亞成道︰「被你這樣一說,愛變得太便宜了,我說一個道理給你聽,愛是一點一滴疊積起來的,就像父母愛子女,就像夫妻之間的愛,互相的照顧與關心,時間使愛的疊積越來越多,那才是真正的愛,像這樣不叫愛。」

李太太嬌滴滴的道︰「叫什麼?」

亞成道︰「叫欲,你我只是兩個被慾火燃燒的人,等一下,你過你的獨木橋,我走我的陽關道,兩不相干。」

李太太聽完了這番道理,又緊緊摟住亞成,香唇像雨點似的吻在他的臉上,說道︰

「你說得很對,亞成,我愛你,我愛你,我一百萬,一千萬個愛你,真的,此生不變!」

亞成苦笑,這簡直是對牛彈琴,既然說這些聖賢的大道理她不懂,只好用實際行動了,他猛地抽插起來。「啊!」她嬌叫一聲,秀眉緊蹙,嬌靨泛紅,浪叫道︰

「哼……哼……亞成……我的亞成……嗯……美死了……我愛你……只愛你一個人……啊……美……美死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