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體追殺令(完結篇)

2017-06-29     WoKao     檢舉     收藏 (33)

(完結篇)

「逃掉了,逃掉了,哇,耶,哇……嗚。」我不禁欣喜若狂的叫出聲。

「太不可思議了,我們安全了,還弄了那麼多的錢。」由佳大叫著。

「多少錢?多少錢吶?」晶子駕駛著這部水上古普車,她大叫著。

「很難算,很難算,很多就是了,我們發財了。」我說。

檢視了這一次冒險跑這趟的收穫,除了岩田所說的五仟萬之外,北篠薰的三個手提箱裡的錢、北篠薰的契約和龍太郎的鑽石,還有以前弄來的那些錢,我們每個人至少都有五六仟萬的身價。

想到已經脫離虎口,我疲憊得昏昏睡去,裕子和由佳也都閤上眼了,只剩直美和晶子在駕駛,這部吉普車的水上速度很慢,我都幾乎快睡著了,還沒開到陸地。

「到底到了沒有啊?」我問。

「這車很慢,還沒開到碼頭呢!」直美說。

「哦,還沒開到碼頭嗎?怎麼這麼慢?」我昏昏沈沈的,突然間。「不對呀,開去碼頭幹麼!趕快往沙灘開。」

「為甚麼開去沙灘?那邊……」直美說到一半,突然遠處一聲槍響,把全車的人都驚醒過來,接著又傳來數聲槍響,好幾發子彈打到車窗玻璃。

「往沙灘開,我們趕快還擊。」我說。

我回頭見到後面遠處有幾盞閃著強光燈的快艇正快速接近中,我舉起手槍展開還擊。

裕子和由佳也都拔槍還擊,頓時雙方各響起「碰碰」槍響。

這吉普車還是穩穩慢慢的前進,但那些快艇卻移動的非常快,我怎麼樣也瞄準不到它,倒是這吉普車中了幾發子彈。

「有沒有人受傷?」我問。

「沒有,趕快開,他們越來越近,快到射程以內啦!」裕子大叫著。

我回頭看車前,到底沙灘快到了沒!但是前方仍是一片漆黑,我失望的回頭,沒想到這一轉頭,那些快艇已經相當逼近,幾乎可以看見快艇上的人影。

我舉槍隨著那快艇的擺動而對準槍上的準星,瞄了很久,在較有信心的時候開了一槍突然那艘快艇上有人跌落海中,不知是不是真的被我打到了。

「坐穩了,要上沙灘了。」直美在這時大叫。

突然整個車身劇烈震動,我和裕子、由佳全都摔倒。

「我出去把氣墊放掉,看我的手勢往前隍7d。」直美對著駕駛的晶子說。

她跑出車外,正要把吉普車下的氣墊放掉。

「掩護她,掩護直美呀!」我大叫,顧不得這一跤摔得多疼,仍是對海上那些快艇開槍。不過幾秒鐘,這吉普車動了一下。

直美開了車門上車,這吉普車又快速的向前開動,在陸地上跑,這吉普車快多了。很快就把快艇上的強光燈拋得遠遠的,經過一陣顛簸,漆黑的樹影籠罩過來,我就看不到快艇上的強光了。

「我們安全了嗎?我們安全了嗎?」我真是餘悸猶存。

「這次真的安全了,我們開上公路了,我就不信那些快艇也能開上公路。」直美說。

「哦,我的天吶!我快嚇出心臟病了,下一步要怎麼辦,我全忘了。」我說。

「先把這些錢帶回別墅藏起來,再另外找一個地方把吉普車也藏起來,那些人說不定看到吉普車的車牌了。」直美說。

「還好我沒用我那個別墅的地址來登記這輛車。」裕子說。

「找個隱秘的地方,把這輛車藏起來,然後我們暫時躲起來避避風頭。」晶子說。

「把那幾片拷貝後的光碟都寄到各大媒體,讓他們無所遁形。」由佳說。

「也好,否則我們得避一輩子風頭了,耶!大家想一想這些錢藏那裡好。」我說。

「嗯,由佳,妳以前那個初中母校後山,能不能藏東西?」裕子問。

「可以,我了解那裡的地形,也知道有個地方很隱秘,可以藏東西。」由佳說。

「好那就先回別墅,別墅比較近,由佳那所初中比較遠。」裕子說。

晶子將車開上山,因為在我們別墅往下望就可以看到這片沙灘,經過好幾分鐘,終於到了別墅,我們將得來的那些錢財藏在假山旁的一個鐵箱之中,再把鐵箱覆土,蓋一些落葉雜草,讓它看起來是假山的一部分。

「好了,直美,妳們開吉普車,我開我的敞蓬車,分兩條路走,妳走山路,我往城巿裡走,我們在由佳初中的後山碰面,妳知道吧?由佳。」裕子說。

「我知道,妳會把車停在『怒尻』。」由佳說。

「對,就是這樣,趕快分頭進行。」

裕子獨自一人開著她的敞蓬車往街上走,我們四個人坐吉普車走山路。由佳她說的那所初中其實就在這座山的後方,只要越過這座山,就可以到由佳的那所初中了。

山路是比較崎嶇的,晶子開著車在山上繞,過了很久,都還在山路裡面。

「由佳,晶子有沒有開錯路?」我緊張的問著。

「這條路本來就很偏僻,等一下還要走更崎嶇的路呢!我來幫晶子看路吧!」由佳指示著晶子在那些烏漆抹黑的山路中行駛。

「坐穩了,路很不好哦!」由佳話才說完,馬上感受到車子非常劇烈的搖晃。

我們四人都緊緊抓住這車上可以抓的握把。這時,突然有一架小飛機飛過吉普車上頭,強力的採照燈搜索著地面。

「有直升機,他們出動直升機了。」由佳驚慌得大叫著。

我頭探出車外向上看,那飛機已經飛得很遠了。

「不是直升機,是有機翼和螺旋槳的那種小飛機,可能是有人在夜間駕駛吧!」

「我看過一部影集,裡面演的人說,夜間駕駛這種小飛機是很危險的。」

我聽直美說著,懷疑的再探頭出車外,注意看著天空中的動靜,這裡的大樹很多,擋住了我大部分的視線。

「沒看到了。」我頭縮回車內。

「再看一次,我們兩邊都看。」直美說。

「好。」我回答她,然後再把頭探出車外,這次我要看久一點。吉普車的車燈把四週照得很亮,這四週確實很偏僻了。我擡頭向上望,沒多久,漆黑的樹影當中出現亮光,一下子那亮光更大、更明顯,那飛機就出現在車前十二點方向的天空,我凝神注視那飛機,似乎也有個黑影探出飛機外,我直覺的大叫。

「小心,他們要開槍了。「

吉普車突然又劇烈的搖晃,晶子在山路上蛇行。隨即「噠噠噠……」的自動步槍的聲音,步槍子彈打在地面上,我看見子彈打在地面冒出的火花和煙塵。子彈掃過車旁,他們並沒有打到車子。

「飛機飛到後面去了。」

「趕快開,他們回頭來還要很久。」

這時晶子加足馬力,車子晃得更厲害,我的頭跟車窗車頂不知碰撞了多少次。

那小飛機很快又繞過頭來,可能他們已經確定這車上是載著我們,我勉強的把手槍靠著車窗,利用車窗來固定,瞄準越來越接近的小飛機。

那盞強力探照燈太明顯了,等飛機一接近,我就開槍了,幾乎和飛機上的人同時開槍,不知道自己的射擊技術竟然還這麼準,我只有「碰,碰,碰」三聲,手槍的槍機就彈不回來,子彈已經射完,那盞探照燈被我打碎。

「啊,小心要翻車了。」晶子大叫,隨著一陣天旋地轉,這吉普車翻了過來,我撞到頭昏了過去。

「加奈子,妳趕快出來啊。」等我恢復了意識,是直美在叫我。

「直美,直美,把我拉出來,我腳卡住了。」

直美拿著手電筒正照著我的腳。「妳的腳卡在椅子下面,妳膝蓋往內彎,腳就可以伸出來了。」

我照著直美說的做,果然腳就可以伸出來了。

「趕快爬出來,我聞到汽油味了。」

我掙扎的爬出車外,看見晶子和由佳都已經脫險了。

「趕快跑,車要爆炸了。」晶子大叫著。

我跛著腳跟直美她們往大樹後面跑,才跑到大樹後面,後面就「轟隆」一聲,吉普車車爆炸起火了。

我回頭看著燃燒著吉普車的熊熊火光。「現在不用藏那輛吉普車了,咦!那邊怎麼還有一團火,是甚麼東西在燒。」

「妳把那台飛機的燈打掉了,可能看不見前面,卡到樹就墜毀了。」由佳輕描淡寫般的說著。

「這裡有火光,那些壞人一定會派人來找我們的,趕快走。」

直美用手電筒照著地面,這裡已經找不到路了,只好往下山的方向走。

在山上摸索了許久,仍然找不到路,突然我看見前方不遠處有著一點一點的亮光。

「直美,關掉手電筒,蹲下來。」直美照我的話做,我們都蹲了下來。

「怎麼回事?」

「妳看前面那是甚麼?」我指著前面那一點一點的亮光。

這時遠處傳來說話聲:「老大,她們的車子翻過來而且燒起來了。」

「趕快給我找,今天晚上非把她們找到不可。」那聲音是岩田敏郎。

「他居然沒死,難道是他搶到那片光碟。」裕子輕聲說。

「先別管這些,被他們捉到是非死不可,大家要留神了,直美,妳那邊還有槍嗎?」我輕聲問著。

「只有一支霰彈槍,一發子彈。」

「妳判斷他們有幾個人?」

「大約十五六個人。」

「嗯,我想到有三點,第一、他們不是每個人都有槍,第二、他們要到這裡來一定要開車,第三、他們可能都有冰晶的毒癮。我這裡還有幾根冰晶,先一人一根。」我把這冰晶分給大家。「我們要分成兩隊,由佳和晶子一隊,我和直美一隊,兩隊不要分得太遠,我們一定要把他們開來的車子找到。」

「好,分開,快去找車子。」

我和直美朝著那幫歹徒走來的方向摸黑爬去,在這樹林子裡不開燈,根本看不見前方一公尺以外的任何東西。那些手電筒的燈光越來越近,他們移動得很快,非常積極的在找我們,可能猜想我們帶著巨款和從北篠薰、龍太郎那裡得來的財物。

人聲越來越近,手電筒的光線幾乎沒有放棄任何一個角落。

「他們找得很仔細,我怕我們會被找出來。」直美輕聲的說。

「唉呀!糟了,岩田敏郎非常恨妳,萬一我們被發現了,他一定饒不了妳。」

「是啊,彼此彼此。」

這時有幾個人離我身邊已經非常近了,我聽見他們說。

「那些女人一定就在附近,大家仔細找,她們帶很多錢在身上。」

我和直美盡量壓低身體,避過他們的視線和手電筒的燈光。

這時不遠處傳來一陣聲音。「我捉到兩個了,這裡有兩個。」

我和直美都開始緊張了,可能晶子和由佳被抓住了。

「把他們帶過來。」近處有人下了命令,但聲音不像岩田。

「這邊,這邊還有兩個。」說著,一盞手電筒燈光照到我這邊來。

「出來,出來,還不出來。」有個人手上拿著武士刀吆喝著。

我站起來,並且把直美那支霰彈槍的子彈退出來塞進褲檔,霰彈槍舉在頭上。「出來就出來,誰怕誰。」

「走,槍給我,過去,老大,我捉到兩個了。」

直美和我走出來,晶子和由佳也被捉了過來。

「說,那些錢呢?趕快拿出來。」有一人吆喝著。

「有些在車子裡被燒掉了,有些是帶出來了,可是掉在路上。」我撒謊騙他們。

「那我們老大的那些鑽石呢?」又有一人吆喝道。

我心想,你老大不是岩田嗎?幾時變成龍太郎了,這其中一定有問題。

「還在車上,那種東西撓不掉的,等火熄了,你們一定找得到的。」

又有幾個人向這裡逼近,越來越多的人聚攏過來,岩田敏郎也出現在這群人裡面,他頭上臉上都包著層層紗布,手上腳上和身體也都有包紮,那白紗布上還有血跡。

「妳們的另外一個人呢?妳們不是有五個嗎?」

「她,她。」我假裝號啕大哭的蹲在地上,直美她們見我演戲,也跟著蹲下來。「她沒逃出來,還在車子裡,哇……。」

「搜她們身上,看看還有沒有甚麼東西。」

「乾脆把衣服全給脫光了。」

這些歹徒你一言我一語的,紛紛伸手來剝我們身上的衣服,幾個人制住了直美,強脫了她的黑T恤和短褲,扯斷了她的乳罩,她的三角褲也被撕裂了。直美被脫得一絲不掛,她掙扎得站起來,手電筒的燈光照在她身上,她羞愧得一手遮住了乳房、一手蒙住下體。

「不必你動手,我自己脫。」我說,並且自己自動脫衣服。

我轉頭探視兩邊受難的我的室友,由佳被一把武士刀抵著脖子,不得以也只好自己脫,這時她正好脫掉三角褲。晶子站立著,任由幾個歹徒用武士刀割破她的衣服。

「老大,她們身上沒甚麼值錢的東西啊!只有一些女人用的東西.和一把冰晶。」

「冰晶!」這時有好幾個人發出倒吸空氣入牙縫的聲音。

「我有兩三個小時沒吸了,不吃也不敢喝,一直流眼淚﹐打哈欠。」

「我也是啊!老大,不如這樣,我們就在這裡把這幾個騷娘們給幹了,等那燒車的火熄了,再去找鑽石吧!」

「好吧!這裡有冰晶,自已來拿,別給這些娘兒們太多,只給一點,讓她們憋死。」

「老大,我有一個主意,不如來玩狩獵的遊戲.像這樣……。」

「嗯,就照你說的做。」

幾個歹徒擁上來,把我們的手向後拗扭,把一些冰晶粉末吹進我們鼻子裡。

冰晶的藥力已經開始發作,但我們都盡力抑制著。岩田敏郎跛著腳,一拐一拐的走到直美面前,他一把抓住直美的乳房,用力檸著,手臂上的白紗布滲出紅色血跡。

「妳……,妳……」岩田敏郎額頭冒出豆大的汗,喘氣也不均勻。

直美胸部甩了一下,甩掉岩田的手,岩田顛了一下,腳步踉蹌差點跌倒。

「哈哈哈,跟她有仇報不了,很氣對不對,妳們這些娘兒們可以先跑,等一下我們就去追妳們,被我們追到了,就先姦後殺,還不快跑。」

一聽他們老大這麼說,我們四個拔腿就跑,不管路上跌倒多少次,我們總會互相扶持同伴,然後沒命的往下坡的方向跑,直到四個人都累了,才停下來喘氣。

「怎麼辦?怎麼辦?」

我回頭看,好幾個手電筒的燈光在移動,那些人已經開始追來了。

「上樹吧!爬到樹上去,我快憋不住了。」由佳輕聲說。

我摸摸四週圍,拉著旁邊的同伴的手,向前走了好幾步,突然額頭撞到硬物,摸摸那硬物,是個很粗的樹幹。

「這裡有棵大樹,來,爬上去。」

我手指交叉合成環狀,讓同伴先爬上去,這時四週全是漆黑一片,就算很近的看,也看不出身旁是誰。這時我摸摸地上,撿來一顆頗大的石頭。

「直美,拿好這顆石頭,我在下面做餌,妳看準了,就往那人頭上砸去。」

我把石頭往上舉,有人從我手上接過石頭,但她沒出聲。我蹲下來,從我陰道裡把霰彈槍子彈拿出來,那顆子彈是濕的。冰晶的癮雖然在發作了,但是我的生命力和意志力克制著,只是輕輕揉著陰蒂,等第一個人來上勾。

那些手電筒燈光散開來,一盞和一盞之間的距離拉開了,不像剛開始的時候是幾盞聚在一起,我發現離我最近的一盞,他光線掃射地面的光線已經距離我很近了,我靜靜的倒臥在地上,等他靠近。沒幾秒鐘,光線掃過我的身體,光線又掃回來,照著我的屁股,接著我聽到奔跑的腳步聲。

「我找到一個啦!這女的身材很好,趕快趕快,我等不及了。」

那個人一手摟著我的腰,一手扳起我的大腿,手電筒燈光照著我的陰部,他身體向前一壓,陽物就插進了我的體內。

「嗯……,把燈關掉,會引別人過來的,哦……哦……。」

「不行,妳們這些女人太聰明了,一定有甚麼陰謀。」

「還有甚麼……陰謀,不就是為了活下去,我中了冰晶的毒癮,一定要有男人的。」

「耶!有道理。」那人說著就把手電筒關了。「我們談條件吧!我救了妳,妳怎麼回報我。」

「我已經不能沒有你了,還談甚麼回報,當然……。」講到這裡,突然「咚」的一聲,一顆大石頭從樹上掉下來,砸到那人的頭,他倒向一邊,昏了。

「怎麼那麼慢,害我跟他廢話那麼多。」我趕快關了手電筒,並對樹上輕聲的說。

「很難瞄準吶!」那是由佳的聲音。「換我下來鬥鬥他們了。」

由佳從樹上滑下來,她在那個昏倒的人身上找東西。

「他身上有打火機、一條長繩子和一把刀子,這些東西都可以拿來利用的。」由佳說。

「怎麼利用法?」我問。

由佳把她的計策大約的講出來,經過我們一會兒的討論,決定了這計策的大致方向。直美和晶子從樹上滑下來,我們排成一列,雙手著地的爬行,直美走在最前面,她負責找路,我跟在她後面而且臉幾乎貼著她的屁股。

現在我們在暗,而那些蛋在明,這時不斷傳來他們吆喝的「心戰喊話」,而我們的心裡卻真是害怕再被捉到。

直美停下了腳步,她說;「綁在這裡。「然後直美將繩子綁在樹幹上,綁好之後,我們向後退,由佳到前面來當餌。

不一會兒時間,一盞手電筒燈光照到由佳了,她坐在地上,兩腿打開著,拿手電筒的那人快步奔來,直美算好時閒把繩子拉緊準備絆倒他,剛好又有一盞手電筒光也照到由佳,我幫直美把繩子再拉緊一點,那第一個人果然絆到繩子,整個人幾乎飛了起來,重重的摔在地上,慘叫了一聲。

尾隨而來的第二個人,快步的跑來,聽到慘叫聲停下來,剛好就站在繩子前面。我確定他沒有看到繩子,腦子裡浮現了把繩子當長鞭的方法,於是我甩動那條繩子往那人的臉部打去,只聽到「啪啪」聲響和那人的叫聲,他手電筒也掉了,人也倒在地上,這時裕子把一顆石頭扔過去,傳來「喲」的一聲,一切又靜下來了。由佳和晶子分別撿到手電筒,並且關了燈光。

「搜他們身上。」我說,並且趕去搜第一個摔倒的那人身上,結果他身上有一支霰彈槍,也就是拿了我那把霰彈槍的人,我把子彈裝進槍裡。

「進行第二個計畫。」由佳說。

直美解開綁在樹幹上的繩子,然後把我們現有的三支手電筒綁在繩子上,手電筒之間都有些距離,然後打開手電筒的燈光,由佳和晶子拉一邊,我和直美拉一邊,假裝這三盞燈也加入了搜尋的行列,但是我們卻完全跟其它燈光走相反的方向。

這時候我們只想離那些人遠點,逐漸的,那些壞蛋的燈光已經遠得看不見了。這時遠處傳來嘈雜的叫鬧聲,已經很遠了,聽不到究竟在說些甚麼,突然「碰」的一聲槍響,響聲劃過夜空,迴盪了許久。

我和直美緊張的抓著繩子準備和由佳、晶子碰面,延著繩子找過去,途中還關了兩盞手電筒,就在第三盞手電筒綁著的地方和由佳、晶子見到了。

「咦,等一等,妳們看,是階梯耶!」直美指著前方的地上,那一層層臺階。

「順著這條路往山下走,就可以到馬路上了,我們快走。」由佳說。

這好像溺水的人抓到遊泳圈一樣,我們沒命似的順著下山的臺階跑,途中每個人都摔倒過,跑得上氣不接下氣,赫然在前方視線下面看見了一盞路燈,那確實是一盞又大又白的路磴,這更激發著我們咬緊牙根,邁開這似乎有千百斤重的腳。

我是第一個踏上馬路的,兩腿都快軟攤了,赤裸的身上滿是汗水。

「到了……,我們到……馬路上了。」我跪倒在地上,臉朝下,汗水聚集鼻頭滴在地上。

直美、由佳和晶子也陸續跑到了馬路上,她們或坐或跪,由佳「嘔」的一聲就吐了,冰晶的癮在這體力即將虛脫的時候發作,我們都或多或少的吐了,也尿了一地,更糟的是拉出了稀屎。

視野濛濛的,我看見遠處有幾部車停在路邊。

「那邊……有車,我們快走,快走啊!」我說。

這上吐下瀉的又流出了滿身汗,感覺脫水相當嚴重,我們四個人攙扶著,慢慢的走到那些車邊。

這裡停了幾部車,我們知道這一定是那些壞蛋開來的,可是每部車都鎖起來了。

「我們就開這部,大家退後一點。」我選了一部車,用霰彈槍瞄準它的車門玻璃,「轟」的一聲,打碎了車門的玻璃。

直美過去打開車門,清掉座位上的玻璃碎片,拔掉方向盤下面的塑膠蓋子,拉出幾條電線,她一條一條的讓那些電線相碰,試了幾次,終於有兩條一碰就冒出火花,引擎動了起來,我們趕快坐上車,由直美開車,一直開到怒尻和裕子相會。

逃掉以後,我們躲了起來,躲了將近一年,一直都深居簡出,不出去工作也不逛街購物,利用得來的那些不義之財治好了冰晶的癮和身上的傷。當然我們把光碟寄到各大媒體,引起了軒然大波,丟官的丟官、下獄的下獄,所有關係人都被牽連出來。

還有,清點了我們弄來的不義之財,有一些還在會計師和律師那邊處理的不在預估範圍內,保守估計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有三千多萬的財產。

一年多以後,整個事件的風聲逐漸散去,摩理教也蕩然無存,人們慢慢忘了這件事。某天,我實在忍受不了這種比坐監牢好一點的生活,我一定要出去逛逛,室友們也很久沒出去了,禁不起我一再豉譟,終於要做一次這一年多來的第一次逛街。

我們到了市區一家開幕也快一年的百貨公司,我多久以前就想來了。因為關了實在太久了,加上口袋裡的錢飽飽的,我們都買了許多昂貴的精品服飾。

「想想,有錢真好。」我說。

「是啊!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買這麼貴的衣服。」晶子說。

「話雖是不錯啦!不曉得是心虛還是怎麼樣,我總覺得有些人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是不是認出我們來了。」由佳說。

「不會吧!這事件自始至今,從沒提過我們的名字和照片,我們一直就好像局外人一樣。」直美說。

「不對,我和由佳有同感,我發覺有些男人看我的眼神很色,不是那種看到美女的色,很特別的感覺,好像看到明星一樣。」裕子說。

「明星?……哼!」

這時我們剛好逛到音樂CD錄音帶、影碟區,已經有很久沒有買到喜歡的音樂CD了,我們一走進去,每個人手上都各挑了好幾片。這時有個男店員向我走來,他看見了我,一臉興奮的表情,眼睛瞪得好大。

「妳,妳是吉川早苗小姐。」那男店員興奮的帶著笑意說。

「你認錯人了,我不是甚麼吉川早苗。」我說。

「不,我不會認錯的,妳確實是吉川早苗小姐。」

「我跟你說我根本不姓吉川,甚至不認識任何一個姓吉川的人。」我說。這時由佳向我走來。

「啊,啊,妳是飯島美沙子。」那男店員指著由佳,是一樣興奮的表情。

「你認錯了吧!我不姓飯島的。」由佳急忙辯說。

「他剛剛也說我是吉川早苗,還肯定的說絕不會認錯。」我說。

「對,絕對是的,妳們兩位一起出現在錄影帶裡,絕對不會有錯的。」

「錄影帶?這是怎麼回事,你說的甚麼錄影帶?」我問。

「請兩位跟我到辦公室,我給兩位看一樣東西,這邊請。」那男店員完全正經又誠懇的表情,不像有惡意。

「好吧,我們跟你到辦公室。」我說。

於是那男店員走在前面,我和由佳跟在後面,中途我們遇見了裕子。

「啊!妳,妳是小松美幸小姐。」那男店員指著裕子又叫著另外一個名字。「妳們三位果然是好朋友。」

「這是怎麼回事,這個人叫我小松美幸。」裕子一臉茫然的樣子。

「我也被搞迷糊了,不過他說有甚麼錄影帶裡有我和她。」我指著由佳,我不想讓不認識的人知道我們的名字。

「不,不,有妳們三位,是妳們三位在錄影帶裡。」那男店員又說了。

「好了,不要再多說了,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我們快跟他去辦公室看錄影帶吧!」由佳說。

此刻,我們跟著這男店員走進一扇門上貼著辦公室牌子的房間,裕子轉身去把直美和晶子都叫進來。

進入這間辦公室,這完全是辦公室的樣子,一點也不容懷疑。那男店員拿出一卷錄影帶投入錄影機送帶口,按下遙控器,電視螢幕先是一陣亂訊,很快就出現畫面,是一個男人抱著一個女人在做愛,那女人還叫著:「插我……,求求你,我是個……不折不扣……的淫娃,我喜歡……喜歡被你幹,愛死你的……陽物,喔……頂到了,對……就是這樣,再來……,再深一點……,啊……又洩了。」

那聲音確實是我的,而躺在床上叫床的裸體女人也的確是我,那個跟我做愛的男人好像是……,那個銀行家到底叫甚麼名字,我倒忘了。

「這個是不是妳呢?吉川早苗小姐。」那男店員的表情似乎在說:妳還裝!

那男店員按下順轉鍵,電視書面一陣快速的演出後又恢復正常,畫面出現一男兩女正在床上翻雲覆兩,很清晰的女陰正濕潤著而陰道口微微張開,一根粗壯的陽物塞進那漂亮的陰道裡,那女人叫著:「插吧!用力操我,啊……雞雞好大,我出來了,我的水水……出…出……。」接著畫面裡的男人說:「叫…叫……啊,騷女人……天生好洞,夾得好……。」

「妳是這卷錄影帶裡最精彩的AV名星呢!吉川早苗小姐,全日本有超過一半以上的男性都認識妳哦。」那男店員又說了。

接著畫面裡的另外一個裸體的女人,就是由佳了,她也袒露著私處,讓畫面裡的男人操著她,她嚶嚶嗯嗯的叫著床,乳房晃動得厲害。

「這位就是妳了,飯島美沙子小姐,妳本人比電視上要漂亮多了。」

我轉頭看著由佳,她瞪大眼睛,嘴巴微張,一臉錯愕的表情。

這時電視裡傳來由佳的叫床聲,「我的屁股……還沒被插過呀……,啊……好舒服,原來肛交這麼舒服,用力點,嗯……再深點,兩個洞……都要深點,插呀……,插呀……,啊……爽死了。」這時的由佳羞得滿臉通紅。

接著螢幕又順轉到另一畫面,由佳嗯啊嗯的吻舔著一條陰莖,畫面中的她那表情極為淫蕩。片刻,由佳跨坐在那男人身上,畫面拍攝到她平坦的小腹,和那形狀迷人的陰毛,她上下套弄著,乳房也在晃動。

「妳快一點,我也很欠幹。」電視傳來我說話的聲音。

我揉著陰蒂享受自慰。由佳漸漸加快套弄的速度,她歡愉的叫著床。而裕子在這時也加入,她輕捧著由佳的屁股。由佳起身把那男人讓出來,而那男人卻抓住裕子柔軟的乳房,翻身坐起,把裕子按倒在床上,粗黑的陰莖狂野的插入裕子的陰道。

「啊……我洩了,不行,不行,頂到了,啊……。」裕子叫著。

裕子和那男人瘋狂的幹在一起,那陰莖激動的快進快出,抽到龜頭凹溝繫帶,再狠狠的整根幹進去,畫面很清楚的出現那根粗黑的陰莖抽送著裕子如處女般嬌嫩的陰部,陰道口滲出了愛液。

「投降,我不行了,再插……就要丟了,要丟了……。」裕子叫著。

這畫面持續十多分鐘之久,盡是裕子高潮時的樣子。

「啊,好丟臉,好丟臉喔!連這裡都那麼清楚的拍到了。」裕子說。

「小松美幸小姐,妳是多少男人心目中理想的性伴侶啊!妳再拍一卷錄影帶,這一卷一定會破三百萬卷的紀錄。」那男店員說。

「三百萬卷?那麼這卷賣了幾卷?」我問。

「兩百多萬卷吶!妳們三位一定賺到不少版稅吧!哈哈,我們再繼續看下去吧!」那男店員指著電視說。

電視畫面出現那個男人抓住由佳的腳踝,把她拉到身體下,由佳尖叫一聲,粗黑的陰莖插進了她敞開濕潤的陰道。

「啊……進去了,插得……好深,我出了好多水喔……,我喜歡強壯的男人,愛死你的陰莖,啊哈……,舒服啊……。」由佳叫著床。

「甚麼陰莖,叫雞巴。」那男人喘著說。

「我的洞洞……被你插得……好舒服,喔……太快了,我受不了,啊……來了。」

「妳的屄水……真多,好屄……,屄……水多又會吸,跟妳一樣,幹起來夠勁。」

「你的雞巴……啊……好丟臉,喔……喔……舒服,射精,射精。」

「女精都射出來了,妳這騷屄,幹上癮了,叫妳變花癡。」

畫面中的由佳伊伊喔喔的叫個不停,大約十分鐘,那男人才把陰莖抽出。接著輪到了我,我趴著把屁股翹高,那畫面清楚的拍攝到淫蕩、潮濕、渴望被插入的陰道和屁眼。那男人抱著我肥嫩白皙的屁股,嘖的一聲,陰莖毫無阻礙的插入我的陰道。

「啊……我的天呀!這是甚麼……雞巴,幹得這麼深,把我BB……搞得又麻又癢。」我叫床了。

「妳們都有好屄,可惜都在我的屌下臣服了,妳這個會吸的洞我照樣把妳的女精搞出來,叫妳求饒。」那男人說。

「比比看才知道,我的洞洞可不是好幹……幹的,啊……。」我說。

「好,看是我先射精,還是妳先丟精,妳輸了怎麼辦?」

「讓你幹一輩子,隨傳隨幹。」

「可以,來吧!」那男人抽出陰莖「啪!」的一聲拿掉保險套,再度插入我的陰道內。「妳洞裡好溫暖,名器,名器啊,我居然幹到名器了。」

「識貨,知道我的厲害了,這下你死定了,我叫你倒陽。」

「拚了才知道,我要征服名器,幹妳一輩子。」

那男人技巧極佳的幹著我,畫面中的我乳房在晃動著,一臉淫蕩的表情。

「插呀!幹深點,喔……水來了,再頂一次……,再頂一次花心,啊……。」

這時觀看電視中的我內褲已經濕了,雖然冰晶的毒癮早已消失,但我可也有一年多沒有再作過愛,其實很想再像電視裡的我一樣,找個帥哥再來做愛。

「你幹我……,我也幹你,我不會服輸的,喔……舒服啊……,頂到花心了。」

「哦,妳幹回來了,每次都頂到妳的花心,淫水愈來愈稠了,妳的女精快丟了。」

「早就丟了,太舒服了……,高潮……十多次了,小洞洞……快被你幹穿了,你摸摸我的胸部、我的乳房……,喔……我美嘛?」

「美極了,妳的奶子肥嫩嫩的,奶頭讓我親親吧!」

「這樣親不到的,這姿勢幹久了……換個姿勢吧!喔……嗯……。」

「又出水了吧!好,換姿勢。」

「你老是佔上風,喔……又頂到了,好,我不動.用力幹我吧!把我的女精操出來,我要叫床了、要叫床了,啊……啊……再快點。」

「妳的女精……遲早把妳幹出來,老子先親妳的美奶子,桂花奶油……。」

「這邊,親奶頭,別吸……那麼用力,啊……頂到了,搞出來了,換這邊親。」

「妳奶子漂亮,幹起盪呀盪的,光看就舒服。」

「受不了,水……水要丟了、要丟了,啊……丟了,嗯…依…喔…。」

「啊……啊……,要丟了,再幹深點,插……,再插,啊……丟了,要丟了、要丟了,啊……再插、再插。」

「啊……你開炮了,射吧!射吧!一次、兩次、三次,啊……啊……我也丟了。」

那男人射精了,這錄影帶播到這裡就結束了。

「三位小姐.幫我簽個名吧!」男店員拿出幾張照片,那全是從電視上翻拍下來的春宮照片,全是我們三個人袒露陰部和乳房的照片。

「這照片你從那裡買的?」我問。

「一般路邊的攤子都有在賣呢!」

完了。我心裡想著,就算把我所有的財產全部去蒐購在市面上那兩百多萬卷錄影帶都不夠,現在又多出這些淫穢、質地又差的春宮照片。

「走吧,我們趕快回去吧!我好想找個洞鑽進去。」由佳說。

「三位不幫我簽個名嗎?」

「不了,不了,我們還有急事要辦,對不起,請讓讓。」直美趕緊帶走我們這三個失了魂的人。

走在這幢百貨公司裡,我和我剛進來的時候的心情完全不同,現在彷彿是赤裸裸的走入擁擠的人群中,每個男人都看過我全身赤裸的樣子,甚至他們的腦海裡正在幻想著我作愛,這倒還其次,以後我的丈夫和工作卻怎麼辦?

糊裡糊塗的我們正坐在車子裡,往回家的路上。

「加奈子,我們用錢把那些錄影帶和照片都買回來,好不好?妳說好不好?」由佳說。

「就算把我們所有的一億多的財產都拿去買那些「錄影帶和照片,也買不回他們的記憶,那捲錄影帶已經賣了一年多了,就算每個人拷貝一卷賣妳十塊錢,我們都會窮得去當妓女。」直美直言不諱的說。

「那我們怎麼辦呢?以後找工作也難了,甚至交個男朋友都……。」由佳眼眶紅了。

「其實我倒是想開了,買錄影帶!買照片!那都是不可能的事,那捲錄影帶可以使某人致富,他輕輕鬆鬆的比我們冒生命危險弄來的錢還多。」裕子說。

「沒錯,錄影帶裡用的並不是妳們真的名字,就好像AV名星一樣,在我還沒有那麼多錢以前,我還想當個AV明星呢!」晶子說。「加奈子妳還不是做過伴遊,現在做AV明星,算是升級了。反正都有人先出了妳們的AV錄影帶,而妳們卻是一毛錢也沒賺到,別忘了妳們現在可是大明星哦!妳們看那個男店員對妳們崇拜的樣子。」

「晶子說的對。」直美說。「妳們再出一兩卷錄影帶,反正我們現在有錢,可以拍得唯美一點,漸漸的人們就會淡忘了,不再只是淫蕩的印象,反而是美的化身了。到時候妳們的財產是現在的幾倍,還要工作嗎?找不到好男朋友嗎?」

「嗯,我決定了,我決定要拍AV錄影帶,拍一卷很美很美的AV錄影帶。」裕子說。

「好,我和直美做妳的製作人和經紀人。「晶子說。「妳呢?加奈子。」

她們三個看著我,我想了想,然後緩緩的點點頭。

這時我們四人的目光轉移到了由佳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