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要幹你老婆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7)

內容:

【成人文學】我也要幹你老婆

在我老婆升課長後的第一個月,決定要把屋子多餘的房間出租,但老婆不答允,最後決定只把客房租出去。

由於開價不高,才兩天就順利租給一個作水電的小陳。

就這樣平靜地過去了兩個月,有一天,小陳忽然給我一封紅色炸彈……

他要結婚了,婚禮辦在他景美的老家,我根本不可能去吃喜酒的,他就這樣帶著我的紅包與祝福消失三天,

回來時就多了一個女人真琇。我只能說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他老婆超有氣質的,在某通訊商的櫃檯上班

,這讓我很有非份之想,她嬌滴滴的對我說:我和我老婆真是郎才女貌。這一點倒也是真的,老婆的姿色也

是可圈可點的。至於「郎才」的部份現在可要修正一下下囉,因為本公子正在失業中,有種悶在心中的鳥氣

沒地方發洩。加上老婆最近也不體諒我,總覺得我高不成低不就,因此不肯理我,尤其在床上,讓我有點內

分泌失調,這讓我不由得覬覦真琇的美色。

但是要怎麼做呢?

在屋簷下多了個女人後,本來想要多收房租的,但是疼老婆的小陳天天送嬌滴滴的妻子上班。好巧不巧,老

婆的公司也在附近,於是有便車可搭,還能上、下班接送呢!我也就不再多收錢。就這樣在我看得到、吃不

到的情況下過去一個多月,夜裡常在客廳孤守電視的我,算得出來小陳平均每個禮拜要幹真琇三次以上。

他們總在晚上十點多就熄燈,十二點多開始玩,只要是要辦事的那天晚上必定早睡,我想真琇一定擔心老公

白天工作的精神,真是體貼!我總是守在客廳等著他們幹完,真琇總會在這時候出房間去上廁所,當然還有

洗局部囉!妙的是她通常都只套著睡袍就出房間,手上會握著小內褲,我總能在她胸前找到巍峨亂顫的乳椒

與小腹下一抹黑影。初時她有點羞,但久了也就習以為常,我心中暗想:有一天一定要插一插妳的嫩穴!

說起結婚三年已經三十歲的老婆,其實已經步入「狼虎之年」,當上客服主管的她,又更加跋扈些,有種美

傲的感覺。她醒著的時候總不願就範讓我幹,總

得在她睡著後,我偷偷地侵襲她,才讓她忍無可忍的想要。

對於這個「會賺錢」

又漂亮的老婆,小陳可羨慕得很,但小陳對她一向都客客氣氣的。老婆其實也知道我都

會在她睡著後偷襲她,她總裝睡讓我侵犯,假裝說她很無辜,其實…嘿…女人喔!

就像今晚,雖說工作很累,要先睡,留我在客廳看電視,但是我從她穿那套性感的四角內褲就知道,這女人

想要!剛好,這幾天真琇那個來了,我無聊的亂切頻道,因為今晚他們是不可能那個的,我在等老婆熟睡……

不曉得啥時候我睡著了。

隱隱約約我不曉得被啥驚醒,我站起身深深的伸個懶腰,準備進去「用餐」了,赤足走在地毯上當然無聲無息

,我沒有馬上關掉電

視,想先確定一下老婆是否熟睡了?免得敗興。由於怕進門時開房門會吵醒她,所以我並

沒有關房門,只虛掩著,我懶洋洋的走到房門前,忽然一個人影讓我大吃一驚!我沒關床頭燈,偌大的黑影投

射在門邊的牆上,我揉揉眼睛瞪大看,竟是小陳這小子!

今晚不冷,老婆只用薄被蓋住肚子,粉藍色的四角內褲輕薄鬆軟,雖說遠不如三角褲露出得多,但是這樣子寬寬

鬆鬆的感覺性感許多。我一看到小陳的身影,馬上往門邊一閃,深怕被他發現,幹!這小子,我還沒吃到你老婆

,你卻跑進我房間了!我緩緩的低下身體,再度悄悄的探頭看他在

幹什麼?

只見他小心的用手指捏住老婆內褲的褲腳,緩緩的往上掀起,老婆白嫩嫩的大腿馬上暴露出來,我知道只要再往

上一點點,就連老婆最神秘的地方都會

被他看到了。怎知就這時候,老婆忽然抓抓大腿,然後轉身側臥,小陳

嚇得一溜煙躲進床邊的浴室裡。其實老婆根本沒醒,只是換個睡姿而已,但是小陳躲了好久才從浴室探出頭來。

換過睡姿的老婆正好把她的大屁股對著小陳,這種四角內褲性感的地方在這時全都展露出來,該死的只是身邊的

男人不是我!就在這時候我卻發現一件事,我的老二因為眼前老婆半裸露的身體曝光在小陳面前而漲大到不成樣

子。小陳出了浴室,並沒有往床邊靠,反而向著房門走,我忙亂地往沙發上跳過去,剛剛落定到我躺臥的位置,

小陳已經走出房間。我心中暗笑他有色無膽,他到客廳看看我,又跑到他房間去。

我正想好吧!該我去盡義務了,沒想到又聽到小陳推門而出的聲音,我趕緊一躺,他竟然又往我們房間裡走去。

我當時緊張到不行,隔了一下下,再度起身往房間靠近,先是看到老婆的腳踝。當我緩緩探出頭來時,小陳的背

影剛好遮住老婆大腿以上的位置,逼得我不得不冒險把房門再推開一點點,而映入眼簾的是老婆肥碩白嫩的臀部

全都裸露出來,鬆軟的內褲被小陳打從褲管往上掀開直到腰際。

老婆渾然不知已經被偷襲,而小陳正捏著老婆的細肩帶內睡衣往上掀,角度的關係我看不到他的手在老婆胸前的

動作,但是從活動的幅度看來,他正捧著老婆的酥胸撫摸著。敏感而需要的老婆似乎有感覺了,只是依她的習慣

她總會按兵不動裝睡覺。小陳很有耐心的摸了好久,他這麼溫柔的撫摸,老婆一定等得癢死了,當然老婆身體的

反應小陳幾乎馬上就察覺到老婆已經醒過來的事實。只是他現在是騎虎難下,因為背對著他的老婆應該還沒發現

摸她的不是老公,要是他現在馬上溜走,那擺明了會出包的。從動作看得出來他不再那麼偷偷摸摸,甚至於還看

得出來他捏著老婆應該已經硬挺的乳荳戲耍著!

我想小陳一定考慮著要不要進一步行動?

但是在他過久的考慮下,老婆的下體卻已經開始不安地聳動著,他有趣地看著眼前發浪卻裝矜持的房東太太,他

的神情就好像在說:幹!看妳平常也是挺高傲的,沒想到也是淫婦一個!有了這種邪念的小陳,看著老婆裸裎的

嫩臀騷淫淫的前後扭送著,怎還按捺得住?他伸出微顫的手掌從老婆粉嫩的兩腿內側往上摸,摸得很慢很慢,一

度還停在腿根處不動,惹得老婆翹起屁股去迎合,要是老婆曉得在別得男人面前做出這種羞臉的動作,那她一定

羞到要挖一個洞躲起來。

小陳就這樣順著大腿往那該死的地方摸進褲襠裡去,他把手貼在老婆那毛茸茸的穴肉上動也不動的享受著。當他

抽出手掌時,得意極了,他把手掌上沾染的潤滑液湊近鼻頭聞了聞,他一手還摸著老婆的奶子哩!經過剛剛的侵

犯,老婆寬鬆的內褲已經鬆開,肥臀像個熟透的蜜桃,果核處是黑絨絨的柔毛,而熟稔欲滴的是美少婦被調戲後

分泌出來的淫汁。老婆的穴穴似乎癢到不行了,她的身體蜷成一團,當然這姿態會把漲鼓鼓的唇瓣給逼開,我從

這麼遠的距離都可已看到她外翻的小陰唇。小陳看到這情況,騰出一手扯落自己的褲子,他全身都是毛,在不經

意的晃動時我瞥見他的肉棒。乖乖不得了,怒不可遏的肉棒竟然大我許多,尤其那龜頭就像顆雞蛋般,整根黑黝

黝的。

這時小陳早曉得老婆已經醒過來,只是閉著眼睛享受身體的快感,於是他伸手往她的纖腰一扶,順著彎曲的身體

,老婆淫蕩地翹起屁股等著被肏。她側著臉埋在枕頭裡,身上的睡衣也滑落到頸下,兩顆白拋拋的奶子就倒掛著

裸露出來。小陳很清楚的知道夾著腿的老婆是吃不進他的大香腸的,於是把她的兩腿一分,同時用力扯開內褲,

發騷的老婆甚至自己用手去掰開屁股。

小陳擎起肉棒,在老婆的會陰處沾濕沾滑,這動作卻讓老婆亢奮的像母狗般往後頂。小陳本來應該想慢慢來的,

沒想到老婆這麼主動,也是忍不住往前挺進。這突如其來的充實感讓老婆爽到頭皮發麻,她不安的再張開點雙腿

,小陳不斷地推進,同時兩手各抓住一隻乳房捏得都變型了。老婆終於發現不對勁,驚慌地轉頭去看,而塞滿淫

穴的肉棍讓她兩腿酸軟的癱開著,體位的關係,讓她沒地方躲,本能地想頂開壓在身後的男人,卻把私處迎著那

惡棍頂了下去。

這狠狠的一頂讓老婆下體有種撕裂的感覺,不同的是雖然驚恐,但是又充實又刺激的快感卻讓她打了個冷顫,她

的陰道無力地收縮著。小陳開始緩緩地拔起戳進老婆下體的肉棒,小陰唇充血成暗紅色,緊緊的裹住肉棒翻出嫩

肉。碩大的肉棒抽出時必定也有相同的效果,那種讓老婆堪受不住而翹高下體想減緩拔出的刺激,老婆忍不住「

啊呀」一長聲呻吟起來。

小陳得意地再往下壓迫,老婆的腿真的全軟掉的張開成M字型,不同的是她是趴著,在第二回的抽插時,老婆發

出只有在高潮時才會有的哼聲。這時一股溫熱的液體會從老婆的穴穴噴出來,我從網路上得以瞭解,這似乎叫做

潮吹?和老婆結婚三年多以來,這種情況只有過三、四次而已,而每次一到這情況,老婆總會有點恍惚。

她這樣子的高潮讓小陳很意外,神色上卻如獲至寶,趁著老婆恍惚失神的同時,開始毫無憐惜地抽插起來。我在

門外看得有點不是味道,從沒讓老婆這樣被幹著,我開始擔心會被幹壞身體。他足足抽插了五十七下後,才拔出

肉棍,整支濕淋淋的,然後把老婆身體翻正,閉著眼的老婆呆滯的張著櫻唇,嘴角還掛著一抹口水。

小陳順手把老婆的內褲脫掉,老婆的陰毛很濃密,這時卻全都被淫水給沾濕,黏糊糊一片狼藉。老婆完全沒尊嚴

地攤開雙腿,當小陳再度把大雞巴往她穴口挺進時,她伸出無力的雙手推拒著。只是這動作於事無補,小陳開始

三淺一深的抽插著,老婆的身體又有了反應,小陳看出又勾起老婆的情慾時,故意深深一插後停止不動,惹得老

婆兩腿主動勾住他的腰身,

當小陳又操了百來下後,老婆再度洩身,這回她連叫的力氣也沒有了,爽到四肢百骸全都投降,任由小陳為所欲

為的在自己最寶貴的私處亂搗亂插。終於小陳的節奏變緩,在幾個挺身後,沒在穴口的肉棍抖著抖著,敢情噴出

許多的濃精來。

半晌,小陳把半軟的陰莖還是留在老婆體內,小聲的在老婆耳邊誇說:大嫂的身體真棒,和妳做愛真是幸福。

然後拔出肉棒離開老婆的身體,飛快地穿上運動褲,馬上往外跑。我就在門口擋住他,他嚇得嘴巴合不攏,看看

我又不安的回頭看看我那被幹到幾乎虛脫的老婆,我只說:我也要幹你老婆…快回去吧!

他垂頭喪氣地走回房間去,我進去房間檢視沈睡的老婆。合不攏的腿根處那紅腫的陰唇與騷穴還濕淋淋的,穴口

鬆弛地張開著,我抽了幾張面紙把她陰部擦拭乾淨,熄了燈睡覺。一連兩天,老婆走路都有點怪怪的,這件事她

沒說,我也沒說,生活似乎回到平常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