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妻子送給別人調教

2017-06-29     WoKao     檢舉     收藏 (51)

內容:

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淫妻愛好者,看了那麽多的淫妻文章自己總是不自覺的幻想妻子是文章里的女主人公,被人調教的淫蕩、下賤!但有很多顧慮一直不幹實踐,心裡只是想想而已!爲了追求語言刺激我在QQ里加了很多喜歡調教人妻的朋友和他們聊天!

在這些好友裡面有個網名叫「組織」是我的忠實聊友我和他無所不談,還把妻子的照片發給他,看他拿著妻子的照片手淫。他告訴我他會把我的妻子調教的很淫蕩就像我想的一樣而且不會傷害到我妻子,開始只是聽他說一些調教別人妻子的經過,慢慢我想著了魔一樣的很想把妻子送到他身邊。終於我做出了抉擇。他問我要了電話說過幾天就會電話聯系我,我每天都焦急的期待著電話的響起!

妻子今年28歲在一家公司工作,由於工作原因我們一直沒要孩子。妻子每天都要穿著整潔的制服、肉色的絲襪、黑色的高跟鞋去公司上班。每當我看到妻子穿著制服上班時心裡都會幻想妻子在單位被男同事盡情的調戲羞辱。

一天早晨上晚夜班的我正在睡覺,中午時分我的電話響了打電話的正是「組織」我興奮的接了電話。知道他已經到我們這里了叫我去車站接他,我急忙趕到車站見到了他。他看上去45歲,很穩重。我們在車站附近的一家小飯館里坐了下來,他告訴我讓我叫他「江哥」說他經營著一家SM俱樂部。這次來是想把我妻子吸引進去。我聽了心裡一陣陣的沖動。他的SM俱樂部是專門給有錢一族解壓的有很多男女M,從他的話里我知道如果我妻子去了面對的將不是他一個人的調教。我猶豫了!他看到我的思想有些猶豫從包里拿出一本相冊,裡面全是一些女人穿著性感的衣服被調教的照片,看得我情緒高漲,我的猶豫被興奮戰勝了。

他接著從包里拿出兩張寫滿字的紙說:「我們簽個協議!」

我一聽問:「還有簽協議嗎?」

他點了點頭,我接過協議,內容如下:

委託調教協議

一、我自願將妻子____交給皇朝SM俱樂部進行調教,期限五年,在此期間妻子歸皇朝SM俱樂部所有(保證人身安全),妻子的一切活動有皇朝SM俱樂部安排。我不得提出異議!

二、妻子的一切調教內容、調教項目(保證人身不致殘)有皇朝SM俱樂部制定。我不得提出異議!

三、妻子在此期間只允許穿戴皇朝SM俱樂部提供的服裝。我不得提出異議!

四、我妻子隨時可以爲光臨皇朝SM俱樂部貴賓服務,並按貴賓的要求進行服務!我不得提出異議!

五、在此期間皇朝SM俱樂部免費爲我提供吃住,妻子爲皇朝SM俱樂部貴賓服務所得到費用的3%歸我所有。

六、在此期間我如果反悔須繳納十萬元違約金,皇朝SM俱樂部也不在保證我妻子的人身安全。

七、以上條款在調教期結束後作廢!

委託人:

年 月 日

光是這份協議已經令我興奮不已,我問:「你們一定能保證我妻子的人身安全嗎?」

他說:「當然能,把筆遞給我。」

我接過他手中的筆咬了咬牙簽上了妻子的名字和我的名字!這意味著我的妻子將屬於別人五年。

他拿走協議的一張說:「另一張你收著。」

我立馬拿了起來。

吃完飯他說:「我們現在去你家帶你和妻子去我們俱樂部!」

他見我低著頭沒作聲便用嚴肅的聲音說:「你想違約?」

我心想:「天啊,那張協議已經生效了。」

急忙說:「不是!」

他說:「那我們走吧!」

這時從飯館外面進來兩個人,站在我身邊,我一愣。

他接著給我介紹說:「這是我的兩個合夥人華強和昊南,走吧去你家!」

我坐上他們的車帶著他們向我的家開去,一路上的我的心裡充滿了矛盾,後悔簽了協議,可現在也沒辦法了被三個人「挾持」著。

來到家裡他問:「你妻子幾點下班?」

「五點」我回答

他看看錶說:「還有兩個小時,這樣吧你領我們到你的臥室看看!」

我不情願的打開了臥室門,昊南看著我妻子牆上的照片說:「江哥,這個女人還不錯,長相身材都可以弄去了調教好了一定很搶手!」

昊南的話刺激著我的淫妻慾望,昊南走到床邊拿起妻子昨天脫在床頭櫃上的肉色絲襪對我說:「像你妻子這種女人應該穿黑色的絲襪,不過以後她會喜歡穿的。」說完回頭沖著他們笑了笑,我也不自在的陪著笑了起來。

時間差不多了妻子快回來了,江哥他們讓我在臥室里別出來,剩下的事有他們來做,我在把臥室的門打開一道縫,看著進戶門。

妻子按了許久門鈴,接著聽到鑰匙開門的聲音,門開了妻子穿著制服、絲襪高跟鞋走了進來,就在她準備換高跟鞋的一剎那,昊南從廁所了沖出來用沾了藥水的毛巾捂住妻子的嘴,妻子被嚇得掙扎的同時發出——嗚-嗚-的悶叫聲,腳上沒來得及換下的高跟鞋甩到一邊,昊南用毛巾捂著我妻子得嘴同時用力向後拖拽著妻子。我在臥室看到這一切眼裡含著淚,真想沖出去,但我沒有做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這三個陌生的男人用力束縛著掙扎的妻子。過了一會妻子我看到妻子的身體軟了下來,急忙跑過去看。

昊南對我說:「不用緊張,沒事只是迷藥起作用了!」

我白了他一眼!

江哥說:「等天黑咱們就走!」

我看著躺在床上的昏迷中的妻子心裡有了幾分吝惜,此刻三個男人正在客廳里談笑著,我坐在妻子旁邊說:「老婆對不起了!」心想事情已經這個樣了後悔害怕都沒有用了,反正要離開這里了,一不做二不羞。我很慶幸妻子的父母都不在了不然真不知道怎麽向他們交代!

「咱們走吧?」江哥問道

「走吧」我痛快的答應

他們把妻子裝進事先準備好的大包里兩個人擡起包向汽車走去,天已經黑了沒人注意到我們在做什麽。他們把妻子裝上車飛快的向另一個城市奔去。

***

***

***

***

車來到某個城市郊區的一幢別墅樓前直接開進了別墅的地下車庫,車庫門緩緩關上後,他們把我妻子擡下來打開車庫的另一扇門,一個碩大的地下室展現在我眼前,他們擡著我妻子在前面我跟在他們後面轉了個彎來到另一個大廳,這個大廳裝飾的像監獄,中間走廊兩邊是獄房。兩邊的獄房裡有許多裸體的女人,被鐵鏈拴著,一個個有氣無力的蜷縮在一邊。

「把門打開」昊南對一個老頭說,老頭跑過來開門說:「又是個什麽貨色?

昊南說:「這個你不準碰!」

老頭點點頭,他們把妻子放到獄房裡脫光了妻子的衣服,用鐵鏈把妻子拴好老頭從地上拾起剛從妻子身上脫下的衣服,把妻子的胸罩、內褲、絲襪、高跟鞋從衣服堆里拿出來說:「這些歸我了!」

昊南點點頭轉身對我說:「走吧去你住的地方!」

我說:「我想在這里看看?」

昊南說:「看看吧,過不了多久你的妻子會像周圍的這些女人一樣。」說完轉身走了!

我對別的女人沒興趣我是個淫妻愛好者只喜歡別人搞我妻子。我看著自己的妻子光著屁股被鐵鏈拴著興奮極了,轉回頭離去期待明天的調教。

當我經過剛才那老頭的住處時我看見那老頭躺在床上赤裸著下身,妻子的一直黑色高跟鞋套在他的雞巴上,高跟鞋的鞋尖向上堅挺。手裡拿起妻子的內褲把內褲的襠部翻的朝外用舌頭盡情舔舐。妻子的內褲、高跟鞋被這樣一個老頭肆意的玩弄真是令人興奮,心想我來對了。他又拿起妻子的一隻絲襪雙手把襪尖輕輕拉平放到鼻子上用力的聞。嘴裡說著:「這『騷蹄子』的絲襪真好聞香中帶臭,總有一天我要把絲襪塞進她的小妣。」一邊說著一邊興奮抓著套在雞巴上高跟鞋的鞋跟的用力摩擦,瞬間他射精了射在了我妻子的高跟鞋裡。看到這里我的雞巴已經硬得不行。

我被安排在別墅的套房裡,環境很不錯晚上睡覺時滿腦子裡都是妻子被調教時的恥態,一晚上我手淫了好幾次。

天剛亮我就起來了,房間的電話響了,我接起電話聽到:「吃飯後帶好面罩請到二號觀賞室欣賞《人妻調教》。」我知道人妻是指我的妻子,我放下電話吃了飯。帶上面罩來到二號觀賞室。

這間房子能容納五六十人,前面沒有牆有一圈欄杆,可以清楚地看對面調教室的一切!我找了個極佳的位置坐下。等待著。

一會兒人越來越多差不多滿員,每個人都帶著面罩。坐在我旁邊的一個人對我說:「聽說這是昨天剛弄來的真正的人妻不能錯過!」

我說:「是啊!心裡興奮的只癢癢!」

這時喇叭里傳來:「各位尊敬的來賓馬上爲您上演調教人妻!」

全場靜了下來,大家都注視著前方的調教室。

一個強健的男子拉著手裡的鐵鏈走進調教室,鐵鏈的另一頭是我的妻子,她身上穿著黑色的胸罩、內褲、絲襪、高跟鞋。踉踉蹌蹌的被拽進調教室,看的出來我的妻子已經挨了一頓打!走到中間男子鞠了一個躬,用力把我妻子向他身邊一拉,由於高跟鞋的鞋跟太高妻子沒站穩摔了個四腳朝天。引起觀賞者的一陣大笑,男子用力拉起我的妻子把她固定在牆上,妻子的掙紮根本沒有用。男子手裡拿著皮鞭問:「你的姓名?」

妻子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抽泣,啪--的一聲鞭子狠狠地打在了妻子的屁股上疼的妻子:「啊」的一聲想並攏雙腿,但雙腿卻被牢牢的固定著。觀賞者又是一陣大笑!妻子眼裡流下了屈辱的淚水。我興奮極了完全不顧妻子的感受了,和別人一起大笑!

男子又問:」你的姓名」

「王 楠」妻子抽噎著說。

「你的年齡」男子又問

「28歲」妻子低著頭小聲說

男子說:「大聲點」見妻子沒有反映,揮起手裡的皮鞭。就在掄起鞭子的同時妻子嚇得大聲說:「28歲」。所有的人都笑了。鞭子還是落在妻子身上。

「早說省的挨打」男子說

男子走到妻子的身邊拉起她的頭對觀賞者說:「這是剛到的『新貨』,我們要慢慢開發,下面我們欣賞一下美人妻騎木馬。」

男子示意助手把妻子從牆上放下來,男子把妻子拉到木馬邊兩個助手用力讓妻子騎到木馬上,妻子掙扎著換來的是一鞭又一鞭。終於妻子被固定在木馬上。我看著妻子頭上扎著馬尾辮,穿著性感的內衣絲襪高跟鞋,騎在木馬上好刺激。兩條美腿耷拉著。妻子所有的重量都壓在木馬的頂點上。

「加碼」男子下令

隨後妻子的兩只穿著高跟鞋的美腳上分別被掛上兩塊重物。木馬把黑色的內褲軋進陰道。四個大漢把妻子連同木馬擡起來繞場一周。妻子在木馬痛的上直搖頭。妻子的屁眼也已經夾住了木馬。

「加碼、加碼」觀賞者興奮的吶喊著

男子下令繼續加碼這一次妻子的高跟鞋尖繃直了,妻子疼得咧著嘴。所有的男人都高興的看著包括我。

這時又有人說:「加碼」

妻子聽到後擡起頭咧著嘴說:「我真的不行了腳腕要斷了,不要再加碼了,求求你們了!」

妻子越這樣男人們越興奮,他們相互議論著。

妻子看到又拿來了重物哀求到:「換別的把,我真的不行了!」

男子問:「那換什麽呢?」

妻子喘息著說:「什麽也行只要不是這個!」

聽到這些男子把妻子從木馬上抱下來說:「好吧,那你現在自己把胸罩脫了

妻子搖著頭男子說:「上木馬」

妻子接著說:「我脫、我脫」

妻子把手伸到自己後背解開胸罩的掛鉤!

男子說:「你要把自己的胸罩用力扔向觀衆,不然就讓你在木馬上做一天,你只有一次機會!」

妻子聽了哭了出來一邊哭著一邊把胸罩慢慢脫下來用力的扔向觀衆,觀衆們一陣起鬨:「啊哦!」

妻子羞愧的抱著兩個沈甸甸的乳房蹲在地上!

男子走過來一把拉起妻子,讓妻子堅挺的乳房展現給觀衆!屈辱的眼淚從妻子眼角滑落。處於極度興奮中的我管不了這麽多了!

「下面是你的內褲,是你脫內褲的時間!」男子用嘲諷的語氣說。

妻子無助的看著站在身邊的男子和觀衆眼裡露出哀求的目光,妻子那裡知道她的丈夫我此刻正在觀衆席里欣賞著這一切帶來的快感!沒有一個人理會妻子的哀求,反而更起勁的吆喝:「快脫啊,快啊!讓我們看看你的小妣!哈哈!」一句句羞辱的話讓妻子驚恐的左右看著觀衆席上的人。雙手向上提著黑色的蕾絲內褲。

男子有一次揮起鞭子重重打在妻子身上,觀衆隨著鞭子高呼著!妻子被這場面嚇壞了,抓在內褲上的手慢慢向下褪去,內褲一點點的順著穿著黑色絲襪的美腿向下移動,內褲終於退了下來。妻子雙手遮住自己的陰部恐懼的眼神看著四周兩名助手過來把妻子的手掰向身後!這時我的妻子露著堅挺的乳房濃密的陰毛穿著黑色的性感絲襪誇張的黑色高跟鞋站在觀衆眼前,觀衆們一陣稱贊:「不錯啊,好多毛!哈哈哈哈!」坐在我旁邊的人對我說:「這個女人很有潛質,以後會被調教的很淫蕩很下賤。」我聽了心裡更是欣喜。現在的妻子的表現正是我一直希望看到的。

「把你的雙腿分開,雙手把你的陰道分開讓在座的觀衆欣賞一下!」男子說妻子膽怯的分開穿著絲襪的雙腿,雙手顫抖著輕輕分開自己的陰道,此時男子正站在妻子身後高舉著鞭子!

「雙腿向下半蹲,陰道分的大一點!」男子命令到

妻子聽到這話嗚的一聲哭了出來,鞭子隨即打在身上,妻子穿著黑色絲襪的雙腿彎曲半蹲著陰道被大大的分開,這多麽誘人多麽淫蕩的畫面,我的雞巴要把褲子頂破了!在場的所有的人都起來鼓掌!男子又讓妻子保持這個姿勢原地轉了一周。

男子在妻子的陰道上摸了一把,把手伸給觀衆看:「她已經濕的不行了!」我這才注意到,的確妻子的淫水已經順著絲襪流了下來,流進高跟鞋裡。

兩個助手走過來一人抱住妻子的一條腿把妻子擡起來,男子走過去脫下妻子的黑色高跟鞋,在鼻子上聞了一會說:「她的鞋味道不錯,有點輕微的酸臭.」聽到這些妻子低下了頭,男子把高跟鞋扔到一邊舉起妻子的一隻腳說:「看這雙騷蹄子能迷倒多少男人!」說完在妻子的腳上用力的咬了一口!妻子痛的叫了出來。男子利索的脫下妻子的一條黑絲襪,把它揉成一個絲襪團,在妻子的小妣上沾了沾妻子的淫水,用力把絲襪塞進了妻子的陰道里,妻子嗚嗚了幾聲。 男子把他的一個手指塞進妻子的陰道摳挖著,妻子已經被折騰的沒有多少力氣了,任憑他盡情扣弄,嘴裡只是發出興奮的呻吟,男子的手動作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妻子的無力的耷拉著頭隨著節奏呻吟著聲音越來越大。突然男子停止了手的動作,妻子已經被弄得興奮至極突然停住。妻子說:「不要停,快!」

「快什麽?」男子淫笑著問

「快--快--!」妻子說不出口

「說快操我這個淫蕩人妻!」男子說道

妻子的性慾已經被他弄到極點終於呻吟著說:「快--操---我這個淫蕩人妻!」

在場的人都笑了。

男子說:「你這個賤貨,怎麽配叫人干,用他吧!」說著從地上拾起剛才他扔在地上的高跟鞋,把鞋跟對準妻子的陰道插了進去,妻子哎吆了一聲隨著鞋跟的抽插開始浪叫起來我在一邊看的起勁,終於在鞋跟的刺激下妻子高潮了,高潮的時候她死死的抱著男子,男子把鞋跟從陰道里抽出來,剛才塞進妻子陰道的黑色絲襪被帶出一半另一半還在陰道里。

男子沖兩個助理擺了擺手,兩個人拖著妻子的雙臂,妻子的赤裸著身體,一條腿上還穿著黑色絲襪高跟鞋陰道外面還拖拉著半條絲襪。就這樣妻子被帶出了調教室。

大家一起來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