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小姨子的激情故事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7)

我和妻子小惠是在上大學的時候認識的,我們都是本地人,不同的是,我家在市裡,她家在郊縣。從大二開始我們就住到一起了,雙方家長好像也隱約知道,但看我們感情很好,也就沒反對我們,這樣,畢業後我們很快就在父母們的催促下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結婚後的生活很平靜,因爲大學我主修的骨科,所以,畢業後我進入了市二院做了一名骨科大夫。而妻子學的是中醫,工作很難找,後來就到一個藥房做售貨員,她的收入不高,還沒我的五分之一,做了一段時間覺得沒意思,就辭職了,後來一直也沒找到合適的工作,乾脆就在家閑起來了。前年,我們買了屬於我們自己的房子,房子不大,但是我們的二人世界卻過得平靜而又甜蜜。

可是這平靜的生活,卻隨著小姨子一家的到來被打破了。

小姨子叫小茹,比妻子小兩歲,說是小兩歲,其實她只比她姐姐小十四個月,而且跟她姐姐長的很像,猛一看還真以爲她倆是雙胞胎,不同的是,妻子比較活潑,而小茹則比較文靜。小茹的丈夫叫阿輝,人長的很精神,在他們公司做銷售,可能經常往外跑的原因,說話做事都顯得很圓滑、干練。阿輝和小茹的單位也在我們城市,她倆剛結婚一年多,還沒買房子,原來一直租房子住。我們買了房子之後,妻子就提議說,反正咱們家是兩室兩廳,現在也沒孩子,空著也是空著,不如讓他們搬過來住,一家人住在一起也好相互有個照應,我想也有道理,二話沒說就同意了,就這樣,小茹他們兩口子就搬了過來。

不大的屋子住了四個人就熱鬧了起來,阿輝很健談,經常逗得姐妹倆哈哈大笑。他跟我妻子倒是很處得來,因爲我妻子也比較活潑,我們在一起聊天,就見他們倆說話了,我和小茹乾脆就做他們的忠實聽衆,聽他倆在那天南海北的胡扯。

不過熱鬧歸熱鬧,有些時候還是不太方便的。因爲我們就一個衛生間,經常早晨起來急著去衛生間,而衛生間卻有人用著。我和小茹比較內向,碰見這種情況的時候,就只好等著,出來的時候看見對方在等著用,還覺得挺不好意思。而妻子和阿輝就不一樣了,妻子還好,敲敲門,意思是說,裡面的快點。阿輝就更直接,等不急了就在外面喊,裡面的快點,憋不住了。遇見妻子從裡面出來,還不忘調侃一句:不用了?要用等會兒,我用的時候別進來。

就這樣,過了大概半年的時間吧,我們的生活發生了徹底的改變。

那天是星期六,妻子回娘家了,自從她辭職之後,經常在周末的時候回娘家玩兩天,我也早就習慣了。阿輝也出差了,說差不多星期一就回來了。我則因爲要值班,所以家裡只有小茹在家,小茹在一家公司做會計,周末都可以休息。

中午的時候,我因爲忘了一件東西在家,就回家取東西,可是左翻右翻就是找不到,問小茹小茹說也不知道。我就打電話問妻子,可是妻子的手機關機了,我又只好跟老丈人打電話,打通了跟老丈人說讓妻子接電話,可是老丈人卻說,妻子沒有回家。我納悶了,她不說回家了嗎?怎麽老丈人說她沒在家呢?難道去我父母那了?我又跟我父母打電話,可是父母也說沒在她們那。我當時也沒在意,心裡想沒準兒去哪個朋友家玩,手機又沒電了呢。

小茹看我著急,就說,「我問問阿輝吧,看他見你東西了沒有。」

「好啊,你問問看他見了沒有?」

「奇怪,阿輝怎麽也關機了?」小茹打阿輝的電話也是關機,就對著我說。

「關機就關機唄,有什麽奇怪的?」我倒是沒往心裡去,接著找我的東西。

「姐夫。」

「嗯?」

「你有沒有覺得……」小茹欲言又止。

「覺得什麽啊?」我轉過身來看到小茹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

「你這是怎麽了?」我問道。

「姐夫,你有沒有覺得……覺得……覺得阿輝和姐姐好像有什麽事情瞞著咱們?」小茹的眼淚掉了下來

經小茹這麽一說,我才突然意識到妻子和阿輝兩人同時關機的事情確實有蹊蹺,腦子裡隱隱約約有種不祥的預感,似乎有什麽事不正常,越想越覺得這種預感越清晰,但是我內心似乎又不願意承認這種預感。

「小茹,你覺得他們有什麽事瞞著咱們?」

「姐夫,我覺得阿輝和姐姐的關系好像過於親密了,他們倆都關機,是不是他們瞞著咱們在一起啊?」小茹終於哭著把我的擔心說了出來。

「小茹,先別哭,阿輝不是說他出差了嗎?你問問他的同事,看他是不是出差了?」這時候我的腦子反而清晰了。小茹拿出手機,撥通了阿輝同事的電話。

「阿健,你見我家阿輝了嗎?」

「哦,嫂子啊!怎麽阿輝不在家嗎?他今天早上跟我們頭說他不舒服,請兩天假……」

小茹掛了電話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姐夫,阿輝他……他肯定跟姐姐在一起,要不怎麽姐姐也沒回家,他倆都說謊,還都關機。」

小茹的一番話讓我覺得如晴天霹靂,我真的不敢相信這種事情會發生在我們家,但是現在又沒有確切的證據,我就跟小茹說,「小茹,咱們現在又沒確切的證據,我看這樣……」我把我的計劃跟小茹說了,小茹流著淚點了點頭,無助的看著我,透過小茹的眼淚,我看出小茹已經把我當成了她唯一可信任的人了。

機會很快就來了,又是一個周末,我告訴妻子,我有個病人要做手術,得加班,小茹也告訴阿輝,她們單位要結賬,也得加班。我隱約在妻子和阿輝的臉上看出了一絲欣喜。吃過早飯,我和小茹就出門了。出門之後,我們倆並沒有去單位,而是在外面轉了一圈,大概過了半小時,我們又回到了家門口。

我拿出鑰匙,輕輕的打開了家門,和小茹躡手躡腳的走進了屋子,還沒走到我們臥室,就聽見裡面傳來了粗重的呼哧聲和肉體碰撞的聲音,夾雜著妻子的淫聲浪語「阿輝……你好厲害……姐快受不了了……」

「姐,今天我要好好操操你的小騷逼,操爛你個小騷逼……」

「啊……大雞巴……使勁操啊……姐就喜歡讓你操……」

我實在聽不下去了,飛起一腳踹開了門,妻子和阿輝一看是我們都嚇傻了,小茹看到這個場景,捂著臉跑出去了,我怕小茹出事,也趕緊追了出去,留下床上一對手忙腳亂找衣服的赤裸男女。沒追多遠就追上了小茹,小茹哭的跟個淚人似的,我怕小區里的人看到以爲我們倆是小夫妻鬧矛盾,看我們笑話,乾脆打了個車帶小茹來到了河邊。

到了河邊扶小茹坐下,小茹趴在我胳膊上嚎啕大哭了起來,我心裡也很亂,也不知道怎麽安慰小茹,只好攬著小茹的肩膀讓她哭,任由小茹的淚水打濕了我的衣服。

哭了半天,小茹漸漸止住了哭聲,就這樣靠著我,我倆誰也不說話,各自想著各自的心事,我心裡在想,放著小茹這麽好的女孩,阿輝爲什麽還會和我的妻子勾搭上?這樣想著,我低下頭去看小茹,小茹好像剛好也有什麽話要跟我說,擡起頭來,就這樣,我看著小茹,小茹看著我,忽然小茹臉一紅,把頭撇開了。爲了打破這種尷尬,我問小茹,「你在想什麽?」

「我在想,姐姐有你這麽好的丈夫,爲什麽還要和阿輝那樣?」

「是啊,我也在想,阿輝有你這麽好的老婆,爲什麽還要去找小惠?」

我這麽一說,小茹的臉更紅了,低著頭不說話,過了一會兒,小茹問我,

「姐夫,你說阿輝跟姐姐這樣,是不是你們男人都愛偷腥啊?」

我說「這怎麽說呢,也許是因爲這樣吧!」

「那……姐夫你呢?」小茹這麽一問,倒把我給問住了,我承認是男人都好色,我也不例外,可是那個男人會承認呢?小茹見我不說話,也就沒再問,繼續低著頭想她的心事。

我決定了」小茹忽然擡起頭來,目光很堅定的看著我「姐夫,他們能對不起咱們,就別怪咱們對不起他們。」

「小茹,你這話是什麽意思?」

「就是……就是……」我看小茹猶豫著不說,大概已經知道她是什麽意思了。

「不行,小茹,那樣對你不公平。」

「姐夫,你嫌棄我嗎?」小茹又快哭了,我趕緊又把她攬到懷里。「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他們倆那樣已經傷害到你了,現在你爲了報複他們,又把自己搭上,這又是何苦呢?」

「姐夫,我這樣做,一是要報複他們,另外……」小茹看著我說,「我真的也很喜歡姐夫,其實在你和姐姐還沒結婚之前,我第一次見到你就喜歡上你了。後來你做了我姐夫,我就只好把這種喜歡埋藏在心裡,現在他們做了那樣的事,我還有什麽必要隱瞞自己?」

這些話從小茹這個文靜的女孩嘴裡說出來,真的讓我感覺特別的意外。但是說實話,我第一次跟著妻子去她們家,見到小茹也有種砰然心動的感覺。雖然妻子和小茹長得一樣漂亮,但小茹身上更多了一種恬靜,給人一種超塵脫俗的感覺,其實我心裡也蠻喜歡小茹的。現在小茹都這麽說了,我還有什麽必要僞裝聖人?於是,我也把我對小茹的看法跟她說了。

小茹聽我這麽說,臉紅紅的,眼睛也紅紅的看著我,似乎又有淚水在打轉,不知是因爲我說的話讓她欣喜還是什麽原因。我看著小茹,覺得現在的小茹特別的漂亮,也特別的惹人憐愛,我的嘴唇不由自主的貼上了小茹的嘴唇,我們吻了很久,也很投入。都沒注意到什麽時候妻子和阿輝已經找到我們,站在了我們身後。

「小茹……」妻子囁嚅著叫道。

我和小茹回頭一看,是妻子和阿輝,我正想解釋什麽,小茹搶先說話了,

「姐,看到你和阿輝那樣我開始確實很生氣,但是現在我不生氣了,只要你把姐夫讓給我就行。」

小茹的直白和勇氣讓我很佩服,也讓妻子和阿輝很迷茫,妻子看看阿輝,看看我,又看看小茹,不知道怎麽回事。

小茹看到妻子迷茫的表情,就接著說,「姐,其實你第一次帶姐夫去咱家,我就喜歡上姐夫了,不過既然你嫁給了姐夫,我就只好把這份感情壓在心底。現在你跟阿輝好了,我也不怪你們,只要你能讓姐夫和我在一起,我就不管你們了。」

妻子終於明白了怎麽回事,她想了想說,「我先做了對不起你的事的,只要你能原諒姐,你說什麽姐都答應你,關鍵還是要看阿輝什麽意見。」

「我沒意見,我沒意見。」阿輝心虛的跟做了賊似的,趕緊擺手說沒意見。估計阿輝現在也是要看我臉色,畢竟我是他姐夫,我要不原諒他,他就得夾一輩子尾巴。小茹看妻子和阿輝都說沒意見了,就看著我,詢問我的意思。我也不好意思說行還是不行,另外,這也不是討論這事的地方,我就說,「先回家吧,回家再說。」

於是,我們四人一起回到了家裡。回家後,他們三人都看著我,我感覺我好像上帝一樣,似乎我的話決定著他們三個人的命運。於是我跟阿輝說,「阿輝,不管怎樣,你都不能嫌棄小茹,小茹永遠是你老婆,知道嗎?」

阿輝趕緊說,「我知道,我知道,小茹我對不起你,我求你原諒我。」

我看了看小茹,又對妻子說,「小惠,你也永遠是我妻子,不管你和阿輝做過什麽。」

「這麽說,你原諒我們了?」妻子的眼裡閃著淚花。

「既然小茹都不怪你們了,我也不希望因爲這事,讓我們這個家庭破碎。而且我也很喜歡小茹,小茹都開口了,那麽就按小茹的意思來吧。」我說完話,明顯感覺到三個人都舒了一口氣,妻子和阿輝是因爲我原諒了他們,而小茹則是因爲我答應了她。

「但是我要補充一點,」三個人又都看著我,「畢竟這不是什麽光彩的事,我希望在外人面前我們還保持原樣,別讓外人說我們閑話。」其實這話不用我說,大家也心知肚明。

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四個人都在客廳看電視,其實電視上演的什麽估計誰也沒心思看,只不過誰也不好意思先說要去睡。我看這樣呆下去也不是辦法,我要再不說話,沒準兒大家得呆到天亮,於是我起身說,「我要睡了」然後看著妻子和阿輝說,「你們也早點睡吧。」又對小茹說,「我洗洗腳,小茹,你給我打盆水。」其實誰不知道,我平常洗腳都是在水龍頭下沖沖了事,我這麽說,只不過是給小茹一個「正大光明」跟我一起進房間的理由。

於是,我先進了臥室,過了一會兒,小茹端著一盆水也進來了。緊接著,我聽到了對面臥室關門的聲音。

小茹放下水,在床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我一把把小茹拉到了懷里,小茹掙扎著,「姐夫,你不洗腳嗎?」這個時候,誰還有心情洗腳啊,找到小茹的嘴唇印了上去。很快,小茹就癱軟在我的懷里了,「小茹,我們睡吧。」我跟小茹說道,小茹臉紅紅的,什麽也沒說,但是卻脫起了衣服,我不好意思看他,自己也飛快的脫掉了衣服,鑽進了被窩,而且在被窩里把剩下的累贅統統脫掉了。很快,小茹也脫的只剩下一套內衣,她鑽進被窩,直挺挺地躺在我的身邊。我緊張,但看樣子她更緊張。

我側過身子,摟過小茹,雖然隔著一層內衣,但我卻能清楚地體味到她身上的溫暖。小茹看著我,眼中流出濃濃的深情。我手伸進她的內衣,輕撫著她光滑的肌膚,小茹的呼吸很快急促起來,讓我心跳跟著加速起來。

「小茹……脫掉衣服好嗎?」猶豫了良久,我從嘴裡擠出這句話。

小茹似乎動情了,身子往我懷里鑽了鑽說,「姐夫,我是你的,你要我做什麽都行。」

我吻上了她的嘴唇,顫抖著手脫掉了她的所有衣服,小茹默默地配合著我的動作。此刻赤裸裸地躺在我的懷里,我撫摸著她的身子,享受著那光滑的肌膚,以及那濃濃的愛意。

黑暗中我俯到她身上,雙手握住那豐滿的乳房,乳肉從我的指縫中溢出,溫暖,柔軟,滑嫩的手感,我伸出舌頭,輕輕舔了舔那粉色的突起,接著便將它整個兒含進嘴裡細細品嘗。分開右手輕輕的像她的三角地帶滑去,手指漸漸被花蜜給覆蓋,我移下身子,在她的輕哼中將龜頭對準了穴口一桿到底。

「嗚……」小茹輕輕的哼了一聲,

「難受嗎?」

「嗯…不…不難受…脹脹的……」小茹的雙腿下意識的往中間擠,讓我感到她的小穴裡面極樂的蠕動感,溫熱潮膩。我輕輕的動了兩下,激起小茹一陣的呻吟,我似乎受到命令,開始大開大合的抽動起來。

「啊…姐夫…嗯…啊……」看來小茹已經進入了狀態,我雙手抓著她的乳房,恣意的捏柔、搓弄。

「啊…別…好…好…啊…喔……」

我的抽動越來越快,陰囊撞擊著小茹的小穴啪啪作響。

「哼…唔…姐夫…我…好舒服…喔喔…小穴好熱……」

我的雙手緊緊掐著小茹的酥胸,像懲罰般對她鮮嫩的性器狂抽猛送。小茹蹙緊雙眉,雙手揪緊我強而有力的雙臂,陰唇隨著抽插翻進翻出,下體的酌熱難以忍受。

「姐…姐夫…啊啊…我快不行了…唔…我的小穴被你插爛了…喔…要升天了……」

我把小茹的身子側翻過來,把屁股墊高,把兩腿扛起來,壓在胸膛下,然後又使勁地插了進去。

「啊…啊…舒服死了…快一點…再快一點…喔…受不了了……」

小茹的陰道越來越緊,開始抽搐,她哼道:「快到了…快來了…啊…啊啊…啊……」

「快一點,再重一點…姐夫…我要你射在我裡面!姐夫…射…射進來……」小茹叫著,她已經被色慾侵蝕了,完全忘了我們的隔壁她的丈夫和她的姐姐,現在她只想讓我的精液來填滿她空虛的小穴。

我狠狠地、快速地抽送,由於她的臀部被墊很高,所以基本每次我都刺中花心,而且力量也足,小茹已經說不出話了,嘴裡只能「喔…啊…啊…啊…嗯…啊……」地叫,陰道壁猛縮,雙手抓著我的胳膊,用力掐擰。

我知道她到了,我加速重頂,「啊……」在她長長的一聲爽叫中,我猛吸一口氣,「我要射了…喔…射到你的裡面了…射了…啊……」我灼熱濃烈的陽精在小茹的陰道里爆開注入子宮。快感像炸彈沖向腦門旋即爆開,我覺得腦袋轟隆作響,射精使我的意志模糊。

高潮過後的我們疲憊不堪,兩具軀體緊緊地結合在一起,屋裡充滿著汗水與愛液的味道,身心得到極度滿足的我泛起絲絲倦意,看看小茹,她已完全縮入我的懷里,臉上的紅暈仍未退去,我擁著小茹,撫摸著她潮濕卻光滑的皮膚沈沈睡去。

第二天早上起來,碰到了妻子也剛從屋裡走出來,透過沒關嚴的門縫,看到阿輝赤裸著身子還在睡著,妻子臉紅紅的,大家誰也沒說什麽,吃過早飯之後就各自上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