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賣媽媽(轉)

2017-03-17     WoKao     檢舉     收藏 (31)

[si 出賣媽媽

我背著書包經過巷口的雜貨店,雜貨店李老闆一見到我,立即興沖沖的將我拉了過去。我左右看看沒人,便將媽媽昨晚換下未洗的白色三角褲迅快的遞了給他。李老闆滿臉興奮的將三角褲湊在鼻端,深深嗅了一下,而後便塞了兩百塊錢給我。像這樣的交易我可作多了,因此我從來也不必擔心零用錢會不夠用。

我天生就是個壞胚子,曉得利用人們的弱點來賺取自己的利益。當然,這要是沒有兩把刷子,那可是不行的。我就像古時的神童一樣,從小就聰明會念書;上小學之前,什麽《水滸傳》、《三國志》、《西遊記》、《拍案驚奇》、《金瓶梅》,我都全已看過。現在我已經小學二年級了,那看過的書就更多了;人家說開卷有益,但對我來說卻是利弊參半,因爲好書、壞書我全都看,自然就會有些好壞不分了。

爸爸在學校教書,媽媽在縣政府上班,由於夫妻都是公務員,因此在這個鄉下社區來說,我們也算是個體面人家。社區中販夫走卒,龍蛇雜處,多的是遊手好閑的無聊人士。這些人整天無所事事,當然也就在酒、色、賭上面用心思。不過70年代治安狀況尚佳,因此他們也作不出什麽特別的壞事。

那時職業婦女不多,像媽媽這樣在公家機關上班的更加是鳳毛麟角。媽媽長得並不是很漂亮,但是氣質高雅,又注重穿著打扮;加上她172公分的高挑身材,因此大家都認爲她很有味道。在整個社區而言,媽媽可是數一數二的性幻想對象呢!

我看的書多,自然懂得也多;再加上我年紀小,別人對我沒有戒心,因此很容易便打聽到許多消息。像那些無所事事的混混,老想從我這打聽媽媽的消息,我當然也就裝傻,趁機騙點好處。他們以爲我傻瓜,我卻覺得他們笨蛋;譬如說那個雜貨店的李老闆,只爲了媽媽幾條不要的三角褲,前前後後就給了我一千多塊。你們說,到底誰比較笨呢?

我沒事就會到社區的大廟口玩耍,那兒是社區出入口,有廣場、小公園、以及康樂室,是無聊人士的聚集所,也是孩童們的遊樂中心。媽媽每天上下班都會騎著單車經過這兒,因此一些無聊人士也會算準時間伺機窺看。我以兒童的身份冷眼旁觀,往往會發現許多有趣的事情。

媽媽上班大都穿著套裝或是窄裙,很少著褲裝;因此當她騎著單車兩腳踩動時,不可避免的就會泄露些許春光。而這也正是那些無聊人士,最有興趣的打賭項目之一°°猜媽媽三角褲的顔色。那麽要如何證明誰猜對了呢?嘿嘿∼∼那當然就需要我的幫忙啦!

慣常的手法是這樣的∶我在廟前小攤子前攔下媽媽,然後故意要媽媽買些零嘴。攤位下方有幾階石梯,石梯上往往有人下棋、聊天。那些人就裝作下棋的模樣,我就在攤子前設法使媽媽彎腰;只要媽媽穿裙子一彎腰,那他們由下而上自然就能看見媽媽的內褲。哈哈!像這樣,我一次都可以賺十塊錢呢!

各位一定奇怪,像我這樣鬼頭鬼腦的,我的父母知道嗎?嘿嘿!他們當然不知道啦!在他們眼中,我是品學兼優的好孩子,每學期都拿第一名,沒事又喜歡看書,簡直是模範中的模範啊!媽媽哪裡知道我滿肚子壞水,她還是拿我當小孩子看,每天都替我洗澡。雖然我書看得多,性知識恐怕比媽媽還豐富,但終究年紀太小,還感受不到性的刺激。但是和媽媽一塊洗澡,還是非常愉快的一件事。

媽媽的身材高,因此整體曲線相當勻稱。三十歲的她,皮膚白里透紅,全身沒有痣也沒有疤痕,看起來粉粉嫩嫩的,令人非常舒服。她的胸部適中,大概就像普通飯碗反扣那般大小;乳房堅挺,粉紅色的乳頭微微上翹,摸起來軟棉棉的很有彈性,我每次洗澡都喜歡在媽媽的奶子上摸來摸去。

赤裸的媽媽,在我眼中顯的非常高大,她兩條長腿又直又挺,屁股更是圓鼓鼓的,又白又大。她的陰部有一叢倒三角形的陰毛,陰毛黑黑亮亮的,就像細細的頭發。媽媽替我洗澡時,我總是仔細觀察媽媽的身體。一方面是媽媽的身體確實好看,另一方面,也因爲這是我生財的必備知識。

像那個賣魚的阿狗,就時常偷偷問我媽媽的身體特徵。當然,沒有好處我是不會告訴他的。不過這個阿狗總是願意出大價錢跟我買情報,因此他對媽媽了解的也特別深。譬如他要我偷看爸媽作愛,然後將細節講給他聽,他每次都肯給我100塊的高價。

有一次他聽到我轉述,媽媽埋怨爸爸早泄時說的話∶「你真沒用!怎麽三分鍾都不到?」時,他臉上露出曖昧的笑容,當場又多給我50塊,可真是好主顧啊!總之,媽媽的一切,在我眼裡全都是待價而沽的好商品,就看什麽時候、什麽人願意買啦!

暑假期間,我借了全套的金庸小說在家苦練。往往夜深人靜,我仍然挑燈夜戰,因此也偷窺到幾次爸媽作愛。不過基本上並不精彩,遠不如書中所描寫的好看;或許因爲我年紀太小,還無法領略到個中滋味吧!

爸爸考上研究所,託人調到北部任教,因此平常家中只剩下我和媽媽。最近餐桌上頓頓有魚,我不禁有些奇怪;媽媽原本並不怎麽愛吃魚,爲什麽現在胃口變了?

社區後面有座小山,雜種著一些水果樹;這天我無聊,便跑到後山想偷摘些水果。天氣熱得很,我滿頭大汗口渴得要命,直到進入樹林,才感覺蔭涼。我東張西望,看見有棵高大的蓮霧樹,樹上結實累累,看起來一副好吃的模樣,便使出金庸書上的功夫攀爬上樹。

我剛吃了幾個蓮霧,樹下突然傳來一陣說話聲,我心想∶剛才也沒看見有人啊?我從枝葉縫隙向下望去,這下可大吃一驚。原來蓮霧樹的左下方有棵枝葉茂盛的大樹,樹蔭遮蔽處有一小塊平坦的草地,草地四周茂盛的野草叢生,因此除非由上往下,否則是看不到這塊草地的。現在草地上站著一男一女,男的是那個賣魚的阿狗,女的竟是我的媽媽!

他倆似乎也剛到不久,那阿狗拿出一塊塑膠布墊在草地上,然後就殷勤的招呼媽媽坐下。媽媽穿著一襲淡黃色的無袖洋裝,腳上是一雙半高跟涼鞋,由於天熱,因此媽媽並未像往常一樣穿著褲襪。坐姿使得洋裝上縮,媽媽白嫩的大腿露出好大一截。阿狗似乎有備而來,飲料、點心一應俱全;兩人邊喝飲料,邊說起話來。

阿狗∶「假請好了嗎?沒人看到你吧?」

媽媽∶「請什麽假?填張公出單就好了,大熱天誰沒事到這來啊?」

阿狗∶「哇!你們公務員真好,我還怕你不能請假呢!」

媽媽∶「你急什麽?就算不能請假,我也會想辦法溜班,既然答應你,就一定會來啦!」(她邊說邊將頭發放了下來,我突然發覺,媽媽似乎陡然間嫵媚了起來。)

媽媽∶「你天天送魚給我,每次又甜言蜜語的,今天約我來,你到底有什麽事?」(媽媽邊說邊笑,看起來好可愛喔!)

阿狗三八兮兮的,竟然唱了兩句∶「給我一個吻,可以不可以┅┅」

媽媽一聽之下,呵呵直笑,嬌嗔的道∶「你少死相了啦!」

兩人似乎很熟,越說越不像話,儼然就是在打情罵俏。阿狗此時越坐越近,竟然和媽媽肩並肩了。我在樹上看得一肚子氣,真恨不得撒泡尿淋在阿狗頭上。

這時阿狗開始不老實了,他伸手摟著媽媽的肩膀,另一隻手也滑到媽媽的腿上,媽媽身子一扭,掙脫開來,笑著道∶「你不要亂來呦!」

阿狗嘻嘻笑道∶「誰叫你長得那麽漂亮?」話聲方落,他伸手就握住媽媽纖細的足踝,並脫下媽媽的涼鞋。媽媽猝不及防,像是嚇了一跳;但瞬間,媽媽已恢複了正常。她兩手向後撐著地面,一擡腿就踹向阿狗;阿狗伸手接住那白嫩的赤足,湊在嘴邊便吸吮了起來。媽媽似乎癢得很,她不停地輕笑,另一隻腳也大力的踹向阿狗;但阿狗身手靈活,手臂一擡,就將媽媽的那一隻腳夾在腋下。

阿狗不停的吸吮媽媽嫩白的腳趾,偶爾還伸出舌頭舔敏感的腳窩。媽媽邊笑邊掙扎,洋裝向上捲起,整個大腿連同那白色的三角褲全都暴露在明亮的天光下。阿狗突然放開媽媽,起身脫下衣褲,他胸脯上滿是黑毛,一直蔓延到小腹下方。他媽的!怪不得阿狗老跟我買情報,原來是存心不良,早有預謀!

哇!阿狗的雞雞還真大,就像是根灌滿了糯米的豬大腸,肥肥粗粗、彎彎長長;那龜頭紫脹發亮,看起來好兇的模樣。我曾經看過爸爸的雞雞,感覺上似乎只有阿狗的一半長。

媽媽這時似乎真的慌了,她驚惶的說道∶「阿狗!不要這樣,開玩笑歸開玩笑,我們不能┅┅」阿狗也不說話,他跪在媽媽身邊,挺著那根大雞雞對著媽媽直晃。媽媽的臉一陣紅一陣白,像被催眠一般,仰躺著的身體似乎已無法動彈。

阿狗拉下媽媽洋裝的拉鏈,輕易的脫下洋裝。媽媽伸手推拒,但一碰到阿狗毛茸茸的身體,似乎就軟弱了起來。奶罩、三角褲,一一的被剝除,赤裸裸的媽媽失去了平日的端莊威嚴,顯得無比的嬌柔軟弱。

阿狗將赤裸的媽媽摟在懷里,撫摸那嫩白柔軟的乳房,媽媽不停地顫抖,但卻沒有阻止他的行動。阿狗受到鼓勵,更加放肆起來,他將媽媽放倒在地,整個嘴湊上媽媽的屄來回地舔動。媽媽顯得意亂情迷,低聲呻吟了起來;她用力抓著阿狗的肩膀,雙腿也緊緊夾住阿狗的頭部。

我在樹上氣得半死,但是看多了書使我知道,這時候絕對不能被他們發現,否則一個不好,很可能惹來殺身之禍。阿狗擡起媽媽的大腿,將粗大的龜頭對正媽媽濕漉漉的屄,他向前一挺,但卻沒戳進去。媽媽「唉喲」一聲,痛苦的叫道∶「你的太大了!輕一點啦!」

阿狗溫柔的安慰媽媽,粗大的龜頭也緩緩磨擦著媽媽濕漉漉的屄。一會,媽媽似乎心癢難耐,伸手抓住了他的肉棒,忙不疊地便向自己的下體塞去。肉棒一進入媽媽體內,媽媽便狂亂地扭動屁股,上下挺動,接著就浪聲的淫叫起來∶「嗯┅┅好┅┅再用力點┅┅再深一點┅┅好棒┅┅唉呦∼∼不行了┅┅」

阿狗的動作越來越狂暴,他似乎插紅了眼,根本不顧媽媽的死活。媽媽的身體痙攣著,表情十分痛苦,但是屁股卻不住地向上挺動,迎合著阿狗那強力的沖擊。這時我的小雞雞,卻莫名其妙硬梆梆的翹了起來。

媽媽嗚咽的哭了起來,她斷斷續續的一邊啜泣,一邊喃喃自語∶「好舒服啊┅┅我好舒服啊┅┅嗚∼∼天啊∼∼真是舒服死啦┅┅」

阿狗扭動著屁股,狠狠的猛戳了兩下,那股凶像,使他的絡腮鬍子根根都豎了起來。然後他開始打哆嗦了,媽媽又是一陣狂叫,接著兩人便緊摟著親吻,一起顫抖了起來。我雖然很氣媽媽和阿狗作愛,但是也不得不承認,媽媽和阿狗作愛,確實要比媽媽和爸爸作愛要精彩好看得多。

兩人好不容易作完了,又摟著說了一堆肉麻的話才穿上衣服匆匆離去。媽媽對阿狗突然變得好溫柔、好體貼,一副死心塌地的模樣。他媽的!雞雞長得大,到底還是占便宜啊!

出賣媽媽(二)

雜貨店的李老闆說,最近媽媽的三角褲味道特別好,要我想辦法多弄幾條給他。我聽了這話也不得不佩服李老闆,他果然是這方面的行家。媽媽自從和阿狗搞上後,心情變得特別好,人也變得越來越漂亮。她經常神秘兮兮的和阿狗通電話,不過媽媽有意放低音量,因此我也聽不到什麽精彩的肉麻話。

但是媽媽三角褲的味道,卻絕對和阿狗通電話有關。有好幾次,媽媽半夜通話都被我發現;她通常都是躺在床上,或是窩在床邊的小沙發上接聽。我現在作個實況轉播,你們就清楚了∶1、僅著三角褲的媽媽接聽電話2、兩人開始說話3、媽媽開始將雙腿交疊夾緊4、媽媽慢慢伸手觸摸胸部或陰部5、媽媽興奮的張開大腿,用力搓揉陰部6、通話完畢,媽媽進浴室清洗並換內褲雖然她們說些什麽我不知道,但只要是半夜通話,媽媽的內褲就會弄濕、弄髒。根據我檢查的結果,媽媽通完話換下的內褲都是濕的,尤其是褲襠部位更是濕得厲害,有時還有些淡黃色的分泌物及幾根陰毛。我前幾天賣給李老闆的三角褲,就是媽媽通完電話後換下的。

自從發現媽媽的姦情後,我的心靈受到很大的打擊,身體也似乎有了微妙的變化。過去媽媽替我洗澡時,我的雞雞雖也偶爾翹起,但那只是無意識的自然反射。如今,只要一看見媽媽的赤裸身體,我的腦海立即便會浮現阿狗大幹媽媽的淫穢畫面;同時,我的雞雞立刻也會迅速變硬翹起。或許,我早熟的性意識已經覺醒,因爲我竟然有一種強烈的渴望°°想讓自己的小雞雞也嘗嘗媽媽的滋味。

受到阿狗滋潤的媽媽,乳房明顯地變大,乳頭的顔色也深了一些,她的屁股更爲聳翹,臀部的肌肉也更爲緊繃,但最突出的還是她臉上的表情。媽媽公務員干久了,因此有些不苟言笑,但最近她臉頰卻紅潮不退,春意撩人,老是笑盈盈的微帶嬌羞。我年紀小,還感覺不出來,但社區中的無聊男子卻個個都感受到媽媽的轉變。

李老闆就對我說,媽媽最近真是越來越性感,他只要一看見媽媽,立刻就有和她作愛的沖動。李老闆還說,賣檳榔的捲毛、修車的阿昆等一堆人,都有相同的看法,還有人半真半假的放話,說要強奸媽媽呢!他開玩笑的要我看緊媽媽,否則一下子多出好幾個乾爹,那不是尷尬得要命?

街坊傳言,阿狗和他老婆鬧離婚,兩人打得頭破血流,還動了刀子。阿狗的老婆是個原住民,平日在菜市場專門負責殺魚,很是潑辣兇悍。據說阿狗向他老婆承認自己有了外遇,但打死也不肯透露對方的身份。他老婆一氣之下就用殺魚刀剁掉了他的雞雞,雖然他及時到醫院進行縫合,但醫生表示,功能難以恢複,只能接回去裝裝樣子了。我聽到這個消息,不禁高興萬分,心想∶「真是活該!

誰叫你惹我老媽!「

媽媽明顯受到影響,她臉上有了幾分淡淡的哀愁;或許是食髓知味吧?媽媽沒有了阿狗的大雞雞,因此只得以自慰的方式來發泄情慾。依我的觀察,過去媽媽是很少自慰的,都是這個死阿狗不知用什麽方法,竟使得原本端莊貞潔的媽媽變得如此淫蕩饑渴。

媽媽自慰的方式非常多樣化,也非常方便易行,幾乎不受時間場地的限制;至於自慰的工具,則都是就地取材,我從來沒見過媽媽去使用什麽特殊的情趣用品。普通在臥房裡,她大多是用手撫摸私處;在浴室里則會用蓮蓬頭形成水柱,沖擊乳房或下陰部位。要是在公衆場合或辦公室,她只要簡單的兩腿交疊,收縮一下肌肉,同樣可以達到效果。你們或許會感奇怪,媽媽在公衆場合或辦公室自慰,我怎麽會知道?答案很簡單,因爲我都親眼看過。

在辦公室那次,情形是這樣的。因爲當天晚上媽媽要帶我吃喜酒,因此我就先到辦公室等她。那天媽媽很閑,偷偷在那看小說,我看到書名,是郭良惠所寫的《心鎖》。那是一本很有名的情慾小說,不過媽媽當然不認爲我這小鬼頭會知道這些。我看多了媽媽自慰,對於媽媽的一些反應也相當清楚。

那天媽媽看著、看著,先是夾緊了雙腿,然後兩眼水汪汪的,面色也開始轉紅;接著她鼻尖滲出細汗,潔白的牙齒開始輕咬嘴唇。坐在旁邊的我,看到媽媽臀部及腿部的肌肉正在間歇性的使勁,我一看就知道媽媽又快要舒服了。

至於役男體檢的那一次,則更爲離譜。地點就在我們學校的大禮堂,那天剛好是返校日,因此我碰巧看見了媽媽的表現。禮堂中亂哄哄的,一邊是僅穿著內褲接受體檢的役男,另一邊則是家計中心在推廣家庭計劃。媽媽那天臨時被派去支援,負責講解保險套的使用。媽媽足蹬高跟鞋,穿著窄裙,修長的美腿格外好看。她一上台,立刻就響起此起彼落的口哨聲,使得美麗的媽媽顯得有些羞怯。

一堆血氣方剛的役男,色眯眯的盡盯著媽媽的美腿,並且老是提出一些尷尬的問題,藉機吃老媽的豆腐。媽媽原本站在講桌前的,但見他們席地而坐,越靠越近,一副想窺視裙下風光的模樣,就退後兩步回到講桌後方。老式講桌都有抽屜,抽屜有一個圓球形的拉柄,媽媽雙手扶著講桌,身體朝前一靠,陰部剛好就頂在那圓球上。我在媽媽身後三公尺的儲藏室,替老師放教具,剛好就目睹了這一幕。

或許這一大堆年輕人激起媽媽潛藏的情慾,媽媽竟然當衆自慰了起來。她一面回答亂七八糟的問題,一面將下體頂在那圓球上磨蹭。雖然有講桌擋住,役男們看不見媽媽的動作,但單是她的表情聲音也很夠瞧了。只見媽媽兩眼水汪汪、面頰紅通通、說話軟棉棉。當一個役男曖昧的問媽媽,性交時用什麽姿勢才能夠避孕時,我發覺媽媽磨蹭的速度加快,潔白的牙齒也開始輕咬著嘴唇了。

由於受到阿狗大雞雞的刺激,我也開始關心起自己的小雞雞。暑假過後我升三年級,我發覺我的雞雞也同樣跟著升級了;我拿尺量了量,它要是硬起來,竟足足有十公分長呢!

早熟的我,對媽媽的身體越來越感興趣;現在每天最快樂的事情,就是和媽媽一起洗澡。這天媽媽替我洗著洗著,我那升級的雞雞就翹了起來,媽媽似乎訝異它怎麽突然長大了,因此好奇的捏了兩下。媽媽的手好柔、好軟,捏得我好舒服,我鬼點子來了,就故意跟媽媽撒嬌。

「媽!我是不是有毛病啊?爲什麽雞雞常常會腫起來?」

媽媽愛憐的替我搓著脖子,笑道∶「男孩子要是腫不起來,那才有毛病呢!

你放心啦!「

「媽!爲什麽腫不起來就有毛病呢?雞雞腫起來有什麽用?」

媽媽似乎覺得這問題不好答,就笑著說∶「等你長大,自然就知道了啦!」

我伸手抓住媽媽嫩白的乳房,一邊搓揉,一邊又問∶「媽!我是從哪裡生出來的啊?」媽媽推開我的手,將我身體轉過來搓洗我的背後,然後不耐煩的道∶「你今天問題怎麽那麽多?」

我一看話題似乎接不下去,就使壞的道∶「媽!爲什麽我們社區好多大人,都說媽媽搞起來一定很爽?什麽是搞起來很爽?」

媽媽臉色立刻就變了,她似乎很生氣,又像是有點心虛。她質問我道∶「你聽什麽人說的?他們都說些什麽?」

我故作天真的道∶「我在大廟口玩耍聽來的,那裡有好多人,我記不清楚;不過好像是那個被割掉雞雞的阿狗說的。」

媽媽一聽到「阿狗」這兩個字,就更加緊張,她急忙追問∶「你還聽到他們說媽媽什麽?」

我假裝想了想,然後說∶「他們說媽媽很性感,很有味道,在床上一定很浪┅┅還說爸爸不在家,媽媽忍不住下面一定很癢┅┅還有很多,我一下也想不起來啦!」

我看媽媽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也不說話,就接著問道∶「媽!什麽是在床上很浪?爲什麽爸爸不在家,媽媽下面會很癢?」媽媽簡直無法招架,她生氣的道∶「這些都是下流話,你不要跟著學。以後你少去大廟口玩。」

媽媽好像真的生氣了,我趕忙拍馬屁的道∶「媽!你不要生氣,我來幫你洗背後。」媽媽沒吭聲,自顧自的彎腰撅起屁股,在洗臉台前洗頭,我就站在她身後替她塗肥皂。

由於媽媽高,我人矮,因此雖然貼得很近,要清洗媽媽背部還是相當吃力,所以我就搬個小板凳,站在上面替媽媽洗。我站在小板凳上,翹起的雞雞正好就頂在媽媽撅起的屁股溝里,那種軟棉棉、滑潤潤的感覺,可真是美妙。

本來是無意的碰觸,但我嘗到舒服的滋味後,就有意的向那裡猛頂。這時我根本就忘了是在替媽媽洗背,我整個身子趴在媽媽身上,就像只發情的小公狗一樣,亂戳亂頂。由於過去一直都和媽媽一起洗澡,母子打打鬧鬧也是常事,因此媽媽雖然覺得不妥,卻也並未阻止;況且她正在洗頭,此時也不方便起身。

媽媽身上塗滿肥皂,滑溜溜地更增快感;突然雞雞頂到一道縫縫,並且一下子就滑進去一截。媽媽猛地直起身來,我立刻就摔倒在地。她滿頭泡沫,厲聲的斥道∶「越來越不像話!你在搞什麽鬼?」

我從板凳上跌下來,摔得可不輕,再被媽媽一罵,乾脆就半真半假的哭了起來。

媽媽過來看看,見我頭上鼓起個大包,便放緩語氣道∶「好了,不要哭了,你洗好就先出去,待會媽媽幫你擦藥。」

我躺在床上,等媽媽擦藥,心裡則在努力回想剛才那一瞬間的奇妙感覺。我的雞雞到底戳到媽媽的什麽地方?爲什麽會有一股順暢的突破感?如果媽媽剛才不要起身,那麽雞雞是不是會整根都頂進去呢?媽媽還沒進來替我擦藥,我已經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出賣媽媽(三)

自從上次差點將雞雞捅入媽媽的屄後,我對那種感覺就念念不忘。想到自己的雞雞竟然已和媽媽的屄有了初步的親密接觸,我不禁興奮得又硬了起來。

媽媽還是拿我當小孩看,洗澡時常會開我玩笑,問我雞雞是不是又長大了;我每次都假裝一副害羞的樣子,媽媽就會樂得逗我,故意摸摸我的雞雞。

在和媽媽打鬧的過程中,我總想和上次一樣,能再次將雞雞頂進那個神秘的地方,但是沒有板凳的幫助,我就算墊起腳,最多也只能在媽媽的大腿上戳弄兩下。媽媽對我這種小狗發情的舉動,似乎不以爲忤,有時還戲謔的道∶「頂不到吧!誰叫你長得不夠高?」我當時就問她∶「是不是等我長高了,就可以將雞雞頂進媽媽那裡?」媽媽摟著我笑道∶「死小鬼!你怎麽這麽色?你想頂媽媽,那怎麽行?嘻嘻┅┅等你長高了再說吧!」

媽媽親昵的跟我打鬧嬉笑,她隨口亂說的話,我全當真,並且牢牢的記在心裡,努力長高、使雞雞變大,成爲我現在最重要的奮斗目標。因爲伴隨目標而來的,將是媽媽豐美、濕滑、神秘而成熟的蜜屄。不過生長發育可無法速成;就算我心裡再急,還是得按部就班的來。

少了一個阿狗,但覬覦媽媽的人數卻反而大增,因爲社區中一大堆剛長毛的青少年,竟然也加入了意淫媽媽的行列。縣政府補助社區建造的遊泳池竣工,當天剪完彩有個下水典禮。媽媽是縣府員工,又是社區居民,理所當然就成爲縣府下水的代表。廠商事前提供了幾款泳裝供下水代表挑選,媽媽挑了件款式最保守的白色連身泳衣。

剪彩正逢暑假期間,社區的青少年幾乎全員到齊。下水代表身著泳裝一字排開;身高腿長的媽媽立即成爲衆人矚目的焦點。縣長致詞完畢,代表紛紛入水,緊接著大批青少年也跳進泳池,一時之間水花四濺,好不熱鬧。媽媽小遊片刻便上來找我,但她萬萬沒想到,白色泳裝泡水後,竟然形同透明。

媽媽玲瓏浮凸的身材原形畢露,泳裝下隆起的乳房及奶頭清晰可見,小腹下方烏黑的陰毛也無所遁形,就連那最神秘的肉縫也都明顯的映了出來。三十齣頭的成熟媽媽,此時可真是色香味美,老少鹹宜。

十多歲的青少年看到她,雞雞猛翹;三、四十歲的中年人看到她,就想要擁抱;就連六、七十歲的老阿公看到她,也都不肯服老。鄉下的社區,環境單純,變動不大;哪個女人漂亮,那可是口耳相傳,人盡皆知的。總之,媽媽就像是熟透了的蜜桃,立刻成爲社區男人心目中最佳的性幻想對象。

我還是一樣,利用媽媽賺取一些利益,但是要偷拿媽媽的內褲可是越來越困難了。媽媽發覺內褲老是不見,因此提高了警覺,她甚至懷疑是我搞鬼,還偷偷檢查過我的房間。另一方面,幾位可靠的老主顧都只要媽媽穿過未洗的內褲,在這種情形下,困難度當然也就更高了。

不過像我這種壞胚子,當然也會推陳出新啦!我最新的點子就是假造媽媽的情慾日記。憑我的國文程度,編一些三流的色情故事騙騙這些鄉巴佬,簡直不費吹灰之力。我真是難以相信,這點子竟然如此受歡迎;幾位老主顧雖然看的面黃肌瘦,但仍是一個勁的猛催,要我快點抄媽媽的日記給他們看。順便說明一下,那個年代影印還不普遍,鄉下更是沒有,因此我只能以抄寫方式,分享顧客。

其實這個點子還是來自於媽媽。有天晚上,媽媽在書桌上振筆疾書,足足寫了三、四個小時,我從來沒見過媽媽這樣,因此就特別注意。媽媽寫完後,躺在床上看著稿子,不一會她就自慰了起來。那時還是暑假,我有的是時間,因此從頭到尾我都全程監看。媽媽以爲我已經睡著了,因此也沒什麽顧忌。

她全身赤裸,兩腿張開,一手拿著稿子,一手就在屄上搓揉。那晚她特別興奮,淫蕩的呻吟,放肆的扭動;床頭燈暈黃的光影,使得她雪白的身軀浮現出一股淫糜的妖氣。她翻來覆去連續自慰了三次,方才得到盡情的滿足。她幽幽的歎了口氣,將稿子一揉,順手就扔在字紙簍里,也不起來淨身,燈一關就赤裸的睡了。我心中不禁大歎可惜,要是媽媽穿著三角褲自慰的話,那麽這條三角褲保證可賣個好價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