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姦全智賢

2016-06-07     WoKao     檢舉     收藏 (4)

內容:

【成人文學】輪姦全智賢

因野蠻女友的拍攝工作都大至上完成,全智賢和一班人員便到在酒吧喝酒,到了十二點半才結束。全智賢獨個人走出酒吧準備回酒店。到了停車場時卻發現摩托車怎麼發都發不動,只好改坐的士。因為這停車場沒有升降機,全智賢只好沿著停車場的後樓梯步行至地下大堂。全智賢今天穿著白色的短裙,紫色的吊帶背心,外面是一件白色西裝。全智賢修長雪白的雙腿沒有穿上絲襪,她秀美的雙腳穿著一雙繫帶的高根涼鞋,十足一個美麗的OL一樣。加上巧細的纖腰和渾圓的屁股,在一個燈光不是太光的後樓梯步行,難怪令人想入非非,有所行動。

當全智賢剛走到第五層時,身後有人淫笑道:「小姐,你好美!」全智賢大驚,與此同時,全智賢的腰已被兩條臂膀從後摟著緊緊抱住,長長的美腿也是被人抱住,雙臂也被人分別抓住,並迅速被扭到身後。更有一隻有力的手從身後摟住了全智賢的脖子,並同時頂住她的下巴。全智賢全身上下都無法移動,一段厚厚的特寬膠帶也緊緊貼到了全智賢漂亮的嘴上。接著,全智賢就被按倒在地上,幾個人十分熟練地將全智賢的的手腕交叉捆緊,另外兩個人同時又用繩子分別把全智賢的膝蓋、腳腕綁在一起。然後他們得意地站了起來,向後樓梯的四面看了看,便抱著被綁住的全智賢,走上了一輛點著了引擎的包車,迅速地離開。

大約一個少時後,他們來到一個巨大的灌木叢,在灌木叢的中有一座簡易的木板房,房間的門和窗戶都緊緊地關著,房間的中央要一張沙發和一張很大的圓床,此刻的全智賢正躺在圓床上。在全智賢的眼前,竟有四個不同的男子,一個是黑漢、一個是光頭、一個是鬍子,一個是醜胖子,都不停地對她進行著視姦,十分享受著眼前美女顫抖的神情。

「小美人,我們今天都在酒吧的一旁偷偷看你,嘿,今天終於如願以償了……」黑漢說著,連光頭和鬍子也一起點頭。

「全智賢,你這樣美,每個男人見到你,都有衝動想將你蹂躪。」光頭說道。

「所以嘛,我們今天就要你飽受摧殘,哦,真是上天的傑作……」

鬍子和胖子實在忍不住了,他們的隻手以一左一右的按在全智賢的吊帶背心上,隔著胸圍溫柔地磨擦著她豐滿的乳房。全智賢一邊驚叫一邊奮力掙扎,無奈雙手被緊緊箍著,兼且嘴巴被貼上膠帶,根本無從擺脫鬍子和胖子的手。被綁住的身體一點也動不了,嘴裡只能發出性感的哼聲。同時黑漢的隻手以在全智賢的腰間撫摸起來。

開始時只是在腰臀一帶遊走,很快的就向下擴展到大腿,雖然全智賢修長的雙腿沒有穿上絲襪,但她細嫩雪白的肌膚,還是令黑漢暗自贊嘆,他的手只是短暫地感受了一下她的大腿,最後以忍不住從全智賢短裙的那條掙扎時撐開的裂縫探進去,向全智賢雙腿之間的禁地滑去。光頭漢也開始想扯脫全智賢白色的西裝。這時,全智賢拚死地掙扎,當黑漢的指尖剛剛接觸到全智賢的內褲邊緣時,全智賢的雙腿用力一頂,黑漢被恨恨的踢了一下。被踢的黑漢憤怒的在她的俏臉上狠狠地抽颳了兩巴掌。然後把全智賢短裙側邊的鈕扣用力一扯,隨著「嘶啦」一聲,全智賢的短裙就被輕易的撕開了?全智賢見到自己修長雪白的雙腿和穿在裡面的黑色內褲都暴露在這些傢夥面前?便瘋狂地掙扎扭動著身軀反抗。光頭漢見全智賢還在不停的掙扎,便從口袋掏出一把利刀放到全智賢的俏臉上說:「你想死嗎?不想死就老實一點。知道嗎!」。這個動作嚇得全智賢根本不敢再動。

全智賢的肩膀和雪白的雙腿,分別被鬍子,胖子和黑漢用力的緊緊按著,光頭漢便用利刀把全智賢的白色西裝割破,雙手用力一撕,西裝便從全智賢身上撕開,丟在地上。接著全智賢紫色吊帶背心的肩帶也被光頭漢粗暴的撕斷,從身上脫了下來。

現在全智賢身上就只僅存著黑色胸罩,內褲和繫帶的高根涼鞋。自己充滿彈性和美感的身體暴露了出來,恐怕也難逃被輪姦的厄運,想到這裡,比死還嚴重的羞恥感使全智賢終於流出淚來。

全智賢的兩團乳房被黑色的胸罩緊緊擠住,露出了深長的乳溝,她的陰阜被內褲緊緊包裹著,由於內褲是通花的關係,裡面的陰毛已是若隱若現,剛好呈了一個倒三角形狀。加上全智賢雪白的肌膚與黑色的內衣褲相映,實在性感誘人。

看到這樣性感誘人的全智賢,四個男子以已是急不及待脫下了衣褲鞋襪,爬上床玩弄全智賢。鬍子把全智賢嘴上的膠帶撕下,不等她反應,鬍子橫湊過來的嘴巴已封住全智賢的小嘴,並且不住吸啜,香甜的津液透過兩條舌頭交接在一起,雪雪有聲。

鬍子滿意的吞下香甜津液,便連忙轉移目標,解開捆綁在全智賢腳腕的繩索,用力撐開全智賢大腿,不顧一切的在全智賢雪白的腿上舔,很快全智賢的大腿,小腿已沾滿唾液。這時胖子把全智賢弄起坐在床上,左手在全智賢背後撫摸著她的纖腰,右手按在她的內褲上,緩緩隔著絲絨內褲狎玩著全智賢的下體。同時黑漢也伸出舌頭輕舔她的乳溝。突然胖子粗暴地扯破全智賢的黑色胸圍,一對高聳嬌挺的乳房立時跳彈出來,渾圓充滿彈性美感。黑漢二話不說,已用手托起全智賢右邊乳房,探頭用牙齒咬住她乳房上的微翹紅色乳頭。光頭漢也脫去全智賢的高根涼鞋,抓住她纖巧的玉足一根一根地摸著全智賢纖美白皙的腳趾。

被男四人下流地玩弄著身體,全智賢感到好像渾身爬滿了小蟲,一種說不出的麻癢滋味使全智賢已經支持不住,便對著四個男子一邊啜泣,一邊哀求:

「嗚……放過我……嗚嗚……求……求你們……不要這樣……放了我吧……」

「那能這麼便宜就放過你?就好好用妳的身體來伺候我們吧!等我們玩夠了,也許還能放了你。」胖子說道。

「不要大心急,先要這小美人回答我們的問題吧?」黑漢制止了胖子說道。

在四個男子面前﹐全智賢無可能逃脫﹐現在只好拋棄一切任由男人擺布了。

「全智賢?你有沒有自慰的習慣?」光頭漢笑問。

「我……從來沒有……」全智賢說道。

聽到這樣,胖子的手已隔著內褲刺激著全智賢的陰戶,中指則不斷挖弄她的陰核。

黑漢的舌尖也不停地劃過全智賢的乳頭,全智賢垂直向上的乳首更是堅挺。並不需要很長的時間,全智賢的陰道便開始流出淫水。

「怎麼?很舒服是不是?」光頭漢說道。

「你們快停止……啊……不要再摸……」全智賢的嬌美聲音已帶著輕輕的呻吟聲。

「這樣弄似乎很敏感,還說沒有!」鬍子說道。

強烈的酥癢在全智賢性感的股溝間漫延全身,全智賢閉上美目微微反抗,連雞皮也在雪白的肌膚上露了出來。

「全智賢小姐,已經有反應了……,想不到會這麼深,怎樣,還想不想要?」

胖子的手指在陰戶間來回掃動,連內褲也藏了一條線進去。

「濕了,開始濕了。」鬍子笑道

「不要再……弄……」全智賢的聲音更是誘人。

「那你答罷!」光頭漢下命令般道!

「有……我有的……」全智賢只得忍痛顫抖道。

「有甚麼……唔……」鬍子笑問,其餘三人連忙附和大笑。

「我說,我有自慰的習慣……」全智賢顫聲道著。

四名淫漢這才覺得滿意,點頭道:「好,那你上床做給我們看罷!」

黑漢和胖子果然放開了手,光頭漢也解開了全智賢手腕的繩索,任由全智賢緩緩爬上床去。望著四人八隻淫眼,全智賢本能地把美腿夾緊,雙臂也環抱著乳房,但她愈不願意,便愈激起四人的獸性。全智賢知道,若自己只隨意在胸脯上撫摸,這群禽獸一定不肯收貨,所以她只好往女性最神秘的地方打算。但由於全智賢的坐姿是屈膝,全智賢只好含羞答答地張開了腿子。眾人似乎很享受這美女不情願的動作,雖然緩慢,他們還是看得津津有味。雖然全智賢腿子張開的角度不算太大,但由於內褲是通花的關係,全智賢神秘敏感的陰戶已是清晰可見。全智賢想﹕「我只需隔著內褲輕輕弄,便算是自慰了,他們應該會接受的……」全智賢連眼也不敢正視他們,只是專注地伸出手指,緩緩在內褲上端移動著。

「小姐,弄這裡沒有用,把手指移下去!」黑漢自然知道全智賢的用意,只摸內褲的上端,不過等同觸摸恥毛,根本起不了自慰的作用。全智賢無奈地只好把手指一寸一寸移下去,隔著內褲觸摸羞恥的肉縫。

「唔,這樣才對嘛……」黑漢點頭鼓勵著。

全智賢心中悲痛,但又不得停止,手指只好一下又一下的移動,刺激著肉縫。漸漸,雙腿間愈來愈酸,不自禁體內有一點點分泌物從肉縫中流了出來。「不能讓他們看到!」全智賢感到悲哀的同時,也警覺到若這情況給他們看到,一定會激發他們的衝動。這時,四名淫漢的肉棒興奮得在內褲裡隆了起來。

這時,全智賢的下體愈來愈多液體流出,但她始終把小嘴緊閤,不讓聲音傳出。但甜美的感覺已一絲絲滲進她的腦內,屁股更開始不安的輕微扭動著,隨著這些動作,嬌挺的乳房也有顫動的感覺。突然,鬍子沈聲道:「全智賢,拉下你的內褲,我們看得不清楚!」

「不……不能……」全智賢美目垂淚的看著首領。

黑漢嘿的一聲,道:「你不能滿足我們,我們也絕不會隨便放過你!」

「不會隨便放過你」這七個字便如電殛般打進全智賢的心窩,若果這四名陌生男子再想出甚麼變態的玩意,那可比死更難受。於是,她左手緩緩拉下了那條性感內褲,一排黝黑的恥毛立時露了出來,而且分布適中的恥毛裡頭更隱見一道鮮紅嫩縫,肉縫附近,已然流出不少甜美的蜜汁,在閃耀著性感動人的光澤。四人看得嘴唇乾涸,狂吞口水。只見全智賢愈來愈放縱,掠了掠黑色的長長秀髮,垂下頭,睫毛長長顫動,望著自己的下體,跟著右手慢慢掃著恥毛,這情景雖未伸指插入陰戶,已是令四名男人血脈沸騰。可憐的全智賢輕咬嘴唇,終於閉目把自己纖長的雪指放入肉縫之中。

「嗯……」

全智賢秀眉一蹙,手一放進去,連她也感到裡頭又濕又軟,很舒服,而且還好像隨時準備流出更多的蜜汁來。

「要不要我們幫手弄?」胖子實在等不住了。

「不……你們不能……過來……」全智賢連忙拒絕:「我……自己會……弄……」

黑漢這時候加入說話:「由她先攪一會,你們看,這小美人的臉頰開始發紅了。」

果然,全智賢的嫩臉已紅潤了起來,呼吸也急促了,看來已經動情,加上其楚楚動人的神情,直瞧得四人呆若木雞。突然,胖子再顧不了這麼多,一下子爬上床去,撐開她的兩條大腿,把頭探進全智賢的腿間位置。

「啊……你不能這樣……啊……」

全智賢一直都在閉目,那料到胖子說來便來,待得雙腿被扯開,才尖叫起來。

胖子無恥的伸出舌頭舔她濕漉漉的恥毛,同時,鬍子和光頭漢也一左一右爬上了床,各自捉著全智賢手,一個輕舔她的乳頭,一個湊臉去強吻她鮮嫩的小嘴。黑漢卻在袖手旁觀,似乎一點也不心急。

這時,全智賢多個女性的敏感地帶都被這三個陌生的男子狎玩,偏偏雙手雙腳卻是動彈不得,全智賢終於泣啜起來,但無論她如何抗拒,無恥的舌頭和變態的手指仍然不住侵犯她美麗的嬌軀。光頭用闊厚的嘴唇大力地吸啜著全智賢的櫻唇,又肥又大的舌頭硬要頂開這小美人的雪白貝齒,充滿惡臭的口水不住灌注進去,全智賢眉頭一蹙,同時感到這他已用無賴的嘴巴探進自己口腔內,兩片厚唇緊緊啜著香甜的津汁,發出「雪雪」的淫穢聲音。

鬍子則一手握著她左邊乳房,一口埋在全智賢的右邊乳頭上,更變態地吐出大量唾液,把她右邊乳房弄得濕淋淋地,跟著又吻她另外一邊,手則輕輕搓揉這沾滿口水的乳房,如此交替不住,慢慢地刺激著她的嬌挺乳房。「唔……唔……」全智賢只感到乳頭愈來愈硬,由於有黏液的作用,乳房好像很敏感的。但因為小嘴被封,全智賢只能發出悶哼的聲音,但聽在鬍子耳裡,這些聲音反而像享受而非抗議。

下面,胖子已把全智賢的美腿張到較大程度,然後,像狗一樣用舌頭來回舐舔她的恥毛,更慢慢遞到肉縫附近,舔乾她的蜜汁,然後,伸出手指慢慢拉開全智賢兩邊的陰唇,一個鮮紅的嬌嫩陰戶立時顯露,胖子這時間感到自己心臟強烈地跳動,骯髒的手指已插了進去。

「嗚……唔……唔……」

全智賢感下體一痛,嬌柔的胴體不由得顫動了一下,淚水隨即流下。「這是陰蒂,唔,很美,肉洞開始流水了,是不是想吃肉腸……」胖子淫穢的說話,更使全智賢感到極度恥辱,這時,光頭和鬍子也知機的離開了仲間美惠的小嘴和乳房,並且合力將本來坐直的小美人的一雙美腿高高擡起,胖子把頭移開,讓她可以直接看到自己美麗的陰戶。

胖子讚嘆了一聲,擡頭見全智賢閉目飲泣,突然用力扯著她長髮,硬把她的臉頰拉到陰戶前面,喝道:「你看看,這是甚麼?」因為身體被無情的扭曲而傳來陣陣劇痛,全智賢知道再不能反抗下去,只得張開水汪汪的美目,看到自己的恥毛下面,濕潤的陰戶像施了淡淡的胭脂,而且一開一闔地在吐出透明的泡沫。黑漢忽然道:

「他們這樣弄你,覺得很痛苦是不是?所以,你只要再不反抗,我們會溫柔一點。」

「嗯……」全智賢小嘴微張,算是應了。

「放下她罷!」黑漢對光頭說道

胖子哼了一聲,放下她的秀髮,看著全智賢躺回原來坐直的位置。黑漢一步步走近床沿,來到全智賢的臉前,脫下內褲,露出一支粗長的肉棒,道:「給我舔一下!只要你做得好,我們會放過你。」

全智賢半信半疑,凝看了面前這男人的醜陋的性器官一眼,便感到一陣噁心。雖是還有段距離,但陣陣惡臭還是攻了過來,上面圓圓的肉頭在顫動著,血管也冒了出來,一看便知黑漢已興奮異常。但想起這他適才的話,全智賢只得先用手把肉棒握著,然後緩緩伸出沾滿津液的軟滑舌頭去舔。

「啊……」黑漢發出舒服的聲音,想到全智賢這位小美人主動用舌頭替他口交,心中的滿足感實在達到頂點。只見全智賢臉上的紅暈愈來愈濃,長長的睫毛下眼波微閉,一頭長髮和一雙雪白乳房隨著口交的動作而前後顫動,誘人之極。黑漢低頭望著全智賢,雙手在她的長髮上輕撫,這時,全智賢已張開了小嘴,把黑漢的下體吞了一半,香甜的嘴裡發出「咿咿……嗯嗯……」的吸啜淫聲。同時,全智賢的陰戶,也泊泊地流出了不少蜜汁,把那附近的床單沾濕了一大片。

漸漸,黑漢和全智賢的動作愈來愈快,兩人的哼聲也愈來愈放肆,終於又抽又啜到了三十多下,黑漢濃濃的精液爆發了出來,盡數射進了全智賢的口腔內。

全智賢蹙眉把腥臭的熱精吞下,才吐出黑漢的大肉棒,不住細細嬌喘,一邊柔聲問道:「我……已服侍了你……你們可以放過我嗎……」

黑漢望了胖子等三人一眼,淫笑道:「哈哈哈,只我爽了,他們還沒啊。」

「是啊!小美人不要這麼偏心,我們都是這樣愛你的,來來來,到我了!」

胖子說著開始接近全智賢,對她毛手毛腳起來。

「你們……不能這樣……啊……你剛才應承了的……」全智賢幾乎哀聲求饒。

「全智賢,你太天真了!若我不是這樣哄你,你會這麼自願替我口交?不過,當我待會再插你下面時,可沒這麼溫柔了,嘿嘿嘿,光頭,你們再玩一會,我才插她第一棍,之後,你們喜歡怎樣輪住幹,就怎樣幹了!」黑漢笑道。

全智賢這刻已感到完全的絕望了,任由胖子不規矩的手從乳房一直摸到小腹,甚至任由胖子把她緊緊摟在懷裡,從她散亂的秀髮一直吻至粉頸、性感的小嘴。胖子感覺興奮莫名,雙手在全智賢每一寸肌膚上遊戈,一邊在她耳邊輕輕道:「唔……全智賢,你的背部真是晶瑩剔透,乳房又白又滑,一定經常保養的……唔,小腹一點多餘的脂肪也沒有,真是完美……」全智賢的下體更被胖子討厭的肉棒緊緊壓著,情況就像在交媾。原來胖子已看穿全智賢的需要,故意將兩個生殖器無恥的緊貼磨動,當全智賢張口呼救時,胖子的舌頭又探進她香甜的口腔內,把她的小嘴封著。

全智賢飽受著胖子猥褻的侵犯,又驚又羞,已是一身淋漓香汁。胖子幾乎與全智賢臉貼臉、身貼身的摟在一起,粗黑的大腿更故意張開,把這全智賢的雪白粉腿夾在中間磨擦。經過一番玩弄下,全智賢縱是不願意,陰戶流出的蜜汁更多更濃了,胖子伏在全智賢惠誘人的嬌躺上,火熱的肉棒已經感到全智賢陰戶上又濕又黏的蜜汁。

嘿聲道:「你這騷貨,愈磨愈濕,不過現在輪到下位了。」

全智賢微微上翹的尖紅乳頭凝了不少汗珠和唾液,隨著胸脯的起伏而流落了嬌軀兩側,胖子灼燙的下體雖然離開了,但一個流著口水的光頭男子爬上床去。

「張開大腿!」

「嗚……不……求求你……」全智賢實在不能接受這些禽獸逐一爬上床去享受和狎玩自己的身體,這樣,女性的羞辱感完全被粉碎。

「小美人兒,若你不張開大腿,我們會拍下你的性感照。」光頭似乎有備而來,而且能絕對把握女性的弱點。果然,全智賢緩緩張開了大腿,經過胖子剛才一輪磨擦,鮮紅的肉縫可恥地溢出更多蜜液,不但把大腿兩側弄得黏黏的,連恥毛也留有透明汁液的變態痕跡。光頭暗暗慶幸自己有此良機,把整隻手掌愛撫在全智賢濕軟的陰戶上。光頭的手好不停地運動,刺激著全智賢陰戶四周雪白而又溫軟的肌膚。

光頭撫了幾下,忽然舉起了沾滿了腥膩蜜汁的手掌,然後搓在全智賢一對豐滿的乳房上。全智賢感到恥液被塗在乳房上面,甚至乳房也被搓揉得變形。

「好了!我們再弄一弄下面。」光頭嘴裡才說完,又埋頭在全智賢的陰戶上,用兩根手指翻開陰唇皮層,可見一粒鮮紅的肉芽藏在裡面。

「唔,想不到裡面會這樣乾淨,小美人,你這樣美,難道沒人攪你的麼?」

「沒有……」全智賢發出甜美銷魂的聲音

「呵呵,竟然是一名處女,難得!」光頭愈來愈興奮,一手擠壓著全智賢的陰核。

全智賢渾身就如觸電一般,情不自禁屁股劇烈的扭動了起來。光頭對於自己的手技沾沾自喜,同時將手指插入全智賢沾滿了愛液陰道。抽動了五、六分鐘﹐光頭的手指從全智賢的陰道抽了出來,等陰道窄狹起來後,又把手指插入抽動。這樣被光頭玩弄,全智賢差不多虛脫了。光頭在陰道裡面又抽動了一會,最後把深入的食指從狹窄的陰道中抽出,隨著手指的抽離,全智賢陰道裡有著一絲津液黏了出來,並拖出一道長長的透明黏膜。

「全智賢,你自己看看,這是甚麼?」光頭淫笑擡頭問著,一邊把手指凝住,使得那道透明黏膜不會弄斷,看起來更添淫辱感覺。全智賢只覺下體一陣濕潤,好像有一些東西輕輕拖著的樣子,全智賢張開美麗的眼眸,只見一道黏液長長給拖了出來,就如男人與自己交媾後掏出陽具而帶出來的精液一樣,才知道是自己從下體流出來的淫水。

終於到鬍子上場了。鬍子首先伸出舌頭舔去陰戶上的黏膜,然後把全智賢的嬌軀反轉,變成屁股向上翹了起來。全智賢的頭埋在枕頭裡,黑色的長髮有點淩亂,混著少女的汗味體香更添性感,鬍子情慾高漲之極,不斷用手指繞圈輕掃全智賢這個渾圓高翹的美臀,偶爾又掃近她深長股溝。鬍子幾乎把一張臉緊貼全智賢的股溝,舌頭不住打圈,舔遍全智賢的陰唇﹐陰道口和陰核。很快﹐全智賢的陰戶在鬍子舌頭的抽插下,滑出了一道長長的黏液,吊掛在兩條粉腿中間,蕩呀蕩呀,極盡性感淫穢。

鬍子又攪了片刻,手口都突然離開了全智賢的兩片陰唇,半站起來,柔聲道:「全智賢,我要試試妳的溫度……」說著把下體緊貼全智賢的陰戶。全智賢只感到一根火棒放在自己濕潤的陰戶上面,就如被火燒一樣,而且這根火棒還懂上上下下的磨擦搧動。這樣的磨擦進行了約15分鐘,被鬍子這樣純熟的技挑釁,全智賢的意識漸漸模糊,終於忍不住動了春情發出誘人的嬌喘聲。

黑漢見玩弄的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就在全智賢達到高潮的時候,黑漢做了個手勢要鬍子暫停,同時鬍子也把肉棒抽離全智賢濕潤的陰戶。黑漢將全智賢美麗的臉擡起,問說:「想不想要?」全智賢並沒回答。這時,黑漢從後緊緊摟著全智賢,左手不斷搓揉全智賢的乳房,並輕捏她已變硬的乳頭,右手則繼續磨擦全智賢的陰道口,不斷地催促弄著全智賢。全智賢被弄得一陣酸軟,只好把羞辱和絕望的臉轉過去,張開性感的小嘴不斷喘氣。

「你不要再頑抗了,全智賢。是不是非常有快感呀?」

黑漢將手從全智賢的陰道口抽出來,放在她的面前,中指上亮晶晶的粘著她下身流出的淫液。

「不,我……啊……嗯……」羞得漲紅了臉的全智賢剛想強辯幾句,但一張嘴,黑漢就將粘滿了她淫液的中指塞進她的小嘴裡。

「嚐嚐吧,全智賢。自己的淫水味道還是不錯的吧?」黑漢一邊說一邊用手指在全智賢紅潤的小嘴裡抽插起來。到了這種地步,全智賢的性感已經達到快忍不住的程度,終於羞恥地點了點頭。

「要什麼?說出來。」黑漢道﹕「我要……做……愛……」全智賢忍不住終於回答了﹕

黑漢放開全智賢站了起身,坐到全智賢面前,向下移了移身體,呈半坐半躺的姿勢。

「過來,全智賢。現在該解決問題了,坐到它上面去。」黑漢指了指雙腿之間那沖天而起的陰莖。全智賢起身站上圓床上,面對著黑漢,雙腿叉開分別踩在他身體兩側。黑漢直剌空中的肉棒就聳立在全智賢的雙腿下,她慢慢地坐了下去。肉棒直挺挺地頂住全智賢柔軟的陰戶,全智賢稍微挪動一下屁股的位置,讓肉棒正對上她那已經有些泛濫的肉洞口。此時的全智賢清醒了一些,一想到自己赤身裸體地任他們玩弄,現在還要親自將男人的肉棒送入自己的肉洞以完成對她的強姦,這種經歷她一想起來就痛不欲生。但全智賢也知道,事到如今已經沒有後悔的餘地了,稍稍猶豫了一下之後,她坐了下去。

雖然全智賢的肉洞已經很濕了,但仍然非常緊密,黑漢那粗大的陰莖在洞口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全智賢感到自己的身體好像被一根鐵硬撬開一條縫,黑漢那可怕的東西終於進入了她體內。「真緊啊!你的肉洞沒有被男人插過吧﹗」

黑漢道。他粗大的肉棒只是剛剛插入一小半,就已經感覺到來自全智賢陰道壁的壓力。「繼續坐下去呀!」全智賢控制了一下情緒,又慢慢地向下坐去。男人那毒蛇一般的肉棒越來越深地進入到她的體內,一種巨大的充滿感襲遍她的全身。

全智賢感到似乎該坐到底了,但屁股卻仍然沒有接觸到黑漢的身體。她忍不住睜開眼低頭一看,心中頓時劇烈地跳動起來,在黑色的花叢和雪白的肉體的映襯下,一條烏黑發亮的粗大肉棒赫然插在她迷人的陰戶裡,而且只不過進去了三分之二,這無比淫蕩的鏡頭令全智賢不知所措。

「怎麼了,停在那裡想什麼?」

「我……我……」全智賢支支唔唔道。

此時全智賢腦海裡閃動的念頭是:「如果全進去了,可能會把我的身體戳穿的」,但這句話實在難於啟齒。全智賢正在想著,突然黑漢的身體用力向上一挺,全智賢眼睜睜地看著露在外面的那一截陰莖一下沒入到她的身體裡,同時她感到一陣強烈的撞擊感從體內傳來。

「啊!」全智賢情不自禁地叫了一聲,聲音裡包含著痛苦、無奈以及一絲快意。

「現在可以開始了吧?全智賢」

全智賢騎在黑漢身上稍稍挪動一下屁股,調整好姿勢開始慢慢上下晃動起來。

看到全智賢動作比較生疏,黑漢指點道。「開始要慢一點,身體起伏的動作要大,要等肉棒馬上就要出來時,再往下坐,明白了嗎?」

黑漢半躺在床上裡,向上看著美麗的全智賢屈辱地上下晃動的身體,漂亮的臉龐上流露出混合著恥辱和快感的表情,那對令所有男人為之迷亂的高聳乳峰伴隨著她身體的動作而上下晃動,艷麗的乳頭在他眼前來回飛舞著。黑漢伸出手托起全智賢的乳房,用指頭按住上面已經挺立的乳頭。

全智賢按照黑漢的命令大起大落的動作對她的衝擊太大,每一次就好像重覆一遍最初的插入過程,粗大的肉棒不停地在她體內做著長距離的活塞運動。肉棒和緊貼在其上的肉壁的摩擦產生的熱量一點點熔化著她的理智。已經大量泛濫的淫水充滿了肉洞,溢出的淫液粘滿了全智賢和黑漢下身的結合部,伴隨每一次肉體的接觸而來的是「咕吱……咕吱……」的粘液聲。

「哦……」拚命壓抑慾望的痛苦終於無法忍受了,全智賢再次發出淫蕩的呻吟聲,一邊呻吟著一邊逐漸加快身體的動作。身體的性感被完全調動起來的全智賢,對黑漢的玩弄已經不再產生抗拒的心理,此時的她全身上下都成了性感區域,黑漢的每一次親吻、撫摸無論落在她身體的什麼部位都會帶給她強烈的刺激。

在無法抗拒的強大快感的衝擊下,全智賢以完全忘了自己被強姦的事實,她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並騎在黑漢身上拚命地上下晃動,黑漢粗大的肉棒飛速地在她的身體裡進進出出。

「啊!」全智賢發出一聲高亢的呻吟,一陣無比巨大的快感迅速傳遍她全身,之後全智賢便無力地癱坐在黑漢身上。

「怎麼辦?竟然比我還快,沒等我射精就自己先洩了。真是淫蕩的女人啊!剛才算是我為你服務了一次,全智賢準備用什麼來報答我?」黑漢道。

「……」全智賢羞愧無比,對於黑漢的話她無言以對。

「那還等什麼?繼續動起來呀!」黑漢道

全智賢勉強坐直已經疲憊不堪的身體,重新開始扭動起來,然而只是上下動了幾下,她又癱在身前黑漢的懷裡。剛才的高潮已經將全智賢全身的能量全部釋放,她已經無法作出任何動作了。「讓我來幫你一下吧,淫蕩的全智賢?」黑漢道黑漢把騎在身上的全智賢推倒在床上,便緊按著全智賢的雙手,以正常位將全智賢的嬌軀壓在身下,陰莖再次插入全智賢的嬌穴內。黑漢以九淺一深反復抽插,陰莖磨擦著全智賢膣內的每一道肉紋,再擦過全智賢體內的G點,重重撞擊在全智賢柔軟的子宮之上;而每當抽出時,陰莖同樣狠狠刮中全智賢的G點,再猛然抽出,將全智賢膣內的嫩肉狠狠翻出。全智賢敏感的嫩肉不停被翻出翻入。黑漢的每一下進與出,都故意磨擦著全智賢敏感的G點,令她的全身生出觸電般的快感。強大的刺激令全智賢再次呻吟,並配合著黑漢的抽插發出著淫叫聲。

全智賢的膣壁也越來越火熱,灼熱的卵精雨點般灑落在黑漢的龜頭上。這時,全智賢的膣內死命地收縮著,夾緊深侵入體內黑漢的陰莖。全智賢的陰道緊緊咬著黑漢的陰莖,穴心一邊分泌出又多又濃的愛液,而一邊旋轉吸啜著的子宮口已慢慢張開,吞下黑漢那硬漲不憾的火熱龜頭。

就在全智賢第五次高潮之後,黑漢也拉下興奮的機板,黑漢本想抽出陰莖把精液射在全智賢的嬌軀上,可是經過無數高潮的全智賢,陰道變得異常緊窄,死命的夾著黑漢的陰莖不放,黑漢只好將精液全注進全智賢的子宮內。黑漢待全智賢高潮完全平息後,才抽出半軟的陰莖。

全智賢已渾身乏力躺在床上,她的大腿已不能合上,黑漢的精液不斷從全智賢的陰道流出。這時,黑漢爬到全智賢的面前,示意全智賢替他口交,全智賢看著那根帶有精液及自己黏液的陽具,羞恥地伸出舌頭,從黑漢陰莖的根部開始,把不知是黏液還是精液的液體舔回黑漢的龜頭上面,然後回到正面,把陰莖繼續吞進嘴裡吸吮,慢慢的把精液及黏液舔乾淨。當全智賢舔乾淨以後,黑漢便道:「真聽話﹗我要去休息一下,全智賢你好好地嚐嚐他們肉棒的威力,下待他們輪住幹過你後,我便應承放了你啊?」。說完便大笑著離開房間,只剩下光頭漢、鬍子和胖子對著全身赤裸,香汗淋漓的全智賢。

當全智賢看見三根兇猛的肉棒,便哀求道:「我已經……已經不行了。求……求你們,饒了我吧」。

「你聽不到黑漢說話嗎?我們要輪姦過你後才放了你啊﹗明白嗎?」胖子道。